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78.一笑一尘缘78

佛光笼罩的血魔没有多久便退散,并不恋战。

救人之后,以往帝和总要飞落到人前,安抚情绪。然而这次并没有那么体贴的飞到诀衣面前,修长俊拔的身姿站在闪着金光的祥云上,看着脱离危险的她。这次能从血魔的嘴里毫发无伤的出来,她要谢谢的人,不是他,是夙漠。

若是没有夙漠临死前求他的事,他必懒得出宫暗中跟随她。血魔现世,必有大难。他交代了帝亓宫里的神侍们多加小心,又在宫外布下了防护结界,血魔狡诈多端,不会蠢笨到拿帝亓宫里的神侍下手,与他正面为敌。至于宫外的生灵,从善者心,他自然不希望谁被血魔吞噬,可当事情无可避免时,他亦不会存太多的伤痛,异度世界里的妖魔鬼怪,多半不安生,天破之时,成群结队的从异度冲出去祸害四海六道八荒,倘他狠心,这些祸害死了倒也不是多坏的事。

只不然,他是尊神,不该对万物生灵存好恶之心,人人个个皆是上天怜惜的生灵,生命没有贵贱高低之分,血魔若要吞噬异度万千生灵,他自不可能不管不问。可是,这玩意儿到底是怎么来的异度世界,好端端的,跑到帝亓宫里去耀武扬威是什么鬼斛?

见帝和不飞下来,被救的诀衣想到今日在帝和面前说‘谢谢’说了太多次,他不稀罕她的谢意,正好她也不想一遍遍的对他谢了又谢,等到渊炎飞到她身边问她有没有伤害,她摇摇头,跟渊炎一起腾云驾雾继续赶路回家。

帝和看着诀衣和渊炎的背影离自己越来越远,不动声色的看着。这位姑娘有点性格!

脚下腾云飞着,渊炎感觉到背后有双眼睛一直盯着他们,略微有些不放心的问身边的诀衣,“小衣,我们就这样走吗?”虽然,她走得这般帅气干脆他内心非常的喜欢,可得罪帝和圣皇应该不是明智之举,在异度世界谁敢轻易得罪他呢?回头老窝被削平了还不晓得到底怎么回事。这种丧心病狂的事,他又不是干不出来。

“不然呢?”诀衣反问。

“我的意思是,圣皇刚才帮了我们。”

诀衣冷冷的道,“我们求他帮忙了吗?”

“这……”

求是没求人家,但多亏刚才帝和圣皇及时出现实在不容否认,他虽然不喜欢圣皇出现在她身边,但受了人的恩德,如果不道谢就走,总感觉还会有后来的纠葛。而他,千万个不想小衣跟圣皇有什么关系,他们最好老死不相往来。不,是直到羽化都不再见面。

“就算……啊……”

诀衣的话没有说完,忽然一个力道拽着她的腰带将她朝后拉去,待到渊炎反应过来想捞住诀衣时,她已经飞到后面连人影都看不见了。

“小衣!”

渊炎大惊失色,“小衣!”

*

后腰上传来一个力道,紧跟着,腰肢上缠上了一条手臂,鼻息间闻到的香气让诀衣忽的心安。是他,就没什么好怕的。

帝和一只手臂搂在诀衣的腰间,嘴角似笑非笑,看着她,并没有立即说话。

诀衣试图扭了下腰身,发现揽住自己腰肢上的手臂收紧了,挣扎不过,遂老实下来。望着帝和,“放开我!”

帝和声音似轻佻似赞美,缓缓道,“盈盈一握若无骨,楚腰纤细掌中轻。”

明明是赞她之言,诀衣却听不得。拉下神色,更为严厉的看着帝和。

“放开!”

“呵……”帝和轻轻一笑,放开?他特意把她抓到自己的身边,她两个字就让自己放开,岂不是浪费他一番心意了么,“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皎皎兮似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回风之流雪。果真是天香绝色,叫人过目难忘。”

被帝和搂在身侧的诀衣脸颊泛红,娇羞又恼火他的轻薄,她就晓得不能轻易在他面前变出真容,这货见到美人就走不动道儿,如此好色之徒,当真不晓得是怎么修行到大尊神之位。常言道,不净心者,无以为神。他那颗花花绿绿的心怎得还能渡劫成功?心无杂念方可问鼎佛陀天,他是如何做到的?

“有什么话你直接说,不要搂搂抱抱,成何体统。”

帝和带笑,说道:“心中无我,又怎会介意我抱你呢。”

“你的意思是把你当成猪吗?”

“你的意思是猪抱你就不介意吗?”

“……”诀衣瞪着帝和,“猪!”

“我是麒麟。上古麒麟。”

诀衣面色不悦,“既然不是猪,我就介意。”

“那我勉为其难暂时当猪好了。”

“……”

诀衣实在是没想到帝和能无赖到这般程度。他到底是不是圣皇,是不是佛陀天南古天的大尊神,上古神兽麒麟啊,上古神兽的脸面都要被他丢尽了吧,就这么轻轻松松的承认自己是猪。

“我听说佛陀天里不要脸的尊神只有一个帝尊,当真没想到,圣皇你也如此不要脸。”

帝和丝毫不在意诀衣如此说他,脸上带着他一贯的笑容,淡淡的,让人如沐春风,除掉他抱着她的手,单单看他的面相,确实是给让女子们非常喜欢的俊俏小哥儿。生的一张好脸,不管是在凡间还是天界,都是非常重要的事,它能让你在耍流mang的时候不会被姑娘们呼一巴掌。长得不好看的男子欺负姑娘,叫非礼。长得好看的男子轻薄姑娘,叫爱慕。

“非也。”

帝和纠正诀衣的话,“帝尊老人家确实是不要脸,他就不晓得‘脸’字怎么写的。而我嘛,这么大一张脸在你面前,你觉得我没脸吗?”

“有脸你当猪?”

“一看姑娘你就没参悟透佛法。”帝和颇有种大尊神的派头,说话的样子也有点高深莫测,“你说我是猪,我是猪吗?你说我是狗,我是狗吗?你说我什么,都不要紧。那只是你嘴皮子上一时的痛快,发泄什么东西出现,显的是你的修为高度,与我何干。”

正所谓,骂人者,骂低得不是别人的格调,而是自己的修养。

她想说他是什么就让她说好了,反正她说的又不是真的,说什么都改变不了他是上古神兽麒麟的事实。而他,搂着她的柳腰,感受她的柔软妖娆确实真实的。虚幻的东西,无需计较太多,实实在在的好处,得的人,可是他呀。

“猪牛羊,鸡鸭鹅。”

帝和看着发小脾气的诀衣,噗嗤笑了,“烧菜呢?”

诀衣无赖不过帝和,扭了扭身体,“放开我!”

“没用的。我想放的时候自然就放了你。”帝和揶揄道,“你扭一下,我收紧一下。”看了看两人胸口的距离,“估计不用多久,你可能就得贴在我的……”帝和凑近诀衣的耳朵,小声的把声音吹进她的耳朵,“怀里了。”

“……”

诀衣一下子红透了脸颊,脸耳根子都红成了熟虾。

“无耻!下流!”

帝和爽朗大笑,“哈哈……”他还真是怀念她这样骂他的样子,口气里又急又气,有趣的很。比起异度里那些对他阿谀奉承的姑娘们,她直爽而大胆的让他很有兴趣在她身上找乐子。

如果不带有偏见,耳边的笑声诀衣很想公平的承认,很好听。是的,帝和的声音很好听,很温暖。在天界她见到的神仙不少,其中大神不缺,别的不说,单单他那几个好友。星华的声音带着一股子疏离,如果不是跟他亲近的人,从他的声音里便听得出与他隔了一段跨不过去的鸿沟,高高在上的大神,虽善却不亲。而帝尊千离,那就不消多想了,旁人连与他说话的机会都少的可怜,有人修行万万年,连帝尊长什么样子都瞧不到,莫说听到他的声音了。只有他,万神之宗的帝和,不论是他的笑容还是声音,皆带着让万物如沐春风的温暖,与人希望,与人和善。比起他人,他更像一个慈悲为怀的神。

可是,他声音听着温暖干她何事!她不要被他搂着,两人身上的气息纠缠在一起,她快要分不清到底是他的萨灵香还是她的九玄绫姬花香气了。

“你怪我没跟道谢吗?”诀衣问。

“何时?”

帝和的表情很无辜,可惜诀衣并不相信他真的忘记了。

“装得一点都不像。”

帝和问,“我不会装,你装给我瞧瞧。”

“我不会!”

“不会?”

“不会就是不会。我又不是你。”

帝和好笑的问,“你刚才说我装的不像,现在说你不是我,你不会装,我会装,我既然会装,为何让你发现装得不像?”

“你!”

衣素来是个行动上雷厉风行的人,在言语上自然不是嘴皮子厉害的帝和的对手,偏生现在她还有法力的封印没有解开,不能与他平等对抗,只得受困于他,心中那个憋屈下,直白的表露在了脸上。她,很不爽。

“啊……”帝和故作恍然大悟状,“想起来了,我刚才一个不小心,帅气的出手救了你,是也不是?”

“……”装!

装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夸自己?!

“你心里很感激我,是不是?”

诀衣:“……”继续装!

她不信他不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这货就是喜欢逗人玩,天界的神女仙娥们上当,她可不会别他这样的把戏玩弄,她讨厌他这样,讨厌!

“让我猜猜你打算怎么报答我的救命之恩。”

诀衣冷声断了帝和的念想,“我不打算报答你。”

他的美梦,可以醒了。若是想报答,怎么可能一个字不说的直接腾云驾雾飞走,他也忒自作多情了,看不出来她不想搭理他吗?

“知道我不喜欢什么人吗?”帝和忽然换上严肃的神情,看着诀衣。

“之恩不图报的?”

帝和摇头,“非也。”

“没本事还在你面前叫嚣的?”

帝和再摇头,“非也。”

“非你头啦。你喜不喜欢干我何事?”

“当然与你有关。我不喜欢的人是……”

帝和的笑容里带着几分狡黠,看得诀衣心里一阵慌慌毛毛的,这货脑子里想的东西跟别人不一样,不晓得抓了她要玩什么,逮到机会,她定要一走为上。

俯首靠近,帝和的额头几乎要碰到诀衣的,他说,“明明心里被我感动了,却死鸭子嘴硬的不肯老实承认的人。”帝和笑,笑容带着孩子似的顽劣,“告诉你,逼这样的人承认心意,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在异度太无聊了,能发现有趣的人,有趣的事,太难得。

逼她?!

他想逼她承认感激他救命之恩?

诀衣暗道,帝和到底是不了解她的人,对她而言,从来是吃软不吃硬,他逼她,正好合她的意,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人能成功逼她妥协。她的人生里,从没有被逼而屈服的记载。他不会是第一个。

“怕疼吗?”

诀衣白眼一记。废话!征战沙场万万年,怕疼她就不是女战神了。

帝和带着微笑,“心里肯定在鄙视我问了废话。我也觉得我问的是废话,因为我就不打算让你疼。”

“帝和,你无不无聊,有什么不爽的,直接说出来,能做到的,我做。做不到的,命一条。”

“你这姑娘好没情趣呀,什么命一条,我要你的命做甚。我要……”

帝和放缓的声音,目光从诀衣的眼睛上朝下滑去,划过她的小鼻尖,落到她的红唇之上,看到诀衣微微紧张的抿了一下嘴唇。其实,他本意并没有多想,更不会对她的唇瓣如何,可没想到她会紧张的抿起秀唇,水润的红唇在他的眼底有着说不出的诱huo,刹那间让他心猿意马起来,目光在她的唇上停留了很久,把胆识素来不低的诀衣都吓到了,害怕他真的对她下口,不自觉的抬起自己的双手抵在帝和的胸膛上,防备着他。

她不知,她的双手落到他胸口的瞬间,惊动了他的神绪,像是两根小小的枝桠在他的心湖里划着圈儿,勾起了一圈圈的小涟漪,微波粼粼的,水浪不大,却撩得人心中痒痒的。

帝和的目光继续下移,领口之上,是一段白皙的香颈,他的目光最后落到了诀衣的胸口,勾起的嘴角带着一丝坏意,一点都不避讳的盯着她的胸口直看,红辣了诀衣整张脸。

不要脸!真的忒不要脸了!

诀衣忍不下去,抬起手,掌心还没有贴到帝和的脸上便被他拦了下来,修长的手指抓住她的手腕,笑了。在他的笑容里,他的长指一点点游走,最后握住了她的纤指,软软的,力道不轻不重,由不得她抽出来,却也不让她感觉到不舒服。

“柔荑纤巧,好舒服呀。”

“无耻!下流!”

帝和不怒反笑,“我无耻下流?那你刚才打算趁着我分

神的时候摸我的脸,就不无耻不下流了?”

“我刚才根本就不是想摸你的脸。”

还偷偷摸他的脸?亏他能自作多情的想得出来,她是要揍他。

“那你是想干什么?”帝和问。

“我是想……”

打人!

话到了喉咙里,诀衣说不出来了,看着帝和,才晓得自己中了他的圈套。他怎么可能不晓得自己的想法呢,不过是’温柔一刀‘的把她的努力化解成为他的不要脸,占了她的便宜,轻薄了她的手,现在还让她有苦说不出来,变成她先耍流mang而他不过是顺着她的意思迎合了。

“想什么?”帝和笑容加深,看着词穷的诀衣,越发觉得这姑娘有趣儿了。

诀衣没话可说,索性不想了,“不想什么。”

“既然不想什么,那么我们言归正传。刚才我救了你,你心里对我是不是特别感激?”

“没有。”

“你知道的,我不喜欢不诚实的姑娘。”

诀衣扬起下巴,“我也没叫你喜欢我。”

“嗯。看出来了,那个叫渊炎的帅小子对你鞍前马后,你当然不稀罕别的男人了。”

停了停,帝和道,“可是我这个人吧,有个毛病。别人不喜欢我,我就会想看看她的真心,是不是确实不喜欢我。”

“有病就治。”

“现在可不就是在治么。”

他看上在夙漠死前拜托他的份上来救她,可她倒好,明明心里感激,却故意对他视而不见。这姑娘的傲气太大了,夙漠死前的要求他答应了,必然会做到。可他不喜欢她的傲气,太狂妄了。九霄天姬又如何,女战神又如何,在他面前只是娇媚的女子一个,乖乖的听话,享受男人给她的保护就行了,非得与男人一般沙场拼杀做什么?她的傲气,来自战场,若是让她多战个几次,只怕更不把男人放在眼底,血魔现世,她可知晓其中的严重?幻姬托星华特地让他注意安全,他自己无碍,可别让她着了道,回头如何对得起夙漠那双纯净的眼睛,倒叫他平白无故的又感觉对不起夙漠。

“帝和!”

“嗯?”

“你救我,是真。可是,我没求你救,你可以不救。”

他那么多情,见到哪个女人有难都出手相救,这是他自以为是的善良和博爱,可她不稀罕。

“告诉我,你何时求过人?”

“没求过!”

“那可不就是了么。”帝和淡淡一笑,松开握着诀衣手腕的手,打了一个漂亮的响指,诀衣腰间的腰带飘然散开,飞在天空里,紫色的宽缈缎带飘舞在两人的周围,特别张扬,也特别让人难为情。不,是让诀衣一人感觉到羞涩难当,脸红不说,连火气都直接冒出来了。

诀衣大声喝道,“帝和!”

“我不会让你疼。我会让你记住,受了我的好,就得乖乖的当个乖巧的女人,不然,我可会无耻下liu的哦。”

诀衣捏诀想直接与帝和打一架,没想到他却干干脆脆的禁了她的法术。

“你生气的样子,很美。”

诀衣的衣裳开始朝两边散开,起伏的胸口昭示着她现在的怒气。

渊炎飞来,看到诀衣和帝和在一起,心放下了不少,“小衣。”

“不要过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