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071章 这可是个小祖宗!

两日后,陆吉祥嘴上的咬痕恢复如常。

而在经过了那晚的交流以后,宋锦丞和陆吉祥之间的关系似乎变得微妙起来。

陆吉祥不再时刻提防着男人,她似乎是真打算和宋锦丞谈恋爱了,每日宋教授长,宋教授短的,有时候反而会把宋锦丞弄得莫名其妙。

后来,宋教授才明白过来,原来恋爱中的女人,真的会变得不一样。

连续几日的阴霾天气以后,天空终于放了晴。

宋锦丞带着陆吉祥出了门,打算去与几个老朋友会会面。

在京都东城有一家中式餐厅会所,名字叫做‘青花玲珑’,就挨着国子监的后侧,是由一座四合院改修而成,以独具匠心的奇特设计,运用红绸、瓷器以及手制竹木工艺品,演绎出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古都怀旧氛围。

宋锦丞和陆吉祥才刚走进院子里,宋之雅的声音便传了过来:“说曹操,曹操到啊!”

顺着声源,陆吉祥抬眸朝前望去。

整个‘青花玲珑’已被包场,方方正正的四合院内,大红灯笼,红木方桌,以及煮茶的旗袍美女,妖妖娆娆间,竟是一股子糜烂的味道儿迎面扑来。

别看这里弄得像是个主题餐厅,其实,它是权贵子弟们的销金窝儿!

院里,几名成熟俊逸的男人正坐于一方木桌边沿,他们正在打着麻将,或是双腿交叠坐姿随意,或者怀里抱有娇儿,眉目含笑。

他们彼此间熟稔恣意,打牌的动作更是行云流水般的赏心悦目,而手捧热茶的旗袍美女就侯在一边,每一次为男人们斟茶时,那放低的柔柔身段,一颦一笑,暗含无数秋波。

更为准确的说,院里除了旗袍美女以外,便只有四名家眷。

一个是陆吉祥,一个是宋之雅,还有就是贺宝贝,以及另外一个面生的女子。

贺东庭正坐在桌边打麻将,他身上仍然穿的是军装,坐姿很稳,怀里还搂着个贺宝贝。

但很明显的是,贺宝贝似乎对打麻将并不感兴趣,她只是神情怏怏的坐在男人的怀里,小脑袋窝在他的颈项间,半垂着眼睫,看起来还挺可怜的。

“锦丞来了啊!”

“哎哎,快来快来,我都等你好久了!”

“又输了?”宋锦丞淡淡的接了句,一边搂着陆吉祥走了过去。

那名男子哀嚎起来:“家里有点事,你不来接手,我还真是一直走不掉,你瞧瞧,手机都快给我打没电了!”

宋锦丞笑,接替了那名男子的位置。

“哎,你们玩好啊,我先走了!”

男子笑着退位以后,很快一溜烟儿的跑走了。

宋之雅走了过来,她扭头朝门外看了眼,撇嘴道:“那小子溜得倒挺快,整天神神叨叨的,也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陆吉祥凑了过来,她满脸好奇的问道:“之雅姐,你干嘛不和他们打麻将啊?”

宋之雅闻言,直翻白眼:“我一个普普通通的小白领,整天累死累活的,可不想把辛苦钱输给他们!”

陆吉祥挑眉,一边继续道:“他们打得很大吗?”

“废话!”

宋之雅哼哼,道:“输一把可就是我大半月的工资!”

陆吉祥惊讶的张大嘴。

这时,宋锦丞的声音传了过来:“吉祥,你过来!”

陆吉祥走了过去,凑到男人身边落座。

宋锦丞打出了一张牌,一边开口问她:“会打麻将吗?”

“会!”

陆吉祥点点头,末了,她又补充一句:“但不是很会打,我以前在家里的时候,一般都是陪着着我姨们打牌!”

她说完以后,旁边的一个男人笑开口道:“输得多?还是赢得多?”

陆吉祥撇撇嘴,有些沮丧:“从来都没有赢过!”

“哈哈哈……”

几个男人笑了起来,特别是贺东庭怀里的小丫头,笑得尤为开心,声音更是脆脆的,只听她道:“姐姐,我认识你,那天我们在洗手间里见过一面!”

“是啊!”

陆吉祥抬头看她一眼,接着又继续盯着宋锦丞手里的牌。

贺宝贝睁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眉飞色舞:“姐姐,我上次还没做过自我介绍呢,我叫贺宝贝,你呢?”

众所周知,贺宝贝这丫头就是贺家里的掌上明珠,贺东庭心尖儿上的小祖宗!

但或许是过于的受到娇宠,这小丫头的脾气变得有些孤僻,跟在贺东庭身边这么多年,还真是鲜少见她主动的和旁人打过招呼!

今天,她似乎挺喜欢陆吉祥的。

而这边,陆吉祥却是什么都没想,在听到了贺宝贝的问话以后,她直接就回答道:“噢,你好宝贝,我叫陆吉祥!”

嘴上说归说,可她的目光却是一直盯着宋锦丞手里的牌。

怪不得刚才那个男人要溜,这个位置真是够点儿背的,这都打了多少圈了,宋锦丞一直就没胡过一把牌!

“吉祥姐姐!”

贺宝贝开心的叫了句。

这丫头还挺逗!

陆吉祥终于抬了头,她看着贺宝贝,笑笑道:“宝贝妹妹!”

贺宝贝咯咯咯的笑,两条小腿儿荡来晃去的。

“宝贝!”

贺东庭低斥了一句,大手掌在她的腰间:“坐好,不许乱动!”

他一出声,贺宝贝脸上的笑容立刻收敛,重新恢复成了刚才的那副模样,小脑袋磕在男人的颈窝子里,半垂着眼睫,懒懒散散的。

陆吉祥心里正觉得奇怪着,宋锦丞的声音传来:“吉祥,你来替我打两圈?”

“啊?”

陆吉祥抬头,诧异的看着男人:“让我打?”

“是啊,今儿手气不行啊!”

宋锦丞说笑,起身和陆吉祥换了位置。

面对三个美男子,陆吉祥洗牌的手,不禁有些抖。

贺东庭正好就坐在她的对面,贺宝贝窝在他的怀里,偷偷的冲着陆吉祥挤眉弄眼。

陆吉祥切牌后,稳着心神,小心翼翼的出牌,一边还得时刻注意着旁人都打了些什么牌。

不得不说,这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打牌习惯,还真是有些区别。

他们的态度始终都是悠闲的,似乎输赢无所谓,关键是在于享受这个过程。

而陆吉祥则是不同了,她就一个想法——她可不能输钱啊!

“吉祥!”

正当她有些出神的时候,宋锦丞出了手,握着她的小手,打她打出了一张牌。

陆吉祥朝他一笑,继续认真的打牌。

转了一圈以后,这次该她摸牌。

陆吉祥伸出手摸牌,她忽然有些忐忑,将牌翻开以后,她先是一怔,旋即立刻大叫:“啊,三万!我、我自摸清一色!”

“什么!”

宋之雅正在另一边品茶,听到声音以后,赶紧凑到了桌边。

她往桌上一看,嘿,还真是自摸清一色。

“快付钱!快付钱!”

陆吉祥挺高兴的,眼睛都笑弯了。

“吉祥姐姐真厉害!”

贺宝贝说了一句,一手勾着贺东庭的脖子,一手在冲着她竖大拇指。

陆吉祥得意起来,立刻道:“宝贝妹妹乖,等姐姐赢钱了请你吃好吃的!”

“好啊好啊!”

贺宝贝拍掌,一个劲儿的道:“吉祥姐姐要多赢些钱啊!”

她说得很开心,贺东庭倒是有些郁闷了。

旁边的人见了,故意揶揄的问道:“贝贝,你到底是希望你吉祥姐姐赢钱啊,还是你的东庭哥哥赢钱啊?”

贺宝贝闻言,微微一怔。

她先是扭头看了眼贺东庭,然后才撇着嘴巴道:“你真坏,最好就你一个输钱!”

“哈哈哈哈……”

众人再次笑了起来。

随后,陆吉祥接着又打了几圈牌,除了最开始赢过几次以后,幸运之神便没有再眷顾过她。

到最后,她索性不打了。

“我不打了,宋教授你接着玩儿吧!”

她说了句,直接从位置上离开。

“真不打了?”宋锦丞挑眉,不明白陆吉祥怎么又忽然不打了。

“打得我窝火!”

陆吉祥说了句,跑到另一边和宋之雅聊天。

宋锦丞见状,只得无奈的替她上了桌,继续打着她没有打完的牌。

这时候,贺东庭说了句话:“该压的时候就该压着,宠可以,但是不能毫无底线!”

宋锦丞闻言,不禁抬头望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呢,旁边的另一个男人倒是笑了起来:“大哥不说二哥,你当着贝贝的面,你还好意思说什么毫无底线?”

贺东庭闻言,脸色微微一变。

而他怀里的贺宝贝,倒是一脸懵懂的模样。

她道:“什么意思?”

贺东庭没说话,沉着脸继续打牌。

于是乎,贺宝贝便也乖乖的闭了嘴,坐在男人怀里继续玩手指。

……

另一边,陆吉祥正跟着宋之雅聊八卦。

宋之雅估计是无聊了,她难得和陆吉祥说起以前的事情。

只听她道:“你可别看贺东庭挺宠宝贝的,其实呀,那个男人霸道着呢,打小就把人小姑娘当成祖宗似的供着,走哪儿都带着。呐,你瞧瞧,就连打个牌都要把人抱在怀里,半点也离不得!”

陆吉祥看了眼那边的贺东庭和贺宝贝,不解道:“被当成祖宗似的供着,有什么不好吗?”

“你觉得很好?”

宋之雅睁着眼,看着陆吉祥道:“吉祥,我这句话可不是褒义词,你要听明白!”

这下,陆吉祥彻底迷糊了。

“我没听懂。”她摇头道。

宋之雅叹了口气,解释道:“其实宝贝的身世也蛮可怜的,听说她是个农村孩子,家里太穷了没法供她读书,小丫头从五岁起就开始做农活,后来在七岁的时候摔折了腿,送到医院里以后又没钱治病,要不是遇到了贺东庭,如今那丫头……唉!”

陆吉祥听了,很意外:“那照你这么说来,贺宝贝的父母还在人世?!”

“那当然了!”宋之雅瞪起眼,说道:“贺宝贝只是被过继到了贺家,不过,她的父母倒是凭着自己的小女儿,赚了不少的钱!”

“赚了不少的钱?”陆吉祥皱眉,道:“这是什么意思?”

宋之雅阵阵冷笑:“在这个世上,竟有拿着儿女卖钱的父母,你说我什么意思?当年若不是宋锦丞拦着我,我还真想把那对夫妇狠狠的揍一顿!”

“……”

“唉,以前贺家就住在我外公家的隔壁,我第一次看到这个小丫头的时候,她还坐着轮椅呢,又黑又瘦的,活生生的就是一个小煤球!”宋之雅继续说道:“我还看见过她的父母,穿得破破烂烂的,看到谁都是一脸的谄笑,完全上不了台面!”

“贺宝贝很可怜!”陆吉祥叹了句。

宋之雅闻言,不由努了努嘴,道:“她以前是挺可怜的。不过嘛,现在贺家把她养得很好。你瞅瞅,那小丫头现在长得是珠圆玉润的,其实若非有个贺东庭整天管着她,这妞儿以后怕也是个祸害哦!”

“是吗?”

陆吉祥挑眉,转头又往那边看去一眼,恰好看到贺宝贝趴在贺东庭的肩头上,正两眼渴望的望着她们这边。

陆吉祥见了,忍不住笑着冲她招了招手,出声道:“宝贝妹妹,过来和姐姐们聊会天儿啊!”

贺宝贝冲她摇头,依然还是乖乖的伏在男人肩头上没动。

“她怎么了?”

陆吉祥有些奇怪,不由问向宋之雅。

宋之雅笑了笑,答道:“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么,这丫头就是贺家的掌上明珠,除了贺东庭以外,她不能和任何人在一起!”

陆吉祥挑高眉,惊讶的低呼道:“这和犯人有什么区别?”

“区别?”

宋之雅歪头,她稍微想了想,最后才道:“她比犯人吃得好,睡得好,而且还有一个贺东庭整天护着宠着,我倒是觉得她挺幸福的!”

“不行,我要去把她带过来!”

陆吉祥说着,立刻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哎哎哎!”

宋之雅见状,不禁跟着站了起来,她伸手拉住了女孩儿,一边急急道:“没用的,就算你说得再有理,只要贺东庭不发话,贺宝贝也是绝对不敢跟着你过来的,这姑娘最怕的就是贺东庭,到时候若是把她惹哭了,大家谁都玩不开心!”

陆吉祥沮丧不已,她扭头看着那边正趴在男人肩头上的小女孩,心里忽然就有些可怜她了。

“难道她就没有朋友吗?”

“据我所知,好像没有!”宋之雅摇头,一边道:“贺家把她管得太严,平时都不让她出门,她哪有机会去认识什么朋友?”

“难道,她都不上课?”陆吉祥继续问道。

宋之雅只是笑,她答道:“老师会亲自上门授课!”

“……”

“既然贺宝贝能够遇到贺东庭,这也算是她的命!”宋之雅拉着陆吉祥重新坐下,继续说道:“所以,她只能认命!毕竟,跟她农村的家庭相比,贺家就是个天堂,只是失去了自由而已,她最终还是很幸福的!”

陆吉祥不敢苟同:“我觉得,自由比任何东西都要重要!”

“这只是你的想法而已!”宋之雅望着她,微微的笑:“贺东庭喜欢贺宝贝,我们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依着那个男人的性格,贺宝贝这辈子,他是吃定了!”

“那,贺宝贝呢?”

“唔,这个我倒是不清楚了。”宋之雅微微摇头,但很快,她又道:“行了行了,我们不聊这个话题了,我们说点别的!”

陆吉祥捧着热茶,低低尝了一口,并没有搭话。

宋之雅的声音继续传来,只听她道:“我知道这附近有个美食城挺出名的,我们去吃点东西吧,怎么样?”

“你饿啦?”

陆吉祥扭头看着她。

宋之雅耸了耸肩,答道:“呆在这里太无聊了,还不如出去走走!”

“行!”

陆吉祥欣然同意,准备跟着宋之雅一同出门。

只是在临走以前,她鬼使神差的,竟然跑到了贺宝贝跟前,并问她:“宝贝妹妹,我和之雅姐决定要出去溜达溜达,你要和我们一起吗?”

宋之雅在旁边看着,心想,贺东庭绝对不会同意的!

果不其然,当贺宝贝小心翼翼的去拉男人的衣袖时,贺东庭连表情都没变一下,直接冷道:“宝贝这几天身体不好,她就不去了,你们好好玩吧!”

当贺宝贝听到这话的时候,眼中希冀的色彩,几乎瞬间熄灭。

陆吉祥却是有些不甘心的开口:“贺先生,我保证我们会照顾好宝贝妹妹的,你就放心的把她交给我们吧,这么大的人了,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贺东庭不答话,一手搂着贺宝贝的小腰,一手漠然的出牌。

这时候,令人意外的一幕出现。

从来都是乖巧听话的贺宝贝,居然主动的开口了,只听她说道:“东庭哥哥,我想和吉祥姐姐她们一起出去玩,我保证不会乱吃东西的,你就让我去了吧,好不好?”

她娇滴滴的在哀求。

贺东庭先是诧异的看她一眼,紧接着,脸色更加不好了。

“不准!”

他拒绝得果断极了。

陆吉祥正要开口,宋之雅连忙拉着她往外走,一边压低声音道:“都说了让你不要多管闲事,待会儿那小祖宗铁定得哭!”

她话刚说完,那边贺宝贝的哭声就已经传来了。

完了!

宋之雅在心中哀嚎,赶紧拉着陆吉祥往外跑。

“宋之雅!”

贺东庭冷冽的声骤然掠来。

宋之雅停住脚,可怜兮兮的转身望去。

前边,四个男人都已经停止了打麻将的动作,除了贺东庭以外,基本都是抱着手看好戏的状态。

陆吉祥缩着脖子,眼巴巴的望向宋锦丞。

“过来!”

宋锦丞朝她招了招手,笑容称得上是温和。

陆吉祥脚下一动,下意识的就要走过去。

宋之雅却一把将她拉住,并咬牙切齿的道:“你丫的不准见色忘友!”

陆吉祥定住身子,一时为难起来。

贺宝贝还在哭,贺东庭在哄着她,但见着女孩儿实在是哭得伤心,最终只得无奈的妥协:“行了行了,你想去就去吧,记得把手机带好,我任何时候打电话给你,你都必须要接,记住了吗?”

“真的?”

贺宝贝一听,立刻停住了哭泣,睁着一双漂亮的眼睛,卷长的眼睫毛上还挂着泪珠子。

“去吧!”

贺东庭也不管现场的其他人,直接在贺宝贝的眼睛上吻了一下,才将她从怀里放了下来。

贺宝贝开心得不行,撒丫子就朝陆吉祥这边跑来,脸上的笑容就跟朵花儿似的。

于是乎,这三人一同出了青花玲珑。

一路走来,贺宝贝的心情是最好的,她一直都在东瞅瞅西望望的,表现得十分好奇。

对此,陆吉祥倒是不由得心生疑惑。

她偷偷凑到宋之雅耳边,问她:“之雅姐,这个贺宝贝她到底多少岁啊?”

宋之雅朝她比划了一下,看着陆吉祥惊讶的样子,她问道:“是不是觉得很惊讶?”

陆吉祥点点头,并道:“她都还没成年呢,贺东庭竟然就要拉着她订婚?那个男人他、他真是个疯子!”

“切!”

宋之雅不屑,说道:“也幸亏这丫头还没成年,不然,她现在早就结婚了!”

“吉祥姐姐,之雅姐姐——”

这时,贺宝贝的声音传来,她很高兴的道:“我们现在要去哪里啊?”

宋之雅闻言,转头笑眯眯的看着她,道:“我们要去美食城,姐姐们带你去吃好吃的,行不行啊?”

贺宝贝直点头:“好好好,我们去吃好吃的!”

到达美食城的时候,已经是十多分钟以后。

贺宝贝的好奇心果然是旺盛的,据宋之雅所说,在平时的时候,贺东庭把这丫头看得极其重要,从来不会让她离开他的视线范围内,今儿个倒是奇怪了,居然会让贺宝贝跟着她们一起出门!

对此,贺宝贝的解释是:“因为我有一个绝招啊,东庭哥哥虽然很凶,但是他最怕看到我哭啦!”

她很单纯!

真的很单纯!

宋之雅却是有些坏,她故意的问贺宝贝:“宝贝,你东庭哥哥平时有没有欺负你呀?”

贺宝贝眨了眨眼,很认真的回答道:“会呀,有时候我不乖了,他会打我的屁股,可疼了!”

“哎,我说的可不是这个欺负!”宋之雅坏坏的笑:“贺东庭他会不会亲你呀?”

“噢,你说得是啃嘴巴吗?”贺宝贝歪头,睁着大眼睛看着她,说道:“东庭哥哥说了,只要我听话了,他就不啃我的嘴巴!可是,他每天都”

“咳咳咳……”

陆吉祥出声咳嗽了几下,如此限制级的谈话,她觉得如果再不加以制止,后果会非常严重。

宋之雅瞪她一眼,很不乐意。

陆吉祥朝她咧嘴一笑,道:“来,大方点,笑一个!”

宋之雅不领会,踩着高跟鞋去挑吃的。

陆吉祥带着贺宝贝,一起跑到烧烤摊子上,点了一大堆的肉类,最后还一人要了一份麻辣米豆腐,啪嗒啪嗒的吃得很香。

可是,当宋之雅回来看到了以后,她却大惊失色。

“妈呀!”

她怪叫一声。

陆吉祥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奇怪的看她:“你怎么了?”

贺宝贝也停下了动作,仰头看着她,小嘴巴上还沾了一圈的油渍。

“贺宝贝,你不是不能吃辣椒吗?”

宋之雅问道,目光盯着女孩儿碗里的米豆腐,浮在表面的那层辣椒红油,看得人心惊肉跳。

贺宝贝吐舌头,笑得狡猾:“东庭哥哥不准我吃辣椒,但是我喜欢吃辣椒!”

“……”宋之雅嘴角抽搐。

陆吉祥却是好奇的道:“贺东庭为什么不让你吃辣椒了?”

“他说我吃了会拉肚子!”贺宝贝开口说道,表情十分的呆萌。

“……”

陆吉祥顿时有种不大好的预感。

……

傍晚,从青花玲珑离开以后,宋锦丞和陆吉祥乘车回家。

一路来,女孩儿有些心神不宁。

宋锦丞打了个电话,谈完事情以后,他转头看着身边的女孩儿,不禁笑笑道:“吉祥,你在想什么呢?怎么心不在焉的?”

他话说完以后,陆吉祥却没有反应。

宋锦丞伸出手,将人搂到怀里,一边出声唤她:“吉祥?小猴子?”

陆吉祥还是没有反应。

男人想了想,大手扳过她的小脑袋,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唔!”

陆吉祥幡然回神,瞪眼看着近在迟尺的男人。

宋锦丞极为暧昧的舔了舔她的唇,一边笑着道:“傻丫头在想什么呢?”

陆吉祥皱了眉,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忍不住问道:“宋教授,你说贺宝贝她会不会出什么事情啊?”

“贺宝贝?”

听到这三个子,宋锦丞不禁蹙眉,他问道:“她怎么了?”

陆吉祥将今天白天的事情说了出来,末了,她解释道:“我是真不知道贺宝贝她不能吃辣椒啊,我很担心她会出什么事!”

“放心,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宋锦丞拍了拍她的手背,将她搂在怀里。

陆吉祥伏在男人怀里,心里依旧很担忧。

过了会儿,却听男人忽道:“快要过年了,前几天妈打电话来问我,她的意思是,想在大年夜那天,把你爸妈都接到大院里过年!吉祥,你觉得怎么样?”

“啊?”

陆吉祥听到这话,不由得从他怀里抬起脑袋,一脸的纠结:“为什么要去你家过年?为什么就不能去我家过年?”

宋锦丞叹息,答道:“吉祥,你别多想,主要是我家那边很不方便,爸才刚从国外访问归来,最近一直有事在忙,希望你能谅解一下,好吗?”

陆吉祥抿着唇,没吭声。

宋锦丞小心的看着她,一边出声:“吉祥?”

“我爸妈估计不会同意的,每年过年的时候,我们都会回乡下老家去过年,以前的亲戚们都在那里,而且,我爷爷奶奶的坟墓都在老家,我爸肯定是要亲自去上坟的!”

宋锦丞想了想,又道:“要不,我和你们一起?”

陆吉祥闻言,不禁惊讶的扬起眉梢,她看着男人道:“那里不陪你爸爸妈妈过年了吗?”

“她们也有别的亲戚嘛!”宋锦丞搂着女孩儿,在她脸颊边落吻:“而我,就只有一个老婆,咱们的第一个新年,肯定要在一起过了!”

陆吉祥听了,心里满满的感动。

可她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不妥。

“你爸妈就你一个儿子,如果你跟着我下乡去了,她们会很不高兴的。”陆吉祥开口道:“我上次就听你妈妈说过,她说你平时都不爱回家,一年到头就只有过年那几天才能看到人,如果你这次连过年都不回去了,她们岂不是会很失望?”

这小丫头,还挺会替人着想的!

宋锦丞看着她白皙的小脸儿,声音缓沉:“那你说,我们到底该怎么办?”

陆吉祥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好几圈,最后,只听她道:“要不,我明儿先回去探探我妈的口风,看看她们的想法是怎样的?”

“好!”

……

次日,陆吉祥回了家。

令她意外的是,今天陆妈妈居然没去上班,这会儿正在和陆爸爸打扫屋子。

陆吉祥走进屋子里的时候,陆妈妈还挺惊讶的。

“吉祥,你怎么回来了?”

陆吉祥汗,默默道:“妈,您还正当我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啊?”

陆妈妈瞪她一眼,道:“你个傻孩子,怎么说话呢?”

陆吉祥吐舌头,跑到陆爸爸的身边,抱着他的胳膊道:“爸,你们在干什么呢?”

“快到除夕了,这不是在打扫卫生么?”

陆爸爸笑着道,一边点了点女孩儿的额头,语气宠溺:“丫头回来得及时,正好帮着一起打扫屋子!”

“啊——”

陆吉祥哀叫一声。

“啊什么啊,过来,去把你哥屋子的卫生打扫了!”陆妈妈说道,一边将笤帚塞到了女孩儿的手里。

陆吉祥撅着嘴,不高兴的走进了陆荣景的屋子里,开始默默的打扫卫生。

其实,陆荣景的屋子里很干净,不管是被子,还是书籍,都是整理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陆吉祥扫了一圈地,发现地上根本就扫不出灰尘。

于是乎,她又开始环顾四周,准备找点什么事情来做。

可是,陆荣景的屋子实在是太干净了,她是真的找不出什么需要整理的地方,无奈之下,她准备转身离开。

她纯粹无意,即将转身的一刻,却忽然看到了陆荣景的书桌上,一本书籍正压着什么东西。

她走了过去,将东西掀开以后,霎时倒抽一口凉气!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