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064章 这个男人很霸道!

陆吉祥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是,宋锦丞居然真的上楼来了!

她早就知道了这个男人是个无赖,却没想到是,他颠倒黑白的功力也是登峰造极!

门铃一阵一阵的不停响着,陆吉祥坐在客厅里,死活不愿意去开门。

陆妈妈见状,无可奈何之下,只好亲自去开了门!

宋锦丞正站在门口,看到陆妈妈出现的时候,立马满面笑意的唤了一声:“妈!”

对于这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陆妈妈虽然心知肚明,但毕竟陆吉祥才是她的亲生女儿,先不管对错,她必然是站在自己女儿这一边的。

“你来干什么?”

陆妈妈没好气的开口,目光冷冷淡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宋锦丞倒是并不介意陆妈妈的态度,他依旧维持着笑意,温和道:“我是来接吉祥回家的!”

“我才不要跟你回去——”

他话音一落,客厅里便传来了女孩儿的声音。

宋锦丞闻言,不禁抬头往里看了眼,见着陆吉祥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

“吉祥!”

他颇为无可奈何的喊了句,神情宠溺得紧:“我们不吵架了好不好?”

他可是从来都没有这么温柔的和她说过话。

陆吉祥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她紧紧的盯着前边电视机,仍旧不愿意去理会他。

这边,陆妈妈出声了。

“先进来吧,别在外面站着,让隔壁邻居看见了也不好!”

说完,她又为宋锦丞提来了一双拖鞋。

“谢谢妈!”

宋锦丞双手接过,在玄关处换了鞋以后,走进了客厅里。

他的目的性很明确,直接就坐到了陆吉祥的身边,并不顾她的挣扎,牢牢的抓着她的一只小手,便出声道:“吉祥,跟我回去好不好?”

“不要!”

不同于往日,此时此刻,陆吉祥可是傲得很!

为什么?

嘿,你也不看看现在是在谁的地盘上,这里可是陆家,是她陆吉祥的娘家!

宋锦丞自然是心知肚明,他知道这丫头就是在趁机给他拿乔呢,不过,他倒也不担心,待会儿自有办法扭转局面!

“你俩吵架了?”

这时候,一直看戏的陆爸爸,倒是终于琢磨出点矛头来。

怪不得今天这丫头会忽然回家呢,原来是这两小口子吵架了!

“爸,我们没有吵架!”宋锦丞狡猾的很,回答得十分圆滑:“只是在一件小事情上,我们产生了一点分歧!”

“噢,小事情?”

陆爸爸扬了扬眉梢,先是看了眼自己的女儿,然后又望向了自己的老婆,问道:“你女儿怎么了?”

别以为陆爸爸是个男人,所以心思就活该粗糙!

毕竟啊,他和这对母女生活了几十年,在某些事情上,他还能不了解?

依他对自己女儿的了解,这事儿十有*都是她的错!

“咳咳……”

陆妈妈清了清嗓子,她其实是蛮为难的,虽说女儿是她亲生的,但这事儿毕竟得依对错来判断,而不是看血缘关系!

她想了想,对着宋锦丞道:“小宋啊,咱们家里就吉祥一个丫头,不管是她爸,还是我,甚至是她哥荣景,我们都是打小就爱纵着她,所以也是把她惯出了一身的小脾气!”

“妈!”

陆吉祥听到这些话,她有些不高兴了,立即便出声反驳道:“您到底是站在哪边儿呢?”

“你闭嘴!”

陆妈妈瞪她一眼,不高兴的道:“不管我是站在那一边的,今天这事儿分明就是你的错,既然是你错了,你就该勇于承担并且改正它!若是我这次不分青红皂白的帮了你,那岂不就是等于开了先例,以后但凡你俩吵了架,你还不巴巴的专往我这儿跑了?”

陆吉祥听了,心里愈发不爽。

“妈,您说这么多干嘛啊?”她不甘心的嘟嚷道:“好歹给我留点面子呀!”

陆妈妈摇头,说道:“这居家过日子的,可不是靠面子!”

陆吉祥气得不行,本想直接回她自己的房间,奈何小手被男人紧紧握着,若不是顾忌到爸妈在场,她真的很想和宋锦丞大干一架!

这时,宋锦丞开了口,他语气平缓,笑容温稳:“爸,妈,其实今天这事儿也不光是吉祥的问题,其实我也是有错的,我本应该和她好好的进行沟通,但是她……”说到这里一顿,他看了眼女孩儿,接着又道:“不管怎样,我以后都会多让着她点!”

啧啧啧,不愧是宋腹黑啊!

这段话从表面上听起来,他是在与女孩儿一同承担错误!

但他最后那句欲言又止的话,却分明就代表了这其中还是有些渊源的。

说到底,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完全就是因为陆吉祥的无理取闹!

但最后他却选择了包容,并且还主动的登门认错,以实际行动向陆家二老证明了他对陆吉祥的在乎!

这宋爸宋妈本就认为是陆吉祥先惹的祸,如今在听了宋锦丞的这番话以后,她们心中更是坚定了一件事儿,那就是——陆吉祥太不懂事了!

这下,可不得了了!

陆爸陆妈轮流上阵,亲自对着陆吉祥一番说教,并劝着她跟着男人回家去!

陆吉祥欲哭无泪,她是被冤枉的好不好?

今天的这件事情,那明明就是宋锦丞先对着她发脾气的,如今怎么又莫名其妙的全变成她的错了?

她真是有一百张嘴都说不清楚了!

难道,就是因为她年纪小,所以‘任性’这两个字,注定了就只能落在她的身上吗?

“呜呜呜呜……”

她受不了了,撇着嘴巴装哭。

“乖,吉祥不哭!”

宋锦丞见状,非常适合时宜的伸出手,将这鬼灵精怪的小丫头抱进了怀里,并当着宋爸宋妈的面,对着她又是哄,又是亲额头的,将宠妻的丈夫身份,演绎的淋漓尽致!

陆吉祥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她本来还想利用泪水来博得同情票,哪料想,她反倒是被宋锦丞占了便宜,而且还是当着她爸妈的面!

这混蛋!

这个披着狼皮的羊!

啊,不对,她都被气糊涂了!

宋锦丞这丫的就是一头狼,他根本连羊皮都没有披,为什么所有人都看不出来呢?

她有些沮丧,无力的被男人抱在怀里,心里郁闷极了。

“好了好了,既然都和好了,那就回去吧!”陆妈妈实在是看不惯这两人的腻歪,大手一挥,开始下逐客令了!

陆吉祥闻言,赶紧从男人怀里抬头,一边道:“妈,我才不要和这头狼回去!”

“什么?”陆妈妈皱起眉,道:“狼?”

完了!

陆吉祥赶紧捂住嘴,她居然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了!

宋锦丞坐直了身子,他一手捞着女孩儿的腰,一边冲着岳母娘开口解释道:“妈,这丫头最近挺迷童话故事的,老说她是小红帽,我是大灰狼!”

乖乖哟!

这男人的想象力,真是太奇葩了!

陆吉祥一时哽噎住,好半天都没能回过神来。

陆妈妈微微愣了下,随即又摇头,尴尬的说了句:“你们这些年轻的想法,匪夷所思!”

宋锦丞浅笑,捞起怀里的女孩儿,开始往外走。

陆吉祥幡然回神,使劲挣扎,甚至还拿手去挠他。

可令人更为奇怪的是,宋锦丞居然没有还手。

正当陆吉祥想不明白的时候,宋妈妈严厉的声音已经传来:“吉祥,干什么呢你!”

陆吉祥赶紧收回小爪子,没敢再轻举妄动。

宋锦丞瞥她一眼,笑得意味深长。

陆爸陆妈亲自把人送到家门口,临走前,宋锦丞将一张银行卡递了过来。

陆妈妈心知肚明,她赶紧伸手接了过来,说了句:“我家吉祥有些不懂事,你以后可要多担待着些!”

“这是自然!”宋锦丞点点头。

旁边,陆爸爸出声道:“现在已经很晚了,小宋啊,待会儿开车的时候小心点!”

“好,我知道了!”

宋锦丞点点头,笑道:“爸,妈,您们早点休息,我们走了!”

今晚,男人的表现始终很好,堪称无暇可击!

至少,在宋爸宋妈的眼里,他可是一个好女婿!

……

有个成语说得好,叫做‘秋后算账’!

在与宋锦丞回家的途中,陆吉祥一直默默地坐在副驾座上,她也不说话,一颗脑袋都快垂到了胸口跟前。

宋锦丞倒是显得闲逸得很,他专注的开着车,遇到红灯的时候,则是会扭头去看一眼身边的小丫头。

每次看到她畏头畏脑的模样,他就忍不住笑。

“吉祥!”他缓缓地开口。

“到!”

陆吉祥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抬起头,动作很夸张。

宋锦丞嘴角带笑,声音不咸不淡的:“原来在你的心里,我竟然是狼!”

‘噗——’

陆吉祥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她连忙摆着手,一边出声解释道:“不是的,宋教授,您误会了,我没有说您是狼啊!”

“我误会了?”宋锦丞看着前方道路,一边道:“真的是我误会了吗?”

“真的是您误会了!”陆吉祥重重的点头,连声道:“最近呢,就是因为我看童话故事看多了,所以我妈在问我问题的时候,我的脑子里忽然一抽抽,所以脱口就说出了个大灰狼!其实在我的心中,您的地位是非常的崇高,就犹如那喜马拉雅山似的一样高!”

宋锦丞只是笑,他声线平缓的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关于这个看童话故事的问题,是我的回答吧?”

陆吉祥叹了口,道:“所以说啊,这有时候记性太好了,反倒是件坏事儿!”

“……”

“宋教授,就算您是狼,可我充其量就是只小猴子啊,所以说,我还是斗不过您的嘛!”陆吉祥谄笑,狗腿儿的拍着马屁道。

宋锦丞摇头,颇为无奈:“陆吉祥,你这胡诌的本事,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陆吉祥一听,立刻拍胸脯的道:“因为我始终坚信,千穿万穿,只有马屁不穿!”

“……”

回到家中以后,陆吉祥首先跑到了冰箱跟前,从里面取出了两颗苹果,亲自洗干净以后,她又献宝似的捧到男人跟前。

宋锦丞挥手,表示他现在不想吃。

陆吉祥见状,只好勉为其难的同时吃下了两颗苹果。

对此,男人的反应很诧异。

“你没吃晚饭?”

“吃了呀!”陆吉祥一边抹嘴巴,一边道:“我现在是吃宵夜!”

男人闻言,不禁叹口气:“晚上吃多了不好,影响睡眠!”

“谁说的?”女孩儿挑高眉毛,答道:“吃不饱才会影响睡眠!”

如此,宋锦丞便不再说话,他径直进了书房,过了不到几分钟的时间,他又重新走了出来,并且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

陆吉祥没有注意到,她的目光早就被电视里的综艺节目所吸引。

男人走了过来,将东西放到茶几上以后,开口道:“吉祥!”

“嗯?”

陆吉祥应了声儿,目光瞄了眼茶几上的某物体,接着又重新望回前边的电视机。

但仅仅两秒钟不到的时间里,她又猛的再次落回茶几上,目光瞪得大大的。

如果她的眼睛没有出现幻觉的话,茶几上摆着的东西,不正是她今天白天买的那台笔记本的同款吗?

“给你的!”

宋锦丞淡淡的声音传来。

陆吉祥几乎惊讶得从沙发上跳起来,她不可思议的道:“你居然又去买了一台?”

宋锦丞微微蹙眉,只是道:“我记得你买的是白色,但这款是粉色的,你看看喜欢吗?”

“粉色的?”

陆吉祥闻言,赶紧就蹲下身子,三下五除二的动手拆掉了外包装以后,一台粉色的笔记本很快出现在她眼前。

她惊呼:“哇,这可是限量版的,价格起码得翻好几倍呢!”

宋锦丞没搭她这话,只是道:“改天你去把那台白色的退了吧,然后把钱还给你哥!”

“好好好!”

陆吉祥一个劲儿的点头,她不停的翻看自己手里的这台限量版,高兴得有点飘飘然了。

然后,她特真诚儿的说了句:“谢谢你,宋教授!”

唔,她这句话绝对是由衷而发的!

宋锦丞弯下腰,摸了摸陆吉祥的小脑袋瓜,柔道:“以后可不许再为这些事情和我吵架了,更不许再随随便便的就要回娘家,知道了吗?”

陆吉祥正蹲在茶几和沙发之间的缝隙里,怀里抱着个笔记本,整个人小小的一团,难得不再是那副张牙舞爪的模样儿。

“好好好!”

她继续点头,反复看着自己手里的这台笔记本。

其实,她此时若是肯抬头的话,必定看到男人眼中的柔情。

可惜,她的眼中,只有这台限量版的笔记本本本!

紧接着,一张银行卡被塞到了她的手里。

陆吉祥见状微楞,仰头看向男人,不明所以的道:“什么意思?”

宋锦丞扯唇:“给你的,密码是你的生日。”

“给我的?”陆吉祥眨了眨眼,煞是意外:“你居然这么大方?”

“我很小气?”宋锦丞不答反问。

陆吉祥赶紧摇头,笑得跟朵花儿似的:“不是的啊,宋教授,我、我只是有些惊喜,真的,实在是太惊喜了!”

看来,这偶尔回一趟娘家还是有好处的嘛!

宋锦丞不由叹息,看着女孩儿笑颜如花的脸庞,感叹一句道:“养媳妇不容易,比养个闺女都还要麻烦!”

陆吉祥皱鼻子,嘟嚷道:“我可是给过你离婚的机会!”

男人闻言,脸色微变。

却不想,女孩儿的下半句话,接踵而来:“不过,你现在可没有离婚的机会了,我反正是不会同意的,哈哈哈!”

“不会有这一天的!”

宋锦丞轻声说了句,从沙发上起身以后,回了书房里。

陆吉祥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男人的那句话,她将笔记本上放到茶几上,开机以后,很快开始下载各类动漫视频文件,以及最重要的斗地主!

晚上,两人一同就寝。

也许是因为太兴奋了,陆吉祥根本就毫无睡意,身子翻来覆去的一直睡不着。

宋锦丞最后忍无可忍,一把将这丫头抱进了怀里,并厉声警告道:“老实点,立刻闭眼睡觉!”

陆吉祥伸出脖子,冲他直叫唤:“别忘了我们的君子协议,你快点放开我!”

“不放!”男人拒绝得干脆。

陆吉祥立马不乐意了,开始像是只小虫子似的,在男人的怀里扭来扭去的。

她根本就是驯服不了的野马,一旦给她了脱缰的机会,她必将搅得你天翻地覆!

宋锦丞心中火大,索性伸腿将她的双脚牢牢压住,并连同她的手一起把人抱得是结结实实的,毫无缝隙。

这下,陆吉祥除了眼珠子和嘴巴以外,哪里都动不了了。

“宋锦丞!”

她恶狠狠的低呼,气得不行:“你给我起开!”

男人不语,闭眼埋入她的发间,享受着怀里的这团温香软玉。

唔,这是一种福利!

当然了,独属于他的福利!

女孩儿咬牙切齿,气得直喘气。

但很快,她又故技重施,将声音放软的道:“宋教授,你把我放开吧,我不习惯被人抱着睡觉!”

男人不理会,声音缓沉:“从现在起,你要养成这个习惯!”

他还挺霸道!

陆吉祥微微挣扎,继续道:“那你得给我点时间来慢慢习惯吧,你、你倒是放开我呀!”

男人不再说话,似是睡着了。

啊,这么快就睡着了?

陆吉祥微微仰头去看他,却只能看到男人坚毅好看的下巴。

“宋教授?”她出声唤道。

男人没有任何反应。

“宋教授?”她又再次出声唤道。

可是,男人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陆吉祥顿时郁闷了,她的脸正好抵在男人的颈项间,鼻端尽是他的味道,浑厚而炽烈的男性气息,虽然谈不上喜欢,但也不是很讨厌!

不过,倒是很有安全感。

陆吉祥在心里在想,既然这个男人敢借机非礼她,那她是不是也可以在他脖子上咬一口哇?!

可是,如果她真的这样做了,宋锦丞吃了疼,指不定就会在一怒之下胖揍她一顿!

唉唉,到底是咬呢?还是不咬呢?

于是乎,在这种极度矛盾的思想中,陆吉祥逐渐的沉入睡梦里。

还真别说,这一晚她睡得还挺香的,只是总觉得自己的嘴巴有些湿湿的,而在梦里,她梦到一只大狼狗在舔她的嘴巴,她怎么躲都躲不掉!

……

次日清晨,陆吉祥在吃过早餐以后,拎着包去了学校。

宋锦丞因为中午有事,嘱咐女孩儿午间可以在学校食堂里应付一顿。

对此,陆吉祥的感叹还挺深刻的。

她说:“宋教授,我真是想不明白了,我到底是嫁的丈夫呢?还是嫁给了一个老爹呢?”

男人双手环胸,坏坏的笑:“来,乖女儿,叫声爸爸来听!”

陆吉祥冲他做呕吐状,并道:“你还真会顺杆爬,连这种便宜都要占!”

“我只是在配合你!”

男人摊开双手,在这晨光熹微中,一张容颜俊美无双,直晃人眼。

陆吉祥没敢多看,匆匆告别以后,朝着学校南门走去。

今天有怪事!

这是陆吉祥在跨进校门的第一时间里,脑子里首先浮出的几个字。

因为,今天居然没有同学喊她宋师母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为什么每个同学看她的眼神儿,都是那么的怪异?

陆吉祥左思右想,怎么也没能想明白。

于是,她索性便不想了。

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陆吉祥才终于知道了原因。

起因是这样的——

她在食堂里吃午饭的时候,意外听到了隔壁桌的几个女生对话。

八卦甲:“喂,你们今天听说了吗?宋教授要离婚了!”

“是啊,我也听说了!”八卦乙闻言,立刻接口道:“新闻社的不是都爆出照片了么?宋教授其实和江老师也挺配的,两个人男才女貌的,不比那个大四的什么陆吉祥差劲儿!”

“我也是这样觉得的!”八卦丙道:“我见过那个陆吉祥,长得也就一般般,还不如和她一个寝室里的那个范思雨好看!”

“嘘!这好端端的,你提什么范思雨?”

许是提及了范思雨的原因,几个八卦的女声很快闭了嘴。

陆吉祥已经没有吃饭的心情了,她很快起身离开。

出了食堂,她直接朝着新闻社的方向走去,可走了一半,她又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立马改变路线,去了学校附近的奶茶吧。

奶茶把里有无线网络,她用手机连网以后,打开网页直接进入学校论坛。

果不其然,这论坛里面,翻天覆地的都是宋锦丞一个女人并肩而行的照片。

陆吉祥认识那个女人,是她们学校里的美术老师,好像是叫什么江卿的,出了名的冷美人,不少男老师和男同学都曾追求过她,可惜都无一人成功!

但从照片上来看,这两人分明就熟稔得很,一路来都是有说有笑的!

有没有搞错!

她都还没来得及出轨呢,这男人倒是先给她戴上一顶绿帽子了!

陆吉祥咬着牙,立刻给宋锦丞的手机拨去。

电话里‘嘟’了两声以后,很快接通。

她正要开口,对方的声音已经传来:“宋夫人您好,我是宋主任的助理,他现在正在开会,您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边的环境很安静,几乎就只能听到助理的声音。

陆吉祥握着电话,问道:“他什么时候开完会?”

“宋主任刚进去十多分钟,估计得在四点以后才能结束!”助理很快的回答道。

陆吉祥想了想,又道:“那好吧,我放学以后再打电话过来。”

“好的!”助理答道,正欲挂电话。

就在这时,女孩儿的声音又继续传来:“哎哎,你等一下!”

“怎么了?”

助理保持着耐心,出声问道。

电话这头,陆吉祥的表情挺紧张的,她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你为什么要称宋锦丞为主任啊?他、他不是军史教授吗?”

按理来说,他身边的人,不都是应该称呼他为宋教授么?

说实话的,对于宋锦丞的真实身份,除了知道他是一个上校以外,其余的,陆吉祥还真是一无所知。

所以,她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内心里那叫一个忐忑不安啊!

为啥?

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啥!

在她的万分期待中,助理的声音一点一点的传了过来:“宋主任现在的职位是总政办公室副主任,我们当然得称呼他为宋主任了!”

陆吉祥被吓得差点从椅子上跌倒。

“噢,其实我是知道的,只是一时忘记了而已。”她弱弱的回答道。

“没关系的。”助理的声音继续传来:“宋夫人,您还有什么事情吗?”

“没了!”

“好的,再见!”助理挂了电话。

陆吉祥握着手机,好半天都没能回过神来。

她早就应该猜到了,既然宋爸爸都是那么厉害的大领导了,那他的儿子岂能是池中物?

这宋家的人,都是大人物啊!

于是,陆吉祥的心里又开始感概了。

她的命可真好,稀里糊涂的也能嫁个权色豪门!

下午放学以后,陆吉祥本来是想给宋锦丞打个电话的时候,但在中途却接到了周潇潇的电话。

电话里面,周潇潇的声音不大好,两人约在什刹海附近的一家星巴克里见面!

等着陆吉祥坐着地铁赶过去的时候,周潇潇早已经到了那里,手里正捧着一杯咖啡,两眼发愣的直盯着不远处的湖面。

“潇潇!”

陆吉祥喊了声,快步走了过去。

周潇潇回过神,抬头看着匆忙赶来的还有,面露愧色:“真抱歉啊,我这么着急的把你喊出来!”

陆吉祥却没有在意她的这句话,反倒是问道:“周潇潇,为什么你没去学校里上课?”

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前短时间,陆吉祥以为周潇潇在出狱以后,应该会很快回到学校里上课。

结果,她收到的却是周潇潇已经退学的消息!

这让她倍感惊讶!

要知道,她们还差半年就可以毕业了啊!

“周潇潇,你知不知道你这一退学,浪费的可是你大学四年的光阴啊!”陆吉祥痛心疾首的看着她,说道:“你都读了三年多了,难道还差这最后的半年吗?”

“对不起……”

周潇潇低下头,只说出了这三个字。

陆吉祥伸手握住她,放缓声音的道:“潇潇,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

周潇潇摇头。

陆吉祥却道:“我不信!周潇潇,你今天非要给我解释清楚,你为什么要忽然退学?”

她了解周潇潇!

毕竟,她们是三年多的好朋友,曾经每天同吃同住,亲密的分享彼此的秘密。

周潇潇的家庭很贫困,她是个孤儿,从小到大就只有一个奶奶相依为命,唯一的经济来源是国家经济补贴!

所以,从小到大,周潇潇就是个特别拼命的孩子。

周潇潇曾经和她说过,在她小的时候,她为了能够吃一顿饱饭,曾经上山去偷过农民种的蔬菜,结果被对方放狗追,她凭着两条小腿,怀里抱着一颗大白菜,硬是跑出了十里地,最后连狗都累了,她却不敢停下来!

到了周潇潇上学的年纪以后,年迈体弱的奶奶便每天上街去拾破烂,一毛钱一毛钱的硬是替她凑足了上学的钱!

她从来就没有穿过新衣服,基本都是隔壁邻居或者是志愿者们捐赠给她的,所以,她一直就渴望着自己有一条漂亮的花裙子!

后来,她长大以后,便开始一边读书,一边打工赚钱。

据说,周潇潇读大学的钱,是她自己一分一毫的辛苦攒下来的,从高一就开始攒,整整攒了三年!

而正是因为她当年那般凄苦,所以才使得陆吉祥无论如何都不相信,周潇潇居然舍得放弃她多年的梦想,放弃她还差半年便唾手可得的大学毕业证!

她不相信!

她的不敢相信!

“大吉祥,我是真的有我自己的苦衷,我求你不要再问了好不好?”

周潇潇眼红了眼眶,大概她也是想到了自己的过去,眼泪唰唰的往下掉。

“潇潇!”

陆吉祥心疼她,伸手将她抱到了怀里,一边轻拍着她的后背,一边道:“你不想说就不说了吧,反正你要记住,以后你有了什么困难,一定要记得来找我,咱们的姐妹情是一辈子都不会变的!”

要说陆吉祥为什么要对周潇潇这么认死理?

其实这里面是有原因的,当年她俩读大二的时候,晚上嘴馋出去吃宵夜,结果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变态流氓!

周潇潇是长跑冠军,在当时的那种情况下,她完全是可以一个人跑掉的!

可是,她却为了保护陆吉祥,单枪匹马的和流氓殊死搏斗,最后胳膊上还被划了一刀。

那天晚上,若不是因为周潇潇,陆吉祥必然会被污了清白!

从那时候起,陆吉祥便在心里就认定了这个朋友!

整整一个下午,两个小丫头坐在一起聊了很多,但都是过去的一些事情,有欢笑有泪水,如今却统统化作了无限的感概。

说到最后,周潇潇一脸羡慕的说了句:“说真的,大吉祥,我还蛮嫉妒你的!”

“嫉妒我?”陆吉祥闻言,挑高眉毛道:“我有什么好嫉妒的?”

“羡慕你嫁了个好男人啊!”周潇潇笑着道:“宋教授是个好人,不但长得帅,而且脾气好,我觉得你俩还挺搭配的!”

陆吉祥闻言,不禁翻了翻白眼,边道:“那个男人的脾气一点都不好,而且特别的坏,老是欺负我!”

“欺负你?”

周潇潇促狭的看着她,笑道:“怎么个欺负法啊?”

一看就知道这丫的满脑子黄色思想!

陆吉祥立刻反驳道:“周潇潇,其实你也不错吧!翟先生长得也很帅啊!我听宋教授说,他很喜欢你的,是不是?”

听她忽然提及翟耀,周潇潇脸上的笑意,瞬间淡了不少。

“他是对我挺好的!”

她微微扯了扯嘴角,忽然想到了昨晚,那个男人将她绑在床头上使劲的折腾她时,她可真没看出来他有半点喜欢她的样子!

“你们两个是怎么认识的?”陆吉祥的声音传来,她很好奇的道:“潇潇,你和翟先生之间是不是特浪漫啊?”

“浪漫?”周潇潇皱了一下眉,忽然神经的说了句:“有时候他会用蜡烛!”

“啊?”陆吉祥瞪起眼。

周潇潇反应过来,她连忙解释道:“我是说,翟耀他很喜欢烛光晚餐,每次都会在地上铺满了漂亮的蜡烛!”

“哇……”

陆吉祥惊羡的感叹出声,羡慕得很:“潇潇,你好幸福啊!”

周潇潇勉强的笑了一下,很快转移话题道:“大吉祥,最近叔叔阿姨好吗?”

“还好吧!”陆吉祥点点头,道:“我爸妈们也不知道被宋锦丞灌了什么*汤,处处都爱帮着他,特别的烦!”

周潇潇挑眉,不大相信的道:“叔叔阿姨不是一向就最疼你吗?”

“所以说啊,她们被灌了*汤嘛!”

周潇潇叹口气:“大吉祥,是你的要求太高了!”

“切——”

陆吉祥并不在意,她很快道:“不过,我最近研究出了一个新的办法,以后你被翟先生欺负了以后,你就可以用这招来来对付他!”

“什么办法?”周潇潇睁眼看着她。

陆吉祥朝她勾了勾手指,笑得很神秘:“以后他只要敢和你吵架,你就立马收拾包袱回娘家,我保证他会着急的!”

“……”

“我昨天就回了趟娘家,结果你猜怎么着?”

“怎么?”周潇潇道。

“我上午刚回到家里,晚上宋锦丞就来接我了,一个劲儿的不停认错,而且还主动的把他的工资卡都给我了!”陆吉祥说得很夸张。

周潇潇很惊讶:“宋教授向你认错了?”

“是啊!”陆吉祥重重的点头,说道:“以后你可以试试这招!”

周潇潇闻言,只是讪笑,并没有搭话。

她根本就没有娘家,唯一只剩下一个奶奶,如今都在疗养院里被隔离了起来。

她举目无亲,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庇护所!

况且,就算翟耀要打她骂她,她也只能默默地承受,连一句怨言都不能有。

离家出走?

除非,她想死!

就在这时,陆吉祥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周潇潇低头,默默的喝着杯中已经转凉的咖啡,耳边是陆吉祥接电话的声音。

“……你管我在哪里,我就是不告诉你!……你无耻!……好吧,我在什刹海,和潇潇一起的……噢,好嘛!”

说了没几句,她便挂了电话。

周潇潇抬头,看着陆吉祥一脸咬牙切齿的模样,她问道:“宋教授的电话?”

“是啊!”陆吉祥握拳头,道:“那家伙太无耻了,每次都拿学分威胁我!”

周潇潇撇了撇嘴,说了句特精辟的话:“无不无耻不打紧,关键是管用就行!”

“……”

半小时不到的时间里,宋锦丞很快赶到了什刹海,和他一起的还有翟耀。

两个男人同时走进店内,陆吉祥转头望去,刻意的忽略掉宋锦丞,将目光投在了翟耀身上,灿烂的笑道:“嗨,翟先生!”

她表现得倒是挺热情的。

可哪想,人家翟耀压根儿就没看她,打从进门起,目光就一直落在周潇潇的身上。

他几大步就走到了周潇潇的身边,先是扫了眼桌上吃了一半的巧克力麦芬,皱眉沉声道:“你吃的?”

周潇潇坐着椅子上,她摇着脑袋,脸色微微有些泛白。

果不其然,翟耀根本不相信,他伸手就端起了她面前的纸杯,放到唇边一尝,声音霎时就冷了。

“不是说了不准喝这些吗?”

周潇潇噤声不答。

陆吉祥也被吓得目瞪口呆。

然后,就在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翟耀已经像是拎小鸡一般,直接把周潇潇从座位上提了起来,大步流星的就往外走。

“潇潇!”

陆吉祥见状,猛地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作势就要去追她们。

然而,她在半途就被宋锦丞拦了下来。

“你放开我!”

她不停地挣扎,透过落地窗,她远远的看见翟耀把周潇潇扔进了车厢里。

是的,她没有看错!

那个男人是用的扔!

“那个混蛋,居然敢欺负潇潇!”陆吉祥大怒,在宋锦丞的怀里喊叫。

宋锦丞紧抱着她,叹气道:“吉祥,你就是个让人不省心的丫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