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063章 我还没长大呢!

周末早晨,陆吉祥睁眼醒来的时候,她正躺在男人的怀里,而且还是以非常不雅观的姿势——她将宋锦丞整个人都压在了身下。

乖乖哟,这个姿势,非常的引人遐想嘛!

“额!”

她先是一愣,正准备神不知鬼不觉的从他身上离开的时候,男人却已经缓慢的张开了眼。

他双眸清明,哪像是刚睡醒的样子?

“醒了?”他出声,眉眼淡淡。

陆吉祥见状,却是不由怒斥:“宋锦丞,你醒了为什么不叫我?”

宋锦丞仰躺着,他就这么大咧咧的摊着身子,冲着女孩儿笑得甚是无辜:“我已经叫过你了,可是你让我闭嘴!”

她哪有!

陆吉祥看着他,气鼓鼓的:“你乱说,我怎么不记得了?”

“我记得就好!”男人笑意不减。

“你无聊!”

陆吉祥瞪他一眼,手忙脚乱的就要从男人的身上爬起来。

哪料,宋锦丞却忽然伸手一把勾住女孩儿的腰,翻了身,轻而易举的就把人压在身下。

这可有点危险了!

“放开我!”她大喊。

男人微动分毫,俊美的脸,只与她咫尺之间。

女孩儿心中警铃大响,她的反应很激烈,竟抬腿就直朝男人胯下踹去。

可惜,她才刚抬腿,便被男人半途制止。

宋锦丞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语调邪气:“吉祥,你这一踹,以后可有得哭!”

“呸!”

陆吉祥啐他,紧咬银牙:“姓宋的,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我警告你,今天你若是敢碰我一下,我保准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她此话一出,哪想男人笑得愈发深邃。

“让我吃不了兜着走?”

他挑眉,低低的笑:“这话你以前就已经说过了,换个新鲜点的词儿!”

他怎么这么无赖?

他怎么这么无耻?!

陆吉祥的心里那叫一个气啊,可面对这个如山般稳重的大男人,她的这点小力气,压根儿就不是他的下酒菜!

她的脑子里在快速的转动着,很快,她又可怜兮兮的瘪起了嘴巴。

“宋教授,我还没长大呢!”

她在装小!

男人闻言,先是看她一眼,然后将目光逐渐往下移。

最后,他下结论道:“是小了点,但是升值空间很大,以后多多努力,还是有希望的!”

你妹的!

她没有说她的胸小!

“宋教授!”陆吉祥咬着牙,忍着脾气道:“我的意思是,我现在的年纪还很小,还不适合干、干这种事儿!”

“噢,年纪小?”

宋锦丞闻言,重新望向她,眼中倒映着女孩儿楚楚可怜的模样。

“你都已经达到法定结婚年龄了,你还以为你有多小?”他说道,语气促狭:“你以为自己是未成年吗,吉祥?”

你大爷的!

陆吉祥深呼吸一口气,雷死人不偿命的接着开口道:“我是说,我的心理年龄很小嘛,呵呵呵……”

“……”

宋锦丞也不说话,黑眸深深的望着她。

并且,他还在逐渐的寸寸靠近。

妈呀,他该不会是真打算对她……

陆吉祥想到这里,倏地闭眼,大喊出声:“你倒是先让我刷个牙啊啊!”

她今儿就当是豁出去了,反正都已经当了二十多年的处女,今天也该是她跨入另一个新时代的时候了!

可令她没想到的是——

宋锦丞的唇,竟然是落到了她的额头上,旋即便离开。

这是个什么情况呐?

她重新睁眼,惊讶的看着男人。

宋锦丞居高临下的睨着她,笑得像是某种狡猾的动物,他开口道:“脑子里又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嗯?”

他明知故问!

不对,分明就是他先勾引她胡思乱想的!

“宋教授,你是属狐狸的吧?”她苦着脸问道。

“我吗?唔,我属羊!”

陆吉祥闻言,差点就哭了:“为什么我一点都看不出来?”

“因为你傻呀!”

“5555555……”

……

吃过早餐以后,陆吉祥收拾好一切,准备出门购买笔记本。

宋锦丞今天的打扮很休闲,简单的米色休闲装,让他看起来愈发温文儒雅,举手投足间,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成熟高贵气息,强烈的让人看过一眼就难以忘记。

可是,全天下就只有陆吉祥一个人知道,其实这个男人是披着羊皮的狼!

坏着咧!

两人一同出了门,刚走出楼,便碰到了熟人。

“嗨,陆吉祥!”

远远的,一道甚是熟悉的声音传来。

陆吉祥脚步顿住,转身望去,先是一怔,随即眉头微微皱起。

来者是她高中时期的一个同学,但她俩关系只是一般,因为对方的座位是她的前面,两人以前倒是有些来往。

“姜琦!”陆吉祥笑着道。

姜琦走了过来,她今天本是要出门约会的,所以特意打扮了一番,一身粉蓝色的洋装,加上相得益彰的彩妆和美瞳,衬得她非常漂亮。

“陆吉祥,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姜琦笑得挺开心的,特别是看到陆吉祥身边的俊逸男人时,那双眼睛里是直冒精光啊。

陆吉祥却是懒于对付她,正要说几句客气话,哪料,姜琦的声音继续传来:“陆吉祥,这位帅哥是谁啊?”

陆吉祥闻言,答得不假思索:“噢,他是我叔叔!”

“叔叔?”

姜琦挑眉,视线再一次落到宋锦丞的身上。

只见男人温尔一笑,迈步上前,一边伸手将陆吉祥揽入怀里,一边开口就道:“吉祥是开玩笑的。我是他的丈夫。你好,同学!”

说罢,朝她礼貌的伸出手。

“丈、丈夫?”

姜琦盯着男人这只白皙修长的手,完完全全的傻住了,也忘记了应该伸手去回握他。

“是的!”宋锦丞点头,一边很自然的收回手。

姜琦还是满脸震惊的表情,她先是看了看男人,然后又重新望向陆吉祥,诧异道:“陆吉祥,你结婚了居然也不给我发喜帖,太不够仗义了吧!”

陆吉祥捂住额头,有种想死的冲动!

她以前就想过,关于她已婚的这件事儿,如果没有必要,她一定要低调!

可如今,经过宋锦丞这一搅合,她觉得自己已经低调得全世界都知道了!

“陆吉祥!你倒是给我解释一下啊!”

这边,姜琦都快疯了。

她实在是难以相信,这个以前在班里从来都是名不见经传的陆吉祥,居然一转身就嫁了个这么帅的男人,而且从这男人身上的穿着打扮来看,必定是非富即贵!

这,这让她以后在同学圈子里怎么混?!

“其实,我们才刚结婚没多久!”陆吉祥很快出了声,她的语气很淡,似乎并没有因为自己钓到了一个金龟婿而沾沾自喜。

她的这种态度,更是把姜琦气得牙根儿直痒痒。

众所周知,在高中时期,姜琦和陆吉祥虽然是朋友,但因为某些原因,姜琦总是在有意无意的和陆吉祥攀比,特别是在外人面前的时候,姜琦还会故意说出一些难堪的话,用来贬低陆吉祥,抬高她自己。

陆吉祥的性格大咧咧,她虽然从不与姜琦计较,但并不代表她什么都不知道!

所以,由始至终,她和姜琦的关系都是不咸不淡,甚至在高中毕业以后,两人更是没了任何来往。

如今这一碰面,似乎有火花四溅的味道儿。

当然了,这只是姜琦的一厢情愿,是她自己单方面的认为陆吉祥是在炫耀!

“陆吉祥,你混得不错嘛,如今可是麻雀飞上枝头当凤凰了啊!”

姜琦笑得有些森然,她说话从来就难听,陆吉祥也没指望能从她嘴里说出什么好话。

“当不当凤凰无所谓,只要不是野鸡就成!”陆吉祥同样也不甘示弱,她反驳得也很毒,暗指姜琦的私生活糜烂!

这边,姜琦一听到这句话,整张脸都变了色。

陆吉祥瞥她一眼,接着又转头看向身边的男人,笑得温柔:“亲爱的,你去把车开过来吧,我要和我朋友叙叙旧!”

她当然要和姜琦‘叙叙旧’了,以前是她把什么事情都想得太单纯,可如今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以后,陆吉祥明白了一个道理。

这狗啊,你不狠狠的打它一次,它永远都会冲你狂吠!

“好!”

宋锦丞颔首,目光最后看了眼陆吉祥,转身离开。

待男人刚一离开,姜琦便已迫不及待的开了口,只听她逼问道:“陆吉祥,我记得去年咱们高中聚会的时候,你带来的男朋友好像不是这个人吧!”

“我和他已经分手了!”陆吉祥答道。

“噢,是这样啊……”姜琦点了点头,她故作惊讶的道:“我听说那个帅哥可是你们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啊,你怎么舍得把人给甩了?”

陆吉祥闻言,冷笑:“难道你看不出来有人比他更好吗?”

姜琦却不接她这话,故意扯着一个话题不放,只听她道:“真的是你甩了人家?”

她不过就是想看她出丑么?

陆吉祥倒也不怕,她承认得非常爽快:“是他把我甩了!”

“哎哟——”

姜琦立马就夸张的叫了一声,画着妆容的脸上,表情十分的惊讶:“你被人家给甩了啊?对不起啊,陆吉祥,我不是故意要问你的伤心事的,你不会生气了吧?”

“我为什么要生气?”陆吉祥摊开双手,笑容不减的道:“人的这一生啊,总是会遇到几个渣男友和烂朋友,如果没有这些人的帮助,我们怎么会变得成熟呢?怎么才能明白这个世界里的真善美?”

“你敢骂我?”姜琦听到这话,脸色倏地一变。

陆吉祥装无辜,她道:“姜琦,我哪句话是骂你了?”

姜琦咬着牙,怒视着她:“你敢说我是烂人!”

“哎哟——”

陆吉祥学着她之前的夸张表情,惊讶的道:“姜琦你误会我了,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你可不要多想了啊!这人呐,最怕的就是自作多情!”

“你!”

‘滴滴——’

汽笛声突然岔了进来,宋锦丞开着车,缓缓的停到了路边。

车窗降下以后,男人温和的出声喊道:“吉祥,我们该走了!”

“姜琦,再见!”

陆吉祥笑道,看着脸色铁青的姜琦,她冲她罢了罢手,补充一句:“下次我请你喝咖啡,不过你到时候可别再穿这种裙子了,毕竟你也是二十多岁的人了,扮嫩会遭雷劈的!”

“陆吉祥!”

姜琦大怒。

陆吉祥撒丫子就跑,高高兴兴的钻进驾驶室里,催促着男人道:“快走快走!”

宋锦丞笑得浅淡,他扭头看着座位上笑得开心的女孩儿,声音温稳:“把安全带系上!”

说罢,驱车前行。

一路来,陆吉祥的心情很愉悦,摇头摆尾的哼着小曲儿,像是一只小猴子。

宋锦丞几次转头看她,待见着女孩儿脸上的笑意时,他的心情也跟着变得很好。

“就有这么高兴吗?”他笑着问道。

“当然高兴了!”陆吉祥望着他,絮絮叨叨的就说起了她高中时期的一些故事,说到最后,她忍不住捏紧了拳头,非常的生气:“其实这些我都是能够忍耐的。可是姜琦她真的是太过分了!我记得有一次,她在我喜欢的男生面前故意说我是个脏姑娘,还说我不爱洗内裤什么的,她又没有住在我家,她凭什么这么说我?”

宋锦丞敛眉,他只在意一个问题。

“喜欢的男生?”他道。

“是呀!”陆吉祥毫不犹豫的点头,说道:“他是我们班上的文艺委员,不但学习好,而且还会跳街舞,那时候我们班上好多女生都特迷他!”

“噢,是这样么?”男人的声音有些怪异。

陆吉祥发觉到,她先是看了眼宋锦丞,接着又道:“宋教授,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阴阳怪气的啊?那是我高中时候的事情,这都过去多少年啦,我连那个男生叫什么都忘记了!”

高中到大学能有多少年?

她这不摆明了是忽悠人么?!

宋锦丞不搭话,目光看着前方道路。

车厢里的气氛好像变得有些不大好,男人冷冷淡淡的模样,让人实在是捉摸不透。

陆吉祥一忍再忍,终于是忍不住的问出了口,只听她说道:“宋教授,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男人瞬间转头望她,黑眸深黑危险。

陆吉祥心肝儿一颤,立马举起双手,连连道:“我口误!我口误!”

黑色奥迪一路平缓驶过,临近帝锦后,车子一转从主路滑下进入辅路,向着商场逐渐靠近,坐在副驾驶座上,陆吉祥仰了头,直观的打量着帝锦商场的整体结构。

果然不愧为本市第一商业城,只看它的正面外观就无不透露出其霸气磅礴的气质,目测东西跨度约有过千米。车子已经开始沿着停车指示牌提供的路线绕其行驶,陆吉祥又看到了主商业楼和后面附属酒店双楼并立的姿态,南北跨度不会小于400米。

临下车前,宋锦丞问她:“除了笔记本以外,你还想买点什么?”

陆吉祥摇头,说了句‘不用’,旋即开门下车。

宋锦丞见状,倒是没再说什么,下车后与女孩儿并肩而行,直奔商场楼上的电子产品区。

面对琳琅满目的各类电子产品,陆吉祥并没有挑花眼,她显然是有备而来,直接走到某专卖柜前,报出了她早已在网上挑中的笔记本型号以后,掏卡付账!

前前后后,她总共花了不到半个小时。

宋锦丞挑眉,趁着导购员去拿配件的空隙里,他问道:“你哪来的钱?”

陆吉祥闻言,先是一愣,随即才结结巴巴的解释道:“额,这些钱……唔,都是我、是我平时积攒下来的……”

男人闻言,只是笑:“陆吉祥,我可从没看出来你是个会节省的人!”

陆吉祥心虚,她赶紧又接着补充道:“这些都是我过年得的压岁钱,一般我是不会乱用的!”

“是这样啊!”宋锦丞点点头。

正在这时候,导购走了过来,她将已经装好的笔记本递交给女孩儿,一边道:“这是您购买的笔记本以及银行卡,谢谢您的惠顾!”

陆吉祥点头,伸手去接卡的时候,另外一只手却横空将它抽走。

接着,宋锦丞冷冷沉沉的声音响起:“信用卡?陆吉祥,你长本事了,还没工作就敢办信用卡?”

陆吉祥闭着嘴巴,决定不解释!

宋锦丞看着她的表情,眉头一皱,伸手就把女孩儿揪了过来。

“为什么要办这种玩意儿?”

他问道,心中没来由的一阵愤怒。

陆吉祥瞥他一样,哼哼道:“这又不是我办的卡!”

宋锦丞闻言,不禁皱眉,他追问道:“什么叫不是你办的卡?”

陆吉祥闭着嘴巴,又不愿意说话了。

男人见状,兀自点点头,笑得有些冷:“既然你不愿意说,那这张卡我就先收着,等你什么时候愿意说了,我再还给你!”

说罢,转身大步朝商场外走。

陆吉祥愣了两秒,没想到宋锦丞竟敢没收她的卡!

她拔步就追了上去,一直跟在男人身后嚷嚷:“你凭什么没收我的卡?那是我的卡,是我的,你倒是还给我啊!”

男人不说话,抿着唇,一言不发的继续朝前走。

陆吉祥那叫一个火大啊,她继续喊道:“我又没有花着你半分钱,你凭什么要没收我的卡?喂,你到底还不还给我?”

她刚说完,男人忽然停脚。

陆吉祥淬不及然,整个人都撞到了宋锦丞的身上。

这时,男人淡漠的声音传来:“你说这张卡是你的,你有什么证明吗?”

“我知道这张卡的密码!”陆吉祥瞪起眼,很有气势的道。

宋锦丞神情微敛,厉声道:“这么说来,这张卡的户主并不是你?”

这个男人永远都是深沉的,他城府极深,只要他想,他能够随时套出你的任何实话!

而这边,陆吉祥的心中正一阵懊恼,心想她自己怎么就拐着弯儿的承认了呢?

但是很快,她挺起小胸脯,雄赳赳的与男人对视,并道:“就算不是我的,那又怎样?我警告你,如果你再不把卡还给我,小心我、小心我喊非礼!”

男人闻言,脸色未变。

他视线锐利的盯着她,忽道:“这卡是陆荣景的?”

天啦,他怎么一猜一个准儿?

陆吉祥下意识的摇头,否认道:“才不是呢!”

宋锦丞勾唇,道:“吉祥,你最好跟我说实话,如果让我查出来你是在撒谎,那么”

“好啦好啦!”

陆吉祥突然出声打断他,满脸的不爽:“我承认,这是我哥给我的附卡!”

宋锦丞皱眉,不语。

只听女孩儿接着道:“我本来是不想刷他的卡,但是这个笔记本太贵了,我自己存的钱……额,根本就不够嘛,嘿嘿……”

宋锦丞望着她,沉声问道:“你存了多少?”

“额,这个嘛……”

陆吉祥似乎挺为难的,但最终,她还是默默地竖起了三根手指。

男人见状,道:“存了三千?”

陆吉祥摇头,咽了咽口水道:“三百块!”

“……”他忽然有些头疼。

“我是真的没钱了,不然我也不愿意用我哥的钱,其实他每天工作也很累的!”陆吉祥低着脑袋说道,两手抱着自己新买来的笔记本,模样还挺委屈。

宋锦丞揉着眉心,看着眼前的小丫头,声音很无奈:“吉祥,你没有钱,可以跟我说!”

“那多不好!”她摇了摇头,默默道:“我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

“噢?”

宋锦丞听了,不由冷笑:“用陆荣景的钱,你就不算是欠人情了?”

“这不一样嘛!”陆吉祥没有注意到男人的变化,她说道:“这是我哥的钱,如果我以后没钱还他了,他也一定不会向我要的!”

说实话,当宋锦丞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心里那是一阵拔凉拔凉的。

敢情在这丫头的心里,他始终就是个外人?

那么,他俩之间的婚姻,究竟在她眼里算什么?“

两个人,因此闹得不欢而散。

陆吉祥的怀里还抱着笔记本,她坐立不安的呆在副驾驶座上,看着一直脸色沉沉的宋锦丞,心里很是愧疚。

刚才的那场架,其实她是冲动了点。

当时她说话也没经脑子,几乎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所以什么话都没个轻重。

现在大家都冷静下来以后,她反倒是回过了神,知道是自己做错了!

她左思右想,最后决定主动承认错误,争取早点获得宋锦丞的原谅,以求打破这让人窒息般的安静。

她低着脑袋,很快就声音低低的开了口:“对不起啊,宋教授,我今天不是故意要和你吵架的,我有错,我悔过!”

“你大人不计小人过,你宰相肚里能撑船,你、你就原谅我吧!”

她很诚恳的认着错,可在她说完这些话以后,车里依旧安静。

片刻后,她忍不住抬头去望男人,并道:“宋教授?”

“现在你要去哪里?”男人冷冷淡淡的出声,并未看她:“回家?还是去其他地方?”

看嘛!

他分明就是小气!

陆吉祥觉得自己主动认错了都不能获得他的原谅,这不摆明了宋锦丞就是想和她冷战吗?

切,冷战而已!

谁怕得了谁?

陆吉祥心里冷哼,很快开了口:“送我回家!不对,我要回我自己的家——娘家!”

……

下午,陆吉祥回了娘家。

她忘了带钥匙,抱着笔记本在外面摁了好半天的门铃,就在她以为家里没人的时候,房门忽然就缓缓的打开了。

然后,她看到了门内站着的陆荣景,他杵着拐棍,两眼漆黑如同深潭,让人看了心底莫名的一颤。

“额,哥!”

陆吉祥在短暂的错愕以后,旋即高兴的笑了起来:“你出院了啊?腿还疼吗?”

说着,她的目光又落到了男人的腿上。

“还好!”

陆荣景冷淡的答了句,转身回到屋里。

陆吉祥倒是没怎么在意,她换了鞋,慢慢的跟在陆荣景的身后,一边问道:“家里就你一个人吗?爸和妈呢?”

“上班!”

陆荣景答得简单,走到沙发边落座。

而前边电视机里,此时正播放着一部电影影片,陆吉祥看了眼,好像是越战一类的战争片,她并不是感兴趣。

“哥,你吃饭了没?”她又重新望向男人,继续问道:“有没有什么想吃的啊?只要你说,我现在就去给你买回来?”

“不饿!”陆荣景根本就没看她,目光一直盯着电视机。

陆吉祥自讨了没趣儿,她撇了撇嘴,默默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可半分钟不到的时间里,女孩儿咋呼的尖叫声传来。

陆荣景听到声音,几乎瞬间就从沙发上跃了起来,他甚至连拐棍都没工夫去拿,单脚跳着就朝女孩儿卧室方向而去。

“吉祥?”

陆荣景担心的唤了声,一蹦一跳的来到门口。

却见着,陆吉祥正呆若木鸡般的站在房间里。

“怎么了,吉祥?”陆荣景再次出声问道,担心得不行。

陆吉祥缓缓的转过身,一脸的欲哭无泪:“哥,我妈居然把我墙上的动漫海报都撕掉了!”

“……”

“那可是我最爱的鸣人君!”

陆荣景叹了口气,缓缓道:“吉祥,你能不要这么一惊一乍的吗?哥老了,禁不住你这么吓唬!”

陆吉祥眨了眨眼,看着男人艰难的单脚站立的模样,忽然就心生愧疚。

“对不起啊,哥!”她连忙走了过去,主动地搀扶起男人的一只胳膊,谄媚的笑:“我扶你回去吧,好不好?”

陆荣景看她一眼,终是没再说什么,伸手搭在女孩儿的肩头上,由她扶着一点一点的往客厅方向走去。

其实,他根本就不需要搀扶。

只是,她总是能够吸引他不自觉的靠近。

陆荣景忽然觉得,这样的自己,好卑鄙!

回到客厅里以后,两兄妹一同坐在沙发上看电影,只是陆吉祥在家来向来就霸道惯了,她才不管陆荣景喜不喜欢,直接就把电视机里的战争片换成了其他的好莱坞动作大片,并且将声音开得很大,抱着零食一边吃,一边看得津津有味。

陆荣景的耐性极好,沉默的坐在沙发上陪着她。

过了会儿,陆吉祥的声音忽然传来:“哥,上次在医院里的时候,我听你的同事们说,这次你们单位要准备举办新年晚会,你是主持人?”

“嗯!”

陆荣景点了头,目光看着她:“怎么了?”

陆吉祥有些担心的看了看男人的脚,接着道:“你的腿都成这样了,到时候你还能主持节目吗?而且,晚会至少也得花好几个小时呢,你怎么受得了?”

唔,这丫头是在关心他!

陆荣景笑了起来,他安慰她道:“我又没伤着骨头,只是小伤而已!”

“可你到底是受了伤啊!”陆吉祥皱着眉,非常的担心:“你是主持人,以你的性格,就算你痛了,你也会默不作声的坚持不动!”

“是吗?”陆荣景勾唇,道:“我居然这么厉害!”

“哼!”

陆吉祥撇嘴,道:“我还不了解哥你?你就是死鸭子嘴硬,可能逞强了!”

陆荣景不禁叹了口气,语气颇为无可奈何:“吉祥,距离新年还有一个多月呢,到时候别说是让我站着不动了,就算是让我一直不停的跑,我也是没问题的!”

“切——”

陆吉祥翻了个白眼,不高兴的道:“反正我就把话说到这里了,到时候你哪里痛了不舒服了,可别来找我!”

这丫头啊……

陆荣景浅笑,道:“找你也没用!”

“哥!”陆吉祥伸脖子喊了句,小脸都皱成了一团:“你怎么和宋教授一样啊,老是爱拆我的台,太不给我面子了!”

宋教授这三个字,如今可是陆荣景的禁区!

可不,当听到这三个字从女孩嘴里蹦出来的时候,他脸上的笑,几乎霎时消失得干干净净。

他又变成了一副不冷不淡的模样。

陆吉祥也是屏息着呼吸,心中那是一万个懊悔。

她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哥,你生气了?”

她小心翼翼的问道,目光闪烁不断的看着陆荣景。

“没有!”陆荣景答得简洁,目光盯着电视机上的画面。

陆吉祥见状,心里开始郁闷了。

最近这都是怎么了?一个宋锦丞,一个陆荣景,他俩怎么都是一副阴阳怪气的模样,好像全世界都欠了他们钱似的。

陆吉祥在心里想了想,她很快从沙发上离开,啪嗒啪嗒的就跑过去把她新买的笔记本抱了过来。

“哥,给你看,这是我新买的笔记本!”

她献宝似的凑到男人跟前,并努力的笑道:“这是今年新出的一个款,白色的,我特喜欢!”

“你喜欢就好!”陆荣景依旧不怎么爱搭理她。

陆吉祥倒是不在意,她继续道:“你猜,这是谁给我买的?”

陆荣景听到这话,倒是缓缓的转过了头,幽黑的目光直盯着她。

他这眼神儿有些骇人,看得人心里毛毛的。

陆吉祥勉强的继续维持着脸上的笑意,开口道:“这是我刷你的卡买的,哥,你不会怪我擅做主张吧?”

意料之外的回答!

陆荣景愣了片刻,旋即无奈的摇头,嘴中喃道:“每次和你怄气,最后气到得总是我自己!陆吉祥,你就是有这个本事,总是能把我气得不知道为什么!”

“什么意思?”陆吉祥挠了挠后脑勺,有些不明所以。

陆荣景转头看她,扯唇道:“买了就买了吧,只要你高兴就好!”

“谢谢哥!”

这下,陆吉祥的心里总算是轻松了。

晚上,陆妈妈下班回来,当她看到陆吉祥也在家里的时候,十分的惊讶和意外。

“你怎么回来了?”她问道,眉毛挑得高高的。

陆吉祥正趴在餐桌跟前,她一边低头扒饭,一边含含糊糊的答道:“就是想吃爸爸做的菜了,所以今天就回来了!”

陆爸爸在旁边听到这句话,特自豪的笑:“真是我的好闺女,太给你老爸捧场了!”

众所周知,陆家里的早中晚餐,大多数都是由陆爸爸在负责的。

陆妈妈在医院里的工作实在是太忙了,经常是早出晚归的,所以这做饭炒菜的活儿,自然就落在了陆爸爸的肩头上。

当然了,一个大男人做出来的饭菜,其美味程度,大家完全可以自行想象!

这边,陆妈妈的眉头皱得很紧。

她先是若有似无的看了眼另外一边的陆荣景,待见着他慢条斯理的在吃饭时,这才又重新望向了陆吉祥,继续问道:“就你一个人回来的?”

“嗯!”

陆吉祥点点头,夹了块梅菜扣肉,将上面的瘦肉扒拉下来以后,又将那一小截肥肉扔到了陆荣景的碗里。

从小到大,她都是这样吃菜的,瘦肉归她,肥肉归陆荣景。

所以,这一系列动作做得非常自然。

陆妈妈见了,当即就皱起了眉头。

“吉祥!”她沉声道,有些不悦:“好好吃饭,你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挑食?”

陆吉祥撇嘴巴,终于从碗里抬起了脑袋。

她看着陆妈妈,说道:“妈,我知道了!”

说完,她又转头看向陆荣景,正要伸筷子将他碗里的肥肉夹回来的时候,陆荣景却已经淡定的夹起那片肥肉,并送进了自己的嘴里。

陆吉祥一见,嘿嘿的笑:“还是哥最疼我!”

陆妈妈在旁边看着,脸色变得很不好。

吃过饭后,陆吉祥回了自己的房间,一个人也不知道在捣鼓些什么,陆妈妈推门走进去的时候,她看到女孩儿正在拿着一个笔记本在玩斗地主。

“你哪来的笔记本?”陆妈妈见状,不禁皱眉质问道。

“自己买的啊!”陆吉祥连头都没抬的回答道。

陆妈妈走了过来,她发现旁边书桌上有张纸片,拿起来一看,正是那台笔记本的收据单。

“一万多!”她惊讶道:“你哪来的这么多钱?”

陆吉祥抿着唇,没吭声。

陆妈妈想了想,又道:“小宋给你买的?”

“他才不会给我买呢!”陆吉祥撇了撇嘴,哼哼道:“那家伙可小气了,平时连给我的零花钱都特别少,更别说什么买笔记本了,简直是天方夜谭!”

其实,不是宋锦丞不给她买。

而是,由始至终,陆吉祥都没说过要让男人给她买。

有句话说得好,会撒娇的女人才命好。

恰好了,现如今许多女性就缺这个!

陆妈妈到底是过来人,她已经从陆吉祥的语气里听出了一点大概的矛头。

最后,她问道:“吉祥,你是不是和小宋吵架了?”

陆吉祥挑高眉毛,这次她终于抬头看向自己的母亲,并诧异道:“妈,你是怎么知道的?”

“看来你俩还真是吵架了!”陆妈妈摇头,无可奈何的道:“你是我的女儿,我还能不了解你?要我说啊,这小宋比你大比你懂事,除非是你先起的头,不然这平白无故的,你俩应该也不会吵架!”

“这可不一定!”陆吉祥哼哼。

陆妈妈看着自己的女儿,问道:“那你来说说,你俩是因为什么吵架?”

陆吉祥闭着嘴,不愿意说。

这丫头到底是自己亲生的,虽然她不说,可这就不代表陆妈妈猜不出来了。

只听她很快道:“是因为这个笔记本吧?吉祥,这次不是妈妈不帮着你,毕竟这个是一万多块钱的东西,没点深交情的人,别人凭什么要送你这么贵重的东西?”

“妈!”

陆吉祥终于忍不住了,她出声道:“哥他又不是别人,凭什么他就不能送我一个笔记本了?”

陆妈妈惊住!

“什么?这个是荣景送给你的?”

“是啊!”陆吉祥点点头。

陆妈妈气得不行,她几步走近女孩儿,压低声音道:“你哥的脚都成这样了,你还让他陪着你逛商场?你、你还有没有点良心!”

“不是的,妈,我没有让哥陪着我逛商场”陆吉祥坐直身子,她急忙解释道:“他只是把他的卡拿给我了!”

陆妈妈闻言,当即将手伸到她面前。

陆吉祥见状,有些疑惑:“您这是什么意思?”

陆妈妈瞪着她,生气道:“什么什么意思?你哥的卡呢,拿出来!”

“这是哥给我的,为什么要拿给你?”陆吉祥不能理解,她连道:“再说了,这卡也不在我的手里啊!”

“不在你手里?”陆妈妈看着她,道:“你已经还给荣景了?”

“不是的!”

陆吉祥摇头,一想起这件事儿,她还挺郁闷的:“卡被宋锦丞给没收了,他说我如果不能向他解释清楚,他就不会还给我!”

陆妈妈叹口气,心中百转千回。

最后,她说道:“这倒不是什么大事儿!吉祥啊,你以后还是不要再乱用你哥的钱了,他比你大,这迟早都是要结婚的!这些年他辛苦工作攒下来的钱,如果被你就这么随随便便的用掉了,那他以后哪有钱去结婚生子?”

陆妈妈这话,说得到底是有些重了。

毕竟,这件事情是一个巴掌拍不响啊!

陆吉祥挺委屈的:“为什么你们所有人都认为这是我的错?这张卡是哥他自己主动给我的,而且,我也没花他多少钱啊,您怎么还能扯到他以后结婚生子的问题上了?”

“你哥这么疼你,如果你想要花光他所有的钱,我看他也舍得!”陆妈妈斥道。

陆吉祥低头不语。

就在这时,房间里忽然响起了手机铃声。

陆吉祥将手机拿过来,往屏幕上一看,宋叫兽三个字正在闪烁跳跃。

“是谁啊?”陆妈妈问了句。

陆吉祥没好气的道:“宋锦丞的电话!”

“接!”陆妈妈当即命令。

陆吉祥虽然不大乐意,但还是摁了接听键,并将手机放到了耳边。

霎时间,男人低沉的声音递来:“陆吉祥,我在你家楼下,现在立刻下来!”

他的语气就不能好点?

为什么今天的所有人都要对她横挑鼻子竖挑眼的?

陆吉祥心中愤然,因此语气也不大好:“宋锦丞,凭什么你叫我下来我就得下来,那我多没面子?有本事你倒是上来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