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79.一笑一尘缘79

听到诀衣的声音里有微微不对劲,渊炎停下来,却提了心看着她与帝和,“小衣?”

“你不要飞过来!”

她现在腰带被帝和解开了,衣裳飘开,帝和这只不要脸的货看了也就罢了,若是叫渊炎看去了,她难道连两个男人都要打吗?眼前这个人,日后必定没有牵扯,能避开八百里她绝对不会只避开七百九十九里,有他的地方没有她,两人如水火,不相容。但是渊炎,她希望能与他平静的当朋友,而不是尴尬的避而不见餐。

“小衣你怎么了?”渊炎担心诀衣被帝和欺负,想过去,却又不敢飞得太近,怕反而给诀衣帮了倒忙。

看到渊炎如此紧张诀衣,帝和笑了笑,回了他的话,“你家小衣现在只穿着小衣在本皇面前,你说她能让你过来吗?斛”

诀衣:“……”

渊炎:“……”

不要脸!

帝和的话,成功让诀衣和渊炎怒了。她怒他的不给颜面,什么话都能讲,不分人和事。而渊炎,则气愤帝和连诀衣都欺负轻薄,他应该看得出来,他非常喜欢小衣,如果没有意外,他打算娶小衣成为天魔族的魔后。因为除她之外,他瞧不上哪一个女子,也没有哪个姑娘能让他心甘情愿的相伴左右,处处维护着,疼爱着,纵容着。

被禁了法术的诀衣只能徒手朝帝和扇去,只可惜,作用甚为。帝和连法力都不用,单手就抓住了她的手腕。而且,在她第二只手攻击自己的时候,都没有动用自己的第二只手,一只手就把诀衣的两只手都控制住了。男女天生的体型和力道差距让帝和占尽了上风,看着气急的诀衣,嘴角的笑容久久不散。

渊炎飞来,帝和全身的金光释放得更加灿烂,在祥云之外,一层透明的结界挡在了渊炎的面前,不论他怎么飞,皆无法穿过帝和布开的劲墙。

“放开小衣!”渊炎看到诀衣的手被帝和抓住,气急败坏的在劲墙外面跳脚。

“帝和你算不算男人,为什么要为难一个女子?”

他算不算男人?

嗯,这个问题倒是值得想一想。帝和看着在劲墙那边急得不行的渊炎,怎么办,真是喜欢看他这种着急想打肿他的脸,可又打不到的样子,难怪千离喜欢毒舌的气疯别人,这感觉当真是不赖。看不惯我,可是你就是干不掉我的。有点意思。

“帝和,放了小衣,有什么事,跟我说。”

帝和笑着,与渊炎道:“本皇算不算男人,你又不能以身试试,喊什么。”说完,看着诀衣,故意装出轻佻的模样,“倒是她,能一试究竟。”

“帝和!”渊炎怒了。

两个男人斗嘴的时候,诀衣用力的挣扎,每日修行没有偷懒的她,又有着女战神的名号,力气和体能在神女仙娥里面从来不是娇滴滴需要男神保护的那一类,可在帝和跟前,怎么都无法挣脱出他的手。她不得不承认,这小子平时看着嘻嘻哈哈没有正经的样子,真打起架办起正事来,特别有大尊神的架势。

“放开!”

诀衣恼怒的看着帝和,“疼!”

“你不是不怕疼么?”帝和悠悠然的问。

“为天下苍生安定而疼当然不怕,自是值得。”被他捏疼了,她为何要平白无故的受着。

帝和笑道,“本皇又不傻,放开你要挨揍。”

“我揍得到你吗?”

他禁了她的法术,现在说什么怕挨揍的风凉话,当男神没这么不要脸的。

“那可不好说。万一我走神了,你抓住机会揍了我,怎么办?”

诀衣抿着薄秀的红唇,她还真是这么想的,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把他狠狠的打一顿。知道他游戏花丛中,只是没想到居然这么下流无耻,女孩子的腰带,说解开就解开了。当年她变身夬言,那时是个男人,他不小心扯到了她的腰带可以解释为无心之失,这次是明知故犯,而且是在她显出女儿身的时候,他懂不懂男女授受不亲这句话?难不成见到美人他就喜欢这样调xi人家?

帝和含笑,三分认真,七分打趣的,问诀衣,“要不我挨揍了,打你还回去?”

诀衣沉声问,“你打女人?”

“以前是不打,可是碰到不像女人的,打一下也无妨。”

“我哪里不像了?”

“身段容貌倒是像,别的就不知道了。”

“不用你管。”

“本皇也没想管。就是告诉你,你要是偷袭我了,我可能会礼尚往来的还你。”

诀衣想了想,问道,“你会打我哪?脸吗?”

帝和高深莫测的一笑,“我这人打架怕疼,十有八.九揍的是你身上最柔软的地方,打多少下都不疼,你说呢?”

身体最柔软的地方……

想了想,想了……想。

“卑鄙无耻下流。”

帝和逗诀衣逗上了瘾似的,“所以,大美人儿,乖乖的待在我的身边,不要动什么歪脑筋,你屁股撅一下我就知道你想干什么。你撅得好了,我们皆大欢喜;撅的要是不好,我说不准会打得你哭鼻子噢。”

“待在你身边?”

诀衣心中的第一反应便是不要。她不想见到他,为何要待他身边?帝亓宫里住着众多貌美的神侍,难道还不够他欣赏么?

“不愿意?”

“你愿意跟一只猪在一起吗?”

“愿意。”

诀衣:“……”

帝和一边带着诀衣腾云驾雾飞往帝亓宫,一边像是指点迷津里的小信徒,“姑娘的佛性有所欠缺呀。”

“佛说,众生平等。何为众生?何为平等?万物生灵皆有生命,能渡劫重重来到世界上,就是修行圆满,至于修行的结果是人,是神,还是动物,都不重要,因为每只生灵的性命是没有高低贵贱分别的。猪怎么了,小时候可爱,长大了能吃,吃了睡,睡了吃,比神仙的日子过的还好,为何要鄙视猪呢?”

诀衣低头看了一眼被吹来的衣裳,心中很是不满,没心思听帝和在旁边絮絮叨叨的教导她。这人就是故意调侃她,惹她生气,好像她一生气他就很开心的样子,让她很是不爽。

“……小衣!”

“小衣!”

劲墙的后面,渊炎还在那儿大喊,眼睁睁的看着帝和把诀衣带走了。

不管是诀衣还是渊炎,皆不知帝和心中的担忧。

性子高傲的诀衣当真不是他喜欢相识相交的女子,天地之间,让他欣赏的女子并不多,多数女子只是一个嬉笑玩乐的交情,而欣赏却需要那个女子做了诸多他认可的事。千离家那口子,幻姬,是一个。比起星华的媳妇儿,他打心眼里欣赏幻姬殿下,年岁比他们小很多,但参悟佛法的灵性确实了得,女娲后人果真就是女娲后人,灵气十足,而且心地十分善良,修养更是极好,旁人毁她损她欺辱她,她皆能化得心中不平开,也就这样的女子能容得下千离那般性子了。她的好,是千离没有的,他羡慕和心疼她,爱上她,是注定的事。

诀衣,她或许能跟千离当朋友,但仅仅只是惺惺相惜的那种朋友,想深交却未必可能。锋芒太刺人的人,无法靠近与自己相似的人。千离傲气,自有他的资本。诀衣傲,他敬重她为九霄天姬,也肯定她战神之位,更晓得她为天界做了许多大事,可他不喜傲然过世的女子,却也不假。

依他的习惯,诀衣生死和他无关。

只是欠了人承诺,不喜也得做。想着暗中送她回家便了了,却不想发现,她的法力虽然高出珞珞很多,对付血魔却还是吃力了些。血魔得心魔之力,很容易抓住人心的弱点,如果不是六根清净的人,在血魔的面前,毫无招架之力,更不要说战胜它了。

血魔只是变成了珞珞和夙漠的样子就让她乱了阵脚,这样一路回家,不晓得要被血魔埋伏多少次,搞不好第二次就会被血魔吞噬,成了助纣为虐的人。这等不习惯求人又骨子里十分傲气的小女子,不带在身边,恐怕没多久便跟夙漠的下场一样了。

送佛送到西,好人好到底。

帝和想,只好暂时委屈自己了。

看到帝亓宫的金光时,诀衣问帝和,“你不会让我这样出现在神侍面前吧?”

“有何不可?”帝和反问。

“如果你真让我这样进去,我保证以后见你一次打一次。”

帝和笑问,“说到做到?”

“说到做到。”

诀衣话音落下,身

上的衣裳直接不见了,只留下贴身的小衣裤在凹凸有致的身体上,细长的胳膊白皙又匀称,连对女子身体素来没有感觉的帝和都忍不住暗赞。想不到,衣裳底下的风景比衣裳之外的更好看。

“帝和!”诀衣尖声喝道。

帝和笑出声来,一点没把诀衣的火气放入眼底。身为百万年的男神,他实在不晓得自己应该怕什么,眼前娇媚得倾覆天地的女子在他眼中就是一朵花儿,怎么火大在他眼中都算不得严重的事儿。

“记得噢,见我一次,打一次。”

“你!”

帝亓宫近了,诀衣以为自己当真要这样羞耻的进宫里被神侍们看够,没想到帝和将她的身体轻轻一拨,整个儿搂到了怀中,宽大的广袖将她的身体遮了个严实,只露出一个头在他的手臂之上。

“你放开我!”

“你确定让我现在放开你吗?”帝和眼底蕴着坏笑,看着诀衣。

诀衣道,“你这样,别人怎么看我?”

“你想被她们看光?”

说着,诀衣身上的小衣裤飞出了帝和的广袖,惊得诀衣下巴差点儿掉下来。

帝和你这个卑鄙无耻下流的……猪。

“你疯了?”

“不是你说我这样抱着你,别人怎么看你么?”帝和表情甚是无辜的看着诀衣,“是你想被人看,怪我咯?”

诀衣一口气哽在喉咙里上不来也不好下去,他真是……胡搅蛮缠,无理取闹,惹人生厌。但是,她现在除了认输和乖顺他,别无他法。

“我的意思是,你这样搂着我,别人会误会我们。”

帝和很是不以为意,“异度世界人人都晓得诀衣是我帝和的女人,你不是诀衣?”

“我是诀衣,可我不是你的女人。”

帝和凑近诀衣的脸,嘴角带着迷惑她的温暖笑容,“你想当我的女人吗?”

有些人稍微一认真,那模样就足以迷死人。仿佛天地间就剩下他一般,认真而专注,从他的眼睛里只看得到自己,会让人产生一种他的心里也之后自己一般的错觉。帝和,就是这样的人,他眉眼和笑容太容易让人沉醉了。而他自己,也深知自己的亲和力十分了得,只消稍稍一严肃,女子就对他没有抵抗能力。

诀衣努力从他专注而温柔的眼神里抽离出自己的心神,这个人根本没有心,没有情,他的心和情都是飘忽在空中的,没有根,不知道落在何处。不计其数的女子试图抓住他的心,无一人成功,她不会再想试了,她认输。在他的红尘情爱世界里,没有哪位女子能成功。世后只有一个,帝后也仅有一位,南古天的圣后娘娘,不会有。

“不想!”

“当真不想?”

“当真不想!”

“为何?”

“一道很讨厌的菜,圣皇你会吃吗?”

帝和眯了眯眼睛,“那得看看那道菜是谁做的。”

如果是她做的,肯定就不吃了。

如果是珑婉做的,毒药他也吃下去。

“我不想跟你纠缠。”诀衣拿出女战神的果断和直接,“你这样玩弄我,无非是我不把你的好心相救当成一回事。我承认,我心里很想谢谢你,想到你不在意我是否道谢,便没有表示。行了吗?”

帝和抱着一丝不gua的诀衣飞到帝亓宫里,听到她的话,笑了笑。

“不行。”

“你还想要什么?”

“你老实的住在帝亓宫。”

“然后呢?”

“不是说帮我抓血魔吗?”

“不在帝亓宫也能帮你抓住血魔。”

帝和抱着诀衣落在了他寝宫的门口,看着她的眼睛,这姑娘的眼睛倒着实生的漂亮,如果不是他的修为高深,可真要被她扰乱了心湖了,美无可比。

“你确定是帮我抓,而不是被血魔吃了?”

诀衣:“……”

想到自己在血魔面前失手,诀衣没有立即接话。也许帝

和说的是,她在血魔面前,没有十分把握能收服它,一旦分心,就能被血魔吃掉,而且有可能会助血魔变得更加厉害。他,是因为这个从而不让她跟渊炎回天魔族吗?

想到帝和也许是担心她,才带她回帝亓宫,诀衣的心里划过一丝暖意。只是,她不懂,既然好心保护她,为何不能明说呢?也许他挑明了讲,两人之间不会闹得拌嘴不止。

暗自猜想的姑娘一点都没想到,以她的性格,帝和若是直接言明让她跟着到帝亓宫躲比血魔的攻击,她能答应吗?她的傲气,她的自尊,她对他的不满,皆会让她毫不犹豫的拒绝帝和的好意,到时候真有麻烦了,还会因为不好意思而宁死都不去找帝和求救。这样的事,符合她的一贯的习惯。对待根本不想与他有牵扯的她,他只能用非常办法,杀杀她骨子里的傲,让她晓得,在异度还是有人能制的住她的,别太不把男人当回事了,渊炎对她老老实实言听计从,帝和可不会,从来是旁人臣服于他,小小丫头还敢嘚瑟,不怕疼的女战神,他有的是无赖法子收拾她。

帝和抱着诀衣进寝宫之后,老不客气的把她直接扔到了自己的大床上。

“啊。”

诀衣一个翻滚,躲到了他的被子里,一双眼睛戒备的看着帝和。这个混蛋,等她法力的封印全部被解开,一定好好的收拾他,一定!

虎落平阳被犬欺!

这笔账,她记下了!

帝和看着诀衣惊慌的样子,“我们来谈个条件,如何?”

“说!”

“你安安心心老老实实的住在帝亓宫,等血魔抓到了,你想去哪儿,本皇不管不拦。”

禁了她的法术就意味着他必须时时刻刻把她带在身边,没有法力的她如果遇到了血魔,如何是好。但是,她像一只小野猫,稍稍不注意就会挠花他的脸,解禁她的法术就等于放了一只野猫儿在身边,不晓得何时就会跑掉,他可不想每日花心思寻猫儿。

“要是我不答应呢?”

“那本皇就只能把你变成一只小猫猫揣在兜里了。”

诀衣皱眉,小奶猫?!

“你仔细想想,答应我了,本皇就给你拿衣裳。”

“我不要住她住过的地方。”

她?!

稍微想了下,帝和懂了。

“你想住哪?”

帝和挑眉,暧昧的看着床上的诀衣,“我的床?”

“你要是愿意让出来,我不介意。”

帝和也笑,“让出全部不大可能。让你一半,如何?”

“卑鄙……”

诀衣的话没说完,帝和接了,“无耻下流。呵,夬言的时候,你就只会骂我这句,现在还是这样,五百年,一点别的狠话都没学到么?”

“我没学到骂人的话没什么可丢脸的。倒是你,一个大男人,光天化日之下抱着女人行走,不知羞耻。”

“抱着女人走要羞耻了?那我要是现在跳上床压着你,岂不是不用出门见人了。”

说着,帝和真的跳上了床,吓得诀衣一声尖叫。

房间里忽然响起一道声音。

“阿萝快把眼睛闭上。”

飘萝一把打开星华遮在自己眼前的手,非常不满的道,“闭什么嘛,重头好戏开始了。”在佛陀天的时候,她和幻姬只能趁着星华和千离不注意的时候偷偷下凡到烟花之地去偷看,如今好不容易能光明正大的看,她怎能错过。

帝和看了一眼身下的诀衣,要命!

“我说你们两公婆私闯我的寝宫是不是事先要放一声屁告知一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