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五十六章 妙绮使毒

乐九也顿了一下,看着王紫没来由的浅笑,呆呆的样子,眉心都跳了跳,他说把手给他她就真的送过来一只手……乐九手指一动搭在了王紫的脉搏上,闭了闭眼睛,妙绮平时胡闹他就当看不见了,可现在……

“你先回去吧,尽快回给你安排的住处。”乐九收回手,看着王紫说道,现在才刚刚发作,不碍事。

“唔,对,我要赶快回去!”

王紫顿了一秒似乎才反应过来乐九说的是什么,看着窗外已经肆意弥漫的夜色,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了,九幽和穷奇不知道还有没有等着她,怎么把这个给忘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想到了重要的事情,王紫的思维清晰了很多,匆匆跟乐九道别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了停,心里说了声谢谢才继续走,因为她知道,乐九不会希望她这么说的,所以她只敢在心里说。

离开乐九住处的王紫,被山风一吹,刚才浑浑噩噩的脑子也清醒了点,王紫疑惑,但是并未多想,站在原地辨别了一下方向才继续走,乐九的住处还在之前那片竹林后,王紫穿过了竹林,走了也只一会儿而已,却有种气喘吁吁的感觉。

王紫怪异的停下来,手扶在路边的大石上缓了缓神,想到方才乐九曾给她探脉,王紫也探了探,可全无异样啊!这是怎么回事?浑身累极,只想现在就栽倒在这路上睡了……

“美丽的仙子,需要在下帮忙吗?你看起来不舒服啊……”

正在王紫疑惑的时候,一个带笑的声音想起,只听着这轻佻的声音似乎便能想到说话的人也非谦谦君子,王紫抬头,也不知是夜色太深还是她自己的视线在晃,在自己不远处正站着一个男子,她只能看到一个轮廓,他正上山,王紫下山,却是在这小路上碰到了。

唐玉本是悠哉悠哉的晃回来的,虽然被师傅派出去做了几个月的苦力,但是这并不影响他什么时候都有的好心情,对于他唐玉来说,这世上还有美景赏,仍有美人儿看,那就够了。

几个月没回花溪谷,今儿刚回来定是要先拜见他那风华绝代的乐九师傅的,一路走上来看着夜色中的花溪谷,倒也惬意,只是没想到乐九师傅的山上会出现女子!这简直是奇闻啊,据他所知,乐九师傅这山上从古到今就出现过一个女人,那就是妙绮师傅了,所以远远看到一抹白色渐渐出现的时候,唐玉已经是十二分的好奇了。

只是这女子看起来不太好啊,唐玉不动声色的慢慢观察,等近了些的时候,却见那女子只手扶着石头喘气,虽低着头看不清面容,但那一身灵气还是让他微微睁大了眼睛,再看时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唐玉饶有兴趣的停了下来,手里不紧不慢的摇着一把折扇,面上扬着适度的微笑,虽是眼神坦荡,但浑身都带着一股如影随形的风流和轻佻,只是在王紫抬头的时候,那手中的折扇突兀的顿了一下。

好一个美人儿!

唐玉眼睛也些放大,笑意更深,风流的气息更甚,摇着折扇接近,视线直勾勾的放在王紫的脸上,这才发现,美人儿面若红樱,唇如桃瓣,最美的是那双眼睛,似落非落,飘忽的让他的心也飘起来了,如此美的精致的女子,他却是第一次见!只是,为何这美人儿一副媚态?

“美丽的仙子,在下略懂医术……”

唐玉又走近些,笑着说道,心想这美人儿也不知道能不能把他的话听进去,正想着怎么做才不唐突佳人,却见那美人儿抬起头朝四周望了望,忽然身形一闪直接从峰顶飞走了!

唐玉一愣,莫不是把他当豺狼虎豹了?心中怪异,行动却比思想来的快许多,一提气也跟着飞出,这山可不低,四处还有乐九师傅布下的阵法,美人儿可别乱闯坏了事儿啊。

可半晌之后,唐玉站在虚空之中,望着空旷的四周,山间的风吹着树林沙沙的响,他分明跟着那美人儿出来,却转眼间不见了人?这当真是奇了,他唐玉跟踪一个人竟分分钟跟丢了!

看来美人儿不简单啊……

唐玉展开折扇,略有些可惜,那美人儿抬头时天然的美和不经意的媚态浮现在脑海中,美,世间难寻之美啊……唐玉反身折回,穿过竹林到了乐九的后山,看到悬崖边的小屋亮着灯,便径自去了,可抬起的脚步却忽然慢了慢,眉宇间有些思索的神色。

方才那美人儿是从后山下来,难不成……是见过乐九师傅的?可为何是那般模样出来?难不成是美人儿自己灌了药去献身乐九师傅?唐玉摸了摸下巴,难不成美人儿倾心乐九师傅?

不能怪唐玉会这么想,实在是这样的先例在花溪谷也是不少了,虽然上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已经是几十年前了,花溪谷的人都知道,乐九师傅是不近女色的,可照样不乏飞蛾扑火的女子,可方才的美人儿能够全身而退,似乎也有些耐人寻味啊……

且不管唐玉如何,王紫发现自己浑身的灵力在不听使唤的渐渐散去,着实让她惊讶了,在还没有消散干净的时候,王紫提气飞回自己住的仙山,落下时已经气喘吁吁了,王紫有些粗鲁的推开门向里屋走去,屋内一片漆黑,可在王紫刚刚踏入的时候亮起一盏灯火。

“小公主,你若再不回来,天都快亮了。”九幽的声音传来,王紫抬头看去,脑海中迟钝的想起临走时九幽嘱付她天黑之前回来的,现在的确天黑都很久了。

“我……”王紫想说点什么,但是身体一软,要不是扶着身边的屏风,恐怕真能这么倒下去,王紫试着聚集体内的灵力,可怎么都聚集不起来,而且身体越来越难受,越来越热,她已经快不能思考了。

“怎么回事?”

九幽和穷奇同时闪身而至,同时发现了王紫的异样,二人一左一右搭上王紫的脉搏,除了灵力涣散之外并无异样,最大的异样就是、手中有些烫的异常的肌肤了,还有就是、王紫潮红的尽是媚态的脸……

二人眉心一跳,都是惊讶,王紫为何会这般模样回来?这分明是中了魅药的表现,只是这药却高级的很,让人探不到来源,花溪谷内谁敢对王紫这么做?王紫的身体百毒不侵,又有谁能够让王紫不知不觉的中毒?不约而同的,妙绮的名字跳入二人的脑海,一时间两人都有些恼火。

这是魅药,许是妙绮在恶作剧,可若是别的什么毒药呢?今天王紫受难他们岂不是也毫无察觉了?

“我热……”王紫有些难耐的声音让二人的神经都有些紧绷,低头去看时,却见王紫抽出手来扯着自己的衣服,似乎用了很大的力气,领口顿时敞开一大片,灯光下莹润的肌肤映入眼帘,胸前美好的起伏若隐若现,随着王紫无意识的撕扯,两人的眼神都有些泛红,喉咙滚动着,脑子也有些嗡鸣。

就在两人还在着迷的看着时,王紫的手揪着腰间的细带一扯,顿时整个外衣都形同虚设的挂在王紫身上,最过分的是王紫现在魅惑的表情简直要命,虽然猜到这是妙绮使的毒,但是二人现在脑海的想法已经变成了为何不笑纳……

“我的主人……”

穷奇的手忽然放在王紫打算继续扯里衣的手上,眼神深邃的厉害,不知道里面藏了什么风暴,王紫的动作被拦住,不满的看向穷奇,好像在指责穷奇为什么要阻拦他,那无意识间流露出的撒娇和嗔怪是平时穷奇从来没有见过的,穷奇的手抖了抖,更加抓紧了王紫的手。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穷奇微微使力一拽,把人禁锢在自己怀里,声音沙哑压抑的说道,看到王紫只在他怀里不听话的乱动,穷奇的身体也在快速的升温,抬眼看了看九幽,虽然两人都表现的很镇静,但都是男人,而且都是深爱王紫的男人,对彼此的真实情况了解的很。

然而正因为了解,二人不动声色间却都是不会相让的决心,穷奇复又低头看王紫,第一次王紫因为巫术而失控他已经让了,这次……绝不可能。

“九幽……我难受……”偏偏此时,王紫在穷奇怀里不听话的蹭来蹭去,面上的潮红更甚,穷奇的眉心狠狠的一皱,九幽却是嘴角一动,轻轻的笑了。

穷奇的本来还在为王紫着急,可听到这么让人火大的话,顿时眼里都快要冒火了,现在王紫是在他的怀里,可叫的人却是九幽!就算她现在神志不清,也不能原谅!穷奇猛的低头,直直的吻上王紫的嘴唇,有些粗鲁的敲开王紫的唇瓣,一手提起王紫,快走两步来将王紫按倒在床上,口中浓烈的吻一直没有停下。

可让穷奇意外的是,王紫并没有拒绝他,反而很快在迎合他的动作,跟他唇舌纠缠,本来怒气冲冲的穷奇此时身体的*更加浓烈,生气的情绪也淡了,王紫伸手抱着穷奇的脖子,竟然腾出一只收去撕扯穷奇的衣服,穷奇的动作忽然一停,喘着气离开了王紫的唇瓣,眯着眼看王紫。

“我的主人,我是谁?”穷奇自己解了衣衫,可又忽然抓住了王紫的手,看着王紫的眼睛问。

王紫不满的挣扎,手却被穷奇牢牢的抓在手里不得动弹,王紫撇了撇嘴,眼神努力的看向穷奇,视线中的一切都很飘忽,每当她想集中精力去看什么的时候,身体都在强烈的反抗着。

“快说我是谁……”偏偏那人还在问,语气也重了一些,好像她不说出来就任由她去难受一样,王紫觉得很委屈,就算现在神志不清,她也下意识的觉得眼前的这个人不该这么凶的对她,王紫努力的把视线聚焦在面前人的脸上,上翘的嘴角带着些邪佞,可无论她怎么看都看不清那张脸。

“你是穷奇……我根本没见过你、见过你真正的样子……”王紫声音沙哑的说道,努力的说完,嘴唇却立马又被封住了,只是这一次的吻带着些甜,穷奇奖励似的放开了王紫的手,而王紫刚被松开就冲着她心心念念的清凉而去。

九幽站在原地,眉心几不可查的皱了皱,眼眸中的红色变的更暗,看着眼前活色生香的一幕,不知道眼中闪过了什么风暴,直到看着两人开始互相撕扯对方的衣服,脚步才一动,迈向了两人所在的床。

九幽长腿一迈到了床里侧,穷奇深深皱眉,可也明白现在争执不得,只是可惜了他跟王紫的第一次,竟然有别人旁观……

王紫身后的九幽撑着头侧躺着,衣冠整齐,看起来从容。可一手却无意识的摩挲着,出卖了他真实的心理,这些,在真正经历的时候心真的会疼,而在看着王紫在最脆弱的时候也可以这么放心的依赖穷奇,忽然就觉得没必要生气了……

穷奇捞起王紫的一条腿挂在自己胳膊上,专心的去吻王紫,虽然这第一次并不是他想象中那么隆重,却依然让他欣喜不已,最起码,在进入的那一刻,王紫只属于他一个人……

不知过了多久,九幽的眼眸已经沉的可以渗出血来了,视觉和听觉都在摧毁着他的意志,九幽解了衣衫,修长的手指顺着西服上的扣子一颗颗的解开,优雅的像是艺术,当那整齐的西服一点点打开的时候,就好像一并揭开了这个血族王者神秘的外衣,只有王紫,能让他做个被*掌控的普通男人。

可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忽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而且越敲越大声,大有不开门就一直敲下去的架势,九幽眼神看去,穷奇也顿了顿,却跟快继续了,似乎把这突发状况交给了九幽一样。

“谁?”

九幽微微撑起身体,低沉的声音问,声音虽低,却直接送到了外面人的耳朵里,花溪谷的人不会这么没规矩来打扰的,这么晚还来敲门,还这么不客气,九幽看了看仍然没恢复神志的王紫,今晚看来不巧……

外面的人听到问话的人是九幽,敲门的动作忽然停顿了片刻,却很快继续敲,这一次竟有些想破门而入的意思。

“卫子楚。”门外传来声音,在敲门声的掩盖下有些模糊,但是也不妨碍九幽听的清楚,果然,被他猜到了,三更半夜出现在这里的人,除了自己人,没别人了。

九幽扯了身后的被子盖在两人身上,虽然主要是挡住王紫,但是顺便也将穷奇挡住了,挥手撤去了结界,门顿时被从外面打开,感觉到卫子楚走了进来,顺便将门关好,又布下结界才走进来,直到走近里屋,虽然夜色很浓,但也并不影响他能看清屋内的情景。

卫子楚在门外听到九幽的声音时就有些怀疑,但还是进来了,但真实的情况却还是让他怔愣当场,面上突地爆红,卫子楚愣愣的,手忽然捂上了鼻子,指缝间溢出殷红,卫子楚微微仰头,掐住自己虎口的穴位止住了鼻血,但是燥热的身体却怎么都制止不了,卫子楚甩了甩头,却坚定不移的接近那张床。

九幽看着卫子楚,正在疑惑卫子楚为什么偏偏选在这个时候出现的时候,却听卫子楚趴在床边说话了:“王紫殿下、也中了魅药吗?”

“也?”九幽抓住了卫子楚大话中话,探寻的看向卫子楚,却见卫子楚双眸猩红,像是充血很久一样,身体紧绷,不像是忽然而起的反应,倒像是忍了很久的。

卫子楚没有说话,只是紧绷着身体看向王紫,九幽眉心微皱,这么说卫子楚和王紫都被下药了?都是妙绮?这么一想,白天来花溪谷后,跟妙绮接触过的人就只有王紫和卫子楚,也就是说,其实今天刚见面的时候妙绮就下了毒,只是这药潜伏了这么长时间,直到晚上才发作?

“没有解药吗?”九幽问道,王紫现在神志不清,若是她醒来后知道今晚面对的是他们三个人,不知道会不会像上次一样生气,况且,王紫的中的药怪异的很,散去了王紫的灵力,没有灵力的保护,王紫的身体、怕是吃不消……

“我哥给了我缓解的药。”卫子楚说道,声音更粗,本来是缓解了很多,在来的时候他还算清醒的,可现在……再缓解的药好像都没用了。

他就知道妙绮师傅不会那么好心的放过他的,可没想到是用这么阴毒的招,咳,虽然他很期待跟王紫殿下春风一度,但是也不是在药力的作用下神志全无的时候发生啊,一点都不美,在意识到自己中药的时候他就找过卫子谦帮他配置解药,可是连卫子谦都说没有解药,也只能给他一些缓解的药,不至于神志全无太莽撞伤害到王紫。

可来了这儿却有种晴天霹雳的感觉,他中药肯定是要找王紫殿下解的啊,他可是为王紫殿下守身如玉的,只是为什么看到的却是这么火辣的场景?就算他们都是王紫的夫,就算他们也早已有这个共识,但是乍看之下的视觉冲击也太打击他了吧。

“要不要给王紫殿下吃这个?”卫子楚好不容易想起来还有事情没说,手中拿出一个玉瓶,穷奇却忽然挥手扫落了那玉瓶。

“你做什么?我只带了这一瓶!”卫子楚低吼,有些咬牙切齿,现在占有王紫殿下的人是穷奇,就这一点就够他对穷奇恨的牙痒痒了。

“你认为她醒来会同意我们三个都在吗?”穷奇不慌不忙的说道,卫子楚一愣,也是……

花溪谷这几天的氛围很微妙,本来是来了客人的,但是除了第一天四位城主、各位公子还有霜雪小姐一起给那几人隆重的接风之后,接下来的几天就再也没有了动静,最奇怪的是,几位公子去找那几位客人的时候,也无一例外的吃了闭门羹,这让看在眼中的少数人怪异不已。

什么样的客人能自由到了这个地步?连公子们的面子都不买?这天乘风也是抱着剑纳闷的隔着一座山看着王紫所在的那座山,据他观察,整整三天了,花溪谷的客人已经来了第二批,也还有惊鸿公子出面见了一次,四位城主根本没露面。

而那让他惊为天人的王紫三天来竟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倒是有许多男子不停的上门去看,但都是站在门外老半天后离开,而且离开时那表情一个比一个臭,怪,太怪了……

最主要的是,昨天竟然让他在不小心看到妙绮城主追着乐九城主求原谅!他的双眼差点瞎!妙绮城主是做了什么事情才让乐九城主不搭理他的,看到那一幕他以为他也难逃毒手,没想到妙绮城主竟然没有迁怒!

他可是清楚的很,思维城主里,乐九城主最好说话,也最难说话,只要你不碰乐九城主的底限,就永远都是好说话的时候,可万一你玩火了,就只能等着*了,显然妙绮城主这一次就属于后者。

妙绮城主跟爵爷城主那是一天不明争暗斗几回都是不可能的,但是妙绮城主对乐九城主向来是言听计从的,就是不知道这次妙绮城主做了什么人神共祖的事情了,害得他们这帮手下也得夹着尾巴做人,啧啧,城主的世界太难理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