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066章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八卦的传播速度永远都是最快的,它存在于人与人的嘴唇之间,有时能够作为消遣,有时也能作为利器杀人于无形!

自古以来,多少人死于流言蜚语?

同样的,它的兴衰速度也是非常的快。

上周因为校务处胡启强被抓走的事情,大家都在议论纷纷。

可仅仅过了几天的时间,当学校公布了本学期期末考试的具体时间安排以后,大家很快又被期末考吸引了所有的目光。

这几天,陆吉祥有些郁闷。

为什么?因为家里来了一位长住客——裴谦!

这货已经在家里住了整整三天了,不但每天白吃白喝,而且还会故意找茬!

当然了,他只会找陆吉祥的茬!

因此,此时此刻。

‘咚咚咚——’

周末的早晨,陆吉祥还在卧室被窝里睡懒觉呢,卧室门便被人敲响了。

宋锦丞早就出了门,现在家里就只剩下她和裴谦!

陆吉祥懒得动,躺在床上装死。

“吉祥物!吉祥物快起床啦,太阳都晒到屁股啦!”

裴谦的耐心极好,一边敲门,一边唱着他自编的儿歌。

最后,陆吉祥终于是忍无可忍!

她猛地从床上坐起,并冲着门外大声怒吼:“赔钱货,你他妈到底还有完没完,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她此话一出,外面瞬间安静。

不对,应该是安静得有些诡异。

然后,陆吉祥看到卧室门缓缓的打开,外面站着的居然是宋锦丞!

啥!

是宋锦丞?!

陆吉祥错愕了,心想,她明明听到的是赔钱货的声音啊!

难懂,难道这个世界是玄幻了吗?

“陆吉祥,长本事了,居然还会骂脏话了,嗯?”宋锦丞冷冷沉沉的开口,黑眸深邃如潭,看得人心肝儿直颤。

陆吉祥咽了咽口水,随即举起两手,做投降状。

“我愿意主动向组织承认错误,我有罪,我愿意悔过!”她说得一板一眼的,但可惜此时形象不佳,头顶鸡窝,两眼惺忪,实在是惨不忍睹!

宋锦丞看着她,嘴角似乎微微勾了下。

“立刻洗脸刷牙,然后出来吃东西!”

“是!”

陆吉祥敬礼,从床上爬起来以后,正当她要溜进浴室里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道幸灾乐祸的声音传来。

“所谓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哇!”

然后,就在陆吉祥要张口反驳的时候,宋教授已经转了身,然后华丽丽的一脚踹出。

赔钱货‘啊’的一声,飞走了!

“兄台好功夫!”

陆吉祥拍手鼓掌,笑得不亦乐乎。

宋锦丞侧头瞥她一眼,眼神儿那叫一个高深莫测。

女孩儿当即噤声,默默地钻进了浴室里。

十分钟后,大家一起围坐在餐桌前。

今天的早餐是中式馄饨,陆吉祥十分喜欢,几乎是一嘴一个,吃得不亦乐乎。

裴谦则是苦着一张脸,他不喜欢香菜一类的食物,可这碗馄饨里面几乎全是香菜,他有些受不了,继而整个人都感觉不大好了。

一碗馄饨里面有十二个,陆吉祥几乎是没多久便吃了个精光。

但很明显的是,她还没吃够,转头又眼巴巴的直盯着裴谦碗里的馄饨。

裴谦的这碗馄饨几乎都没怎么动过,半浮在香菜之间的一颗颗馄饨,看起来格外的诱人。

陆吉祥咽口水,试探的问道:“赔钱货,你是不是不喜欢吃馄饨啊?”

裴谦先是点头,然后又摇头。

空气里都是葱郁的香菜味道,他几乎不愿意在张口说话。

陆吉祥伸出手,一点点的靠近裴谦跟前的那碗馄饨,并一边开口道:“裴谦,老师从小就教育我们不要浪费粮食,既然你不喜欢吃这个,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替你解决了吧!”

说完,她张开五指就要拿起裴谦跟前的那碗馄饨,怎料,一双筷子却从天而降。

‘啪’的一声,准确的拍在了陆吉祥的手背上。

“哎哟!”

陆吉祥倏地收回手,捂着自己的手呼疼。

她抬头,咬牙切齿的瞪着宋锦丞:“你想干嘛!”

宋锦丞看着她,几乎没什么表情:“吃早餐要懂得适量,不能暴饮暴食!”

陆吉祥闻言,直翻白眼:“我都没吃饱,怎么就算是暴饮暴食了?”

宋锦丞先是微微蹙眉,紧接着,他将陆吉祥的碗拿了过来,然后从他的碗里挑了几个馄饨给她,并道:“就算是再饿,也不准吃别人的!”

‘噗——’

旁边的裴谦忍不住笑了,他指着宋锦丞,哇哇大叫:“上次那话是怎么说的来着?独占欲!这就是独占欲!”

“什么独占欲?”

陆吉祥扭头望着裴谦,不明所以的问道。

裴谦正要解释,旁边一道犀利的目光骤然掠来。

他倏地闭嘴,一个劲儿的摇脑袋。

“搞什么嘛,这么神神秘秘的!”

陆吉祥说了句,她又拿起筷子,继续吃着自己碗里的馄饨。

她倒是也不嫌弃这是宋锦丞吃过的的馄饨,反正只要是能吃的,她都不嫌弃!

吃过了早餐以后,裴谦悲催的被逼着在厨房里洗碗。

陆吉祥坐在客厅里,一边吃苹果,一边看着昨晚的电视重播。

过了会儿,门外响起了门铃声。

“谁呀?”

陆吉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趿着拖鞋跑去开门。

门打开以后,外面站着的是一位是大约五十多岁的女人,打扮得很朴素。

“你是?”陆吉祥皱眉问道。

“请问,这里是宋锦丞宋老师的家吗?”女人开口问道,笑得十分和蔼。

“是啊!”

陆吉祥点点头,一边道:“请问你是?”

“噢,我是家政公司的,我姓周!”女人笑着说道:“今早宋老师打电话过来,说是咱们家里需要一个保姆阿姨,所以公司就派我过来了!”

陆吉祥眨眼,心想,宋锦丞请保姆干嘛?

“那个,您先进来吧!”

陆吉祥拉开门,先是为为周阿姨拎来了拖鞋以后,然后她才跑到书房门口,抬手敲门道:“宋教授,你请的保姆到了!”

她话音刚落,书房门便被人打开了。

宋锦丞仅仅只是看她一眼,提步往外走。

陆吉祥倒是没怎么在意,她屁颠儿屁颠儿的跟在男人身后,一边很八卦的道:“宋教授,你干嘛要给家里请个保姆啊?我觉得,只要有你在,一个顶两啊!”

她说这话的时候,恰逢裴谦正从厨房里走出来。

裴谦听了,忍不住笑,表情很夸张的道:“想想咱们军部第一战略家,居然在你这小丫头的眼里,就只是个烧饭的伙夫!”

“你给我滚一边去!”

陆吉祥啐他一口,继续狗腿儿的跟在宋锦丞的身后。

裴谦倒是并不在意,他也跟着走进了客厅里。

周阿姨正站在客厅里面,当她看到这三个人走进来的时候,她明显是愣了一下。

接着,只见她试探性的开口问道:“您们好,我是家政公司派来的。请问,您们哪位是宋锦丞宋老师?”

裴谦和陆吉祥同时指向宋锦丞!

周阿姨的目光落在宋锦丞身上,看着眼前这个顶多三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她的眼中有惊讶。

“您、您就是宋老师?”

宋锦丞浅笑,点头道:“您别客气,叫我小宋就好!”

说罢,指向沙发,并道:“您请坐!”

“哎哎!”

周阿姨连忙点头,走到沙发边落座。

宋锦丞看着她,温和的开口道:“是这样的,我最近要出门几天,家里暂时就只有我的妻子,她不是很会做家务,所以我把您请了过来,希望我不在的这几天里能够由您来照顾她!至于价格问题,除了你们公司规定的佣金以外,我还会额外再给您一份。”

“宋老师,您太客气了!”周阿姨在听完这话以后,不由得连忙罢手道:“您不需要再额外给我一份,既然公司已经把我派来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宋锦丞反应不大,他淡道:“您不必推辞,只要您做得好,这都是您应得的。”

周阿姨踌躇了一下,最后笑得愈发灿烂:“那就谢谢宋老师了!”

宋锦丞没再说什么,他招手示意陆吉祥过来。

陆吉祥走了过来,并在宋锦丞的授意下,乖乖的坐在他的身边。

“你要出门啊?”

陆吉祥望着他,问道:“你要去哪里啊?什么时候回来?”

说真的,这会儿的陆吉祥,倒是有几分小娇妻的味道儿。

宋锦丞望着她,怜惜的伸手将人揽到怀里,回答道:“我和裴谦有事要办,大概在下周二回来,你乖乖在家里呆着,不要调皮,嗯?”

他这副语气,真的很像是长辈在嘱咐小辈!

陆吉祥嘴角抽搐了一下,答道:“我已经大四了!”

宋锦丞一笑,道:“在我的心中,你永远都是个不懂事的丫头!”

“咳咳咳——”

裴谦假咳了一声,声音有些阴阳怪气的:“秀恩爱是不对的哈,要办正经事儿就赶紧的!”

宋锦丞瞥了眼裴谦,似笑非笑:“裴谦,你的事情都做完了?”

他只指,洗碗?

裴谦立马垮下脸:“我已经把碗都洗干净了,但是好像没有洗干净!”

他话一落,周阿姨立马站了起来。

她笑道:“您别担心,有我在呢,请您带我去厨房里看看吧!”

“好好好!”

裴谦巴不得呢,赶紧就领着周阿姨进了厨房。

他俩离开以后,客厅里便只剩下陆吉祥和宋锦丞了。

陆吉祥还是一脸的郁闷:“宋教授,你非得这几天出门吗?”

“是啊!”

宋锦丞点头,侧头看着身边的小丫头,笑道:“舍不得我?”

陆吉祥瞥他一眼,嘿嘿的笑:“我们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我知道宋教授你神通广大,你在临走之前,能不能帮我走个后门啊?”

“……”

“只要你肯帮忙,这次的期末考,我绝对能稳过啊!”

对此,宋锦丞的笑容有些冷了。

“陆吉祥,我劝你还是收起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吧,好好考试,如果有任何一科挂了,家法伺候!”

“啊!”陆吉祥惊呼:“还要家法伺候,这么严重?”

“太给我丢脸了!”

……

临走前,宋锦丞在书房里收拾东西。

陆吉祥站在旁边,慢吞吞的替他收拾着电脑。

忽然,房间来传来‘咔哒’一声。

陆吉祥赶紧抬头望去,发现宋锦丞正在开保险柜。

要论在这个家里,陆吉祥对什么东西最感兴趣?

答案非是书房里这个保险箱不可。

自从她搬到这里以后,她还从来没有看到宋锦丞打开过这个保险箱!

今天,机会来了!

“等一下!”

她骤然出声,然后以箭步冲到宋锦丞的身边,低头就往保险箱里望去。

可惜,她没有看到什么金银珠宝。

这个保险箱里放着的就只有几个牛皮纸档案袋,她一点都不感兴趣!

“切,我还以为是些什么宝贝呢!”

她喃喃一句,准备转身离开。

这时,她纯粹无意,目光却无意瞥到了保险箱里的一个红色物体。

“结婚证!”

她低呼,伸手就将它拿了出来。

宋锦丞站在旁边,他倒是挺纵容这丫头的,任由着她胡闹。

他笑得温和:“这就是我最贵重的物品!”

他干嘛要说得这么肉麻?

陆吉祥哼了声,一边将结婚证还给他,一边道:“宋教授,你可别拿恶心当做肉麻,小心我吐给你看!”

“我还真没见你吐过!”

宋锦丞一边答道,一边将结婚证放回保险箱里。

陆吉祥冲着他的后背挥拳头,咬牙道:“那你可要小心了,指不定我哪天就吐你一身!”

宋锦丞忽然转过身。

陆吉祥来不及收回手,骤然愣住,两只手还举在空中。

但紧接着,她又顺势将两只手搭在了男人的肩上,一边替他捏着肩头,一边谄笑着道:“宋教授,您辛苦了,您辛苦了,我来给你捏捏肩捶捶背!”

她就站在他的面前,两人挨得很近,不过两拳之距。

宋锦丞眸中忽然盛起异光,伸手便将这近在迟尺的丫头,直接拥入怀里。

“额!”

陆吉祥愣了下,瞪起眼,看着离她不过寸尺之间的男人。

“吉祥……”

男人缓缓的启声,低沉的嗓音,莫名带着一丝丝的蛊惑。

陆吉祥眼皮一跳,有些巍巍然。

“怎、怎么了?”她结结巴巴的说道,根本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我有个问题想问问你!”男人开口说道,墨色的眸仁里,倒映着女孩儿微红的面颊。

“你、你说!”陆吉祥想将身子往后仰,她想让自己离宋锦丞远一些,可是男人放在她腰间的大手,就像是生了根的藤蔓,缠得她很紧,根本让她没有任何的机会。

这时候,宋锦丞的声音继续传来。

“如果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你会和我结婚吗?”

“啊?”

陆吉祥诧异,仰头看着他:“再给我一次机会?”

宋锦丞皱眉,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原本清隽的容颜,倏地转冷。

“你没有选择的机会!”他冷道,模样冷贵无双。

这下,陆吉祥更加不能理解了,这个男人究竟想说什么?

“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出发啦——”

裴谦忽然开门闯入,待他见着这屋里正抱着的两个人时,瞬间又愣住了,他颇显尴尬:“额,我是不是进来的不是时候?”

说完,他又准备退出去。

宋锦丞已经松开了陆吉祥,他声音平淡,似乎之前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

“我们走吧!”

他说道,将档案袋放好以后,很快将保险箱重新关拢。

“成,我先去开车!”

裴谦倒是没了平日里的嬉皮笑脸,他说完这话以后,接着看了眼陆吉祥,朝她挥了挥手,转身就溜掉了。

陆吉祥动了动嘴,根本没有机会说话。

她转过身,沉默的看着正在装笔记本的宋锦丞。

“宋教授!”她呐呐的出声,目光里有些犹豫:“那个,你出去以后要小心一点啊,我、我在家里等你回来!”

“嗯!”

宋锦丞应了声,没有回头望她。

陆吉祥想了想,接着又道:“宋教授,我会在家里跟着周阿姨学烧菜的,等你回来以后,我就做饭给你吃,好不好?”

“嗯!”

宋锦丞的反应还是不咸不淡的。

陆吉祥迟疑了一下,接着又走上前,伸手拉了拉男人的衣袖,弱弱道:“宋教授,你能不能每天给我打个电话啊,算是报平安?”

这下,男人倒是终于转了身。

他望着她,墨眸深邃如同苍穹星海璀璨迷人。

“为什么要我每天给你打电话?”他的声音低醇浑厚,极为悦耳。

陆吉祥看着他,答道:“为了报平安啊!”

宋锦丞紧盯着她,神情讳莫如深:“只是因为这样吗?”

陆吉祥的眼珠子转了好几圈,她笑着裂开了嘴,像是只狡猾的小猴子:“以前都是我给你每天打电话报平安,现在终于轮到你给我打电话了,我要让你知道这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

“……”

“记住了吗,宋教授?”

宋锦丞闭了眼,深吸了两口气,方才重新望向女孩儿。

他的声音很沉,像是缓缓被敲响的重鼓。

“好,我会记得每天给你打电话!”

陆吉祥挑眉,煞是意外。

“这么听话?”她连想都没有多想,随口便把这句话给说了出来。

可下一瞬间,她反应过来以后,连忙又捂住自己的嘴,满脸的后悔莫及。

宋锦丞笑得有些森冷:“陆吉祥,你本事不小!”

“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女孩儿连忙夺门而逃,跌跌撞撞的背影,甚是搞笑。

宋锦丞站在原地未动,嘴角的笑意,久久未散。

……

下午,陆吉祥单独出了门。

临走之前,她告诉周阿姨,她下午有事不回家吃饭,让她不必留她的饭。

对此,周阿姨颇有疑问。

陆吉祥的解释很简单,她下午要去同学家玩,所以她应该会在对方家里吃饭。

于是乎,周阿姨便再也无话可说。

从青云小区离开以后,陆吉祥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市郊最豪华的别墅区——君钦贵府!

这里是京城里出了名的别墅区,由本市鼎鼎大名的‘安富尊荣’地产开发,总建筑面积超过二十万平米。

对于东郊这片富人区,广告上打得非常凶悍,简直就把它吹嘘成了人间桃花源。

不过说到底,这君钦贵府也确实是有值得炫耀的资本的。小区内设有商场、专属医院、以及学校,周边配的是环绕高尔夫球场,自带高尚会所,还毗邻海滨。虽然说是片别墅区,但具体来说,其实做的都是精品小别墅,独门独栋。

不单奢华程度堪比京城另外一处有名高档区皇朝上院,就连这保全措施也是颇下功夫,专门受过训练的安保人员,充分的将户主们*保护的密不透风。

这不,出租车才刚开到距离大门口还有一百来米的距离时,司机便将车停了下来。

司机回过头,看着坐在后座上的陆吉祥道:“姑娘,这里不让出租车进去,您看,您还是自个儿走进去吧!”

“好的,谢谢您了!”

陆吉祥付钱下车,刚靠近大门口,便不出意外地被保安拦了下来。

“站住,干什么的?”

保安穿着一身笔挺的制服,腰间还别有警棍,看起来十分严肃。

“我是来找人的,我的朋友住在里面!”陆吉祥答道。

保安看着她的眼神儿充斥着怀疑,这君钦贵府里的住户皆是非富即贵,按理来说,他们的朋友必定也是有一定身价的,而眼前的这个女孩,非但穿得一般,就连来的时候都是坐的出租车!

这样的人,很让人值得怀疑!

很快,保安再次出声问道:“你叫什么?你的朋友叫什么?是哪片区域的住户?”

陆吉祥闻言,立刻回答道:“我叫陆吉祥,我的朋友是住在C区1栋,名字是唐小宁!”

“你等一下!”

保安说道,转身回了保安室里以后,用内部电话打了过去。

半分钟不到,保安又返了回来。

这次,他的态度明显好了很多,脸上都堆起了笑意。

“陆小姐,刚才不好意思了,来,我送你过去!”

“好的,谢谢!”

几分钟以后,陆吉祥站到了唐小宁的别墅前。

前来开门的是他家的保姆,对方见到陆吉祥的时候,笑得特别的开心:“吉祥来了啊,哎哟,小宁最近一直都不怎么好,只要你来了,我们家小宁保准没事儿了!”

“他怎么了?”陆吉祥看着保姆,语气挺意外的。

保姆为她提来了拖鞋,一边叹气道:“小宁这几天有些感冒,可那孩子犯倔,死活不愿意让医生给他打针,每天就只吃药的,这得拖到什么时候去哟?”

陆吉祥皱眉,换了鞋以后,跟着保姆上了楼。

“小宁就在里面。”

保姆指了指紧闭的卧室房门,轻声道:“他还不知道你来了,吉祥啊,你帮着我们多劝劝他吧,这生病了哪能光吃药不打针的?你知道的,他的身体一直就不好,如今再这样拖下去,只会越来越严重的!”

“我知道了!”陆吉祥点头,她看了眼保姆,边道:“江姨,你先去让厨房你做点温性的食物,另外,你把家庭医生也叫来吧!”

保姆犹豫了一下,道:“今早医生就已经来过一次了,可是被小宁轰出去了!他当时还说了,谁再叫医生就开除谁,我们实在是”

“不用怕,到时候就说是我让叫的!”陆吉祥打断保姆道:“去吧,不用害怕,任何事情都有我担着呢!”

“那,那好吧!”

保姆点了头,很快退下去安排一切。

陆吉祥提步上前,敲了敲门,出声道:“小宁,我是吉祥,你快点开门!”

十几秒钟以后,里面依旧安静无声。

陆吉祥等了一会儿,重新又抬手敲门,并道:“唐小宁,我知道你在里面,别给我装死,你快点给我开门!”

可是,里面还是没有任何声音。

陆吉祥没有耐心了,索性自己伸手去扭动门把手。

哪料想,她还真就打开了。

唐小宁的卧室里一片漆黑寂静,他不但没有开灯,连窗帘都被他拉上了。

“唐小宁!”

陆吉祥冲着黑暗里喊了一声,顺着墙壁摸了几下,并顺利找到电灯开关。

‘啪’的一声,整个房间里瞬间被映得明亮。

宽大简洁的卧室里,一张大得离谱的欧式大床,碎花被褥拥簇着侧卧着的男孩儿,他双眼微阖,美丽的肌肤间,却露着不正常的苍白。

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陆吉祥差点落泪。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唐小宁现在睡着的这张床,是她曾经借宿在唐家的时候,唐阿姨特地给她买的,说是这张床很漂亮,最适合女孩儿睡觉!

还有,唐小宁盖着的那套碎花被褥以及枕头,都是她曾经使用过的东西。

这个男孩儿,居然还留着许多年前的东西,并且视若珍宝!

她的心,几乎瞬间就软了。

那个躺着床上的男孩儿,毕竟是与她一同在青春岁月里成长的人,他虽然调皮,虽然邪恶,虽然总是做出一些让人不能理解的事情。

可是,他毕竟只是一个孩子!

“姐,你终于来了……”

房间里,男孩儿虚弱的声音,缓缓的传来。

陆吉祥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卷缩在被褥间的男孩,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唐小宁,为什么不吃药?”她质问道。

唐小宁垂下眼帘,卷长的睫毛微微轻颤,却没有说话。

“不准不说话,告诉我,为什么?!”陆吉祥再次启声问道,她弯下了腰,伸手就毫不客气的揉乱了男孩儿乌黑的发。

普天之下,胆敢任意对着唐小宁的,恐怕就只有陆吉祥一个!

“说话啊!”

陆吉祥挺不高兴的,她将手放到了男孩儿的额头上,滚烫的温度在告诉她,这家伙正在发着高烧。

“姐,我渴!”

唐小宁低低的出声,模样愈发的可怜无助。

陆吉祥瞪着他,心中虽然有气,但更多的则是无可奈何。

“你等着!”

她瓮声瓮气的说了句,转身便下了楼。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当陆吉祥重新返回来的时候,她的手里已经多出了一杯温水。

“起来!”

她冲着床上的男孩喊道,非常的不客气。

唐小宁虽然有些头疼,但他还是乖乖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睁着一双湿润无辜的眼,表情甚是茫然,只听他道:“姐,我好像浑身都使不来力气了,你喂我好不好?”

“事多!”

陆吉祥说了句,可说归说,最后她还是单腿跪在床上,举着水杯递到了男孩儿的唇边。

唐小宁望着她,肌肤苍白,衬得唇色愈发的殷红。

他似乎是笑了一下,但因为太浅太浅,以至于陆吉祥都没有注意到。

一整杯温水,几乎转瞬之间,便被唐小宁喝得是干干净净。

陆吉祥见了,不由得惊讶起来:“唐小宁,你究竟是有多久没喝水了呀?”

唐小宁裂开嘴,冲着女孩儿笑得特开心,只听他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一看到姐,我就觉得特别渴!”

陆吉祥汗了一下,默默道:“那你还要喝水吗?”

“不喝了!”唐小宁摇头,继续道:“我饿了,我想吃饭,我想喝排骨汤!姐,你陪我吃饭好不好?”

从她决定来这里起,她就已经做好了在唐小宁家里吃饭的准备!

反正,她小时候经常在唐家吃饭。

“好,走吧走吧!”

陆吉祥连连点头,说道:“我就知道你饿了,早就让阿姨给你做好饭了!”

“谢谢姐!”

唐小宁望着女孩儿,眸仁深黑,笑得却璀璨。

十多分钟以后,两人坐到了楼下餐桌前。

厨房里做菜的师傅明显是花了心思的,看似简单的四菜一汤,几乎都是药膳类的食材,对于唐小宁的健康恢复,极有帮助。

可是,当唐小宁在看到这些菜肴以后,眉头却紧皱了起来。

“重做!”

他又冷又酷的吐出这两字,吓得旁边的保姆,心惊胆战。

然而,陆吉祥却根本不买账。

“为什么要重做?”她开口道,一边示意保姆可以离开,一边冲着唐小宁嚷道:“唐小宁,不许挑食,给我老老实实的把这些都吃干净!”

唐小宁闻言,无语的直翻白眼。

“姐,我从来都不挑食的,我实在担心你吃不惯!”他如是说道。

“谁说我吃不惯了?”陆吉祥瞪起眼,当即夹起了一筷子蒜泥白菜,根本没有多想,一股脑的就给塞到了自己的嘴里。

唐小宁见状,微微挑眉,静待她的反应。

果不其然,陆吉祥的整张脸都开始变黑了,嘴里包着菜,那是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

唐小宁叹气:“姐,吃不下就吐了吧!”

可偏偏,陆吉祥就是个倔脾气!

他让她吐出来,她还偏要咽下去。

只不过,当陆吉祥奋力的将这食物咽入腹中以后,整个人都不大好了。

“江姨!”

唐小宁扭头,冲着外面喊了一声。

保姆立马就走了进来,一脸的诚惶诚恐。

“再让厨房里炒两个菜,辣一点的!”他嘱咐道,目光瞄了眼坐在对面的女孩儿,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最好是肉类!”

“哎哎,我明白了!”

保姆点头应下,快步退离。

片刻的功夫里,美味的麻辣排骨和鱼香肉丝便被端上了桌。

陆吉祥早就馋得不行,抄着筷子便开吃了起来,并且神奇般的吃了两大碗米饭,反观唐小宁的胃口倒是不怎么样,在慢条斯理的吃完一碗米饭,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再吃了。

最后,两人喝了排骨汤。

吃过了饭后,家庭医生也赶了过来。

这次,唐小宁倒是没有发脾气,乖乖的坐在客厅沙发上,任由家庭医生的检查和询问。

最后,医生准备给他打一针。

陆吉祥在听了以后,下意识的转头去望唐小宁。

男孩儿只是抿着唇,脸色煞白煞白的。

这是一个秘密,除了唐小宁本人以外,便只有陆吉祥知道。

唐小宁晕针!

“小宁,你把眼睛闭上吧,只要你不去看它,你就不会害怕了!”陆吉祥坐在男孩儿的身边,出声劝着他道:“闭上眼睛,只要忍一下就好,嗯?”

“姐……”

唐小宁紧皱着眉头,眼巴巴的看着她:“你抱着我好不好?”

“……”

“姐……”

陆吉祥叹口气,看着眼前的男孩儿:“唐小宁,如果我没在的话,你该怎么办?”

唐小宁不说话。

旁边,家庭医生已经将药液推入了针筒内。

“少爷,准备好了吗?”

家庭医生弯下腰,试探性的问道。

唐小宁没有转移目光,依旧一动不动的看着眼前的陆吉祥。

“打吧!”

他说道,视线就像是扎了根,牢牢的钉在女孩儿的身上。

医生说了句‘好’,开始为男孩儿扎针。

陆吉祥皱着眉,看着那针筒里的液体,慢慢的被推入男孩儿白皙的肌肤里。

十秒钟不到的时间内,医生很快收针,只听他一边说道:“少爷,大约半小时以内您就会感到头晕发热,到时候您就睡一觉,捂热了就好!”

唐小宁还是沉默着。

医生尴尬了一下,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时候,保姆走了出来,赶紧打着圆场道:“医生先生,今天真是谢谢你了,您先休息一下,我去给您泡杯热茶吧!”

说罢,领着医生去了偏厅。

“额,小宁,你要不要先去楼上躺着?”陆吉祥找了个话题,她说道:“医生刚才不是说,半小时以内你会感到头晕发热么?我觉得你现在还是躺回床上吧!”

“好!”

唐小宁无异议,起身上了楼。

陆吉祥看着男孩儿的背影,撇了撇嘴巴,跟着他上了楼。

其实,陆吉祥并不会伺候人,若不是因为对方是唐小宁,她绝对不会这么迁就他的。

好不容易等着男孩儿睡着以后,陆吉祥轻轻的退出了卧室外,并轻车熟路的走到了位于走廊另外一侧的书房里。

这里是唐小宁的书房,里面的装修设计和他这个人的性格一个样儿,属于轻奢侈一类的,据说光是这靠着墙边那面的木质书架,便是上千万的价格,它是唐家在一个拍卖会上所得,据说在古时皇家的东西,唐朝某位王爷的珍贵收藏!

此次,陆吉祥的目的很简单。

她和唐小宁一同长大,所以,她了解他!

今天早上,当陆吉祥在看到宋锦丞将结婚证放在保险箱里的时候,她幡然醒悟,其实按照唐小宁的性格,他根本就不像是那种会她把结婚证烧毁的人!

她知道,当初那句话,绝对是唐小宁骗她的!

因此,陆吉祥决定以身犯险,既然唐小宁不愿意把结婚证还给她,那她自己可以来取啊,反正这都是她自己的东西!

思及此处,陆吉祥已经猫着腰来到了放置在放中央的实木大书桌下面。

不出她所料的是,书桌下面真的放有一个小型保险箱。

陆吉祥蹲在地上,盯着保险箱看了一会儿以后,果断的输入自己的密码。

这是一串非常简单的数字,无外乎就是她的出生年月日,对此她必然是了熟于心。

最后,她摁下了保险箱上的确认键。

可结果是——

原本寂静的唐家别墅内,忽然警铃大响!

陆吉祥被吓了一跳,只听得楼下一阵急促脚步声传来,并逐渐临近。

她心想,完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