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068章 叫兽,请自重!

临近开饭前,宋锦丞和裴谦坐在餐桌旁边,耐心等候着陆吉祥的大菜!

在此期间,裴谦偷偷的问宋锦丞:“锦丞,你不是说你家丫头什么都不会吗?今儿算是怎么回事,忽然开窍了?”

宋锦丞叹了口,扭头朝着厨房方向望了眼,方才低声答道:“我估计她也是头回下厨,待会儿你多担待点!”

裴谦闻言,下意识的点点头。

但很快,他又忽然反应过来,奇怪的问道:“为什么要我多担待点?”

他话音刚落,陆吉祥的声音便接着从厨房里传了出来。

“上菜咯!”

随着她的说话声,一盘菜被端上了桌来。

裴谦和宋锦丞同时望去,霎时之间,一盘黑布隆冬的团状物很快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宋锦丞十分吃惊的问道:“吉祥,你这是做的什么?”

“糖醋排骨呀!”陆吉祥笑了起来,开心道:“这是我学会的第一道菜,你们都要尝尝,然后给我点评一下,无论差评好评,我都虚心接受,并在下次努力改进!”

这,这……

裴谦瞪着眼,好半天都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宋锦丞除了最开始的那几秒惊讶以外,他倒是显得镇定的很,只听他平静的说道:“裴谦以前在国外的时候,最喜欢吃的就是这道菜!”

“真的吗?”

陆吉祥闻言,当即转头看向裴谦,灿烂的笑道:“真巧啊,我也是最喜欢糖醋排骨的!呐,看在我俩兴趣相投的情况下,我来给你挑一块最好的排骨吧!”

说罢,女孩儿当即就从盘子里挑了一块排骨,并亲自放到了裴谦的碗里。

裴谦见状,握着筷子的手腕直抖。

“这、这不大好吧……”他颤着声音,一边将求救视线投向了对面的好友。

宋锦丞正巧低下头,优哉游哉的端起水杯,浅浅抿了口。

这时,陆吉祥的声音还在继续传来,她还挺热情的:“裴谦,你倒是吃呀,我还等着你的评价呢!”

“吉祥好不容易亲自下厨一次,裴谦你还不给她点面子?”宋锦丞含笑的声音也接着传来,似乎并未见着好友的那副窘迫样儿。

裴谦无语哽咽,心想,他这上辈子究竟是造了什么孽哟!

他觉得自己就是一只鸭子,正在被人赶着上架!

“快吃呀!”

陆吉祥还在不停的催促着。

裴谦咬紧牙,怀着壮士赴死一般的心情,最后看了眼蓝天白云,然后颤抖着手,缓缓的夹起了那块黑油油的小排骨,猛地闭眼以后,一骨碌的就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他几乎是囫囵吐枣一般,稀里糊涂的就把排骨肉吃进了腹中!

可是,当他把嘴里的骨头吐出来以后,却震惊的发现,这块骨头竟然是黑颜色的!

天啦,这就是传说中的黑暗料理啊,由外黑到里,由里焦到外,这也算是一种境界了!

“感觉怎么样?”

陆吉祥凑近裴谦,一脸期待的望着他。

“还不错!还不错!”裴谦一个劲儿的点头,并故意指着宋锦丞道:“吉祥物,现在该轮到宋锦丞吃了,你快点给他也夹一块排骨吧!”

女孩儿看着他,一动未动。

裴谦见了,颇为奇怪的道:“怎么了?”

“唉,赔钱货,你是真的没救了!”陆吉祥摇脑袋,故作惋惜的道:“这个糖醋排骨明明就是已经做失败的了,为什么你还要说好吃呢?”

“……”裴谦忽然很想哭。

“赔钱货,你是真的没救了啊!”

裴谦默默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转身往外走。

陆吉祥见状,大惊,并喊道:“赔钱货,你要去哪里?”

裴谦继续走着,一边朝后挥了挥手,咬牙道:“你们谁都不要来打扰我,我想去厕所里冷静一下!”

其实,他已经忍不住想吐了!

这时,陆吉祥惊讶的声音继续传来:“赔钱货,你可千万不要做傻事啊!虽然我知道我烧的菜不好吃,但是你也不至于去吃屎吧!”

咚!

裴谦倒地,算是阵亡了吧!

……

晚上,陆吉祥躲在被窝里,偷偷地抱着手机看小说。

浴室里的水声哗哗作响,过了没多大一会儿,宋锦丞便走了出来。

陆吉祥从被窝里伸出了脑袋,瞄了他一眼,接着又像是乌龟似的重新缩回去,继续抱着手机啃小说。

男人也瞥了她一眼,并未在意,关了灯以后,躺上了床。

此时,屋子里便只有一盏光芒淡淡的壁灯。

宋锦丞觉得不对劲,扭头看着全身都躲在被窝里的丫头,先是皱了皱眉,伸手就掀开了被子一角。

果不其然,这丫头正抱着手机玩得开心呢!

“吉祥!”他不悦,微沉声道:“把手机收起来!”

“噢!”

陆吉祥应了声,将手机放回睡衣兜里。

这不是明摆着在忽悠人么!

宋锦丞盯着她,出声道:“把手机拿给我!”

陆吉祥没动,全身像是个虾米似的蜷缩着。

“吉祥!”男人又沉沉的唤了声。

陆吉祥索性翻了个身,瞪眼看着他,不高兴的道:“你睡你的,我玩我的,你管我这么多干嘛?”

宋锦丞看她一眼,多的也不解释,伸手就要去拿她兜里的手机。

陆吉祥自然是不会让他得逞,佝偻着身子,绝不让他碰到自己的手机。

宋锦丞见她不听话,索性又去挠她的痒痒,趁着女孩儿被挠得哈哈大笑的时候,大手往下就要伸入她的睡衣兜里。

可就在这千钧一刻,陆吉祥骤然缩起全身,整个身子往下一滑,却正好将自己的胸部送到男人的大手中。

额!

陆吉祥愣住了,整个人就像是被点了穴。

宋锦丞也很意外,大手中的温软触感,远比他想象的还要柔软。

前后发生不过五秒的时间,陆吉祥幡然回神,正要起身躲开他,却哪料,宋锦丞竟然顺势翻身将她压住。

乖乖哟,这个事情发展进程有些过快了点吧!

她欲哭无泪,两手已被男人扣着压至头顶,整个人就像是待宰的小羔羊。

“宋教授,请您自重啊!”

“好……”

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低低的笑,俊颜逐渐靠近,并最终贴上了女孩儿花瓣似的小唇。

“唔!”

陆吉祥紧闭着双眼,连同嘴唇也紧紧的闭着。

俗话说得好啊,干柴遇到烈火,必定会腾腾燃烧啊!

她不当干柴!

她一定不要成为干柴!

“吉祥……”

男人性感撩人的声音还在继续传来,一波一波的,像是羽毛划过了你的心尖尖,引得你浑身一颤儿一颤儿的。

“乖,把嘴张开!”

他的气息就在你的唇边,浓郁的,迷人的,妖娆的,总是有办法让你神魂颠倒不能自已。

陆吉祥的浑身都在颤抖,她根本不知道自己何时将唇打开,她迎来了男人的热情,狂狷的舌像是席卷一切的暴风雨,急骤得让你喘不过气,疯狂的足以令你就此沉沦。

他在邀你共舞,他要带你进入沉迷的世界,彼此间的津液变得如此甘甜,万千世界里仿若只有你我。

渐渐的,陆吉祥有些喘不过气,激烈的交吻让她大脑短暂性缺氧,她像是出现了幻觉,她觉得宋锦丞的力道真是太狠了,这个往日里从来都是温润儒雅的男人,此刻正在化身为狼,正在慢慢的将她拆吞入腹!

她张大了嘴,她想要喘息,想要得到更多的空气。

可是,迎向她的却是男人更为浓烈的热情,他就像是太阳,要将她熔化。

“唔唔嗯……唔唔……”

陆吉祥有些受不了了,她蹬着双腿,身子像是水蛇一样的扭动着。

男人心生怜惜,微微的将她松开,唇瓣停留在她的唇角。

“呼呼呼……”

陆吉祥大口的呼吸着,她觉得自己差点就要死了。

宋锦丞看着她这副夸张的模样,忍不住低低的笑,近在迟尺的墨色双眸,竟不知何时幻化出璀璨糜丽的色彩,宛若摄魂镜,只消一眼,便足以令你终生不得自拔。

“不会接吻的傻丫头!”

他笑着说道,轻轻啄着女孩儿的面颊。

陆吉祥的心里冒出一撮无名火,她恶狠狠的瞪着男人,张口就骂:“力介个昏淡——”

接吻时间太久,过程太激烈,她的舌头竟已麻木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陆吉祥被吓着了,还以为是自己出了什么毛病。

她欲哭无泪,两个眼眶迅速的就红了起来,一边含糊不清的说着话:“额德涩透,呜呜呜……”

“别着急,把舌头伸出来我看看!”宋锦丞哄着她,笑得万分狡猾:“乖乖听话,让我看看是不是抽筋了?”

陆吉祥是个医学白痴,她还真不知道舌头到底会不会抽筋!

她只知道,她现在不能说话了,而且舌头也是麻麻的感觉,她都无法顺利的控制它。

她的心里很害怕,所以对于男人的话,她也没有时间去判断真假。

“啊——”

她张开嘴,朝着男人伸出了舌头。

但下一刻,男人骤然低头,直接便衔住了女孩儿伸出来的舌头。

“呃!”

真特么恶心啊!

陆吉祥的反应挺激烈的,四肢挣扎就要躲开男人的舌吻。

麻麻呀,她这次真的是惨败啊!

所幸的是,宋锦丞倒是没有怎么为难她,很快便将她松开。

陆吉祥几乎是一骨碌的就从床上跳到地面,冲着床上的男人大声骂道:“你个老流氓,居然敢趁机榨油,老娘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

对此,宋锦丞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舌头好了?”

陆吉祥一愣,随即动了动自己的舌头,发现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那种麻木感。

“啊,我好了?”

她高兴的捧着自己的脸,兴奋的道:“哎呀,我能说话了!我能说话了!”

宋锦丞叹了口气,重新躺好身子,淡淡的道:“睡觉吧!”

“好好好……”

陆吉祥狂点头,颠儿颠儿的跑过来就要往床上爬。

可是,她又瞬间迟疑了。

她盯着床上的男人,很警惕的问道:“宋教授,你不会再兽性大发了吧?”

“……”

“我可警告你哦,虽然我打不过你,但不代表我不会智取噢!”她龇着牙,狠狠的说道:“若是你敢再犯,小心我往你内裤里洒痒痒粉,看我弄不死你!”

“……”他已经觉得那地儿有些痒了。

“老实点!”

陆吉祥一边瞪着他,一边小心翼翼的爬上床,再确认了他不会有其他流氓举动以后,她方才安心的闭眼睡着。

……

次日,陆吉祥被男人摇醒。

她一睁眼,便看到了男人放大的俊颜。

“吉祥,你要迟到了!”对方很平静的说出这句话。

“啊!”

陆吉祥叫了声,猛地就从床上跳下来以后,一边手忙脚乱的洗脸刷牙,一边还要穿裤子穿毛衣,整个人就像是磕了药一样癫狂。

宋锦丞斜靠在床边,看着进入疯狂状态的女孩儿,不知为何,脑海里却忽然浮现出了昨夜的那一幕,她就在他的身下,那副面若桃花两眼无辜的模样儿,真是可爱得不行。

思及此处,宋锦丞不禁开了口,语气温润。

“吉祥,周六有场朋友的订婚宴,到时候你要陪我一同出席!”

“你说什么?”

陆吉祥抬头,脸上的洗面乳都还没有清洗干净。

宋锦丞指了指她的脸,一边道:“周六我带你出去玩儿!”

“好啊!”

陆吉祥点头,返回浴室里重新洗脸。

临走前,陆吉祥将学校论坛里的事情说给了宋锦丞听,并道:“宋教授,我知道你在学校领导面前很有影响力,所以我希望你能给领导们说说,如果没什么必要的话,可不可以把学校论坛整顿一番啊?”

宋锦丞闻言,稍作思忖后答道:“学校最初建立论坛的原意,是想把论坛作为同学们讨论学习的平台!”

“可事实证明,学校论坛就是一个八卦聚集地!”陆吉祥不高兴的说道:“如果学校真有魄力的话,那就该好好整顿论坛风气!”

“好,我会给领导们提意见的。”男人点头。

“噢,我去学校了!”

陆吉祥最后看他一眼,转身往外走。

“吉祥!”

男人的声音突然传来。

陆吉祥站住脚,回头望他:“怎么了?”

他笑得温文:“路上小心,放学早点回家!”

“无聊!”

陆吉祥翻白眼,开门走了出去。

待女孩儿离开以后,裴谦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溜了出来,他笑得挺揶揄的。

“哟哟,正所谓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咱们的宋主任也掉到温柔窝里了!”裴谦不怕死的说道:“只可惜啊,襄王有意,神女无心咯!”

“是么?”

宋锦丞一笑,表情深晦莫测:“不管神女是否有心,如今她终究已是我的人!”

竟是如此狂狷霸气的话语!

裴谦贼贼的笑,他道:“宋锦丞,你就不怕被神女知道,当初你为了人家设了多少机关?”

“那又怎样?”宋锦丞侧头,眉眼间溢出冷色:“她已没有退路!”

裴谦闻言,不禁‘啧啧’了几声,无限叹惋的道:“上次我遇到了之雅,她说你当初这那丫头费了不少的心思,如今看来……宋主任,你真是令我刮目相看啊!”

宋锦丞没什么表情,转身回了房。

裴谦却不肯死心,他一直尾随在男人身后,追问道:“既然你都把人娶到手了,什么时候生小孩啊?我以前就老听我妈念叨,说这婚姻的牢靠是否,最主要的还是孩子的问题!”

“你妈就是这样教你的?”

宋锦丞看了眼裴谦,不可置否的摇头:“误人子弟!”

“喂喂喂,你怎么说我妈呢?”裴谦跳了起来。

宋锦丞已经走进卧室里,他将裴谦拦在门外,高深莫测的说了句:“裴谦,你也该成家立业了!”

说完,‘咚’的一声关了门。

裴谦碰了一鼻子灰,心不甘情不愿的哼哼:“我才不像你这样呢!为了个女人费尽心思,除非有女人愿意来倒追我,否则我绝不结婚!”

“那你活该孤独终老!”

门内,宋锦丞的声音轻飘飘的传来。

裴谦气得不行:“乌鸦嘴!乌鸦嘴!小爷我以后必定子孙满堂,坐享齐人之福!”

门内,安安静静。

……

下午,陆吉祥放学回来以后,发现家里只有周阿姨一个人。

“吉祥,回来了啊!”

周阿姨看到她,立刻笑着为她拎来了拖鞋,一边道:“今天放学还挺早的!”

陆吉祥点点头,答道:“最近都在考试嘛,下周就该放假啦!”

“考得怎么样?”周阿姨问道。

“额,还、还好吧!”

周阿姨挥手,道:“别跟我谦虚了,吉祥你一定考得很好吧!”

陆吉祥汗颜,默默的道:“周阿姨,您怎么知道我考得好?”

“你看你就知道你的学习很好!”周阿姨说得很直接,只听她道:“宋老师都是这么优秀的人,所以他身边的人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呵呵……”

陆吉祥尴尬的笑了一下,走进了客厅里。

环顾四周,她发现沙发上的枕套都被拆掉了,光秃秃的就只剩下枕芯在那里放着。

“裴先生已经回家了,所以我就把沙发套和枕套之类的都拆了下来,决定拿去洗一洗!”周阿姨解释道:“你放心,等明天干了以后,我就把它们都换回去!”

陆吉祥回头,看着周阿姨道:“周阿姨您辛苦了了!”

“不辛苦,不辛苦,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嘛!”周阿姨笑笑道:“吉祥你先休息一下,饭已经熟了,等我炒好菜以后就叫你吃饭!”

“行!”

陆吉祥点点头,回到了卧室里。

房内,一个方形的礼物盒正放在大床上。

陆吉祥见了,当即几步走到床边,打开礼盒一看,竟是一套非常漂亮的藕色晚礼服。

“哇哦!”

她惊叹不已,将裙子抽出来以后,往自己身上一比划,发现和自己的尺寸完全贴合。

莫非,这是送给她的?

陆吉祥的心中一阵激动,这还是她第一次收到别人赠送的晚礼服!

可下一秒,她又忽然停住了手中的动作,心里在想着,如果宋锦丞要送给她的话,那也应该亲手交给她啊,光把这玩意儿放在床上是什么意思?

她左思右想,最后索性又将裙子重新放回了盒子里。

晚饭后,在她焦急等待的心情中,宋锦丞终于下班归来。

男人刚进了屋,女孩儿便殷勤的迎了上来,亲自为他拎来了拖鞋以后,还不忘把他的公文包接过来,并报以甜美的微笑:“宋教授,您回来啦!”

宋锦丞看她一眼,很奇怪。

“你怎么了?”

“我没怎么呀!”陆吉祥将她的公文包抱在怀里,一边笑道:“宋教授,您今天辛苦了,您想要喝水吗?您想要吃水果吗?你想要”

话还没说完,便被男人的手势打断。

宋锦丞换好了鞋,一边往屋里走,一边开口道:“陆吉祥,有事你就直说,不要跟我搞这些花招!”

说话间,他目光扫了眼客厅里光秃秃的沙发,顿时头疼。

“你弄的?”

他指着沙发,回身看着跟过来的女孩儿。

陆吉祥果断摇头,并否认道:“没有!这个沙发不关我的事,是周阿姨把它们全拆了,而且我今天也没有什么事情要求你!宋教授,我对你的忠诚,天地可鉴,日月可表!”

男人的眉头始终没有展开,他以目光将女孩儿全身扫了一个遍,最后道:“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有话就说!”

唉,他真是了解她!

陆吉祥望着他,脸上的笑容是愈发的灿烂了。

“宋教授,你去卧室里看看!”

“卧室?”

宋锦丞更紧的皱着眉头,当即转身提步往卧室方向走去,一边心里却在想着,莫非这丫头把卧室给拆了?

可当他进入卧室里以后,却发现这里并无任何变化。

“看到了吗?”

陆吉祥跟在他的身后,兴高采烈的问道。

男人环顾四周,最后又落回到陆吉祥的身上,不解道:“到底是怎么了?”

见他如此,陆吉祥倒是不由得有些气馁了。

“呐,这个是什么?”

她抬起手,指着床上的礼盒,闷闷的开口:“这是要送给谁的?”

男人笑,回答得不假思索:“送给你的!”

虽然,这就是陆吉祥心中期待的回答,可是,这还远远不够!

“送给我的?那你为什么要放在床上?”

宋锦丞挑眉,道:“这样你才能一眼就看到啊!”

“没诚意!”

陆吉祥哼了声,转身就要走。

男人伸手,正好勾住小丫头的腰身,往回一收,便将她整个人纳入怀里。

他在她耳边呵气如兰:“这是你周六参加婚宴的礼服,想必你已经看过了!”

“我才不会乱动别人的东西呢!”陆吉祥嘴硬的不愿意承认,脸颊处的那抹红,随着男人洒来的呼吸,早已蔓延到了耳根子后面。

宋锦丞笑容邪魅,搂着人走到床边。

他单手将礼盒打开,只一眼,便看到了被放得凌乱的礼服。

“真没看过?”他挑眉。

陆吉祥在他怀里挣扎,嗔怒道:“宋锦丞你个神经病,故意耍我好玩儿是吧?我告诉你,你那什么劳什子的朋友婚礼,我才不会去参加呢!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就算你送我黄金,送我钻石,我也不会和你去的!”

“那如果,我送你一条钻石项链呢?”

“……”

“很贵的钻石项链!”

“那,那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下!”

那谁说的?

这女人呐,天生便抵抗不了珠宝的诱惑。

啧啧,至理名言!

……

周六下午,陆吉祥换好了礼服以后,别别扭扭的从房间里走出来,她为自己画了个淡妆,还将平时绑着的头发散开,懒懒散散的就披在肩头上。

宋锦丞正站在客厅里,他听到声音以后,回了身。

我于万千人海之中遇到你,不晚不早,倾尽微笑,赤诚温柔。

在宋锦丞的记忆中,陆吉祥永远都是一副素颜朝天的模样,绑着马尾,穿着宽宽大大的衣服,骄躁的小脾气,有时候就像是一个男孩子。

可此时,她是美丽的小仙女儿。

她的颈项雪白,婉约洁净如同月色,合贴的礼服勾勒出纤细而不失饱满的身材曲线,她平日里总是穿得太素,如今才知这丫头的身材如此有料!

她画了淡妆,柳眉弯弯,睫毛卷翘轻盈,透着浅粉的面颊,嘴唇却像是蜜桃一样的红。

她的一切,竟如此的鲜亮干净!

“是不是很奇怪?”

陆吉祥却有些不自信的问道,她睁着乌黑晶亮的眼睛,迟疑不定的看着男人。

“很漂亮!”

宋锦丞微微的笑,朝着女孩儿伸出了手。

陆吉祥怀疑的看着他,一边朝他走去,一边道:“真的好看?”

宋锦丞不做多解释,从兜里拿出了一串璀璨闪耀的项链。

“哟,真的有钻石项链啊!”

陆吉祥见状,一双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

“低头!”

男人轻声道,将女孩儿拉到身前以后,亲手为她戴上项链。

陆吉祥的心里很乐呵,她低头看着自己脖子上的项链,特别自恋的就来了句:“姐现在可是有身价的人!”

“……”

“宋教授!”陆吉祥故意摆了个撩人的姿势,问男人道:“我性感吗?”

“……”

“我爸都没有给我妈买过钻石项链呢!”陆吉祥抚摸着自己脖子上的项链,有些感叹:“我妈辛苦了一辈子,如今的首饰就一个黄金戒指,那还是我姥姥留给她的呢!”

宋锦丞为她披上外套,一边随口道:“他们那个年代的人,结婚都不兴买首饰!”

“谁说的!”

陆吉祥瞪她一眼,说道:“我妈以前的首饰有很多的,可是自从我爸的公司破产了以后,她为了替我爸还债,几乎把所有值钱的就当了!”

宋锦丞闻言,不禁问道:“那时候你多大?”

陆吉祥瞄他一眼,答道:“好像是我读小学的时候!”

宋锦丞皱眉。

“怎么了?”陆吉祥看着他,奇怪道。

“没什么,走吧!”

宋锦丞替她系好外套,拉着人往外走。

陆吉祥倒是并没在意,高高兴兴的跟着男人前往婚礼现场。

陆吉祥以为,依着现在的天气温度,婚礼现场不可能设在室外,反而倒是有可能在某个酒店内举行!

可是,在她从车里下来以后,当她看着眼前这这个雄伟气派的建筑时,她顿时窘了。

“天文馆?”

她诧异,回头去望男人,并道:“宋教授,你确定你没有走错?”

“没有!”

宋锦丞拉着女孩儿,举步往前走,解释道:“贝贝她就是喜欢这些星星月亮之类的玩意儿,东庭又爱纵着她,把订婚地址选在这里也不是不可能!”

“贝贝是谁?”陆吉祥一边跟着他往前走,一边问道。

“贺宝贝!”

宋锦丞答道,说话间,他已经和陆吉祥一同步入天文馆内。

现在的时间已经是傍晚,天边橙色的夕阳光芒从硕大的落地窗投射进来,映得整个天文馆内如梦如幻,加上刻意的现场布置,更是让人宛若进入了童话里面。

“真浪漫!”

陆吉祥惊羡了一句,目光环顾四周。

宋锦丞替她把外套脱下,交给侍者以后,带着人往里走。

此时天文馆内,已经聚集了不少的客人。

而很明显的是,这里的人大多数都是认识宋锦丞的,几乎每隔一会儿就有人过来打招呼,男人皆是一一微笑回应。

陆吉祥则是觉得无聊,趁着男人说话的空隙里,她偷溜到了甜品区,端着盘子四处找吃的。

这里的甜点倒是挺多的,她连续吃了好几个,发现每一块都很好吃。

“真是没想到,贺东庭居然会把贺宝贝娶回家!”

“这有什么好稀罕的?这个贺宝贝就是他贺家养大的,当初我就说了,这平白无故的干嘛要替别人家养人?敢情啊,这是在养童养媳呢!”

“童养媳?就她贺宝贝?她哪里配得上贺东庭的?”

“你甭管她配不配得上啊,只要人家贺东庭喜欢她,这又何妨?”

哇,好劲爆的内幕!

陆吉祥的手里端着盘子,不动声色的往这说话的两个女人身边挤,试图想要听到更多的劲爆内幕。

可惜的是,她们居然不聊了,反而讲起了什么衣服包包?

“没意思!”

陆吉祥转了身,准备继续找吃。

远远地,她看到宋锦丞朝这边走了过来。

“嗨,宋教授!”

她高兴的朝他挥了挥小爪子。

宋锦丞走到她跟前,看着两眼直发光的女孩儿,浅笑道:“吃饱了?”

“我吃饱了!”陆吉祥挺兴奋的,她拉着宋锦丞的手,满脸的八卦:“宋教授,今天这对新人的名字是不是叫贺东庭和贺宝贝啊?”

“嗯!”宋锦丞点头。

陆吉祥看着她,继续道:“为什么她们都姓贺?”

好家伙,一个问题就问到了最关键的地方!

宋锦丞稍作迟疑,最后才道:“这里面有些渊源,贝贝的家庭太困难了,当年生病住院的时候,正巧遇到了东庭,然后”

“然后男主角对女主角一见钟情,于是就把她接到家里来了,从小当做童养媳一样的养着!”陆吉祥嘴快的接口道。

宋锦丞皱眉,道:“东庭当时也受了伤,中间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总之是东庭替她支付了医药费,后来不知怎么的,贝贝就被接到了贺家,并随着贺家改了姓!”

“哇,典型的强娶豪夺啊!”陆吉祥激动得哇哇大叫。

宋锦丞瞥她一眼,略微警告:“不要出去乱说,东庭不大喜欢别人议论贝贝!”

“至于这么宝贝么?”陆吉祥不屑的哼哼。

宋锦丞不语,拉着女孩儿往主会场方向走去。

现在的时间已经过了七点,冬季的天色总是黑得很快,随着天文馆上方的画面缓缓展开,天象仪映出的日月星辰,仿佛使人置身于天际,恍惚间,竟有种超越时空宇宙的错觉。

就在这时,音乐缓缓响起。

红地毯的另外一头,身穿婚纱的贺宝贝以及黑色燕尾服的贺东庭,缓步走入。

这一幕,当真是羡煞了在场的无数女人!

陆吉祥的心里也蛮震撼的,一个订婚礼而已,又不是结婚,居然弄得这番隆重!

“好夸张啊!”

她凑到宋锦丞耳边,低低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宋锦丞伸出手,将这小丫头搂进怀里,温柔在她耳边低语:“吉祥,我们的婚礼,你想要什么样的?”

陆吉祥想了想,斜睨着他:“我们可不可以先举行订婚礼,然后再举行结婚礼?”

“为什么?”男人微诧。

“订婚的时候,我可以收礼金!然后到了结婚的时候,我还可以收一次礼金!”

“……”

“宋教授,你为什么不说话?”

男人叹口气,说道:“东庭之所以要和贝贝订婚,是因为贝贝现在的年纪还小,如果她和你一样大的话,东庭也不必弄得这么麻烦!”

“比我小?”

陆吉祥闻言,倒是不由得转头看向了前边的贺宝贝。

贺宝贝穿着一身漂亮的粉色婚纱,头上斜斜的戴着个小皇冠,一张小脸儿却是非常的稚嫩!

这个,她还没有成年吧?

陆吉祥的心中倒是蛮惊讶的,而且,如果她没看错的话,那个贺宝贝的表情,分明就是一脸的不乐意!

哇咔咔!

她果然没有猜错,强娶豪夺!典型的强娶豪夺!

订婚的过程很简单,贺家长辈出面,承认了两个人的关系以后,贺宝贝和贺东庭相互交换了戒指。

贺东庭的身材很高大,目测约有一米八,听说还是名军人,坚毅冷峻的容颜,幽邃深黑的目光,由始至终都是落在贺宝贝的身上。

而相反的是,贺宝贝倒是长得娇小玲珑的,她的个子只有贺东庭的下巴,每次和男人说话的时候,她都需要努力的仰着脑袋,一双乌黑的眼睛,尤其的漂亮。

最后,贺东庭当着所有人的面,亲吻了贺宝贝的唇。

陆吉祥就站在台下,她看得清清楚楚,当贺东庭把贺宝贝抱在怀里的时候,女孩儿的表情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喜悦,泫然欲泣的模样,倒好像是要哭了一样。

订婚仪式结束以后,宋锦丞陪着陆吉祥挑吃的。

过了没多大会儿,陆吉祥就说要去洗手间。

宋锦丞向侍者询问了洗手间的位置以后,又转述给女孩儿。

“我去去就来,你帮我占着位置!”

陆吉祥憋不住了,飞快的说出这句话以后,‘噌’的一下就朝洗手间方向跑去。

意外的是,在她跑进洗手间里的时候,她竟然在里面遇到了贺宝贝。

小女孩正一脸无措的站在那里,当她看到陆吉祥走进来的时候,脸上忽然就露出了喜悦的神情。

“姐姐!”

她叫了一声。

陆吉祥瞪着她,诧异道:“你在叫我?”

“是啊!”贺宝贝笑得眯起了眼,脸颊有点点的红:“姐姐,我来大姨妈了,你、你有没有那个啊,可以借给我一张啊?”

“额!”

陆吉祥愣了下。

贺宝贝睁着水汪汪的眼睛,很着急的看着她:“你到底有没有啊,姐姐?”

陆吉祥指了指自己的一身打扮,道:“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可能把姨妈巾带在身上吗?”

这下,轮到贺宝贝愣住了。

她打量着陆吉祥,发现她穿着漂亮的晚礼服,手里也没有拎包,根本就不可能有那个东西。

“噢,打扰了……”

几乎瞬间,贺宝贝脸上的笑意消散。

陆吉祥捂着小腹,焦急道:“那个,我实在是憋不住了,如果你实在是着急的话,其实是可以先用纸垫着点的!”

说完,刺溜一下钻进了洗手间里的隔间里。

她才刚脱裤子,外面便传来了凌厉的男声。

“宝贝,你要出来了吗?”

听这语气,应该是贺东庭。

陆吉祥赶紧又重新提起了裤子,捂着嘴巴没敢出声。

这时候,贺宝贝的声音也传了过来,很娇气:“东庭哥哥,你、你能不能给我拿点纸啊?唔,最好多给我拿一点!”

“拿纸干什么?”

“我、我……”贺宝贝结巴了半天,始终没说出来话。

然后,陆吉祥听到了脚步声。

乖乖哟,那个贺东庭不会是走进来了吧?这里可是女洗手间啊!

“信期来了?”

男人低沉沉的声音溢来,分明就是在这个空间里面。

麻麻呀!

这个男人好拽,他居然真的走进来了!

陆吉祥整个人都开始激动了,好戏啊!好戏要上场了啊!

“东庭哥哥……”

贺宝贝的声音,越发的像是水一样的软。

“啊!”

忽然,她惊叫一声。

然后……然后……

陆吉祥听了半天,外面不再有任何动静。

她心里觉得奇怪,赶紧拉开隔板门一看,嘿,外面哪还有半个人影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