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74 你早就知道

宗云之没有想到,再次见到那少女,竟然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

他在昏暗的山洞之中炼丹,火焰照的人影僮僮,浓郁的药香弥漫开来,他因为长时间的炼丹精神有些疲惫,衣服之上还沾染着之前战斗时留下的血迹。

而那个总是神色冷清淡漠的少女,则是一身红色劲装,突然出现在眼前。

很久未见,她已经比记忆中成长了不少,然而那双眼睛,却依然冷清,毫无波澜。

他沉默了一瞬,随后看向她身边的男人,心中些微震惊。

其他人或许不知道这男人的身份,学院之中的人或许印象还停留在一年前,那突然出现的强大而神秘的男人,力挽狂澜将凤长悦救下的暗夜。

然而他的脑海之中,率先出现的场景,却是三国交流大会之上,那个一身白衣,清贵淡漠的带着银色面具的男人。

在最开始的时候,他还未那个男人的身份震惊,而后,却是越想越不对劲。

他心中,一直觉得那男人,其实就是曾经出现在学院之中的那人。

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但是他却有着强烈的预感。

只是他性子向来很淡,所以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无论在三国交流大会之上,那男人的身份是真是假,都不是他可以随意窥探的。

他虽然高傲,但是却也有着自知之明。

而此时再次看到轩辕夜,他心中了然,面上却是淡淡。

只是心中,却是莫名的松了一口气。好像压在肩膀上的担子,忽然轻松了一些。

“那是…。凤长悦?”

“可不是嘛?那不是…。院长的弟子吗?”

说起“院长”两字的时候,那人表情有了片刻的犹豫。

而站得近的几人,也都纷纷沉默。

苍离的名字,现在几乎是学院之中,不可以提起的禁忌。

只要想到为了他们,苍离舍身犯险,他们就都自责不已。

宗云之静默片刻,因为手中炼制的丹药并不是十分高等级的丹药,所以可以分出几分心思放在其他事情上。

而他手上的丹药,也已经快要成型,发出淡淡的辉光。

而凤长悦和轩辕夜也只是站在了山洞门口,并未进来,显然是刚刚从那边过来。

显然是为了不打扰他们炼丹,两人都保持静默。

宗云之催动手中火焰,进行最后的一步。

尽管这里已经有着极其浓郁的药香,但是当丹成的时候,那股香味,依然清晰。

而后,他手一扬,便有十几颗丹药从火焰之中飞出,依次落入旁边放着的玉瓶之中,发出清脆的声响。

将那瓶丹药递给了在不远处等候的人,低声吩咐应当给哪些人服用之后,宗云之才不急不慢的走向凤长悦。

“你回来了。”

声音依然淡淡的,语气平静的像是在询问吃了什么饭。

凤长悦心中忽然觉得有些异样的感觉。

好像这一次,每个人都喜欢和她说这句话。

“辛苦你了。”

她淡淡开口。

宗云之一愣,随即摇头:“应该的。”

他却是没有想到,凤长悦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句。

凤长悦顿了顿。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此时的宗云之到底有多么疲惫。

虽然面上看起来,他的脸色如常,几乎只是眸中透出几分疲惫,好像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但是凤长悦同为炼药师,却是最清楚不过,这样连续不断的炼丹,对于炼药师精神力的消耗,是多么巨大。

尤其是,她方才看了一眼,那十几颗丹药,竟然都是四品丹药,显然是用来给隔壁的伤员养伤的。

这个等级的丹药,虽然不是非常难以炼制,尤其对于宗云之这种在几年前就已经是五品炼药师的人而言,几乎没什么难度,只要出手就可以炼制成功。

然而那却并不意味着,他可以持续不断的炼制。

一次炼制十几颗,说起来倒也算不上什么,可是如果一直这样,持续了那么久的时间,那么,就已经不能轻松看待。

凤长悦最是清楚那种精神力几乎耗光,脑海里面几乎都出现空白,整个人都虚脱的几乎要昏倒的感觉。

而他却始终坚持如此,什么怨言都没有。

这一切,自然是为了学院。

所以,此时看到宗云之,凤长悦心中是存着敬意的。

宗云之虽然吃惊,但是性子淡泊,也并没有将这放在心上。

“还需要多少?”凤长悦想起方才看到的那些伤员,有的清醒着的还好,有的则是一直昏迷,几乎每个人的身上都不同程度的受伤。

蒂亚和西泽,只能算是比较幸运的,身体虽然受了伤,但是却并不致命。

然而大部分人的情况,都不容乐观。

在这个地方,所有还可以炼丹的炼药师,都还在坚持着。

因为他们知道,若是自己可以多坚持一下,多炼制出一些丹药,或许就可以多挽救一条性命。

原本学院之中炼药师大约有三四十人,而经历了这一场劫难,此时还活着的,也只有二十多个了,能站在这里炼药的,只有十多个。

炼丹需要安静的环境,但是现在显然没有这样的条件,这个山洞似乎是被重新开辟了一番,变得大了很多,可以将这些人都容纳进来,每个人都分离开,各自占据地盘炼丹。

虽然宽阔,但是从这情况已经可以看出,形势已经十分糟糕。否则,谁也不会讲这么多炼药师放在一个地方一同炼丹。

看到她的目光,宗云之犹豫了片刻:“五品以下的丹药,都尚且可以供应,学院之中,药材还是不缺的,只是……更高等级的丹药,一颗的炼制,都需要很长时间,也消耗很多极为珍贵的药材。现在情况紧急,便只能先舍弃这一部分。”

然而,很多重伤的人,没有高品级的丹药及时救治,只怕只有死路一条。

没有人不知道这一点。

换句话说,就是为了大多数人,舍弃一小部分人。

那些有救治的希望的,就努力疗伤,那些伤的太重的,则只有等待死亡。

这句话,其实就是这个意思。

虽然残酷,但是宗云之的脸上却十分坦荡,叙述也很是平缓。

那不是对人命的蔑视,是为了挽救更多的人做出的最后的选择。

凤长悦心中了然,这并不能说宗云之冷酷无情,相反,整体而言,这是最好的做法。

换做是她,也会这么做。

“我这里还有一些丹药,已经让蒂亚去分发了,你不必过于担心。”

凤长悦清楚,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宗云之跨了,对于学院而言,是多么大的损失。

听懂了她的话,宗云之淡淡点头:“如此便好。”

他相信她拿出来的丹药,绝对不是凡品。能够拿出来,他以及其他的炼药师,暂时都可以缓缓了。

“多谢你。”

“不必。”

两人这般平静交谈的模样,让一众人等都看的几乎掉了下巴——

传闻之中,这两人不是不合吗?

不是说两人相互看不惯,从未有过什么交集吗?

现在这么和谐的谈话,到底是几个意思?

身后的几个炼药师,刚刚停下手中的动作,就十分吃惊的看着这一幕。

他们对于凤长悦的了解并不多,倒是听了不少传闻。

传闻,她是因为绝顶的天赋,被院长亲自选中作为亲传弟子的,传闻,她才学习炼丹,水平就飞快的上涨,甚至在还不知道什么是斗火的时候,一出手将学院中一个挑衅的三品炼药师打的溃不成军,传闻因为她,向来备受瞩目的宗云之也几次三番的被冷落,以至于两人之间嫌隙颇深…。

可是现在这个样子,那些传闻真是见了鬼!

凤长悦却是不以为意。

宗云之虽然高傲,但是性格却比较单纯淡泊,两人之间的几次交手,像他这样的人,是不会嫉恨的。反而会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争取赶超她。

看方才他炼丹的样子,即便不是六品炼药师,只怕也差不多了。

况且这种时候,两人怎么可能会相互斗气?

既然已经将事情解决,凤长悦便不再停留,和轩辕夜转身离开。

宗云之静静看着她离开,随即闭上眼睛。

精神力的恢复并不像是灵力一般容易,所以他也十分小心,不至于让自己的身体垮掉。

之前有些勉强,但是凤长悦回来,的确是帮了不少,他总算可以松一口气。

看到宗云之静静的坐下,闭上眼睛开始休息,其他的人面面相觑,都是有些吃惊这两人的见面,竟然如此平淡。

“想问什么?”

宗云之和他们相处的时间不短,如何不知道他们的心思?

“这…。”有个人犹豫了片刻,还是问道,“云之,那可是凤长悦啊。你就没有一点…。”

没有什么?

没有嫉妒,没有厌恶?

那男人话说了一半,意思却是再清楚不过。

“是啊,从她进入学院,我觉得,学院就没有安生过。从最开始的血衣人,到现在的那些…。甚至连整个学院都遭受了这么大的打击,我总觉得,她这人实在是和咱们不合…。”

“我也觉得,她在学院之中呆了几个月的时间,学院就事端不断,而离开后的一年,学院一直风平浪静,却不想忽然…。而正在这个时候,她回来了,你说,这天底下,哪里有这么巧的事情?”

后面还有几个人附和,大意都是认为凤长悦的回来,并非好征兆。

宗云之闭着眼睛,一直保持着安静。

那些人说着说着,声音就逐渐小了。

最后,终于完全没了声音。

宗云之终于睁开眼睛。十几个人都是面面相觑,有些不安的看着他。

“天赋不是嫉妒别人的借口。实力更加不是。”

他眉色不动,声调平缓,却是瞬间让在场的炼药师都脸色微变。

“我只知道,第一,我不如她,是因为她真的很强,第二,她每一次,都站在学院的角度,力挽狂澜,第三,她的这次回归,会是学院的一大助力。”

“你们看不惯什么人,我没有什么兴趣搀和,也没有什么心思去管,但是学院值此为难之际,任何动摇人心的人,不用我出手,自己就可以自刎谢罪了。相信那些已经牺牲的人,会欢迎之至。”

宗云之这番话说的极为不客气,顿时让不少人都羞愧的转开了视线,脸色青红交加。

宗云之却是不再说话,闭上眼睛,静静休息。

学院是他成长的地方,是他唯一的家,他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来破坏。

即使是……那些人…。

……

“废物!”

砰!

东西摔碎的声音,在安静的密室之中,格外清晰,在昏暗逼仄的空间里面,更是有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危险感觉。

这个地方几乎是完全封闭的,只有墙上的烛火,发出昏黄的光,将人的影子投射在凹凸不平斑驳不已的墙上,仔细看去,那片片暗影,暗红鲜明不一,似乎是新旧交替,相互掩盖。

可以看出,地上跪着一个人。而在最阴暗的角落,则是站着一个男人。

看身影似乎已经有些佝偻,显然年岁已经老了。

“不过是让你们找一个人,居然找了这么久!还没有任何消息!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

那人声音嘶哑,似乎含着无限怨怼,只要轻轻触碰,似乎就会溅出毒汁,将周围的人通通虐杀。

“陛下赎罪!是属下无能!”

跪着的人立刻俯下身子。

“属下原本已经在落日山脉设下了重重阻碍,只要她从荆棘沙漠之中出来,而后回到学院,那么势必要从那里经过!只是却不想,她实在是太过奸猾!我们的人,并没有看到她是什么时候,又是用什么方式,出了荆棘沙漠……当我们再度发现她的时候,她已经进入了落日山脉,甚至…。进入了大沼泽!”

“你们后来为何没有继续!?”那嘶哑的声音似乎更加怨毒,“大沼泽之中,不是也早已经有了我们的人了吗?!”

“陛下有所不知!当时我们是想要进去的,但是、但是……那些人却并不允许,让我们在外面等待,他们却是带着自己人进去了…。属下…。谨遵陛下教诲,不敢加以阻拦,只得同意,在外面等候。”

“只是却不想一直拖到了现在,还没有任何消息……”

“啪!”

清脆的巴掌声,顿时打断那男人的声音。

“陛下赎罪!”

他的身子顿时附跪在地。

昏暗的光照在那站着的男人脸上,却只看到那双格外怨愤的苍老的眼睛。

他紧咬着牙,收回手,背负在身后,紧紧握住,几乎青筋暴起。

连骨头都发出细微的摩擦声,可见他心中满腔恼恨。

“你…。先退下…。等他们出来再说。”

“是!”

那人不敢停留,立刻躬身后退。

陛下自从听闻大公主被人暴尸城门之后,就昏厥了过去,而醒来之后,就性情大变,变得十分易怒,一点点的小事都会让他大发雷霆,动辄就会要了很多人的命,而且手段极为残忍血腥,人心慌慌。

现在,只得知了这个消息,只怕陛下的脾气会变得更加暴躁,他还是尽早离开…。

嗤。

细微的利器刺穿血肉的声音响起,在这样安静狭小的空间之中,显得格外清晰。

“呃!”

那即将推出的男人,感觉到喉间陡然刺入的疼痛,眼睛猛地睁大,而后立刻意识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看向那站着的男人。

他的身影隐在黑暗之中,昏暗的光照在他脸上,森然可怖。像是从地狱之中而来的厉鬼。

那样的神色,实在是太过可怕。

然而他却是知道了自己的命运。

他睁大眼睛,心底却是涌出无限绝望。

砰。

已经僵硬的身体,陡然倒在地上。

“啪啪啪…。”

缓慢而规律的巴掌声响起,伴随着意味不明的称赞:“果真是够狠。这人似乎是你从等级开始就伴随着你的心腹呢,居然也能杀的这般利索。看来,你比我想象中的,更加恨那个人呢。”

“她杀了煦凝,我就是做鬼都不会放过她,何况这区区一个奴隶。”

“只要能让她死,我能做任何事情。”

“呵…。原本以为你性格温吞懦弱,原来急了的兔子也会咬人。看来没有选错人呢。”那个声音似乎很是满意,“你女儿若是知道你这么为她报仇,应该也可以瞑目了。毕竟,死的那么惨呢……”

气氛又是一僵。

那人却好像不觉,竟是兀自笑出了声,带着嘲讽:“那样的手段,可真不像是一个女人。也怪不得能够成长的这么迅速呢。”

“…。我到底什么时候,可以看到那人?我做了这么多,只有一个要求,最后,她的性命,是一定要由我来终结的。你们不要忘了就行。”

“哼。”似乎听到这样有些强势的话,让那人有些不悦,也很是不耐烦,“那女人的实力,可远远超出你的预期。你以为杀她那么简单?就算是我们,想要动手也要选择一个合适的时机。”

一路搜查,那女人都悄无踪迹,却不想竟是直接出现在大沼泽。

而当他们的人赶去的时候,那人却是已经逃了!

在他们那样森严的看管之下,还能跑出来,那女人显然不好对付。

况且……听闻那女人的背景,并不简单在调查清楚之前,还是谨慎行事。

他们可不想因为一个女人,而回了原本的计划。

“再说,你可不要忘了你现在的身份。”

“你不过是一条狗,有什么资格,讨价还价?”

声音缓缓,带着森冷而讥讽的笑意。

“……我知道。”

隐忍的像是从牙缝中吐出的声音传出,分明能听出其中的万般压抑。

那人却是收敛了笑容,满是不屑和狠毒——

“等着吧。既然已经将灵魂卖给我们,就不要再奢望其他了。”

“而这,将会是你永生的荣耀。”

……

山洞之中,被结界单独隔开了一个小空间,用来给长老们单独用。

然而此时,里面却是一派安静,所有人都紧张的看着一个方向,大气都不敢喘。

仔细检查了一会儿,凤长悦的手按在大长老的手腕之上,而后取出一颗丹药,给他喂服下去,而后又用灵力包裹着天堂火在他体内游走一圈,缓慢而细致的治疗着他体内的伤势。

过了好一会儿,大长老忽然胸膛一震,吐出一口血来,虽然还没有醒来,但是面色却是好了一些。

凤长悦收回手,擦去额头冒出的细密的汗珠。

“怎么样?大长老可还好?”

见她停下动作,几位长老顿时开口询问,只是怕惊扰了大长老,压低了声音,然而脸上却仍然满脸焦急。

凤长悦环视一圈,见这几个长老惊慌担忧的神色,顿了顿,给了一个折中的答案。

“不好不坏,虽然体内的余毒已经清除干净,但是之前消耗灵力到虚脱,整个人都已经陷入了深度昏迷,需要好好修养,才能安全。不过暂时是没有性命危险,诸位长老可以放心。”

最后一句话,终于让几位长老都放了心,纷纷长吐一口气。

“这样就好……长悦,辛苦你了。”

“你也去休息一下吧。”

“是啊,这里有我们照顾,你放心吧。”

凤长悦也不推脱,想到之前在大长老体内发现的那些似曾相识的痕迹,眉头微微一皱:“好。诸位长老也务必注意,学院危机之刻,还要仰仗各位支撑下来。”

几人都是面色沉重的点头。

凤长悦转身走出。

迎面便被揽入一个宽阔坚韧的怀抱。

她却是没有像往常一样回抱他,而是稍微退后一步,仰头看他,目光直接,黑色的瞳孔映出他冷清容色。

“阿夜,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那些人的身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