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72 噩耗

看到来人的一瞬间,卡西尔的心骤然放下——那迎面而来的人,虽然浑身狼狈,但是笑容璀璨,眼睛明亮,不是蒂亚又是谁?

他心中宽慰,却挪不动脚步,只能愣愣的看着她跑近。

蒂亚越来越近,朝着他跑来。

卡西尔心中顿时有些激动起来,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她,自从一年前接到家族之中的消息匆忙离开,甚至为了让她安心睡觉,都没有好好告别,那之后他心中一直有些愧疚,也在闲下来的时候想过重新回来。但是每每这个时候,想到自己好像也没有什么理由来,也就一直拖到了现在。

直到他从家主那里听闻了那个消息,猜到那些人竟是要对伽陵学院下手,才什么都顾不得的赶来,甚至不惜去找了轩辕夜。

之前在看到那地上的蓝衣少女的时候,他真的有一瞬间觉得心都凉了,然而下一刻,却看到真正的蒂亚正满脸笑容的朝着他跑来,说不激动,说不高兴,都是骗人的。

想到自己之前那么丢人的样子,他脸上微微发红,也不知道她看到了没有。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努力挽回一下形象的。

卡西尔心中想着,而后就“唰”的一声展开骨扇,轻轻摇晃,身姿笔直,脸上浮现角度最好的笑容,一双波光潋滟的桃花眼,此时更是几乎要晃醉人心。

蒂亚高兴的挥手:“你怎么才回来啊!”

这是在表达思念?

卡西尔心头微甜,甚是美好的露齿一笑:“我……”

“长悦!我真是要想死你了!”

一阵风从卡西尔身旁飘过,吹起他一缕潇洒的黑发……

身后,蒂亚已经跑到了凤长悦身前,一边喊着一边飞扑:“快来给我抱…。”

就在即将抱住凤长悦的时候,蒂亚忽然觉得脊背一凉,下意识的看去,就看到了那张不算陌生的清隽矜贵的容颜。

此时,那双凤眸,正没有什么情绪的瞟了她一眼。

蒂亚顿时一个激灵,当即收回力道,脚下不自觉的停住了动作,然而身体却还是因为惯性向着前方扑去——

“哎哎哎——”

接住她呀!她这么有眼力界的停下来,可不要摔个狗吃屎啊!

她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前倒去,不过眼前是长悦,还好……哎哎!人呢!

蒂亚一瞬间就看到凤长悦被旁边那身姿高大的男人揽在怀中,而后——将面前的一大块空地留了出来!

蒂亚悲愤:这男人,这么久了,居然还是这个样子!

她闭上眼睛,想着这一摔,算是丢人丢大发了!

却不想,忽然掉进了一个怀抱之中,稳稳地将她接住。

蒂亚愣了愣,动了动鼻子,而后忽然身板一挺,从那个怀抱之中站直了,看着眼前的人,上下打量。

卡西尔原本想着温香软玉满怀,却不想刚刚碰到人就站起来了,而且眼神……

“你看什么呢?”

卡西尔发誓那绝对不是感激欣赏的眼神!

下一刻,蒂亚面色变得郑重了许多,凑近了两步。

卡西尔心跳乱了乱,也不由自主俯身,想听听她是想说什么。

却听到蒂亚拍了拍他肩膀,认真道:“下次出门,身上的脂粉气得清理干净,不然出来,显得多娘啊!”

卡西尔:“…。”

他就知道她说不出什么好话来!

什么脂粉气!那明明是熏香好么!那可是七品炼药师炼制出来的专门用来提高修炼速度的熏香好么!

多少人想要都没有,就算是家族之中,也不是每个人都有的!

到了她嘴里,居然就变成了脂粉气!

最关键的是,居然还说他“娘!”!

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之前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真是可以全部清除干净了!

然而他在这边气的脸色青红,蒂亚却是完全没感觉,径直看向了凤长悦,脸上又换成了璀璨的笑容,只是彼此距离这般近,看到那张和记忆中相比已经成长了不少,也越发清丽的容颜,蒂亚心中却是忽然一哽,连带着眼神都变得有些酸涩。

“我回来晚了。”

凤长悦上前一步,轻声说道。

蒂亚虽然性子依然活泼大咧,然而她却一眼看出,她过的并不好。

她身上的衣衫带着灰尘和血迹,而身上显然也有伤,气息不稳,显然之前经历一场大战,并且到现在都没有恢复。

她虽然笑着,但是脸色有些憔悴,尤其嘴唇苍白,几乎裂开。

她几乎已经可以猜测到,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蒂亚看她神色虽然冷清,但是眸中却带着几分歉疚,知道她是真的觉得抱歉,连忙摆手:“不晚不晚,你回来,就不晚!”

凤长悦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个玉瓶,示意她服下,并且拉着她的一只手,用灵力包裹着体内的赤心之炎渗进她的经脉,仔细的温养着她的伤势。

等蒂亚的脸色好了一些,才问道:“学院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蒂亚脸色变得有些晦暗,看了看周围几人,知道这几个人都是可以信赖的,沉默片刻,道:“学院里,昨天来了一群人,先是从正门闯了进来,有几个学生正好看到,就想要上前阻拦。你也知道,咱们学院的防御能力很强,而那些人进来的时候,居然没有惊动任何人。包括长老们也都全部都没有发觉。等那些人进来之后,就直接开始了杀戮。”

“最开始的几个人,在大门处直接被残杀,而后,那些人就朝着里面而来,见人就杀,手段血腥残忍至极。而这个时候,长老们才发现,大门已经被人破开,甚至原本一直在守门的那位,也被杀了。后来长老们出来应战的时候,那些人就将…。尸体扔了下来,砸在众人眼前。”

蒂亚的声音有点苦涩,即便她性格大咧,豪放不羁,但是在看到这样的场景的时候,也会觉得浑身发寒。

甚至,现在想起那场景,还是会觉得心里头一阵颤抖。

凤长悦沉默不语,面色平静却莫名的森冷。

蒂亚顿了顿:“后来,就彻底爆发了一场大战,院中所有的长老都出来应战,但是那些人虽然只来了十几个,但是却实力很强,我们的人很快败下阵来。其中……也死了很多人。而后,那些人就离开了。但是却将我们困死在了这里。”

蒂亚抬头,看着清朗的天空,苦笑:“你也感觉出来了吧?整个学院现在都被他们那诡异的力量完全封锁起来了。事情已经发生了一天多时间,我们却连出去的力量都没有,求救信号都无法传出去,只能一直在这里想办法。”

看着几人,蒂亚苦笑:“是的,外面的人可以进来,里面的人——却出不去。”

这就是为什么,学院里面发生了这样大的事情,外面的人却依然如旧,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

整个帝都,都依然喧闹繁华。

这样的解释,才说的通。

再加上伽陵学院久负盛名,即便是在帝都之中,平时很多人也都是出于敬畏之心,最多都只是远远的看着,从没有想过进来,自然是没有人发现这里的情况。

这里原本就冷清,以至于发生了这样的惨案,都被封锁了消息,无人知晓。

“这场战斗,学院损失惨重。有很多学生,以及长老,都死了。剩下的,就算没死,也大多受了很严重的伤。”

一句话,现在的伽陵学院,遭受了最为严重的打击,正处在最艰难的时期。

几人都没有说话。

虽然蒂亚只是简单叙述了这几句,但是其中辛酸苦痛,却是不可言说。

仅仅是从那些横陈在各处的凌乱的尸体,就能猜测出,这里之前,到底经历过什么。

看到几人都是肃穆深沉的面色,蒂亚扯了扯唇角:“不过,我们后来就找到了一个地方躲避,好歹保全了一部分人。只是不知道那些人会不会还回来,所以我们现在都躲在里面,尽量减少出来。”

凤长悦点头。学院毕竟存在千年不倒,这样的保护措施,还是应当有的。

蒂亚能够出来,只怕也是感觉到了她回来的气息,毕竟她身上,还有着一点残存的天堂火。

果然,下一刻,蒂亚就感叹的看着凤长悦,道:“其实我原本也差点就死了呢!只是关键时候,我想起来你曾经留下的东西,找到了一个时机甩出去,还留了了一个人的命!”

蒂亚说着,似是有些得意,转而皱眉:“只是后来那些人将死去的人的尸体都收走了,其实我们也杀了好几个。”

凤长悦只觉得心头微涩,竟是不知该说什么好。

其实她可以料想到,那是一场多么激烈的厮杀。

仅仅是他们看到的这些,就已经太过血腥残暴。

蒂亚指向某个方向:“诺,我们现在都在后山,只有一部分人在外面守着,防止那些人再悄无声息地出现。”

凤长悦问道:“你是在这外面一直守着的?”

蒂亚点头:“学院的长老在之前的战斗之中……死伤过半,剩下的一些也勉强撑着身体,将学生和伤员都送到了后山,我还好一些,托你的福没有受很严重的伤,就在外面看着。谁知道,没有等到那些人,反而等到了你!”

说到这里,蒂亚大拇指摸了摸鼻子:“哼,那几个人还说我出来不安全,让我不要出去,他们怎么知道,我能感受到你的气息呢!等看到是你,他们肯定会惊呆的!哈哈!”

“你不知道,现在学院里的人,都把你当做自己努力的标杆呢!很多人都很崇拜你,而剩下的人,是特别崇拜你!”

几人听得一头黑线,这话听起来,怎么觉得那么不对劲呢?

不过凤长悦却是习惯了蒂亚的性子,听她这样说话,心中却是宽慰许多。

其他人怎么看她,她并不在意,只要她的朋友,都好,就好。

“走吧,我带你们去!他们肯定会很高兴的!”

虽然不认识那三个人,但是卡西尔她是认识的,最关键的是——轩辕夜她也认识的啊!

即使是卡西尔,虽然有点娘,平时看上去也总是风流花心,满世界晃荡,实际上就连蒂亚也必须承认,卡西尔的实力绝对不弱。

更别提凤长悦身边那个身着黑色浸泡的男人了!

还有另外的几个人,看起来也都很厉害的样子。

无论如何,此时能看到他们,对于学院之中还存活着的人而言,也算是好事一桩。

毕竟,现在,任何一股力量的加入,对他们来说都是能够活下去的帮助。

“喂!这下你是看的清楚了吧?这真的是长悦!你还不出来?”

蒂亚忽然转头,冲着原来她来的方向喊了一声。

短暂的沉静之后,终于在不远处,露出了两个人的身影。

凤长悦第一眼看到了西泽。

那个记忆中,老实憨厚的少年,此时远远看着她,听到蒂亚的喊叫之后,脸色有些涨红的看过来,目光落在凤长悦的身上,变得炽热了不少。

凤长悦唇边也勾起一抹笑意。

“西泽,好久不见。”

听到她开口说话,那原本正在踌躇的少年突然像是开启了机关一样,快速的奔跑起来——

“长悦!长悦!真的是你!你回来了!”

他已经变得成熟的脸上,此时全是孩子般的单纯高兴,眼睛里面似乎要放出光芒来,目光紧紧的盯着凤长悦,似乎要将这一年时间的想念全部都倾泻出来。

他比一年前长高了很多,身材更加健硕,也黑了不少,但是依然是记忆中熟悉的模样。

他几步跑到凤长悦身前,看着她,却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得有些激动的喘气。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想了半天,这单纯少年,依然只想起这一句话来表达自己心中的喜悦。

凤长悦心中一暖。

“是的,我回来了。”

西泽是她来到伽陵学院之中,认识的第一个朋友,性子淳朴却也执拗,她离开一年,最挂念的人,也就只有那几个,西泽和蒂亚,都在其中。

看到西泽虽然疲惫,身上也有一点伤势,但是总体看上去却比较精神的样子,她心中落下了一块石头,松了一口气。

原本从感觉到学院之中有些诡异的时候,她心中就有些担忧,而当进来之后,看到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越发的担心,虽然面上平静,但是其实心中早已经起了波澜。

她不想在那些尸体之中,看到自己朋友。

此时看到蒂亚和西泽完好无损,她的心瞬间轻松了许多。

对于她而言,别人的生死,都无所谓,她只在意自己在意的人而已。

西泽摸了摸头,忽然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

其实一开始,蒂亚说凤长悦回来的时候,他还不太相信,而且之前的事情发生的实在太突然,他们的精神高度紧绷,就算是在学院之中,也依然觉得十分危险。

他们能够感知到学院之中有人进来,正在想着要如何应对的时候,蒂亚却忽然一声惊叫,而后就高兴地说是凤长悦回来了,其他人,包括他都觉得并不可信,在蒂亚决定出来的时候,还几次三番的劝阻。

谁知,竟然真是她回来了!

凤长悦自然是不知道这些事情。

西泽随后看了一眼轩辕夜,心中却是万分感慨。

谁能想到,当年那个看起来那么可爱的小孩子,竟然有着这样大的秘密,身份竟然是那般神秘强大。

“学院难道没有反击?”

凤长悦看着那些尸体,忽然开口问道。

学院屹立千年,久负盛名,不知培养出多少强者。其中不乏闻名大陆的顶尖强者,通通都是可以翻手覆云覆手为雨的人物。

学院遭受了这样大的打击,一天多的时间,难道就没有一个人前来增援吗?

就算是有一些距离很远,无法及时赶到,近一些的总是可以知道的吧?

可是从方才的查看痕迹来看,根本就没有人前来支援。

见到蒂亚两人,便直接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两人的脸色都不是十分好看。

凤长悦看到两人的反应,当即就明白了什么。

“这里…。被封锁了…。我们的消息穿不出去…。”

西泽有些迟疑,微微低着头,不去看凤长悦。

蒂亚在一旁,闻言也没有什么动静,似乎是默认。

凤长悦忽然冷笑。

“我虽然在学院之中呆的时间并不久,但是不代表我不知道其中的事情。学院之中,分明有着可以穿出消息的东西,别说是封锁了学院,就算是学院之中的人已经所剩无几,也都是可以将消息散出去的。”

两人脸色微变,都是没有想到凤长悦居然知道这些事情。

她说的的确是真的。

学院藩篱塔之中,其实供奉伽陵学院千年以来的所有院长,还有一些声名赫赫的长老。所以藩篱塔的看管很严,没有院长的准许,任何人都无法进去的。

而实际上,这虽然有一部分的原因是为了表示对前辈们的尊崇和敬重,然而最重要的,还有一个原因——那是学院最后的杀手锏!

在那些排位之下,其实都放着很多的小小玉牌,每个玉牌都对应着一个从学院之中走出去的强者。

当学院遭遇了大难之时,只要挪动第一位院长的牌位,就可以牵动下面的玉牌,而后告知所有人学院遭遇危机。

近一些的自然可以快一些赶到,帮助学院渡过难关。

实际上,在过去的千年时间里,学院只动用过两次这个策略。

最后,自然也都是取得了成功。

只是那实在是太久以前的事情了,以至于很多人都已经不记得,甚至学院之中的学生,也有很多都不知道的。

不过即使是记得学院有着这样的杀招,也只有长老们才会知道怎么做。

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一天多的时间,如果愿意,学院之中的长老也早已经行动。

然而看样子,分明什么都没有做!

整个学院看起来,依然像炼狱一般!

凤长悦盯着他们两人,最后看向了蒂亚。

蒂亚身份特殊,即使是在学院之中,也依然拥有极大的自由,何况她天赋和实力都很好,她不相信她会不知道这件事。

蒂亚被她的眼神看着,只觉得如芒在背,犹豫了片刻,刚想要抬头说什么,却忽然被人打断——

“因为那些人的目标,不是学院。”

凤长悦回头看去,却见是之前,和西泽一同出现的那个长老,似乎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便走了过来。

面色严肃,眸中沉痛。

这个长老,凤长悦认识。

这个长老,是她刚刚进入学院之中时,因为宗云之而一直对她态度不算很好的那个长老。

那时候,因为宗云之受罚,他还跟着一起受了惩罚。

他的目光从那些横七竖八的尸体之上划过,闪过沉痛之色,而后便看向凤长悦,眸光却顿时多了几分犀利——

“长老!”

蒂亚突然出声,面色变得有些不好看:“那都是还没有确定的事情,您何必非要说出来?”

就连西泽,都是满脸不赞同,看向凤长悦的时候,带着几分担忧。

凤长悦忽然心中一动。

或许,这一次回来,比之前预想的结果,还要糟糕。

那长老的眼神,让她的心脏也变得沉重,似乎连周身气息都变得有些凝滞。

好像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即将破笼而出。

然而那长老,却是并没有要停下的征兆,反而严厉的看了蒂亚一眼:“蒂亚,事情已经非常明显了,纵然此时没有证据,但是当时那些人说的话,很多人都听到了。就算不是她的原因,那么,也绝对和她脱不了关系!”

蒂亚想要反驳,却看到那长老骤然竖起了手掌,示意她挺直争辩。

他直直的看着凤长悦,声色疾厉——

“因为那些人的目标,是你!”

凤长悦的心骤然一沉!

“长老!事情还没有确认,您就这样贸然开口,只怕是不合适!”

西泽匆忙辩驳,心中是万分不情愿让凤长悦一回来就遭受这样的指责的。

其实自从事情发生,到现在一天多的时间,他们也一直没有得到什么有力或者明晰的证据,甚至连那些人的蛛丝马迹都无法探查到,况且长悦才刚刚回来,就这样毫无证据的指责,实在是有些过分!

蒂亚也磨了磨牙,要不是看在此时学院已经千疮百孔,实在是不能再惹事的份上,她绝对会将这个莫名其妙的长老拉回去好好教训一番!

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在纠结这种事情!

不管怎么样,没有任何证据,他就这样对打长悦,实在是太过分了!

而且,没看到长悦身后的那几个人吗?

那几个人,恐怕随便拉出来一个,都不是他可以招惹的!

尤其是……

蒂亚已经不敢去看轩辕夜的神色了!

按着她对他的了解,凤长悦被人当面这样指责,并且还是牵涉到学院遭受攻击这样的事情,他要是能容忍,那才是笑话!

轩辕夜眸色微冷,却被凤长悦不动声色的拉住,而后上前一步,径直问道:“长老,你这样说,可有什么证据?我千里迢迢赶回来,可不是为了专门来承受虚无的责骂的。若是这件事真的由我而起,那么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我都会努力挽回,并且报仇,如果不是因为我,你却指责于我,并且耽误了寻找真凶,那么…。只怕学院之中已经死去的的那些人的亡灵,也都不会答应!”

她声音清冷,却掷地有声,听得人心头一震,仅仅是听到声音,也似乎能够听到那其中的霸气和决绝!

那长老原本想要先震慑她一番,却不想凤长悦竟是分毫不怕,直接接了他的话,而且反将一军!

他脸色微变,眉头紧骤。

“你可知道,那些人在悄无声息的杀尽了学院之后,见人就杀毫不留情,手段残忍至极。当战斗即将完全爆发的时候,那些人之中,却是忽然有人问了一句‘那有神火的少女是不是在这里’!放眼整个学院,甚至整个帝国,拥有神火的少女,唯有你一人!”

“如果这都不算证据,这都不算是针对你而来,那么,到底什么才算!”

“三国交流大会之上,你拥有神火的事情,大陆之上的人都知道。那些人如果不是想要找你,何必说出这样一句话!?”

“这样的话,你还如何辩驳?”

那长老每说一句,语气就变得更加铿锵有力,似乎站在他面前的凤长悦,已经是犯下不可饶恕大罪的人。

到最后,他甚至已经想要出手好好教训她一顿。

只是碍于旁边还有人在,他才强行克制了自己的行为。

然而言语之上,攻击却是一点没少。

凤长悦眸子微微眯起。

问她的行踪?

这倒是真的值得思考了。

毕竟,从三国交流大会之后,她就消失在世人的视线之中,之后一直辗转荆棘沙漠,而后到了绝龙谷,甚至进入了大沼泽,在那里还曾经进入银魂鬼火本身所营造的交错时空之中。

这一路征途,几乎步步惊心,然而也神秘至极。

除了杨溯几人,是没有其他人知道她这一路究竟是如何过来的。

按说,正常人即使对一件事情感兴趣,子啊经历了一年时间的消磨之后,也都不会想起来了,更加不会提起。

然而听他的意思,却是那些人在进行杀戮的时候,或无意或有意的问出了这件事。

听那问话,却好像是知道她已经从那些地方出来,回来了一般。

她眉头微皱,脑中忽然闪过一道白光。

或许……

“你不说话,是在心虚吗?还是你也觉得,这些人,的确是你招惹而来的?”

那长老看凤长悦垂眸不语,以为是被自己震慑住,语气更加的有底气。几乎如同质问。

这一次,就连卡西尔都看不下去了。

“喂!我说你这个人是不是有问题!这么随便问出的一句话,能证明什么?就凭着这么一句话,你就判定是小悦悦的错,还是她引来的敌人?我说你的脑子是被狗吃了吗!?”

那长老大半辈子都呆在学院之中,也算是德高望重了,何曾被人这样指着鼻子骂?当下就气的身体颤抖,脸色涨红:“你!你大胆!”

“我胆子大我知道不用你提醒!”卡西尔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我就奇了怪了,这伽陵学院好歹也算是大陆之上最好的学院之一了,怎么就有你这样的长老?小悦悦名气那么大,谁不知道她有神火?万一那些人只是好奇的问一句呢!?”

“……”

几人都是默然。

虽然他这样站出来帮凤长悦说话,杨溯几人都很是感激,但是这话也未免太强词夺理了……

西泽却是老老实实点头:“就是!”

长悦的名声一直很高,万一真的是这样呢?那长老真是要冤枉死她了!

“……”

蒂亚则是难得赞赏的看了卡西尔一眼:“娘娘腔,你终于有一次说对了!”

卡西尔:“……”

这好像是夸奖?可是好像有哪里不对!

卡西尔随即将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都扔到了脑后,看着已经被气的说不出来话的长老,桃花眼里面闪过同情之色:“长老,你这要是因为自己脑子不够使,误会了她也就算了,如果是想要浑水摸鱼…。呵呵,恐怕就不太好哦。”

他眼睛一眨,骨扇轻晃:“毕竟,有的人,脾气真的不够好呢。”

谁都知道这是在说轩辕夜了。

不过对于卡西尔的调侃,轩辕夜眉色不动,似乎没听见一般。

然而卡西尔并不在意,耸了耸肩膀。

那家伙为了小悦悦,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他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眼下只怕若不是小悦悦还在克制,并且拉着他,只怕那家伙一个眼神就已经杀了这人了!

哪里还用在这里继续听他胡说八道!?

杨溯几人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眼神也明明白白的写着同样的意思。

冒犯者——杀无赦!

这几个人随便谁站出来,都是可以灭杀了这长老的人物,何况都汇聚到了一起!

这长老被卡西尔噎的说不出话来。

凤长悦抬眸,神色平静:“无论怎样,现在最要紧的,是先挽救学院的危机,而不是纠结是谁的错误。当然,等一切事情了解,如果证明,这件事的确是由我引起,那么我必定会承担所有的罪责,如果不是我的错,那么我也绝对不会轻易算了。”

“该是我的,我绝对不会逃避,但是如果有任何人想要趁机踩我一脚,甚至陷害于我,我也绝对不会轻言放过!别人敬我一尺,我敬别人一丈!别人欺我一分,我比百倍还之!”

她神色坦荡磊落,声音不大,却充满力量,让人信服。

那长老看着她坚决的神色,忽然也说不出话来。

嘴唇蠕动了半晌,才不甘愿道:“好!若是我冤枉了你,那么你提出任何要求,我也必定答应!”

蒂亚翻白眼:这个时候了,居然还想着这些事情!亏得还是学院多年的长老!

“走吧,里面还有一些人在等着。”

蒂亚不再理会他,偏了偏头,示意凤长悦跟上自己的步子。

“伤亡情况如何?”

凤长悦开口问道。

蒂亚眉头一皱,西泽脸上也满是担忧。

“情况不太好。”

“虽然后来躲避的及时,但是因为那些人来的实在是太快太突然,很多人连出手的时间都没有就死了。而后来,在爆发大战的时候,更是有不少人…。加起来,大约也将近一百五十人了。”

一百五十人,听起来似乎并不多,而实际上,对于伽陵学院而言,却已经是一个大数字。

伽陵学院每三年才招收一次学生,而且每一次人数都不会超过二百人,整个学院的学生,加起来也不过只有五六百人罢了。

而且这里的学生,大多背景不凡,天赋卓越,死一个就已经是极大的损失,更何况是死了这么多?

“剩下的人,都已经躲在了后山,那里之前已经被封闭,还是这一次情急之下才重新进去,但是的确安全很多。但是很多人虽然还活着,但是身体受伤很是严重,学院炼药部的那些人,都在不分昼夜的炼制丹药。但是有的伤的很重的,需要高品级丹药,无法及时炼制,只能用药材来维持。”

蒂亚说着,脸上神色越发的沉重。

“我们这些身体尚好的,都在外面轮值,时刻观察着,想等他们情况好一些再说。”

凤长悦了然。

其实学院遭受这样的重创,没有将消息传出去,只怕除了因为那些人对学院之外的结界动了手脚,还因为学院的多方考虑。

四大学院的关系一直很是微妙,之前因为在三国交流大会之上,凤长悦的惊艳表现,让很多人都清醒过来,伽陵学院,终究还是伽陵学院,深厚的底蕴在那里,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超越的。

再加上当时轩辕夜出现,让很多人都知道凤长悦身后有这样一个神秘而强大的势力做靠山,那么自然也是伽陵学院的靠山。一时之间,倒是让很多人收敛了不少。

但是那终究只是暂时的。

一年时间,足够让很多人再度蠢蠢欲动。

树大招风。

伽陵学院如此风光,自然难免遭受嫉妒。

有不少人都在暗中期待他们出事。

如果此时传出消息,无异于平地一声雷,势必将会引起动乱。

或许会引起众人群起而攻之,也未必没有可能。

这世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若是有机会将伽陵学院除名,想必很多人都会乐意为之的。

而此时的伽陵学院,无疑正处于最差的状态。

无论如何,不到万不得已,他们是不会动用最后的杀招,也不会将自己的一切都暴露出来。

凤长悦回来,无疑是一个强大的助力。

一行人走了一段距离,经过了重重的检查,终于来到了后山。

等来到最终场地的时候,凤长悦微微挑了挑眉。

这地方,倒是有些出乎意料。

这里,竟然是原来束缚赤心之炎的地方。

是的,他们现在,正在往地下走去,显然是走向原本赤心之炎存在的那个地方。

只是这隧道已经开阔了许多,方便人进出。

不过看起来有些粗糙,显然是情急之下才挖掘的。

还可以看到一些新鲜的痕迹。

而两边,都燃烧着颜色各异的火焰,看起来却像是各种兽火,刚好可以照亮隧道,而不会让人看不清道路。

只是那幽幽的光辉,在寂静的隧道之中,显得有些孤寂。

“宗云之他们也在下面炼药,只是是分离开的,炼制出来之后,就迅速送到隔壁,给伤员服用。”

西泽一边走,一边解释。

凤长悦点头。

其实这里的确是很安全的处所。

虽然赤心之炎已经被她收复,但是这里仍然残存着神火的气息,尤其赤心之炎的优势就是养伤,这对于他们而言,反而是一件好事,可以更快的将身体养好。

而且神火的气息,会掩盖这些人的气息,而一般人,对神火又没有感应力。

总体而言,这的确是最好的地方。

然而,凤长悦心中忽然闪过一分疑惑,到此时终于得空,开口询问。

凤长悦看着前面走着的几人,忽然问道:“老师呢?”

这老师,自然不是指的别人,而是她真正的老师,学院最大的支柱——苍离。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师父应当也承受了极大的压力。

凤长悦知道苍离的实力水准,加上他八品炼药宗师的身份,拥有着极其强大的人脉,学院遭受这样的重击,他应该是会动用各种手段来挽救学院。

现在却好像什么动静都没有?

她从一进来就觉得有些诡异,只是接连不断的出现一些事情,让她没有机会问出口。

此时走在寂静幽深的隧道之中,她再次想起这件事情,便出声询问。

然而这话,却是让前面的蒂亚西泽,同时停下了脚步。

两人的身体都是有些僵硬,而一旁那长老的脸色,也是瞬间变得十分难看。

凤长悦心中忽然一沉,像是有什么东西忽然攥紧了心脏。

她的手不自觉的握紧了轩辕夜的手,感觉到那温热有力的触感,才觉得心中微安。

“师父呢?”

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冷清,平稳,却像是隐藏着滔天波浪。

无人说话。

周围的火焰无声燃烧着,却映出人影僮僮。

影子被拉长,像是鬼魅。

她已经很久,都没有这样紧张过,即使是自己在遭受困苦的时候,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卡西尔手中的骨扇,不知何时已经停了下来,有些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杨溯眉头微皱,看着凤长悦平静的神色,却是有些担忧。

“无碍。我会在你身边。”

轩辕夜的声音传入耳中,继而敲打在心脏之上。

她不自觉的屏住呼吸,湛黑的眸子在这样明灭的光线之中,冥冥冷冷,像是冬天最寒冷的冰水,带着彻骨寒意。

蒂亚忽然觉得喉咙一阵发紧,想要说什么,却像是被堵住了喉咙,什么都说不出来。

西泽脸色有些苍白,却不敢迎上她的目光,转开了视线。

“院长……院长……”

“院长被那些人带走了。”

那长老的声音,像是钉子一般,一个个的钉在她的耳膜之上,疼的几乎心都要颤动。

“你说什么?”

她声音飘忽,忽然觉得心中骤然塌下一块。

“他出来应战,最后…。寡不敌众,被那些人,带走了。”

“生死不知。”

她已经不知道那是谁的声音,只觉得头重脚轻。

“你们…。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被带走?”

她忽然抬眼,嘴角似笑非笑,眼角却满是冰霜。

容色似铁。

她这样子让蒂亚和西泽都是心头发堵。

“当时,情况实在是…。”西泽想要解释,却说不完全。

“到底是谁?”

她语气沉凝,神色幽冷,仿若地狱而来。

------题外话------

昨天没有万更,二月君已经表示了歉意,但是作者也是人,也有各种各样的不可预料。二月可以说,绝对已经尽了全力,也希望大家体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