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067章 欠收拾了?

随着门外渐渐临近的响动声,陆吉祥的心里那叫一个焦急万分。

她左右环顾四周,却发现这间书房里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躲藏的地方,情急之下,她索性低下身子,一骨碌的就躲到了大书桌底下。

而外面,原本临近的声音,却忽然戛然而止。

紧接着,整个世界都像是瞬间变得安静无声,静得陆吉祥几乎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然后,她听到了房门被人缓缓推开。

可仅仅片刻的时间,她又听到房门被重新关拢。

随之而来的,又是一阵冗长的安静。

陆吉祥屏息着呼吸,她低着脑袋,双腿缩在胸前,这个姿势令她非常难受,但她却根本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直到,一双鞋出现在她面前。

“姐,出来吧,你在下面不累吗?”

唐小宁的声音传了过来,缓缓淡淡的嗓音,甚至还透着几分疲惫。

陆吉祥先是心中一惊,随之而来的,便是愧疚和……害怕!

是的,她挺害怕唐小宁的!

“姐,出来!”

男孩儿的声音再次传来,较之刚才却明显冷厉了些许。

陆吉祥无可奈何之下,只得慢慢的从桌子底下爬了出来,她显得挺狼狈的,脑袋一抬,正好能够看到唐小宁。

他站得笔直,身上还穿着睡衣,目光居高临下的望着他,原本漂亮精致的脸庞,此刻却显得凉薄淡漠。

陆吉祥缩了下脖子,赶紧就从地上站了起来。

“小宁……”

她弱弱的出声,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男孩儿,说道:“真是抱歉啊,不小心把你吵醒了!”

“你在找什么?”唐小宁侧头望她,根本就没有理会她的抱歉,他问得很直白,目光像是老鹰的视线,锋锐又凌厉!

说真的,此刻的唐小宁,一点都不像是陆吉祥所认识的那个男孩儿。

在她以往的记忆中,唐小宁的眸子很漂亮,永远都是无辜的、湿濡濡的,像是玲珑剔透的水晶石,非常的纯粹!

“那个,我、我就是好奇……”陆吉祥结结巴巴的答道,她目光闪烁着没敢去看唐小宁,脑子里却在快速的想着应对之策。

只听她继续道:“额,我的意思是,我本来是想来这里拿本书看的,但是,但是我又无意间看到了这个东西,一时好奇就、就忍不住摁了一下!”

说完,她尴尬的呵呵笑。

“好奇?”

唐小宁挑了眉,他瞥了眼女孩儿,接着又蹲下了身子,指着桌下的保险箱道:“姐是对这个好奇吗?”

陆吉祥没敢点头,但是也没敢摇头。

唐小宁却没有在意她的反应,他伸出了漂亮的手,熟稔的在保险箱上输入了一串密码以后,摁下确认键。

‘滴’的一声,保险箱缓缓开启。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里面竟然是空空如也!

陆吉祥错愕不已,张着嘴巴,好半天都没能回过神来。

唐小宁回头望她,微微的咧嘴一笑,露出了小虎牙,调皮道:“姐,其实这里面什么都没有,你是白费心思了!”

陆吉祥听到他这句话,不禁倒抽一口气。

“小宁,其实我”

她准备解释,却被唐小宁的一个手势打断。

男孩摇头,脸上笑意不减,他继续道:“给我说实话吧!姐,我不会怪你的,告诉我,你到底在找什么东西?”

陆吉祥咽了咽口水,心里犹豫着要不要说实话。

这边,男孩儿的声音却在继续传来,显得有些悲怆。

“其实我心里知道,姐你平白无故的怎么会想到来看我?可是,你知不知道,当我听到你的声音的那一刻,我真的好高兴,我多希望姐是专门来看我的,所以我就一直很听话!你让我下楼吃饭,我就吃饭!你让我打针,我就打针!你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干,我都这么的配合姐了,可是姐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他说着话,目光平视着眼前的女孩,表情甚是悲恸。

“姐,你真让我失望!”

“小宁!”

陆吉祥拧着眉头,她看着唐小宁,心里特别的难受。

“好吧,我承认,我这次来找你,的确是为了一样东西。可是小宁,我是真的没有想到你生病了,我很担心,所以”

“所以你就要假装的对我好,然后在趁我睡着以后,溜进我的书房里偷东西?”唐小宁冷笑,瑰丽的眼中,满是嘲弄。

他本就出身尊贵,此时此刻,因为怒气,眉眼间尽是冷贵的戾气。

陆吉祥听到他说‘偷’这个字,脸上显得非常尴尬和狼狈。

“对不起,小宁!”她低下头。

“别她妈跟我说写这些!”

唐小宁忽然就火了,他几乎是一下就冲到了女孩儿的跟前,从来都是羸弱的男孩儿,却在这一瞬间爆发出骇人的力量。

他仅单手就拽住了女孩儿的衣襟,凶神恶煞的面孔,不过与她咫尺之间。

“陆吉祥,既然你不喜欢我,那就请你不要再猫哭耗子假慈悲!如果你不愿意看到我,那就请你收起你泛滥的同情心,我不需要你的怜悯,更不需要你的施舍!”

从小到大,唐小宁几乎都没有冲她发过脾气!

可这一刻,他是真真切切的在冲她发火!

陆吉祥整个人都呆住了,她瞪着眼,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男孩儿。

因为满腔的怒意,唐小宁整个人都在摇晃,他的肌肤很苍白,几乎是毫无血色。

可是,他的眼里却是充满了恨意的,就像是黑夜里翻滚的海水,没有月光,没有星辰,只有无际的黑暗和冰凉,宛若临死之前的最后怒吼和悲凉。

陆吉祥深受撼动。

“小宁——”

在她最后的呼声中,男孩儿淬然倒地。

……

从小的时候起,陆吉祥就知道唐小宁的身体很不好,据说这是他母家的遗传病。

说到唐小宁的父母,这是一段不幸的婚姻,豪门权贵之间的家族联姻,怎么可能存在得有爱情这个玩意儿?

唐小宁的母亲是个典型的贵族小姐,据说祖上曾经是某位皇朝的王亲贵族。

几百年的时间,非但没有使这个家族没落,反而沉淀出他们的尊贵。富可敌国的家族资产,以及遍布全球的人脉关系,唐氏主母的身份背景,从来都是为人噤若寒蝉,因为对方实在是过于强大,所以没有人敢予以置喙!

而正是因为这个女人的强大,所以在她嫁入唐家起,便执掌唐家生杀大权!

小的时候,唐小宁曾经说过,她的母亲就是一个女王,哪怕是在面对她的丈夫和儿子时,永远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因此,从小到大,陆吉祥就特别的同情唐小宁,认为他是一个没爹疼没妈爱的孩子。

可是过了许久以后,陆吉祥才知道,唐小宁其实是一个孤儿,他父母早亡,根本就没有爸爸妈妈,而在他嘴里的那个妈妈,其实是他的姑妈,一个由唐家老爷子收养的女儿!

这么多年了,这是陆吉祥第二次见到唐明珠!

她的出场方式很特别,身后跟得有足足十名助理以及保镖,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走进来的时候,这位唐女王的气场非常强大!

一身白色的职业套装,头发尽数挽到脑后盘成一个髻,略施淡妆,虽然已是年过五十,却保养得极好,看起来竟不过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

可是,她的眼神儿却不像是一个女人该有的。

狠厉凛然,阴狠刁钻,就像是……就像是一条美人蛇!

唐明珠走过来的时候,旁边的保姆和佣人们都纷纷低了头,除了,陆吉祥!

其实,陆吉祥早就愣住了!

她记得,她第一次见到唐明珠的时候,是在她读初中的时候,可那只是惊鸿一瞥,她根本连唐明珠的脸都没看清。

可这一次,她看得真真切切!

‘嘭’的一声,响亮的关门声,骤然拉回她差点飘远的思绪。

陆吉祥回过神,转头看了看四周,才知道女人珠已经走进了唐小宁的房间里。

她不由得吁了一口气!

既然唐明珠都到了,那唐小宁他应该是不会再出什么事请的了。

思及此处,她不由往旁边站着的保姆靠了靠,拉了下她的衣袖道:“江姨,小宁他不会有事吧?”

江姨转头看了她一眼。

不知道为什么,陆吉祥却觉得她这一眼里,似乎有责怪的意思。

她蛮意外的:“江姨?”

“今天你和小宁都说了些什么?”江姨开了口,她叹气道:“小宁的身体从小就不好,你又比他大,难道你就不能让着他一点吗?”

陆吉祥张着嘴,好半天都没有说出话来。

江姨兀自摇头,嘴里喃道:“唉,我看小宁啊,八成是中了什么邪!”

陆吉祥缓缓闭了嘴,心里不是个滋味。

她根本什么都没有说,为什么他们都要怪她?

是,她是比唐小宁要大,可这就是她必须一昧的忍让的理由吗?

不可理喻!

想到这里,她的心里是愈发的窝火。

于是,她很快开口道:“既然阿姨已经来了,反正都有她照顾小宁,那我就先走了!”

说完,转身就往楼下走去。

可令她意外的是,这满屋子里的人,竟然没有一个人挽留她。

行!

今天就算是她自己上门来找苦头吃了!

她都不知道她今天究竟是发了什么疯,竟妄图来唐小宁的家里找回她的结婚证,她想她自己肯定是头脑发热,不然怎么会怀疑唐小宁他根本就没有把她的结婚证烧掉?!

看看吧,现在遭报应了吧!

心里那是越想越郁闷,陆吉祥在玄关处换了鞋以后,开门便往外走。

然而,她才走了没几步,便听到身后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陆小姐请留步!”

陆吉祥闻言,不由得停住双脚,转身往后望去,却见着来者是唐明珠身边的一名助理。

“陆小姐,您好!”助理倒也是十分客人,开口便礼貌的说道:“我是受夫人的嘱咐,特意来谢谢陆小姐的,如果不是您今天发现得及时,小少爷可能危在旦夕!”

“客气了!”陆吉祥答了句,心里却在想,这话虽然听起来客气,可是未免显得太官方,明摆着就是话里有话啊!

果不其然,助理的下半句话,接踵而来。

“夫人还说了,如果陆小姐今天没什么事儿的话,她想和您说说话儿!噢,就是一些平常的家常话,您不必太担心!”

助理都把话说得这么好听了,如果她再拒绝,倒是显得她胆小怕事了!

“好啊!”

陆吉祥点头应下,反正,她也有话想对唐明珠说!

……

半小时以后。

唐家一楼偏厅,陆吉祥正坐在沙发上,盯着茶几上的精致小点心发呆。

门口处,隐约传来脚步声。

她抬头望去,正好看到唐明珠缓步走了进来。

这的确是一名养尊处优的女人,加上常年处于上位者的位置,更是令她浑身都充满了尊贵的霸气,绝对的女王范儿十足。

陆吉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礼貌的道:“阿姨您好!”

“坐!”

唐明珠连看都没看她一眼,随意吐了个字眼,接着便自顾自的坐到了她对面的沙发上。

陆吉祥挺尴尬的,她又重新落座。

“你叫吉祥?”唐明珠再次开口,她坐姿端正,涂着浅蓝色指甲油的双手,轻轻的放在腿上,整个人就像是一株珍贵的兰花。

“是的,我叫陆吉祥!”

陆吉祥点头答道,末了,她正要说出下一句话的时候,唐明珠的声音又继续传来,依旧冷冷淡淡的。

“我知道你是小宁的救命恩人,但是陆小姐要明白,这并不是你一直纠缠小宁的理由!”唐明珠笑得高雅,眼神儿却犀利无比:“现在的社会里面,像你这样的女孩子很多,天真的以为嫁入豪门就能一飞冲天,从此养尊处优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只可惜啊,现实不是童话,这里没有灰姑娘,只有居心叵测的丑小鸭!”

难道,这些所谓豪门里的白天鹅,说话都是这么恶毒吗?

其实,陆吉祥真的很想大笑,然后一巴掌甩到唐明珠的脸上,告诉她:谁说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灰姑娘了?她陆吉祥压根儿就不稀罕你们唐家,她有她家的教授!她现在也是豪门!哦对了,她的夫家还是红色世家,权力金钱,一样都不缺好吧!

可想归想,陆吉祥却觉得,既然大家都是豪门,那她也应该装一下优雅!

不然,免得给人落下把柄,说她没有教养了!

“咳咳咳……”

女孩儿清了清嗓子,她很快开口道:“阿姨,我想您是误会了,其实我对你家小宁吧,一直就是把他当做弟弟看待的!您让我不要纠缠他?拜托,这话您还是跟您家小宁说去吧,我是一个已经结了婚的人,听清楚了!我是已婚妇女,对他这种小嫩芽儿,着实是已经不感兴趣了!”

“什么?”

唐明珠直起了身子,因为过于惊讶,优雅度有些折损。

她惊讶道:“你已经结婚了?”

“当然!”陆吉祥摊开双手,笑着道:“而且,我和我老公很幸福!”

唐明珠怔住,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得很不好。

陆吉祥已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她保持着微笑道:“阿姨,时候不早了,我想我家佣人已经做好饭菜在等着我了,如果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就先走了!”

说完,她准备提步往外走。

“等等!”

唐明珠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陆吉祥脚步一顿,转头望她。

唐明珠的表情有些复杂,她盯着女孩儿,问出声道:“你、你真的结婚了?”

她不相信?

陆吉祥索性挑明了道:“阿姨,不瞒您说,我今儿来找小宁,其实是为了我的结婚证!呐,就在前几天的时候,我的结婚证被小宁拿走了,所以我今天是特意过来找他要东西的,但我看他的身体不大好,所以就一直没说!阿姨,如果您不相信的话,你大可以去问小宁啊,顺道让他把结婚证还给我吧,免得让我老公给知道了,这样对大家都不好!”

唐明珠的脸色,算是彻底的黑了下来。

“原来你是来要结婚证的!”

“是啊!”陆吉祥点头,一脸的无辜:“不然您以为我是为什么来这里?”

唐明珠怔了片刻,叹息挥手:“你回去吧。至于你的东西,等我找到以后会让人还给你的!”

“谢谢阿姨!”

陆吉祥朝她点头,转身离开。

直到她出了君钦贵府以后,她才大大的舒了一口气,整个紧绷的身子,方才慢慢的放松。

总算是出来了!

……

傍晚,陆吉祥回到家里的时候,周阿姨正在客厅里拖地,当她听到开门的声音,连忙就走到了门口。

“夫人,您回来了啊!”周阿姨笑着说道。

“嗯!”

陆吉祥一边点头,一边换拖鞋,末了,她又冲着周阿姨道:“阿姨,您别对我客气,我叫陆吉祥,你可以叫我小陆,或者吉祥也行!”

“吉祥?”

周阿姨闻言,笑得愈发灿烂了:“这名字好,够喜庆!”

陆吉祥默默的汗,心想,这话怎么跟当初宋锦丞说得是一模一样!

临睡前,陆吉祥接到了宋锦丞的电话。

男人那边很喧闹,他说了几句话,陆吉祥压根儿就没能挺清楚,最后索性发起了短信。

可惜,男人似乎根本不屑于发短信这种幼稚小事儿,对于陆吉祥发来的几条短信,他仅仅只回了四个字——早点睡觉!

陆吉祥拿着手机,看着屏幕上的这四个字,皱着鼻子,脑子里却不由得浮现出男人低头抱着手机发短信时的模样,真是越想越搞笑!

最后,她含笑进入了睡梦中。

第二天周末,陆吉祥却丝毫没有要出门的打算,明天就是期末考了,她还想临时啃课本抱佛脚呢。

中午吃饭的时候,周阿姨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模样,不忍好笑的说道:“吉祥,你着什么急啊,又没得别人和你抢!”

陆吉祥一边往嘴里扒饭,一边模糊着道:“我要,唔,抓紧时间!”

“什么?”周阿姨并没能挺清楚,她奇怪的问道:“吉祥,你说什么?”

陆吉祥努力的将食物咽下以后,方才答道:“我说,我要抓紧时间复习,明儿就是期末考!”

“啊?”

周阿姨听了以后,非常惊讶:“吉祥你还是个学生啊?”

“是啊!”陆吉祥一边替自己盛汤,一边答道:“不过我今年大四了,马上就要毕业解放啦!”

“真是没看出来,你居然是个学生!”周阿姨摇头,听感叹的:“这么早就结婚了啊,你的父母是咋个同意的噢?”

“额!”

陆吉祥怔了下,没说话。

周阿姨还以为是她提及了陆吉祥的什么伤心事,她又赶紧罢手道:“对不起哦,吉祥,你不想回答就不回答吧,来来来,你继续吃饭!”

陆吉祥看了眼周阿姨,低头喝了口汤。

最后,她才慢慢的开口道:“我和宋教授也是刚结婚没多久,额,他是个好人!”

周阿姨看着她,点点头道:“我看宋老师也挺好的,她给我们公司打电话的时候,一直说要找个最好最细心的保姆。所以在我被公司派过来的时候,我还一直以为是雇主要让我照顾小孩子呢,没想到是你!”

陆吉祥窘了一下,答道:“他还说过什么?”

“宋老师提的要求也不是很多,就说价钱不是问题,总之就是要最有责任感和耐心的保姆,而且还要会做菜,最好是有考过厨师证的那种!”

陆吉祥深深的叹了口气:“说到做菜这件事儿,周阿姨,我想在这几天里跟着您学做菜,有时间您可不可以教教我啊?”

“当然可以了!”周阿姨连忙点头,说道:“你想学做什么菜?”

“额,越简单的越好!”

“……”

第二日,学校里正式迎来了期末考。

陆吉祥准备的十分充分,她信心的满满的走进考场,准备着接下来的超常发挥!

可惜,等着考卷发放了以后,看着上面的一道道陌生题目,她的自信心又开始慢慢地呈下滑倾向。

最后她又忍不住想,宋锦丞上次所说的‘家法伺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家法啊?

到了周二的时候,宋锦丞回了家。

这天晚上,陆吉祥早就躺上床睡觉了。

她正睡得迷迷糊糊之间,忽然感觉有人抱住了自己,她下意识的想要张嘴说话,却立刻被一个软绵绵的东西堵住了嘴。

她有些难受,张着嘴想要呼吸,哪料想,一条滑溜溜的东西又钻了进来。

妈的,这还有完没完了!

她气得睁开眼,却在看到男人的瞬间,霎时就愣住了。

“醒了?”

宋锦丞俯身,一边柔柔的衔着她的唇,一边轻轻地笑,墨色的眸仁里,倒映着因为刚醒来而显得迷茫的女孩儿。

陆吉祥完全就没能回过神来,她觉得自己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宋锦丞看见她犯傻,他倒也不着急,继续一点点的吻着她,舔舐着她的舌尖,温柔的慢慢享受着这个丫头的香甜与美好。

终于。

“啊——”

女孩儿忽然大叫了一声,其惊悚程度,不亚于鬼片里的女鬼。

宋锦丞皱眉,将她松开。

然后,就在这瞬间里,一个巴掌夹杂着风声,竟直接朝他呼来。

男人反应极快,一把抓住女孩儿挥来的小手,抬眸,眼神儿凌厉的掠向她,低沉警告道:“陆吉祥,你发什么疯!”

当这声怒吼传来以后,女孩儿的双眸,方才逐渐恢复清明。

“宋教授?”她看着眼前的男人,声音有些诧异。

宋锦丞看着她,先是皱眉,然后抬手就探上她的额头,发现温度很正常。

他收回手,同时将女孩儿拥进怀里。

陆吉祥倒是没有挣扎,身子软软的,难得柔顺。

宋锦丞想,这丫头平时哪能这么听话?肯定是还没彻底回过神来呢。

“继续睡觉?”

他低头看着怀里的丫头,出声问道。

“嗯……”

陆吉祥半耷拉着眼皮,呵气连天。

宋锦丞无可奈何,只得将人重新塞进被窝里,卧室温暖的灯光下,女孩儿殷红的唇,尤为潋滟迷人。

他低头,在那小唇儿上轻啄一口,旋即拿着睡衣进了浴室里。

不消半会儿的时间,一阵水声哗哗传来。

等着宋锦丞从里面出来的时候,陆吉祥早已熟睡,甚至还在打着小呼噜,想必这两天的考试,折磨得她够呛。

次日清晨,宋锦丞正睡得香,忽觉得自己的鼻子很痒,他不禁侧了下头,可这痒意却是如影随形。

终于,他张了眼。

陆吉祥的手里正拿着一根头发,冲着他得意的笑。

“陆吉祥,三天不收拾你,就敢上房揭瓦了是吧?”他不冷不热的说道。

陆吉祥看着他,哼哼道:“宋教授,昨晚有人耍流氓,你觉得这种行为该如何处置?”

男人闻言,依旧在笑。

“论理,你再对着他耍一次流氓就是了!”

陆吉祥翻白眼,心里骂着想得美,嘴上却在问道:“那论法呢?”

“论法,丈夫对妻子耍流氓,合情合理!”

“呸!”

陆吉祥在他怀里挣扎,大叫道:“你爱睡觉你就睡,你干嘛把我抱得这么紧啊?我警告你,待会儿我还得去学校呢,若是我迟到了,你得负全责!”

“我一直就对你挺负责的!”宋锦丞笑着说了句,一边将女孩儿松开。

陆吉祥在心里骂三字经,从床上跳下来以后,抄起床头柜上的闹钟看了一眼,发现距离专业课还有一个小时!

呼呼,她还有时间!

“吉祥,今天还要考试吗?”床上,男人的声音悠悠飘来。

“你猜咯!”

陆吉祥连头都没回,直接就溜进了浴室里。

一番洗漱以后,等着她出来的时候,宋锦丞早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陆吉祥一边往门口走,一边朝着床上的男人竖中指,心想,祝你做个大噩梦!

“陆吉祥,你再比划一下试试?”

哪料,房里竟忽然响起男人的声音。

陆吉祥被吓了一跳,赶紧开门溜了出来。

周阿姨已经做好了早餐,豆浆油条加鸡蛋,非常传统的食物。

陆吉祥喝了一口豆浆,正要往嘴里塞油条的时候,耳尖的听到客厅里传来了一声动静。

“什么声音?”

她警惕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视线朝着客厅方向望去。

旁边的周阿姨闻言,回答道:“是宋老师的朋友,在沙发上睡觉呢!”

“噢!”

陆吉祥听了,并没有在意,重新落座以后,继续吃早餐。

今天并没有考试安排,陆吉祥走进教室里的时候,同学们都在低头复习,教室里基本是鸦雀无声。

陆吉祥不在意,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以后,拿出课本也准备进行复习。

这时候,坐在她前边的女同学转过了身。

“陆吉祥,你今天来得还挺早的嘛!”

陆吉祥抬头看她一眼,随意道:“不早了,还有二十多分钟就上课了!”

女同学笑了笑,说道:“反正你都是住在学校附近的,其实你每天都不必来得这么早的。再说了,你不是还有宋教授帮着呢,就算你缺勤了,咱们班主任也不敢拿你怎么样啊!”

这话,有些不对劲儿了!

陆吉祥放下了手中的笔,她正视着眼前这个平日与并无过多交情的女同学,出声道:“你什么意思?”

“哎,你可别误会,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女同学说完,赶紧就转过了身。

陆吉祥挺生气的,但见着她俩的对话已经引起了周围同学的注意,她也只好忍了下来。

直到下午,临放学以前,班主任将她叫到了办公室里。

班主任的表情挺为难的,只听他说道:“陆吉祥同学,我知道我们这些当老师的,不该随意的掺和进学生家里的家事。但是呢,这次的情况比较特殊,我们暂时联系不上宋教授,所以就只有单方面的把你叫过来了!”

陆吉祥在听完这些话以后,有些迷糊了。

“老师,您到底想说什么?”她问道。

班主任看着她,缓缓的说道:“陆吉祥同学,我希望你能尽快将网上的帖子都删掉,至于其他的善后工作,我们学校都会尽力的协助!”

陆吉祥听了以后,愈发的不能理解。

“什么网上的帖子?”她问道。

班主任见她不肯承认,目光变得更加诡异了,他道:“陆吉祥同学,我希望你能正视问题的严重性!说句不好听的话,宋教授德高望重,你总不能为了一时的炫耀,让他一夜之间声名狼藉吧?”

“什么炫耀?”陆吉祥坐直了身子,脸上的表情依旧很疑惑,她道:“老师,请您说清楚一些,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这下,班主任倒是意外了。

“你真不知道?”

陆吉祥摇头,道:“我根本就不知道您说的是什么意思!”

班主任闻言,表情变得有些严肃了。

他想了想,最后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说了出来。

原来,近日学校论坛里又爆出了一个重大新闻!

一个名为‘吉祥’的ID号,大量在论坛里发帖,自称自己是某教授的夫人,生活过得极度奢侈豪华,并晒出了大量的炫耀照片。

比如,像什么名房豪车,大堆的名牌包包和衣服,还有铺满了整个床面的现金等等。

从帖子里面不难看出,该女子言辞用语非常尖锐骄傲,虽然一直都没有说出自己的真实信息,但凭着‘吉祥’这个ID名称,以及教授夫人这个词汇,学生和老师们当即就联想到了宋锦丞和陆吉祥!

“苍天啊!”

陆吉祥在听完了班主任的讲诉以后,抬手捂住额头,只觉得头疼无比,她感叹道:“为什么你们不把论坛关掉呢?这已经是我多少次无辜中枪了?”

班主任只是苦笑,道:“常言有语,人怕出名猪怕壮!陆吉祥同学,你是树大招风啊!”

放学后,陆吉祥回到家里。

客厅里正在放着电视,陆吉祥走进去的时候,发现裴谦在里面坐得好好地,茶几上还摆得有切好的水果,而他则是翘着二郎腿,喝着热茶,一副优哉游哉的模样儿。

“哟,吉祥物回来啦!”

裴谦往门口看了眼,笑得挺灿烂。

陆吉祥也笑了起来,并认真的道:“今天我们学校里收到了一个紧急通知,说是烧开的自来水千万不能直接饮用!因为在经过我国的多名砖家以及几百万的临床试联合实验证明,无论是城里的还是农村的,无论是大铁锅里的,还是电水壶里的水,一旦烧开了以后都千万不能直接饮用!”

“真的?”

裴谦一听,赶紧就放下了自己手里的热茶。

“千真万确!”陆吉祥很严肃的点头。

裴谦看着她,有些紧张兮兮的问道:“是不是因为最近的水污染太严重了,所以不能直接喝了?”

“当然不是!”陆吉祥摇头,答道:“因为会烫嘴!”

“……”裴谦差点吐血。

陆吉祥憋着笑,一颠儿一颠儿的跑去找宋锦丞。

可惜,在她找遍了卧室和书房以后,她都没有看到宋锦丞的身影。

“宋教授呢?”

她重新返回到客厅里面,看着满脸郁闷的裴谦,问道:“他没回来吗?”

裴谦看她一眼,鼓着腮帮子道:“你就会欺负我们这些学理科的,有本事你再出一个专业题,我绝对不会被你难倒!”

陆吉祥盯着他,双手环胸,开口道:“这是一道关于心理方面的问题,据说,曾经有个科学家做过这样一个实验,他把一个死刑犯关在了一间黑屋子里,并让旁边的水龙头不停的滴水,然后他告诉那个死刑犯说他的手已经被割开了!一个月以后,当科学家再次来到这个黑屋子里的时候,犯人果然死了!请问,这个试验告诉了我们什么?”

“这个我知道,以前我学心理课的时候有听讲过。”裴谦回答得不假思索,只听他道:“这个试验证明了极度的恐惧会让人心理崩溃,并最终导致死亡!”

陆吉祥冷笑:“赔钱货,我真不知道你当初是怎么毕业的!”

裴谦眨眼间,显得很无辜:“我的核物理专业课很好,所以是提前毕业!”

陆吉祥懒得搭理他,走到厨房里拿了颗苹果以后,正巧听到外面的开门声。

她走出一望,发现是宋锦丞和周阿姨。

“宋教授,周阿姨!”她喊了声,奇怪道:“你们一起出门的?”

“是啊!”

周阿姨拎着一袋蔬菜走了进来,一边冲着女孩儿笑道:“宋老师说你平时挑食,爱吃的菜没几样,所以今天就和我一起去了趟超市,顺便给我说了下你都爱吃那些菜。哎哟,吉祥啊,还真别说,你真挑食,也亏得宋老师都记得住!”

陆吉祥暗暗撇嘴,目光朝男人望去。

宋锦丞已经走了进来,他的手里也拎得有两大袋食物,都是些水果和肉类。

“听说你跟着周阿姨学了一道菜?”男人看着她,笑着问道。

陆吉祥点头,同样回以一笑,并道:“待会儿做给你吃呀!”

“好!”

宋锦丞颔首,将东西都拿去了厨房里。

等他出来的时候,陆吉祥正在客厅里和裴谦争抢遥控器。

他捂额,有些头疼的道:“裴谦,要我说多少次,你要多让着吉祥!”

裴谦不服气,直嚷嚷:“你们这些人就知道欺负我们这些学理科的。”

宋锦丞汗,道:“我也是理科!”

裴谦一听,当即就道:“那好,我问你一个心理题,据说,曾经有个科学家做过这样一个实验,他把一个死刑犯关在了一间黑屋子里,并让旁边的水龙头不停的滴水,然后他告诉那个死刑犯说他的手已经被割开了!一个月以后,当科学家再次来到这个黑屋子里的时候,犯人果然死了!请问,这个试验告诉了我们什么?”

宋锦丞挑眉,答道:“在做任何实验的时候,请不要忘了给犯人投放食物!”

裴谦惊讶的僵住。

陆吉祥乘此机会,一把抢过了他手里的遥控器,笑得非常夸张:“裴谦,在你们这些学理科的人里面,你是最笨的一个,哈哈……”

------题外话------

求月票!求评价票!求各种留言!(づ ̄3 ̄)づ~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