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076章 不为人知的沉沦!

下午,陆吉祥和陆荣景准备离开。

临走之前,宋之雅的目光一直黏在陆荣景的身上,那股子难舍难分的劲儿,以至于陆吉祥都产生了一种错觉,她觉得自己真的很像是一只硕大无比的电灯泡。

“额,我还是先离开吧!”

陆吉祥自顾自的说了一句,转身就准备走。

可惜,她才刚走了一步,便被陆荣景抓住了手腕。

男人的声音很沉稳,情绪也很平淡,只听他道:“吉祥,昨晚你弄出了那么多事情,若不是宋之雅一直在帮忙,你的病会好得这么快?看什么看,还不快点给人家说谢谢!”

陆吉祥‘哦’了一声,看向宋之雅,并认真的鞠了一个躬道:“谢谢你了,之雅姐!”

“哎哎哎!”

宋之雅见状,不由得赶紧伸手去扶她,一边道:“我们之间哪需要说什么谢谢啊,按辈分来说,你还是我嫂子呢,我照顾你是应该的。哎呀,你快点起来啊,如果这事儿让宋锦丞知道了,那丫的又该骂我了!”

许是听到了宋锦丞三个字,陆吉祥瞬间直起了身子,没有多想的就道:“他若是敢骂你,你就告诉我,我一定家法伺候!”

“哎哟!”

宋之雅听到这话,顿时就乐了,只听她问道:“还有家法伺候啊?什么样的家法伺候啊?”

陆吉祥想了想,正欲张口回答,旁边传来陆荣景不耐烦的声音。

“行了,我们该走了!”

说完,拉着陆吉祥就要离开。

宋之雅挥手,连声道:“荣景,吉祥,你们下次再来啊,我随时都欢迎!”

“好,一言为定!”

陆吉祥一边跟着陆荣景往前走,一边回头朝着宋之雅挥手,直到进了电梯里以后,她脸上的笑意才逐渐消散。

她扭头看向身边的男人。

陆荣景站得笔直,在电梯里的明亮灯光下,英俊的容颜格外冷峭,眉眼间甚至还隐约带着几分寒意。

陆吉祥挺郁闷的,她开口道:“哥,我又哪里招惹到你了?”

陆荣景侧头瞥她一眼,冷淡道:“没有!”

“那你干嘛要一直扳着一张臭脸?”陆吉祥皱着眉,不大高兴的问道。

“我没有!”男人依旧回答得简单。

陆吉祥翻白眼,挣脱了男人拉着她的大手以后,她又溜到了他的背后,抬手替他捏着肩头,活像是个献殷勤的小奴才似的。

“哥,我们来聊聊天儿吧,好不好?”

陆荣景听了,只是但笑不语。

他了解这丫头,若是没什么事儿,她岂会无故献殷勤?

“好了,有事就说,不必做这些冠冕堂皇的事儿!”他开口说着,一边拂开了女孩儿放在他肩头上的小手,并重新将它们抓在自己的手里。

陆吉祥倒是没有在意,她的一双眼睛里闪着亮晶晶的光,十足的八卦样儿。

她开口道:“哥,我听说之雅姐从大学就开始在追求你吧?”

陆荣景闻言,脸上好不容易勾起的一丝笑,瞬间消失。

他冷淡的‘嗯’了一声,并不愿意多谈。

陆吉祥却还在自顾自的说道:“我觉得之雅姐很好啊,她不但长得漂亮,而且工作能力也很强。我听宋教授说,她好像也是公务员吧?哥,反正你都一直没有交女朋友,为什么就不愿意考虑一下之雅姐呢?”

陆荣景的脸色很不好。

“原来你是这样想的!”他自嘲的喃喃,声音很低。

陆吉祥点了点头,她完全就是沉浸在自己的想法里,压根儿就没有注意到男人的异色。

她继续道:“哥,连我都结婚了哎,你难道还要一直单身下去吗?我妈都替你急死了,你知道吗?就是你上次拿给我的那张附卡,被我妈给没收了!”

“什么!”

陆荣景闻言,很惊讶的看向女孩儿,并道:“被妈没收了?”

“是啊!”陆吉祥点点头,她诚实的道:“就是因为这件事儿,我还被骂了一顿呢!妈她说我没良心,从小到大就知道欺负哥,还让我不许再乱花你的钱,因为这都是你以后要娶媳妇儿的钱!”

“……”

“哥,说真的,我真的是一直在欺负你吗?”陆吉祥满腹疑问。

陆荣景望着她,笑的很淡:“是哥自愿的,别听妈胡说,我是哥哥,理应要照顾妹妹的。再说了,我自己也是心甘情愿的,不存在什么欺不欺负的问题!”

陆吉祥听了,不由得大舒一口气。

“这我就放心了,嘿嘿!”

正在这时候,‘叮’的一声,电梯门缓缓打开,已经到了一层。

陆荣景迈步往外走,一手拉着女孩儿。

陆吉祥本想挣脱他,奈何陆荣景抓得紧,她根本就没有机会挣开。

再则,女孩儿的想法很单纯,她和陆荣景从小一起长大,彼此间只是牵个手而已,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出了小区以后,陆吉祥面临着一个选择题。

她现在是该跟着陆荣景回娘家呢?还是回青云小区?

对此,陆荣景的建议是:“还是跟着我回家吧,家里有人可以照顾你!”

陆吉祥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摇了头,并道:“我不想让爸妈知道我生病的事情,不然到时候妈她又该骂我了!”

陆荣景很无奈:“你都这么大的人了,妈她怎么会骂你?”

“她会骂我的!”陆吉祥欲哭无泪:“哥你忘记了吗?上次在家里吃饭的时候,我只不过就是把肥肉夹给你了,结果,妈她就骂我了!”

陆荣景回忆了一下,眉头很快再次紧皱。

片刻后,他叹气:“好吧,我送你回去!”

“好!”

陆吉祥点头,跟着陆荣景一起坐着出租车回到了青云小区。

两人刚在小区门口下了车,正好就碰到了从超市里回来的周阿姨。

“吉祥!”

周阿姨张口喊了句,并快步走了过去。

陆吉祥听到声音,回头一望,先是愣了楞,随即又高兴的笑了起来。

这下好了,只要有周阿姨在家里,她就不愁吃穿的问题!

“这位是?”

周阿姨走了过来,很敏感的看着陆吉祥身边的男人。

陆吉祥介绍道:“这是我哥陆荣景!哥,这是我家的阿姨,周阿姨!”

陆荣景点头,淡笑道:“阿姨好!”

周阿姨也笑了起来,连道:“陆先生,很高兴见到你!”

陆吉祥扯了扯陆荣景的衣袖,眉开眼笑的道:“哥,周阿姨烧的菜可好吃了,你想尝尝吗?”

“不了,我下午还有事!”

陆荣景拒绝得干脆,他看了眼女孩儿,接着又望向周阿姨,道:“阿姨,吉祥昨晚发烧到了三十九度,虽然已经打了针,精神也恢复得不错,但我还是担心她再复发,医生开的药就放到她包里,请你一定要监督她按时吃药!”

“啊,吉祥你生病了?”

周阿姨闻言,非常惊讶。

陆吉祥赶紧挥手道:“我已经好了,别听我哥乱说!”

陆荣景瞪她一眼,声音略沉:“记得按时吃药!”

“哦……”

某丫头立刻变老实。

陆荣景见状,忍不住摇头一笑,道:“行了,我先走了,有什么事情要记得打电话给我,知道了么?”

“恩恩!”

陆吉祥点头,一直目送陆荣景离开。

周阿姨站在旁边,有些感概的道:“吉祥,陆先生对你很好!”

“那是当然的了!”陆吉祥很骄傲:“他是我哥,他本来就该对我好!”

周阿姨点点头,转身和陆吉祥一同回了家。

一路来,陆吉祥将昨晚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给了周阿姨听。

周阿姨很愧疚:“对不起啊,昨天我以为你和宋老师都不会回家,所以我就回了一趟乡下,没想到你会生病!吉祥,我真是对不住你!”

“没关系的!”

陆吉祥摇头,笑容依旧:“反正我也没出什么大事儿,哎,你可别把这件事情说给宋教授听啊,他听了以后一定会不高兴的!”

“好!”

周阿姨点头允下。

……

两日后,陆吉祥接到了一通神秘来电。

其实,说神秘也算不上有多神秘,只不过,陆吉祥很意外而已。

当她接到这通电话的时候,她真的很想破口大骂,但鉴于这是在电话里,她又勉强的忍了下来,心想等到时候见了面再骂,也不迟!

这人不是别人,而是她颇为熟悉的一个人,周潇潇的前男友——苏泯文!

两人约在学校附近的一家麦当劳里见面,当陆吉祥拎着包匆忙赶过去的时候,苏泯文早已等候多时。

“苏泯文!”

陆吉祥一见着他,立刻便是一声大喝!

苏泯文刚抬头,女孩儿便已经抄着皮包砸了过来。

苏泯文见状,一边用手去挡,一边连忙道:“陆吉祥,哎,陆吉祥你倒是听我解释啊!哎,哎你,你别动手呀!”

苏泯文是个品德优良的好学生,用周潇潇曾经的话说来说,她家的泯文,一定是下一个诺贝尔奖得主!

每每这时,陆吉祥总是会嘲笑她,让她可以洗洗睡了,继续做白日梦去!

此时此刻,面对撒泼的陆吉祥,苏泯文还是很难应付。

一方面,作为男人,他不能还手!

而另一方面,待会儿他还有事求她呢!

战争持续了五分多钟,最后,陆吉祥累了,坐在椅子上呼呼喘气。

苏泯文很狼狈,他站在不远处,顶着凌乱的发,喘气解释道:“陆吉祥,你就不能听我解释一下吗?我和潇潇之间”

“你还敢提潇潇!”

陆吉祥听到周潇潇的名字,立马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似是准备第二*战。

苏泯文见状,连忙挥手道:“别别别,你听我说完,求你了,你倒是听我说完啊!我今天来找你,是想向你打听一下潇潇的事情!”

“别给我装傻!”

陆吉祥瞪眼,凶神恶煞:“如果不是因为你这个混蛋,潇潇她现在也不会这么惨!”

“我冤枉啊!”苏泯文叫苦,连忙道:“我也很惨的好不好,我已经好久都没有见到潇潇了,上次好不容易接到她的电话,结果她是来和我分手的!陆吉祥,你不是和周潇潇是好朋友吗?你倒是给我解释一下呀,她现在究竟是怎么回事?”

陆吉祥诧异的愣住。

“你说什么?是、是潇潇把你给甩了?”

“废话!”

苏泯文喘了几口气,一边小心的看着陆吉祥,一边道:“我都不知道我是犯了什么错,她甚至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说分手就分手!陆吉祥,你说我是个混蛋,那她周潇潇是什么?啊,你说?”

陆吉祥万分意外,她想了想,最后才道:“来,苏泯文,你过来坐,我们好好谈一谈!”

苏泯文站在原地没动,狐疑的看着她。

陆吉祥有些不耐烦:“你倒是过来啊,我保证不打你,过来过来!”

“真的?”

苏泯文挑眉,他可是已经亲身见证了陆吉祥的撒泼功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厉害!

“保证不打你!”

陆吉祥招手,一边在位置上落座。

苏泯文迟疑了几秒,最终还是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并在陆吉祥的对面落座。

“对不起啊,刚才是我误会你了!”

陆吉祥倒是实诚,知道自己错了,立马就道歉。

苏泯文罢罢手,笑道:“你这性格倒是和潇潇蛮像的,怪不得你俩能成为朋友!”

陆吉祥摇头,叹气道:“可惜的是,我和潇潇已经不是朋友了?”

“你们怎么了?”

苏泯文闻言,立刻坐直了身子,焦急的道:“潇潇她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还有啊,她为什么会忽然就退了学,而且我上次去她家里找她的时候,她的邻居们说,她们家已经搬家了!陆吉祥,你肯定知道原因的,对不对?”

“苏泯文,对不起!”陆吉祥继续摇头,情绪很低落:“我也不知道潇潇的事情,前段时间,她奶奶摔折了腿,我去医院里看望老人的时候,因为一些事情和她吵了一架,然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过任何联系了!”

“奶奶受伤了?”

苏泯文一听,当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他是真的很着急,非常担心周潇潇和奶奶。

他道:“陆吉祥,你快告诉我,潇潇她们是在哪个医院,我要去找她!”

陆吉祥想了想,答道:“这都已经是一个多星期以前的事情了,我不知道她们还在不在医院里!”

“没关系的,我们总得去试一试啊!”苏泯文说道。

“好!”

陆吉祥从位置上站起来,边道:“走,我和你一起去!”

……

半个多小时以后,两人到达市医院。

不出意外,周潇潇和老人早已办理了出院手续。

陆吉祥很沮丧,拿着手机给周潇潇打电话,结果对方已关机。

“潇潇的手机关机!”

陆吉祥拿着手机,无措的看着身边的苏泯文。

苏泯文咬着牙,好半天才说了句:“潇潇她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我一定要找到他!”

“嗯!”

陆吉祥点头,正要和苏泯文一起回到电梯里的时候,无意的往前瞥去一眼,却瞬间吓得她差点魂飞魄散。

一身黑衣的唐小宁就站在不远处,不知道他已经在那里看了多久,瑰丽的眼中幽黑深邃,像是吸人的漩涡,极为骇人。

陆吉祥眼皮一跳,一边慢慢的往后退,一边道:“苏泯文,我先走了,有事我们电话联系!”

话未落音,她倏地转身就跑。

而前边,原本沉默而立的男孩儿,犹如骤然出鞘的利剑,拔腿就追。

只是,在路过苏泯文的身边时,他状似不经意的侧头睨他一眼,眼神儿里满是杀意。

这一切不过转瞬之间。

等着苏泯文回过神的时候,陆吉祥早就跑没影了。

此时,另一边。

陆吉祥正在撒丫子狂跑,她了解唐小宁,她知道她上次是真的把他惹到了,如果这次再被他逮着了,指不定会被修理一顿!

她完全是凭着感觉在逃,可是,有的时候,感觉也会出错!

这不,她跑进了一条死胡同里。

逃生通道里的门,居然被锁了!

她的两只手才刚碰到门板,身后骤然袭来一道力,接着她两手被反扣,整个人都被对方死死的压制在墙壁上。

“疼疼疼!”

陆吉祥大叫,不停的扭动着身子,试图挣脱身后的那个人。

这次,唐小宁倒是真的使了重力,不管陆吉祥如何惨叫挣扎,他就是不松手!

到了最后,陆吉祥没了力气,软绵绵的趴在墙上。

她有气无力的道:“我认输了还不行吗?唐小宁,你给我撒手,你都要把我的手腕给折断了!”

哪料,唐小宁还是不说话,依然死死的压制着她。

陆吉祥欲哭无泪:“小宁,小宁,上次是我的错,你就把我松开了吧,我又打不过你,而且我保证我不逃,有事好商量嘛!”

唐小宁依旧不说话,冰凉修长的手指,一直紧紧地掐着她的两只手腕处。

陆吉祥这次是真哭了!

“主子!”

这时,走廊里响起一道冰凉的女声。

唐小宁表情不变,他目光冷冷的瞅着陆吉祥的后脑勺,开口道:“找绳子来,把她给我绑了!”

“你敢!”

陆吉祥大喝,她倏地回头,满脸的泪水。

唐小宁见了,微怔。

陆吉祥却趁此机会,一把将他推开以后,撒丫子就往外面跑。

可惜,影子正站在出口处,面对狂跑而来的女孩儿,她只是轻轻地伸出手,一把就揪住了她的后衣领子。

陆吉祥的反应很激烈。

“你放开我啊!来人啊,救命呀,呜呜呜……”

影子可不是唐小宁,她不会对陆吉祥手下留情,直接将其封了嘴。

“把她带到车里去!”

唐小宁冷声道,他一步步走来,由始至终,目光都没有离开过女孩儿。

陆吉祥哪会屈服,她拼了命的挣扎。

影子面无表情,将她两手反扣,直接拖着人就往外走。

陆吉祥本来还想着,等着待会儿到了人多的地方以后,她可以趁机呼救,吸引别人的注意。

可是,当她看到外面站着的四个黑衣保镖时,霎时心里一沉。

苍天啊!

唐小宁出门的时候,为什么要带这么多保镖!

几分钟以后,陆吉祥一脸不甘心的坐在唐小宁的座驾里。

男孩儿坐在旁边,手里拿着纸巾,想替她擦掉脸上的泪痕。

“走开!”

陆吉祥挥开他,表情很不爽。

唐小宁很执拗,手里举着纸巾,非要陆吉祥接受。

陆吉祥一忍再忍,终于还是妥协,闭着眼,任由唐小宁在她脸上擦来擦去。

“姐,你从来都是这个样子,巴心巴肺的对你好,你反而不稀罕!非得我对你凶一点,你才肯老实!”

他说着话,目光看着女孩儿的红眼皮,有些心疼:“刚才把你弄疼了吧?其实,如果不是你见着我就要跑,我也不会那样对你的!你每次都是这样,为什么在外面看到我的时候,你总是要跑掉呢?”

陆吉祥闭着嘴巴,懒得说话。

唐小宁并不介意,他还在说着话:“姐,如果你每次都这样对我,真的很让我没有安全感!”

陆吉祥听到这里,终于有些受不了了。

“唐小宁,我拜托你说话能不能正常一点?”她睁着眼,盯着男孩儿道:“你看看,我两只手臂上全是鸡皮疙瘩!”

唐小宁低头,往她手上看了眼,点点头,即刻吩咐道:“把温度调高一些,姐都冷得起鸡皮疙瘩了!”

陆吉祥差点吐血。

唐小宁握着她的手,精致漂亮的五官,像是美玉。

他开口道:“姐,我饿了,你陪我去吃饭好不好?”

陆吉祥不说话,甚至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

从小到大,每次在她和唐小宁吵了架以后,他都会使出这一招。

其实,陆吉祥的心里明白,唐小宁想和解,但是他又不愿意把这话说出口,于是就说要一起吃饭,只要吃了饭,他俩算是又和好了!

可是今天,陆吉祥还真不想和他一块吃饭!

为什么?

她很烦!

她真是烦透了这种感觉!

这么多年了,唐小宁于她而言,简直就是一条甩不掉的尾巴。

他永远都是这么的软,就像是一团棉花,不管她做出什么样的事情,他总是能包容,总是能原谅!

这种感觉,就像是藕断丝连!

而陆吉祥真是一点都不喜欢这种感觉。

“姐?”

“小宁!”陆吉祥转过头,目光看向男孩儿:“我有点不舒服,我想回家!”

唐小宁不说话,花瓣般的唇,抿得很紧。

陆吉祥不理会,继续道:“如果你不想惹我生气的话,你最好把我送回去!还有,小宁,上次的事情,我们双方都有错,所以,这次算是扯平了。我们可以握手言和,但是吃饭就不必了,我现在只想回家!”

“上次的事情,我们双方都有错?”

唐小宁闻言,却忽然挑了眉,他的笑容逐渐变得妖冶起来:“姐,上次的事情,我没有错,要论错,应该是你给我道歉才对!”

“你!”

陆吉祥瞪起眼,看着他。

唐小宁歪头,声音清朗:“原来你来我家里,是为了找你的结婚证!姐,你居然不相信我的话?”

陆吉祥没有回答。

唐小宁终于是忍不住的嗤笑起来:“以前我说,我是最了解姐的人!可是,姐又何尝不是最了解我的人呢?好吧,我承认,你的结婚证还在我手里,我没有把它烧掉!”

陆吉祥闻言,不禁抬头看他,眼中有欣喜。

可殊不知,她这样的目光,却正是唐小宁所厌恶的。

“我不许你用这种眼神儿看着我!”他忽然就愤怒了起来,声音冷冽:“你瞒着我结婚,你瞒着我来我家里偷东西,你甚至见着我就跑,陆吉祥,你说,这么多年了,你到底把我当成了什么?”

他有些歇斯底里。

陆吉祥皱了眉,相比男孩儿,她显得斯文许多:“唐小宁,你不要老是这个样子好不好?你问我为什么见着你就要跑,因为我知道你会跟我说这些话,这么多年了,我耳朵都听起老茧了,我真的很烦很烦!你要我说多少遍?我只是把你当做我的弟弟,只是弟弟!你听清楚了吗?唐小宁,你在我心里,就只是弟弟!”

如此无情的回答!

所有人都不会知道,甚至连陆吉祥都没有发觉过。

她对所有人都善良,却独独在面对唐小宁的时候,她永远都是刻薄的。

唐小宁的脸色瞬间转白,像是透明的琉璃。

这么多年了,他无数次告白,无数次遭到拒绝,他就像是一头美丽的梅花鹿,永远都在撞着一面叫做‘陆吉祥’的南墙,他已经撞得头破血流,却依然不愿意放弃。

过了许久。

男孩儿缓慢的出声:“停车!”

司机闻言,立刻将轿车缓缓的听到路边。

陆吉祥见状,立刻伸手去拉门。

与此同时,男孩儿也拉住了她的手腕。

“你又想干什么?”

陆吉祥回过头,有些不高兴的看着他。

唐小宁竟然冲她一笑,特别的漂亮。

“姐,你是不是觉得我像牛皮糖,怎么甩都甩不掉?”

“……”陆吉祥不说话。

“你说实话,你讨厌我不?”唐小宁继续追问。

陆吉祥一忍再忍,终究还是没舍得说出重话。

她选择了她认为的最婉转的话语来回答他。

“小宁,你叫了我这么多年的姐,我怎么会讨厌你呢?只是,有时候你就是太偏执了,你对我的喜欢,其实根本就不是爱情,你只是习惯的依赖。相信我,终有一天,你会遇到那个让你真正喜欢的女孩儿,到时候你”

话说到这里,陆吉祥忽然住嘴了。

为啥?

因为,她看到了男孩儿眼中的晶莹。

妈呀,唐小宁居然要哭了。

“你别哭呀!”陆吉祥被吓了一跳,赶紧伸手去擦男孩儿眼角的泪水,一边连连道:“好了好了,我不说你了!小宁,小宁你别哭了行不行?哎呀,你一个男孩子,哪能说哭就哭呀,丢不丢人啊?”

唐小宁伸出手,一把抓住女孩儿的手。

他眼泪汪汪的道:“姐你可以不喜欢我,但是不许质疑我对你的喜欢!你,你就是那个女孩儿,你就是我真正喜欢的女孩儿!”

“行行行,我不说了,我不说了!”

陆吉祥觉得牙疼,手忙脚乱的替男孩儿擦泪。

唐小宁抽咽了一下,可怜兮兮的看着她:“姐……”

如此美丽妖娆的男孩儿,他一旦撒娇,任何人都不会有抵抗力。

陆吉祥叹了口气,无奈得很:“行了,我下次请你吃饭,到时候我们再好好聊一聊,好不好?”

“我不想再听到那些话!”

唐小宁闭眼道,一边感受着女孩儿的手放在自己脸上的感觉。

陆吉祥浑然不知,她只是道:“我不说让你伤心的话,我们就、就聊一聊结婚证的事情!”

他倏地睁眼。

陆吉祥笑得很狡猾:“小宁,我觉得你最好把我的东西还给我,不然……”

看吧!

早就说过了,这俩冤家,从来都是彼此的克星!

唐小宁咬牙,道:“好,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我就把东西还给你!”

“成交!”

陆吉祥彻底的笑了起来,打开车门以后,疾步离开。

待她离开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唐小宁都一直动也不动的靠坐在车椅上,他闭着眼,妖孽的容颜,唇色却是桃花般的浅粉。

坐在副驾驶上的影子转了头,出声道:“主子?”

男孩儿缓缓的睁了眼,幽黑的眸中,尽是万丈锋利锐光。

“派人跟着她,我要随时知道她在干些什么!”

他冷冽的出声,表情甚是邪佞。

影子微怔,随即道:“主子,主宅那边已经催了很多遍了,各位堂主皆已到场,一直就等着您,您看?”

唐小宁歪头,指尖摁压着太阳穴。

他的眼角还挂着一颗泪水,配以此刻的表情,惊心动魄的美。

“姐她虽然结婚了,但是心软的性子还是没变,只是我已经等不了了啊,该怎么办呢?”他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影子的话,依然沉浸在自己的想法里。

影子没说话,小心的揣测着男孩儿的想法。

过了几秒后,唐小宁叹息一声。

“罢了,也不急这一时半会的。影子,回主宅!”

“是!”

……

------题外话------

……

看来,宋叫兽是时候该出手迎战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