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105 出气

圣上大喜,群臣一片赞扬之声。

夏阁老和单大人对视一眼,等这边散了,两人去了内院外的夹道里说话,单超唏嘘道:“没想到这件事办的这么稳妥,下官方才已让人检查过,结结实实没有半点掺假!”

“此时陶然之帮了不小的忙,若不是他故弄玄虚的弄出个什么霞光万丈,也不会有人联想到天降神兵的事情上。”祭台是陶然之提出建议的,他现在当然愿意帮忙,要不然圣上只怕连他也要厌上了,更何况,这个点子巧妙,陶然之也乐见其成,夏堰松了口气,瞧着圣上的样子,就知道他这是消气了,不但消气了还很高兴,有种因祸得福的样子,“休德的才智……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啊。”

单超闻言赞同的点头,道:“接下来该如何做,还请老大人指示!”

“等!”夏堰捋着胡须道,“此事动静引起轩然大波,我们尽管各方反应即可!”

单朝含笑应是:“那下官再去西苑当差。”话落和夏堰告辞,负手踱着步子往外走,却忍不住笑着回忆这件事,注意是祝休德送来的,他和夏阁老一合计都觉的词计可行,唯一不大容易的地方,便是“瞒天过海”,西苑那么多人,怎么才能做到让人毫无察觉。

陶然之是最好的人选,他去找的陶然之,没想到陶然之很爽快的就答应了,因为这件事对陶然之来说也有好处啊,圣上被神仙眷顾岂不是他的功劳,陶然之立刻着人请了严怀中商议……

有句话怎么形容来着,叫心知肚明的秘密,除了宫中瞒的死死的,谁会猜不到这其中的猫腻,不过别人知道不知道,相信不相信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圣上相信!

圣上信了,谁有胆子去和圣上说实话,去告诉圣上您根本没有被神仙眷顾,这是人为的!

不是找死嘛!

这个事最绝妙之处也就在这里了。

单超生出了股前所未有的顺畅,事情就该这么办,让人有苦不敢说,说不出,憋着忍着揣在心里,兜着走……

郑辕似笑非笑,看着宋弈渐行渐远,他吩咐随从,道:“你去查查,祭台之事到底是谁的主意?!”他才不相信是夏阁老的主意,不是说他没有这心智,而是这不按牌理出牌的路数,根本不是夏阁老的行事作风,他要是这样人,也不会前面几十年都不被圣上待见了。

倒是宋九歌,为什么要瞒着他!

“属下立刻去查!”随从应了一声,郑辕微微顿了顿,又道,“去请大皇子进来,这么大的事情他怎么能避而不见,不但要来,还要大肆恭贺!”话落,就有人过来低声回道,“六爷,太后娘娘的御撵已经出了宫门,正往这里过来!”

郑辕冷笑了笑:“好,来的正好!”夏阁老他们做了这么一处好戏,他怎么也不能袖手旁观才是,话落,理了理衣袍,大步沿着原路回去。

幼清被薛思琴请去了三井坊,姐妹两人正歪在炕上说话,薛思琴高兴的拉着幼清道:“……你当时一说出来,就把我和你姐夫惊着了,不动声响的将祭台建好了,这样一来,外头那些个说圣上遭天谴的流言也就不攻自破了,圣上的怒气消了,祭台到底是如何塌的也没有那么重要了,查起来也不至于压着时间,走的步步惊心。”又道,“不过,依你所言,太后娘娘那边会怎么做?”

当然是祸水东引,让圣上降罪大皇子,最好能封个番地远远的把大皇子打发了,她和薛思琴道:“我估摸着,今儿姐夫回来就能知道结果了。”皇后娘娘还有郑辕也不会坐以待毙的。

“你可真聪明。”薛思琴高兴的给幼清斟茶,“就是可惜了,你若是生作男子,定也能金榜题名,入阁拜相!”

幼清失笑,她也想成为男子啊,她做事情也不必这样举步维艰了。

“小姐!”周芳隔着门帘子轻声喊了一句,幼清听到就和薛思琴抱歉道,“是周芳,我看看她有什么事。”便趿鞋到门口,周芳见她出来,低声和她说了几句,“方才二小姐借口说来找您和大小姐,也出了门,不过她不是到三井坊来,而是去了平山书院,奴婢猜测,应该去找那位孙公子了。”

薛思琪等了好几天,孙继慎莫说帮薛家的忙,就是面也不曾露一次,她点了点头转身回了房里,薛思琴问道:“怎么了,可是家里有什么事。”

“是二姐。”幼清把薛思琪去平山书院的事情说了一遍,薛思琴脸色越听越难看,幼清安慰道,“你先别着急,我先过去看看,把二姐带回来再说。”

薛思琴感激的握着幼清的手:“她若是不回来,你就让周芳将她打晕了,或是绑了,省的让她出去丢人现眼睛!”又道,“还有那孙继慎,你告诉你三哥,作为哥哥他怎么也要出点力才成。”

“我知道了。”幼清应了是,道,“不好回去,祖母那边就瞒不住,一会儿我们到隔壁去,再让人来告诉您。”这里也不好过来,这宅子里还有祝家的仆妇,要是叫他们听到了风声,还不知怎么看轻她们姐妹几个呢。

薛思琴感激的握着幼清的手,亲自送她到门口。

幼清上了马车,由周芳和几个魁梧的婆子护送着,径直往平山书院而去。

平山书院在京城颇有名气,座落在德胜门外,出了城门再走一炷香时间就到了,绿珠忧心忡忡的给幼清拿了药出来,又给她倒茶,埋怨似的道:“二小姐也真是,等了这么多天了,孙公子既然不出现,就肯定是没这个胆子搅进这件事里,二小姐还不死心,竟还上门去找他!”

薛思琪为了这事还跑到青岚苑质问周芳,到底有没有将信交给孙继慎。

“不让她亲自问问,她又怎么会死心呢。”幼清其实并不担心,若他是孙继慎,这个时候就是找个瓮把自己装进去,也断不会见薛思琪的,只等姑父的事情尘埃落定,他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出来,随便找个理由,三两句话就让薛思琪相信他。

幼清其实可以理解,孙家子嗣不旺,二房更是人丁单薄,孙继慎有着各种各样的压力,他害怕踌躇是人之常情,薛思琪让他来帮忙,实际上是为难他了,更何况,像这样朝堂大事,他一个孩子也没有这个胆子做主,到最后还是要问过自家伯父的意思,他们若是不同意,就是给孙继慎几个胆子他也不敢来啊。

“小姐。”绿珠看着幼清道,“咱们打听到的事情一会儿要不要告诉二小姐?”

幼清没有吱声。

薛思琪坐在马车里,满头大汗。现在她房里的丫头婆子都换掉了,那些新来的根本不听她的话,让做点什么事转了身就去告诉方氏了,她一点事都不敢吩咐她们做。

这一回出府,还是她偷偷从潜出来,在街上租了马车直奔潜山书院,可那车夫进去找孙继慎都去了小半个时辰了,孙继慎怎么还没有出来。

难道是被先生留住了?可即便留住了也该知道她出来一趟不容易,让人出来给她回一声啊,

薛思琪面沉如水,坐在马车身子气的直抖,让他给姐夫帮忙,他没有个声音,给他写信他屁都没回一个,让人去他家打听,他家里好的很,除了见不到他的人外,其它一切都好的不能再好了。

他还说让自家伯母来提亲,如今父亲出了事虽说不应该接着说婚事,可于情于理孙家都应该上门来走动走动,就如赵家和陈家两位夫人,每日不是亲自过来就是派身边的婆子过来问问,可孙家是一个人影都没瞧见。

等她看到孙继慎,她非要好好问问他,他到底想干什么,这个婚事还要不要结了,她薛思琪也不是嫁不去,非得粘着他不可!

可心里这么想着,薛思琪眼泪里已经蓄满了泪水,委屈不已!

“这位姑娘。”车夫从书院里头出来,回道,“小人没有找到那位孙公子,里头的人说上午孙公子还在的,可这会儿人就不在了,许是出去了。”

薛思琪忍着怒唰的一下掀开帘子,问道:“你把那本书拿在手里了没有?”是他们约着的暗语,让人手里抓着一本“三字经”,话落,就看到那本三字经正稳稳的被车夫拿在手里!

难道是孙继慎没有看到,或者真的出去了?

“我们再等等,你把马车靠边!”薛思琪不死心,让车夫将车赶着靠在书院的外墙边上,孙继慎说他若下学都是从这里回去的。

正午的太阳一点一点爬起来,明晃晃的烤的人头晕目眩,因是租赁用的车,里头的褥子垫子越发的难闻起来,发出一股令人作呕的腥臭味,薛思琪如坐针毡,后襟的里衣湿漉漉的贴在身上。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马车缓缓的驶了过来,和她的车并排停稳,车夫觉得奇怪,刚要问,对方车里有个很好听的声音道:“二姐!”

“幼清!”薛思琪一听到声音立刻掀开窗帘,就看到隔着车幼清正凝眉看着她,薛思琪一愣,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幼清叹了口气,道:“你先过来吧。”又吩咐周芳把车钱付给车夫,薛思琪实在忍受不了车里的气味,就提着裙子在周芳的搀扶下坐到幼清的车里来,她长长的松了口气,让采芩给她倒了杯茶,幼清吩咐周芳驾车,薛思琪放了杯子就道,“你别走啊,我的事还没办完呢。”

“你在等孙公子?”幼清无奈的看着他,薛思琪有些心虚的垂了头,幼清道,“你等不到他的,因为他已经从后门走了。”

薛思琪一愣,根本不相信幼清的话:“不可能,他为什么要从后门走。”说完,就意识到孙继慎很有可能在躲着她!

“你若想见他,不如我陪你去找他好了,把话问清楚也好,免得你一直惦记着。”又道,“他这会儿约莫在素知斋里喝茶!”她已经让周芳查证过了。

薛思琪面白如纸,没有出声,幼清吩咐周芳:“走吧,去素知斋。”

周芳应了一声是,重新进了城,小半个时辰后将车停在素知斋门口,车子刚停稳里头敲锣打鼓说书唱戏的声音就传了出来,薛思琪紧紧的绞着帕子,不说一句话,周芳将车停稳单枪匹马的进了茶馆里头,过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她大步出来,身后跟着垂着头心虚不已的孙继慎。

几个丫头婆子跟着周芳纷纷退在了一边。

“孙继慎。”薛思琪也顾不得许多,掀了帘子就瞪着他质问道,“我给你写信你怎么不回,我来书院找你,你竟然还躲着我,你什么意思,今天必须把话说清楚。”

孙继慎当即露出个惊喜的表情来:“琪儿,怎么是你,你怎么来了。”他满脸的高兴,恨不得钻马车里来和薛思琪一诉衷肠的样子,“你给我写信了我,我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写信的?”又道,“你在这里做什么,是来找我的吗。”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薛思琪愣了愣,问道:“我给你写的信,你没有收到?”就疑惑的回头看了眼幼清,幼清眼观鼻鼻观心盘腿坐在帘子后头,根本不打算说话!

“你给我写信了?我真的没有收到。”孙继慎站在马车门口,隔着帘子和薛思琪道,“这两天你三哥也没有去馆里上课,你父亲还好吧,你们去大理寺看他了没有,我还想求我伯父……可是他说他官微言轻,就算是出力也是杯水车薪,说不定还要添乱,所以我……”他一副很内疚的样子。

薛思琪眉头紧紧皱着,又问道:“就算是这样,可我刚刚去找你,你怎么躲着我,还偷偷从后面出来。”

“没有啊。”孙继慎脸不红心不跳,“我出来是和同窗越好了在这里碰面,我根本不知道你去书院找我了,要是知道了,我怎么可能不见你呢。”

薛思琪将信将疑,可心里的气已经消了一大半:“你最好没有骗我!”又道,“我家出事,你们家怎么也不上门去走动,这个时候乃是雪中送炭,最易博得我母亲的好感了!”

孙继慎为难的笑道:“以往我们两家也不曾走动,如今你们出了事我虽想让母亲去拜访,可又怕别人觉得我们趁势攀附,反而瞧不起我们家……”他有些自卑的样子,期待的看着薛思琪,“是我没有让母亲去的,你……不会怪我吧。”

薛思琪下意识的摇摇头,觉得孙继慎说的有道理,孙家的家世不如他们,难免心里有些疙瘩,孙继慎这样考虑也在情理之中,她嘟了嘟嘴还想说什么,可是千言万语都在孙继慎那一声声内疚中化解了……

“那,那你这几天过的还好吗。”薛思琪望着孙继慎,打量着他,孙继慎摇着头,“不好,我整日想着你,我原以为事情会很顺利,没想到薛大人出了这种事,不过,今天早上祭台由神兵相助一夜修好了,圣上也高兴不已,还说要大赦天下呢,薛大人一定会没事的,等他好好的出来我就让我伯母再登门,尽快把我们的婚事定下来。”他说着伸手过去,要去握薛思琪按着帘子的手,薛思琪微微一动避开了他,孙继慎不以为然,接着道,“我也怕你觉得我没用,在你们家危难时刻,却不能像祝大人那样上下打点效力,我只能每天拼命读书,将来高中皇榜,也不负你对我的一片真心。”

“你别多想。”薛思琪反过来安慰孙继慎,“我不生你的气了,你安心读书吧,我家的事也不用你帮,我大哥也正在回来的路上了。”

孙继慎满脸内疚,叹了口气,无限爱怜的喊了声:“琪儿。”他并不知道车里头还坐着幼清,所以说话没有顾忌,可薛思琪知道幼清在里头,所以拧着眉头有些不自在,她正要说话,忽然幼清出其不意的开口道,“时间不早了,二姐,我们回去吧。”

薛思琪脸色一僵,孙继慎惊的跳起脚来,指着车里头瞠目结舌,薛思琪将帘子放的小了些,对孙继慎道:“是我表妹。你回去吧,我出来时间太长了,也要走了。”她垂头丧气的,心里虽没了气,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有个地方隐隐的痛!

“好,好。”孙继慎目光朝里头直瞟,可惜里头暗暗的除了一个芙蓉色素面的衣角外什么也看不到,他不好再看,就只得和薛思琪道别,“那你保重自己!”

薛思琪没说话点了点头,随手就放了帘子。

周芳又重新走了回来,便无表情的跳上了车,马车嘚嘚的走远,孙继慎恋恋不舍的看着车走远,才摇着身上垂着的马踏飞燕的玉牌重回了茶馆!

“消气了?”幼清看着薛思琪,不露喜怒,薛思琪摇摇头,“我……我心里有些不舒服。”

幼清冷笑了一声,道:“不舒服就对了,因为他在骗你!”薛思琪闻言一愣,有些不悦的看着幼清,幼清就道,“索性出来了,那我们就去他家门口坐会儿。”

“这……可以?”薛思琪惊愕的看着幼清,幼清淡淡的道,“不止这些。”话落,她隔着帘子对周芳道,“将你打听的事情告诉二小姐。”

街道上嘈杂的人流声,马车吱吱嘎嘎的轱辘滚动声中,周芳沉稳有力的声音传到薛思琪的耳中。

“孙公子的家只有两进,他住在前院,孙二太太住在后院,孙二太太房里共有四个丫头两个婆子,孙公子房里也是四个丫头一个小厮……”周芳说着微顿,薛思琪听着不以为意,房里有丫头服侍也没什么,也只有他们和三哥房里没有放丫头,再说,小厮做事哪有丫鬟办的周正细致。

“那四个丫头,两个还留着头,年纪约莫*岁的样子,还有两个已经梳了头,管着孙公子房里的事。”周芳的话一落,薛思琪就倒吸了一口冷气,“你说什么?不可能!”孙继慎说他房里没有人,他不会骗她的。

周芳觉得薛思琪又笨又傻,所以根本没有搭理她,自顾自的道:“孙公子偶尔会去牡丹阁,他在牡丹阁中还有个相好的,因为他家境并不富裕,那位叫春花的姑娘还常常自贴银子给他用,似乎只等他成亲,将来好将她接回去做妾!”

“你胡说!”薛思琪满脸通红,脑子里嗡嗡的响,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有不停重复着这三个字,“你胡说……”

周芳该说的已经说完,冷笑了笑停了话。

幼清看着薛思琪如同梦呓似的说着话,心里叹了口气,前一世她和孙继慎的事情她知道的不多,但孙继慎肯定是纳妾了,而且不但如此,他房里早年就是有通房的,其后就是因为薛思琪压着,才没有将那丫鬟抬成姨娘。

薛思琪是景隆三十五年年底嫁过去的,景隆三十七年就出了事,也就是说在他们夫妻那股热乎劲儿还没过去时,孙继慎就抬了姨娘了……

“二姐。”幼清拉着薛思琪的手,“我们没有必要编着话骗你,是不是真的我们大可以去牡丹阁打听一下。”又道,“其实,他这样的情况也很常见,这天下男子像大表哥和三表哥这样的人并不多,哪个府邸里未成亲的少爷房里不放个一两个丫头,管的严规矩大些的人家,就晚些放,管的松些没规矩的人就放的早一点。你若真喜欢他,觉得这些你都无所谓,那你就别介意这些事,大不了等你嫁过去把他身边的人都清理出去,你说是不是!”话落,又对周芳道,“走,我们去牡丹阁。”

周芳应了一声,把车驾到牡丹阁后巷子里,她同样当枪匹马的进去,不一会儿提溜了一个小丫头出来,小丫头被蒙了眼睛,周芳将她放在马车边,对幼清道:“这就是服侍春花的丫头。”

小丫头瑟瑟发抖,以为是哪个人府里的夫人过来寻仇的,可是找春花就好了啊,为什么要找她们做奴婢的。

“你说。”周芳声音冷冽,一手捏住了小丫头的脖子,“孙家的公子是不是和你们春花姑娘相识!”

小丫头要报命,闻言胡乱的的点着头,想也不想就道:“是,是,孙公子从去年就和我们姑娘好上了,他每个月来两次,我们姑娘有时候见他寒酸,还会私下贴银子给他花,还会给他做衣裳,孙公子还说,他马上就要成亲了,等他成了亲就将我们姑娘接回去,到时候让我们姑娘堂堂正正的做太太!”

“滚,给我滚!”薛思琪紧紧攥着拳头,掀了帘子照着小丫头脸上就是一巴掌,“滚!”她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别人骗她。

小丫头一骨碌滚在地上,差点晕过去,周芳不想惊动别人,将小丫头提起来送进院子里又重新回来,将车驶出巷子里。

薛思琪一动不动坐着。

“你何必生这么大的气伤自己的身子,说句你不爱听的话……他骗你,也是因为他知道你比起真话来,更愿意听这样的话,他当然会编个美梦说演给你看。”幼清拿帕子给她擦了擦眼角不自觉淌下来的眼泪,幼清语气轻柔的劝着道“你应该庆幸,这个时候知道了这些,认清了谎言,若是将来你嫁过去再知道这些,你后悔都来不及了。”

薛思琪发着颤,嘴唇青紫面上毫无血色,她视线一点一点移过来看着幼清,问道:“幼清……可是……可是……我好难受。”她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心里就像是有人拿着刀子在磨着割着,你旧疾犯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痛不欲生!”

幼清移过去一点,将她抱在怀里,薛思琪蜷缩在她身边,眼睛瞪的大大的直直的看着前面,没有声神采也没了生机,但眼泪却大颗大颗的落在衣襟上,幼清心头微酸,前一世薛思琪一定也是这样吧,那时候她是待在什么地方,缩在谁的怀里,有没有人安慰她开解她呢……

孙继慎是她自己宁愿和姑父翻脸也要嫁的人,可等到有一天她发现自己被骗了,她那么要面子的人,一定不会告诉家里人,那时候她是有多生气,多难过,多绝望……所以盛怒之下,她才会做出那样极端的事情来吧,让孙继慎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一把大家都烧死,只有死了才最干净。

“周芳。”幼清吩咐周芳,“我们去三井坊。”

马车再次动了起来,不一会儿就到了三井坊,幼清下了车,薛思琪却像是被人抽走了所有的生气似的,一动一动的歪在褥子上,幼清只好求救的看着周芳,周芳有些不屑的看了眼薛思琪,双臂一伸将薛思琪拦腰抱起来,大步进了院子里。

采芩和绿珠让跟车的婆子去厨房烧水泡茶,她和采芩把客房收拾出来,周芳将薛思琴放在贵妃榻上,薛思琪还维持着刚刚的那个动作,一动不动。

“琪儿!”薛思琴由春银扶着快步走过来,一进门就看到薛思琪跟死了似的靠在那边,她怒其不争的走过去,照着薛思琪的手臂就抽了两下,“你说你脑子都长到哪里去了,被人三两句花言巧语就把你骗的团团转,什么都不知道,就吵着要嫁给他!父亲什么人,他看过的人能比你少?他既然不同意,就一定有他的道理,断不会害你的。”

薛思琪没吱声,可依旧在哭!

“别哭了。”薛思琴喝道,“哭有什么用,你该庆幸,现在让你知道了这些,要是你一条道走到黑真的嫁过去了,将来你就是哭都没地儿哭去!”

薛思琴睁开眼睛,痛苦的看着薛思琴,一字一句道:“大姐,你能不能把三哥找来。”

“怎么了?”薛思琴一愣,回道,“我已经让人去找他了,他一会儿就过来。”

薛思琪就攥着拳头道:“我不甘心,他竟然骗我!”薛思琴太了解自己的妹妹了,她自小最恨的就是那些表里不一的人,若是知道了谁骗她,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非要出了那口恶气才成,“你不会是要三弟找人打孙继慎吧。”

“怎么不能。”薛思琪厌恶的道,“我一想到他和我说的那些话,我就恶心。”他说他一生一世对她好,说他房里没有人,说他除了她从来没有正眼瞧过哪个女子,说一辈子不会骗她,对她说的所有的话都是发自肺腑的,没有半句假话!

可是,事实上呢,他根本就没有一句真话。

她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刚才孙继慎和她解释过后,她为什么会觉得不舒服,因为直觉上,她也觉得孙继慎的话不真实,所以她会不高兴不舒服,可又不愿意去面对,直到幼清毫不留情的点出来,她才明白!

“大姐。”幼清微笑着走过来,“三哥可是哥哥,妹妹被人欺负了,他出个头是应该的。”又道,“再说,孙公子确实欠教训!”

薛思琴愣住,心里转了转又忍不住去看薛思琪,就见她满脸的愤怒,若不将她心里这口恶气出了,到时候指不定还会惹出什么事情来,想到这里她和薛思琪道:“等你三哥回来我来和他说。”

姐妹三个人都是心事重重的在房里坐着,薛思琴心里烦躁的很,父亲的事还没出结果,薛思琪这里也不省心,要不是家里有幼清在,她真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样的局面,她想着不由感激的拉着幼清的手,道:“以前只当你比我们小,我们要多照顾照顾你,没想到最后却是反过来,是你在照顾我们,家里的事情也是,也都是你在打理!”

幼清笑笑,和薛思琴并肩坐着陪着薛思琪。

“怎么了!”薛潋大步进了门,“怎么不回家,也不去大姐家里头,反而躲在这里来了。”他目光四处一睃就发现薛思琪神情怪异的靠在软榻上,她不解的指着薛思琪道,“她这是怎么了?撞邪了?”

“三哥!”薛思琪一看到薛潋就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走过来咬牙切齿的道,“你一定要帮我出口气,帮我将孙继慎狠狠打一顿!”

薛潋听的莫名其妙,问道:“为什么要打他,他怎么了。”他并不知道薛思琪要嫁孙继慎的事情,只当薛思琪说错了什么话惹了薛镇扬不高兴,罚她跪祠堂。

毕竟是正贪玩的年纪,他对内宅的事并不上心。

薛思琴就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薛潋听的目瞪口呆,不敢置信的道:“你和孙继慎?你们怎么认识的,谁给你们递的信?”他这话问到了点子上,因为没有人帮忙,薛思琪和孙继慎不可能能通的上信,甚至他们连头一面都见不上。

“是二哥。”薛思琪垂了头,回道,“二哥帮我们认识的,还给他传了第一封信!”

薛潋气的不得了:“你这个笨蛋。”他捏着拳头来回在房里走,“好一个孙继慎,竟然背着我打我妹妹的主意,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来。”他脚步一顿,对薛思琪道,“你给我等着,我要不把他打的连他娘都不认识,我就不是薛三爷!”话落大步往外走,幼清根本不相信薛潋那绣花枕头似的能把孙继慎怎么样,她朝周芳打了眼色,周芳不动声色的跟着薛潋出了门。

薛思琴不放心想要拉住薛潋,幼清低声和她道:“有周芳在,他不会吃亏的。”

“那不会出人命吧,父亲还在大理寺,别又将三弟绕进去了。”薛思琴忧心忡忡的,幼清道,“我和周芳说过了,她会点到为止的!”

薛思琴终于松了口气。

薛思琪却像瘫了一样在椅子上坐下来,呜呜的埋头哭了起来,薛思琴也不拦着她,索性这里除了她们也没有外人,让她哭个够好了,发泄一下,以后这件事就当没有发生过罢!

薛思琪哭了一个下午,一双眼睛肿的跟桃子似的,薛思琴让人煮了鸡蛋给她敷,折腾了好久才稍稍好些,可还是不放心,道:“若是娘知道了肯定要问你怎么弄的,又要担心你。”

“我不去娘那里,直接回房歇着就好了。”薛思琪自己抓着鸡蛋揉着,情绪低落,薛思琴看了眼幼清,道,“也好,回去就歇着,让幼清和娘说一声。”

薛思琪点点头,两个人收拾了一番正要走,薛思琴留在家里守着的门的问兰来了,她道:“老爷回来了,还问夫人去哪里了,奴婢就说您陪着二小姐和方表小姐在这里。”

“知道了。”薛思琴摆摆手,看天色不早了,就道,“索性就在这里吃了饭再回去吧,我让人回去和娘说一声。”

幼清想知道今天西苑那边情况如何,就点头,薛思琪咕哝道:“你和幼清去吧,我在这里歇会儿,一会儿幼清走的时候再过来接我。”

薛思琴见她一副蔫耷耷的样子也不想让她过去,让祝士林瞧见了不免要问几句,她点了头留了春银在这里,就和幼清去了隔壁,祝士林站在厅门口等着她们,见薛思琴回来,不由问道:“怎么不和姨妹在家里说话,反而去隔壁了。”

“那边不常去,也没什么人气,我们便想在那边坐坐。”薛思琴温柔的笑着,“夫君还没吃饭吧,我这就让人摆膳。”

祝士林也没有多想薛思琪为什么没来,出声道:“用膳不着急,正好姨妹在,我有事和你们说。”

是关于朝堂的事,幼清和薛思琴都很想听,两人对视一眼跟着祝士林进了正厅里。

“今日一早祭台的事情一出,朝堂都震动了。”祝士林看着幼清,尴尬的道,“不过……夏阁老他们都以为这个主意是我拿的,我又不好解释……”他总不能告诉别人这事儿是幼清一个小姑娘想的吧,他是无所谓,而看保不准别人不会介意,甚至于对幼清的名声影响也不大好。

幼清理解,笑着道:“姐夫做的对,我毕竟身份有限,您这样是为我好。”

祝士林连耳根都红了,薛思琴忙打圆场道:“那后来呢,事情如何?”

“哦。”祝士林注意被转移,面色也自然了一些,回道,“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自宫中赶过去了……范大人也不知怎么找到了两位工匠做证,说出事的头一天,他们见到有几个亲卫军打扮的人进了琳琅阁里,还往摆在抚廊下已经和好的米浆里倒了什么,直指大皇子。”祝士林眉头紧拧,神色紧张,可见当时的情形确实不容乐观,“圣上立刻传了大皇子来问话,大皇子空口辩驳,一味说自己没有做,可却没有半点证据!”

这个事儿吧,其实关键是要看圣上对大皇子到底有多少父子之情,若对大皇子还有半分疼爱,自然会彻查到底,可若没有,当然就是别人拿了“证据”他就开始怀疑自己的亲生儿子。

“那……圣上没有降罪吧?”薛思琴心都提了起来,若是真降罪了大皇子,那这将来的皇位人选可就真的可能只有二皇子了!

“圣上是要同意太后娘娘的话,封大皇子为成王,让他去蜀中。”祝士林说着微顿,不想吓着薛思琴,快速的道:“寿山伯的郑六爷就站了出来,呈了一封奏折上来,请钱公公呈给圣上,圣上看过之后,面色骤变……”他想到当时圣上的样子,还有他看太后娘娘的那一眼,竟然含着杀意,他便就心有余悸,“其后一改方才的雷霆之怒,和颜悦色的让大皇子回去好好读书,改日到西苑来陪他对弈,还让他把八十岁军带回去,往后就算是想要尽孝,也不可能不顾自己的安慰。”

大皇子受宠若惊,满面懵懂的点着头,让郑辕给拉出了西苑!

其后的事,大家都在等太后娘娘的反应,没想到她就冷笑了几声,坐着御撵就回了皇宫……

薛思琴听着,长长的松了口气。

幼清凝眉道:“既如此,那姑父他们何时放出来。”这个事情三位大人都没有查出证据来,如今说来说去大家都在使暗招,除非太后娘娘还有后招,否则,这一局她已经输了!

若是祭台没修成,她还可以用流言的威势分散圣上的注意力,到时候圣上恼羞成怒自顾不暇,那还会管大皇子死活,更何况他根本不喜欢这个长子,太后娘娘前一步后一步都是十拿九稳,可是祭台一旦修好了,她最大的威力没有了,只能退而求次之让圣上封封大皇子。

到是郑辕,奏折里写的什么,让圣上立刻改变了态度?

难道是关于三皇子遇刺的事情,还是说,三皇子已经没了,所以圣上震怒之余忽然明白,他成年的儿子里只有大皇子和二皇子两人了……

“夏阁老的意思,既然大皇子解除了嫌疑,那么圣上不会厚此薄彼,不出三日,岳父就能放出来!”祝士林回道,“依我看,只怕郑六爷的折子里还写了关于祭台倒塌的内情,只是没有证据,只要歇在奏折里。”

幼清也觉得有道理,正要说话,常妈妈站在门口回道:“老爷,太太,方表小姐,宋大人来了,已到门口了!”

“九歌来了。”祝士林很高兴,他正想问问九歌的意见,“我去迎迎他!”

幼清就想到了前一次和宋弈聊天的情景,圣上同意让单大人和赵大人共同办案的事,是不是宋弈提议的,她想着忽然喊住祝士林,犹豫的问道:“姐夫,圣上当日为什么突然同意赵,单两位大人一起协助范大人?”

“哦,你说这事啊。”祝士林笑着,露出与有荣焉的样子,“原本我也不知道,不过昨儿听西苑的小内侍说,是九歌和圣上提的。你不说我还没想起来,这事他帮了大忙,我要谢谢他!”话落就出来门。

幼清脸色很古怪的端了茶坐着不说话,这个人,明明一口回绝他了,转过头又去做了……神神秘秘的,他不是说他要的效果还没达到嘛,这样做会不会影响他要做的事情呢。

幼清眉头紧拧,耳边就听到薛思琴道:“你没事吧?怎么不说话。”

“没事。”幼清摇着头,心不在焉的喝着茶。

薛思琴哦了一声,吩咐人去给宋弈泡茶,又和幼清道:“你要不要回避一下!”

“好!”幼清才想起来这件事,大约是最近她和私下见面太多了,知道他来了理所当然的就坐着没有回避的意思,她笑着站起来随着薛思琴往后院走,那边宋弈和祝士林已经并肩进了门。

宋弈远远的就看到穿着芙蓉色素面比甲的幼清,他眉梢一扬,嘴角的笑容不由扩大了几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