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061章 独占欲!

有道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陆瑶瑶的手里原本是端着一杯奶茶,因为这迎面一撞,不但奶茶全撒了出来,而且很大部分都是落在了她的漂亮风衣上。

这可不得了了,特别是看到撞她的人是陆吉祥的时候,陆瑶瑶整个人就是吃了炸药一般。

“陆吉祥,你眼瞎了走路不看路的吗?”陆瑶瑶一张口,就是一连串的骂字。

陆吉祥做了一个掏耳朵的动作,讥笑道:“你管我走路看不看路?莫非还要看狗?”

“你!”

陆瑶瑶瞪起眼,脸上扭曲了起来。

陆吉祥见状,不禁冷笑一声,不再搭理她,一摇一摆的准备继续往前走。

陆瑶瑶自然是不甘心,她上前就一把抓住了陆吉祥的手臂,浓妆艳抹的脸,笑得十分阴险。

她嘴巴很毒的道:“陆吉祥,你以为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不就是榜上了一个教授嘛,谁知道你私底下是怎么伺候人的……”

“你他妈再敢说一遍!”陆吉祥倏地转头,恶狠狠的看着她。

“你敢做,我就敢说!”陆瑶瑶还以为是自己猜对了,脸上的笑意更加得意:“你不过就是被唐纪元扔掉的破鞋罢了,宋锦丞既然连破鞋也要,那他也好不到哪里去!”

有道是,唯小人与狗难养也!

陆吉祥做深呼吸,心想不要和陆瑶瑶太多计较!

她很快开口道:“陆瑶瑶,没事儿你还是多晒晒太阳吧,算我求你了!”

这思维跳跃得太快,陆瑶瑶一时间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她一愣,问道:“什么意思?”

陆吉祥看着她,答道:“没准儿等你晒黑了以后,就没人说你是白痴了。”

“陆吉祥!”

陆瑶瑶大吼一声,呲目欲裂!

“瑶瑶!”

这时候,旁边忽然岔进来了一道男声。

得,这下全齐了!

唐纪元走了过来,在看到陆吉祥的瞬间里,表情僵硬了片刻。

但很快,他转头望向了陆瑶瑶,却在看到她一身的狼狈时,再次愣住了。

“瑶瑶,你这是怎么了?”他问道。

陆瑶瑶气得浑身直抖,她指着陆吉祥,首先就是一顿指责:“都是这女人弄的,她故意来撞我,害得这些奶茶全洒在了我身上!”

陆吉祥看着跟泼妇骂街似的陆瑶瑶,一个劲儿的直翻白眼。

她就想不明白了,像唐纪元这样的风云人物,怎么就会看上陆瑶瑶这么个胸大无脑的花瓶女,他的脑子里进水了吧?

想到这里,陆吉祥不禁开口道:“唐纪元,请你管好你的女朋友,不要让她没事儿就出来咬人,这样很影响市容的你知不知道?”

“陆吉祥,你才是狗!”陆瑶瑶冲她骂道。

陆吉祥转头看她,冷笑:“被我说中,所以恼羞成怒了吗?陆瑶瑶,你来咬我呀!”

“啊!”

陆瑶瑶大叫,冲过来就想和陆吉祥大干一架。

唐纪元眼明手快的拉住陆瑶瑶,不顾女友的挣扎怒骂,他转头看向陆吉祥,语气很是无奈的道:“陆吉祥,你真是够了!我知道你很不开心,但请你不要把怨气都撒在瑶瑶的身上,这是你我之间的恩怨,与他人无关!”

陆吉祥闻言,一脸的不可思议。

她现在总算是知道了什么叫做真正的‘不要脸’了!

“唐纪元,我真想吐你一脸的恶心!”陆吉祥啐道,脸上的表情十分嫌恶:“别以为全天下就只剩下你一个男人,我当初真是瞎了眼,居然会喜欢上你这么个混球!”

“吉祥……”唐纪元张口,似是想说什么。

陆吉祥压根儿就不给他机会,甩给他一个白眼,雄赳赳气昂昂的就要离开案发现场。

“陆吉祥,有种你别走!”

陆瑶瑶一边挣扎,一边发疯似的大喊着。

陆吉祥回头望她,冲她裂开嘴笑:“陆瑶瑶,有种你来追我呀!”

“啊啊啊——”

陆瑶瑶大叫,奈何她的力气根本就不是唐纪元的对手,只得眼睁睁的看着陆吉祥嚣张离去,咬碎了一口的银牙!

而这边,陆吉祥两手插兜,心里倍儿爽!

她想,今天是个好日子,实在是值得庆贺,有道是人生得意须尽欢嘛!

最后,她寻了一家串店,开心的在里面吃着麻辣串。

她不能喝酒,所以就只打算吃点麻辣串,算是替自己庆贺一番了。

说真的,陆吉祥每当想起刚才的那一幕,想起陆瑶瑶被自己气得鼻斜眼歪的模样,她的心里就特来劲儿,这感觉,这酸爽度,简直是爽得不能再爽!

吃完了麻辣串,陆吉祥付了钱,重新走出小店外。

她已经出来了小半个小时,宋锦丞和那个裴谦应该谈完了事儿,她也是时候回去了。

“吉祥!”

走了没几步,身后传来一道男声。

陆吉祥脚步顿住,回头望去,意外的看着离她几步远的唐纪元。

陆吉祥警惕起来,左右看了看,确定没有看到陆瑶瑶的身影以后,她才重新望向唐纪元,并皱眉道:“怎么?你是想替陆瑶瑶来报仇的?”

“吉祥,你最近过得好吗?”

唐纪元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他的身上穿着深蓝色的薄款夹克,下身是一条牛仔裤,打扮得很随意,依旧是记忆中,那个曾经风靡整个校园的风云少年。

可是,陆吉祥却不再是陆吉祥!

“唐纪元,你又想耍什么花招?”陆吉祥双手插兜,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哼道:“如果你是想替陆瑶瑶找个什么说法的话,那我很抱歉,无可奉告!”

“吉祥,你误会了!”

唐纪元已经走了过来,他看着眼前的女孩儿,笑得很迷人,只听他道:“瑶瑶已经回去换衣服了,现在就只有我一个人!”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陆吉祥更紧的皱起眉头,看着他,脸色显得很不友善。

“你想和我单挑?”她说道。

“我怎么舍得?”唐纪元几乎是回答得不假思索,他的眸仁是浅浅的琥珀色,像是漂亮的宝石。

当初,唐纪元就是用着这双迷人的眼睛,深情的注视着她,并说她是他一辈子的最爱!

可最后呢?

他也是用这双迷人的眼睛,厌恶又极不耐烦的看着她,说他已经厌烦了她,让她立刻从自己的身边离开!

陆吉祥早就知道,唐纪元的心里,从来就不止她一个人!

以前,周潇潇曾告诉向她告过密,说唐纪元其实是个花花公子!可她不相信,还差点和周潇潇吵了起来。

到如今,陆吉祥总算是明白了。

唐纪元这个人,不单花心,而且还很贱!

“吉祥,其实我一直就想来找你了,我知道我当初是无情了一点,但是你要相信我,我是被逼无奈的啊!”唐纪元说得很深情,他的目光一直看着陆吉祥,眼眶微微的泛起了红,只听他道:“吉祥,我对你还是有感觉的!”

呕!

说真的,如果不是因为怕丢脸,陆吉祥真想当场吐出来!

这丫的不去当演员,还真是惜才了!

“唐纪元,你说的这些话,陆瑶瑶她知道吗?”陆吉祥忍着心中的恶心,目光瞅着唐纪元,问道:“她知道你来找我吗?”

“这……”

唐纪元蹙了一下眉,他稍微迟疑了片刻,最后才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般,咬牙道:“实话跟你说了吧,吉祥,我当初之所以会跟你提出分手,那都是陆瑶瑶逼我的!”

陆瑶瑶逼他的?

听到这里,陆吉祥真是想大笑一顿,如果是他唐纪元不愿意做的事情,谁又能奈何得了他?

陆瑶瑶逼他的?

呵,陆瑶瑶算个毛!

她冷声道:“就算是你想骗我,也请你编一个高明点的理由,好吗?”

“我没有骗你!”唐纪元看着她,焦急的道:“我真是被逼的,是陆瑶瑶她”

“行了!”

陆吉祥淬然出声,她径直打断了唐纪元的话,一脸的不耐烦。

“唐纪元,我没功夫听你瞎扯,你和陆瑶瑶的事情与我无关!”

说完,转身就要走。

“吉祥!吉祥你听我说完啊!”

唐纪元好像还蛮着急的,他看到陆吉祥要走,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就拔步追了上去,直接伸手就攥住了女孩儿的手臂。

陆吉祥一脸愤怒的转过头,声音里是恶狠狠的无情:“唐纪元,我警告你松手,不然我就要喊人了!”

“别,你别!”唐纪元哀求她,连声道:“吉祥,我是真的有苦衷的,当初是”

“我不想听!”

“陆瑶瑶怀了我的孩子!”

两人的声音同时响起,陆吉祥听了,震惊的愣在原地。

而此时,唐纪元见此机会,立刻连声道:“我们是酒醉后发生的一夜情,瑶瑶被我上的时候还是处子,本来我是想瞒着你把这件事情给解决掉的,可是,可是我没有想到是,瑶瑶她会怀上我的孩子!”

“所以,你就把我甩了?”陆吉祥缓缓的抬头看他,脸上尽是嘲讽之色。

唐纪元摇头,解释道:“那时候我是真的很喜欢你,我本来是不想和你分手的!但是,瑶瑶她……瑶瑶她以孩子相要挟,说我如果不把你甩了,她就要和孩子一起同归于尽!”

多么狗血的剧情啊!

直到这一刻,陆吉祥才真正的明白过来,原来唐纪元竟是如此的恶心!

一夜情?

意外怀孕?

这就是她昔日眼中的,那个完美无瑕的前男友?

“唐纪元,你真他妈恶心!”

陆吉祥狠狠的甩开他的手,手指几乎指到了他的鼻尖跟前:“老娘当初真是瞎了眼,怎么就看上你这么个王八蛋?滚,你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吉祥,我已经向你认错了,难道你还不肯原谅我吗?”面对女孩儿的斥责,唐纪元却是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就好像这一切的错,似乎都与他无关!

陆吉祥已经彻底失去了与他说话的耐心,每和他说一句话,她就感到肮脏!

她转身就要走,根本就不去理会他的任何哀求。

“吉祥,我们再谈一谈吧,好不好?”

唐纪元跟在她身后,不停的出声说道。

陆吉祥一直往前走着,大步流星,表情十分不耐烦。

然而,女孩儿走了没几步,却忽然又停住了脚步,她抬头望着前方,表情有些愣愣的。

“吉祥,你肯原谅我了?”

唐纪元见状,脸上冒出几分喜色。

甚至,他还伸手抓住了女孩儿的小手臂。

霎时之间,一道锋锐如刀刃的视线骤然袭来,伴随冰凉的声音,像是刺入了你的大动脉。

“这位先生,请你放开我的妻子!”

唐纪元动作稍滞,抬头就顺着声源望去。

前方,两个男人正站在那里。

裴谦一身休闲装,深邃立体的五官,嘴角挂着一副看好戏的笑容。

而宋锦丞则是穿着黑衣,清寒逼人的气场,整张容颜英俊暗沉。

他一步一步的正慢慢走来,神情冷漠如同冰霜,漆黑如潭的目光,正定定的盯着男人拉着陆吉祥的那只手。

他虽未说出任何威胁的话语,可气场却是极为骇人,吓得人肝胆俱裂。

唐纪元的心里突然就生出了一股恐惧感,抓着陆吉祥的那只手,竟不知不觉的便松了开。

“宋教授……”

另一边,陆吉祥已经低低的唤出声,她虽然并没有犯什么错,但在她看到宋锦丞出现的那一刻里,心里忽然就涌出了愧疚的感觉。

这种感觉,无关背叛,纯粹就只是愧疚!

“你的帐,待会再算!”宋锦丞看了眼女孩儿,语气不甚好:“还不快过来!”

陆吉祥赶紧就走了过去,怯生生的躲到了宋锦丞的身后,甚至还伸手拽住了男人的衣袖,表情就跟那受了委屈的小媳妇儿似的。

裴谦在旁边看着,心里忍不住笑。

唉,这就是找个漂亮小媳妇儿的麻烦之处,女方的桃花运太多,太难挡!

而这边,宋锦丞再次启声。

“吉祥,这位是?”

陆吉祥一听,赶紧就出声道:“这位是我的学长,名字叫唐纪元!”

她一边说着,心里一边祈祷着,但愿宋锦丞已经不记得他了!

但可惜的是,事与愿违啊!

“噢,他就是上次被你开瓢儿的那位?”宋锦丞勾唇道,表情似笑非笑。

唐纪元没想到他会忽然说出这么一句话,原本在心里已经准备好的自我介绍,一下就卡在了喉咙口里,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表情特别的尴尬!

陆吉祥也是没有料到,她愣了两秒,随即才连忙点头道:“额,是啊,就是他!”

想到这里,陆吉祥又赶紧望向了唐纪元,佯装关心的道:“唐学长,你的脑袋好点了吗?最近没有再做出什么缺德事儿了吧?”

“你!”

唐纪元瞪了他一眼。

陆吉祥冲他笑,心想,大方一点嘛!

“既然没有事,那请唐先生平时还要多注意些,我们还有事,告辞!”

宋锦丞说道,伸手拉住女孩儿的小手,提步就要离开。

可就在这时,唐纪元的声音,突然响起——

“我不是吉祥的学长,我是他的男朋友!”

嘶——

陆吉祥不禁倒抽一口凉气,心想,她完了!她这次真的是完了!

只是,更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宋锦丞的反应……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应。

他仅仅只是侧头瞥了眼一脸狼狈的唐纪元,姿态冷傲,声音淡雅:“你只是个前男友而已!”

你只是前男友而已!

你又能做得了什么?

在这瞬间里,陆吉祥对宋锦丞的崇拜,忽然就犹如那滔滔江水般连绵不绝,他的态度,他的回答,实在是拽得不行!

而这边,唐纪元的表情像吃到了屎似的难看。

“我,我比你提前!”

憋了半天,唐纪元才憋出了这么一句毫无营养的话。

陆吉祥翻白眼,仰鼻子冲着他哼哼:“幼稚!”

唐纪元张了张嘴,眼神儿很焦急:“吉祥,我”

“唐先生!”

宋锦丞打断他,表情冷酷得很:“这位是我的律师,有什么事你可以和他说!”

说完,拉着陆吉祥离开。

“吉祥……”

唐纪元提步想追,却被裴谦抬手拦了下来。

男人笑得雅痞,他冲着唐纪元抬起了下巴,笑得有几分邪肆:“这位先生,我是律师,有什么事儿请跟我说呗!”

“你给我滚开!”

唐纪元满腔怒火,伸手就要推开挡在他跟前的裴谦。

可令他意外的是,裴谦的身子就像是座山一样的稳重,他这随意的甩手一推,居然没能把他撼动分毫。

“先生,你的脾气不大好哦!”

裴谦笑着伸出手,一把握住了唐纪元的手腕,微微用力。

“啊——”

唐纪元惨叫出声。

……

而此时另一边,宋锦丞已经拉着陆吉祥走远。

男人的步子迈得很大,女孩儿跟得很吃力,如果不是他拉着她,她肯定早就落后了不知有多远!

他始终不曾出声,浑身都充斥着淡漠的气息。

“宋教授——”

“宋教授——”

陆吉祥连喊了他好几声,手腕处被拽得生疼生疼的。

可男人却是惘若未闻,步子依旧迈得很大。

到了最后,陆吉祥也是疼得受不了,只得连声哀求:“宋教授,你可不可以停下来啊,我的手好疼!”

话刚说完,男人毫无征兆的突然停住双脚。

“哎哟!”

陆吉祥根本就来不及收脚,脑袋重重的就撞到了男人厚实的背上,疼得她龇牙咧嘴的。

她刚要伸手揉脑袋,却没想到,男人猛地又顺势将她拉到了旁边的居民楼里,她反应不及,整个人就像是洋娃娃似的,被男人轻松的拎来拎去。

光影暗淡的楼梯间,女孩儿正被男人死死的压在墙上。

他居高临下的望着他,俊美的脸,暗沉一片。

“陆吉祥,我说了不准你再见他?为什么不听话!”他语气森冷的质问,双眸深黑锐利。

他这副暴怒的模样儿,根本与平日里的笑里藏刀,相差甚远。

陆吉祥呆若木鸡,傻傻的看着忽然变了个样儿的宋锦丞,早就忘记了该如何说话。

她现在就一个想法——她会不会死?

殊不知,她的沉默,反成了一剂催化剂。

宋锦丞的心里全是火气儿,他看到陆吉祥不说话,便认为她是默认,心里的火,那是噌噌噌的直往上冒!

他的五指像是铁爪一般,狠狠的捏住女孩儿的下巴,往上一撅。

唇,重重的压下!

他的吻来势汹汹,带着绝对惩罚的力道,狠狠的揪住女孩儿的唇,毫不怜惜的重重碾压。

陆吉祥唔唔唔的反抗了几声,但都被他悉数咽下。

他吻得很重,不消片刻间,女孩儿娇嫩的唇,便已肿起。

这可真是要命儿,惊天破地一样的吻,仿若能置人于死地。

她无力拒绝,被搅动的口腔内,全是男人狂狷又霸道的气息。

过了很久!

真的不知道过了多久。

吻,总算缓缓的停下。

他松开了她,终于允许她自由的呼吸。

“呃——”

陆吉祥得到自由以后,几乎是一把将压在身上的男人推开,她扶着墙壁,佝偻着腰,张嘴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她有种错觉,她觉得自己像是去鬼门关走了一遭。

“陆吉祥,这算是小做惩戒,以后下不为例!”

这时,男人寡淡的声音,缓慢的从身后溢来。

陆吉祥几乎是‘噌’的一下就直起了身子,她回头怒视他,声音非常的不客气:“宋锦丞,你凭什么这样对我!”

“凭我是你的丈夫!”

陆吉祥咬牙,怒不可遏的瞪着他。

“你混蛋!”她吼道。

男人双眸一眯,大手抬起来就要抓她。

陆吉祥被吓得一缩,几乎是转身就要逃,可她的动作实在是太惊慌了,她竟然妄图一下就跳四步楼梯!

若不是宋锦丞眼明手快的拉住她,这丫头必定是面朝下的倒地,并很可能被毁容!

“陆吉祥!”

男人斥道,心里却是一阵后怕。

就差一点!

就差一点他就没能抓住她!

陆吉祥其实也被吓得够呛,她畏畏缩缩的躲在男人怀里,小脸儿惨白惨白的。

“你老欺负我!”

她巴巴的开口,声音里是止不住的委屈。

这一刻,男人的心,忽然就软了。

“以后还要不要犯傻了?”他没好气的问道,大手紧紧的掐着女孩儿的腰。

陆吉祥哼哼一声儿,虽然脸上不大情愿,但还是支支吾吾的出了声儿:“……不了!”

“这才乖嘛!”宋锦丞将她抱在怀里,拍了拍她的背,嘴角带笑。

陆吉祥扁着一张嘴巴,虽然心里又不甘,但还是老老实实的没有动弹。

就在这时候,楼上传来了一声动静。

很快,一个拎着垃圾袋的女生走了出来,她的身上还穿着睡衣,应该是下楼来倒垃圾的。

她才刚走下楼梯,便看到了楼梯间里,两个抱在一起的男女。

女生错愕了一下,惊疑不定的出声:“宋教授?”

完了,还是个熟人!

陆吉祥脸皮薄,赶紧往男人怀里躲。

宋锦丞瞥了眼怀里的小丫头,眼中升起宠溺,接着,他又侧了头,嘴角含笑的望向楼梯上的女生,声音温和:“你好,同学!”

他这一笑,杀伤力很大。

女生的脸,瞬间就红了,她嗫嚅着唇道:“宋、宋教授,我是大二3班的李雅!”

宋锦丞点点头,收回视线以后,搂着陆吉祥转身就走。

女生呆在原地,眼看着男人即将离开的时候,忽然就喊了声:“宋教授,我很喜欢您的课!”

宋锦丞一边往外走,一边回了头,俊颜永隽如若美玉。

“谢谢,李雅同学!”

他永远都是风度翩翩,这样的回答,纯粹只是礼貌。

殊不知,李雅的命运,因此而改变。

……

从那栋居民楼里离开以后,宋锦丞牵着陆吉祥的小手,优哉游哉的顺着马路边散步。

陆吉祥用手捂着嘴,目光警惕的看着四周。

也许是因为心理原因,陆吉祥总是觉得,过往的路人们都在看她!

过了没多大一会儿,宋锦丞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将手机拿了出来,接通以后简单的说了几句,随后便挂了电话。

他拉着人,继续悠闲的往前走。

陆吉祥捂着嘴,声音模糊的问他:“那个裴谦呢?”

“他在前面!”

宋锦丞答了句,一边扭头看着女孩儿,忍不住笑:“你干嘛要一直捂着自己的嘴巴?”

“你管不着!”

陆吉祥哼了声,依然不愿意放下自己的手。

男人见状,倒是并未再说什么,带着人往前走了没多久,便看到了裴谦的身影。

“嗨,我在这里!”

裴谦正站在一个小摊子面前,兴高采烈的冲他们招着手。

宋锦丞看到,拉着陆吉祥走了过去。

“我请你们吃糖人儿吧,你们想要吃什么动物?”裴谦十分热情的说道,手里还拿着一个小老鼠,不过脑袋已经以他吃掉了,光秃秃的只剩下一个肥胖的身子。

宋锦丞看了眼,兴趣不是很大。

他侧头,看向身边的丫头,问道:“吉祥,你想要吗?”

“不要!”陆吉祥摇头。

宋锦丞闻言,正还想说什么,旁边裴谦的声音忽然响起来,只听他好奇地问道:“吉祥物,你为什么要一直捂着嘴巴呀?”

什么?

这家伙叫她什么?

吉祥物?

“你才是吉祥物!”陆吉祥瞪着他,很不高兴的道:“你全家都是吉祥物!”

裴谦笑,而且是笑得特夸张的那种。

他笑道:“锦丞,你家吉祥物还真是可爱!”

“我说了我不是吉祥物!”陆吉祥气得连声道:“就算我是吉祥物,那也总比你这个赔钱货好个千百万倍!”

噗——

若按谐音,裴谦,裴谦,不久是等于赔钱么?

宋锦丞抿着唇,低低的笑。

裴谦听了,却是气得肝儿都绿了。

“哎,你怎么说话呢?谁是赔钱货啊?”

“谁搭话谁是呗!”陆吉祥笑着说道,抬头无畏的与他对视,反正身边有尊大佛在,她什么都不怕!

裴谦原地跳脚:“不准你拿我的名字开玩笑!”

“谁叫你先拿我的名字开玩笑的?”

“我那是褒义词!”

“我那就是贬义词!”

“……”

一路走来,两人在斗嘴,若不是中间站了个宋锦丞,指不定她俩还能掐起来!

最后,裴谦不甘心的说了句:“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和宋锦丞一样的毒舌,我甘拜下风!”

对此,陆吉祥拱拳道:“裴兄,承让承让!”

唉!

裴谦已经是口干舌燥,临走之前,他偷偷的向宋锦丞汇报道:“那家伙已经被我胖揍了一顿,你放心吧,我已经替你问过了,咱们的吉祥物还没有被他那啥过,你可以安心了!”

在与和陆吉祥拌嘴时的模样不同,此时的裴谦,表情非常严肃。

宋锦丞听了,只是冷冷的笑。

“不管怎样,他还是吉祥的前男友!”

言下之意就是,虽然唐纪元没有碰过陆吉祥分毫,但他却占了一个前男友的称呼,他还是很不爽!

裴谦听了,表情夸张:“真没看出来啊,你丫的占有欲还挺猛!”

“噢?”宋锦丞挑眉,薄唇化开:“我更喜欢称之为,独占欲!”

……

晚上,陆吉祥洗完了澡,准备睡觉。

她才刚躺上了床,宋锦丞便走了进来,怀里还抱着一个枕头。

陆吉祥见状,立刻警惕了起来,她瞪着他,怒斥道:“你进来干什么?”

宋锦丞扬了扬手中的枕头,浅浅的笑:“睡觉啊!”

啊呸,不要脸!

“这里是我的房间!”陆吉祥重申道,目光盯着男人,语气很不好:“这还是你自己说的,是你自己要把主卧让给我!”

“对,这是我说的!”宋锦丞点点头道。

陆吉祥冷下脸,继续道:“那你现在这是想干什么?”

宋锦丞面不改色,说道:“我认床,晚上睡不着,所以只有回主卧里来睡了!”

认床?

认泥煤的床啊!

陆吉祥很想掀桌,这男人睁眼说瞎话的功力,还真是登峰造极了!

“宋锦丞!”她咬牙,狠狠道:“这认床的人是我,不是你!”

“不对!”

宋锦丞摇头,表情很无辜:“你是认床,但是我也认床!”

你妹的!

陆吉祥抬手指着他,搬出第二个护身护:“宋锦丞,你别忘了,我们还有约法三章!”

噢对了,还有约法三章!

男人笑得愈发深邃,他义正言辞的道:“吉祥,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查过梦游症是什么?但我可以告诉你,梦游症的人一旦发病,他很有可能做出许多危险的事情,比如,拿菜刀砍东西什么的……”

乖乖哟,他这不是在故意的吓唬她么?

说实话,陆吉祥还真就特意的去查过关于梦游症这种病,网上说,这种人一旦发病,他是完全神志不清的,像什么拿着菜刀看东西之类的,完全是有可能的啊!

她被吓得心肝一颤,巍巍然的看着男人。

“真的会拿菜刀?”她问道,脸色不大好。

男人饶有其事的点点头,答道:“你想试试吗?”

“不想!”

陆吉祥果断摇头,她的整张脸都皱了起来:“宋教授,您就饶了我吧,我就是一个小老百姓而已,您干嘛要菜刀砍我呀?”

宋锦丞做出了惊讶的表情,道:“我怎么会伤害你?”

“那你还说什么拿菜刀砍东西……”陆吉祥弱弱的道。

她又不是傻子,这所谓的砍东西,指的不就是要砍她么?

她还真是欲哭无泪啊,这是有什么仇什么怨?还非得砍她!

“我这是老毛病了!”男人说道,目光深深,他看着女孩儿道:“这是小时候就落下的病根,那时候家里的大人们都太忙了,我经常一个人睡觉,有时候会觉得很孤独,所以在睡着了以后,就会神不知鬼不觉的走到父母的房间里!”

陆吉祥张大嘴,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宋锦丞微微一笑道:“不过,那都是五岁以前的事情了,这么多年了,还真没再犯过病!”

“原来如此!”陆吉祥语重深长的点点头,下结论道:“原来宋教授你一直都有病!”

“……”

“而且,你这病很重,潜伏期很长很深嘛!”

男人叹了口气,无可奈何:“所以说,吉祥,你要体谅我!”

陆吉祥一听这话,立刻又重新警惕了起来,她盯着男人,道:“你想干嘛?”

“我也要睡这张床!”男人回答得不假思索。

陆吉祥闻言,几乎瞬间就从床上跳了起来,她的表情非常的夸张:“你敢!宋锦丞,你要是敢碰我一下,我保准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宋锦丞也不说话,身上穿着睡衣,怀里抱着枕头,就这么一言不发的望着他。

这会儿,这男人看起来特忒可怜了吧!

陆吉祥咬着牙,犹豫了半响,最后道:“反正,反正我也认床!你说吧,我们该怎么解决?”

“一人睡一半!”男人答道。

陆吉祥挑高了眉毛,瞪着他。

宋锦丞倒是表现得坦坦荡荡,他抬头,无所谓的接受着陆吉祥的目光洗礼。

“不然,你有更好的主意?”

陆吉祥想,反正他俩也不是没有睡过,再睡几次……额,只要他能规规矩矩的,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那,那好吧!”

终于,她做出了妥协。

宋锦丞笑了一下,但仅仅只是片刻间的变化,快得让人根本就看不见。

他走到了床边,先是将女孩儿的枕头移到了右边,然后又将他自己的枕头放到了左边。

如此,这一对枕头,终于是正大光明的并排在一起了!

然后——

宋锦丞转头,看着还坐在床中央的女孩儿,声音温和的道:“吉祥,睡过去一点!”

都说了是腻死人的温柔!

陆吉祥默默的将身子移到右边,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宋锦丞躺上了床。

她没动,只是脑子里还有些懵。

她就想不明白了,她怎么就允许他上床了呢?

“还不睡觉?”

男人的声音传来,淡雅如菊。

陆吉祥回过神,转头看了眼已经在自己身边躺下的男人,咽了咽口水,然后默默的躺下。

他俩第一次同床共寝,她是睡着的!

他俩第二次同床共寝,宋锦丞是睡着的!

而这次,她俩都是清醒的!

陆吉祥的心里那叫一个紧张啊,她平躺着身子,两腿并拢,双手交叉放在小腹前,整个人僵硬得像是一个石雕像。

忽然,身边的男人撑起了半边身子。

陆吉祥脚趾头一紧,几乎是瞬间出声:“你想干嘛?”

“关灯!”

男人懒淡的答了句,伸手便关了壁灯。

‘啪’的一声,屋子里陷入了安静的黑色。

视觉消失了以后,听觉便变得尤为敏感。

她感觉到男人又重新躺了回去,平缓的呼吸,以及暖暖的温度传来。

她没敢动,全身依旧紧绷着。

随着时间的逐渐流逝,屋子里变得愈发的寂静,男人呼吸绵长缓慢,应该是已经睡着了。

陆吉祥放下心来,觉得自己已经安全以后,她才闭了眼,慢慢的沉入睡梦中。

半夜里,陆吉祥被一股力量卷住了腰身,然后整个人都被拥入了干燥温暖的怀里。

她舒服了哼哼几声,依旧睡得很香甜。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