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077章 家有吉祥,如有一宝!

青云小区,凌晨两点多。

静寂无声的黑夜里,一辆军用悍马悄然的停至楼下。

司机率先下车,他将手里的雨伞撑开,恭敬的拉开了后座车门。

随后,一名穿着军装的男人走了下来,他的身子修长,黑色的军靴踩在积满雨水的地面,荡开一圈圈的水纹。

两人疾步往前边的楼梯走去,谁也不曾出声。

忽然,军装男人停下脚步。

小邹手里举着雨伞,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自己的上司,不明所以。

仅仅片刻以后,宋锦丞重新启步朝前走着,他的声音只有小邹一人听到。

“十点钟方向,黑色面包车,我离开以后立刻查明对方身份!”

小邹心惊,亦步亦趋的跟在男人身边,低声道:“是!”

很快,两人进入楼体。

几分钟的时间,小邹又单独走了出来,他径直上了悍马车以后,将车开离,但如果有人曾留点心的话,会发现他根本就没有朝着青云小区的大门口驶去。

而此时,另一边。

宋锦丞已经进了屋,除了外面的雨声以外,房子里很安静。

他在玄关处轻轻的换了鞋,连灯都不用开,轻车熟路的便走到了卧室门口。

他伸出了手,小心的推开房门,尽量的降低一切有可能发出的声音。

大床上,女孩儿正睡得安详。

他走了过去,俯身看着女孩儿的睡颜,半隐在黑色光影里的容颜,嘴角挂着弧度。

就在这时,睡梦中的陆吉祥翻了个身,身上的被子滑落一截,正好露出了她白皙如瓷的颈项,在这满室静寂中,无声却诱人。

宋锦丞皱了眉,重新直起身子以后,果断进入浴室内。

因为他怕吵醒这丫头,所以并没有选择淋浴,待他再次走出来的时候,身上便已只剩下了贴身衣物。

他并无犹豫,很快钻上了床,搂着这团软绵绵的小家伙,闭眼进入梦中。

……

次日,宋锦丞在一阵动静里醒来。

他睁开眼的时候,陆吉祥正从床上坐起来,她在看他,表情似乎很惊讶。

“醒了?”

宋锦丞睡眼惺忪,伸手一抓,又把人给拉回了怀里。

“哎,喂喂,你干嘛啊?!”

陆吉祥来不及反应,整个人便已经投入了男人的怀里,鼻端尽是他的味道,干燥而舒怡,如同温暖的太阳。

宋锦丞侧头,看了眼床头柜上的闹钟,接着道:“别闹,再陪着我睡会儿!”

说完,也不理会陆吉祥是什么表情,密密实实的搂着人,闭眼睛继续睡觉。

陆吉祥挣扎了一下,可她的力气又敌不过男人,眼看着他已经闭眼睡觉,她只有瘪了嘴巴,继续窝在他的怀里睡觉。

结果,这一觉,日上三竿!

周阿姨推门走进来的时候,首先看到的就是两个人相拥而眠的情景。

她惊讶的怔住!

她昨晚是睡在客房里的,可是,她完全不知道男主人已经回来了啊?!

她心惊胆战,正要小心翼翼的往后退出去的时候,床上的男人已经睁眼望来。

宋锦丞的眼神儿有些冷,怀里还抱着丫头,容颜清隽冷情。

周阿姨见状,先是一怔,随即赶紧道:“早上好,宋老师,我就是来说一句,额,早餐已经做好了!”

说完,赶紧退出房间。

宋锦丞的表情不变,他慢慢的收回视线以后,低头望向了怀里的女孩儿。

陆吉祥还在睡觉呢,小脑袋趴在他的胸口上,正在毫无形象的吧唧着嘴,估计是在做着什么关于美食的梦。

男人见了,浅浅的笑,大手抚摸着她的小脑袋,一边轻轻地出声唤道:“吉祥,该起床了,醒了没?”

没动静!

宋锦丞微微侧过身子,大手托着女孩儿的小脑袋,动作亲密的在她唇上啄了一口,继续唤着她:“小猴子,太阳都晒到屁股了,快点起床!”

还是没有动静。

可是,作为军人,宋锦丞已经敏感的发现了女孩儿正在逐渐变红的小脸蛋。

他眼中的笑意在加深。

“还没醒过来?”他故意的开口道:“我要亲了哦!”

“啊!”

陆吉祥听到这话,赶紧睁开了眼,正打算一个鲤鱼翻身后跳下床。

结果,她的动作没能快过男人。

她被压在下面,欲哭无泪的看着居高临下的男人。

宋锦丞笑得亦正亦邪,在这美好的清晨里,格外的迷人。

“我已经醒了!”陆吉祥扁嘴说道。

“嗯,我知道!”

男人应了声,大手扳正她的小脑袋,黑眸深深的看着她。

陆吉祥咽口水,盯着男人性感的唇,面部僵硬的道:“宋教授,你能轻点不?”

“我尽量!”

语毕,落吻封唇。

……

有的时候,陆吉祥会想,为什么宋锦丞能成为一名人民教师呢?

是,她承认,这个男人风度翩翩,而且非常的知识渊博。

可是,可是这并不能代表他的品德就是良好的!

比如,为什么每次接吻的时候,这个男人的力道都这么狠,就好像巴不得把她吃掉了似的,这点让她很不爽!

“我决定了!”

想到这里,女孩儿忽然出声。

宋锦丞正在喝粥,听到女孩儿的声音时,他不禁抬头看向她。

“你决定什么了?”他茫然的问道。

陆吉祥先是往厨房方向看了眼,在确认了周阿姨不会听到以后,她才故意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冲着男人低吼道:“我决定了,你以后都不准再亲我!”

男人闻言,挑眉一笑:“理由!”

“理由?这还需要理由吗?”

陆吉祥指着自己的嘴,恶狠狠的道:“你看看,我的嘴巴都成什么样了!”

宋锦丞看着她,朝她招手道:“来,你过来!”

陆吉祥防备的看着他,美眸瞪圆。

“鬼才过去!”

她嘟嚷一句,手里还拿着银勺。

“行,那我过来!”

宋锦丞说道,作势就要从椅子上站起来。

妈呀!

这可把陆吉祥吓得不小,赶紧就从餐桌前跳开,满脸警惕的盯着他:“你要干嘛?”

宋锦丞微笑不减,他道:“你别紧张,我只是想和你好好谈一谈!”

陆吉祥赶紧摇头。

“怎么?”男人勾唇,表情邪魅:“小猴子,几日不见,胆子倒是长了不少!”

陆吉祥谄媚的笑,答道:“我错了,宋主子,您继续!您继续!”

宋锦丞颔首,抬手指了指她,一边道:“再把你刚才的决定说一遍!”

“额……”

陆吉祥咽口水,看着男人似笑非笑的模样,她很聪明的道:“宋主子,我刚才说错了!其实,额,其实我的决定是,那个那个……”

“你说,你要和我去打保龄球!”

“对对对,我要和你去打保龄球!我要和你去打保龄球!我要和你……啥?保龄球?”陆吉祥忽然反应过来,她不由得瞪起眼,惊讶的看着男人。

宋锦丞重新坐回餐桌前,一边优雅用餐,一边道:“下午一起出门!”

“……”

“又想反悔了?”阴测测的声音。

陆吉祥一个激灵,赶紧道:“打保龄球好啊!额,哈哈,我喜欢保龄球!我喜欢保龄球!”

宋锦丞瞥她一眼,看着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叹了口气,无奈道:“行了,过来坐着吧,把早餐吃完!”

“噢……”

陆吉祥重新坐了回去,低头继续吃早餐。

用过餐后,宋锦丞去了书房,拨通了小邹的电话。

“宋主任,昨晚那几个人的确有些问题,现在已经被我们控制了,只是,只是……”

“说完!”男人声音冷清。

小邹咽了咽口水,继续道:“他们什么都不愿意交代,但是我查看了他们的相机等摄影器材,发现、发现里面全都是夫人的照片!”

宋锦丞惊讶。

“全是吉祥的?”

“是的!”小邹答道:“宋主任,我们的初步猜测,对方应该是某个私家侦探社的,不过具体身份还在调查中。”

宋锦丞没说话,心中却是百转千回。

“宋主任?”

“务必要查清楚!另外,从警卫处挑几个人过来!”

“是!”

挂了电话以后,宋锦丞想了许久,最后又出了书房。

客厅内,陆吉祥正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宋锦丞走了过去,在女孩儿身边落座。

“你不会是来和我抢电视的吧?”

陆吉祥转头看他一眼,紧紧的抱着自己怀里的遥控器,一边道:“大早上的你看什么新闻啊,要看就用电脑看去!”

“我不看!”

宋锦丞笑了一下,伸手想抱女孩儿。

陆吉祥躲过他,满脸狐疑之色:“宋教授,你不是去工作了吗?额,工作完了?”

“我有点事儿想问问你!”

宋锦丞说道,最终还是伸手抓住了她,并强制性的把人搂到怀里。

女孩儿微微挣扎,有些不大舒服的道:“我都这么大的人了,你有事就直接说啊,干嘛老是要抱我,我又不是小孩子!”

宋锦丞不理会,将她抱着放到自己的腿上。

他缓缓开口道:“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你才刚小学毕业!”

“……”

陆吉祥在心里算了一下,发现这男人没说错!

她郁闷了。

“宋教授,你说吧,你有什么事情?”

宋锦丞低头看她,出声道:“最近你都和哪些人接触过?”

陆吉祥闻言,心惊胆战。

“怎、怎么了?”她没敢去望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膝盖。

宋锦丞语态轻松,他道:“我就是问问,你不说也没关系的。”

她不说,他自然有办法去查!

“我这两天都没怎么出门啊,唯一就见过四个,哦不,是三个人!”陆吉祥很快开了口,只听她答道:“一个是宋之雅,还有我哥,还有就是苏泯文!”

“苏泯文?”男人皱眉。

“啊,他是潇潇的前男朋友!”陆吉祥解释道。

宋锦丞扬起眉梢,促狭的看着女孩儿:“你去见了别人的前男友?”

“喂,你别胡思乱想好不好?我跟你说啊,潇潇和苏泯文可是交往了好多年的,呃,好像是从高中就在一起了,她们本来还约定了毕业就结婚的,哪料想……”

说到这里一顿,陆吉祥不禁叹了口气,无限惋惜:“我一直以为是苏泯文甩了潇潇,没想到,居然是潇潇主动把苏泯文给甩了,真的好可惜啊,她们本来可以很幸福的在一起的!”

这丫头啊,有时候还挺多愁善感的!

宋锦丞拍了拍她的背,宽慰道:“人各有命,丫头,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了,不要去想太多!”

陆吉祥皱了眉,一边扭头去看宋锦丞。

她继续道:“我其实很后悔,上次我不应该和潇潇吵架的。宋教授,我现在找不到潇潇了,你和那个翟耀是朋友,你一定能帮我见到潇潇的,对不对?”

宋锦丞思忖了一下,并没有给出准确的回复。

他道:“这事我看着办吧,尽量替你联系上你的朋友!”

“谢谢!”

陆吉祥仰头望他,笑着裂开了嘴,露出一排整齐的小牙齿。

宋锦丞看着她,心里很柔。

“小猴子,你知不知道你有时候很傻?”他忽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陆吉祥一愣,接着愤怒起来:“你才傻,你全家都傻!”

她果然傻!

因为,她也是他的家人啊!

宋锦丞终于是忍不住的笑出了声。

家有吉祥,如有一宝!

……

北三环,某保龄球场。

陆吉祥和宋锦丞下车以后,老远的就看到裴谦在朝他们招手。

关键是,他居然穿了一身特别花哨的羽绒夹克!

“他今天出门又没吃药?”

陆吉祥转头,问向旁边的男人。

宋锦丞想了想,答道:“我估计,他应该是吃错药了!”

“原来是这样!”

陆吉祥恍然大悟,冲着裴谦挥手,笑着道:“嗨,赔钱货!”

“嗨,吉祥物!”裴谦也不甘示弱。

陆吉祥皱眉,朝他竖中指。

“吉祥!”

身畔,传来男人的斥责声。

陆吉祥赶紧收回手,偷偷地去瞄宋锦丞。

宋锦丞也在看她,表情略冷:“这个动作不该是女孩儿做的,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做这个动作!”

陆吉祥乖乖的点头,心里却在吐槽。

走近以后,陆吉祥才发现,裴谦的身后正趴着一只黑不溜秋的大狗。

“那个是什么玩意儿?”陆吉祥指着那条狗,嫌弃道:“好丑啊,居然有人养这种狗!”

裴谦嘴角抽搐了一下,默默的答道:“这是我养的狗……”

陆吉祥惊讶的看向他,道:“赔钱货,没想到你长得人摸狗样的,可你的品位居然这么差!”

裴谦气得不行,差点跳了起来,他嚷道:“这狗是你老公送给我的,要论没品位,也是他没品位!”

“噢?”

陆吉祥闻言,转头去望宋锦丞。

宋锦丞表情淡淡,他拉着女孩儿往里走,一边道:“干我何事?这狗是被他养残了!”

“你你你!”

裴谦暴走,牵着狗去追她们。

途中,陆吉祥问道:“赔钱货,这狗到底是什么品种啊?怎么长得黑不溜秋的?”

赔钱货深吸一口气,答道:“什么就黑不溜秋的,它是藏獒!你听清楚了,他是藏獒,不是什么黑不溜秋的!”

“藏獒?额,那它怎么身上没毛?”

赔钱货垮下脸,道:“被人剃了!”

“……”

“不过没关系,它还会再长出来的!”裴谦握了握拳头。

陆吉祥叹了口气,按耐着自己想抽他一顿的冲动,继续问道:“你家狗叫什么名字啊?”

“它呀!嘿嘿,它叫王子!”

‘咚——’

陆吉祥差点倒地。

幸亏宋锦丞眼疾手快,一把托住了她的腰。

陆吉祥皮笑肉不笑:“赔钱货,你真是老有才了!”

“客气客气!”

“我可没夸你!”

“……”

保龄球,又称地滚球,是在木板道上滚球击柱的一种室内运动。

它来源已久,起源也许可以追溯到公元前5200年的古埃及,因为在考古中,人们在那里发现了类似现代保龄球运动的大理石球和瓶。

而正真要论起什么时候开始,恐怕得说到公元3至4世纪的德国。最初,天主教徒在教堂走廊里安放木柱,用石头滚地击之。他们认为击倒木柱可以为自己赎罪、消灾!而击不中就应该更加虔诚地信仰“天主”。

直到宗教革命之后,马丁路德统一了九瓶制,成为现代保龄球运动的真正起源。

裴谦是个高手,连玩了五轮,几乎都把十个球瓶击倒。

陆吉祥在旁边看着,高兴的直拍手:“赔钱货,真是没看出来啊,原来你也是高手!”

裴谦很自豪,他冲着女孩儿一抬下巴道:“别以为我们学理科的都是体育白痴,其实,我们只是太低调了而已!”

“……”这人果然夸不得。

“你要来试试吗?”裴谦问道。

陆吉祥赶紧点头,抓起一个保龄球,噌的一下就往球道里扔。

“哎!”

裴谦出声,正想说话,眼看着女孩儿早已把球抛了出去。

好家伙!

别说是击倒球瓶了,保龄球直接就滚到了旁边的沟里。

“没中!”陆吉祥蛮沮丧的。

裴谦叹口气,道:“吉祥物,你以前玩过保龄球吗?”

“没有啊!”

“……”

“你那是什么眼神儿?非得我以前学过了才可以玩吗?我告诉你,姐姐我是天才,就算我没学过,我照样可以自学成才!”她拍了拍胸脯,一副骄傲的样儿。

裴谦摊手,笑道:“成,我等着你自学成才。这样吧,这条道儿让给你,我去旁边玩!”

说着,裴谦去了隔壁的球道。

陆吉祥抓狂:“你等着,我现在就把宋教授放出来!”

“你去啊!”裴谦头也不抬的道。

陆吉祥本来想竖中指的,但鉴于某人在场,她又忍住了。

她转了身,目光看向后边休息区里的男人。

宋锦丞已经脱了外套,里面穿着浅色V领羊毛衫,有些微的贴身,领口的三条纹饰边清楚地框出微微的胸肌线,他正低头逗弄着趴在脚边的王子,英俊的侧面轮廓,每个举手投足间,都带着难以言喻的性感和吸引力。

啧啧,一个男人能修炼到这个段位,算是世间少有了!

陆吉祥咽了咽口水,提步走了过去。

“宋教授!”

她喊了声,乌黑的眼,一直看着男人衣领处微微露出的锁骨。

真迷人!

“嗯?”

宋锦丞听到声音,不由得抬头,却刚好看到某个小色女犯花痴的模样。

他笑得愈发深邃。

“玩累了?”他说道,朝着女孩儿微微抬手。

陆吉祥见状,就跟那哈巴狗似的,呼哧呼哧的就跑到男人跟前。

她很无耻的坐到了男人的腿上。

宋锦丞没想到她会如此主动,竟不由得微楞。

陆吉祥色性大发,她伸手磨蹭着男人的锁骨,眼里全是亮光:“宋教授,我忽然有个发现!”

“什么发现?”

宋锦丞温和的道,任由她对自己上下其手,大手只是松松的搭在女孩儿的腰上。

陆吉祥答道:“我发现,你的身材真好!”

宋锦丞‘嗯’了一声,近距离的看着女孩儿。

陆吉祥哈哈的笑,边道:“我捡到宝了!”

“我也是!”

这下,换做陆吉祥愣了。

她的眼眸乌黑晶莹,倒映着男人英俊无双的容颜。

两人默然相互对视。

渐渐的,男人向她凑近。

突然——

“咳咳……”

裴谦的咳嗽声传来。

陆吉祥倏地回过神,赶紧从男人腿上站了起来,脸蛋红红的没敢再去看任何人。

裴谦的手里还拿着一个保龄球,他先是看了看好友宋锦丞,然后又望了望陆吉祥,故作夸张地道:“拜托,你俩整天在家里还没恩爱够吗?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你们还有没有一点道德心了?”

“道德心?”陆吉祥挑眉。

她以为,裴谦会说她没有羞耻心!

“请不要在孤家寡人面前秀恩爱好嘛?”裴谦做出了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

“切——”

陆吉祥哼哼,指着正趴在地上的大狗,说道:“谁说了你是孤家寡人了?呐,你家王子还等着你呢!”

裴谦闻言,不由得转头看向王子。

似乎是感应到了自家主人的视线,王子竟然从地上坐了起来,冲着裴谦吐舌头,满嘴的哈喇子。

裴谦满头黑线。

陆吉祥则是笑得连肚子都疼了。

最后,在陆吉祥的提一下,宋锦丞和裴谦进行了一场‘世界大战’!

两个美男子比赛,自然是吸引了大批旁观者。

当然了,这里除了服务生以外,并没有其他的顾客。

大家都在呐喊助威,一个个的目光,像是胶水似的紧紧黏在这两个男人的身上。

一局定胜负!

陆吉祥以为,宋锦丞必胜无疑!

哪料想,他居然是以惨败收场!

她万分惊讶:“宋教授,你居然输了!”

宋锦丞笑得很无奈,他摇头道:“没办法,裴谦太厉害,我是棋逢敌手!”

“怎么可能!”

陆吉祥还是无法相信:“你居然会输!你居然会输!”

“我怎么就不会输了?”宋锦丞伸手揉了揉女孩儿的发,微笑道:“胜败乃兵家常事,你何必这么在意?”

“可是!”

陆吉祥还想说什么,但被男人一个手势打断。

她无奈,只得将目光投向了另一边的裴谦。

裴谦很忙,因为有好几位女服务生正将他团团围住,一个个的都在嚷着要他签名。

裴谦笑得很高兴,手里拿着笔,耐心的给她们签名。

见此,陆吉祥好像忽然就明白了些什么。

从保龄球场里离开的时候,裴谦的心情很不错,一直在说着他上学时的光荣史,特别是他被校花倒追的那段故事,说得尤其绘声绘色。

陆吉祥听了以后,很好奇的问道:“赔钱货,你和宋教授以前是同学,对吗?”

“没错!”

“那,宋教授读书的时候,是不是也很招女生们的欢迎啊?”

“废话,我和他都是校草,我们那时候”

“裴谦!”宋锦丞的声音忽然响起,他淡笑道:“听说你们科研院最近里有个项目,好像是要下乡去干什么来着?人选出来了吗?”

裴谦咽口水,有些不大好的预感,他边道:“那个项目,好像和我的专业不同!”

宋锦丞点头,笑道:“倒是可以去锻炼锻炼,不一定非得和专业挂钩!”

裴谦果断闭嘴。

陆吉祥磨牙,恶狠狠的看着宋锦丞。

“乖!”

男人捏了捏她的小脸蛋,笑容宠溺:“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你知道了也没什么好处!这人嘛,总是要往前看才是好的!”

陆吉祥拍开他的手,不乐意的反驳道:“乱说!”

宋锦丞倒是好脾气,不与她计较。

陆吉祥握拳,继续道:“你肯定是心虚,所以才不敢让裴谦告诉我!”

“你想多了!”宋锦丞无奈,伸手握住了女孩儿的小拳头,一边道:“裴谦这人嘴坏,他说的话,只会是夸大事实真相,信不得的,你知道吗?”

陆吉祥还没来得及说话,坐在副驾驶上的裴谦倒是有些忍不住了,他嚷了起来:“喂喂,我人还在这儿呢,要说坏话也别当我面啊,什么情况呐这是!”

宋锦丞压根儿不理会他,目光依然看着女孩儿。

陆吉祥努了努嘴,没再吱声。

很快,轿车停到了一间会所前,陆吉祥下车以后,才发现这里是晚竹。

“我们来这里吃饭?”她问道。

裴谦点头,笑道:“今儿我请客!”

“哟!”

陆吉祥听了,不禁打趣道:“哥们儿,最近在哪儿发财呢?”

裴谦故作神秘的道:“最近采矿呢,发现了不少的金矿,怎么样?要不要参股啊!”

“赔钱货,看你这名字就知道,跟着你铁定赔钱!”

“哎哎哎!”裴谦跳了起来,焦急道:“咱说归说,可不带人身攻击的!”

“我攻击你了么?”

陆吉祥摊开双手,做无辜状。

裴谦气得咬牙,直道:“言语攻击也算是攻击!”

“你”

“吉祥!”

宋锦丞适时的出声,他一边将女孩儿拉着往里走,一边道:“你俩怎么一见面就掐架?你是长辈,就不知道多让着点裴谦?”

陆吉祥还没来得及说话呢,裴谦的声音已经传来:“她怎么就是我长辈了!”

宋锦丞没有回头,声音很淡:“我比你大,她就是你长辈!”

裴谦愣住。

另一边,陆吉祥已经大笑起来:“哈哈哈,宋教授说得对,我是长辈,我不和小辈计较!行,我以后都会多让着你的,赔钱货小弟!”

裴谦咬牙,却无言以对。

跨进会所大门里以后,第一眼,依然是那口大铜缸。

陆吉祥纯粹只是无意的往里瞥去一眼,却惊讶的发现,那几条锦鲤不见了!

“呀!”

她低呼一声,赶紧挣脱了宋锦丞,趴到铜缸便,惊讶道:“这里面的鱼呢?”

宋锦丞走近,奇怪道:“鱼?”

这时,旁边跟着的服务生解释道:“这口铜缸里本来样的有几条锦鲤的,但是在前些日子里,额,已经全部死了!”

陆吉祥张大嘴,诧异道:“怎么死的?”

服务生保持着微笑不变,道:“是因为有顾客误投了不能食用的食物,所以导致几条锦鲤都被毒死了!”

“……”

“您们这边请!”

服务生倒是聪明得很,不动声色的又将大家的视线转移开。

宋锦丞拉着女孩儿,继续往里走。

晚竹的招牌菜几乎都是徽菜。

有人会问,何为徽菜?

徽菜并不是指安徽菜,徽菜是徽州菜的简称,它由皖南、江淮、皖北三种地方风味所组成,擅长烧,炖,尤其讲究火功,其代表菜有奶汁肥王鱼和香炸琵琶虾!

陆吉祥会吃菜,但是不会点菜。

所以,今天这点菜的任务,便落到了东道主裴谦的身上。

说来也奇怪,这裴谦虽然看起来傻傻的,但谁又会想到,他便是那令国外众多人谈之色变的核物理天才!

今天的菜,总共有八道!

几乎都是徽式的招牌菜,每一道都看起来格外的美味。

陆吉祥想不明白,询问为何今日要如此隆重?

裴谦答道:“因为,我涨工资了呀!”

“……”

吃到半途,陆吉祥接到了一通电话。

她很意外,竟然是苏泯文!

“啊,我出去接个电话!”

她说道,赶紧就溜出了包厢外。

电话刚接通,苏泯文焦急的声音即刻传来:“陆吉祥,我有潇潇的下落了!”

“什么?”

陆吉祥闻言,非常惊讶:“潇潇的电话打通了?”

“是啊!”苏泯文答道,他显得很激动:“我按照你给我的手机号,一直不停的给潇潇打电话和消息!然后就在刚才,她给我回了一条短信,她把她现在所在的地址发给了我!陆吉祥我要感谢你!”

陆吉祥听了以后,脑子里有些懵。

“潇潇给你回了短信?”

按照她对周潇潇的了解,依着目前的这种情势,她怎么可能给苏泯文发短信?

再则,她现在可是和翟耀一起的,那个男人那么恐怖,她怎么敢把地址发给苏泯文?

她这不是明摆着要苏泯文去送死么?

想到这里,陆吉祥不禁连忙道:“苏泯文,你别激动啊,你现在在哪里?我给你说,你可千万不要去找潇潇啊!”

“为什么?”苏泯文闻言,却是不能理解的道:“我知道潇潇还是爱我的,只要我和她好好地谈一谈,我相信,她肯定是愿意和我复合的!”

“不是的,苏泯文,那个短信有问题!”

“啊,你说什么?”苏泯文的声音忽然变得有些断断续续。

“我说,那条短信有问题,你千万不要去找潇潇!喂?喂喂?”

陆吉祥拿下手机一看,发现通话已经掐断!

天啦!

她霎时着急得不行,赶紧又给苏泯文重新拔去了电话。

可是,电话里只有冰凉机械的女声:“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陆吉祥觉得不可思议,摁了挂机键以后,再次又重拨了过去。

对方依然是已关机!

完了,这次肯定要出事!

陆吉祥转身,连忙返回包厢里。

“宋教授!”

她喊出声,焦急道:“要出事了!要出事了!”

宋锦丞正在和裴谦谈话,听到女孩儿的声音时,他转头望向了她,不解道:“要出什么事了?”

陆吉祥握着手机,她连忙道:“刚才潇潇的前男友给我打电话,他说他已经找到了潇潇现在所在的地址,他马上就要去找她,我本来想阻止他的,可是他的手机忽然就关机了,我猜他肯定是没电了!天啦,苏泯文肯定会出事的,宋教授,你有办法阻止他吗?”

“潇潇是谁?”裴谦问道。

宋锦丞敛眉,声音很沉:“翟耀的现任!”

“妈呀!”裴谦闻言,眉毛挑的高高的:“就是那个省公安厅的翟耀?”

陆吉祥点头,期待的看着他:“你有办法吗?”

裴谦摇头,表情有些后怕:“我认识那人,是个狠角色,你的那个什么朋友的前男友,居然想撬他的现任,我敢说,他肯定死定了!”

“啊!”陆吉祥惊叫。

------题外话------

群号:174362478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