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070章 吉祥,乖!

宋锦丞还在医生办公室里坐着的时候,陆吉祥便已经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

她神情愤怒,破口而出的声音更是犀利无比:“宋锦丞,翟耀那个王八蛋在哪里?”

宋锦丞闻言,惊讶万分。

“怎么了?”

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着满脸怒意的女孩儿,甚是诧异的道:“你找翟耀干什么?”

陆吉祥根本就不理会他的话,她再次重复的出声质问道:“翟耀那个王八蛋在哪里?”

宋锦丞敛眉,目光冷沉的盯着她,却没再说话。

“你倒是说话呀!”

陆吉祥见他不吭声,气得不禁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臂,却反被男人一把握住了手。

宋锦丞沉着脸,他一言不发的把女孩儿拉着走出了医生办公室,脚下的步子迈得很大,使得后面跟着的陆吉祥走得是踉踉跄跄。

两个人的心里都有火,因此言行举止皆是不甚友善。

男人直接将人拽到了楼梯间,安静又昏暗的空间里,男人原本冷峻的面容,此刻更像是冰雕般的冷漠。

“宋锦丞,你发什么疯!”

陆吉祥的手腕被他扯得生疼,她大喝怒斥的声音,不停的在空荡的楼梯间里来回飘荡。

“到底是谁发疯?”宋锦丞冷冷的回睨着她,低沉冷硬的声音,强大的气场几乎瞬间盖过了女孩儿。

陆吉祥咬牙,恶狠狠的与他对视。

她同样也是个掘性子,加上此刻正在怒头上,更是什么都不怕!

可相比之宋锦丞,她终究还是弱得太多。

随着时间的流逝,她渐渐恢复冷静,刚才的那股冲劲儿没有了,反倒是变得沮丧起来。

“翟耀那混蛋,他一直都在欺负潇潇!”她低低的出声,刚才还是一脸愤怒的模样儿,这才转眼的功夫,又变得楚楚可怜了起来:“周潇潇的身上有很多伤,她好可怜的!”

宋锦丞闻言,不禁将眉头皱起。

“周潇潇告诉你的?”他问道。

陆吉祥摇头,她想到了好友双手腕上的青紫伤痕,心里忽然就难受了起来。

“我看到了潇潇身上的伤痕,她的脖子,还有手上……虽然她不肯给我看,但我知道,她的身上一定还有更多!”说到这里,陆吉祥有些受不了,眼内迅速的积起泪花,声音也变得哽咽起来:“她、她是个好女孩儿,不该受这些苦的,我问她为什么,她也不肯告诉我……”

“所以,你就想找翟耀?”

宋锦丞低着头,他看到了女孩儿眼中闪烁的晶莹,心里升起一阵怜惜之意,不由得伸手将她揽到了怀里,无限叹息道:“吉祥,你什么都不懂!”

他这话,说得颇有深意!

可是,陆吉祥却是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此时此刻,她满脑子里就一个想法!

她要替周潇潇报仇,她一定要向翟耀那个混蛋讨要一个公道,都是爹生娘养的,那个混蛋凭什么要这样对待周潇潇?!

“不行!”

想到这里,她忽然就离开了男人的怀抱,一脸的执拗:“我一定要找翟耀问个清楚,他既然不喜欢周潇潇,那他为什么要绑着周潇潇不让她离开?如果爱一个人就是折磨她的话,那他就真该下十八层地狱!”

“吉祥!”

宋锦丞轻斥,他重新把人抱回了怀里,一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一边出声道:“我以前就跟你说过,喜不喜欢这个东西,只能是当事人自己才能明白!我问你,周潇潇有说过要你替她报仇吗?她有说过她自己是无辜的、是被迫的吗?吉祥,你就是太冲动了,做什么事情都不经过大脑,你这样怎么让我放心,嗯?”

他苦口婆心!

可惜,陆吉祥的脑子里就只有一根筋。

“周潇潇她这个人要面子,她就算想报仇,肯定也不好意思跟我说出来的!”陆吉祥在男人的怀里仰头,她看着他道:“况且,我是她的好姐妹,既然她被欺负了,我肯定是要帮着报仇的,这还需要她说吗?”

宋锦丞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有些头疼。

他稍微斟酌了一下,心想,既然这丫头的脑筋转不过弯儿,那他便不妨把话再说得直白些!

很快,男人再次开口:“吉祥,你想找翟耀?”

“你知道他在哪里?”陆吉祥看着他,眼中有期待的神色。

宋锦丞望着他,一边温柔的替她擦拭掉眼角的泪花,一边开口道:“我不知道翟耀的下落,但是,你的朋友绝对知道!”

陆吉祥怔住。

宋锦丞的声音继续传来:“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在你过来之前,翟耀绝对是和周潇潇在一起的!”

“那,你的意思是,我应该去问周潇潇?”陆吉祥呆呆的开口道。

“当然了!”宋锦丞微微勾唇,黑眸深深:“既然你的朋友心里有委屈,那她必然是希望你替她报仇的。既然如此,只要你问,她肯定愿意把翟耀的下落说出来!”

“你说得对!”

陆吉祥听完,赶紧就要返回去。

可是,她刚走了一步,便又被宋锦丞拉住。

男人的声音传来:“我在医生办公室里等你的消息,有了结果以后,记得来给我说一声!”

陆吉祥闻言,不禁转头看他,奇怪道:“为什么你不和我一起?”

“你们小姐妹之间,或许有场心事要谈!”宋锦丞开口,语重深长:“如果我在场的话,会很不方便!”

“那好!”

陆吉祥点了头,很快跑回了林晚清老人的病房内。

可是,等着她走进去的时候,除了病床上的老人,以及正在为老人输液的护士小姐以外,里面哪还有周潇潇的半点影子?

“周潇潇!”

陆吉祥喊了声,转身就准备出去找人。

“哎哎!”

护士见状,连忙出声喊了句:“你是陆小姐么?”

陆吉祥闻言,脚步一顿,转头看她,点了点头。

护士小姐笑了起来,说道:“周小姐出去买宵夜了,她临走之前让我告诉你一声,让你别太担心,她很快就回来!”

虽然护士小姐都这么说了,但是陆吉祥还是很担心。

她跑到了外面走廊里,来来回回的走了两圈,都没有看到周潇潇。

无可奈何之下,她也只好回到了病房里,耐心的等着周潇潇买好宵夜回来。

……

而此时,另外一边。

冷冽的寒风中,周潇潇顺着马路边一直在朝前走着,她低着头,两手紧紧的裹着自己身上的外套,她又冷又饿,最重要的是,她的身上很难受。

足足走了十多分钟,她终于看到了一家内衣店。

她眼中迸出希望的光,提步就跑了过去。

‘咚咚咚——’

她拍打着紧闭的卷帘门,希望里面能够住得有人。

可惜,几分钟过去了,卷帘门的里面,依旧安静无声。

她只得满含失望的离开,继续顺着无人的街边往前走。

此时,时间已是凌晨的五点多钟,街上几乎没有一个人,没有一家店。

不过,天无绝人之路,周潇潇很快又看到了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小超市。

她疾步走了过去,推门进入以后,开始迅速的在货架上寻找着,并最终,她找到了适合自己尺寸的内衣内裤。

“结账!”

她将东西拿到收银台,一边付钱的时候,一边询问道:“请问一下,这附近哪里有酒店?”

收银员闻言,先是抬头打量了一下周潇潇,方才开口道:“最近的酒店在五站以外,你想住宿?”

周潇潇点点头,付了钱以后,她又问道:“有没有近点的?”

“有!”

收银员指向了一个方向,说道:“不过不是酒店,只是一个小旅馆,挺便宜的!”

“好,谢谢你了!”

周潇潇道了谢,拿着塑料袋很快离开。

从小超市里离开以后,她走了没多大一会儿,便找到了收银员所说的那家小旅馆,她开了一间房,拿着钥匙开门进屋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浴室里的水。

当摸着那温暖的水液的时候,周潇潇几乎想哭了。

她迫不及待的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进入浴室后便把莲蓬喷头里的水温调高,当滚烫的热水砸在她*的肌肤上时,她痛得想要尖叫,皮肤几乎瞬间变得通红。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原来翟耀所说的代价,竟是这种撕心裂肺般的痛,曾令她几度以为自己就要这样被折磨死了!

她咬着牙,狠狠的擦洗着自己的身子,她使劲全力,似乎借此发泄,又似乎想要洗去翟耀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

她想,她终究何时才能从中解脱?

……

医院内。

陆吉祥一直忐忑不安的坐在病房里等待着,直到天边都泛了白色,周潇潇才终于拎着一大袋食物归来。

“潇潇你去哪儿了?”

陆吉祥见状,立马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语气里全是担心:“我都等了你两个多小时,你去哪里买宵夜了?”

周潇潇挂着抱歉的笑,她一边将东西放到床边的柜子上,一边望向陆吉祥道:“我本来是想给你买牛肉粉的,可是找遍了好多个地方都没有看到,街上的店铺基本都关着门。所以,所以我就去超市里买了东西。呐,这是面包和牛奶,你先吃点东西吧!”

“潇潇!”陆吉祥提步走了过去,她看着周潇潇道:“就算我求你了好不好?你能不能不要再这样折磨自己了?我已经想过了,奶奶不止是你一个人的奶奶,如果你是因为担心老人家的医疗费而被迫”

“大吉祥!”

周潇潇淬然出声,她打断了陆吉祥没有说完的话,苦笑道:“你就非要这么逼我吗?”

“我逼你?”陆吉祥瞪大眼,不可思议的看着她:“潇潇,我们是朋友啊,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呀!你说过,我们是好姐妹,应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

“可是,我现在过得很好,并不需要你的帮助!”

周潇潇说得很平淡,她转了身,一边将手里的牛奶和面包递向陆吉祥。

“你不需要我的帮忙?”

陆吉祥盯着她,根本就没有理会她递来的食物。

周潇潇迟疑了半刻,但最终,她还是点了头,并道:“对,我不需要你的帮助!我如今的生活很好,而且,翟耀对我和奶奶也很好。”

“我可真没看出来他对你哪里好了!”陆吉祥听到这话,讥讽的笑。

周潇潇的脸色不大好,她看着一脸漠然的陆吉祥,心里只觉得难受。

就算有委屈又怎样?就算她告诉了陆吉祥又怎样?她的心里清楚,当她决定和翟耀签下契约的时候,她便早已料到了有今时今日!

如今,她已经是翟耀的人,就算翟耀是要了他的命,她也不能反抗!

况且,翟耀是真的待她极好,除了在床上以外,他几乎对她有求必应,既然如此,她还能有何怨言呢?

思及这些,周潇潇不禁闭了眼,纵然知道这些话说出来以后,可能会影响到她和陆吉祥之间的友谊,但是,她却不得不说!

“大吉祥,我是真的很感谢你对我的关心!”她启了声,一边努力的维持着脸上的笑容:“我和翟耀之间的感情很好,我们相处得也很好。所以,请你以后不要再管我和翟耀了,毕竟,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

陆吉祥张着嘴,不可思议的看着周潇潇。

她开口:“周潇潇,你敢再说一遍?”

周潇潇看着她,紧紧的咬住牙:“我说,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管我和翟耀之间的事情!”

真是痛!

真是痛极了!

陆吉祥几乎是瞬间落泪,她阵阵冷笑,只觉得自己真是滑稽得像是小丑。

“看来,我真是自作多情了!”

她失望的说了句,不再理会周潇潇的挽留,低头转身就往外走。

“大吉祥——”

周潇潇被吓得不小,她伸了手,一下便拉住了陆吉祥的衣袖。

可怎料,陆吉祥竟然反手将她甩开。

她的目光极为陌生,一宿未睡的眼,更是通红一片。

“周潇潇,你真让我失望!”

……

在宋锦丞的记忆里,陆吉祥一直就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儿,整天没心没肺的个性,笑起来的时候尤为豁然,完全不像是个女孩子。

她,有时候真像个假小子!

所以,此时此刻,当女孩儿伏在他怀里哭得像是个泪人儿的时候,他倒是有些措手不及了。

“吉祥,你怎么了?”

他轻轻地揽着女孩儿,一边抚拍着她的后背,一边出声道:“你和周潇潇吵架了吗?乖,别哭了,给我说说好吗?”

陆吉祥不答话,依旧在他怀里哇哇大哭。

宋锦丞有些无奈了,只得默默地搂着哭得伤心的女孩儿,站在这人来人往的医院大厅内,接受着各种各样的怪异目光。

终于,十多分钟以后,陆吉祥的哭声渐小。

宋锦丞弯了腰,拿出纸巾一边替她擦泪,一边温柔的开口道:“饿了吗?想吃点什么?”

在这世界上,总是有两种男人是最为迷人的。

一种是桀骜不驯的狮子,生来一副懒洋洋的气质,却能疾速一口咬断猎物的脖子,嘶吼一声平原的空气都在震颤。不退让,因为身后有要保护的人。

而另一种是没有脾气的海豚,对世界像大豆腐块那么温柔。从不批评别人的梦想,眼睛里总溢着幸福感。能宽容,心中必定已怀有珍宝。

而此时,宋锦丞必然属于后者。

陆吉祥睁着一双红红的眼,表情傻傻的看着他。

“我想吃砂锅粉!”

“好,我们去吃砂锅饭!”

男人点了头,牵着女孩儿往外走。

陆吉祥扁着嘴,打着哭嗝的跟在男人身后,直到进入了停车场里以后,她才听男人说道:“吃完砂锅饭以后就回家睡个觉,然后下午再带你出去散散心,好不好?”

陆吉祥点了头,也许是刚才伤心过度,她现在的脑子里完全不能思考,反正这说什么做什么,基本都是靠着自身本能在做着判断。

吃了砂锅饭以后,陆吉祥被男人带回了家。

她是真的累极了,一宿未睡加上伤心过度,几乎是沾床就睡。

反倒是宋锦丞,他坐在床边看着女孩儿疲惫的睡颜,心里有点点的疼。

他想,他家的丫头真是太善良了!

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陆吉祥醒了过来。

她只需要转个头,便能看到宋锦丞的容颜。

男人正躺在她的身边,睡得十分安详,一只手松松的搭在她的腰上,随着他的呼吸声,胸膛微微的上下起伏着。

陆吉祥看着看着,心里不禁犯起了嘀咕。

直到今时今日,她都无法说服自己相信——宋锦丞竟然是她的老公!

这般完美的男人,这般惊艳绝绝的男人,居然是独属于她陆吉祥一个人!

真是不可思议!

“看够了?”

忽然间,房间里响起了男人的声音。

陆吉祥惊讶,然后,她看到宋锦丞缓缓的睁开眼,深黑的眸仁里,正倒影着她自己错愕的模样。

陆吉祥连想都没想的便出声道:“你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说完以后,她又后悔不已。

她自己怎么就承认了呢?

反观宋锦丞,这男人笑得倒是妖孽得很,只听他缓缓开口道:“从你看我的时候,其实我就已经醒了,只是见你看得认真,我便一直没睁眼!”

“无聊!”

陆吉祥翻了个白眼,准备起床。

男人却忽然将她抱住,他的身子滚热,隔着睡衣布料,源源不断的向她递去。

“吉祥……”

他缓慢的出声唤了句,声音性感得像是羽毛划过你的肌肤间。

至少,陆吉祥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她将脑袋往后仰,一边警惕的看着她,质问道:“你想干嘛?宋锦丞,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敢亲我,我就,我就”

“你就怎样?”宋锦丞接口问了句,眉眼间尽是笑意。

陆吉祥磨牙切齿的盯着他,纠结了半天,最后才吐出一个词。

“无耻!”

“唔,既然如此,那我便无耻吧!”

说完,唇瓣骤然覆上。

“唔!”

这个无耻的混蛋!

十多分钟以后,女孩儿狼狈的跳下了床,一骨碌的钻进浴室里。

男人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吉祥,需要我帮你吗?”

“你给我滚!”

陆吉祥大吼一声,继而盯着镜子里自己,那下嘴唇间的咬痕,实在是过于醒目!

该死!

刚才她本来是想偷袭他的,哪料反被偷袭,不但被吻得透彻,唇上竟然还被咬了一口!

完了完了,她这样还怎么出去见人啊?

过了许久,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伴随着宋锦丞的声音:“吉祥,你出来!”

“滚!”

“听话,让我看看受伤了没?”他虽然有掌握力道,但毕竟是位置比较特殊,他多少有些担心。

“滚!”

“吉祥,你再不出来,我可就要进来了?”

几秒钟后,浴室门被人从里面霍然打开。

陆吉祥满脸怒意的站在门口,恶狠狠的瞪着男人。

宋锦丞见她出来了,第一时间就是将目光落到了她的嘴唇上。

只见那原本粉嫩的小唇,一道咬痕尤为醒目,而且,还有些微的肿。

“怎么会肿起来了?”

宋锦丞皱了眉,伸手欲拉过女孩儿。

陆吉祥却反手将他挥开,怒气冲冲的朝他吼道:“混蛋宋锦丞,都是你!都是你!你让我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啊?真是丢死人了!”

她生气的模样,还真像是炸了毛的小狮子。

有几分凶悍的样子!

宋锦丞浅笑,声音淡淡的道:“别担心,顶多一两天就消了。来,让我看看!”

“你给我走开!”

陆吉祥心里毛躁,伸手将他推开以后,提步就要往外走。

宋锦丞见状,并未阻拦,只是开口道:“那你今天下午还要出门吗?”

“不出门!”

陆吉祥没好气的答了句,拉门走出了卧室。

宋锦丞站在原地,无奈的摇摇头。

小丫头在跟他怄气呢,这次怕是难哄了!

晚上饭后。

陆吉祥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最近一部民国戏挺火的,她起先只是随意瞄了两眼,觉得挺不错的,所以便一直在追剧。

这不,她才刚看了没几分钟,男人便抱着笔记本走了过来。

陆吉祥听到声音,只是极为平淡的瞥他一眼,不理会,继续看她的电视。

她坐在中间的沙发上,而男人则是选择了旁边的一张的单人沙发。

客厅里很安静,除了电视机的声音以外,便只有男人敲打着键盘的声音。

两人难得有默契,居然谁也不说话。

陆吉祥心里有气,她的嘴巴到现在还肿着,她自然是肯定不会先和男人说话的了。

所以,她的目光一直就盯着电视机,直到播放广告的时候,她才从沙发上跳了下来,溜到厨房里拿了个苹果,一边吃,一边又走了回来。

可是,当她走进来客厅里的时候,却发现男人正盯着她坐过的地方发呆。

陆吉祥一怔,随着他的目光望去,接着便像是被点了穴般,全身僵硬得像是石雕。

男人缓缓的声音传来:“吉祥,你来亲戚了?”

噗——

陆吉祥听到这话的时候,真是想吐血!

当然了,她最后还是没有吐出血来,因为她转身撒丫子就溜了,匆匆跑回卧室里,先是换上了姨妈巾以后,然后又换了一条睡裤。

只是,她的心里在嘀咕。

沙发上的血迹该怎么?她记得周阿姨前些日子才把沙发套给拆下来洗干净了,这才多久的日子,立马又被她给弄脏了!

而最关键的是,宋锦丞也看到了这一幕!

啊,真是越想越丢脸!

陆吉祥的内心极其郁闷纠结,经过她的一番思来想去,最后实在是没法了,她也只好硬着头皮走了出去,打算把沙发套换下来以后再洗一遍。

却不料,宋锦丞正在拆着沙发套。

她愣在客厅门口,目光呆呆的看着男人弯腰拆着沙发套的举动,心里忽然就涌出了感动。

她记得,在她读初中的有一年,她因为一时的不小心,在生理期时将血迹沾到了家里的沙发上,爸爸是第一个发现的人,而就在她以为自己会受到一顿责骂的时候,那个男人却一声不吭的换下了沙发套,亲手将她洗得干干净净。

曾经有人说,父爱如山,无声却伟大!

陆吉祥正是从那一次,真正的体验到父爱这个涵义,他能够包容你的一切,并会永远替你收拾好一切残局。

因为当时的那种情况,如果换做是被陆妈妈发现,陆吉祥肯定是会挨一顿骂的!

而如今,当年的事情再次发生,可那个替她收拾残局的男人,却是由父亲换成了宋锦丞!

“宋教授……”

她心里暖暖的,嘴上不由自主的就喊出了一句。

前边,宋锦丞听到声音,不由得将手上的动作停下。

他回头望她,好脾气的道:“知道自己惹祸了,嗯?”

“我知道!”

陆吉祥点点头,明明已成年,此刻倒像是个小学生似的。

她杵在客厅门口,低垂着脑袋,很诚恳的认错:“你把沙发套拿给我吧,我会把它洗干净的,我就一个要求,你可别告诉周阿姨!”

“为什么不要告诉她?”

宋锦丞说道,他已经将沙发套拆了下来,拿在手里朝女孩儿走来。

陆吉祥皱了皱眉,开口答道:“因为太丢脸了呗。我妈以前就爱说我,因为我每次来亲戚的时候都会把被单弄脏,其实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可是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反正每次都”

她话还没说完,便被男人的手势打断。

“行了,我不会说的。”

他一边说话,一边从女孩儿身边擦过,拿着沙发套往洗衣间走去。

陆吉祥见状,不由得眨了眨眼。

她当即提步跟在男人身后,一边开口道:“宋教授,你要干嘛?”

“去把你的裤子拿过来,反正都是要洗,我就一块洗了吧!”

男人兀自说了句,进入洗衣间以后,他一边接水,一边挽起了衣袖。

陆吉祥惊讶得不行,她没有多想的便开口道:“宋教授,你要替我洗沙发套和裤子?额,你会洗吗?”

宋锦丞回头望她一眼,说了句让她羞愧万分的话。

“好像上次的被单就是我洗的!”

“……”

陆吉祥窘,默默地回卧室拿裤子。

十多分钟以后,洗干净的沙发套和裤子被晾到了阳台上。

陆吉祥趴在门边,看着男人的一系列举动,心里感动的潮水,简直就像是翻滚的大海,几乎都要把她淹没了。

她忍不住开口问了句:“宋教授,为什么你要对我这么好?”

“对你好?”

宋锦丞回头望她,他就站在阳台上,透明的落地窗外是广袤的万家灯火,而在这璀璨的光芒中,男人颀长的身子,料峭挺拔!

他笑得包容:“这就算对你好了?”

“是!”

陆吉祥点头,说道:“你是除了我爸爸以外,第二个愿意给我洗床单和裤子的男人!”

额!

她的这个思维,真是难以让人理解。

难道,替她洗个染血的床单和裤子,就算是能够让她感动的人?

宋锦丞微微蹙眉,他道:“你什么意思?”

陆吉祥双手背在后背上,她轻轻靠在墙边,微微垂下的眼睫毛,在她的眼睑下投影出淡淡的光影。

“宋教授,我愿意给你一个机会!”

她缓慢的说出这句话,似乎是经过了某种深思熟虑。

宋锦丞微怔。

陆吉祥张了眼,她的眸仁乌黑,像是珍贵的黑玛瑙石。

“我们虽然结婚了,但当时,毕竟是我喝醉了酒以后强迫你去领的!”

“我并不介意!”男人温和的说道。

陆吉祥摇头,依旧固执:“但是我介意!宋教授,不妨您说,当时在我得知了这件事情以后,我曾经想过和你离婚。”

“我知道!”男人点头。

“我还想过找你出轨的证据,然后迫使你和我离婚,可是后来被你发现了!”女孩儿说到这里一顿,她有些不好意思:“其实现在想想,你对我还是挺包容的!每次在我故意的使坏找茬以后,你都心甘情愿的替我收拾残局!”

男人闻言,只是微笑。

可殊不知,他心里想的是,若不是这对象是陆吉祥,他又怎么心甘情愿的替她收拾残局?

“宋教授!”

陆吉祥的声音还在继续传来,她说话的语速很缓,因而显得每一字每一句都异常的认真:“我已经想过了,反正我们都已经结婚了,而且你还为我签下了我爸妈的不平等协议!我相信,你是对我真心的,所以,所以……”

不知怎的,她忽然结巴了。

宋锦丞适时的出声,他鼓励道:“乖吉祥,继续说下去啊!”

虽然,他已经猜到了女孩儿想说的话。

可是,他依然想听她亲口说出。

他想,或许她接下来的话,将是他听到过的最美的情话。

这边,陆吉祥犹豫再三,终于还是说了出来:“宋教授,我们重新开始吧,从今天起,我们就先从男女朋友的身份开始谈恋爱,然后一步步的到结婚,再生子,好不好?”

“……”

“宋教授?”

男人叹了口,无奈道:“我们能直接跳到最后一步吗?”

“……”

“吉祥,我们已经结婚了,没必要在从谈恋爱开始!”

“……”

“或者,你可以拟定一个时间计划?”

“宋锦丞,哪家男女朋友谈恋爱是需要拟定时间的?”

“……”

“如果你不同意的话,那就当我刚才的话都没有说过!”

“……”

“我睡觉了!”

说完,转身就要走。

宋锦丞上前一步,拉住了女孩儿的手臂。

他的声音传来:“那好,既然你有这想法,我便允了你。但你要明白,像谈恋爱这种事情,我的耐心不会太多!”

“你什么意思?”陆吉祥看着他,不禁皱眉。

男人弯唇:“陆吉祥,我愿意宠着你,所以,我便陪你游戏。”

“这不是游戏!”

陆吉祥闻言,瞪起眼:“请你认真对待!”

男人点头,表情却是讳莫如深。

“我只有一句奉告,永远不要高估了自己的计划。因为,途中生变的风险,同样很高!”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