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77.一笑一尘缘77

看到幻姬出现,坐在千离腿上的千心立即张开手臂要她抱。

“母后,要。”

挥舞着自己的小手臂,千心奶音哼嗯,“母后,抱抱。”

千离抓住千心的小手,“心心现在不要母后抱抱,母后从家里飞过来找心心和父尊累了,让母后歇会儿,父尊抱。躏”

千心听话的点头,“哦。”

看到千心这么乖巧的样子,星华心里那个嫉妒,蹭蹭翻腾。如果他和阿萝也有个女儿,一定比千离家的还漂亮!必然就是这样,因为他媳妇儿是天下最美的女子,她生的,能不漂亮么?至于听不听话,那就不要紧了。星穹宫里已经有个闯祸精世后,闯祸大圣小毛球,再给他多一个能惹祸的小丫头乖乖,不嫌多!

幻姬走到千离面前,抬手摸着千心的头,“心心告诉母后,是你要来世尊伯伯这儿的,还是你父尊?”

“我。”

“心心不可以撒谎,母后要生气的。”

千心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幻姬,声音比之前小了一些些,“父尊。”

千离:“……”

完了,今晚又别想抱着媳妇儿睡觉了!

幻姬朝千心微微一笑,“心心乖,不撒谎的宝宝就是母后的好宝宝。”说完,把千心从千离的腿上抱起来,放到地上,“心心自己去玩。母后和父尊有些事儿。”

一见千心挂单了,星华眼睛都亮了,冲着千心招手。

“小千心到世尊伯伯这儿来。”

千离当即就站起来准备捞回千心,不料幻姬抬手把他按回椅子上,“你坐下!”

“心心她……”

“她丢不了!”

幻姬站着,低头看着千离。在他们还没有排除万难在一起的时候,他那股子高傲劲儿,四海六道八荒里就找不到第二个,算上天外天,也难寻第二个像他那般脾气的人。当时怀孕在千辰宫,他对她在乎和担心的样子,让人忍俊不禁,高高在上凡事信手拈来的传奇帝尊,竟然会慌乱的不晓得要怎么做,害怕做不好,特别虚心的像世尊星华讨教,宫里的藏经阁被他里里外外翻阅了不晓得多少遍,愣是没找到怎么伺候媳妇儿的书卷,让他好一番郁闷。最后下到凡间去找了许多书卷带回千辰宫,照着上面说的,亲自照顾她。直到,他们的孩子顺利出世。

他的激动喜悦,她忘不掉。可是,接下来的事情让她哭笑不得,太爱她,也太喜欢他们的孩子,三个孩子一天到晚不能离开他的视线,白天黑夜的守着孩子和她。尤其对他们的小女儿,宠到了极致。最初她担心怎么养好他们的孩子,后来发现完全不用她操心,千大神把他们的孩子养得白白胖胖的,事无巨细他都要过问,而且丝丝毫毫皆马虎不得,连花探真君都忍不住抱怨自己的老大,有了媳妇儿和孩子之后的帝尊变得十分……面儿。

一年,两年……

孩子很小的时候,他对宝宝们很疼爱,她理解。他们能在一起,经历了太多苦难,两人极为珍惜得之不易的幸福。他宠爱他们的孩子,当娘亲的,自然很高兴。但是!有没有可以告诉她,为何孩子们越来越大,她家的千大神不是对孩子们放心起来,而是更加过份的宠爱啊。特别是千心,她都要怀疑她的夫君是不是有恋女嗜好了。

看到千心朝星华走去,千离眼睛一刻不离她的小身板,着急呀!怕千心走路摔着。

自从千心出生后,她就没走过太多的路,到哪儿都是千离抱着,带着她腾云驾雾的时候,护在怀中不让她吹到风,小心得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冷酷无情的帝尊。

“语儿。”

千离无奈的看着幻姬,他也不想惹她不高兴,可是千心就是他的宝儿,他实在是不放心她离开他,只有在他的身边他才觉得千心是安全的。她长的如此可爱,放到外面,多少人想拐走他的女儿呀。屋外的风,阳光,雨水,不平的石子路,花花草草,这些都可能让小千心受到伤,他不放心,十分不放心。

“千心是我们的孩子,你对自己的孩子这么不自信吗?”

要说他不自信,对大儿子和二儿子可相信了,觉得他们必然俊美得人神共愤。嘚瑟的时候,还会抱着儿子转圈圈,说他们一定比小毛球和星二殿下好看,可他也不瞧瞧,星华和飘萝的两个儿子长的多好看,俩人出宫时,身后乌泱泱的跟了多少眼睛泛光的神女仙娥。

“心心是个姑娘。”

“姑娘怎么了,姑娘就不是我们的孩子了吗?”

千离眉梢一挑,“胡说!心心怎么会不是我们的孩子,她是我们最可爱的宝宝。以后可千万不要在心心的面前说这样的话,她会伤心的。”

走到星华身边的千心正好回头看着千离,“父尊。”

千离耳朵立即竖了起来,“父尊在。”说着就想起身,又被幻姬摁了下去,“心心在叫我。”

“心心你在世尊伯伯那儿玩。”

“嗯。”

星华把小千心抱了起来,脸上的笑容灿烂得千离一双眼睛就差飞刀了,奈何媳妇儿现在是千辰宫的老大,身为手下的他为了晚上能有热被窝睡,不得不老实巴交的受训,何况她确实交代了不要带着千心到处乱跑。

“语儿……”

“你先别想着千心了。异度世界出事了,我担心帝和遇到了麻烦。”

抱着千心准备出去玩的星华停下脚步,转身走到幻姬的身边,“怎么了?”

“镇天盘异象大显,天残红星在异度空间里出现了。”

原本她算得异度空间里有大事发生,可没想到会这么快,以为会有足够的时日给她算得到底会发生什么,从而在佛陀天帮帝和想出法子,没想到会来得如此之快,措手不及,让她不知如何相助。

“天残红星?”

飘萝一边嗑瓜子一边走进来,看到星华抱着小千心,走过去,逗小千心玩儿。她虽然没生出女儿,但是一点不影响她玩别人家的女儿。

“小千心……”

每次看到飘萝走近小千心千离的心就提起来,一双眼睛跟粘在了飘萝身上似的,特别不放心她抱小千心,在他的心里,飘萝是照顾自己都欠的人,把他家的心肝宝贝给飘萝逗,危险程度就如同把一块大肥肉放到一只饿狗的面前!

“不要给她吃瓜子!”千离叫住打算喂小千心吃瓜子的爪子,看着飘萝,“她还小,不能给她吃。”

飘萝不以为意,“一万岁了,小什么啊,我家小三儿就吃,还挺喜欢吃的。”

千离按捺不住了,他实在不放心小千心在星华和飘萝的手里,站起来,第三次被幻姬用力的按下去。

“你坐着!”

千离:“……”

媳妇儿啊,你怎么就不担心我们的女儿。女娃娃!天界就这么一根独苗苗,还不疼着宠着,又不是捡来的宝贝儿。

被幻姬瞪了一会儿,到底是媳妇儿是老大,千离焉儿了,放低声音,“就算要吃,得把瓜子的壳儿剥了。”

幻姬道,“千心没那么娇气!”

将来若是真出现一个大闹天界娇生惯养的人首蛇身神女来,也一定是被他这个父尊折腾出来的,惯的!

“语儿……”

“回宫再收拾!”

幻姬换上严肃的神情,“有千心在旁边,你就难得专心。听着,帝和真的遇到麻烦了。”

悠闲自在把小三儿扔给神侍在照顾的飘萝愣了下,虽然还在嗑瓜子,但是脸色已经变得有些认真了,走到旁边坐下,看着幻姬,“说说,怎么回事?”

“天残红星不单单是一颗灾星,它出现的地方会有血魔存在,一定会有一场血雨腥风。当年我还在天外天娲皇宫的时候,女娲娘娘曾告诉我,血魔并非是一种真正的妖魔,而是一种有着无穷无尽可怕法力的心魔,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血魔的隐性,只要条件足够,就会唤醒。天残红星极少出现,至少在我出生之后,没有听过天残红星重现天地,这次出现在异度,帝和一人之力,未必能渡劫成功。”

天界皆是神仙,人人慈善,血魔无处可存。但异度空间却不同,那里到处都是杀戮和战争,残暴的妖魔不计其数,血魔浮现之后的结果,何其可怕。一旦血魔成功吞噬异度里控制不住自己心魔的妖魔鬼怪,它将变得十分强大,仅有帝和一人,实在无法晓得最后的结果是什么。独身在异度面对血魔,是幻姬最为担心帝和的地方。

星华回忆着,“天残红星……在我的记忆里,只看到过一次。”

当年看到天残红星亦不是在天界,三十三重天里天残红星不会出

现,在魔界倒是显了一回,但是当年天界诸多神仙合力制住了魔界的疯狂杀戮,天残红星并没有将更大的灾难带来。不过,那一战死伤无数,血流成河,如是无法,他决计不愿再看到第二次。

千离避世又避事,此等事情,一向不愿多管,当年神仙们平乱也是星华帝和出面,他自在千辰宫里睡觉。天残红星一次未见。而飘萝,当徒儿时就不学无术的她,如今贵为世后娘娘,哪里会花功夫看那些不能吃不能玩的书卷,星华不求她知道各种星宿,只求她能活得开心自在就好。

“需要我们怎么做?”飘萝问。

幻姬摇头,“我只算得天残红星降临异度,在何方,何事,算不得。”

千离的心思总算是回到正经事上面来了,欠帝和的人情,他并没有忘记,如果媳妇儿说的情况确实糟糕,他必然不会管。

“我去异度看看。”

“等一下!”飘萝出声,“第一次是千离去的,第二次是星华,这次轮到我了吧?”

星华抱着小千心,一派严肃,“阿萝别闹。”

“我不是闹。我是在告诉你们,我要去,我想去。”

“这次过去,恐怕不如上一回那么安宁了。”星华并不是不信任飘萝的法力,而是担心她难以面对那边的变故,“我和千离都过去一次,对异度有些印象,还是我们去吧。”

幻姬点头。世后姐姐确实不适合这次贸然过去,若是异度出事,能帮帝和的,应该只能是她的夫君和世尊了。

“我去。”千离道。

星华反对,“我去。你留下护住幻姬。”

天残红星出现,如果有可能,他也许能助帝和一二,但必定要求幻姬能驾驭她的法杖,将异度的天门顺利打开。否则,即便有心去找帝和,也未必能如愿。

“上一回帝和托我两件事,我正好能趁此机会告诉他。”

飘萝站起来,“我跟你一起去。不准说不准。”

星华:“……”

一刻未有耽搁的,四人带着千心回了千辰宫。除了让星华和飘萝魂穿去异度世界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千离几人一点儿忙都帮不上,两个世界的人想见面,每次都需要幻姬耗费许多元神和法力,她不说,不表示千离不晓得。每一次她施法送人魂穿去异度,他的心就疼惜得不得了,修行万年的法力耗尽在唤醒法杖,而他想阻止却开不了口。帝和为他们做了太多,若能将他救回佛陀天,莫说幻姬愿意损耗元神,他亦心甘情愿为他折损半生法力。

其余的半生修为,不用多猜,他得留着保护他的小心肝。

*

异度。

诀衣终是天界入异度的神女,血魔出现,她的心情很沉重,身边的渊炎却没有太大的担心,只当是出来一个和他一样的妖魔,而他身为天魔族的大殿下,将来要统治天魔族的人,又怎会将一只血魔放在眼底呢。

“……小衣”

“小衣?”

渊炎喊了好几声诀衣才把她从失神中叫回魂。

“嗯?”诀衣看着身边的渊炎,“什么?”

“你怎么了?”

从离开帝亓宫就心不在焉,难道她是在想帝和?

“没什么。”

“小衣,我陪你来帝亓宫,你来时是什么心情,我是看到的。”她现在的样子,怎么可能没事。当他是傻子么?

诀衣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脚下的祥云飞得很快,将她和渊炎的衣裳吹得翻飞,身后飘起的长发像是灵动的悠带,凌波轮奂。来时,她坚决要取珞珞的性命,虽然只是自己的神花,可不服人不可开杀戒,她不信珞珞在自己的面前有辩解的机会。当年容她假冒她在帝亓宫生活在帝和的身边,以为只是不让他继续纠缠自己的一个办法,却没想到成为她今日不能随意灭她的阻碍。如今说这些已是晚了,过去的,不愿提及。但眼前的,是她没想到的,珞珞死活后,怎会出现血魔?

“不可能呀。”

渊炎听到诀衣的声音,问道,“什么不可能?”

“嗯?”

“你刚才说,不可能,是跟我说话吗?”有了先前自己的自作多情,渊炎

不确定诀衣在跟他讲话。

诀衣微微蹙眉,不答渊炎的话,问他“刚才在帝亓宫,你可有发现什么异常?”

“帝和没有出手维护珞珞吗?”

“他虽没有护她。可他并不希望珞珞那样惨死。”

渊炎道,“惨是惨了点,可没人逼她那么做。”若是换成小衣出手,应该是干净利索的,“她自己要那般惨不忍睹对自己,与旁人无关。小衣,你无需自责。”

“我并不是自责。”

她,敢作敢当。目的就是要珞珞为当年陷害夙漠而偿命,她怎么死,她无动于衷。而帝和,她晓得是在给她薄面。但他确实对珞珞有仁慈之心,五百年,终究是有一分情谊在的。

“那是……”渊炎看不懂今日的帝和与诀衣,他以为诀衣很讨厌帝和才是,但今日一看,他们之间似乎很微妙。她不喜欢他,不想见到他。而帝和,对她似乎也并没有多少喜爱,只是无奈的给她一个交代。可两人之间,好像有些话不用说透,只一个眼神就能懂。他和小衣在相识五百年了,自认对她颇有了解,却仍旧不懂她的心里在想什么。

“渊炎,异度的天魔,皆诚服郁你父皇的统管吗?”

渊炎点点头,“只要是魔,就得听令。”

“血魔呢?”

“血魔?”渊炎想到在帝亓宫里涌起的血浪,还有能冲破帝和结界的血球,“能力如此强大的血魔,我还是第一次瞧见。”

渊炎的话音才落下,踩在云端之上的诀衣忽然飞起来。原本白色的祥云变成了血红色,软绵绵的云朵变幻出一张珞珞的脸,冲着飞上高空的诀衣甜甜的一笑,好像在说,我们又见面了,诀衣天姬。

“小衣。”渊炎飞到诀衣的身边,“这是怎么回事?”

诀衣打开手掌,召唤出长剑,神情清凌,目光冷锐,凝神专注的听着周围的动静。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灭珞珞她不悔,只担心血魔出现给异度来带大祸,而帝和,成为助异度渡劫的唯一之人。珞珞之死为何会引出血魔,她百思而不得其解。

“渊炎,莫要叫它伤了。”

“血魔?”

“嗯。”

渊炎立即化出自己的法器,他是天魔,若是叫血魔伤了,如何有颜面继承父皇的天魔皇权大位。

那朵变出珞珞脸庞的云朵忽然出现在诀衣和渊炎的面前,张开大口,吐出一片血腥的大浪。浪头翻滚的时候,又变化出无数个珞珞的样子,冲着诀衣和渊炎大笑,极为骇人。

一道紫色仙光划空劈过去,光芒逼近血脸珞珞的时候,那些脸又全部变成了夙漠的样子,朝诀衣流泪,仿佛有道声音在冲着她喊。

诀衣姐姐救我。

诀衣姐姐不要杀我。

看到夙漠痛苦的脸,诀衣收了仙法,一念仁慈,让没有毁尽的血脸得以逃过她的绝杀,高宽的血浪直面扑打过来,试图一口将她吞噬。

血魔逼近诀衣身体的一刻,她反应过来自己被夙漠痛苦的样子迷惑,错过了最佳的扼杀机会,抬手凌空劈开袭来的血魔,却不料身后的血魔包裹而来。血色幽魔触碰到她身体的瞬间,一道金光从天空射了下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