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075章 嘴都肿了!

淡淡的灯光下,女孩儿正静静的侧卧在床畔,她似乎很冷,全身都蜷缩成了一个虾米状,被褥被她拱起了一小团,只能看到她乌黑的秀发和半边侧脸。

帐篷里很安静,静得能够听到外面的呼呼风声。

男人举步走到床边,他弯了腰,近距离的凑近女孩儿恬静的睡颜。

陆吉祥睡得很香甜,随着她均匀的呼吸,被子轻轻的上下起伏。

宋锦丞一忍再忍,终究还是没能忍住,他伸手抚上了她的侧脸,动作非常非常的轻柔。

他刚从外面回来,手掌有些冰凉,而女孩儿的面颊,却是如火般的温暖。

陆吉祥有些不舒服的动了一下,无意识的翻了个身,头发凌乱的在枕头上散开,越发使得那张小脸儿小巧玲珑。

“宋主任!”

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道刻意压低的声音。

宋锦丞直起身,重新走出了帐篷外。

小邹正站在门口,他的手里还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面,看到男人出来以后,他即刻殷勤的道:“宋主任,我听说您在司令部里一直就没有吃饭,呐,我刚去给您煮了碗面,您就快些趁热吃了吧!”

宋锦丞听了,有些惊讶。

“你煮的?”说着,目光下移,落到了小邹双手捧着的那碗热面上。

小邹笑得有些不好意思,他道:“我知道我做的不好,但是炊事班的同志们都已经睡下了,我哪好意思再麻烦他们呀,宋主任,您别嫌弃我手笨就好!”

“有心了,谢谢。”

宋锦丞淡淡一笑,伸手接过了小邹手里的热面,正要转身回到帐篷里的时候,却又忽然迟疑了一下。

“怎么了?”小邹见状,奇怪的问道。

宋锦丞仅仅脚步一顿,旋即端着面往旁边用于办公的帐篷走去,只听他一边道:“我还是去另外一边吃吧,免得吵到那丫头!”

小邹愣了一下,目光一直追随着前边已经走远的男人。

他现在才知道,原来他的上司竟也有如此柔情的一面。

……

十多分钟以后,宋锦丞重新回到了陆吉祥所在的帐篷里。

可令他意外的是,这丫头居然已经醒了。

“你回来了啊!”

他刚掀开门帘走进,女孩儿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宋锦丞微诧,提步走到床边。

“怎么醒了?”他说了句,居高临下的看着正睁着一双眼睛的女孩儿。

陆吉祥依旧是缩在被褥里的,她只愿意露出一颗小脑袋,面颊粉红,眼眸乌黑。

“你和小邹在外面说话的时候,我就醒了!”陆吉祥看着他,声音软绵绵的:“只是我懒得喊你,这个地方真的好冷,我觉得我都快冻成冰块了!”

“有这么夸张吗?”

宋锦丞无奈的笑,眸仁温润如玉。

“不信你就摸摸,我真的好冷的,我感觉我都快被冷得没有知觉了!”陆吉祥撇嘴道,一双秀气的眉头,始终皱得很紧。

宋锦丞闻言,他还真就在床边蹲下了身子。

他伸出了手,顺着被褥边沿钻进去以后,轻而易举的就摸到了女孩儿藏在里面的小手。

很凉!

真的很凉!

“怎么会这么凉?”他皱眉。

陆吉祥半耷拉着眼皮儿,整个人都好像很疲倦,她道:“反正就是好冷,你说得对,这荒郊野外的,的确是不如家里好!”

宋锦丞看着她这副模样,很心疼。

于是,他重新站起了身子,动手便开始脱衣。

“你干嘛?”陆吉祥看到他的动作,惊讶的瞪圆眼。

然后,就在她诧异的目光中,男人上了床,并迅速的钻进被窝里面,将她紧紧搂在怀中。

“喂!”

陆吉祥被吓得不小,赶紧双手双脚的缠在男人身上。

乖乖哟,这可是一张单人床啊,他俩成年人挤在上面,真的很有吃力的有木有!

“抱紧了,小心摔下去!”

男人带笑的声音就在耳边,七分认真,三分戏虐。

陆吉祥咬牙,她仰头瞪着男人,很气愤:“你给我下去!”

宋锦丞睨她一眼,不理会,大手紧紧的握着她的小腰。

她的腰肢儿,真的很柔软。

“宋锦丞!”

陆吉祥很气愤,她这一个人睡得好好的,如今又上来一个人,真的很挤啊!

宋锦丞却在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始终都是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只听他道:“好了,乖乖睡觉,两个人在一起暖和!”

“可是”

“你觉得暖和吗?”男人打断她没有说完的话。

陆吉祥愣了愣,她先是看了看自己,发现她正被男人紧紧的搂在怀里,而源源不断的温度正从他的身上递来。

唔,的确是蛮暖和的。

“睡觉吧!”宋锦丞已经闭了眼。

陆吉祥呜咽一声,有些不甘心的将小脑袋窝在男人的颈项间,慢慢的沉入睡梦中。

他真的很暖和,就像是一个火炉子似的。

这一觉,陆吉祥睡得很香。

只是,唯一不好的就是因为床太小了,她无法翻身,而总是保持一个侧卧姿势,则令她十分的不舒服。

于是乎,不知不觉间,她爬到了男人的身上,整个儿的倒真像是一只小猴子,紧紧的攀在对方身上,令人无可奈何。

次日,陆吉祥睁开眼。

霎时间,男人放大的俊颜,映入她的眼中。

“醒了?”

宋锦丞挑眉,他正仰躺在床上,四肢平伸,整个人都是被陆吉祥霸气的压在身下。

“呃!”

陆吉祥怔住,片刻后,她又手忙脚乱的欲从男人身上爬起来。

她纯粹是无意的,因为实在是太慌张了,待她一口气坐起来的时候,身上的整个被褥都被她掀落在地,而好巧不巧的是,她的小屁股正好就坐在了男人的档前。

窘!

陆吉祥只觉得自己像是被一道雷给劈中了全身,她根本就来不及做出反应,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间,她整个人便已经被男人反压至身下。

宋锦丞的呼吸忽然加重,他紧紧的贴着女孩儿的身子,整张脸都埋在了她的颈窝里。

陆吉祥的脑袋里嗡嗡作响,她根本不敢乱动,抵在她大腿上的坚硬某物,正在提醒着她切记不可在这个时候,点燃任何火星儿。

所以,她现在只想哭。

“宋教授……”她可怜兮兮的开口,身躯微颤:“我、我不是故意的……”

男人没说话,大手紧紧的贴在她的后腰上。

陆吉祥紧张得连眼珠子都不敢动一下,她盯着绿色的帐篷顶,浑身都有种好热的感觉。

过了很久!

真的过了很久很久!

久到陆吉祥都以为自己快要死了的时候,男人终于缓缓的抬起了头。

“宋教授……”

陆吉祥苦着一张脸,眼巴巴的看着他,道:“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没下次了!”

宋锦丞说了句,黑眸幽深莫测。

“啊?”陆吉祥有些不明白:“什么、什么没下次了?”

宋锦丞嘴角勾笑,他扳过女孩儿的下巴,左右看了看,方才意味深长的答道:“下次的解决方法可不会这么简单!”

语罢,低头封唇,

吻,铺天盖地。

他从来都是强势的,纵然性格温和,可一旦发狠,同样不比恶狼逊色。

陆吉祥呜呜咽咽的挣扎了几下,奈何她的地理位置不占优势,全身几乎都被男人压制在身下,除了一双眼珠子能动以外,她连舌头被他牢牢的控制着。

他的吻真狠,以至于陆吉祥都生出了一种错觉。

她想,她的嘴巴肯定会肿起来的!

呜呜呜,她是命苦的娃!

十多分钟以后……

女孩儿的身上裹着军大衣,畏畏缩缩的跟着男人走了出来。

她刻意的将大衣领子竖了起来,半张小脸儿都隐藏在其中,除了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以外,什么都看不到。

宋锦丞看着她这副胆小的模样,忍不住笑着摇头。

“吉祥,你昨天的那股子胆识去哪儿了,嗯?”

陆吉祥瞪他一眼,哼哼道:“树要皮,人要脸,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脸皮厚得跟城墙拐角似的?”

“是吗?”男人不咸不淡的笑了声儿。

陆吉祥只觉得浑身都瘆的慌,低着脑袋没吭声。

这时,男人的声音继续传来,只听他道:“吉祥,关于昨天的事情,你的表现得很好,虽然结局很意外,但依然无法掩盖你带给我的惊喜!”

“什么意思?”

陆吉祥闻言,不禁顿住了双脚,她奇怪的看着他:“什么叫做结局很意外?噢对了,你们不是抓到了那个黑客吗?他是谁啊?是不是你们的某个技术人员,唔,他真的很厉害,只是在操作手段上过于桀骜孤高,以至于留下了不该有的破绽。其实,如果他肯认真扎实一点的话,我根本就没有机会把他找出来!”

宋锦丞闻言,只是冷笑。

“他不是我们的技术人员,只是个刚入伍的列兵!”

“啊?”陆吉祥很惊讶:“只是个列兵?哇塞,列兵都能这么厉害啊!”

“是挺厉害的。”宋锦丞接了句,眉眼很冷:“他爹是空军副司令,昨天在听说自己的儿子犯了错以后,当场就把人给抽了一顿,他倒是聪明,如今这一闹,就算把人送到了军事法庭,估计也就被判个几年,或许只需在里面呆个把月,他就能出来了!”

陆吉祥张大嘴:“就这么简单?”

“你以为呢?”宋锦丞扭头看她,拍了拍她的小脑袋,一边道:“不看僧面看佛面,谁愿为了这点小事,去惹一尊大佛?”

陆吉祥撇撇嘴,目光看着男人,问道:“你也怕那个副司令?”

宋锦丞淡笑,道:“倒不是怕,只是这里面牵扯得太多,若是忽然拔掉一棵大树,必然会扯出许多盘根错节,到时候对谁都没好处!”

陆吉祥眨了眨眼,脑子里有些懵。

“我听不懂!”她说道。

宋锦丞闻言,侧头看她一眼,目光宠溺。

“你听不懂就算了,如今你也算是立了个功,等你毕业以后,你就来我这里工作吧!”

“啊!”

陆吉祥一听这话,当即就从原地跳了起来。

“你说什么?”她满脸的不可思议:“你要让我来部队里工作?”

“怎么,你不愿意?”宋锦丞看着她,微微皱眉。

陆吉祥先是摇头,然后又点头,满脸的犹豫。

“怎么了?”宋锦丞看着她,问道。

陆吉祥想了想,答道:“在部队里工作,会不会很累啊?”

其实,她最初的想法是,她以后毕了业,可以去一家通讯公司里上班,每天过着朝九晚五的日子,虽然平淡,却很充实!

反正,她就是没想过要进部队!

“到时候你就跟着我,不会太累!”宋锦丞许下保证。

于是乎,陆吉祥欣然同意。

“好呀,只要有工资领,让我干啥都乐意!”

宋锦丞闻言,不禁叹息。

“吉祥,你的要求太简单了!”

“谁说我的要求太简单了?我跟你说,这工资可是件大事儿,没了它,我怎么买衣服?我怎么买美食?我怎么环游全世界?”

“你有我!”

“……”

午饭后,宋锦丞将人带去了停机坪。

此时,陆吉祥正站在草坪边沿,仰头冲着空气里呼白气儿。

宋锦丞在和旁边的军官说话,他嘱咐得很仔细,要求对方务必亲自将这丫头送回家里。

军官拍胸脯,保证一定完成任务!

“行了,吉祥,登机吧!”

宋锦丞拉过女孩儿,打算亲自送她上直升机。

陆吉祥看着她,吸了吸鼻涕道:“真的要让我回去吗?”

宋锦丞摸了摸她的额头,叹气道:“这里的环境不好,根本就不是你一个女孩子能呆的地方,你先回家去,等军演结束以后,我就回来了,嗯?”

陆吉祥闻言,回头看了眼驻扎在山谷边的整片军营,最终还是低下了脑袋。

“好嘛,我听你的。”

“乖!”宋锦丞淡淡的笑了一下,拢了拢女孩儿围在脖子上的围巾,补充道:“回去以后要记得吃药,你看看你,都开始淌鼻涕了!”

“嗯!”

陆吉祥继续点头,心里有些难受。

宋锦丞见她情绪低落,不由得低下腰,看着她道:“怎么不说话?”

哪料,女孩儿忽然跃起来将他紧紧抱住。

“宋教授,你要平平安安的回来啊!”她说得很认真,心里有些依依不舍的感觉。

“傻丫头!”

男人拍了拍她的小脑袋,眼中弥漫笑意:“只要你不给我惹事儿,我就是最平安的!”

“切——”

陆吉祥松开他,转身就要登机。

宋锦丞却突然闪电般的伸出手,一把扣住女孩儿的手腕,再往回一拉,竟又将人重新拽回怀里。

“哎?”

陆吉祥踉跄了一下,跌跌撞撞的倒在男人怀里。

与此同时,宋锦丞低头,温热的唇瓣,印在女孩儿的额头上。

“一路平安!”

他低低的道。

陆吉祥‘嗯’了一声,最后看他一眼,转身进入直升机内。

宋锦丞往后退,眼看着直升飞机逐渐升空,他眼中的情绪,愈发浓烈。

他的心,似乎彻底被某个丫头给攻陷了。

……

在由着这名军官的陪同下,陆吉祥很快回到了市里的青云小区。

她掏钥匙进屋里的时候,发现周阿姨并没有在家里,也许是好几天都没回家的原因,她总是房子里空荡荡的有些冷清。

军官还站在门口,陆吉祥为他拎来了一双拖鞋。

“进来坐会儿吧,我给你烧水泡杯热茶!”

“不用了,我的任务已经完成,我先回去了。”这名军官似乎不怎么擅长健谈,寥寥的几句话说完以后,转身就要走。

“哎,喂,你别走啊……”

陆吉祥站在自家门口,连续喊了好几声,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离开,却是无可奈何。

陆吉祥觉得犯晕,关好门以后,她直接回了卧室里,几乎倒在床上就睡了起来。

傍晚的时候,她迷迷糊糊的又醒了过来。

她这次是真的很不舒服,只觉得自己头重脚轻的,整个人都提不上力气。

她想,她应该是生病了!

“周阿姨!周阿姨!”

陆吉祥躺在床上,拼着力气喊了几声。

可惜,外面没有任何回应。

她无奈,只得拿过自己的手机,第一个就是给宋锦丞拨去了电话。

恐怕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宋锦丞屹然已经彻底的融进了她的生活中,甚至在她的潜意识里,宋锦丞就是她生病后第一个该找的人。

但是,对方已关机!

噢对了,他还需要工作,而且军区里某些地方是屏蔽手机信号的,所以在一般情况下,他几乎都是关机状态。

陆吉祥很累,真的很累很累。

她倒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又拨出去了第二个手机号……

等着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她只觉得自己浑身都处在一阵颠簸,抬头一看,男人坚毅的下巴呈现在她眼中。

“吉祥?”

陆荣景低头,满眼焦急的看着忽然醒过来的女孩儿。

陆吉祥很迷茫,哥哥怎么会在这里?

就在这时候,旁边又岔进来另外一道着急的女声:“吉祥!吉祥你终于醒了,你现在感觉怎样了?”

陆吉祥抬眼望去,发现是宋之雅。

“之雅姐?”

她刚开了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很沙哑。

“别说话,保存点体力!”陆荣景皱眉沉声道,有力的双手始终紧紧的搂着女孩儿柔软的娇躯,他很心疼她,就算是坐在出租车里,也舍不得将她放下来。

陆吉祥试图从他怀里坐起来。

可是,她根本就使不上任何一点的力气。

好无奈的感觉!

宋之雅见状,赶紧道:“吉祥,你别担心啊,我们现在是在去医院的路上,你有些发烧,问题也不是很大,待会儿打一针就好了!”

听到打针的时候,陆吉祥无意识的瑟缩了一下。

陆荣景不悦,当即低斥道:“宋之雅,你别吓唬她,吉祥最怕打针!”

唔!

犹记得很多年很多年以前,某个小丫头生了病,陆妈妈带着她去医院里打针的时候,她也是死活不愿意打针,哭着闹着要哥哥。

后来,还是陆荣景抱着她让医生打的针呢。

那个时候,陆荣景不过只是个小学生,却一直费力的抱着自己胖嘟嘟的小妹妹!

真是光阴荏苒,昔日的小胖妞,竟转瞬间就变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

到达医院的时候,时间已经很晚,除了值班医生和护士以外,其余人基本都已下班。

陆荣景两手抱着女孩儿,大步跨进急诊室里,急得满头大汗。

值班医生过来看了两眼,只说是发了烧,量了体温以后,才知竟已烧到了三十九度!

这可有些危险了,值班医生当即一声令下,要求护士立刻准备退烧针!

陆吉祥整个人都是迷迷糊糊的,当她被面朝下的放到了床上时,她也只是哼哼了两声,毫无任何反应。

很快,她的屁股上传来疼意。

“唔——”

女孩儿下意识的挣扎。

一只大手伸来,很快将她的身子压了回去。

陆吉祥的头很疼,晕乎乎的又睡了过去。

陆吉祥做了一个梦!

一个奇怪的梦,她好像是梦到了自己的小时候。

她正坐在院子里玩玩具,可是忽然间,天空中一只老鹰俯冲而下,张着坚硬的喙,直直的就朝她袭击而来。

“啊!”

陆吉祥骤然醒来,被惊得浑身冷汗。

环顾四周,她却发现陌生一片。

她瞬间就清醒了,赶紧掀开被子下了床,两脚刚沾地,卧室门便被人打开。

抬头一望,竟然是端着温水的宋之雅。

“之雅姐?”

陆吉祥怔了一下,完全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事。

“你醒了呀!”宋之雅看着她,笑笑道:“来,把药吃了!”

“这里是哪儿?”陆吉祥呆呆的问道。

“这里是我家。”

宋之雅一边回答道,一边将温水和药粒递给了女孩儿。

陆吉祥歪着脑袋,眨了眨眼,回想着脑中模糊的片段。

“我昨天好像是生病了?”

想了良久,她才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是啊!”宋之雅点头,一边示意她赶紧吃药,一边道:“昨天你打电话给我,说你不舒服,我问你具体原因也不说,而且宋锦丞的电话又一直打不通,然后我就去青云小区找你了呀。陆吉祥,我可是在外面敲了半个多小时的门,你才有气无力的爬出来开了门,当场就把我吓了一跳!”

“我怎么不知道我这么厉害?”

陆吉祥说道,一边仰头吃了药。

宋之雅嘿嘿的笑,道:“陆吉祥,你可真是一朵奇葩花啊,你都烧到三十九度了,居然还在背诗!”

“呃?”

“你知道你背的什么诗吗?”宋之雅笑得有些贼。

陆吉祥摇头,道:“我说什么了?”

“我听见你一直在那里说,唧唧复唧唧!唧唧复唧唧!后来背着背着,你又改成了唧唧!唧唧!唧唧……”

“停停停,我一直在说唧唧?”陆吉祥瞪大眼,似乎有些不相信。

“是啊!”宋之雅很认真的点头,道:“不信你待会儿可以去问你哥,你是不知道,当时给你打针的那几个护士,全都笑疯了!”

“……”

“哎,想想都丢脸!”

陆吉祥无语,默默地垂下脑袋。

“吉祥醒了吗?”

这时候,温淡的男声毫无预兆的传进。

陆吉祥顺着声源抬头望去,正好看到身穿羊毛衫的男人站在门口,身上还系了一条围腰,整个一副的居家良男样儿。

陆吉祥因为惊讶,嘴巴张成了一个圆形,大的可以塞进鸡蛋。

陆荣景走了进来,无视两个女人的目光,径直弯了腰,将大手放到了女孩儿的额头上。

“嗯,已经退烧了。”

他说了句,瞥了眼陆吉祥手里的半杯水,继续道:“吃过药了?”

陆吉祥点点头,因为是刚醒来的缘故,整个人看起来有些邋遢,头发乱糟糟的像鸡窝,眼睑下还有淡淡的青色,足以看出她之前睡得很不好。

“先收拾一下,过会儿出来吃饭,知道了吗?”

陆荣景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说完这话以后,重新又走了出去。

陆吉祥依旧是目瞪口呆。

旁边,宋之雅的声音却有些怪异:“吉祥,你哥对你真是好得没话说,我都有些羡慕你了!”

陆吉祥倏地转过头,一脸惊喜的看着宋之雅,道:“你和我哥在一起了?”

“啊?”

她的话题转得太快,宋之雅没能反应过来。

陆吉祥继续道:“你俩居然都同居了,这套房子就是你和我哥的爱巢?”

‘噗——’

如果宋之雅在喝水的话,她一定会喷得陆吉祥满脸都是水。

“拜托,昨天是我和荣景一起把你送去医院的,回来的时候因为太晚了,为了图方便,我就把你们两兄妹带到了我家里!”宋之雅解释道。

陆吉祥挑眉,似信非信。

宋之雅见状,不由得叹口气,道:“我倒是希望和你哥同居,可是你也知道,你哥他的脾气太怪,我都追了他额”

话说到这里,宋之雅又忽然住嘴。

因为,陆荣景又重新走进来了。

“宋之雅,你家有豆瓣酱吗?”陆荣景问道。

“有有有!”

宋之雅狂点头,赶紧从床边离开以后,往厨房方向跑。

如今能够尝到陆荣景亲自烧的菜,她完全就是沾了陆吉祥的光,所以她的心里一直就很高兴!

而这边,陆吉祥还坐在床上,一副‘我不愿起床’的模样。

陆荣景走到床边,第二次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并问道:“肚子饿了没?”

“饿!”

陆吉祥老老实实的点头,仰头看着站在床边的男人。

陆荣景居高临下的望着他,虽然身上系着卡通围腰,却依然不减他的英俊分毫。

“快点起来吧,我做了你喜欢吃的糖醋鱼,不要犯懒,你大病初愈,最需要吃东西补补了,知道吗?”陆荣景苦口婆心。

“好!”

陆吉祥点头,她想了想又问一句:“哥,昨天是你和之雅姐把我送去了医院?”

陆荣景‘嗯’了一声,目光看着女孩儿,笑得温和:“昨晚打针的时候,某个丫头叫得比杀猪还惨!”

“啊,不会吧?”陆吉祥瞪大眼。

陆荣景笑了笑,答道:“骗你的,傻丫头,快点起床吧!”

“噢……”

陆吉祥有气无力的应道,当即掀被子下床,懒懒散散的就往浴室里走去。

陆荣景看了眼,很快转身走去卧室,继续他未完成的烧菜工程!

过了没多久,三个人围坐在桌前。

陆吉祥的精神好了很多,此时看着这满桌子的好菜,她馋得是口水哗哗流。

陆荣景坐在她身边,先是细心的将鱼肉挑了刺以后,才夹到她的碗里。

陆吉祥整个的没心没肺样儿,一直埋头吃饭,不管陆荣景往她碗里放什么,她几乎都是没有犹豫的把它吃掉,特别是吃鱼肉的时候,她根本连考虑都不用考虑一下,张嘴就全部吃掉,似乎早就笃定了里面不会有鱼刺一样。

宋之雅在旁边端着碗,嫉妒得连眼都红了。

她语气酸酸的开口道:“为什么就没有人给我夹菜呢?吉祥,我对你真是羡慕嫉妒恨!”

陆吉祥忙里偷闲的抬头看她一眼,顺势就夹了一块鱼肉到她碗里,一边道:“来来来,之雅姐,我给你夹菜!我给你夹菜!”

宋之雅扁了扁嘴,目光偷偷地瞄了眼陆荣景。

陆吉祥见状,忽然恍然大悟。

敢情,宋之雅是在等着陆荣景给她夹菜呢。

如此一想,她用手在桌下偷偷碰了下男人,一边道:“夹菜!夹菜!某些人自觉一些啊!”

陆荣景装傻,不回应。

于是,饭桌上变得尴尬起来。

宋之雅低头,默默地继续吃饭。

陆吉祥叹了口气,先是看了看宋之雅,然后又望向陆荣景。

正好,陆荣景也正扭头看她。

“哥!”

“吉祥!”

两兄妹同时开口。

“额!”陆吉祥愣了下,接着道:“哥,你先说!”

陆荣景笑容不变,只是眼神儿有些锐利。

“你为什么会生病?”他问道。

得,这是打算秋后算账了吗?

陆吉祥低头,盯着自己碗里的米饭,开口道:“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生病啊,反正我就是觉得累,躺在床上睡了一觉以后,醒来就发现自己没力气了!”

陆荣景的声音转冷,他继续问道:“为什么家里就只有你一个人?”

陆吉祥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

她想了想,最后才谨慎的答道:“宋教授在军区里,我也是刚从那里回来的,唔,他有很重要的工作,所以这几天都不在家里!”

陆荣景闻言,眼中有火。

“什么工作会比你重要?陆吉祥,你知不知道你昨天有多危险?如果不是宋之雅去了你家,你现在就有可能早就发烧到了四十度,四十一度,甚至最后烧死了也没人知道!”

他这话,说得很重。

陆吉祥紧咬着唇,好半天都没有说话。

陆荣景也是气得不行,‘咚’的一下就把碗放到桌上以后,起身离开了餐桌前。

待男人刚离开,宋之雅也深深的叹了口气,放下了手中的碗筷。

“吉祥!”

她缓缓的开口道:“说真的,你哥对你真是好得没话说,你是不知道,昨晚你发烧到了三十九度的时候,你哥急得眼眶都红了,我和他都没开车,大晚上的他背着你硬是走了两站多地才拦到一辆出租车。那么冷的天啊,他脸上身上全是汗水,当时我都担心你好了以后,他反而又生病了!”

陆吉祥咬牙,眉头皱得紧紧的。

宋之雅看着她,小心的道:“吉祥,这次不是我在帮着你哥说话,只是这些事情都是我亲眼所见!你呀,还是不要再和你哥赌气了,毕竟,昨晚是他辛苦的把你背到医院里啊!”

陆吉祥纠结,其实,她真的很想告诉宋之雅。

她并不是在和哥哥赌气,只是,她就是一直想不明白看了,为什么哥哥总是对宋教授有着莫名的敌意?刚才的那番对话,哥哥虽然没有说明,但她却听得明白,哥哥他就是对宋教授有意见,而且这意见还很大!

所以,宋之雅根本不知道,作为当事人,她被夹在中间,心里有多苦。

这一边是对她好的宋教授,一边是她的亲人,无论哪边都是她舍不得伤害的对象!

“唉……”

想到这里,陆吉祥不禁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宋之雅见状,抬头看她。

陆吉祥耸了耸肩,故作轻松的道:“算啦,谁让我哥总是在照顾我呢,之雅姐你别担心,我这就去跟我哥认错!”

“好!”

宋之雅点头,宽心不少。

陆吉祥转过身,深吸一口气以后,提步走进客厅里。

只一眼,她便看到了陆荣景,他正沉默的坐在沙发里,身影甚是冷峭萧条。

“哥!”

陆吉祥唤了声,提步走了进去。

陆荣景听到声音,抬头看她一眼,接着又重新低了头。

陆吉祥走近以后,首先在男人身边落座。

她很快开口道:“哥,对不起,我不该和你吵架的!”

陆荣景没说话。

陆吉祥想了想,继续又道:“我跟你保证,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地照顾自己的,我一定不会再让自己在生病了,你就别生气了嘛,好不好?”

“你拿什么跟我保证?”陆荣景听完以后,他抬头看向她,眉头皱得很紧:“从小到大,哪次你惹了祸不是我替你收拾的?陆吉祥,你跟我说说,每次你闯了祸以后,你想到的是爸妈,还是我?”

“是哥!”陆吉祥努努嘴。

陆荣景盯着她,似乎有些痛心疾首:“可是这一次,你想到的不是我!”

陆吉祥闻言,霎时惊讶的抬头望他。

可片刻以后,她又无奈了。

“哥,你干嘛连这种事情都要在意啊?当时我完全就是无意识的随便拨出了一个电话号码,我根本都不知道打给了谁,我纯粹就什么都没想啊!”

陆荣景不说话,唇抿得很紧。

陆吉祥看着他,继续解释道:“你不要乱想嘛,如果我当时是清醒的,一定会第一时间给哥打电话啊!”

“真的吗?”

陆荣景斜眸睨她,似信非信。

陆吉祥见状,当即谄媚的笑了起来。

她抱住了男人的手臂,就像是小时候一样的撒娇:“哥,哥你最好了,等我以后赚了钱,一定给你买辆车!”

陆荣景忍不住笑。

“这话我好像已经听了十多年!”

陆吉祥裂开嘴,笑得灿烂:“等我毕业以后,我就可以赚钱了,到时候一定给哥买辆车!”

陆荣景摇头,道:“我不要你的车,只要你能好好的,每天开开心心的,就算是给我最好的礼物!”

“这没问题!”陆吉祥点头。

陆荣景侧头,目光深深的看着她。

陆吉祥还抱着他的胳膊,可男人看她的眼神儿实在是过于深邃幽黑,她只觉得心里一阵毛毛的,手上便不由自主的松开了。

她后退一步,浑身直冒鸡皮疙瘩。

“哥,你别用这种眼神儿看我啊,好奇怪啊,感觉你想把我煮了吃掉!”

陆荣景闻言,忽然大笑。

陆吉祥直接傻住了,心想,这是什么情况啊?

男人倾过身子,大手捏了捏她的脸蛋,风轻云淡:“傻丫头,我在吓唬你呢!”

陆吉祥大舒了一口气,心有余悸的道:“吓死我了,哥你看我的眼神儿好深情啊,如果你不是我哥哥的话,我还以为你爱上我了呢,哈哈哈……”

她仰头笑,没心没肺。

殊不知,身畔的男人,内心早已汹涌翻滚。

他倒是想爱,可是,她会接受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