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058章 搬过来一起住吧!(求首订)

医院内。

陆吉祥推开病房门走进去的时候,屋子里的灯光很暗淡,床上的男人正侧卧着,雪白的被褥只盖到他的腰身部,因为他背对着门,所以旁人根本就看不到他的脸。

陆吉祥轻轻的走了过去,将鲜花饼放到桌上以后,她伸手欲为男人拉被子。

哪料,她的手才刚碰到被褥,男人却倏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陆荣景的声音很不耐烦,甚至可以说是恶劣。

“我都说了多少次了,请你不要再来烦”

话刚说到这里,男人在转头看到是陆吉祥的时候,声音一下就停住了。

陆荣景此刻的表情有些滑稽,又是愤怒,又是喜悦的,全都掺和在了一起。

“哥,我还以为你睡着了!”

陆吉祥有些尴尬的笑,她收回了自己的双手,又指了指桌上的东西,继续道:“呐,我给你带的鲜花饼,你现在要吃吗?”

陆荣景摇头,脸上的表情已经恢复如常。

“什么时候来的?”

他出声问道,示意女孩儿给他倒水。

陆吉祥走到桌边,为他倒了一杯温水,一边如实道:“我才刚来没多久!哦对了,爸呢?”

陆荣景先是喝了口水,最后才答道:“爸这几天一直都在照顾我,累得够呛,反正我也差不多快好了,所以就让他先回去了!”

“是么?”

陆吉祥挑了挑眉,眼中有几分促狭的笑意,她故意道:“我刚才过来的时候,可是有碰见之雅姐哦!”

陆荣景闻言,握着水杯的五指一紧。

他不动声色的喝了第二口,声音平静:“我和宋之雅没有任何关系!”

“是这样么……”陆吉祥拖了个长长的音。

陆荣景却是有些恼怒了,他‘咚’的一声将水杯放到床头柜上,锐利的双眸,直接钉向女孩儿。

他极为严厉的道:“陆吉祥,我还没有和你算账!你倒是给我解释一下,你和那个男人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知爸妈是怎么和你说的,但你要明白,对于你结婚这件事情,我的立场是永远不会改变的!”

都说长兄如父!

若是按照这样算来,其实,陆荣景也算是长辈了!

说真的,他生气的时候,还是蛮吓人的!

陆吉祥缩起脖子,睁眼看着他,杵在原地没吭声。

陆荣景稍微停顿了一会儿,颇为恨铁不成钢的望着她,继续厉声道:“老实交代,你和那个人……你们、你们都已经进行到哪一步了?”

他的这副语气,倒像是在审问犯人的时候,非常的峻厉!

可是,只有陆荣景自己知道,当他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手心里冒出了多少的汗!

他忽然有些害怕听到答案。

这时,女孩儿的声音传来,她蛮委屈的:“我俩就只领过结婚证,其余的什么也没有做过。哥,其实你的顾虑是多余的,宋教授他对我很好!”

“对你好?”陆荣景瞪起眼,脸色沉得像是雾霭:“你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我告诉你,如果他真对你好,他就不会逼着你去结婚,你才多点年纪?他又是多大的年纪,你!你怎么斗得过他?”

在陆荣景的心中,陆吉祥就是个孩子,是他一直捧在手心里的妹妹!

像她这种年纪的小姑娘,自然不是宋锦丞的对手。

然而,只有陆吉祥的心里最清楚,她和宋锦丞之间的婚姻,完全就是她起的头!

唉,这事儿是解释不清楚了。

“哥!”

她开口,满脸的纠结:“总之,我和宋教授之间的事情,那是我们的事情,你就别管了,我自己心里有数!”

她说完以后,男人却没搭话。

陆吉祥抬头望去,发现陆荣景的脸色奇差。

“哥!”

她大惊,连忙几步走了过去,欲伸手去拉他的手臂,却被他一手拂开。

“你长大了,不需要哥哥了,是吗?”他抬眸看她,深黑的眼,像是宇宙苍穹,无边无际。

他自嘲一笑:“算是我多管闲事了!”

陆吉祥见状,心里‘咯噔’就是一下。

“不是的,哥,我的意思是”

“行了!”陆荣景挥手打断他,脸色不耐:“陆吉祥,你真让我失望!”

陆吉祥都差点哭了。

“哥,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你误会我了,我从来都没有嫌你多事儿!”她眼巴巴的看着他,十分的无奈:“我只是觉得,你现在正是养伤期间,不适合想太多事儿,对你的身体也不好!”

“是么?”

陆荣景抬头看她,划开唇:“如果你想让我快点好起来,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陆吉祥问道。

“你们离婚!”

陆吉祥闻言,不禁倒抽一口凉气。

她就想不明白了,哥他到底是有多讨厌宋锦丞啊,居然不惜以他自己的身体来威胁她!

这一点,倒是让她百思不得其解了!

房间里面陷入了一阵冗长的安静,男人重新躺回床上,闭着眼,抿着唇,浑身散发着淡淡的冷漠气息。

陆吉祥有些无措,她完全不懂,平日里向来对她极为纵容的哥哥,为什么在听到她结婚的事情以后,忽然性格大变,竟数次凶她吼她!

说真的,她的心里蛮难过的。

过了会儿,陆吉祥实在是忍受不了这种安静,她又慢慢的走到病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床上的男人,怯生生的开了口:“对不起,哥,我惹你不高兴了!”

陆荣景没说话,双眼阖着。

陆吉祥想了想,接着又继续道:“我知道你是关心我,害怕我受到别人的欺负,但是这次的这件事情,其实完全责任并不在宋教授身上。唔,其实,其实这个领证的事情,是、是我的主意!”

她此话一出,陆荣景‘咻’的一下便睁开了双眼。

他的眼神儿极为骇人,幽深幽深的,像是宇宙漩涡。

“是你的主意?”他冷冷的启声,面无表情。

陆吉祥点点头,有些心颤。

陆荣景似是好半天都没回过神,他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儿,心中有千言万语,却根本不知从何说起。

到了这一刻,他才真正明白,时过境迁,她早已不是儿时的她。

“哥,宋教授对我很好,你不要担心我,好不好?”

陆吉祥的声音还在继续传来,陆荣景的神思却恍恍惚惚。

他在想,如果他能改变过去,他宁愿去孤儿院,也不愿意来陆家!

他一点都不想成为她的哥哥!

真的,一点都不想!

……

一个多小时以后,陆吉祥离开医院,一个人朝着公交车站走去。

走了没几步,身后有灯光射来。

她停住脚,刚转身望去,一辆黑色的轿车已经缓缓驶了过来。

驾驶座车窗降下,宋锦丞清隽的面容,逐渐出现在她眼前。

陆吉祥惊讶:“宋教授!”

宋锦丞看她一眼,颔首道:“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好啊!”

陆吉祥巴不得,既然有专车接送,她便不必再去挤公交?

上了车以后,女孩儿一边系安全带,一边笑嘻嘻的看着他,心情愉悦不已:“宋教授,你不是送之雅姐回家了么?怎么又倒回来了?”

“路过!”

男人答得简洁,顺着铺路,很快进入了主干道。

陆吉祥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心里不禁泛起了嘀咕,这路顺得也太巧了吧!

回了小区里以后,宋锦丞将车停到了女孩儿家楼下。

陆吉祥开门下车,并不忘道谢:“今天谢谢你了,宋教授!”

宋锦丞淡淡的‘嗯’了一声,视线一挑,不经意的看到陆妈妈正低着头从楼里走出来。

他挑眉,当即也开门下了车。

“妈!”

陆吉祥看到母亲,出声喊了句。

陆妈妈听到声音,脚步一顿,抬头望来,微楞。

“你俩怎么在这儿?”她问道,一边提步走了过来。

陆吉祥指了指宋锦丞,道:“今天是宋教授送我回来的!”

陆妈妈顿时明了,先是看了看自己的女儿,然后又把目光落到了男人身上,微笑道:“小宋,你是专程送吉祥回来的?”

宋锦丞点点头,声音温稳:“妈,这么晚了,您还要出门?”

“哎呀,还不是吉祥他爸非要吃面条,家里没醋了,我正要去超市!”陆妈妈笑了笑,她继续道:“要不,你俩先上去坐着,我过会儿就回来,然后给你们做宵夜?”

“好呀好呀!”陆吉祥高兴得直点头。

宋锦丞斜了眼女孩儿,旋即又望向丈母娘,说道:“妈,我陪您一起去超市吧!”

哎呀,好女婿啊!

陆妈妈连想都没想,直接点头:“好,一起!”

于是乎,陆吉祥沦为小跟班。

一路上,陆妈妈和宋锦丞聊得不亦乐乎,几乎到了百无禁忌的地步,但中心话题基本都是围绕着陆吉祥。

像什么她小时候逃课啦,偷家里的烟抽啊,各种糗事!

最后,陆吉祥受不了了。

她大喊:“妈,您就别说了,好歹给我留点面子啊啊!”

哪料,陆妈妈听了以后,回头望她,并道:“你还有面子?”

陆吉祥吐血三升!

这会儿的时间是晚上八点多钟,超市里的客人不多,宋锦丞推着购物车,慢慢的跟在她们身后。

陆妈妈主要挑选的都是一些瓜果蔬菜,或者就是调味品。

而陆吉祥则是主攻各种零食和饮料,可惜,基本都被男人不动声色的放了回去。

对此,陆吉祥颇有微词。

但可惜的是,陆妈妈和宋锦丞是站在同一战线上的,均不赞成她多吃零食。

如此,陆吉祥再次败阵!

排队付账的时候,陆妈妈将女儿拉到了一边,在她耳边低声道:“吉祥,没想到你平时迷迷糊糊的,这双眼睛倒是挺毒,一挑就挑了个这么厉害的女婿!”

陆吉祥听着这话,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味儿。

“妈,您这是夸我呢?还是贬我呢?”

陆妈妈拍了她一下的脑袋瓜,瞪起眼:“当然是夸你了!”

“嘿嘿嘿……”

陆吉祥笑,开口道:“您知道我这是叫做什么么?我这叫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像我这种如花似玉的大姑娘,肯定是只有玉树临风的少年郎才能配得起的!”

陆妈妈吃惊的看着她。

陆吉祥瞥她一眼,抬起下巴:“有问题?”

陆妈妈大叹一声,摇头道:“真是惭愧,我竟不知自己的女儿如此自恋!”

“……”这是亲妈吗?

从超市里走出来的时候,宋锦丞单手拎着一大袋食物,显得毫不吃力。

陆吉祥双手插兜,优哉游哉的跟在男人身边。

她嘲笑他:“宋教授,真是没看出来啊,你拍马屁的功力倒是挺高的!”

宋锦丞勾唇,墨眸望着她,答非所问:“你是马?”

他这其中意思是再明白过不过的。

如果说,他是在拍马屁的话,那便暗指陆妈妈是马了?

而如果陆妈妈是马的话,那陆吉祥也是马了!

好呀好呀,敢情这男人在拐着弯儿的骂她呢。

陆吉祥磨牙,表情狰狞的看着他,道:“你好意思么你,一个堂堂男子汉,居然专和女人斗嘴皮子功夫!”

“如果论起动手的话,恐怕你连赢的机会都没有!”宋锦丞依然笑得无懈可击。

“你!”

“小宋啊!”

这时,陆妈妈的声音传来,只听她道:“你还是上去坐会儿吧,吃完宵夜再回家?”

“不了,妈,我还有点别的事儿,您和吉祥上去吧,小心些!”

宋锦丞微笑,将手中的塑料袋递给了陆吉祥。

陆吉祥瞪他一眼,伸手接了过来。

陆妈妈道:“哟,这么晚了还要工作?”

宋锦丞点头,淡道:“一些小事情,需要我亲自处理!”

“你平时很忙吧?”陆妈妈看着他,问道:“我看你每天都要送吉祥回来,是不是特耽误你的工作啊?”

男人摇头,答:“不碍事的,最近学校里不大太平,只有亲自送这丫头回来,我才能安心!”

“学校里不太平?”陆妈妈睁大眼,诧异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宋锦丞挑眉,看了眼旁边的女孩儿,道:“吉祥没跟您说?”

“没有啊!”陆妈妈摇头,接着又看向了陆吉祥,问道:“你们学校里发生什么事情了?”

陆吉祥打着哈哈,只见她连忙罢手道:“也、也没什么大事儿啦,妈,我们快点上楼吧,我都饿了!”

说完,伸手就想拉着陆妈妈离开。

“等等!”

陆妈妈拂开她的手,重新望向宋锦丞,追问道:“小宋,你来说,学校里发生什么事情了?”

有句话说得好,好奇心害死猫!

宋锦丞并无隐瞒,一五一十的将范思雨遇害的事情,说给了陆妈妈听。

陆妈妈听了,非常震惊!

“吉祥,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告诉我?”她很愤怒的质问女孩儿。

陆吉祥一脸的纠结,她先是暗暗的瞪了眼旁边的男人,方才出声道:“妈,我也是怕您太担心了啊!”

“这可不是我担不担心的问题,你们那一个寝室里就只有四个人,其中三个人都出问题了,你居然还瞒着我不说!”陆妈妈看着她,果断的道:“从明天起,你搬回家里来住,不准再住校了,多危险啊!”

“妈!”

陆吉祥惊诧,她道:“咱家可是在南二环,学校在北三环,我每天上学放学的,那得多耽误事儿啊!”

按照咱大首都的堵车程度,坐完地铁再倒公交,她起码每天六点不到就得起床!

而学校里,她则是可以睡到八点以后!

这一比较,实在是太痛苦!

却不料,陆妈妈态度坚定:“不管怎样,比起你的生命安全,路上耽误点时间又怎样?明天我和你一起去学校办理退宿!”

“妈!”

陆吉祥不依,脸上是焦急的神色。

总的来说,她就是不愿意牺牲自己的睡眠时间!

这时,沉默许久的宋锦丞,忽然出了声。

他的声音很淡,像是温水。

“妈,我在学校附近有套房间,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可以让吉祥搬到那里住!”

陆吉祥怔住,转过头,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乖乖哟,原来真正的陷阱在这里!

“你敢!”

陆吉祥抬手指着他,如果不是顾及到陆妈妈在身边,她一定要破口问候他祖上十八辈!

这个居心叵测的叫兽!

“这主意倒也不错!”

陆妈妈的声音传来。

陆吉祥倏地转过头,非常震惊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妈,我才不要和他住在一起!”她反驳道。

陆妈妈看她一眼,有些迟疑。

毕竟,这可是她的亲闺女,这做人父母的,哪有把自己的闺女往别的男人家里推?

再则,就算他俩早已领了证,但自己的女儿,还是只有放在自己的身边,才是最放心的!

这边,宋锦丞依旧维持着温和的笑容,他不动声色的看着丈母娘的反应,接着出声道:“妈,房子里有两间卧室,如果您实在不放心的话,您也可以和吉祥一起搬过去!那边的小区环境不错,四周的商店也很方便,您看?”

陆妈妈罢手,道:“我若是搬过去了,吉祥他爸怎么办?”

宋锦丞浅笑,目光移向陆吉祥身上。

女孩儿正站在陆妈妈的身后,在她感受到了男人的视线以后,居然挑衅的冲他竖起了中指。

哟,胆儿不小!

男人似笑非笑,眸色略锐。

这叫啥?

杀人于无形哇!

陆吉祥哪还敢看他,低了头,默默的继续装小绵羊。

陆妈妈思忖片刻,最后还是拒绝了宋锦丞的意见。

男人离开以后,陆吉祥抓住母亲的手,表情惨兮兮:“妈,我终于相信您是我亲妈了!”

“嘴贫!”

陆妈妈看她一眼,无奈的笑。

……

次日,陆吉祥被闹钟吵醒,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的天色还是黑漆漆的。

她迷迷糊糊的关掉闹钟,继续蒙着被子睡大觉。

果不其然,等着她再次醒来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八点。

然后,她迟到了!

而且,还是主修课!

她被批评了,并且是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老脸都丢尽了。

于是乎,她在心里暗暗的发誓,下次一定要早起。

可惜,往后的连续三日,她皆是迟到,而且都是因为堵车!

最后一次,陆吉祥被请去了办公室。

原因很简单,上次的主修课小考中,她居然是零分!

陆吉祥觉得很冤枉啊,她解释道:“老师,我是真的没有故意要交白卷啊,那天您考试的时候,我都没在学校里面啊!”

班主任一听,当即板起了脸色。

“什么,主修课也敢逃?”

陆吉祥赶紧举起双手,摇头道:“不是的,那天我迟到了啊,路上实在是太堵了,等我到达学校的时候,时间都已经十点多了,我压根儿就没能来得及参加考试!”

班主任听完,拍桌怒道:“我昨天就已经提前通知了大家要考试,为什么你还要迟到?”

陆吉祥仰头望天,欲哭无泪。

在大学三年期间,她每天都是八点起床,这忽然改成了让她六点起床,她一时之间根本就接受不了啊!

最后,班主任道:“回去写份检查,下周一交上来!还有,你把考卷拿回去,做完以后交给我!”

“是!”

离开了办公室以后,陆吉祥是越想越气,直接就往宋锦丞的办公室方向走去。

可是,办公室房门紧闭!

噢,都差点忘了,除非是周六,否则的话,宋锦丞基本上是不会来学校的。

陆吉祥深吸了一口气,只好回了教室。

下午,放学以后。

陆吉祥给宋锦丞打去了一通电话,询问他的下落。

男人好似早已料到了似的,毫不迟疑的便将他所在的地址报了出来。

“军区大院?”

陆吉祥一听,原地跳了起来:“那种地方我怎么进得来?”

“等你到了门口以后,再打我的电话,我来接你!”男人在那边说道。

陆吉祥犹豫了一下,心有怯意。

“要不,改明儿再约?”她试问道。

电话里,男人笑了起来。

“吉祥,你害怕了?”

他话落音,女孩儿即刻道:“你等着!”

说完,直接挂机!

电话那头,明亮宽敞的客厅内,穿着家居服的男人,握着手机,嘴角含笑。

他本就长得俊美,温尔一笑的时候,深眸璀璨似星海。

这一刻,他极迷人!

宋之雅正坐在旁边看杂志,看到男人的这副表情时,纵然是与他一同长大,但仍然被瞬间摄去了三魂七魄,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吉祥的电话?”她稳着心神问道。

宋锦丞‘嗯’了一声,停顿了片刻,他接着又道:“让厨房做点好吃的,那丫头最近够呛,每天早起晚归的,也真是难为她了!”

宋之雅摇了摇脑袋,翻了一页手中的杂志,一边道:“这还不是你惹的祸,人家小姑娘在学校里住得好好的,你干嘛要给人父母说什么杀人案,害得人心惶惶的!”

“你不懂。”

宋锦丞撑起了身子,端起了茶几上的茶盏。

他掀开盖碗,轻轻地吹拂着水面上漂浮的茶叶,眸底一丝异彩,不胫而走。

“如果我不逼着她点,她永远都在原地踏步!”

宋之雅听了,不禁撇了撇嘴,道:“宋锦丞,被你爱上的女人,究竟是福是祸?”

男人只是笑,低头浅浅的尝了一口茶水,声音寡淡:“唔,这茶不错!”

……

过了没多久,陆吉祥的电话如约而至。

宋锦丞拿起手机,施施然的往外走去。

当然了,他并没有亲自去大门口接人,只是派出了一个警卫员,不消几分钟的时间,便将人领到了他跟前。

他正站在一盆茉莉花前,浅灰色的家居服,衬得他身材颀长如玉。

他嘴角挂笑,墨玉似的眸,倒映着盛开的艳红茉莉。

“来了?”

他轻轻开口,侧头望向女孩儿,气质温稳娴静。

陆吉祥愣了愣,表情呆呆的开口道:“你在干嘛?”

宋锦丞微挑眉梢,笑得和煦。

他道:“看花啊!”

天啦!

这妖孽!

陆吉祥赶紧摇了摇脑袋,驱除了自己脑子里的某些不健康想法,继续扳正脸色道:“宋教授,我今天来找你,是因为我有件事情想”

“吉祥!”

她话还没说完呢,宋之雅的声音忽然岔了进来。

陆吉祥转过头,望向正站在门口的宋之雅。

“之雅姐!”她礼貌的喊了句。

宋之雅冲她招手,脸上笑容温婉:“来,吉祥,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汗哒哒,她这语气怎么像是在哄个孩子?

陆吉祥默默的抹了把汗水,客气的回绝道:“之雅姐,我现在还不饿,那个,我是特地来找宋教授的!”

她重点咬了‘特地’两个字,以示自己谈判的决心。

“噢,原来是这样啊!”

宋之雅做恍然大悟状,眼角带笑的看了眼另一边的男人,似是在暗示,她爱莫能助!

“你有什么事?”

宋锦丞看着女孩儿,表情很淡。

陆吉祥闻言,不禁瞪向他,语气很不友善道:“你说我还能有什么事?”

“我怎么知道?”宋锦丞摊手,故意装傻。

陆吉祥被气得牙痒痒:“宋教授,如果不是你那晚跟我妈说什么我们学校寝室不安全,她也不会让我回家里去住。你知不知道,我现在被你害得有多惨,啊?!”

“你很惨吗?”

宋锦丞看着她,好笑道:“我看你的精力倒是蛮不错的嘛!”

“你你你!”

“吉祥!”宋之雅适时的走了过来,她笑着挽住了女孩儿的手臂,故作亲昵的道:“你是第一次来咱们家里吧,我带你去四周逛逛,好不好?”

“不是啊,我今天是来”

“走啦走啦!”宋之雅哪会给她说话的机会,直接拖着人离开了现场。

茉莉花前,男人依旧伫立未动。

他远远的看着两个女人离去的背影,菲薄的唇瓣,缓缓的化开了弧度。

意料之中!

傍晚,等着陆吉祥和宋之雅回来的时候,宋爸宋妈都已经回了家。

家里饭厅内,摆了一桌子的丰盛佳肴。

陆吉祥本想推辞,可惜一直没机会说话。

一顿晚宴,大家都吃得很融洽。

饭后,宋妈妈拉着陆吉祥,说着贴己话儿。

宋锦丞则是陪着宋爸爸坐在一起,这两人的聊天内容很枯燥,基本都是围绕着军事政治,旁人根本就听不懂。

直到晚上八点多钟,宋锦丞才说很晚了,提议由他送陆吉祥回去。

宋爸宋妈没有反对,只说让这两人路上小心。

宋之雅则是嘿嘿嘿的笑,看着他们的眼神儿忒不纯洁。

夜里的军区大院,静谧无声。

宋锦丞带着人,慢慢的顺着小道儿往前走着。

陆吉祥走得两腿直哆嗦,看着四周隐藏在黑暗里的草丛,高挂在天际的月亮,成了她眼中唯一的亮光。

“宋教授!”她小声的喊了句。

前边,男人停住。

“怎么了?”他甚至连头都没有回,声音淡得像是一缕风。

陆吉祥往前跳了几步,伸手抓住了男人的衣袖。

她道:“你、你是不是走错道儿了啊?那边、那边明明有大马路的,你干嘛要往这里走?”

“这条小道儿是捷径!”

男人说得义正言辞,黑暗里,嘴角却微微勾了起来。

陆吉祥左右望了望,小手紧紧攥着男人的衣袖,她继续道:“可是,我明明看见你的车是停在院子里,我们为什么要走路?”

“因为我只打算送你到大门口,然后你自己坐出租车回家!”

“啊!”

陆吉祥闻言,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你不送我回家?”

男人点头。

陆吉祥见状,瞬间就萎了。

她憋了半天,最后才拉着男人的手臂,摇道:“宋教授,做人不要这么无情嘛……”

她欲哭无泪,这黑漆瞎火的,让她怎么去找出租车啊?

“你胆子不是挺大的嘛?”宋锦丞说道。

陆吉祥摇头,赶紧否认道:“没有没有,谁说我的胆子大了?我的胆子是出了名的小,简直比针眼还小,宋教授,求你了,你就把我送回家吧!”

“是么?”宋锦丞轻笑,道:“你们宿舍里都出了那么大的事儿,你还不是敢一个人住在里面么?这样说来,你的胆子应该很大才对!”

陆吉祥都快给他跪下了。

“宋教授!”她叫道:“我只是想睡个懒觉而已,您就大人有大量,高抬贵手饶了我吧!”

男人闻言,不禁弯了腰。

他二指捏住了女孩儿的下巴,往上一抬,便使得她的整张脸都暴露在了皎洁的月光下。

他还以为她哭了。

可惜,她没有!

“吉祥……”

他看着她,缓慢的开启声音,俊美的脸庞,深黑的眸仁,宛若沐浴在月光下的妖。

陆吉祥呆住,睁着眼,傻傻的看着他。

男人一寸寸的靠近她,彼此间的呼吸,逐渐交织。

最终,他贴上了她。

‘喵——’

远处,一声尖锐的猫叫声淬然传来。

陆吉祥骤然回过神,一把推开了男人。

她捂着嘴巴,两只眼睛瞪得像是铜铃。

“你!你!”

宋锦丞只觉得可惜,他伸手去拉女孩儿,却被她躲开。

“还想不想回家了?”他故意扳着声音道。

陆吉祥连忙点头,主动的又伸出手拉住他,五官都皱成了一团,她道:“宋教授,您简直就是如来佛,我承认我是孙猴子,我知道我斗不过您,您就饶了我吧!”

宋锦丞忍不住笑。

“你是孙猴子?”

他说道,一边反握住女孩儿的小手,细嫩柔滑的触感,令他十分喜欢。

陆吉祥狂点头,任由这男人吃她豆腐,敢怒不敢言。

宋锦丞的心情似乎愉悦了许多,他道:“你还真像是只小猴子,一点都不听话!”

陆吉祥憋着嘴巴,一个劲儿的点头。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她忍!

她忍!

“你说,我说得对吗?”男人的声音传来。

陆吉祥继续点头。

“说话!”

“是是是,您说得对,您说得对!”她快要忍不住了。

所幸的是,宋锦丞倒是懂得适可而止,看到女孩儿屈服了,他便并未再继续勉强她,带着人重新原路返回。

两人走进院子里的时候,宋之雅正站在外面打电话,看到他们去而复返,倍感意外。

“你俩怎么又回来了?”她诧异道。

陆吉祥失去了战斗力,乖乖的跟在男人身边,搭耸着脑袋没吭声。

宋锦丞一笑,声音淡雅:“我和吉祥去散了会儿步,现在正要送她回家。”

宋之雅挑高眉毛,目光扫了眼两人相握的手,心知神会。

“我明白了!”她笑得很狡猾。

宋锦丞懒得搭理她,解了车锁以后,亲自为女孩儿打开了副驾驶车门。

“谢谢!”

陆吉祥说了句,低头钻了进去。

宋锦丞见她坐入后,关了车门,绕过车头便准备进入驾驶座。

这时,宋之雅冲他比了个手势,笑着道:“锦丞哥哥,厉害呀,啥时候也教妹妹几招呗?”

“早点睡觉!”

宋锦丞说了句,弯腰坐入车内。

半分钟不到,轿车缓缓驶出院子。

途中,两人都未曾说话。

宋锦丞认真的开车,模样稳沉。

而坐在副座里的陆吉祥,心里却是无比的纠结!

不,她不单是纠结,还有各种郁闷!

她就想不明白了,宋锦丞今天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故意逗她玩儿是吧?

天堂有路他不走,非要带着她往黑布隆冬的小道儿里钻,这不是摆明了在吓唬她吗?

奶奶个熊,此仇不报非君子!

“咳咳咳……”

想到这里,陆吉祥不禁清了清嗓子,扬声道:“宋教授,我这里有个心理测试题,你想不想测试一下?”

宋锦丞开着车,闻言扭头望了她一眼,点头:“好!”

陆吉祥不禁摩拳擦掌,她道:“请注意听,假如你和一个美女被困在一个荒岛上,只有一只小船逃生,你如何选择?A、抢船走人;B、杀死美女,抢船走人,因为美女在荒岛上肯定死;C、留下美女,天天*!D、让美女走,你留下等死。”

这个测试题是在她看某部电影的时候,无意间听到的。如今,倒是可以用来涮一下宋锦丞。

这边,男人的回答很快:“我选B!”

陆吉祥吹了个口哨,促狭道:“宋教授,没想到你居然是个禽兽不如的人!”

男人蹙了下眉,稍加沉默。

接着,他又道:“更改一下,我选D!”

陆吉祥‘啧啧’了两声,直摇脑袋道:“你不单是禽兽,而且比禽兽还要笨!”

得,他明白了。

这道题目不管你如何选择,答案都是损人的。

他不再说话,专注的看着道路开车。

陆吉祥的心情却莫名的转好,一路哼着轻快的语调,脸上尽是笑意。

到了宋家楼下以后,宋锦丞将车停好,并道:“你自己上楼去吧,小心点!”

“拜拜!”

陆吉祥道了再见,开门下车,步伐轻快。

殊不知,在小区某个黑暗的角落里,一双眼睛正冷冷的注视着这一幕。

……

三日后,小区里发生了多起诡异事件。

当天清晨,多家住户在开门走出来的时候,皆发现自家门口放有死猫,死状非常凄惨,血肉模糊,极为骇人。

甚至,多家老人和小孩,都被吓出了毛病!

这天,陆吉祥因为是第二个出门的,所以并没有看到什么死状凄惨的野猫,陆妈妈是医院里的护士长,她并不畏惧死尸,当她看到自家门口躺得有一只死猫的时候,还以为是哪家孩子的恶作剧,直接就把这玩意儿给扔进了垃圾桶。

直到下午以后,她才知道,原来整个小区里的住户都收到了这个‘特别的礼物’。

随后,警方调取了监控画面,发现作案人员是几个常在小区附近溜达的流浪汉,总共有三个人,抓捕的时候逃脱了一个,至今还在通缉中。

因为这件事情,整个小区的人,心里都似乎被蒙上了一片误会,人心惶惶。

无独有偶,就在死猫事件的同一天,小区附近发生了两起抢劫案,受害人都是放了晚自习后归来的学生,其中一个还被捅了一刀,失血过多被送到医院里,经抢救无效,最终还是失去了年轻的生命。

因为这件事情,陆妈妈非常的担心。

在她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以后,第二日中午,她给宋锦丞打了电话,邀他来家里吃饭。

这天是周六,陆吉祥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听到门铃声以后,她走过去开了门。

定眼一看,门口站着的竟然是宋锦丞!

“你来干嘛!”她没好气的开口。

宋锦丞望着她,笑道:“是妈让我来家里的。”

陆吉祥挑眉,拦在门口不让他进来。

“我妈才不会给你打电话!”她哼哼道。

巧的是,她刚说完这话,陆妈妈的声音便从厨房里传了出来,只听她道:“是不是小宋来了啊?吉祥,快给他拿双拖鞋!”

Shit!

陆吉祥心中暗骂,不情不愿的给他让开了道儿,并给他拎来了一双男士拖鞋。

宋锦丞进屋以后,顺手将买来的水果放到茶几上,抬头看了眼电视机,发现里面正在播放动画片。

“这么幼稚?”他说道。

陆吉祥反驳:“拜托,我可是正经的火影迷,很多大叔大婶都迷这个好吗?”

宋锦丞挑挑眉,不再言语。

陆妈妈很快炒好了菜,陆吉祥在帮着端上桌以后,三人一同围在桌前。

陆妈妈一边吃饭,一边问道:“小宋啊,上次你说得那个小区,离吉祥的学校远吗?”

宋锦丞闻言,拿着筷子的手一顿,继而抬头望她,答道:“就在学校南门对面,大概就几百米的距离。”

陆妈妈点点头,夹起了一块排骨,放到男人碗里,并道:“尝尝这个,我家吉祥最爱吃的就是糖醋排骨!”

“谢谢妈。”宋锦丞道。

“妈!”

另一边,陆吉祥心里不乐意了,自从有了女婿以后,老妈都不给她夹菜了。

陆妈妈瞥她一眼,不理会。

宋锦丞笑了起来,挑了块糖醋排骨,默不作声的放进女孩儿的碗里。

这时,又听陆妈妈的声音继续传来:“最近啊,咱们小区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前些日子还有学生被抢了,唉,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现在闹得所有人都很害怕!”

宋锦丞点点头,道:“这事儿我听说了,人抓到了吗?”

“抓到了几个,但是也跑了几个!”陆妈妈道:“那些人都是些要钱不要命的,我真担心他们会回来报复咱们小区的人!”

“这倒不至于。”宋锦丞安慰道:“这附近的治安还是不错的。”

“治安不错?”陆妈妈瞪起眼,直摇头道:“如果治安不错,那个被抢劫的学生,就不会年纪轻轻的就失去生命咯……”

宋锦丞和陆吉祥闻言,沉默不语。

陆妈妈继续道:“所以,我有个想法,如果你没什么问题的话,明儿就让吉祥搬到你说的那个小区里去吧,离学校近,加上又有你,我还是很放心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