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059章 同居这件事儿!

同居!

他们要——同居!

这两个字就像是魔咒,从昨天到现在,一直不停的在陆吉祥的耳边回旋着。

她觉得,她的未来正在变得渺茫。

‘咚咚——’

外面响起了敲门声,陆妈妈的声音传来:“吉祥,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还没有!”

陆吉祥答了句,一动不动的坐在自己的床上。

从今天起,她就要搬离这里了,她好舍不得!

陆妈妈推门走了进来,看到女孩儿还坐在床上没动,当即板起了脸,很不高兴的道:“我从早上就开始喊你收拾自己的东西,你怎么到现在还坐着没动?”

陆吉祥抬头看了眼母亲,不高兴的撇了嘴:“妈,我一点都不想搬走!”

陆妈妈先是一愣,随即又忍不住笑,她走了过去,在女孩儿身边落座。

“女儿啊,你早晚都是要搬出去的!”她语重深长的开口,一边拉住了女孩儿的手,无限的惆怅:“想当年,我嫁人之前,你外婆也是这么跟我说的!”

“噢?”

陆吉祥一听,顿时来了兴趣,她看着自己的母亲,追问道:“外婆她还跟你说了什么?”

“你外婆就说了八个字!”陆妈妈耸了耸肩,看着满脸好奇的女儿,开口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啊,不会吧?”陆吉祥扬起了眉梢,万分的惊讶:“外婆她真是这么跟你说的?”

陆妈妈点点头,脸上笑意不减,她说道:“当初是我自己要嫁给你爸爸的,所以你外婆说的这句话,也没什么不对的!”

陆吉祥一听,当即扁了嘴巴,便道:“妈,你是不是想告诉我,既然是我自己要跟宋教授领证的,所以也活该我嫁鸡随鸡了?”

陆妈妈摇头,无奈的抱住自己的女儿,说道:“你既然都嫁给人家了,早晚都是要离开家里的,再加上现在这片小区附近很不安全,你搬过去也好,离你们学校也近,小宋这人还不错,我相信他!”

陆吉祥皱鼻子,疑惑道:“妈,你怎么就知道他人好了?”

陆妈妈盯着她,答道:“从他平时的言行举止里就可以看出来啊,更何况他还是个教授,这为人师表的,怎么可能是个坏人?”

为人师表?

陆吉祥就想吐了,宋锦丞那个人简直就是披着羊皮的狼,满肚子的坏水儿,从第一次见面起,一直就想骗她搬到他家里去,如今千方百计的,居然把她的家人都哄得一愣一愣的。

“哼!”

想到这里,陆吉祥不禁哼了声,不爽道:“宋锦丞那个人根本就不是什么教授!”

陆妈妈闻言,大惊。

“他不是教授?吉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哎呀,妈!”陆吉祥反握住母亲的手,出声解释道:“宋锦丞他其实就是个兼职的客座教授,他的真正职业是军人!”

陆妈妈听了以后,不禁舒了口气,直摇头道:“你这孩子说话怎么一惊一乍的,我还以为他是什么骗子呢,原来就是因为这事儿呀!”

“反正跟骗子差不多!”陆吉祥嘟嚷一句。

陆妈妈笑道:“军人也不错,身体好,以后可以多干点家务活!”

“……”

这都讨论到家务活的问题了,看来她是躲不掉了。

唉!

陆吉祥觉得,她这次是栽到大深坑里了!

中午,宋锦丞开车来接人。

陆吉祥带走的东西并不多,因为考虑到她双休日都可能要回家,所以只带了少许的衣服和生活用品,总共只装了一个包!

陆妈妈和陆爸爸将人送到楼下,远远的看着轿车开走以后,陆爸爸竟然红了眼眶。

陆妈妈见了,忍不住斥道:“这都多大的人了,害不害臊啊!”

陆爸爸摇头,只是道:“这可是咱们唯一的闺女啊,你怎么舍得啊!”

陆妈妈怔了片刻,嘴角苦笑起来。

“你以为我就舍得了?”她说道:“只是,这已经是我能够想到的唯一的办法!”

“什么意思?”陆爸爸转过头,疑惑的看着她。

陆妈妈瞥他一眼,状似岔开话题的道:“荣景快出院了吧,具体在什么时候?!”

“明后两天吧!”陆爸爸想了想,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

陆妈妈摇头,转身上了楼。

陆吉祥是她的亲生闺女,她这做母亲的,怎么会舍得把自己的闺女往外推?

只是,荣景和吉祥这俩兄妹,如今无论如何都不能再继续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

不然,早晚得出事儿!

……

另一边,宋锦丞带着陆吉祥,很快到达了目的地——青云小区!

这片小区的规划设计得非常精致,每栋楼之间的距离大概有三百米左右,而且都是步梯楼,最高只有五层,楼身通体为奶白色,看起来颇为小巧可爱。

青云小区的进出入管理很严格,如果你想要进入小区,首先得通过门卫这一关。

按照规定,非小区住户成员不得入内!

下了车,陆吉祥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心里惊叹连连。

这里的绿化设计,真的好美!

“我们在C栋,往这边走!”宋锦丞走了过来,一边为她带路,一边解释道:“小区对面就是学校的南门,以后你放学以后就直接回家,如果有任何事情,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记住了吗?”

“噢!”

陆吉祥点点头,屁颠儿屁颠儿的跟在男人身后,她问道:“这个小区叫什么名字啊?”

“青云小区!”男人答道。

陆吉祥琢磨了一下,颇为不解:“为什么要叫青云小区?”

男人闻言,勾唇笑道:“小区对面就是大学,能在这里买房的人,基本上都是家里有孩子的。我想,这应该是取自‘平步青云’吧!”

陆吉祥忽然大悟:“原来如此!”

宋锦丞的房子是在C栋的三层,两室一厅的格局,装修得非常雅致,但偏陆吉祥是个识货的主儿,毕竟她的老爸可是个古董鉴定师!

乍一看,屋子里摆设并不算得上引人注目,但仔细观察,便知其中深意。

你看看,那张供着佛像的红木条案,材质上佳,大而整,窥其一角,做工之考究,岂是一般市面上所能见到的?更别说案条上供着的和田玉佛,温润通透,雕工精美,多数该是从某场拍卖会上所得!

陆吉祥暗中咂嘴,默默地转过头,又将视线落向了客厅里。

可这一瞧,她意外了!

屋子里的家用电器全是崭新的,茶几上放着的电视遥控器,就连外包装都还套在上面。

还有,厨房里的冰箱,橱柜里的碗具,等等的一切,全是新的!

“宋教授,你在这里住过吗?”

陆吉祥不可思议的问道。

宋锦丞将手里的东西放下,淡淡答道:“几个月前才刚装修完,我还没找到机会住进来!”

陆吉祥瞪起眼:“你真没住过?”

“怎么了?”

宋锦丞转头看她,笑道:“没关系,我们从今天就开始住!”

陆吉祥忽然有种不大好的预感。

“我怎么有种羊入虎口的感觉?”她说道,眉头皱得紧紧的。

宋锦丞闻言,不禁摇头。

他说道:“你可不是羊,你是小猴子!”

“……”

“这是你自己说的!”

陆吉祥终于忍不住的翻白眼,道:“宋教授,你敢再不要脸一点吗?”

……

下午,两人稍做休息以后,一同前往附近的沃尔玛超市。

鉴于上次不愉快的购物经历,陆吉祥这次聪明的选择了跟在宋锦丞身后,她负责推车,男人负责挑选食物。

来到蔬菜区的时候,宋锦丞问她:“你想吃点什么?”

陆吉祥大概的扫了眼各类蔬菜,语出惊人的道:“教授,我想吃肉!”

宋锦丞从来都是好脾气,但在这一刻,他只觉得自己有些头疼。

他二指压住眉心,叹息道:“我们过会儿再去买肉,现在先挑蔬菜!”

“噢,好吧!”

陆吉祥垮下脸,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后。

过了会儿,宋锦丞再次出声询问她道:“真没有你喜欢吃的?”

陆吉祥想了又想,最后才勉强的道:“莲藕吧,我喜欢莲藕!”

宋锦丞点头,开始弯腰挑藕。

这一幕,倒是蛮引人瞩目的。

那般清冷高贵的男人,却为了满足女孩的食欲,甘愿素手择藕,在这人来人往的超市内,心无旁贷,动作认真而仔细。

羡煞了多少人!

买完了蔬菜以后,两人又去了生食区。

宋锦丞买了一些猪肉,但在陆吉祥的极力推荐下,他又称了半斤牛肉,准备和芹菜搭配着一起炒。

买完了肉,两人又往水果区走去,中途在路过一个货架的时候,陆吉祥却忽然指着上面的东西说道:“宋教授,我们买点面粉回去吧,上次你做的小笼包很好吃啊!”

宋锦丞闻言,不禁微微挑眉:“我做的小笼包?”

“是啊!”

陆吉祥点头,接着道:“就是你第一次去我家的那天啊,你不是带了你亲自做的早餐吗?”

宋锦丞沉默片刻,缓缓启声道:“那是我骗你爸妈的!”

陆吉祥张大嘴,错愕的看着他。

男人道:“粥和小笼包都是家里佣人做的,如果你想吃的话,可以让她们做!”

陆吉祥磨牙,表情恶狠狠的:“宋锦丞,你不单骗我,还骗我爸妈!”

男人一片坦荡荡。

他摊手道:“兵不厌诈!”

“啊啊啊啊!”

陆吉祥抓狂,她怎么就遇到个这么无耻的人!

……

从超市里出来以后,宋锦丞拎着两大袋各类食物,和陆吉祥一同回家。

陆吉祥两手空空,显得十分轻松。

宋锦丞虽然一手各拎一个,但动作却显得轻便无比,一边还能应付女孩儿的各类刁难问题。

比如——

“宋教授,我听说虾的胃是在脑壳儿里,那么问题来了,它在脑袋疼的时候,是否能够分清自己到底是头疼还是胃疼吗?”

男人:“……”

“还有啊,说是以前有个女人,算命的说她克夫!于是,她在连续嫁了三个丈夫以后,她的丈夫都被她克死了!可后来她嫁给了一个外国人,而那个外国人却没有被她克死,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男人忽觉头疼。

他耐着性子道:“为什么?”

陆吉祥睁着一双眼,看着他道:“因为那个外国人穿的是耐克啊,哈哈哈……”

“……”

“宋教授,我还有一个问题,说是以前”

“陆吉祥!”男人忍无可忍,终于忍不住将她打断,他道:“如果你觉得无聊,可以来帮着我拎东西!”

女孩儿闻言,连忙摇了摇脑袋。

“谁说我无聊了?!”她说道:“我这不是在一直不耻下问么?”

她这哪儿是不耻下问了?

明摆了是在刁难人!

说真的,他可以在面对一场千万人的战争时,条条有理的分析出它的所有数据!

可是,对于她的这些无聊问题,他只觉得头大得很!

这边,陆吉祥的声音还在继续传来,只听她道:“宋教授,我就是想不明白了,人的眼睛有5。76亿像素,可它为什么就看不透人心呢?”

宋锦丞皱眉,随口回了她一句:“你有100亿个脑细胞,却为何尽想些没营养的问题?”

陆吉祥愣住,一时没答得上来。

宋锦丞脚步没停的往前走着,可走了没几步,他感觉到女孩儿没有跟上来,随即又停住了脚步。

他转身看她,发现女孩儿正站在原地。

“陆吉祥?”他喊了声。

不远处,女孩儿听到声音,忽的回过神来。

她匆匆跑了过来,一脸兴奋的看着男人,道:“教授,你好厉害啊!”

宋锦丞看她一眼,转身继续朝前走。

回到家里以后,两人开始分工。

陆吉祥负责将她带来的衣服叠好放进柜子里,而男人则是负责洗菜做饭。

没一会儿的功夫,厨房里便飘来了一阵香味儿。

陆吉祥有些兴奋,匆匆将衣服放好以后,跑进了厨房里。

料理台前,系着围裙的男人,正有条不紊的放油炒菜,案板上放着他切好的各类食材。

这一刻,陆吉祥忽然就对这男人心生崇拜之意。

试问,有哪个女人能够抵挡得了长得帅又会下厨的男人的诱惑?

男人炒好菜以后,陆吉祥自告奋勇的帮着盛饭端菜,两人各自忙碌着,倒有几分居家过日子的感觉。

终于,忙完了一切以后,两人围坐在餐桌前。

且看今晚的菜单——

芹菜爆炒牛肉,丝瓜青豆瓣,春笋相思苗,以及四宝汤!

总的来说,色泽鲜艳,使人胃口大开。

陆吉祥早已惊讶得不行,她没想到,宋锦丞这男人真不是一般的厉害。

对此,男人的解释是:“以前在国外读书的时候,吃不惯国外的食物,所以自己没事儿就爱研究这些,后来认识了一些大厨,偶尔切磋,倒是练出些水平来!”

“宋教授你真谦虚!”陆吉祥看着桌上的菜肴,眼里直冒光,她又问道:“你还出过国啊,去的是哪个国家啊?”

男人颔首,道:“俄罗斯。”

陆吉祥‘噢’了声,目光盯着桌上的美味佳肴,咽了咽口水,终是忍不住问道:“那个,我可以开吃了吗?”

宋锦丞看着她猴急儿的样,忍不住笑,他道:“饿了就吃吧!”

他话音还没落下,女孩儿早已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吭哧吭哧的开始吃了起来。

宋锦丞端着碗,看着她好笑的吃相,无奈的笑,他不禁出声道:“陆吉祥,你真是我见过的,最没有吃相的女人!”

“唔!”

女孩儿闻言,不由得抬起脑袋,努力的将嘴里的食物咽入腹中以后,她才张嘴道:“宋教授,你上次还说过我是你见过的,最不修边幅的女人!”

“你还记得?”男人挑眉,眼中有诧异。

“当然了!”陆吉祥点点头,道:“你说过的很多话,我都记得!”

她说这话,并没有任何意义。

可是,说者无意,听者却有心!

宋锦丞弯了唇角,深黑的眸中,宛若茉莉花开。

吃完饭后,陆吉祥主动的揽下了洗碗的工作。

对此,宋锦丞没有反对,拿着笔记本去了客厅。

于是,几分钟以后。

‘哐当——’

宋锦丞听到声音,迅速的离开沙发,刚走进厨房里,便看到了碎了一地的瓷碗。

女孩儿正拿着洗碗布,满脸无措的站在原地。

“怎么回事?”男人皱眉。

陆吉祥赶紧认错道:“对不起啊,我手滑,一时没拿得住!”

男人扶住额头,不禁深吸一口气,方才道:“陆吉祥,你还是我见过的,最笨的女人!”

陆吉祥闻言,不由得瘪了嘴。

她挺委屈的:“我以前在家里的时候,我妈她从来都不让我下厨干活,就算大人们不在家,我哥也会煮东西给我吃!宋教授,我是新手上路,请多担待!”

陆吉祥说的这话,的确是大实话!

她在自己家里的时候,那简直就是一个小公主,陆妈陆爸就她一个女儿,自然是把她捧在手心里怕化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整个儿的就是一个小宝贝疙瘩!

而陆荣景身为哥哥,自然也是十分爱护自己的妹妹,他对她的宠溺程度,根本就不低于陆爸陆妈。

照这样算来,除了自己的内衣内裤以外,陆吉祥还真是没洗过什么东西。

宋锦丞叹了口气,只得挥手道:“你出去吧,这里交给我!”

“好!”

陆吉祥倒也不客气,直接就走出了厨房。

等着宋锦丞收拾完一切以后,待他走进客厅里时,却发现这丫头正抱着他的笔记本,咯咯咯的冲着屏幕直傻笑。

他走了过去,往电脑上瞄了眼。

“又在看动画片?”他皱眉。

陆吉祥翻白眼,视线没有离开电脑屏幕,她一边道:“这是热血动漫,不是动画片,你要分清楚好不好?”

好吧,他不懂这些!

宋锦丞坐到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安静的休息。

他没说话,只是目光一直看着傻笑的女孩儿。

渐渐的,陆吉祥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她重新抬起了头,乌黑的目光,疑惑的看着沙发上不动的男人,问道:“宋教授,你不去工作吗?”

男人微笑,道:“我的电脑在你手里!”

“额!”

陆吉祥一愣,回过神后,赶紧关了动漫,并双手将笔记本奉还给男人。

宋锦丞伸手接过,却随意放到了旁边的茶几上。

他道:“吉祥,我有件事情想和你商量一下!”

陆吉祥点头,道:“嗯,你说吧!”

宋锦丞稍微斟酌了一下用词,才开口道:“我想改日请两边的家长都聚一聚,我妈催得紧,一直想见见亲家!”

“好呀!”陆吉祥并无反对意见,她道:“我妈也想见见亲家,她还一直问我你家是干什么的?不过,我可什么都没说!”

宋锦丞皱眉,答道:“你应该说的。”

“我干嘛要说?”陆吉祥睁着眼,望着他道:“你们家不就是个当大官的么,这有什么好说的?再说了,我爸妈也不差,好歹……好歹我妈还是医院里的主心干部呢!”

嘴犟!

不过,男人并不想揭穿她。

他配合着点头,笑得温润:“是,你说得有理!”

如此,陆吉祥这才得意起来。

到了晚上,两人面临一个问题——洗澡!

说来也奇怪,宋锦丞的家里啥都不缺,可偏偏浴室就只有一个,而且还是设在主卧里。

关键是,主卧是宋锦丞的房间啊!

在经过一番严峻的深思熟虑以后,陆吉祥还是抱着自己换洗的衣服,敲响了男人的卧室。

“进来!”

宋锦丞的声音,淡淡的从里面传来。

陆吉祥推门走入,第一眼,便看到了正斜靠在床边看书的男人。

他已经换了一套睡衣,卧室温暖的灯光,他俊朗如玉的脸庞,墨色的眸,好似山水墨画,温柔赤诚,让人舍不得移开目光。

每一次,宋锦丞似乎都能带给她震撼!

“吉祥?”

就在这时,男人带笑的声音传来:“看傻了?”

陆吉祥根本就不好意思抬起头,她捂着发烫的脸颊,声音变得结巴起来:“宋、宋教授,我是来……那个,借用一下你的”

说到这里,她的手已指向了旁边的浴室。

宋锦丞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了眼,点头,淡笑道:“去吧!”

陆吉祥闻言,立马就跟逃似的,迫不及待的闪进浴室。

所以,她自然看不到男人嘴角的笑。

这是陆吉祥第一次在别人家里洗澡,那叫一个心惊胆战,那叫一个速战速决!

不消十分钟的时候,她便穿着自己的长袖睡衣睡裤,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宋锦丞听到开门的声音,抬头看到她走出来的时候,还蛮惊讶的。

“你就洗完了?”他诧异道。

陆吉祥点头,一边往门口走,她始终低着脑袋,根本都不看他一眼。

其实,她心里明白,这老妖孽的功力深厚,孤男寡女的,她还想活命呢!

“等等!”

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陆吉祥脚步一顿,堪堪的停在房门口,甚至,她的一只手都已经放到了门把手上。

只听宋锦丞说道:“明天你有什么安排?”

陆吉祥闻言,心里却在想,现在可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她只想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明天我要上课!”

她答了句,拉开房门以后,快速的逃了出去。

宋锦丞看着跟兔子似的女孩,无奈的摇头。

他又不会吃了她,怕什么?

……

第二日早晨,陆吉祥起床以后,发现宋锦丞已经把早餐做好。

一顿简单又不泛精致的西式早餐,煎得璀璨金黄的荷包蛋和吐司,以及一些时季水果,都是他们昨晚在超市里买的。

这会儿,男人坐在桌前,正拿着晨报在看,他的精神面貌很好,整个人看起来丰神俊逸。

相比之下,陆吉祥则是萎靡很多。

她昨晚失眠了,整个人都没什么精神。

“昨晚没睡好?”

男人看到她,掀唇问了句。

陆吉祥看他一眼,点头,拉开椅子坐下以后,直接就把吐司塞到了嘴里,果酱也忘了抹,整个人迷迷糊糊的。

宋锦丞笑道:“该不会是认床吧?”

陆吉祥狂点头。

宋锦丞沉默了下,接着又道:“要不,明儿你睡主卧,我睡次卧?”

嘎达——

陆吉祥吃东西的动作停住,然后,她吃惊的望向他。

“你要把主卧让给我?”她说道。

男人点头,笑容不变:“只要能让你睡得好,我睡哪里都好!”

只差一点!

就只差一点!

陆吉祥差点就破口而出——如果,让你陪睡呢?

可是,她没这胆子问出口。

再则,这种事情,最后吃亏的肯定是她。

“好呀!”

她很快应允下来,笑得灿烂:“今晚我睡主卧!”

“你决定就好!”

男人点头,笑得像是一只狐狸。

吃完早餐以后,陆吉祥拎着包去了学校。

清晨的校园,一如既往的平静,陆吉祥低着头,一直往前走。

‘咻’的一声。

远处飞来一个不明物体,好巧不巧,正好砸在陆吉祥的身上。

“哎哟卧槽!”

陆吉祥原地跳了起来,张口就开骂:“是哪个不长眼的”

话刚说到这里,她抬头瞬间,正好看到前边站着的几名翩翩美少年,最关键的是,其中还有一个唐小宁!

真是冤家!

陆吉祥闭住了骂骂咧咧的嘴,低头往地上一看,发现是罪魁祸首是篮球!

“嘿,美女,把球扔过来呗!”

一个清朗少年开了口,盯着张帅得掉渣的脸,笑得那叫一个灿烂啊!

可惜,陆吉祥不感冒。

她抬腿,‘咻’的一下便将篮球踢进了旁边的花坛里。

“喂,你!”

清朗少年瞪起眼,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陆吉祥冷哼,朝着他们晃了晃漂亮的中指,大摇大摆的离开。

清朗少年气得不行,拔腿就要去追人,却被旁边伸来的一只手忽然拉住。

他回头,满是不解的看着唐小宁:“干嘛?”

唐小宁从来都知道,陆吉祥在面对他的时候,总是会嚣张很多。

这都得怪他自己,亲自把人惯成这样!

“我去捡球!”

他说道,迈步走向对面,一跃跳进花坛里以后,弯腰捡起了沾满泥土的篮球。

他是家世优越的贵公子,肯让他屈尊降贵的去捡球的人,必定有她的特别之处。

这群少年都是聪明人,大家都是心知肚明,倒也不再去计较刚才那女孩儿的张扬跋扈,毕竟,人家有一个唐小宁护着!

转眼间,时间很快到了晚上。

陆吉祥下了晚自习以后,回了青云小区。

令她意外的是,宋锦丞竟然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他居然在家!

“你怎么在家里?”她蛮惊讶的。

宋锦丞听到声音,转头看她一眼,接着又重新将视线落到电视机上,一边道:“工作完了,我就回来了!”

“可是,你今早不是说,你晚上有可能不回来吗?”陆吉祥问道。

“总有意外!”男人答得简单。

如此,陆吉祥倒是不好再说什么,直接拎着包回了房间。

九点以后,男人先到主卧浴室里洗完了澡,最后,陆吉祥才走进去。

她心情不错,慢慢悠悠的欣赏着主卧的装修风格。

总的来说,这间房的风格很简洁,比较偏向于小清新,倒是颇得她欢心。

欣赏完了以后,陆吉祥走进浴室里洗澡。

哪料,洗至一半,忽然停电!

“啊!”

陆吉祥被吓得叫了一声,光溜溜的站在喷着热水的莲蓬底下,不知所措。

四周漆黑一片,除了水声以外,便只剩下她的呼吸声。

陆吉祥稳着心神,摸索着关了水以后,慢慢的又往浴室门移去。

都怪她偷懒,刚才进来洗澡的时候,她就只带了一个内裤,其余的睡衣睡裤,全被她扔在了大床上。

她有些害怕,因为找不到拖鞋,她便只有赤着脚走在光滑的地板上。

她哆哆嗦嗦的往前走着,好不容易摸到了浴室门的把手,刚要动手拧动,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动静。

她心神一紧,整个人都绷了起来。

她试探性的喊出声:“宋教授?宋教授?”

两秒后,门外响起了敲门声,男人的声音随之传来:“吉祥?”

陆吉祥听到他的声音,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宋教授!”她拍着门,喊道:“你快点帮我把床上的衣服拿进来啊,就在床上!”

门外安静了片刻,继而,男人的声音传来:“吉祥,我开门了!”

说完,他开始从外面推开浴室门。

但出于君子风范,他仅仅只拉开了一寸距离,便伸手将女孩儿的睡衣递了进来。

他一边道:“家里还没买蜡烛,你的手机呢?”

陆吉祥接过了衣服,答道:“在床头柜那里充电,才几分钟的时间,估计根本就没有充好!”

“……”

“你把你的手机拿给我!”她接着道。

很快,宋锦丞又将他的手机递了进来。

陆吉祥伸手拿过,随即‘咚’的一声,关了浴室门。

她凭着男人手机屏幕的微弱光芒,很快穿好了睡衣睡裤,待她再次走出去的时候,外面卧室里漆黑一片。

她晃了晃手里的手机,喊出声:“宋教授,你在哪里?”

“我在这!”

耳边忽然传来温热的呼吸,陆吉祥被吓了一下,倏地转身,脚下太滑没站稳,歪歪倒倒的就要往旁边斜去。

一手大手适时伸来,极稳的扶住她的腰身,进而轻松将她拉进怀里。

他的胸口温暖如太阳,对于刚刚洗过澡,又受到惊吓的陆吉祥而言,绝对是一个充满安全感的存在!

她也没多想,赶紧就抱住了男人的腰。

房间里很安静,漆黑的空间内,便只有男人的呼吸声。

“宋教授!”她再次出声道。

“嗯?”

宋锦丞应了声,勾着她的腰,一边将她手里握着的手机拿了回来。

“害怕吗?”

男人问道,一边打开手机,似是在寻找某位联系号码。

“为什么会忽然停电?”陆吉祥却答非所问。

“应该是线路检修之类的,早上有发通知!”男人答了句,他已经从通讯录里找到了那条号码,可他却迟疑了一下,黑暗中,墨眸讳莫如深。

此时此刻,女孩儿就在他的怀里!

“我怎么没有看到通知?”陆吉祥愤愤然的声音传来。

男人笑了笑,将手机调回主屏幕,一边答道:“物业群发的短信!”

“……”还有这种物业管理方法?

“你先睡觉吧,嗯?”男人提议道。

“好!”

陆吉祥不反对,双手欲松开男人。

哪料,她才刚松开,男人放在她腰上的大手往回一收,她又重新跌入他的怀里。

“你干嘛!”她愠怒道。

“太黑,我带你过去!”男人声音平静,搂着人,带着她就慢慢的往前走。

陆吉祥就郁闷了,这才几步的距离,何须他带着走,未免太夸张!

但想归想,她还是任由宋锦丞抱着她,将她送到了床边。

可神奇的是,两人才刚靠近床边,‘啪’的一声,来电了!

卧室里,瞬间灯光大亮。

两人还抱着彼此,身体挨得很近。

陆吉祥抬头,正好与低头的宋锦丞,视线相对。

男人笑意怏然的看着她。

“刚才没事吧?”他问道。

陆吉祥摇头,双手将他推开以后,尴尬的道:“那个,刚才谢谢你了!”

宋锦丞颔首,算是收下了她的这句谢。

屋子里静默片刻。

陆吉祥咬着牙,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又开了口:“额,那个,我已经没事了,宋教授你、你可以回去了!”

好样的,这是再下逐客令啊!

宋锦丞一言不发的转身,迈腿往外走。

行至门口,女孩儿的声音传来:“晚安!”

男人脚步顿了顿,声音温沉:“晚安!”

旋即,彻底离开。

半夜里,陆吉祥睡得迷迷糊糊的,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上了床。

起初,她还以为是自己做梦出现了幻觉,并未在意。

结果第二天早上,女孩儿尖叫的声音,划破整个小区上空。

卧室内,陆吉祥不可思议的看着正躺在床上的男人,整个人都懵了!

宋锦丞倒是镇定的很,他从被褥里缓缓坐起身子,嘴角浅笑着斜倚在床边,双眸温润如玉,宛若朝阳。

“吉祥,早上好!”

他开口说道,似乎刚才根本就不曾听到女孩的尖叫声。

“你你你——”

陆吉祥指着他,手腕抖了半天,硬是没挤出半句完整的话来。

宋锦丞摊开双手,笑言:“看到我在这里,你很激动吗?”

陆吉祥‘呸’了他一口,咬牙切齿的看着他,怒道:“宋锦丞,你为什么会在我的床上?我们不是说好了各睡各的吗,你怎么能趁我睡着了就……就……”

“就怎样?”男人挑眉,模样颇痞。

陆吉祥几乎咬碎银牙。

她这一没少斤肉,二没失贞操,一时半会儿的还真是说不过他!

“总之,你为什么会在我的床上?”她怒斥。

宋锦丞的表情很无辜,他解释道:“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大概是我昨晚认床吧,然后不知不觉的梦游走过来了!”

梦游你个大头鬼!

这丫的摆明就是在蒙她呢,还真当她是八岁的天真小妹妹啊?!

陆吉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稍微缓了缓自己的心绪。

她接着道:“宋锦丞,你蒙谁呢你?什么狗屁梦游,昨晚我明明有锁门,你是怎么进来的?”

男人闻言,依旧笑得无懈可击。

他道:“家里有备用钥匙,估计是我梦游的时候,把钥匙找出来了吧!”

鬼话!

统统都是鬼话!

这老男人还真是吃定了她吧?

老虎不发威,你还当我是HelloKitty!

“梦游是吧?”

陆吉祥森森的笑,她裂开嘴,露出一口的整齐白牙。

宋锦丞看着她的变化,颇感不解。

可就在这时,女孩儿已经助跑着冲了过来,然后——腾空而起,以自身的身体重量,狠狠的压向了正躺在床上的他。

宋锦丞是什么出身?

部队里的精英啊,他的反应能力,那可是经过正儿八经的专业训练。

所以,他仅仅只是稍微侧身一躲。

接着,陆吉祥整个人便趴在了大床,可更悲催的是,她的脑袋磕在了床头上。

‘咚’的一声!

这声儿,听起来特别的清脆。

“哇……”

她很没出息的痛哭出声。

真没办法,这感觉,实在是太疼了!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