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73 我的心中只有她

死一般的安静。

“长悦,如果我们知道是谁,也不会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西泽话语之中染上了几分无奈和酸涩,不知道要如何去解释这件事情。

凤长悦心脏像是被紧紧攥住,连呼吸都变得稀薄。

是啊,但凡有办法,学院都不会沦落到如今这个境地。

被人上门欺辱,学生长老死伤严重,所有人伤的伤,残的残,而且被封锁在这里,甚至因为生怕引起外界的慌乱而不能寻求支援。

甚至,连苍离都以身涉险,至今生死不知。

如果不是到了十分危急的时刻,只怕谁也不想看到如今这场景。

看着她冰冷神色,几人都消了声,不知应当说些什么来劝慰她。

蒂亚心头堵得难受,转过眼去,深呼吸一口气,看着那幽深安静的隧道,心里头依然沉重。

之前感觉到她回来的时候,她第一反应是惊喜,然而随后就想到了这件事情,不知道该如何去讲。

凤长悦看似冷清,实际上极为重情重义,尤其是对于苍离,虽然她不说,但是蒂亚知道,在凤长悦心中,苍离绝对占据着十分重要的地位。

她隐约知道凤长悦从小失去双亲,或许在凤长悦心中,苍离就是她最亲的长辈。

苍离对凤长悦有多么爱护,她也是一一看在眼里的,那种程度,绝对是已经将她看做了自己最疼爱的孩子。

这师徒两人,虽然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但是感情却十分深厚。

所以之前,她一直没有开口。

然而当凤长悦问起来的时候,她终于发觉,凤长悦的反应,比她想象中的更加强烈。

她只是这样静静的,语气平缓,却渗出让人心中发寒的冷意。

“我要知道,当时发生的一切。”

……。

其实说起来,也不过几句话的时间,就解释清楚了。

那些人在进来之后,一路杀戮,苍离率领学院众位长老一同出来应战,但是那些人的实力,却超出他们的预料。

即使是有着苍离和大长老,也依然无法完全应付那些人,尤其是,那些人似乎是有备而来。

苍离最终为了将他们引开,而出了学院,那些人紧随其后。

而后,虽然保全了学院,让剩下的人得以逃出生天,但是苍离,却是再也没有回来。

凤长悦闭了闭眼。

她没有问为什么没有人出去找他,更加没有质问为什么让苍离独自面临那样未知的危险,以至于到现在踪迹全无。

因为她知道,那是他的选择。

伽陵学院这么多人,每一条性命,在苍离眼中,都十分重要,守护学院,是他最大的责任。

他平时虽然看着有些人性,就像是一个大孩子一般,实际上,却有着对学院最深的感情。

他身为八品炼药师,虽然声名显赫,闻名大陆,但是近些年,却一直呆在学院之中,安安稳稳的守护着学院,带领着无数修炼者走向强者之路。

这样的耐性,不是每个人都有。

尤其是,像他这样的顶尖强者。

每当学院遇到挑衅的时候,他总是率先站出来,并且使用最强硬有效的手段,将那些心怀鬼胎的人,通通灭杀。

无人知道,伽陵学院能够走到今天,并且依旧站在四大学院之首的位置,他花费了多少心血。

在学院面临生死的时候,没有人,会比他更加焦急,也没有人,会站在他前面。

因为那是他的坚持和选择。

纵然此去,危险重重,生死不论。

所以,她心中纵然千般情绪翻滚,最终却也没有发声质问他们,也没有出口责怪任何一个人,几番回转,最终化为了平静。

但是那些暂且被压制下来的情绪,终有一天,会猛然爆发出来!

“院长已经做出这样的选择,我们别无选择,唯有好好地活着等着他归来。”

蒂亚看着凤长悦,语气郑重,神色坚定。

她像是忽然成熟了许多,很多东西都已经改变,虽然性格依然爽朗,但是在处理这样的大事的时候,却有条不紊,干净利索。

这样的她,着实是有些陌生的。

卡西尔在旁边看着她,身材消瘦了许多,大约是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让她也心力交瘁。

虽然方才初见的时候,她脸上挂着璀璨的笑容,眼神也依旧明亮,甚至这说话的方式都没有变化,仿佛仍然是那个跺跺脚,就可以让半个学院震动的蒂亚,也仍然胆肆无忌惮,所有的事情,都不放在心上。

但是此时,他才看到,她的确是变了。

变得更加成熟,而且有所担当。

在他们进来的时候,那么安静,是她先冲了出来,因为对自己的朋友有着最深厚的信任,在见到他们的时候,虽然遭遇了这样的事端,而且显然一直劳累,但是却依然明朗积极,即使是面色憔悴,看到她的人,也会被她脸上的笑容吸引住,从而感到轻松。

她没有说,他也大概可以猜出来,她到底付出了多少。

她轻描淡写自己和几个受伤比较轻的人一起轮值,守护着学院,时刻警惕着那些人的再次到来,或者外面发生的任何风吹草动。

其实从方才凤长悦拉着她给她疗伤,就知道她其实情况没有那么好。

只是,她都没有提起过。

满脸狼狈,唯有眸中明亮,身心俱疲,却仍笑容璀璨。

只是这样成熟利索的背后,不知究竟经历了怎样的路程。

他在看到她那狼狈的样子的时候,心里就有些不舒服,此时看到她这样冷静而熟练的处理事情,他心里莫名的觉得,更加不舒服了。

但是又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心底的那一股火,要向谁发泄。

当然,最窝火的是,他这样看着她,为她难受,为她尴尬,为她从万里之外辛苦赶来,她却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不分给他!

卡西尔心头气闷,想要转开目光,却又舍不得。

想了半天,终于想出了一个理由——

既然是那么麻烦的赶来,那么自然是要多看两眼!否则不是亏大发了吗?

再说,这里的人,除了她和小悦悦,就都是一些糙老爷们儿,怎么看?

好吧虽然轩辕夜并不算其中之一,但是他更加没胆子好吧!

至于小悦悦……

呵呵。

他还不想死。

这么想着,心里总归是好受了一点。

卡西尔下意识的要抖开骨扇,彰显一把自己的风流姿态,但是转而想到这样的气氛,还是安静的呆着比较好。

于是,站定,眼神时不时的落在蒂亚身上。

脸上有灰尘,衣服上有血迹,甚至手上还有着新鲜的疤痕…。

卡西尔气更闷了。

然而其他几人,此时都没有什么心思去注意他。

凤长悦知道,这才是最合适的做法。

毕竟,连苍离都无法应对那些人的话,其他人出去,也只是找死。

别说找人了,只怕连学院之中的结界,都出不去。

学院之中剩下的人,还需要强大的力量支撑。

这也是为什么,那些尚且存活着的长老,在挣扎犹豫之后,选择留下来。

苍离的牺牲已经做出,那么就绝对不能毁在他们手上!

起码,在他回来之前,能尽量守护学院!

“长悦,你放心,院长是八品炼药师,应当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西泽在一旁,想了半天,才笨拙的说出了这么一句安慰的话。

不过这话,却说的很对。

八品炼药师,即使是放眼整个大陆,也绝对不会超过五指之数!

一个灵宗强者,或许那些人杀了眼睛都不会眨,然而一个八品炼药师,却是绝对会慎之又慎!

毕竟,留着,比杀掉,拥有更大的价值。

所以相对而言,其实她倒是不必太担心苍离的生死。

只是,想到他或许会因此遭受凌辱或者作贱,她心中终究是堵了一口气,憋闷不已。

“走吧。”

她呼出一口气,抬起眼,重新看向前方的隧道。

既然暂时无法找到师父,那么至少,要守护好他想要守护的。

蒂亚和西泽闻言,心中都是松了一口气,然而在看到凤长悦平静的神色的时候,又觉得心中发疼。

“要我去追查吗?”

轩辕夜侧头,看到她精致的侧脸,在幽幽火光的映照下,半明半暗,手也变得有些凉,眉头微皱。

他的嗓音一如以往的优雅低沉,带着些微的清寒冷意,似乎拨动人的心弦,在想要靠近的时候,又会被那冷意摄魂,不自觉收敛了所有心思。

凤长悦抬眼看他,眼神幽寂如同静水深流。

轩辕夜心微微一动。

她却是已经摇了摇头:“不必。”

说着,竟是微微扣紧了他的手,似乎怕他离开一般。

轩辕夜眸色微闪,却只道:“好。”

两人并肩向前走去,影子重叠在一起,似乎双生,从未分离。

……。

他们很快来到了最下面的山洞里面。

刚刚出现,就有人出来迎接——

“雷长老,您怎么下来了?”

随即看到他身后还有几个人,那几个出来接人的人,顿时微微一愣。

蒂亚和西泽,他们都是认识的,只是这后面的几人…。

“凤长悦!?”

忽然有一人惊呼出声,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其他几人听到这声喊叫,也纷纷吃惊的看向凤长悦,眼底是全然的震撼。

那样的眼神,似乎凤长悦出现,是一件多么诡异的事情一般。

凤长悦眉间微蹙。

轩辕夜静静抬眼,看了他们几人一眼。

那几人顿时感觉脊背陡然窜上一股寒冷,似乎和什么危险擦肩而过一样,后知后觉的转动眼睛,就看到了站在凤长悦身边的男人。

那男人一身袖边绣着银线的黑袍,身姿挺拔,冷清尊贵。

他的气势太盛,以至于看到的人,先注意到的,都是他那一身冷清至极的从容淡漠,而忽略了那清隽绝伦的容色。

那双凤眸之中,似乎有黑色的漩涡,潜藏着无尽危险,只是看一眼,便要将人吸进去!

几人顿时一个激灵,当即收回了目光,惶恐的低下头——这男人,不可冒犯!

这世界上有这样的一种人,即使是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说,也依然会让看到的人自惭形秽,连多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然而这男人,却比之更甚。

即使是隔着一段距离,周围的光线并不是那么明亮,也看不太清晰那容颜,却依然会感觉到那人周身气势。

仿若高耸入云的雪山之上,终年不化的积雪,连一星半点的心思,都不会有。

面对这样的人,从来不会自惭形秽。

因为不会将自己做比较。

云泥之别。

这男人……

那几个人相互交换了个眼神,都是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绝对的敬畏。

有个人眼神忽然一变,想起了什么。

“他是…。”

这男人,不正是当时那个当众宣布和凤长悦在一起的男人吗?

以及,那一夜,暗夜深沉,那男人衣衫猎猎,一手遮天,却小心翼翼的将怀中女子抱得更紧,小心拂去她脸上头发。

见到过当年那场景的人,虽然不少,但是却并没有包括所有人。

其他几人显然都没有认出来,这少年虽然想起来了,却出于心中敬畏,不敢过多言语。

凤长悦看着几人诡异的神色,转念一想,舒展了眉眼,挑了挑眉。

这些人,大约都以为,她已经死了吧。

其实也正常。

在三国交流大会结束之后的第二天,她就独自离开了,而苍离为了她的安全,自然是对外封锁了一切消息,就连学院之中的人,一年时间不见她回去,只怕也是免不了有一些猜想的。

此时她突然回来,他们奇怪再正常不过。

尤其是,在学院刚刚遭遇了这样沉重的打击的时候。

“里面的人伤情如何?”

凤长悦一边开口,一边朝着里面走去,看样子,竟是要直接去看那些受伤的人。

“啊?哦、在…在里面。因为云之他们一直在炼药,所以大部分人的伤情都控制住了,只是还有几个需要特殊的丹药来救治,尚且还处在危险之中。”

凤长悦脚步不停,朝着里面走去。

杨溯几人在后面,已经感受到了这山洞之中的不凡之处,心中微微诧异,想不到伽陵学院之中,竟然还有着这样的地方。

除了熊五,杨溯和风三都是被凤长悦用神火救治过的,所以一进来,就发觉了异样,再朝着里面走去,那种感觉就越发的清晰。

这是……赤心之炎的感觉啊…。

这正是凤长悦身上三种神火之一的神火。

能够残存着这样浓郁的气息,可见这个地方,应当就是赤心之炎曾经存在的地方了。

即使已经离开了这么久,而且赤心之炎的本体也已经离开,这里依然残存着它的气息。

小彩在空间里面,有些傲娇的抖了抖头上的翎毛。

这可是它之前最喜欢的地方,平时除了族中的那些长老训练,它有时间的时候,就总是会来到这里。

娃娃有些百无聊赖,继续在冰焰之子的雪山之上翻滚。

这气息太弱了,还不如在这雪山上面玩呢。

小白最是淡定:哼,我可是对这里最熟悉的!还曾经在这里,见识过主人第一次融合神火!你们两个渣渣,都退下!

凤长悦不理会它们,走了一会儿,就进入了最里面。

这里虽然和之前有一些差别,但是还是可以认出来。

她一眼看到了原本那个盛满了红色湖水,生长着红色树木的湖,此时已经彻底干涸,很多人在那周围休息,或坐或躺,看起来都是疲惫不堪,满身伤痕。

有一些清醒着的,在听到动静之后,看了过来。

大部分人都认出了她,面色各异。

“她怎么回来了?”

“谁知道?不是说已经失踪了一年了吗?”

“之前还有人说她…。现在看来,却是好好的啊。”

“她看起来好像厉害了很多啊…。她身后的那几个人,好像也都不弱…。咱们是不是有希望了?”

“那颗说不定…。她再厉害,能比院长还厉害吗?”

话一出口,众人沉默,眼神之中都是隐隐作痛。

片刻,却有人忽然开口,声音不大不小,却刚好可以让所有人都听到。

“你回来,是想做什么?”

凤长悦随着声音看去,却是一个少年,脸色苍白,神色却十分执拗,看着她,似乎想要得到一个答案。

蒂亚和西泽从后面追上来,听到这话,脸色都微微一变。

蒂亚心中更是有些恼怒,直接冲着那少年开口:“你问的这是什么问题?长悦她原本就是学院之中的学生,怎么就不能回来了?再说,你现在,又是站在谁的立场来质问她的?谁给你的资格?”

几句话虽然语气不算严厉,但是蒂亚一直是学院之中不能招惹的存在,尤其是现在,很多事情都是她在处理,也正因为有她的努力,才能让这么多人保全,所以这些人对她大多十分尊敬,听她这样毫不客气的问话,那少年顿时觉得像是被打了一巴掌一般,脸上火辣辣的疼。

只是他还是有些不服气,梗着脖子道:“那些人问她的下落,我们都听到了!如果真的和她没有关系的话,为什么这么巧,在学院刚刚发生这样的事情之后,她就回来了!”

其他人也都噤声,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蒂亚顿时气结,恨不得掳袖子上去揍——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你们那点心思,趁早都给我收起来!你们到底有没有长脑子,居然想要在这个时候挑事儿内讧?!这一次战斗,是直接把你们的脑子都炸了吗?!再敢有人故意没事儿找事,休怪老娘不客气!外面的人都还等着你们去死送死呢!到时候,别怪老娘不留情面!”

说着说着,蒂亚就又恢复成了以前的口头禅。

杨溯几人听得一阵黑线。

这少女,难道原本就这么厉害?几句话这般气势逼人,把那些人都教训的满脸羞愧,面色涨红,却都不敢呛声。

不过能这样维护长悦,可见感情之深厚。

她能有这样的朋友,本身也是极为珍贵的财富啊。

卡西尔则是笑的欢快,还是这个样子的她,看起来顺眼一些啊…。

呸!想什么呢!

卡西尔突然意识到自己居然觉得蒂亚这样子很好,顿时悲愤——他怎么会觉得这么粗糙的女人好!而且还是这么凶悍的女人!一定是错觉!错觉!

“长悦回来是好事,你们都不要妄自揣测。要是闹出误会来,最后吃亏的,还是你们自己。”

西泽的脸色也不好看,长悦是他最好的朋友,也是他早就决定跟随的人,此时被这样怀疑污蔑,自然是不愿意的。

众人噤声,那少年涨红了脸坐下来,表情有些尴尬。

凤长悦对次其实并不在意,湛黑的眸子淡淡扫过:“不管你们之前是怎么看我的,怎么想我的,从现在开始,通通收起来!学院生死之际,我没有心思和你们争执或者辩论,更加没有兴趣让你们都信服我。”

“但是我在这,把话都说明白了——学院生死存亡之际,任何影响大局的人,我都不会放过!老师既然舍弃自己,将你们救了下来,那么我自然也会遵从他的意愿,尽我所能保全你们,保住伽陵学院!”

“任何人若是与此违背,休怪我心狠手辣!”

字字铿锵,响彻山洞,几乎要击穿耳膜!

众人身心俱颤,为这少女决绝姿态,为这铁血悍然的誓言,为那幽黑眼神之中的万般坚决!

无声。

轩辕夜却是忽然微微勾唇,划出一抹冰冷弧度,眉眼清隽,神色如铁,声音低沉优雅,却让人忽然心生惊颤。

“她心中有学院,我心中却只有她。”

“若是再有人出言不逊,我会让他后悔,没有死在之前的战斗中。”

------题外话------

高考完的孩子们,快欢快的玩耍去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