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069章 求你!求你!

回家途中,坐在副驾驶上的陆吉祥一直在不停的说着话。

她很兴奋,特别是在洗手间里所见的那一幕,她来来回回的讲了不下三遍,而且是一次比一次激动,一次比一次亢奋!

说到最后,她忍不住的感叹了一句:“那个贺东庭真的好霸气啊!”

‘吱——’

宋锦丞手中的方向盘猛地一转,顺势便将车停到了路边。

“怎么了?”

陆吉祥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她先是扭头看了看车外,然后又重新望向宋锦丞。

可这一望,不得了了!

男人的脸色非常不好,雾霭沉沉,就像是暴雨欲来前的乌云。

额,他咋了?

“你觉得贺东庭很厉害?”

男人转头看着她,不冷不淡的问道。

陆吉祥先是一愣,接着便果断摇头,并诚恳的说道:“没有!宋教授,贺东庭那个人虽然看起来霸气,但是绝对没有您厉害啊!”

“噢?”

宋锦丞闻言,不禁微微挑眉,道:“为什么没有我厉害?”

“额,因为……”

陆吉祥眨了眨眼,脑子里已经快速的转动起来,她的鬼心思向来就多,而对于溜须拍马屁这个技能,更是早已修炼得炉火纯青。

只听她继续说道:“因为您是教授啊,而且我听赔钱货说过,他说您是难得一见的天才指挥家,不但精通各国战争史,而且还拥有过目不忘的惊人记忆力!您说说,您都拥有了这么多技能,普天之下,谁还有能比您厉害啊?”

若是要论睁眼瞎掰的本事,谁又有陆吉祥厉害?

宋锦丞以二指压住眉心,颇为无可奈何的开口道:“陆吉祥,我真是服了你了!”

“客气客气,您真是客气了!”

女孩儿双手抱拳,笑得眉飞色舞。

哪料,下一秒,男人忽的板起脸色。

“客气?你以为我是在夸你吗?”

额——

陆吉祥手上的动作一顿,讪讪地笑:“宋教授,俗话说得好,这个好男不跟女斗,您一铮铮铁汉子,干嘛老揪着我一个弱女子不放手啊?”

“弱女子?”

宋锦丞勾唇,目光戏谑的扫了圈女孩儿,不咸不淡的开口:“你哪里弱了?”

陆吉祥一挺胸,不假思索的答道:“我哪里都弱!”

宋锦丞挑眉,目光自然而然的下滑,却刚好落到女孩儿的胸脯前。

他记得,这里的触感很柔软!

“喂,你往哪儿看呢!”

霎时间,女孩儿娇斥的声音响开,接着一双手横至胸前,轻而易举的便挡开了男人的视线。

宋锦丞神色自然的收回目光,他并未说话,只是重新发动了汽车引擎,继续朝前行驶。

一路上,两人都出奇的安静。

陆吉祥保持着双手环胸的姿势,一直扭头看着窗外,可那原本白皙的小脸儿,此时却像是抹了胭脂似的,浅浅纷纷的,宛若刚从树上掐下来的小桃花儿,又娇又媚。

回到家里以后,客厅的沙发已经恢复了原样,周阿姨正在打扫卫生,看到他俩同时回来的时候,她立刻笑着走了上来。

“宋老师,吉祥,你们回来了啊!”

说话间,已经为她们拎来了拖鞋。

陆吉祥的脸蛋依旧很红,只见她匆匆忙忙的换完拖鞋以后,直接就溜回了卧室里,而且还不忘把门给锁上。

宋锦丞看着她的背影,暗自摇头。

“吉祥这是怎么了?”

周阿姨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张口问了句,心里觉得奇怪。

“在使小丫头脾气呢,甭管她!”宋锦丞的语气很淡,他一边换好了拖鞋以后,直接就往书房方向走去。

可走了没几步,他又忽然停下了步子。

接着,他回了身,看向周阿姨道:“阿姨,家里上次包的水饺,还有吗?”

周阿姨闻言,连忙点头答道:“有的有的,还剩得有十几个,我都放在冰箱里呢!”

“好,我知道了!”

宋锦丞点点头,转身欲走。

“宋老师!”周阿姨却不禁出了声,只听她问道:“您是不是想吃饺子啊?需要我现在下锅煮了吗?”

宋锦丞一边往前走,一边答道:“您别忙活了,过会儿我自己来就好!”

说话间,他已经进入了书房内。

而另一边,陆吉祥还在和自己身上的晚礼服作斗争!

这件晚礼服虽然看起来漂亮,但是身后的拉链设计却是及其刁钻,不管她如何使力,她总是没法顺利的将它彻底拉下来,弄得最后,反倒是将她自己折磨得筋疲力尽!

她累得不行,索性整个人都趴在床上。

可是,她这一趴,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就睡着了!

然后,在睡梦里,陆吉祥感觉到自己的后背一片敞凉,接着像是有个什么东西抱住了她的腰,将她整个人都拎了起来。

骤然间,陆吉祥醒了!

她睁了眼,乌黑迷茫的眸,盯着眼前不过分毫之距的男人。

对于女孩儿的忽然醒来,宋锦丞有些意外,他轻笑一声,道:“醒了?”

陆吉祥的脑子里还有懵,她看了看周围,发现自己正横跨着面对男人坐在他的大腿上,身上的晚礼服已经被脱到了腰上,上半身几乎是裸着,若不是她还穿得有一个胸贴,此刻她已经百分之百的曝光了!

“你在干嘛!”

她出声问了句,表情还是有些茫然。

唔,看来她还没有彻底的回乎过神!

宋锦丞拿过了旁边的长袖睡衣,一边替女孩儿穿衣服,一边道:“小心着凉,先把衣服换上,好不好?”

他不光嘴上说着,手上也没有闲着。

陆吉祥迷迷糊糊的,整个人就像是个木偶似的,任由男人为她换上了睡衣。

接着,男人欲将她腰间的裙子往下扒拉。

“你干嘛!”

女孩儿狂怒的尖叫声响起,整个人挣扎着就要往后退。

她徒然之间迸发出的力量极大,宋锦丞淬不及然,大手没能抓稳,眼睁睁的就看着陆吉祥往后倒去。

‘咚’的一声,陆吉祥整个人都跌坐到了地上。

“妈呀,疼死我了!”

她被痛得龇牙咧嘴,小手使劲的揉着自己的屁股蛋子。

宋锦丞见状,弯腰欲拉她起来。

“你走开!”

陆吉祥拍开了他的手,不爽的斥道:“宋锦丞,你混蛋!”

男人微微冷脸,背脊挺直的坐在床边,平静的看着地上的女孩儿,声音沉沉:“陆吉祥,你是自作自受!”

“你!”

陆吉祥瞪眼。

宋锦丞却是没再看她,从床边站起以后,径直出了卧室。

陆吉祥被气得握紧拳头,若不是他趁她睡着了扒她衣服,她也不会摔这一跤啊!

哎哟,真是要疼死她了!

……

十多分钟以后,陆吉祥闻到了一阵香味儿。

今天在婚礼上她本就吃得不多,如今这鲜香的香味儿,简直就像是钻进了她五脏六腑里的馋虫,折磨着她的所有神经。

她一忍再忍,终于还是忍不住的走出了卧室,朝着厨房方向走去。

而令她意外的是,厨房里面空无一人,倒是餐桌上正放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水饺。

“哇!”

陆吉祥见状,两眼噌噌噌的直放光。

“周阿姨!”她撩嗓子喊了声。

周阿姨听到声音,很快走了进来,并问道:“怎么了,吉祥?”

“周阿姨,这个是你做的吗?”女孩儿指着桌上的水饺,出声问道。

周阿姨顺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脸色有些奇怪,她答非所问的道:“这是给你做的!”

陆吉祥倒是没有听出这句话里的奥妙,她只知道她自己饿极了,她现在巴不得一口气就把这碗水饺吃入腹中!

而最后的事实证明,十七个水饺,她根本就吃不完!

周阿姨早已离开,陆吉祥正坐在餐桌前,她已经吃了十二个水饺,剩下的五个水饺,于她而言实在是有些多了。

正当她无比纠结的时候,宋锦丞走了进来。

男人并未看她一眼,径直为自己倒了一杯水以后,转身就往外走。

“宋教授!”

陆吉祥忽然喊了一声。

宋锦丞停住脚,却没有回身。

只听陆吉祥的声音继续传来:“宋教授,今天你在婚礼上也没有吃饱吧?额,你想不想吃水饺啊,我给你煮水饺吃吧,好不好?”

她会这么殷勤?

宋锦丞握着水杯,悠然的转过了身。

“家里还有水饺?”他出声道,目光看着女孩儿。

陆吉祥有些心虚,她嘿嘿的笑,目光偷偷地瞄了眼自己碗里的水饺,接着又重新望向男人,满脸笑意的道:“是的呀,家里还有五个水饺,我煮给你吃吧?”

家里是否还有水饺,宋锦丞的心里自然是心知肚明!

“还有五个?”

他挑眉,一步步的走到餐桌边。

陆吉祥咽口水,顶着男人的犀利目光,艰难的点头:“是、是呀,还有五个!”

宋锦丞没说话,却伸手拿起了女孩儿吃过的筷子。

他随意的拨弄了几下她碗里剩下的水饺,嘴角似笑非笑:“是你碗里还剩下五个水饺吧,陆吉祥!”

说真的,他这语气,让人寒毛倒立!

陆吉祥缩起脑袋,忽然就有些后悔了。

她明知道这男人就是只狐狸,怎么会以为能瞒得了他?

可下一秒,却发生了令她意料不及的一幕。

只见宋锦丞在餐桌边落座,并将她面前的水饺拿了过去,执着她使用过的筷子,低头便开始吃起了碗里剩下的五个水饺。

他的吃相优雅,慢条斯理的模样,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窘迫感!

陆吉祥看得是心惊肉跳啊,乖乖哟,宋锦丞今天不会是吃错药了吧?

思及此处,她不由得小心的出声道:“额,宋教授,这碗水饺好像是、好像是我吃过的!”

男人闻言,抬头瞥她一眼,淡淡的开口道:“你不是就想把这些剩下的给我吃么?”

“额……”

陆吉祥窘,笑得有些尴尬:“宋教授,我原本的意思呢,是打算先给您重新换个碗,重新换双筷子,然后再给你吃的……”

“无所谓!”

男人答了句,两分钟的功夫,便将碗里剩下的五个水饺吃完。

陆吉祥见状,立刻很有眼力劲儿的将纸巾递上,并道:“宋教授不愧是德高望重,为人师表,以自身行为始终贯彻着‘节约光荣,浪费可耻’这几个字!您简直就是我的偶像,我的骄傲,我将永远把您放在为我的心里,我将永远向您学习!”

“……”

“宋教授,您就是”

“行了!”

宋锦丞径直出声将她打断,一边从餐桌前起身离开:“记得把碗洗了!”

“遵命!”

陆吉祥冲着他的背影敬礼,笑得很鸡贼!

晚上,陆吉祥躺在床上,宋锦丞侧卧着,将她松松的搂在怀里。

这些日子里,陆吉祥已经习惯了与男人的相拥而眠,好在宋锦丞虽然会偶尔耍耍流氓,但也仅限是和她接吻,别的越矩之事倒是并未有过。

陆吉祥盯着天花板,脑子里面在胡思乱想。

可忽然间,安静的卧室内,一道悦耳的手机铃音忽然响起。

陆吉祥撑起身子,伸手抓过了放到床头柜上的手机。

她刚把手机放到耳边,周潇潇哭得凄惨的声音传来:“大吉祥,呜呜呜,我奶奶快不行了——”

……

在周潇潇的记忆里,她从未见到过如此金碧辉煌的房间,就连这个房间里的浴室,都比她以前的整个家要大!

可是,她的心里知道,就算这里再如何的豪华,终究都只是一个金色鸟笼,而她则是被关在里面的金丝雀,她每日悲悯的歌唱,只为博得那个叫作翟耀的男人的欢心。

这里是T城,一座工业城市,翟耀势力范围之一!

周潇潇并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可不同于往日的是,她以前都是穿着自己的睡衣,可今天,她穿的却是翟耀送给她的睡裙!

其实,这根本就不能称之为睡裙,薄得近乎透明的布料紧紧的缠着她的身体,胸部尤为紧窄,将她的胸部挤得鼓鼓的,使得她每一次呼吸都异常的难受。

房中央有一张大圆床,黑色床单上印有红色花纹,看起来像是曼珠沙华。

浴室里一阵淅沥水声,几分钟后,翟耀走了出来。

男人*着上身,下身只用了一条白色的浴巾裹住,身躯健硕魁梧,发丝间还滴着水,顺着麦色的肌肤缓缓滑下,路过充满力量的腹部肌肉,并最终消失于浴巾边沿。

周潇潇转过身,目光望向翟耀,似是已经习惯了一般,她并没有丝毫的窘迫感。

“帮我吹头发!”

男人出声说了句,随即便直接在大床边坐下。

周潇潇闻言,立刻将电吹风取来了以后,小心翼翼的爬上床,跪在男人的身后开始为他拔弄头发。

房间里很安静,只有电吹风的呼呼声,周潇潇始终没有说话,她低着头,五根手指灵活的穿梭在男人的发丝间,动作娴熟轻柔。

自从她跟了翟耀以后,为男人吹头发的工作便一直是在她做,她早已经由最初的毛手毛脚,变成了如今的轻车熟路。

熟悉这一切很简单,不过只是需要一个过程而已。

“潇潇!”

房间里,男人冷沉的声音忽然缓缓响开。

周潇潇本能的挺直身子,忍着胸前的紧勒感,尽量的放柔自己的声音:“翟先生,是不是觉得不舒服?”

说着,她将吹风机的温度调小。

翟耀沉默了片刻,方才再次启声道:“我听小叶说,你今天中午又吐了?”

周潇潇握紧手中的吹风机,低头拨弄着他的头发,没吭声。

“说话!”

男人微微不悦。

周潇潇的心中一片哀苦,可她不敢表现出来,只得故作无辜的开口道:“翟先生,我已经很努力了,可是那个药,它、它”

“潇潇!”

男人出声打断她,他的声音很沉:“别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

周潇潇听到这话,差点都哭了。

她惨兮兮的开口,手里还拿着呼呼作响的电吹风:“我知道我的身体不好,医生说过我很难受孕,所以我已经很努力的在喝药了。那个药很苦,真的特别苦,我既然都喝了又怎么会把它再吐出来?这样受苦的也是我自己,翟先生,您要相信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男人闭着眼,没说话。

周潇潇小心的看着他,试探道:“翟先生,我会乖乖喝药的,你别生气好不好?”

男人依旧没有说话。

周潇潇抿了抿唇,不敢再多言,低头继续为他吹发。

几分钟以后,男人的短发已经变干,周潇潇下了床,将吹风机放回了原位。

“过来!”

翟耀的目光就像是狼,他紧紧的盯着女孩儿,冷毅料峭的容颜,即使是身处*中时,依旧深沉得令人心惊。

周潇潇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她知道自己接下来会面临什么,而正是因为她自己知道,所以她才会害怕。

她颤抖着身子,慢慢的将自己交给魔鬼。

因为紧张,她的胸脯起伏很强烈,紧紧勒着她的布料,几乎让她差点尖叫。

翟耀的耐心本就奇差,看到女孩儿磨磨蹭蹭的样子,他不禁有些恼怒,忽然就从床上站起了身。

周潇潇见状,被吓得连连想要后退,怎料仍然没有躲过翟耀伸来的大手,直接便被他一把拉入怀中,重重跌入了那堵坚硬的胸膛中。

“唔……”

周潇潇嘤吟一声,整个人被一股浓烈男性气息所包裹。

翟耀的动作从来都很霸道,他一把捞起女孩儿的腰身后,旋身便将人直接扔上了大床。

“啊!”

周潇潇被摔疼,五官皱成了一团。

可紧接着,一个盒子被扔到了她的身上。

“打开!”

翟耀冷冽的命令道。

周潇潇忍着痛,撑起身子以后,跪坐在床上,颤抖着手腕将盒子打开。

这一看,她没差点晕过去。

盒子里正放着两副手套,外面缠绕着粉色丝绒,里面垫得有海绵,大概是为了保护手腕的肌肤不被它磨伤。

周潇潇心惊肉跳,抬头惶恐的看着男人。

翟耀没什么表情,抬手指了指床的另一边。

这时候,周潇潇才发现,原来在这床头的两边,各有一个设计得漂亮的圆环。

“潇潇,不用我教你了吧!”

男人启声,表情似笑非笑。

“翟先生……”

周潇潇可怜兮兮的看着她,浑身颤抖得愈发厉害:“我求你了,今天可不可以就”

“不可以!”男人拒绝得冷酷无情。

周潇潇感觉自己像是瞬间坠入了冰凉的水窖里面,她正被寒水包围,痛彻心扉的寒冷几乎要将她冻死。

这样的时间,真的好漫长,她像是美丽的孔雀,带着绝望的心,等待着即将迎向她的煎熬。

“你是我的!”

翟耀冷沉的开口,随即俯了身,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的女孩儿。

周潇潇在发抖,黑色的床上,雪白的身子抖如筛糠。

她紧闭着双眼,整张脸色都泛着微微的白色。

她觉得自己是死刑犯,即将被施以重刑……

怎料,忽然间——

安静的房内,原本被女孩儿放在桌上的手机,却突然疯狂的吟唱起来。

而且,这个铃声很特殊,这是周潇潇为了怕自己错过奶奶的任何消息,专门为疗养院的电话号码单独设置的一个铃声。

原本闭着眼睛的女孩儿,几乎瞬间开始扭动挣扎,手腕处的磨蹭令她苦不堪言。

她一边躲避着男人的亲吻,一边苦苦的哀求:“翟先生,唔那是疗养院的,求你了……”

真是有够扫兴的!

翟耀停止了动作,他伏于女孩儿身上,低头看她的目光阴鸷狠辣。

“想接电话?”他冷声道。

周潇潇连忙点头,唇瓣哆嗦:“求你,求你……”

翟耀却勾了唇,冷峻的脸庞,愈发的冷酷无情。

“哪怕是付出代价也要接?”

“是!”周潇潇咬牙。

见她如此,翟耀倒是没再说什么。

而更为难得是,男人竟然下了床,并屈尊将电话拿了过来。

周潇潇的双手被分别束缚着,她根本动不了,只得眼睁睁的看着男人将手机拿了过来,她急得眼泪狂飙:“拿给我,快点拿给我!”

翟耀望着她,深黑的眸仁,像是大海一样的深邃。

最终,他摁下了接听键,并将手机放到了女孩儿的耳边

霎时间,一道机械冰凉的声音传来:“周小姐,您好,我是疗养院的医生,林晚清老人刚才摔了一跤,现在已经被送往市医院,如果您有空的话,最好还是亲自过来一趟!”

……

……

陆吉祥赶到市医院里的时候,时间已经接近凌晨的四点多钟,安静的医院长廊内,便只有周潇潇一个人压抑哭泣的声音。

陆吉祥跑了过去,看着正坐在长椅上痛哭流涕的好友,心疼万分。

“潇潇!”

她出了声,刚弯下腰,便被周潇潇紧紧的抱住。

“大吉祥,大吉祥,我该怎么办啊?我奶奶她今天摔了一跤,把左腿摔骨折了,医生说,呜呜呜呜,她有可能再也站不起来了!”

陆吉祥震惊的愣住。

“大吉祥,大吉祥,呜呜呜……”

周潇潇哭得歇斯底里,几乎片刻的功夫,她的眼泪便浸湿了陆吉祥的肩头。

陆吉祥心疼她,伸手回抱着她,先是在心里想了想,很快出声道:“潇潇,只是骨折而已,怎么可能说站不起来就站不起来了?你别担心,咱们全国上下这么多优秀的医生,一定能把奶奶的腿医好的!”

周潇潇摇头,打着哭嗝的道:“奶奶是粉碎性骨折,加上她的年纪太大了,恢复的可能性很低很低,我、我到时候该怎么跟她说啊……”

陆吉祥拍着她的后背,一边扭头看向了身边的男人。

“宋教授……”

她可怜兮兮的唤道,眼睛里面水汪汪的一片,而祈求的目光,根本让人无法拒绝。

宋锦丞倍感无奈。只得出声道:“你先在这里照顾着,我去问问医生具体的情况!”

“恩恩!”

陆吉祥点头,待着宋锦丞离开以后,她又拉着周潇潇落座。

她纯属是无意,却还是看到了好友颈项上的一个咬痕。

她惊讶道:“潇潇,你的脖子……”

周潇潇几乎是一个激灵,连忙就伸手捂住自己的脖子,脸色苍白的像是纸。

她当然不会告诉陆吉祥,就在几个小时以前,她为了能够接到疗养院的电话,终究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翟耀他简直不是人,他不但爆了她的菊花,更是咬遍了她的全身。

当时,她真是痛极了,奋力的挣扎却换来了他更为暴力的对待。

‘啪——’

就在这时,前边的手术灯忽然熄灭。

陆吉祥和周潇潇同时站了起来,两个女孩儿都焦急的望着前方的大门。

终于,手术室门打开,仍旧在晕迷中的奶奶被推了出来。

“奶奶——”

周潇潇见状,几乎是瞬间就冲了过去,她满脸泪水的伏在老人的身边,痛哭不停。

陆吉祥受到感染,眼泪也是流得哗哗的。

十分钟以后,奶奶被顺利的送到了特护病房内。

医生一边翻着病例,一边语气非常不好的责问道:“老人的左腿呈粉碎性骨折,而且非常严重!你们这些家属都是怎么照顾老人的?居然能让她从楼梯上滚下来!”

“对不起,对不起……”

周潇潇不停的道歉,显得卑微。

陆吉祥有些看不惯了,她上前一把拉住好友,一边看着医生道:“只是一个粉碎性骨折而已,至于说什么再也站不起来的话了吗?你们医生都是这么爱吓唬人的嘛?别以为我们就什么都不懂了,我以前有个朋友,她也是脚踝粉碎性骨折,可最后还不是恢复得好好,现在跑起来比兔子都还快!”

陆吉祥这些话虽然是对着医生说得,可是,她又何尝不是讲给周潇潇听得呢?

她知道,周潇潇和老人的感情深厚。

可是,她更希望看到的是周潇潇的坚强,而不是卑微的说着‘对不起’。

这样的周潇潇,并不是她记忆中的周潇潇!

过了许久,周潇潇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她一声不吭的坐在床边,表情痴痴地看着仍在熟睡中的奶奶。

病房里面,刻意调低的温黄灯光下,这一幕,真是看得旁人心疼得想落泪。

陆吉祥默默的站在旁边陪着,她沉默了许久,却忽然开口道:“潇潇,翟耀是不是对你很不好?”

周潇潇愣住,然后缓缓的转头看她,目光中有惊讶。

或许,她根本就没有想到,陆吉祥竟会忽然说出这句话来。

她很迷茫!

“大吉祥,你为什么要这么说?”

陆吉祥的表情不变,她再次冷淡的问道:“潇潇,你就问你一句话,翟耀是不是总爱欺负你?”

欺负?

那个男人何止是欺负!

周潇潇默默地摇头,并不想把这些事情告诉给陆吉祥,她不想别人替她担心。

可是,陆吉祥见她如此反应,几乎是瞬间便愤怒了起来,她指着周潇潇的手腕,出声怒斥道:“周潇潇,你究竟还想瞒我多久?啊!你看看你的手,周潇潇你告诉我,这些究竟是不是那个混蛋弄的?”

周潇潇听到这话,不禁低头看向了自己的双手。

原来,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她的衣袖已经滑了下来,而一直被她刻意隐藏的手腕,那被手铐磨得青紫的地方,正大咧咧的呈现出来。

周潇潇的眼神儿猛地一个收缩,她几乎没有任何思考,赶紧就缩起了自己的双手。

“周潇潇!”

陆吉祥气得不行,她斥道:“上次你不是跟我说,那个男人是爱你的吗?你看看你现在,你的脖子,你的手腕,是不是连身上也有?你告诉我,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潇潇不说话,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唇。

陆吉祥见她不回答,心里气得不行,她冲过来就欲掀开周潇潇的衣服,却被她一把推开。

周潇潇哽咽着声音,眼泪唰唰唰的流淌着。

“大吉祥,我从来就没有求过你!就这一次,我求你了,请留给我最后的尊严,好吗?”

------题外话------。

无奈被删许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