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060章 被他占尽了便宜!

陆吉祥受伤了!

虽然,她只是额角处肿起了一个包!

但这对于一位爱美的女性而言,绝对是致命的打击!

于是乎,她死活不愿意去学校,并耍着无赖的让宋锦丞给她请假。

宋锦丞万般无奈,好说歹说之下,见她始终不肯改变主意,也只好亲自给她的班主任打去了电话,称这丫头的身体不舒服,请了病假。

可殊不知,正是宋锦丞的这一通电话,将学校内对于这两人的关系论,推至白热化!

毕竟,同居这个词儿,可并非是褒义!

中午,陆吉祥吃了午饭以后,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宋锦丞则是在书房里办公。

经过这几日的相处,陆吉祥倒是摸出了宋锦丞的一些生活习性。

别看这男人长得帅,可在现实生活中,他的作息规律却严格得像是一个老头儿,每天天一亮就要起床,晚上到了十点就要睡觉!

更要命的是,他还会逼着她一起执行这个习惯!

她觉得,她的世界正在逐渐变得黑暗。

过了一会儿,宋锦丞从书房里走了出来。

陆吉祥听到是声音,扭头望去,正好看到宋锦丞走进客厅里。

“工作完了?”她随意问了句。

宋锦丞却是皱了眉,目光不悦的看着两脚搭在茶几上的女孩儿,脸色不大好。

“把脚放下来!”他斥道。

陆吉祥闻言,虽然心里有些不高兴,但还是乖乖的把脚收了回来。

宋锦丞站在沙发旁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你今天想出门吗?”他问道。

“不想!”

陆吉祥回答得不假思索。

开什么国际玩笑,她头上顶着这么大一个包,她才不会出去丢人现眼!

这时,却听男人说道:“刚才翟耀打来电话,说是让我告诉你一声,你朋友已经出来了!”

陆吉祥闻言,先是一愣,随即满腔喜悦涌上心头。

“潇潇出来了?”

她倏地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仰头看着男人,脸上全是笑意,只听她说道:“我就知道潇潇是被冤枉的,她现在在哪里?我们去把她接过来吧,我都有好久没有看到她了!”

最近这些日子里,陆吉祥曾经数次的想过去探望周潇潇。

可是,宋锦丞始终不同意,少了他的帮忙,她根本连拘留所都进不去。

如今,周潇潇总算是被放出来了。

可喜可贺!

“你不是不想出门么?”

男人低头,看着满脸喜色的女孩儿,促狭的挑了眉。

陆吉祥‘切’了一声,哼道:“我本来是不打算出门的,但特殊情况就应该特殊对待!周潇潇是我的好姐妹儿,她从里面出来了,我肯定是要第一时间去看她了!”

啧儿,还真没看出来,这小丫头还蛮重情义!

宋锦丞浅笑,点头:“那好,你先准备一下,半小时后出门!”

“成,没问题!”

……

晚竹!

这是陆吉祥第二次来到这里,跨过门里有一口大铜缸,里面的锦鲤依旧优哉游哉。

上了二楼以后,刚进包厢,陆吉祥便看到了周潇潇。

“潇潇!”

她高兴得不行,连忙走过去便一把抱住了好友,感叹道:“我都要想死你了!”

不知道为什么,周潇潇的身子很僵硬。

“潇潇?”陆吉祥见她没反应,奇怪的望她。

周潇潇恍惚的回过神,她抬头看向陆吉祥,苍白的脸,慢慢的勾勒出一丝笑。

“我也想死你了,大吉祥!”她淡淡的说道。

陆吉祥恢复了笑,抱着好友一阵嘘寒问暖:“潇潇,真是对不起啊,我本来一直就想去看你的,可是我根本就进不去。潇潇,那些人对你好吗?你有没有受苦啊?你好像廋了,身上全是骨头!”

她的问题可真多!

周潇潇踌躇了一下,根本不知道该先回答她的哪个问题。

“吉祥!”

宋锦丞适时的出声,他伸出手,轻而易举的便把人拎回身边。

陆吉祥挣扎,并道:“你干嘛?”

宋锦丞攥着她的手臂,动作强硬却不失温柔的将人摁到座位上坐好。

“坐好!”

他淡声道,一边在女孩儿身边落座。

陆吉祥瞥他一眼,只觉得他有些奇怪,并未多想。

她转过头,目光重新看向周潇潇。

这时候,她才猛地发现,周潇潇是一直坐在翟耀的身边,两人挨得很近,动作显亲昵。

陆吉祥惊讶,瞪起眼:“你们?”

翟耀开了口,他的声音很沉稳:“陆小姐,上次我还没有恭喜你和锦丞喜结连理,翟某今日在此设宴,算是赔罪!”

这套说辞,好官方!

陆吉祥连忙赔笑,道:“翟先生客气了,我和宋教授都还没有办酒席呢,您其实不必这样的,不知者无罪嘛!”

翟耀笑了笑,眸仁深黑。

这时,服务生敲门走了进来,询问是否可以上菜?

翟耀点头同意,桌下的手,紧紧的抓着周潇潇软若无骨的小手。

他的手掌很大,几乎将她整个儿包裹住。

周潇潇下意识的微微挣扎了一下,却换来男人更紧的束缚。

他握着他的手,搭在自己的大腿上,嘴角笑意深邃复杂。

而桌对面,陆吉祥正和宋锦丞说着悄悄话。

她趴在男人的肩头上,小声的在他耳边问道:“宋教授,他们两个是不是好上了?”

宋锦丞转头,看着近在迟尺的女孩儿,配合着压低声音道:“你觉得呢?”

陆吉祥皱了皱眉,却并没有回答她的话。

一顿晚饭,四个人都吃得很慢。

饭桌上,基本都是翟耀和宋锦丞一直在聊天说话儿,两个女生倒是安静得很。

此时,陆吉祥的心里,百转千回。

她和周潇潇是三年多的朋友,每天在寝室里一起玩一起睡,可她从来都没听她提起过翟耀这个人,转眼间,他俩怎么就好上了呢?

好生奇怪!

吃过饭后,翟耀有事离开,留下周潇潇在包厢里。

宋锦丞看到这两小丫头许久不见,为了给她们腾出私人空间,他也非常自觉的起身离开。

这下,包厢里很快便只剩下了陆吉祥和周潇潇。

“潇潇!”

陆吉祥率先出声,她从座位上站起身,主动的走到周潇潇身边,问道:“你最近,过得好吗?真的很抱歉,我”

“大吉祥!”还不等陆吉祥把话说完,周潇潇便出了声,她打断她道:“你现在和宋教授在一起了?”

陆吉祥怔了怔,随即点点头。

周潇潇抬头看她,继续问道:“宋教授对你好吗?”

陆吉祥继续点头,她握住了周潇潇的手,有些担忧的道:“潇潇,你到底是怎么了?你的脸色很差啊!”

“我脸色很差?”周潇潇挑眉,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苦笑起来:“拘留所里的日子不好过,那里的牢房很潮湿很黑暗,如果我不肯承认是我杀了范思雨,那些人就会一直把我关在里面,唔,我好像很久都没有晒过太阳了!”

“他们这是犯法的!”

陆吉祥一听,几乎叫出了声:“他们居然敢对你屈打成招,潇潇,我们完全可以告他们!”

“告?”

周潇潇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她忍不住勾了唇,语含讥讽:“我们有证据吗?口说无凭,我们拿什么告他们?”

陆吉祥怔住。

是啊,她总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

她们势单力薄,怎么可能告得过那些只手遮天的人?

“不对!”

陆吉祥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她激动的握着周潇潇的手,连声道:“我们还有宋教授,还有翟先生,他们都能帮忙的!潇潇你听我说,宋教授的家里很厉害的,他一定能帮到你的!”

周潇潇转头,眼神儿特复杂的看她一眼。

“不必了!”

她摇头,叹息道:“翟先生已经替我处理好了一切。”

陆吉祥闻言,不禁挑高了眉毛。

“你们……”

“你猜得没错,我现在和他在一起!”周潇潇承认得非常爽快。

这下,陆吉祥倒是惊讶了。

她张大嘴,似乎好半天都没能回过神来。

周潇潇瞥她一眼,看着她夸张的反应,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伸手捏住了陆吉祥的脸蛋,依旧是记忆中那个调皮的周潇潇,只听她开口道:“大吉祥,我还没有祝贺你新婚快乐呢!你和宋教授打算什么时候举行婚礼哇?咱们可是说好了的,我要当你的伴娘!”

陆吉祥看着她,撇嘴巴道:“举行婚礼的话,起码要等到我毕业以后。”

“为什么?”周潇潇意外,她道:“那得等到一年多以后吧?”

“是啊!”陆吉祥点头。

“这可够我等的!”周潇潇冲她挤了挤眉毛,笑得很不怀好意:“大吉祥,到时候你可千万别是挺着个大肚子穿婚纱哦!”

“你乱说什么呢!”陆吉祥脸红。

正在这时,包厢门从外面被人敲响,很快,翟耀推门进入。

陆吉祥回头望去,笑着出声:“翟先生!”

翟耀朝她点点头,目光望向了陆吉祥身边的周潇潇。

在包厢里的灯光下,周潇潇的肌肤白皙,像是一块羊脂美玉。

“潇潇,我们该走了!”他朝她招手,声音沉沉。

“你要走了?”

陆吉祥闻言,回头望她。

也不知是不是出于心理原因,陆吉祥总是觉得,周潇潇脸上的神色,特别的不自然。

“我们下午跟医生约好了时间,今天要给潇潇检查身体!”翟耀答得很简单,锐利的黑眸,一直钉在周潇潇的身上,意喻不明。

周潇潇看到他眼中的厉色,不自觉的从座位上站起来。

“是啊,我要走了!”

她说道,目光最后看了眼陆吉祥,有些依依不舍。

陆吉祥跟着站了起来,她看了看周潇潇,然后又重新望向翟耀,出声问道:“翟先生,我能陪你们一起去医院吗?”

“当然不行!”翟耀拒绝的十分干脆:“医院这种地方,陆小姐还是少去为妙。”

陆吉祥张着嘴,有些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大吉祥!”

周潇潇适时的出声,她道:“只是简单的身体检查而已,你别担心,有事儿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那好吧!”

陆吉祥挺沮丧的,只得眼睁睁的看着周潇潇随着男人离开。

待他们离开后没多久,宋锦丞也返了回来。

他刚走进包厢里,便看到陆吉祥一脸衰颓的模样,不禁笑道:“怎么,两姐妹儿吵架了?”

“没有!”陆吉祥摇头。

“那你这是什么脸色?”宋锦丞走了过去,抬手摸了摸女孩儿的小脑袋,笑得温和:“跟我说说吧,到底又发生什么事情了,嗯?”

陆吉祥就是心里想不明白。

因为,她觉得翟耀那种男人,根本就配不上周潇潇!

“配不上?”

宋锦丞在听了女孩儿的埋怨以后,忍不住问道:“为什么你会有这种想法?”

陆吉祥听了,连想都没想便答道:“因为翟先生太老了呗!”

“太老了?”宋锦丞嘴角抽了一下。

“是啊!”陆吉祥点头,她很直率的说道:“他比你还要大五岁呢,照这样算来,他岂不是要比潇潇大上十五岁了?”

“……”

“典型的老牛吃嫩草嘛!”女孩儿哼哼道。

宋锦丞在听了这话以后,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他怎么觉得这丫头是在说他?

陆吉祥也不傻,待她看到宋锦丞变差的脸色时,立马又补充了一句:“当然啦,宋教授你不算吃老牛吃嫩草啦!”

宋锦丞道:“噢,是吗?”

陆吉祥笑得愈发灿烂:“因为是我这根嫩草先吃的你嘛!”

“……”

“难道不是吗?”陆吉祥还在笑:“当初若不是我胆子大,你怎么可能娶到我?”

男人点点头,声音阴阴的:“陆吉祥,你确定你已经‘吃’到我了?”

陆吉祥闻言,她也没深想,只是顺着男人的话便问道:“那怎样才算吃?”

男人嘴角弧度加深:“晚上你就知道了!”

“啊?”

……

晚上,两人回了家。

因为包厢里的那段隐晦的不健康对话,陆吉祥在事后反应过来以后,脸蛋一直很红。

就像,就像是红苹果!

男人掏钥匙开门,进屋换了鞋以后,回头去望女孩儿。

陆吉祥一直没说话,只见她换了拖鞋以后,低着头就要朝自己的卧室走去。

可惜,半途被男人拦下。

“吉祥!”

宋锦丞唤她,声音又懒又软,特别的蛊魅。

陆吉祥听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干嘛?”她没好气的应了声,始终没有抬头望他。

“待会儿要不要吃宵夜?”男人问道。

有句话说得好!

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这平白无故的,他干嘛要问她宵夜的问题?

莫非,是想等她吃完以后,他再吃掉她?

想到这里,陆吉祥心里不禁一阵颤抖。乖乖哟,她早就说了,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迟早是要出问题滴!

“不用了,不用了!”她连忙罢手,提步就想离开。

可她才刚走了一步,便被男人拽住了手臂。

他的声音传来,颇为无奈:“白天我是开玩笑的,你放心,在你没有允许的情况下,我是不会对你怎样的!”

“那我要是允许了呢?”

陆吉祥也不知道自己是吃错了什么药,居然破口就问出了这么个脑残的问题。

然后,她看到宋锦丞又重新笑了起来。

这男人本就长得天怒人怨,如今这一笑,简直是让她浑身汗毛林立。

艾玛,杀伤力太大!

“陆吉祥,这种事情可开不得玩笑!”他缓缓说道,目光深邃。

陆吉祥捂着自己的小心脏,欲哭无泪:“宋教授,我就是开玩笑的,您可别吓唬我!”

男人松开了手,颔首:“去把冰箱里的苹果都洗了!”

“是是是!”

陆吉祥狂点头,一溜烟儿的跑进厨房里,开始了洗苹果的工作。

十多分钟以后,陆吉祥将洗好的苹果端了出来。

“宋教授,您辛苦了,您请吃苹果!”

她笑得谄媚,整个儿的就是一副奴才样。

宋锦丞的视线从笔记本上移开,他随手拿起了一颗苹果,放到嘴边咬了一口。

很脆,也很甜!

“怎么样?”陆吉祥满眼期待的问道。

宋锦丞点头,淡道:“还不错!”

陆吉祥闻言,高兴的笑了起来,她也拿起了一颗苹果,放到嘴边大啃一口。

果然很甜!

“我可以看电视吗?”陆吉祥又道。

宋锦丞扭头看她一眼,眸仁温润:“吉祥,这里就是你的家,以后你想干什么,都不需要问我的意见!”

“噢……”

陆吉祥点点头,打开电视机以后,拿着遥控器开始换台。

今天并非是周末,电视里播放的基本都是连续剧,很难找到她喜欢的综艺节目。

才看了一会儿,陆吉祥便失去了耐心,直接切换到电影频道以后便不再管它。

屋子里逐渐变得安静起来,除了电视机里的声音以外,便只有男人敲打键盘的声音。

陆吉祥偷偷的看他,发现男人的双手很耐看,就跟他本人一样。

有句话说得好,工作时的男人,是最有魅力的。

宋锦丞工作的时候很认真,俊美的脸,冷静的眸,每一处都散发着迷人的味道。

看着看着,陆吉祥忽然感叹了一句:“我的运气真好啊!”

“你说什么?”

宋锦丞听到她的声音,停下手中的工作,转头看她。

陆吉祥坐直身子,连忙罢手:“没有,我什么也没说啊!”

她又不傻,如果她如实相告,这男人肯定会笑话她的!

这边,宋锦丞见她否认,倒是什么话也没说,转回头继续工作。

过了没多久,女孩儿小心翼翼的声音响起来,只听她道:“宋教授,明天是周六,学校里也没课,我想去商场里逛逛!”

男人敲打着键盘,一边道:“周末再去吧,周六我约了人,暂时还抽不出时间!”

陆吉祥皱鼻子,道:“我的意思是,我明天不在家里吃饭!”

如此,男人不禁再次停下手中的工作。

“你要去哪个商场?”他问道,目光看着她。

陆吉祥想了想,答道:“我暂时还没想好,反正明天我一早就出门,然后午饭和晚饭都在外面吃!”

宋锦丞皱眉,接着问道:“要去买衣服?”

在男人的想象中,女孩子逛商场,应该都是去买衣服的。

比如,宋之雅就是个购物狂,每个季度都会去国外扫货,买回来的各类衣服,简直是堆积如山!

“不是啊,我主要是想买个笔记本!”陆吉祥答得很干脆,她解释道:“我家里有个台式电脑,但是搬来搬去的太麻烦了,所以我想给自己买个笔记本,以后写论文或者查资料的时候,会非常的方便!”

“写论文?查资料?”男人挑了挑眉,道:“真的是这样吗?”

“真的啊!”陆吉祥有些心虚的点头。

宋锦丞看着她,似笑非笑:“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爱学习?”

陆吉祥一听这话,立马开始拍马屁:“宋教授,您看您是这么的优秀,作为你名义上的妻子,我肯定是不能让你丢脸了。您想想啊,如果我这次不能顺利毕业,最丢脸的是谁?肯定是您啊!所以,为了您的面子和里子,我肯定得多多奋斗了!”

“是吗?”

“那当然了!”陆吉祥的表情很夸张:“为了您的清誉和名声,您看看,我多努力啊!”

宋锦丞深吸了一口气,稳着声音:“我要听实话,陆吉祥!”

陆吉祥眨眼睛:“这就是实话啊!”

“说实话!”男人面不改色。

陆吉祥瞬间垮下肩,苦着脸:“我想看火影!”

“……”

至此,关于笔记本的问题,就此结束。

半夜里,陆吉祥闭眼躺在床上,自从经历了昨天的‘被睡事件’以后,她变得异常警惕,就算是在睡梦里,她也随时注意着门口的动静。

果不其然,过了多久,门口传来异响。

陆吉祥被惊醒,赶紧从床上坐了起来,瞪眼看着房门。

她心想,幸好她锁了门!

哎不对,她记得宋锦丞好像说过,家里有很多备用钥匙。

那……

她才刚想到这里,‘咔哒’一声,房门便已经被人从外面缓缓的推开。

她被吓得心肝一颤,赶紧又重新躺了回去,闭着眼,竖耳注意着男人的一举一动。

她听到男人的脚步声正一步步的朝床边走来,他的步子很轻,如果不屏息倾听,压根儿就感受不到他的存在!

丫丫的,当兵的就是不一般啊!

很快,她感觉到男人掀开了被褥,并躺上来。

一忍再忍,终是忍无可忍!

她猛地就从床上跳了起来,大声怒斥:“宋锦丞,你丫的装梦游还上瘾了是吧!”

她本以为,她一定能把宋锦丞的诡计,当场揭穿!

可令她倍感意外的是,面对她的怒吼,宋锦丞这男人居然没有半点反应。

他无动于衷的平躺在床上,两眼微阖,面容祥和,一看就睡得很熟。

嘶——

莫非这货真有梦游症?

陆吉祥心怀着各种忐忑不安,弯身轻轻地靠近宋锦丞的身边,她居高临下的看着双眼闭着的男人,出声唤道:“宋教授?宋教授?”

毫无反应!

他根本连眼皮底下的眼珠子都没有动一下!

陆吉祥彻底震惊的,这感觉,比发现了新大陆,还要让人兴奋千百万倍!

她笑了,趴在男人身边,伸手捏他的鼻子,一边笑嘻嘻:“宋叫兽!宋混蛋!宋腹黑!姐姐我在捏你的鼻子呢,你快点来咬我啊!”

“老王八羔子,今儿总算是让我报到仇了!”

“你不是一直就很拽吗?来呀,你来咬我呀!”

“……”

面对毫无缚鸡之力的男人,陆吉祥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话,虽然都是些嘴皮子功夫,但是对于长期被压制的她来说,还是令她倍感酸爽!

大仇已报啊!

到了最后,陆吉祥说累了,不知不觉的趴在男人身边,闭眼熟睡了过去。

殊不知,在她闭眼的那一刻,某个男人的眼,正缓缓张开!

她真的报到仇了吗?

唔,某个腹黑男可是很记仇的!

……

次日清晨,陆吉祥在男人的怀里醒来。

鉴于上一次的经验,她并没有再放声尖叫,倒是对着男人英俊的脸,说出了一句石破惊天的话:“宋教授,昨晚你向我告白了!”

宋锦丞面不改色,他道:“我说什么了?”

“你说,我是你的心,我是你的肺,我是你生命里的四分之三!”陆吉祥学着他的表情说道,末了,还不忘补充一句:“而且,你还是跪着和我说的,特别的深情!”

男人缓缓从床上坐起,发丝凌乱不已,这完全是因为昨晚某个丫头的恶作剧。

“我真是这样说的?”他问道。

“是的,千真万确!”陆吉祥重重的点头。

宋锦丞已经从床上站了起来,她看着他,黑眸深深。

“那,你是怎么回答的?”

陆吉祥一听这话,不由得呆了。

为什么每次都是她输?这不公平!

“这个嘛……”她眨巴着眼,目光左右闪躲,犹豫半天,终于憋出了一句话:“我当然是什么都没有说了,嘿嘿嘿……”

看这男人该如何接口!

“是么?”

宋锦丞笑容不变,他佯装回忆了一下,边道:“我好像记得,有个人说我是老王八羔子?!”

“额——”

陆吉祥大惊,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没有没有,这怎么可能呢?宋教授,您肯定是做了什么梦,您记错了,您怎么可能是老王八羔子呢?您明明就是”

陆吉祥还没说完话,便见着男人挥了手。

她当即闭嘴,恭听宋教授圣训!

其实,她是因为心虚——你说,这梦游的人,怎么会听到她骂的那些话呢?

宋锦丞笑得很无害,他朝她招招手,模样像是大灰狼在哄骗小白兔。

噢不对,应该是哄骗小猴子!

陆吉祥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她心里在想,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宋锦丞应该不会对她做出什么有害的举动吧!

如此一想着,她倒是一板一眼的凑到了男人跟前。

她的表情很正经,真的很正经!

“宋教授,有事儿您吩咐,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保证唔——”

声音戛然而止,女孩儿瞪着眼,不可思议的看着忽然袭吻的男人。

丫丫的,谁说了光天化日之下就不能干点鸡鸣狗盗的事儿了?

这男人,干啥都挺上手的嘛!

吻,铺天盖地!

陆吉祥从来都不知道,四片唇瓣贴在一起,竟然能演化出如此多的花招。

她有些晕晕然,直到她的下巴被抬高,一条滑不溜秋的东西,就这么顺着钻了进来。

脑子里面,像是有一道闪电淬然炸开。

陆吉祥完全是出于本能的张开嘴,然后,狠狠的咬下去——!

众多周知,在西游记里面,孙悟空曾经大闹天空,风光无限,可最终,他还不是被如来佛一巴掌拍在山下压了整整五百年!

所以说,孙猴子不是如来佛的对手,而陆吉祥肯定也斗不过宋锦丞!

她没有咬到他,反倒是差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宋锦丞施施然的将她松开,因为吃到了可口的‘早点’,他的心情显得格外愉悦。

“小猴子,你的吻技很生涩!”他如此总结道,笑意怏然:“是初吻?”

“呸!”

陆吉祥淬他一句,俏脸泛红,活色生香。

“宋叫兽,你可真为人民教师丢脸!”

男人摊开手,性感薄唇一划:“我只是兼职!”

这无赖!

陆吉祥握拳,继续道:“那你就是给当兵的丢脸!”

“哪有怎样?”宋锦丞一脸的无所谓。

陆吉祥彻底无语了,她简直无法与他沟通。

“你流氓!”

她嗔怒了这么一句,气呼呼的就往卧室外面走。

宋锦丞双手环胸,看着女孩儿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他才气定神闲的开口说了句:“你先洗脸刷牙吧,我去做早餐!”

唔!

其实,她的理想真的很简单——拥有猴哥的身材,过着八戒的生活!

虽然为五斗米而折腰很可耻,但是有句话说得好,民以食为天!

“我要吃面条!”

陆吉祥嘀咕了一句,转身返回了浴室里。

宋锦丞站在原地,直到听着浴室里传来的哗哗水声以后,他才笑着离开。

这丫头不单好哄,而且好养!

十分钟后,两人坐在桌前吃早餐。

陆吉祥秉承着‘沉默是金’这句传世良言,一直都是默默的吃,专心的吃,不管宋锦丞说什么,她一律点头说好,反正就是不抬头看他。

最后,宋锦丞倒是忍不住笑了。

“吉祥,你干嘛不看我?”他出声问道。

“没有啊!”陆吉祥答了一句,依旧低头吃着面。

宋锦丞坐直了身子,伸出筷子,倾身轻轻敲了敲女孩儿的碗沿。

筷子触碰到瓷碗,发生了几声清脆的声响。

终于,陆吉祥抬起了脑袋。

宋锦丞望着她,很快道:“你要买笔记本的事情,能不能拖到明天?”

陆吉祥摇头,表示不行。

男人并未放弃,他继续道:“明天我陪你一起去买?”

陆吉祥依旧摇头,心想,她才不稀罕!

宋锦丞颇为无奈,他苦笑:“吉祥,你在怕我?”

“绝对没有!”陆吉祥举起双手,否认道:“宋教授,您可千万不要胡思乱想,您知不知道,很多疾病就是因为人们没事爱乱想才会得的!”

她这究竟是在劝他呢?还是在咒他?

宋锦丞扶额,无可奈何的叹息:“吉祥,今天我想带你去见个朋友,所以……”

陆吉祥懂了!

“噢,你想带着我去见朋友啊!”她笑得非常灿烂。

“嗯!”男人点头。

陆吉祥保持微笑,一字一顿:“我!就!是!不!去!”

“……”

“除非,我们约法三章!”女孩儿抬起了下巴。

“噢?”宋锦丞一听,来了几分兴趣,他道:“你先说说看!”

陆吉祥笑得狡诈,她双手撑在餐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位置上的男人,神采飞扬:“第一条,以后不得我的允许,你不准再进我卧室里!”

男人闻言,点点头,但他又补充一句:“如果是梦游呢?”

“梦游也不行!”陆吉祥瞪着眼,一副蛮横的样子:“反正你以后没有我的允许,就是不准进来!”

霸王条款啊!

宋锦丞耸肩,笑道:“第二条呢?”

“第二条,你以后不能干涉我的人身自由,以后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你不准给我爸妈告状!”陆吉祥说道。

宋锦丞闻言,不禁皱眉。

“你想去哪儿?”他问道。

“我还没想好!”陆吉祥看着他,哼哼道:“反正我以后要和朋友约着出门玩儿什么的,你不准干涉我!”

宋锦丞心想,这些都不是什么大事儿,倒是可以允了她!

“行!”他点头,道:“接着说下去!”

陆吉祥一笑,心情愉悦的道:“第三条我还没有想好,暂作保留,下次再说!”

这丫头……

宋锦丞摇头,无可奈何:“我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你这丫头倒是挺能趁火打劫的!”

“我怎么就算是趁火打劫了?”陆吉祥瞪着眼,有些不大爽的道:“我这是积极维护自身的利益,以便多为和谐社会做贡献!”

“大道理不会,小聪明倒是一堆!”

宋锦丞说着,一边将手中的晨报叠好,一边道:“行了,好好吃你的早餐,我们中午以后出发,记得把你的头发梳好,乱得像鸡窝!”

说完,转身离开了餐桌前。

陆吉祥却拿起了自己的手机,打开自拍功能以后,她往里看了一眼自己此时的形象。

额,头发还真是乱得像鸡窝!

……

中午,陆吉祥陪着宋锦丞去见了他的朋友。

说到宋锦丞的这位朋友,名字叫裴谦,年纪与宋锦丞相仿,却是他们圈子里小有名气的核物理专家!

据说,这小子从小就特别有天分,初中的时候,他第一次上化学课,便将学校的实验室给炸了!据他自己的解释是,他只是想给老师一个见面礼物,哪想到分量过重,导致实验结果偏离原本计划,最终导致了大爆炸!

然后,裴谦就出名了!

可他的‘英雄事迹’还远不止如此,据说他不单炸了初中实验室教室,就连后面的高中和大学的实验室,均没有逃过他的毒手!

后来,他的父母发现了他的这种天赋,将他送去了E国,本想把他培养成一个爆破高手,哪料阴差阳错,他竟喜欢上了核物理!

这就是命中注定!

在陆吉祥的想象中,像核物理专家这种高大上的神秘职业,从业者都应该是些带着厚重眼镜的老头子,或者就是个书呆子模样的人。

可在她见到裴谦的第一眼,她忽然有种三观被颠倒的感觉。

老人常言,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陆吉祥逐渐发现,宋锦丞身边的朋友,全是些人中龙凤哇!

比如,眼前这位五官立体深邃的裴谦,明显就是一个混血儿。

“是的,我的奶奶是北欧人。”裴谦笑得得体,一身剪裁合体的西装,将他整个人衬得高大颀长。

陆吉祥目测,他的身高大概在一米八五左右,看起来像是个巨人!

于是,她忍不住感叹,为什么她就只有一米六五?

宋锦丞和裴谦多年未见,两个人聊得很开心,从他们高中相识,再到国外偶尔,两个大男人聊的是不亦乐乎。

最开始,陆吉祥还听得津津有味!

可渐渐的,随着他们专业名词的递增,她又觉得无聊了。

“附近有家超市,我想去逛逛超市,你们接着聊吧!”她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准备退席。

宋锦丞闻言,抬头望她:“身上带钱了吗?”

他这口气,倒像是父亲在问女儿一样!

陆吉祥窘了一下,看了眼旁边微笑的裴谦,赶紧点头:“我有钱的!”

说完,转身就走。

她走了没几步,听到裴谦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锦丞,原来你喜欢的是这种小妹妹!”

小妹妹?

你妹的小妹妹!

你全家都是小妹妹!

陆吉祥一路气闷,走路也没看着前边,在拐过路口的时候,一不注意就和迎面走来的人撞在了一起。

“哎哟!”

对方夸张的叫了一声。

听这声音,她觉得还蛮熟悉的!

陆吉祥抬头望去,正好和陆瑶瑶的目光对上。

哟,这不就是当初撬了她前男友唐纪元的,亲爱的表妹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