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065章 谁先出轨谁完蛋!

从星巴克里走出来的时候,陆吉祥还是一脸的不高兴,她在不停的埋怨着宋锦丞,如果不是他非要拦着她,刚才她早就冲上去把周潇潇救回来了!

这不,小丫头的碎嘴功实在是厉害,短短的几句话,她却可以反复的不停念叨,简直就跟那复读机似的。

最后,宋锦丞被她逗笑了。

“你笑什么?”

陆吉祥的心里本就不爽,当看到男人满脸笑意的样子时,她更是火气直往上窜:“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笑得出来?”

宋锦丞扭头看她,眉眼间尽是愉色,只听他道:“我为什么就笑不出来了?吉祥,我今天算是找到你的一个优点了!”

“我的优点?”

听到这话,陆吉祥倒是不由得愣了一下,傻傻的就问道:“我的什么优点?”

“可以反复的念着同一句话,这证明你的耐心不错!”

陆吉祥面无表情:“你在拿我开涮吗?”

“我可不敢!”

宋锦丞笑道,弯腰拉住了女孩儿的小手,顺着鼓楼大街旁的人行道,慢慢的往前走。

陆吉祥可没有散步的心情。

她问道:“宋教授,翟先生和周潇潇之间,他们是真的相互喜欢对方吗?”

“你很在意这个问题?”

宋锦丞看着前方,回答的声音很淡。

陆吉祥点头:“是啊!”

“为什么?”

“唔!”陆吉祥想了一下,眨着眼睛道:“因为潇潇是我的好朋友啊,她从小就吃了太多的苦,所以我是由衷的希望她能够过得很好!”

宋锦丞听了却是摇头,只听他叹息道:“吉祥,这种事情不该是由我们旁人来判断的,所以你也不应该来问我!”

“噢?”陆吉祥闻言,甚是不解,她一边跟着男人往前走,一边问道:“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判断了?有句话不是说得好,叫做‘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这句谚语用不得错!”宋锦丞一笑,道:“不过,这句话并不能适用于你的问题上。像‘喜欢’这种东西,不过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哇!”

陆吉祥惊叹一声。

“怎么了?”宋锦丞终于扭头望她。

陆吉祥的两只眼里在冒光,只听她道:“宋教授,你真不该当军史教授的,我觉得你如果去当爱情顾问的话,你会非常吃香的!”

“……”

“再加上你的这张脸,你还可以进军娱乐界,然后风靡万千少女,成就一代男神传奇!”

宋锦丞只是苦笑,低语道:“我的要求不高,能把你一人迷住足矣!”

“你说啥?”女孩儿没有听清楚,不禁歪头望他。

宋锦丞颔首,抬手指着前方道:“这里离南锣鼓巷不远,我知道有家腊肉排骨火锅很好吃,你还没吃晚饭的吧,现在想去尝尝吗?”

女孩儿听到此话,先是怔了下,随即又开心的点头,直笑道:“好呀,我喜欢吃排骨!”

于是,刚才的话题被顺利跳过。

咳,无可救药的小吃货!

南锣鼓巷是一条胡同,位于京城中轴线东侧的交道口地区,它是我国唯一保存有老北京风情的街巷,在胡同的周边,现存有各种形制的府邸、宅院,其建筑多姿多彩,厚重深邃。

在古时,南锣鼓巷及周边区域曾是元大都的市中心,明清时期则更是一处大富大贵之地,这里的街街巷巷挤满了达官显贵,王府豪庭数不胜数,直到清王朝覆灭后,南锣鼓巷的繁华也就跟着慢慢落幕。

而如今,这里屹然已经成为了一个著名的景点地标,左右纵横的小巷子里,隐藏着无数诱人的风味美食!

宋锦丞并没有拉着陆吉祥进入南锣鼓巷,而是顺着它的旁边绕道走,过了没几分钟的时间,一家招牌上写着清炖腊肉排骨的火锅店,神奇般的出现在她们眼前。

陆吉祥仰头嗅了几下,空气里尽是腊肉的香味儿。

“好香啊!”

她不禁感叹一句,早已是忍不住的直咽口水。

男人并未多加言语,直接带着女孩儿走进了火锅店里以后,冲着老板要了一锅中份的腊肉排骨火锅,再点了两瓶北冰洋,算是齐活儿!

十分钟以后,热气腾腾的火锅被端上桌。

陆吉祥见状,早已是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就夹了块排骨,埋头便开始啃了起来。

虽说是刚端上来,但排骨依然很烫,只见她一边吃,一边嘶嘶的直抽气。

宋锦丞见了,不由道:“猴急的丫头,小心被烫着!”

话刚说完,只听女孩儿‘哎哟’就是一声。

宋锦丞心头一紧,抬头望去,正好看到陆吉祥张嘴吐舌,手忙脚乱的冲他比划着,一张小脸儿皱得紧巴巴的,忒可怜了。

“被烫着了?”

宋锦丞颇为无奈,一边将饮料递给她,一边慢悠悠的道:“先喝一口,然后张嘴让我看看,烫伤了没?”

“唔唔……”

陆吉祥仰头,咕噜咕噜的连喝了好几口北冰洋,接着又冲着男人张开了嘴。

宋锦丞看了看,微微眯眸,道:“到我身边来,太远了,看不清!”

陆吉祥根本就没有想太多,她乖乖的走到男人身边,张开嘴巴让他检查。

男人低头,目光落在这近在迟尺的小唇上。

他忽的邪魅一笑,大手掰过她小小的脑袋,低头,直接就深吻了下去。

女孩儿的小舌带着微微的烫,而他的却是偏凉,两两纠缠在一起,恰好融合出了适宜的温度。

“现在还觉得烫吗?”

宋锦丞低低的笑,狡猾的抵住她的舌尖。

陆吉祥回过神来,连忙将他推开,满脸的震惊看着他:“你!”

宋锦丞一片坦荡荡,只听他道:“我是在帮你!”

试问天下谁最无耻?

——非宋锦丞不敢当也!

陆吉祥气得是脸颊通红,因为他俩刚才的举动,周围人的目光纷纷都转了过来,其中还有一对小年轻,居然还夸张的发出了‘哇’的声音。

“不要脸!”她低斥道。

“是你自己要过来的!”男人笑得无懈可击。

陆吉祥飞快的瞪他一眼,咬牙道:“是你让我过去的!”

“我让你过来你就过来,这么听话啊?”

妈蛋,横竖都说不出过他!

陆吉祥心里暗骂这老男人横蛮无耻,一边低着脑袋,拿着筷子默默的啃排骨,并将这个排骨幻想他,咬得非常用力。

不过,既然有了前车之鉴,她就算是再饿,她也绝对会把食物放凉了以后再放到嘴里!

宋锦丞见状,心里不禁想,以后若是想要让这丫头改掉坏习惯,非得使用某些非常规手段才得以有效果啊!

刚吃了一半,遇到熟人了!

有的时候,陆吉祥就觉得自己特别的点背,你说这么大一个城市,里面有三千多万的常住居民,可是不管你走到哪里,为什么就总能见到某些人呢?

没错,来者正是前段日子才见过的——姜琦!

她是陆吉祥读书以来最讨厌的同班同学!

“陆吉祥——”

当她那娇滴滴的声音传来的时候,陆吉祥正在啃排骨,她差点就被噎着。

“咳咳咳……”

陆吉祥一边拍着胸脯,一边抬头望去,当确认是姜琦以后,她瞬间没了吃饭的胃口。

“嗨,还真的是你啊!”

姜琦一脸高兴的走了过来,她今天倒是没有再穿什么洋装,上身是短款花色薄棉衣,下身搭配紧身牛仔裤,看起来倒是比她上次正常得多。

陆吉祥尴尬的笑,手里还拿着筷子:“呵呵呵,是你啊,姜琦!”

“你们也来这里吃火锅啊!”姜琦看了眼她们桌上的热腾火锅,笑着道:“真是巧,我和庆元也正准备来吃火锅呢,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是吗?我也是没有想到呢!”

陆吉祥笑得挺尴尬的,她若是早点知道会遇到姜琦,她就不会来这里了。

这时,又听姜琦的声音传来:“这家火锅店的生意好好啊,外面排队的都排到二十多号去了,呐!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就一起拼桌吧!”

“我当然介”

“庆元!庆元!”

根本不等陆吉祥说完话,姜琦转头就冲着外面喊了几声。

不到半分钟的时间,一个长得清秀的男生便走了进来,他笑起来的时候很好看:“怎么了,琦琦?”

“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姜琦出了声,她动作亲昵的挽着李庆元的手臂,指着座位上的陆吉祥道:“庆元,你还记得她是谁吗?”

李庆元闻言,浅棕色的眸仁,落到了陆吉祥的身上。

片刻后,他漠然的摇头,脸上有迷茫:“不记得了,她是谁啊?”

“天啦!”姜琦惊呼起来:“庆元,你真的忘记了吗?她是陆吉祥啊,以前在高中的时候,她可是最喜欢你的!”

尴尬——

真心的好尴尬!

陆吉祥默默的低下头,目光偷偷地瞄向前边的宋锦丞。

说真的,她倒是不怎么在意姜琦的揶揄,因为她知道她是在故意的给她找难堪。

可是,该死的她居然更在乎宋锦丞的反应!

但出乎意外的是,坐在对面的宋锦丞,脸上毫无任何变化,依旧在优哉游哉的吃着他的饭,就好像他什么都没有听到似的。

如此,陆吉祥倒是放心了。

她很快抬了头,目光盈盈的看向正笑得一脸得意的姜琦,开口道:“你俩是什么关系?”

姜琦将脑袋靠在李庆元的肩上,特自豪的答道:“庆元是我的男朋友!”

“姜琦,你真厉害!”陆吉祥摆出惊讶的模样,羡慕道:“这才几天不见面呢,你又换了个男朋友呀,真棒!”

姜琦傻住了。

李庆元挑起了眉,目光不冷不热的看向自己的女友:“你又出去乱玩了?”

姜琦摇头,着急的解释道:“庆元,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李庆元抿着唇,没吭声。

“庆元,你要相信我呀,我现在已经变乖了,我这两年就只有你一个男朋友啊!”姜琦欲哭无泪,怒而指向陆吉祥的道:“陆吉祥,你可不要乱说,我以后是要和庆元结婚的!”

“结婚的事情,我看还是再缓缓吧!”

李庆元说了句,一把甩开了挽着他的姜琦,转身就往火锅店外走。

“庆元——”

姜琦见状,连忙就伸手去拉李庆元,却被对方再一次甩开。

她气得不行,临走之前,恶狠狠的冲着陆吉祥道:“你够狠,咱们以后走着瞧!”

说罢,拔腿就去追李庆元。

看着姜琦狼狈奔走的背影,陆吉祥的心里非常爽。

“今天的天气真好啊!”

她深深的感叹一地,在心中歌颂着世界万物太美好!

这时,对面的男人却出了声,他的语调很淡:“陆吉祥,你平时都是这样和你朋友说话的?”

陆吉祥微楞:“什么意思?”

男人扶住额头,叹口气:“丫头,我很为你的人际关系感到担忧!”

噢,怪不得他刚才不说话呢,原来是在观察她和朋友之间的聊天方式。

可是,姜琦又不是她的朋友!

思及这里,陆吉祥开口答道:“我的人际关系还是很好的,宋教授,事实证明你的担忧是多余的!”

“是吗?”

宋锦丞勾了勾唇,答道:“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吉祥,你虽然逞得了一时之快,但却为自己埋下了恶果!”

他话中有话!

陆吉祥想了想,她将两手撑在桌上,看着对面的男人道:“你的意思是,我不该和姜琦作对?可是你也亲自看到了啊,每次都是她先来惹我的,以前读书的时候就老气我,到现在了还不肯放过我,真是个神经病!”

宋锦丞摇头,边道:“这不是理由。”

“那我就不明白了。”陆吉祥皱着眉,脸上有迷茫:“你到底想说什么?”

宋锦丞稍微斟酌了一下,最后道:“以后少和那些人来往,特别是男生!”

咳——

最后这个才是重点吧!

陆吉祥拍桌,怒道:“你以为你姓管呢?管得还挺宽!”

宋锦丞不说话,黑眸深深的瞅着她。

陆吉祥咽口水,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好几圈,忽然又继续道:“宋锦丞,我、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呢,你居然还敢凶我!”

宋锦丞还是不说话。

陆吉祥咬着牙,冲他质问道:“宋锦丞,你给我老实回答,你和江卿之间是怎么回事?”

“江卿?”

男人微楞,甚是意外。

陆吉祥却把他看成了做贼心虚。

“你可别忘了,我们之间是有协议的!”陆吉祥得意起来,她道:“谁要是敢先出轨,下场就只能是净身出户!”

“……”

“说吧,你俩之间是什么时候开始的?”陆吉祥翘着二郎腿,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可是,只有她自己的心里知道,她现在很紧张!

忽然就有些害怕听到宋锦丞的回答!

可就算如此,男人的声音还是一点点的传了过来。

“我和江卿老师之间是同事关系!”他的回答很官方。

陆吉祥嗤嗤的冷笑,手指着他:“宋锦丞,我看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吧!”

“什么意思?”男人皱眉。

“你等着!”

陆吉祥说着,一边翻出了自己的手机,可她才刚打开网页,脑子里立马又想了起来,她这个月的流量早就用光光了!

“把你的手机拿给我!”

她又朝着男人伸出手,非常任性的说道。

宋锦丞特别复杂的看她一眼,然后默默的拿出手机递给了她。

“密码!”

陆吉祥连头也没抬的问道。

宋锦丞看着她,说出了一串数字。

陆吉祥很快解锁进入手机页面,可当她看到手机里的主页屏保图时,她又咋呼起来:“宋锦丞你有毛病吧,干嘛把我睡觉流水口的照片拍下来,还、还把它弄成屏保!”

对此,男人的回答是:“看了它,能让我心情变好!”

陆吉祥啐他一口,低头打开网页以后,很快进入了学校论坛里,并随意点开了一张帖子。

“呐,这就是证据!”

她说道,将手机递到了男人跟前。

宋锦丞伸手接过来,刚低头看了眼,随即眉头大皱。

他一言不发的看完整条帖子,脸色沉得像是雾霭。

“没话说了吧?”陆吉祥双手环胸,冷冷的笑。

宋锦丞却忽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招来了服务员,一边掏出钱包付账,一边道:“你放心,我会妥善的处理好这件事情!”

陆吉祥也跟着站了起来。

她看着他,问道:“你什么意思?”

宋锦丞抬头望她,容颜冷峻:“那天我刚讲完课,回家的时候正好和江卿老师同路,所以我们就小聊了一下,却没想到会有人拿此做文章!”

说到这里,他冷笑一下,隐约有些骇意:“这种事情决不能姑息!”

他鲜少动怒,这个从来温文儒雅的男人,向来便是谈笑间杀伐决断。

他大步走出了火锅店,外面正刮着风,他的大衣摆被吹得微微拂动,衬得他整个人格外的料峭冷肃。

回来途中,男人连续拔出了好几个电话。

他一边开车,一边讲着电话,声音冷冷沉沉,彰显他此刻的怒气。

陆吉祥默默地坐在副驾驶座上,始终没有吱声。

直到两人回到了青云小区以后,男人将她抱在怀里,非常认真的解释道:“吉祥,这只是个误会,我希望你能相信我!”

“噢……”陆吉祥应了声。

说实话,她从来就没有怀疑过宋锦丞。

毕竟,这是一个真正优秀的男人,如果他真想找别的女人,他必定有能力瞒她一辈子。

第二日,学校内,风云涌动!

关于宋锦丞和江卿之间的论坛帖子,几乎在一夜之间便消失得干干净净,

而就在所有人都议论纷纷的时候,冷美人江卿站了出来,她哭得梨花带雨,一边诉说着她自己的无辜,一边谴责那些无中生有的造谣者,并表示她始终保留自己的法律诉讼权利!

前前后后不到二十四小时的时间,此次事件完满落幕!

陆吉祥惊讶的同时,宋锦丞居然开始亲自接她放晚自习。

于是乎,‘宋师母’这三个字,再次回到她的头上。

很快,时间逐渐临近年底。

天气是越变越冷,陆吉祥已经换上了厚厚的羽绒服,整个人胖胖的像是一只小企鹅!

最近,她萌生了一个想法!

“我想把头发剪短!”

“你再说一遍!”男人拿着报纸,连头也没抬的说道。

陆吉祥看着他,再次道:“我想把头发剪短!”

男人表情不变,他道:“你再说一遍!”

陆吉祥皱起眉头,很奇怪的看着他:“你没听清楚吗?我说,我想把头发剪短,呐,就剪到肩膀这里,以后洗起来也方便!”

男人翻了一页报纸,扯唇道:“你再说一遍!”

宋吉祥面无表情:“你什么意思?”

“我不同意!”

男人放下手中的报纸,他起了身,走到厨房里倒了一杯水。

陆吉祥跟着走了进去,她好笑道:“请你要搞明白,我不是来询问你的意见的,我只是来给你说一声!”

“是吗?”

宋锦丞勾唇,目光落在女孩儿的发上。

其实,陆吉祥的头发算不上有多长,但也能够勉强的称之为长发!

“女孩子还是留长发比较好看!”他说道,大手欲伸向女孩儿的小脑袋。

陆吉祥机灵的躲开他,一边直嚷嚷道:“你光是一张嘴说得到容易,你知道我每次为了洗这头发,我得遭多大罪嘛?”

“以后我帮你!”男人答得不假思索。

陆吉祥翻白眼,摇头道:“算了吧,我可不敢劳你大驾!”

宋锦丞笑得森冷:“陆吉祥,我警告你,如果你敢把头发剪了,我必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

“听清楚了吗?”

陆吉祥虽然心不甘,但见着宋锦丞那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她还是很没有骨气的点了头:“好吧,我记住了!”

宋锦丞看她一眼,又道:“咱俩结婚这么久了,我还从来没有吃过你烧的菜,今天中午你来做饭!”

“……”陆吉祥窘。

宋锦丞看她不说话,微微蹙眉:“怎么了?”

“额,那个,我会烧的菜不多,只会一样,你确定要试试吗?”陆吉祥怯生生的看着他。

“噢?”

男人闻言,不由来了几分兴趣,他问道:“你会烧什么菜?”

“我会烧……白开水,味道还不错!”

“……”

“我早就说过了嘛,我以前没怎么进过厨房!”

“出去!”

“得命!”笑嘻嘻的离开。

吃过午饭以后,宋锦丞回了书房里,继续他未完成的工作。

陆吉祥坐在沙发上,啃着苹果看电视。

到了下午以后,就在陆吉祥准备溜出门去剪头发的时候,她却意外的接到了一通电话。

电话里面的人说,关于范思雨遇害一案的犯罪嫌疑人,他们已经抓到了!

只是,当她在听说了犯罪嫌疑人的名字以后,整个人如遭雷击!

……

半小时后,陆吉祥和宋锦丞匆匆到达警局。

刚下车,她便已远远的看见了周潇潇,她正站在一辆黑色轿车旁,整个人就像是风中破絮的布条,尤为单薄。

“潇潇!”

她喊了一声,提步跑了过去。

她速度之快,就连身边的宋锦丞居然没有来得及抓住她。

这边,陆吉祥已经跑到了周潇潇跟前。

“潇潇,你没事吧?”

她握住了周潇潇的手,很担忧的看着她:“你的脸色很不好!”

周潇潇摇头,反手紧紧的回握她,目光却一直盯着前方警局门口。

她的声音很沙哑,明显是刚刚哭过。

“我想过很多人,却独独没有想到是她!”

陆吉祥皱眉,低声道:“其实,我也没有想到!”

周潇潇瞥她一眼,忽的冷笑:“真是滑稽,枉我待她亲如姐妹,可到头来,她竟然想要我的命!”

“潇潇!”

陆吉祥看着她,道:“我们一定要等到她,我要亲自听到她的解释!”

“对!她欠我一个解释!她欠我们大家一个解释!”

两人在楼前等了许久,终于,在她们翘首以盼的目光,押送犯人的警车缓缓驶了进来。

周潇潇的反应有些激烈,她浑身颤抖着,唇瓣苍白的像是纸。

很快,两名警察架着嫌疑人走了下来。

她的双手被手铐束缚着,头发凌乱,裤管上尽是黄泥。

据说,在抓捕过程中,她曾试图逃跑,但最终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她还是没能逃出生天!

然后,就在陆吉祥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身边的周潇潇已经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她带着浑身的怒气,直接一巴掌就扇到了李玫的脸上。

‘啪’的一声,又重又狠!

“李玫,你他妈简直不是人!”

她冲她啐道,整个人都在颤抖。

旁边的警察走了过来,试图将周潇潇拉开。

这时候,陆吉祥也冲了过去,她一边护着周潇潇,一边朝着李玫大声质问:“李玫,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知不知道你把我们大家害得有多惨?”

李玫没有说话,她始终低着脑袋,眼泪一颗一颗的往下掉。

“你他妈还有脸哭!”

周潇潇破口大骂,她气得不行,伸手又是想一巴掌挥过去,但在半途被一名警察拦下。

宋锦丞原本是在警局内,当听到外面的动静时,他大步走了出来。

只一眼,他便很快看清了外面的局势。

“吉祥!”

他喊了声,快步走下楼梯以后,直接就将反应激动的陆吉祥拉进了怀里,而跟着周潇潇一同过来的司机,则是把周潇潇拖到了一边。

很快,警察押送着李玫进入警局。

这一切不过短短的几分钟,却像是经历了生离死别。

周潇潇几乎瘫坐在地上,哭得凄厉无比。

陆吉祥看见她哭得伤心,她也跟着哭了起来,眼泪一颗一颗的往下掉。

是呀,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杀害范思雨的真正凶手,居然是昔日里待她如亲姐妹般的——李玫!

半小时后,在宋锦丞的协调下,陆吉祥和周潇潇走进了一间屋子里,隔着透明的窗户,对面坐着的是李玫!

陆吉祥皱着眉,还未来得及说话,李玫便率先出了声:“吉祥,潇潇,对不起!”

“别他妈喊我的名字!”周潇潇怒斥道,恶狠狠的看着她:“李玫,你真让我感到很恶心!”

李玫没说话,她低着头,让人看不见她的表情。

陆吉祥拉开了椅子,示意周潇潇过来坐。

“我不坐!”

周潇潇扭头,眉头皱得紧紧的:“离她近一分,我就更恶心一分!”

“呜呜呜……”

李玫的哭声传来。

周潇潇一听,火气更大,她一下冲到玻璃边,使劲的拍打着,并不停的喊道:“你凭什么哭?我他妈都没哭,你凭什么哭?李玫,你真该去死,你真该下地狱!”

“潇潇!”

陆吉祥被周潇潇的反应吓到,她赶紧将她从玻璃边拉开,并出声安慰道:“你别激动,咱们不是说好了吗?今天一定要听李玫说清楚的,你一直这么激动,我们还怎么说话?别忘了,我们的对话时间只有十分钟!”

周潇潇深喘了几口,她斜眸瞪了眼那边玻璃后面的李玫,接着又闭了眼,咬牙道:“好,我不闹,我要听她的解释!”

“好!”

陆吉祥点头,扶着周潇潇落座以后,她才再次望向李玫。

她的表情很冷,声音同样如此:“李玫,你说吧,为什么要杀害范思雨?”

李玫缓缓的抬起头,短短几月未见,她却像是苍老了很多,如同老妪。

她缓缓的开口道:“自从杀了她以后,我从来都没有睡过一天的安稳觉,我每天都在做噩梦,我梦到范思雨的手里拿着刀,她要把我碎尸万段!”

“呵——”

听到这里,周潇潇忽然就冷笑了一声,她盯着李玫,极尽恶毒:“你本就该碎尸万段!李玫,你死了以后,我还要把你挫骨扬灰!”

“潇潇!”

陆吉祥转头看她,甚是诧异。

说真的,周潇潇对李玫的怨恨程度,早已远远地超乎她的意料。

“我知道你恨我,我也知道你一定会把我挫骨扬灰的!”李玫自嘲的摇头,她的声音很沙哑,像是乌鸦的声音:“潇潇,我知道我对不起,如果这样做了能让你开心,能让你原谅我,我随你处置!”

“呸!”

周潇潇倾起身子,竟然冲着玻璃上吐了一滩口水。

“我他妈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她咬牙,两眼通红:“李玫,你已经把我这辈子都毁了,就算把你千刀万剐,那也难消我心头之恨!”

李玫抬头望她,眼泪忽然就开始往下掉。

“潇潇,你真的这么恨我吗?”

周潇潇冷冷的看着她:“对,我就是有这么恨你!我巴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我要你永生永世都不得超生!”

怨气!

好大的怨气!

陆吉祥早就惊讶得呆住了,她完全就没有插嘴的机会。

这时候,又听李玫的声音传来:“其实,我本来是不想杀害范思雨的。可是,可是她已经把我逼得走投无路,我被怒气冲晕了头脑,所以才会起了杀死她的念头……”

“真的是这样吗?”

周潇潇看着她,眼神嘲弄:“如果你真是被怒气冲晕了头脑,怎么还会在杀死她的同时,顺道不忘陷害我?”

李玫闻言,顿时噎住了嘴,好半天都没能回答上。

“说不出话来了?”周潇潇挑眉,表情冷酷:“李玫,你不用再狡辩了,其实这一切都是你预谋好的,对吧?”

李玫看着她,没有说话。

周潇潇继续道:“其实你早就想要杀死范思雨了!那天晚上,我们所有人都去了酒吧,我们几乎每个人都喝了酒,范思雨也不会例外。而恰好的是,我又当场和她吵了一架,还扬言说了要亲手杀死她!你当时在听到了这句话,立马觉得这是个好机会,于是在我离开以后,你以我的名义把她约到了学校后面的人工湖,然后你杀了她,并且故意将我的钱包扔到了草丛里!”

“这才是你的计划,对吗?”周潇潇表现得咄咄逼人!

哪料,李玫摇头否认。

“没有,我并没有以你的名义把她约出来,潇潇,既然都到了这份上了,我也不瞒你们了。其实在那天晚上,是范思雨主动把我约出去的!”

“什么!”周潇潇和陆吉祥同时惊呼。

李玫闭了闭眼,她沉默了两秒,接着道:“这件事情,我从来都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但是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陆吉祥,我知道你的家境好,所以我不和你比!可是,周潇潇你只是个孤儿,你凭什么每天都可以过得这么开心?你知不知道,我为了成绩,为了奖学金,为了我能够继续读书,我付出了多少?啊!你们知道吗?不,你们都不知道,你们从来都不知道!”

“放屁!”

周潇潇怒吼,大骂道:“我为了能够读书,我付出的不比你少!李玫,你他妈别说得这么冠冕堂皇,你就是个贱人!人尽可夫的女表子!”

“对,我是人尽可夫!”

李玫仰起脸,看着头顶明晃晃的灯,吐出声音道:“所以,我活该被胡启强强奸,我活该每天都要受到范思雨的威胁和勒索,这都是我自作自受的!”

周潇潇愣住。

陆吉祥倏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她惊讶道:“胡启强?校务处的胡启强主任吗?”

“是,是他!”

李玫点头,她表情有几分狰狞:“他就是个禽兽不如的东西,逼着我当他的奴隶,如果我不服从,他便要把我开除学籍!”

“那范思雨又是怎么回事?”陆吉祥追问道。

李玫笑了声,很诡异:“有一次,那天我正好来了经期,胡启强不能碰我,他很生气,所以就把我打了一顿,我出来的时候正好碰到了范思雨,然后她就起了疑心。后面的具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过了没几天,她忽然找上我,并给我看了一些照片,全是我和胡启强的……”

说到这里,李玫没能说下去,她的眼泪流得更快了。

“范思雨威胁我,要我替她做事情,她还把我的生活费都抢走了!那可是我家里人攒了整整半年的钱啊,我还要拿着它交体检和考级报名费的,可是范思雨她根本就不听我的解释,她甚至还逼着我去卖淫,去替她赚钱……”

这才是事实的真相,竟如此鲜血淋漓,深可见骨!

陆吉祥和周潇潇走出来的时候,她们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好,尤其是周潇潇,当她大笑着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像是心灵都收到了震撼。

她说——原来,我们一个寝室四个人,就是这样被改变了命运!

她真是不甘心呐!

关于范思雨被害一案,就此落下帷幕。

而归根究底,决定本案的关键之处,还是在于那个被扔在草丛里的钱包。

那个钱包的确是周潇潇所有,但经过相关部门的检验以后,却发现在钱包上有重叠的指纹。

最里面的那层指纹是钱包原主人周潇潇,而在最外面层的指纹,却并非是周潇潇,而是属于李玫!

按照这个逻辑推算,钱包最后一次出现的时候是被李玫拿在手里的,而正是因为这个至关重要的证据,警方才得以将目标锁定在李玫的身上,并最终将她缉拿归案。

至此,周潇潇终得以沉冤昭雪。

可是,却依然无法改变她们早已改变的命运。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