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062章 周潇潇与翟耀!

黑暗的牢房里,潮湿冰凉的空气,警棍从铁栅栏上划过,发出尖锐而诡异的声响。

“开饭了——”

随着狱警低嘎难听的声音,牢门上的小窗口,依次被打开。

然后,一碗毫无油星的菜汤,以及冷硬的馒头,便被这样无情的扔了进来。

馒头摔落在地上,滚了几圈,最终在一只脚边停下。

周潇潇早已是又冷又饿,黑暗的环境,更是无时无刻的不在折磨着她的神经。

她卷缩着双腿,借着从小窗口缝隙间投射进来的微弱光芒,颤抖的伸出手,将滚落在她脚边的馒头,慢慢的捡了起来。

白色的馒头表面,沾满了乌色的污垢。

可是,她很饿!她真的很饿很饿!

很快,她慢慢的张开了五指,一点一点的开始撕起了馒头的表皮,并最终令它重新变白。

这个馒头应该是前天做的,因为它吃起来真的好硬,就像是石头一样的。

周潇潇艰难的一边咽着它,一边倾斜着身子,伸手将那碗菜汤拿了过来。

破了口的瓷碗,白色的水里飘着一张菜叶。

这就是汤?

这根本就是白水!

周潇潇的喉咙很干涩,她也管不了太多,囫囵着喝了一口菜汤,就着干硬的馒头,食不知味的吞咽着让她保命的食物!

吃完了以后,她又将碗放回了原位,全身卷缩在躲在墙角,继续煎熬的期盼着下一顿食物!

忽然——

‘哐当’一声,牢房铁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打开,刺眼的炽烈白光瞬间射入。

周潇潇清醒过来,眯着眼,看着眼前逆光而站的高大身影。

“201出来!”

狱警怒吼道,警棍重重敲击着铁栅栏。

周潇潇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从地上爬起来,全身巍巍颤颤的,举步艰难的一点一点的往外走。

她已经一周未曾暴露在灯光下,当她走出了这间阴暗潮湿的牢房时,当她全身被灯光笼罩的时候,她的身子竟然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她害怕!

由心底发出的害怕!

整整一周的心理折磨,就算是放在一个成年的大男人身上,恐怕都会令他身心崩溃!

更何况,周潇潇只是一个还没有走出校园的小女生!

“站好!给我立正站好!”

狱警凶恶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铁棍撞击在铁栅栏上的沉闷声,像是一下又一下的全砸在了你的脊椎骨上。

周潇潇畏缩着全身,勉勉强强的立正站好。

她已经一周未曾吃过饱饭,加上身心的恐惧,她消瘦得十分厉害,整个人像是只剩下了皮包骨。

“201号,有人要见你,跟我走吧!”

狱警不大耐烦的说道,警棍捅了捅女孩儿的腰部,示意她往前走。

周潇潇哪敢有半丝反抗,她在住进来的第一天,曾经亲眼看到一个女犯人因为不听话,被三名狱警轮流殴打,整个被打得是不成人形,血流了一地!

她一步一步的缓慢往前走着,因为是她的罪名是杀人嫌疑犯,她被按上了沉重的脚链,随着她的脚步,铁链哗哗作响。

最开始的时候,周潇潇很厌恶这种声音,这让她觉得自己像是一条被铁链拴住的狗!

可如今,她早已没有了感觉。

或者说,她已经变得麻木,整颗脑袋里都是空的,她现在只想能够饱餐一顿,其余的什么都与她无关!

跟着狱警,她很快来到了会客室。

“就是她?”

守在门口的是一名穿着制服的男子,他在看到周潇潇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很严肃。

“她就是你们要找的201号,名字叫周潇潇!”

狱警答了句,堆着满脸的笑。

男子点了点头,目光看了看双眼空洞的周潇潇,接着道:“翟副厅就在里面,你进去吧!”

说罢,他动手打开了会客室房门。

周潇潇却是愣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好像是傻了。

狱警见状,先是眉头不耐烦的皱起,伸手就推搡了她一下,并恶声恶气的道:“你倒是进去呀!”

因为他这一推,周潇潇倒是朝前踉跄了几步,整个人顺势就走进了会客室里。

‘咚’的一下,房门在她身后无情的关拢。

而里面,宽敞明亮的会客室内,翟耀正坐在一张椅子上,他的嘴角挂着优雅自若的笑容,神情自然,漆黑深邃的眼宛若黑潭不见底,修长的双腿交叉,一袭意大利手工成衣,衬得他容颜愈发邪魅,而浑身透出的贵气与气势,更是令人无法忽略!

可是,这一切并没有吸引到女孩儿的目光。

打从进入这个会议室里开始,她的目光便一直盯着桌子上摆放的苹果。

它就是伊甸园里的罪恶之果,正在诡笑着冲她招手。

“周小姐!”

翟耀沉沉的启了声,目光望着正站在房中央的周潇潇。

可惜,她没有任何反应。

翟耀见状,不禁皱眉,顺着女孩儿的视线一望,他瞬间又明白过来。

他倾过了身,伸出白皙修长的手,动作优雅的就将桌上的苹果拿了起来。

“周小姐!”

他再一次出声唤道,手里拿着诱人的苹果。

而这次,不出所料,女孩儿的目光,终于望向了他。

“想吃吗?”

男人问道,英俊的脸,表情却显得邪佞。

周潇潇连连点头,视线一直紧巴巴的看着那颗红苹果,她不停的吞咽着口水,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动作,看起来有多失礼。

这一刻,她只想吃!她只想填饱自己的肚子!

“来!你过来我就给你吃!”翟耀缓缓的笑,手里拿着苹果朝她晃了晃,活像是在引诱小白兔的大灰狼!

噢,他应该是老灰狼了!

周潇潇的动作倒是像一只兔子,她倏地就敏捷的冲向了男人,本能的伸手就想去夺得男人手中的苹果。

翟耀的反应极快,他将手一避,正好躲开了女孩儿的攻击。

周潇潇本就体力不支,这猛然间的发力,令她忽然就一阵头晕目眩。

下一秒,她身子发软,整个人就像是一滩泥,绵若无力的就要往地上滑去。

翟耀弯腰,大手一伸,正好勾住了女孩儿软绵的腰。

可就在这一刻,周潇潇竟然忽的伸出手,抢过了他手中的苹果,放到嘴边就大啃了起来。

翟耀见状,忍不住笑,声线低低,胸腔微颤,心情似乎很不错。

“小家伙,你真可怜!”

他感叹了一句,将她抱起来放到了自己的大腿上,大手抚摸着女孩儿的发。

只是,周潇潇已经一周未曾洗发,乌黑的发早已失去了光泽,表面泛着油脂,触感并不是很好,甚至可以说是很糟糕。

翟耀皱了下眉,收回了手。

不消一分钟的时间,周潇潇便将整颗苹果吃光。

她抬起脑袋,目光盯着桌上的另外一颗苹果。

“还想吃?”

翟耀低头,声音低缓的在她耳边说道。

周潇潇愣了一下,缓缓的转过头,目光看着近在迟尺的男人。

两秒后,她点了点头。

翟耀表情不变,他道:“点头是什么意思?你要说话,我要你亲口告诉我!”

“想吃!”

女孩儿不假思索的开口,十分利索!

翟耀挑了挑眉,松了手,随意的说了句:“那就去吃吧!”

他话音未落,怀里的女孩儿便已跳了起来,速度很快的冲到了桌边,拿起第二颗苹果,放到嘴边便吃了起来。

依旧是一分多钟的时间,她再次吃完了整颗苹果。

这速度……

啧啧,看来她真是饿坏了!

翟耀嘴角带着笑,他冲着女孩儿招了招手,笑得迷人:“来,丫头,你过来!”

原以为,这丫头会像刚才那样,毫不迟疑的跑过来。

可出乎意料的是,她却并没有那样做。

“翟先生?”

周潇潇站在原地,一只手里还拿着苹果核,错愕又意外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得,敢情她之前一直就是混混沌沌的?

还是说,已经被饿得神志不清了?

翟耀嘴角的笑意,霎时凝固。

他恢复成了原本的淡漠,冲着女孩儿点头,显得客气而疏离。

“周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翟先生!”

周潇潇几步走了过来,她目光紧紧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因为激动,浑身上下都颤抖了起来。

“您知道的,我是被冤枉的,范思雨她根本就不是我杀的,您说过您要为我当证人的!”她焦急的开口道,满眼祈求的望着男人:“翟先生,您是我唯一的希望!”

她早就知道,翟耀的背景是何等的强大!

只要这个男人肯帮助自己,她必定能够逃过这次的牢狱之灾。

“我是你唯一的希望?”

翟耀闻言,却是不禁挑起了眉,只听他说道:“周小姐,您要明白一点,案发那晚我俩根本就没有在一起,当时我之所以会说出那句话,是因为我相信周小姐的为人,你不像是一个杀人犯!”

这个男人的冷漠,像是一块冰!

不知为何,周潇潇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猛的就是一沉。

她只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如果她这次真的深陷牢狱之中,那她唯一的奶奶该怎么办?奶奶她已是七十余岁的高龄,若是等她出狱以后,她还能不能见到奶奶最后一面都难说!

想到这里,周潇潇的心里更是一阵的惶恐。

她不但害怕她以后见不到自己的奶奶,更害怕再回到那间潮湿黑暗的牢房。

那里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翟先生!”

周潇潇出了声,她望着男人,极尽卑微:“翟先生,我知道您是好人,如果您真的不愿意帮我的话,您就不会来这里看我了!我求求您了,您就好人做到底吧,救救我吧,我周潇潇下辈子做牛做马,一定会报答您的恩情的!”

她说得感人肺腑,眼泪更是唰唰的直往下掉。

男人的表情,却是未曾改变分毫。

他依然是一副优哉游哉的模样,好整以暇的看着痛哭流涕的女孩儿,表情似笑非笑。

“周小姐说得很感人,我也很同情你!”

他缓慢的开口,平缓的声调,让人猜测不出他的任何情绪。

“只可惜,我不需要周小姐的下辈子,而且,我也不缺牛马!”他如是说道,一字一句,就像是锋锐的利箭,直戳人心,毫不留情。

这下,周潇潇倒是愣住了。

她的表情有些尴尬,嗫嚅着唇,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去接男人的这句话。

她还以为,翟耀是肯帮她的!

“不过……”

男人的下半句话,接踵而来。

周潇潇一听,两眼几乎瞬间放光,她迫不及待的就接口道:“不过怎样?翟先生,只要你肯帮我,我什么都答应您!”

她说完这话以后,男人却笑出了声。

“怎么了?”周潇潇睁着眼,疑惑的看着忽然发笑的男人。

翟耀歪了头,浅笑道:“周小姐,像这句‘我什么都答应你’的话,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说出来的,你怎么知道我会让你干什么呢?”

周潇潇闻言,她先是一怔,随即又不大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她挠了挠后脑勺,笑得有些憨憨的,一边就道:“翟先生是好人,您既然愿意救我,怎么可能再害我呢?”

“那可不一定!”男人勾唇,说道:“我会帮助周小姐,是因为我的私心!”

周潇潇再次迷惑了。

“私心?”她皱起眉,不解道:“翟先生,您认识我的父母?”

“……”

“也不对呀,您的年纪虽然大,但应该也没有我的父母年纪大呀!”

“……”

“翟先生?”

男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的表情,无懈可击。

“我也不想和周小姐绕圈子,实话说了吧,我对周小姐你本人很感兴趣,如果你愿意,我便想办法弄你出来!”

他根本就不掩饰自己对周潇潇的*,这个男人从来都是地位尊贵,一旦有了自己想要占有的东西,他便会主动出击,并且不择手段!

周潇潇僵住,整个人呆若木鸡般的傻在原地。

翟耀说,他要她?

沉默!

长久的沉默!

男人的耐心逐渐耗光,他长腿一迈,直接便来到了女孩儿的跟前。

“周小姐考虑好了?”

他说道,一边弯了腰,俊颜直接就凑到了女孩儿的鼻尖前。

真是不可思议,这个男人的气息,竟然和他本人一样,充满了邪肆之气。

周潇潇猛地回过神,她连连往后退了好几步,急促的呼吸着,脑袋摇得像是一个拨浪鼓,她不停的喃喃着:“我不同意,我不同意……”

啊,原来还是个死脑筋!

“真可惜!”

翟耀直起了腰,他瞄了眼还在不停的摇着脑袋的女孩儿,眸仁逐渐转冷,像是正在结冰的寒水。

“小叶!”

他朝外喊了声。

不到几秒钟的时间,会客室的房门被人打开,之前守候在外面的男子走了进来。

他恭敬的看着翟耀道:“翟副厅!”

“送周小姐回去!”翟耀没什么表情的说道。

“是!”

男子点头,走到周潇潇的身边,像是拎小鸡一样的,直接把女孩儿往门外拖。

周潇潇挣扎,不断的冲着翟耀喊道:“翟先生,翟先生,求你了,只有你能救我!”

会议室的门缓缓关闭,就在只剩下最后一丝缝隙的时候,男人冰凉的声音溢了出来:“周小姐,我给你三天的考虑时间!”

话未落音,房门已经重重的关闭。

周潇潇再次被带回了牢房里,这里依旧是黑暗的,依旧是潮湿的。

到了半夜里,整个监狱的上空,永远都飘荡着令人汗毛林立的惨叫声和哀嚎声。

暗无天日的三天三夜!

周潇潇想了整整的三天三夜!

她坚持过,她挣扎过,她甚至想过一死百了!

可是,她是有牵挂的,她有自己的家人,而且是唯一的家人。

她想过,如果她死了,她的奶奶该怎么办?老人家含辛茹苦的将她养大,可最后却是连个为她送终的人都没有!

如果真是这样,她当真是大大的不孝!

然后,她又想到了自己的梦想,想到自己正值青春年华,若是她就这样死了,岂不是太不值得了?

她想了很多很多,想到最后,她自己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了。

然后,她又尝到了那种饥饿的感觉,硬得像是石头一样的馒头,还有那恶心的菜汤!

她要疯了!

她觉得自己真的要疯了!

所以,当漆黑的牢门再次被打开的时候,当翟耀以天神般的姿态,重新站到她的面前的时候,她抱住了他的脚,哭着求他救她!

翟耀永远都是一副不冷不淡的模样,他以俾睨苍生的悲悯,望着跪在他脚边的女孩儿。

“周潇潇,你想好了吗?”他问道。

“我想好了,我想好了……”周潇潇不停的点头,她的眼泪流淌得汹涌。

“那好,从今以后,你的人你的身你的命都将是我的,记住了吗?”

“我记住了!”

……

记忆中的这段洪流,每每思及,都像是万箭穿心!

周潇潇睁开眼的时候,外面的天色依旧黑得浓稠,男人的一只手臂搭在她的腰间,沉稳浑厚的呼吸,就铺洒在她的耳边。

她轻轻地动了一下身子,抬手抹了把自己额角溢出的冷汗。

最近,她总是梦到她当日在监狱里的场景,也许是实在记忆深刻,每一次梦到那段时日的时候,她就像是再次亲身经历了一般。

她很累,不单心累,身也累!

昨晚,翟耀要了她好几次,这个男人的体力总是超乎想象的强悍!

她永远记得,当他第一次进入自己的时候,当他发现她已不再是处的时候,那般狠厉的力道,几乎要将她生生的撕裂!

那样的痛,简直比她的第一次,更要痛上百倍千倍。

翟耀说了,他一定要让她流血!

而事实是,他的确是做到了。

他不但让她记住了这惊天动地一般的痛,更是让她留了整整半宿的血!

她数次晕死过去,最后一次醒来,竟然是在医院里!

真是让人感到恐怖,她居然被这男人做到送进了医院!

她想,自己真是悲哀。

就在这时,身后的男人忽然动了一下。

周潇潇立马屏息着呼吸,一动不动的侧卧着,全身心都紧张得绷了起来。

“嗯?”

男人发出了一个懒怠的鼻音,紧接着,周潇潇整个人便被翻转了一个面。

“睡不着?”翟耀低沉的问了句,面对面的看着女孩儿,大手摸上了她的脸。

周潇潇闭着眼,任由他抚摸着自己,哑着嗓子道:“有点不舒服!”

“怎么了?”翟耀撑起了半边身子,顺手便将床头的壁灯打开。

灯光下,女孩儿脸上的潮红稍微褪去,依旧显得妩媚,而这近乎透明的肌肤,更是一种无声的诱惑。

周潇潇竟然全身未着片缕!

雪白的被褥拥簇着她,露在外面的洁白双肩,倒更像是一种禁欲的诱惑。

翟耀将她搂进了怀中,大手抚拍着女孩儿的光滑玉背,一边低低的道:“又做噩梦了?”

周潇潇‘嗯’了声,安静的躺在他的怀里。

翟耀忽然笑了声儿,他勾起了女孩儿的下巴,犀利的黑眸,直盯着她的脸。

他问道:“做了什么样的噩梦?”

周潇潇闻言,不禁皱了眉。

紧接着,她缓缓的张开了眼,乌黑的眸,倒映着男人邪魅的面孔。

“我梦到我奶奶了……”她低低的说道,声音里有一丝泣音:“她老人家的身体一直就不大好,吃了一辈子的苦,如今……”

说到这里,周潇潇竟然哽咽了起来。

可是,男人却不高兴了。

他沉沉的启声,声音像是寒冰一样的冰:“周潇潇,你已经是我的人,从今以后,除了我以外,你没有资格再想任何人!”

他的霸道总是这般浓烈!

他从来不会暗示你什么,而是会直接告诉你,你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他不喜欢拐弯抹角!

特别是在对着周潇潇的时候!

这一点,周潇潇的心里十分清楚。

“对不起!”她很快出声道,两只小手主动的环上了男人的颈项间,小脑袋更是乖巧的伏在他的胸膛上,像是一只温顺的小白兔。

可是,翟耀却不这样想。

他记得,他在第一次见到这个小家伙的时候,是在四年前!

那时候,周潇潇还没有现在长得漂亮,她的身高很矮很矮,小脸是圆圆的,身上的肥大校服,更是衬得她像是一只滑稽的丑小鸭!

可纵然如此,她的浑身上下却充满了勇气。

他看到她一个人拎着一大袋水果,瘦弱的身子,却桀骜的与水果摊老板高声争论。

那时候,他就记住了她!

记住了这个倔强又可爱的小家伙!

真是时光荏苒!

他第二次再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出落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她会微笑着看他,并声音清脆的唤他‘翟叔叔’!

就在那一刻里,翟耀忽然就萌生了一种想法。

他想将这个姑娘永远的放在自己的身边,任凭海枯石烂,斗转星移,她应该都属于他才对!

想到这些,翟耀冷硬的心,倒是不禁软了一分。

他叹了口气,更紧的将女孩儿搂在怀里,沉沉的说道:“明天给你放假,你可以去看望你的奶奶,但晚上我们要一起吃饭,记住了?”

“真的?”

周潇潇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她非常的惊讶,倏地就从男人怀里抬起了脑袋,一双眼睛明亮又期待的看着他。

翟耀低头望她,淡淡的‘嗯’了一声,低头就衔住了女孩儿的小唇。

他在心中再次确认!

他要永久的霸占这抹甘甜!

……

第二日清晨,周潇潇在亲自为翟耀系好了领带以后,目送男人出门上班。

待他离开以后,她的心里很快雀跃了起来。

她在置衣间里呆了很久,最后挑中了一件卡其色的风衣,下身搭配一条浅色紧身牛仔裤,拎着包包便出了门。

首先,她去了奶奶最爱吃的那家李记包子店。

然后才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位于市郊的第一疗养院。

这是翟耀的安排,为了能够更好的照顾年事已高的奶奶,男人花重金将人送到了本市最好的疗养院里,每日都有专人照顾,而且吃的都是最好的!

起初,周潇潇不大愿意。

她的本意是想把奶奶接到自己的身边,由她亲自照顾,可是却遭到了翟耀的反对。

无可奈何之下,她也只有妥协。

毕竟,奶奶的年纪的确是很大了,而且她又有一身的大病小病,如果将她放在疗养院,那里每天都有专业的医生和护士照顾着她,应该会比她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要好很多吧!

到了疗养院以后,周潇潇才刚走下车,便接到了翟耀打来的电话。

男人只说了寥寥的几句话,在得知她已经安全到达疗养院以后,他沉默了片刻,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

“潇潇,人不该有软肋!”

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周潇潇听得云里雾里的,挂了电话以后,她也没多想,直接走进了楼里。

她轻车熟路的上了楼,很快就走进了奶奶所住的房间里。

这间疗养院的每日费用都很高,据她所知,单是每日专门照顾她奶奶生活起居的便有两名护士,其余的更不要论什么心理师、营养师等等,

房间里的窗帘已经被拉上,昏昏暗暗的光色中,老人正安详的躺在床上熟睡,旁边的床头柜上还放得有一束粉色的康乃馨,似的整个房间里都弥漫着淡淡的香味。

安逸而舒适的感觉,这里的确是个安享晚年的好地方!

“潇潇……”

忽然,房间里响起了一声老人的梦呓。

周潇潇听见了,几乎瞬间红了眼眶。

她走了过去,盯着老人的面容看了半响,忽然就蹲身趴在床边,低低的压抑着哭泣,像是试图把自己这段日里的委屈,统统都发泄出来。

一只大手,轻缓的放到了女孩儿的脑袋上。

周潇潇全身一僵,接着,她缓缓的抬起了头,泪眼婆娑的看着已经睁开眼睛的老人。

“潇潇,你来了啊!”

奶奶冲她笑得温柔,暖洋洋的,就像是被温暖的水。

“奶奶,对不起,我这么久了才来看你!”周潇潇扁着嘴,眼泪唰唰的往下流。

“傻孩子,奶奶知道你忙,努力工作是好事!只不过啊,奶奶就是担心你这丫头吃不好,哎?你好像胖了点!”老人家说到这里,她用手撑着身子,大概想是从床上坐起来。

周潇潇见状,连忙站了起身子,伸手扶着老人坐起来以后,不忘在她身后塞个枕头。

老人朝她招手,示意女孩儿坐到自己的身边。

周潇潇坐在床边,红着一双眼,眼巴巴的望着自己的奶奶。

老人握住了她的手,仔细的端详着女孩儿的脸庞,最后确认的道:“是长胖了些!我的乖孙女哟,还是胖点好看!”

周潇潇愣了愣,随即哑着声音开口道:“公司里的伙食很好,每天都有红烧肉,我吃得很多,所以就长胖了些!”

“你们是什么公司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福利?”老人皱起了眉头,十分不解的问道:“不单伙食吃得好,而且还能把员工的家人都一块照顾了,你说,你们到底是什么公司?”

周潇潇皱眉,脑子里快速的转动起来。

她很快道:“我在一家通讯公司里上班,奶奶,您放心吧,这家公司很大的,分部都开到国外去了。再说了,我可是公司里最优秀的员工,她们自然要对我好一点了!”

说到最后,女孩儿灿烂的笑道:“对了,奶奶,我给您买了李记的三鲜包,您要尝一个吗?”

果不其然,老人在听到‘三鲜包’这几个字以后,立马就忘记了她的疑问。

“哎呀,我都好久没有吃过李记家的三鲜包了,可馋死我了!”老人高兴得很,提到自己最喜欢的食物时,笑得像是个孩子似的。

周潇潇取了一个包子,递到了老人的手里。

老人咬了一口,记忆中熟悉的味道,令她不禁感概起来:“以前啊,我们一家人都爱吃李记的包子,特别是你的爷爷,每天早晨都要吃,不吃他就一整天都没力气!”

“这么厉害呀!”

周潇潇配合着说道,纵然这些话她已经听过了千百回。

而这边,老人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话,一些陈年旧事被她反复提起,她却兀自笑得幸福,宛若沉浸在了幸福的阳光里。

周潇潇坐在旁边看着,眼眶再次湿润。

‘咚咚——’

门口忽然响起了敲门声,周潇潇从床边站了起来,她先是看了眼老人,接着走向门外。

一名护士正站在门口,她在看到周潇潇的时候,出声道:“老人的主治医生今天值班,上次您不是说,想要亲自向医生询问一下老人的病况吗?现在大夫有时间见您,您要去吗?”

周潇潇闻言,稍微想了想,方才点头道:“好,我马上就过去,谢谢你了!”

“不客气!”护士点头,转身离开。

周潇潇重新返回到房间里,老人还在吃着包子,因为笑,脸上堆满了皱褶。

“奶奶,我的一位朋友过来了,我现在要过去看看,待会儿我再来陪您,好不好?”周潇潇看着老人,微笑着说道。

老人闻言,一个劲儿点头。

“去吧去吧!”

如此,周潇潇便没再说什么,径直出了房间。

这家疗养院的绿化做得很好,漂亮的小花园,鹅卵石堆砌的水池,老年门球场地,以及可供休息的小亭子,到处都是生机盎然。

周潇潇走进办公室里的时候,一名年轻的大夫正坐在桌前,他身上穿着白大褂,整个人沐浴在阳光里,恍惚得宛若是天使!

唔,男天使?

“扑哧——”

周潇潇想到这里,忍不住笑出了声。

“我很好笑吗?”

霎时间,男人清朗的声音传来。

周潇潇抬起头,正对上医生的不悦目光,她赶紧扳正了脸色,摇头道:“没有没有,我没有笑话您!”

医生坐直了身子,他先是翻了翻桌上的病历本,很快又道:“你是林晚清老人的家属?”

“是的,我是她的孙女!”周潇潇点头道。

医生颔首,示意道:“你坐吧,我姓陈,你可以叫我陈大夫!”

“陈大夫!”

周潇潇点头,一边走了过去,并在陈大夫的对面落座。

“林晚清老人是在上个月被送进疗养院里的,在此之前,请问她以前是在哪家疗养院里?”男人看着周潇潇,首先问出了这个问题。

周潇潇摇头,道:“奶奶这是第一次住进疗养院里!”

“噢,那以前她是住在医院里了?”

“不是的,奶奶她以前都是和我住在一起的!”

男人一听,先是皱了皱眉,接着才道:“你的意思是,林晚清老人的精神状态都这么严重了,可你们却不把人往医院里送?”

周潇潇闻言,愕然。

“陈大夫,您这是什么意思?”

男人看着她,正声道:“我们怀疑,林晚清老人的精神方面有问题!”

宛若平地一声惊雷!

周潇潇倏地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她瞪眼看着大夫,声音徒然拔高:“不可能的,奶奶她的精神状态很好,我们刚才还聊得很愉快,她怎么可能是精神方面有问题?”

“周小姐,请您不要激动,关于精神鉴定方面,我们肯定是有我们自己的办法。至于您说的林晚清老人可以与您正常的进行沟通,这是很多精神病人都能做到的事情,所以这并不是判断的唯一标准!”

“我不懂!”

周潇潇继续摇头,她依然无法相信,自己的奶奶竟然有精神病?

“林晚清老人有严重的幻想症,而且多在夜里发病,这是我们疗养院里的监控视频,您可以看一下!”

男人说道,一边打开了电视。

这是一段安装在老人房间里的视频录像,夜色里,老人正一动不动的坐在床边,她睁着眼,嘴里念念有词,像是在和谁说着什么话。

忽然,她从床上站了起来,缓缓的抬起双手,开始在房里翩翩起舞,她的身子摇摇晃晃,好几次都差点摔倒。

直到护士冲进了房间里,老人还在原地跳舞。

真诡异!

周潇潇心惊胆战,她可以确认的是,视频里的那位老人,正是她的奶奶!

“怎么可能?”

她颓废的坐回座位里,整个人被抽去了力气。

男人表情不变,他将电视机关掉以后,出声道:“周小姐,为了老人的安全,我们的建议是,将她隔离治疗!”

“不行!”

周潇潇当即反对,她说道:“如果把奶奶隔离起来,她一定会胡思乱想的!”

“恕我们无能为力。”医生摊开双手,道:“疗养院里有很多老人,为了大家的安全,我们不得不把林晚清老人隔离起来!”

周潇潇继续摇头,手指紧紧的抠入身下的皮椅。

“你们一定会有其他办法的,对不对?”

“这个……”男人犹豫了一下,接着道:“具体事宜,我们还得与翟先生商量一下,至于最后的”

“为什么要和他商量?那是我的奶奶!是我的奶奶!”周潇潇几乎崩溃,她苦苦哀道:“你们不能这样对待她,不可以……”

声嘶力竭!

大夫只得叹气,看着眼前的这位倔强小姑娘,无奈道:“周小姐,我向您保证,我们一定会商量出最好的方案,让林晚清老人享受最好的待遇,请您放心!”

下午,周潇潇接到了小叶的电话。

这个小叶是翟耀的心腹之一,周潇潇的很多事情,都是由他亲自安排。

比如,她每次与翟耀约会,都是由他来亲自接她。

但据说,他的职位不低。

“周小姐,我已经到达疗养院门口,请您下楼!”

------题外话------

关于周潇潇和翟耀之间的故事,我今天小写一章,主要是想看大家的意见。

如果大家都喜欢的话,我就多写一点,反之则少写。

还在犹豫什么,快快留言告诉我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