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072章 他的所有深情!

在陆吉祥的记忆洪流中,鲜少有不好的回忆。

这也许和她的性格有关,用她老妈的话来形容就是,这丫头实在是粗心大意,从小就是个马大哈!

所以说,像她这样性格的人,记忆力也是很差劲儿的,往往只记得好的事情,而那些不好的回忆,则是会被她无意识的选择性忘记!

可纵然如此,在某些大事情上,却是不容许陆吉祥将它选择性的忘记!

比如,当年她弟弟的去世!

此时此刻,陆吉祥的心里是震撼的,她一直以为,当年的事情早已随风远去,却没想到,陆荣景竟然还保留着当年的照片——她和唐小宁的那些照片!

“……吉祥也回来了?”

就在这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陆荣景的声音,陆吉祥回过神,慌忙的正要将照片放回去的时候,卧室门便已经被人从外面推开。

陆荣景走了进来,当他看到女孩儿手里的东西时,脸色微变。

“吉祥!”

他敛眉低斥,几大步走上前,伸手就要夺过女孩儿手里的东西。

陆吉祥躲开他,一边往后退,一边看着他,满脸的震惊:“哥,你怎么会有这些照片?”

她觉得不可思议,毕竟,眼前这个男人,是宠她护她十余年的哥哥!

陆荣景的脸色不大好,他目光沉沉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儿,再次重复出声,却是冷冽得像是冰块:“吉祥,听话,把东西给我!”

陆吉祥摇头,将照片反手藏在身后,身子却不停的一直往后退,直到靠到了书桌边沿退无可退,她才终于停止了动作。

“吉祥!”

陆荣景无可奈何的唤了声,眼看着女孩儿的眼中在迅速的蓄起泪水,不由得有些心疼起来。

“你听我解释,这些照片它其实是”

‘咚咚咚——’

门外响起敲门声,陆爸爸的声音随之传来:“今天中午吃饺子,你们两兄妹要……哟,丫头这是怎么了?”

陆爸爸的话才说到一半,忽然看到自家女儿满脸泪水的模样儿,颇为吃惊。

陆吉祥慌忙的用手擦泪,一边摇头道:“没,爸,我就是饿了!”

“饿哭了?”

陆爸爸扬起眉梢,忍不住笑:“你这丫头是饿鬼投胎吗?这大清早的,居然还能被饿哭了,快快快,你妈正在下饺子呢,快去给她说你饿了,让她给你下第一碗!”

“好!”

陆吉祥低下头,一边擦泪,一边往外走。

可是,就在她路过陆荣景的时候,男人却忽然出手,一把从她的手里夺过了照片。

“你!”

陆吉祥倏地回头,美眸怒瞪的盯着他。

陆荣景却是没看他,反而微笑着望向门口的陆爸爸,开口道:“爸,还真别说,我也有些饿了!”

“饿了就快出来吃饺子!”

陆爸爸没有看到他的动作,招手说了两句以后,很快又离开了。

待他一离开,陆吉祥压低的声音响开:“东西还我!”

陆荣景低头,睨着眼前的丫头,心里有些疼。

他平静的开口道:“前段日子,有人把这些照片寄到了家里来,当时正好是我在家里,所以我就签收了!”

“什么?”

陆吉祥闻言,猛地抬起头,非常惊讶的看着他,便道:“不可能啊,唐小宁说他已经找到了当年的凶手,怎么可能还有人往家里寄这种东西?”

陆荣景骤然皱眉,目光变得锐利:“你还和那小子还有联系?!”

陆吉祥一听到这话,立马像是打了霜的茄子——蔫儿了!

“哥……”

她怯生生的开口,眼神儿闪烁不断的看着男人,欲解释:“你听我解释,其实这件事情”

“你忘记你当年的话了?”陆荣景紧紧的皱着眉头,他看着女孩儿,眸色深黑:“陆吉祥,你可是跟我保证过的,从今以后和姓唐那小子,老死不相往来!”

陆吉祥低着脑袋,没吭声。

陆荣景看她这样,忍不住叹气:“吉祥,你让我很失望!”

“哥!”

陆吉祥重新抬起头,她满脸着急的看着他:“我们不要讨论这个问题了好不好?你倒是给我说说啊,究竟是谁往家里寄这种东西的?你看到寄件人的姓名了吗?啊,那个,那个外包装呢,你留下来了吗?”

陆荣景摇了摇头,答道:“没有,上面除了收件人以外,什么都没有!”

陆吉祥有些愣然,她看着他,继续问道:“收件人是我的名字?”

“对,是你的名字!”陆荣景点了头,末了,他又补充一句:“吉祥,哥不是故意要拆你邮件的,我只是怕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你遗忘了,所以就打开看了一下,你、你不会生气吧?”

陆吉祥抿了唇,看着陆荣景认真的表情,她摇头道:“我怎么会怪哥呢,幸好邮件是被你签收了,不然、不然若是被爸妈看到了,她们肯定会很生气的!”

“我也是这样想的。”陆荣景跟着说了句。

“那……”

陆吉祥迟疑了一下,她有些不大好意思的开口:“哥,你能把这些照片还给我吧?”

陆荣景回答得不假思索:“放心的交给哥吧,哥会替你处理好的!”

“这不大好吧……”

女孩儿红了脸,显得有些扭捏。

毕竟,她在那些照片里面姿态,很不雅观!

陆荣景伸手拍了拍她的小脑袋,笑得很包容:“傻丫头,哥可是从小看着你长大的,你还要跟我害羞?”

“这不一样吧……”陆吉祥碘着脸,目光盯着男人手里的照片,心里却已是百转千回!

她是真的想不出来,究竟还能是谁,可恶到会再次翻出旧账,竟还想利用这些照片来伤害她的家人!

“好了,出去吃饺子吧,别耽误太久,爸妈会起疑的!”

陆荣景根本不接她这话,将女孩儿推出了门外以后,他又道:“你先去吃饺子!”

“那你呢?”陆吉祥下意识的问道。

陆荣景浅笑,道:“我要换衣服!”

陆吉祥闻言,脸颊更红了,赶紧转身溜掉。

可走了没几步,她却又忽然回过头。

这一次,她是真切的看到了男人眼中的宠色,以及另外一种她看不懂的复杂。

总是,陆荣景看她的眼神儿,真的特别的柔和,就像是将她浸在了蜜糖罐子里。

陆吉祥浑身一哆嗦,开口道:“哥,你怎么了?”

“快去吃饭!”

陆荣景颔首,微微勾唇一笑。

陆吉祥觉得别扭极了,赶紧转身跑掉。

“傻丫头!”

陆荣景看着女孩儿跑不见了以后,方才慢悠悠的说出这句话,待他转身关门的时候,脸上哪还有半分宠溺之色?

他神情漠然的低头,看着照片上相拥的那对少男少女,漆黑的眸中,旋即升起一抹冷酷的杀意!

唐小宁!

……

中午,陆吉祥在吃过了饺子以后,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陆荣景在睡午觉,他晚上还有夜班,所以在提前补眠。

陆爸爸坐在沙发的另外一段,陪着陆吉祥看着那些幼稚的宫廷剧。

过了没多久,陆妈妈将厨房收拾干净以后,擦着手走了出来,只听她一边道:“哎呀,虽然大扫除很辛苦,但是现在家里变干净了,我瞅着呀,这心里也舒坦了不少!”

陆吉祥和陆爸爸没说话,继续盯着电视机。

陆妈妈走到女儿身边坐下,拉过她的手,继续道:“我家吉祥也懂事,知道家里要大扫除,所以立刻就回来帮忙的,真是妈妈的好女儿!”

陆吉祥闻言,顿时有些受不了了,她回头看着自己的母亲,扯唇道:“妈,你有什么目的就直说吧,不要再夸我了,我会骄傲的!”

陆妈妈翻白眼,很快道:“说吧,为什么会忽然回家里来?”

陆吉祥撇嘴巴,回答道:“就是想你和爸爸了呗,所以就专门回来看看你们!啊呀,妈,你别拿这种眼神儿看着我,我是说的真心话,我是真的想你和爸爸了!”

“哼!”

女孩儿话音一落,另外一边的陆爸爸即刻接了句:“口是心非的丫头,如果真是想你老爸了,平时也没见你打个电话来!”

“爸——”

陆吉祥喊了句,无奈极了。

陆爸爸看她一眼,继续道:“每次都是女婿打过来,养你这女儿有什么用?”

宋锦丞往家里打过电话?

陆吉祥惊讶:“宋教授都和你们说什么了?”

“你觉得能说什么?”陆妈妈接口道:“他说家里缺什么了就告诉他,然后就是聊聊天儿,说说你的近况!噢,前段日子你在考试吧,考试成绩出了吗?”

陆吉祥窘,没搭话。

陆妈妈看到她这副表情,不禁冷哼:“说吧,各科考得怎么样?”

“妈,我都这么大了,你能不能不要老像小时候那样问我成绩啊,我会紧张的!”陆吉祥皱着鼻子,抱着陆妈妈的手臂撒娇:“妈,我好不容易回家里来一趟,我们就聊点别的开心的事情吧!”

陆爸爸听了,扑哧一笑,抬手虚指了指陆吉祥,说道:“这丫头一定没考好!”

“我也是这样觉得的!”陆妈妈附和的点点头。

陆吉祥抓狂,想都没想的就开口道:“谁说我没考好?我专业课都及格了,除了考级有点难以外,我都及格了好不好!”

陆爸爸挑眉:“你考级没过?”

“不是!”陆吉祥摇头,沮丧的很:“年后考级!”

“有信心吗?”

“我应该有参加考试的信心!”

“……”

“啊,不说这事儿了!”陆吉祥摇了摇脑袋,很快又跳过了这个话题,只听她道:“爸,妈,我这次回来吧,除了是因为想你们以外,其实还有另外一件事情!嗯,是这样的,马上就要过年了嘛,宋教授的爸爸妈妈有个想法,想让我们今年去她们家过年,你们觉得怎么样?”

许是听她提及宋家的长辈,陆妈妈脸上的笑意,倏地一下就垮了。

她的语气很不好:“为什么要去她家过年?吉祥,你和小宋都结婚这么久了,宋家的长辈们到现在还不出现,按理来说,你们两个小的结婚,咱们两家长辈再怎么着也得坐在一起吃顿饭吧?你倒好,就说这小宋的爸妈工作太忙,轻轻松松的就把我们打发了?我给你说啊,今年过年,咱们哪家也不去!”

“对,说起这事儿我也来气!”陆爸爸也接口说道:“吉祥,不是爸爸妈妈们不帮着你,你说说,这哪家的大人不需要工作啊?你妈整天在医院里上班,难道她就不忙了吗?我们这女方家都没说什么呢,他们男方家倒是翘得很!”

陆爸爸这气,其实早已由来已久!

你说说,这哪有两个小辈结婚以后,长辈却一直不出来见面的?

婚姻大事,岂同儿戏!

这不摆明了男方家对这婚姻的不够看重,这让陆爸爸很担心!

“这个……”

这边,陆吉祥讪笑着挠了挠后脑勺,有些纠结:“爸,宋教授的父母,他们的、他们的工作不一样嘛。再说了,她们不是不和你们见面,而是因为一直在国外嘛,所以就”

“这不是理由!”陆爸爸将她打断,厉声道:“在这之前呢?十月份的时候,她们该是还没出国吧,那时候你是怎么说的?”

陆吉祥一听,更郁闷了,她道:“十月是国庆嘛,他们也忙,而且国庆以后又是连续的好几个大会,他们……”

“什么大会要开半个月?”陆爸爸瞪起眼睛,很不高兴的道:“难不成还是人大会议?一开就要开半个月,什么玩意儿嘛!”

陆吉祥咳嗽了几下,她看着自己的父母,喏喏的道:“宋教授上次就跟我说了,他家的事情不应该瞒着你们的,如今看来,我的确是不该瞒着你们的!”

“什么意思?”陆爸陆妈同时望向她。

陆吉祥倒也不急着回答,她拿着遥控器,将电视换到了新闻频道。

正巧的是,最近新闻频道里一直在连续报道着我国某领导出国访问多位国家领导人的事情,陆吉祥换台的时候,正好上面也在播。

“呐,这个就是宋教授的爸爸!”

她指着电视机,开口说道。

哪料,话音落后,陆爸陆妈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最开始的时候,陆吉祥还以为他们会惊讶得尖叫!

可事实是——

“爸,妈,你们盯着我干什么?”陆吉祥被他们看得是浑身直冒鸡皮疙瘩。

陆爸爸语重深长:“女儿啊,爸爸妈妈们虽然老了,但是智商并没有下降,请你不要拿我们开涮,好吗?”

陆妈妈摇头,说道:“吉祥,妈妈真是对你很失望,你怎么能拿这种玩笑来欺骗我和你爸呢?”

“我没有撒谎啊!”陆吉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欲哭无泪的道:“宋教授的家是住在军区大院里面的,她的爸爸妈妈还说了,要把你们接到大院里面去过年!爸,妈,如果你们不相信的话,我们大年夜那天就去看他们,到时候你们就该相信我说的话了!”

这下,陆爸陆妈变得安静了。

她们陷入了一阵沉思里面,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问题。

“爸?妈?”

陆吉祥看着他们,皱着眉头唤了声:“你们怎么了?”

陆爸爸很快出了声,他的表情很凝重:“若是早知道小宋的家庭是这样的,当初我们真不该同意你嫁给他!”

“为什么?”陆吉祥诧异不已。

陆妈妈转头,看着自己的女儿道:“吉祥,不是爸妈的想法迂腐,这婚姻啊,讲究的不但是两情相悦,这门当户对也很重要!你想想看,咱们家就一个普通家庭,那小宋的家……以后你得吃多少委屈?”

“我怎么会委屈?”陆吉祥哭笑不得,她道:“我来的时候,宋教授就跟我说了,他说你们肯定会因为咱们两个家庭之间的差距而生出忧虑!所以呀,他特意说了,让我告诉您们,请您们放心,我们又不和长辈们住在一起,完全是不必在乎这些外在的东西!”

陆妈妈听了,很诧异:“小宋也和你说过这些?”

“是呀!”陆吉祥点点头,老实道:“而且,我觉得宋教授说得很对,婚姻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为什么还要在乎那些外在的东西呢?”

陆爸陆妈同时沉默。

其实,她们的担忧,何尝又不是宋锦丞的担忧?

甚至,男人未雨绸缪,早在陆吉祥回家之前,就已经和她说明了其中要害关系,并直言不讳的说出了自己的计划以及处理方法!

这样的男人,不论做任何事情,从来都是准备周全,绝不允许任何差错!

所以,这也说明了陆吉祥是何其有幸,竟能得到这世间最完美的男人的所有深情!

这时,只听陆吉祥继续道:“妈,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你们是怕我在宋家里受欺负吧?嘻嘻,我已经见过了宋教授的爸爸妈妈啦,她们很好相处的,而且宋妈妈还跟我说了,以后若是宋教授欺负我了,我还可以跟她告状呢!”

“这才刚刚开始呢,她们家人当然会对你好了,可这以后还有几十年的事情,谁料得到会变出什么事情?”陆妈妈叹气道:“你呀,应该早点把这事儿告诉我们的!”

陆吉祥撇撇嘴,满委屈的:“我还不是怕吓到你们嘛!”

“胡闹!”

陆爸爸斥了句,突然起身离开。

“哎!”

陆妈妈站了起来,看着陆爸爸生气离开的样子,摇头直叹气。

“爸他怎么了?”陆吉祥奇怪的说道。

陆妈妈拍了拍女儿的肩头,笑笑道:“你爸爸是最疼你的,如今闹出这么一档子事情,他肯定是最担心的了。唉,反正木已成舟,我看小宋他人也不错,应该不会像那些纨绔子弟一样乱搞,咱们走一步算一步!但是吉祥啊,我可告诉你,以后再有什么事情,可不许再瞒着爸爸妈妈了!”

“嗯,我知道了!”陆吉祥点点头。

陆妈妈笑了笑,道:“走,咱们今儿逛菜市去,妈今晚给你做好吃的!”

“好好好!”陆吉祥狂点头。

临出门前,陆荣景也已经起床,准备去上班。

大概是因为早上的那件事情,陆吉祥在见到陆荣景的时候,显得有些别扭,一直都没敢再去看他。

所幸的是,陆荣景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始终面带微笑,连同看着陆吉祥的眼神儿,也并无任何的异色。

如此一来,陆吉祥便放了心,她本就不是个安静的孩子,慢慢的就变得话多起来。

三个人同时下楼,一路来,陆吉祥唧唧咋咋的,像是一只小麻雀似的。

反倒是陆妈妈和陆荣景,显得很沉默,彼此间似乎有着某种隔阂感。

可惜,陆吉祥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她还一直在问着陆荣景想吃什么呢。

对此,陆荣景只是淡淡的一笑道:“下午我就不回家里吃饭了,晚上有夜班,来回一趟太麻烦了些!”

陆吉祥闻言,不禁翻了翻白眼,道:“那你以前每天上下班都要回家吃午饭的时候,你怎么不嫌麻烦了?”

差一点!

差点陆荣景就要脱口而出。

那时候,还不是因为陆吉祥正在上中学,他每天中午回家,还不是就是为了能够陪她再一起出门么!

“那时候刚上班,工作比较轻松嘛,所以干什么也不着急!”陆荣景风轻云淡的解释道,压抑着内心的翻滚情绪。

“噢,我知道了,哥现在升职了,所以也跟着忙起来了!”陆吉祥笑着道,眉眼弯弯,她抬手拍了拍男人的肩头,摆出一副上司的模样:“小伙子,好好干,努力奋斗,前途无限!”

“傻丫头!”

陆荣景看着她,笑得包容。

“吉祥,我们往这边走!”

就在这时,陆妈妈的声音忽然岔进来。

陆吉祥看了眼,撇嘴道:“为什么要往这边走?我还想和哥多聊会儿呢,往这边走吧,我们大家都顺路!”

陆妈妈脸色不变,她答道:“我要去那边买点东西,反正都是能走过去的,让你哥先走,别耽误他上班!”

“好吧!”

陆吉祥收敛了笑,抬头看了眼依旧笑得淡淡的男人,偷偷地冲他道:“东西都解决了吗?哥,你可一定要把那些东西烧掉!”

“我知道!”

陆荣景点点头。

陆吉祥放心不少,朝他挥了挥手,很快跟着陆妈妈向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陆荣景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方才转身大步离开。

……

两人到达菜市场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中午,因为是错过了买菜高峰期,此时这里面的顾客并不多,三三两两的,倒是显得有几分冷清。

陆妈妈带着陆吉祥,慢慢悠悠的挑菜。

陆吉祥的要求不多,反正只要是肉类,她基本都喜欢。

陆妈妈忽然想到一件事儿,她问道:“平时你和小宋在家里的时候,你们谁做饭?”

“当然是他啊!”

陆吉祥回答得不假思索,说到这事儿,她还挺郁闷的:“可是他每天都要逼着我吃蔬菜,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青菜了!”

陆妈妈听了,笑着直点头:“你就知足吧,闺女,我跟着你爸这一辈子,若不是我现在的工作太忙,你以为他会心甘情愿的在家里做饭?”

陆吉祥哼哼:“可是我又不会做饭!”

“这不关你会不会做饭的原因,而是因为你找了一个好丈夫!”陆妈妈一边挑选着西红柿,一边道:“若是小宋不愿意做饭,最后你自己还不是得学着烧菜做饭?”

“切!”

陆吉祥昂起下巴,没好气的道:“他也就是刚开始的时候做做饭,现在家里请了保姆,烧菜做饭的事情,都是保姆在做!”

陆妈妈并无意外,她付了菜钱以后,带着人继续往前走。

“小宋的工作也不轻松,家里请个保姆也好,更方便些!”

“妈!”陆吉祥惊呼:“您怎么老帮着宋教授在说话?我才是您的女儿啊!”

“你是个什么德行,我还需要帮着你说话?”陆妈妈瞪她一眼,快步走到生肉区,打算买只鸭子来炖汤。

陆吉祥满肚子的郁闷,慢慢腾腾的跟在自家老妈的身后。

无意之间,她看到有个女人正坐在菜摊子面前织毛衣。

她的脑子里忽然就蹦出了一个想法——宋锦丞曾经送给她许多东西,但是她还没有送过他什么东西,如今快要过年了,她是不是应该给那男人准备点什么呢?

于是乎,她将自己的想法说给了陆妈妈听。

陆妈妈听了以后,直摇头:“就你这耐心还想织毛衣?还是做梦去吧!”

陆吉祥急得不行,她道:“我、我大不了不织毛衣,我、我可以织点别的嘛!”

“你想织什么?”陆妈妈问她。

陆吉祥想了又想,最后憋出几个字:“织围巾!”

“……”

晚上,陆吉祥拿着棒针,坐在沙发上认真的织着围巾!

她偷了一个懒,挑了一个最大的棒针和最粗的羊毛线,以求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织好一条围巾。

她挑的是浅灰色羊毛线,细细的绒毛划过肌肤间的时候,给人的感觉特别的舒服。

九点多钟的时候,她接到了宋锦丞的电话,询问她什么时候回家?

“你今晚不用来接我了,我要和我妈一起睡觉!”

陆吉祥编谎话很顺溜,几乎连磕巴都不打一下。

可是,某个男人很不乐意。

“你都多大的人了,还要和妈妈睡?”宋锦丞不悦道,心里却在想,就算要睡也该是和他睡!

“我怎么就不能和妈妈一起睡了?”陆吉祥听了,不高兴的反驳道:“不管我多大,我永远都是妈妈的小棉袄!”

“……”

“你明天来接我吧,到时候我会给你一个新年礼物!”说到新年礼物这个话题,陆吉祥倒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声音也变得轻快许多:“我保证你到时候会很高兴的!”

宋锦丞听了,反问道:“你怎么就知道我会高兴了?”

“因为这是我亲手做的啊!”陆吉祥口直心快,直接就给说了出来。

可是说完以后,她顿时又后悔了!

男人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你亲手做的礼物?你会做什么?”

“不许套我的话,挂了!”

陆吉祥说完,匆匆挂了电话。

另一边,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宋锦丞万般无奈。

裴谦正坐在副驾驶座上,看着好友的这副表情,笑得促狭:“怎么,今晚你媳妇儿不回家了?”

“是啊!”

宋锦丞答道,嘴角挂着笑:“她说要给我做什么新年礼物,让我明天再去接她!”

裴谦皱起眉,有些想不明白:“这些女人好麻烦,送个礼物还要规定什么时间,整天不是要浪漫,就是要神秘的,都快把人给整疯了!”

宋锦丞听了好友的话,不由得挑起了眉梢:“你找女朋友了?”

“……”裴谦紧闭着嘴巴,不说话。

宋锦丞倒也不介意,直接将车从十字路口拐了弯,瞬间朝着另一个方向驶去。

裴谦见了,几乎立马从座位上坐直了身子。

“喂喂喂,你要去哪儿?”

“回机关!”宋锦丞回答得简单。

“会机关干什么?啊,我要回家!”裴谦大叫,他许是想到了什么,整个人都疯癫了:“宋锦丞你个工作狂,老婆不回家就打算熬夜工作是吧?喂,你快点给我停车,我才不要陪你回去,那个疯女人还在那里等着我呢!”

“闭嘴!”

……

第二日中午,陆吉祥听到门铃声,她亲自打开门以后,发现外面站着的是宋锦丞。

“你来晚了!”

她嗔怨一句,一边给男人提来了拖鞋。

“路上有事耽误了一下。”

宋锦丞一边解释,一边将手里的水果递给女孩儿,问道:“爸妈呢?”

“爸在看电视,我妈在洗碗!”陆吉祥小声道,末了,她又冲着宋锦丞使眼色:“宋教授,我爸他已经知道了你家是干什么的了,可是他好像一直就不大高兴,你可要小心点!”

“好!”

宋锦丞点头,摸了摸女孩儿的小脑袋。

可是,他觉得又不够,大手扶住了女孩儿的腰,低头就想去吻她。

“你干嘛!”

陆吉祥低斥,歪着头想要躲开他。

宋锦丞浅笑,直接扳过女孩儿的小脑袋,不容分说的落吻。

几分钟以后,陆吉祥脸蛋红红的拎着水果回厨房,宋锦丞则是去了客厅,准备接受老丈人的圣训。

陆妈妈正在洗碗,看到女孩儿进来的时候,随口问了句:“小宋来了?”

“嗯!”

陆吉祥点点头,打开冰箱以后,将手里的水果放了进去。

她想了想,忍不住又凑到自家老妈身边,偷偷的问她:“妈,你说我爸他会不会太为难宋教授啊?”

陆妈妈听了,拿眼睛瞄她。

“怎么,你心疼了?”

“妈!”陆吉祥直跺脚,又羞又恼:“您怎么说你女儿呢!”

“放心,你爸他知道分寸!”陆妈妈微笑,看着女孩儿脸红的模样,无限叹谓:“女儿啊,你还真是长大了唷!”

陆吉祥睁着一双眼,不明所以的看着陆妈妈。

哪料,陆妈妈却道:“知道心疼自己的丈夫了!”

陆吉祥实在是羞得不行,捂着脸跑回了自己的卧室里。

过了没多久,宋锦丞也推门走了进来。

女孩儿正坐在桌边,看到男人走进来的时候,放下了手里的书。

她紧张兮兮的看着男人,问道:“我爸他跟你说什么了?”

“就是随便聊聊,没说什么!”宋锦丞答得随意,一边用目光环视着女孩儿的闺房,很快,他被桌上的一本相册吸引了目光。

他拿了起来,坐在床边翻看,显得闲逸极了。

陆吉祥却是急得不行,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追问道:“我爸他到底和你说了什么啊?”

“这是你几岁时的照片?”

男人忽然出了声,指着一张照片问她。

陆吉祥怔了一下,随即走了过去。

她低头望了望,旋即答道:“是我五岁生日的时候,旁边这个是我姥姥,呐,这个是我的爸爸妈妈,这个是我哥!”

宋锦丞点点头,接着继续翻看相册。

陆吉祥却郁闷了。

“喂,你怎么一点都着急啊?”

“着急什么?”

宋锦丞连头都没抬一下,目光全被照片上的小女孩儿吸引了目光。

他没想到的是,小时候的陆吉祥还长得挺胖的,绑着两小羊角辫儿,粉嘟嘟的脸蛋儿,整个就像是个小笼包似的。

唔,如今倒是越长越苗条了!

“你真是要急死我!”陆吉祥的声音继续传来。

宋锦丞已经翻完了最后一页,他随手将相册放到床边,示意女孩儿坐到他身边来。

“干嘛?”

陆吉祥没好气的哼哼,一边坐到他身边。

宋锦丞揽着她,低头微笑着与她脸贴着脸。

“原来我们家的小猴子,连小时候都是这么可爱!”他轻笑,语含无限宠溺。

陆吉祥直翻白眼:“我小时候那叫胖,不叫可爱!”

“是可爱!”

“……”

“你爸妈很爱你,担心你受委屈,所以我也跟爸保证了,会用实际行动来证明,你嫁给我是你这一生做过的最好的决定!”

“你好自恋啊!”

“难道不是吗?”

“你怎么不说,你娶了我,是你这辈子做过的最好的决定?”

“所以,我至今未曾后悔!”

“……”

“好了,你不是要送我礼物吗?”宋锦丞将她放开,笑得温和:“小猴子,我的新年礼物呢?”

陆吉祥听了,故意拿乔:“急什么?等我们回家的时候,我在拿给你看!”

“也好!”

宋锦丞点点头,重新拿起旁边的相册,准备再看一遍。

这时候,陆妈妈敲门走了进来。

她笑道:“听你爸说,小宋还没吃午饭吧?喜欢吃饺子吗,家里还有些饺子,我给你下点饺子吧,怎么样?”

宋锦丞从床边站了起来,微笑着点头:“谢谢妈!”

陆妈妈看了眼陆吉祥,很快又退出了门外。

陆吉祥说了句:“我怎么觉得我妈她很喜欢你?”

“丈母娘都喜欢好女婿!”宋锦丞很快答了句。

陆吉祥张大嘴,美眸瞪圆:“宋教授,我怎么觉得你越来越自恋了?”

“我只是在阐述事实!”

……

吃过了水饺以后,宋锦丞和陆吉祥出了家门。

一路来,陆吉祥怀抱着黑色塑料袋,死活就是不愿意拿给宋锦丞,反而非要让他猜猜是什么礼物?

宋锦丞瞄了两眼,没有多想的答道:“既然是你亲手做的,应该是毛巾或者围巾一类的东西!”

陆吉祥愣住,几秒后,乖乖的上交礼物。

“宋教授,您真是神机妙算!”

宋锦丞微笑不语,打开塑料袋里以后,果不其然,是一条浅灰色的羊毛围巾。

宋锦丞将围巾取了出来,先是看了看围巾的四个角,最后才确认道:“的确是你做的!”

“你什么意思?!”

陆吉祥一听,当即瞪眼:“难不成你还以为我去买条围巾来骗你?”

“很像你的风格!”

宋锦丞说了句,趁着女孩儿发火前,将围巾递向她。

陆吉祥见状,微怔:“什么意思?”

“替我围上!”

“麻烦!”陆吉祥嗔怨一句,可说归说,小手却接过了男人递来的围巾,垫着脚尖将围巾绕到了他的脖子上。

宋锦丞今天穿了一身复古格子纹毛呢大衣,搭配陆吉祥送给他的浅灰色围巾,倒也是挺搭配的,使得他身上的华贵气质愈发浓郁迷人。

“很像一个大学教师!”

陆吉祥左右打量了一番以后,最后下结论道。

宋锦丞拉住她的手,一边往前走,一边无奈的道:“吉祥,我本来就是大学教师!”

“哦,我都差点忘了!”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