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八十三回 绝望

“太夫人,其实如今能够搬出去也是好事,到时候您就帮着二夫人带带二少爷,再好生教教四小姐规矩,想来没有了侯爷和大夫人护着,我们家小门小户的,又养不起四小姐手下那许多闲人,四小姐定能受教许多……届时您儿孙绕膝,成日里要不就赏赏花儿,要不就抹抹牌,要不就与孙子孙女儿们说笑一回,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穿什么就穿什么,要是还觉得闷了,就叫两个女先儿去家里与您说书解闷儿,再不然还可以在家里养几个小戏儿,这样的日子,真是想想都快乐似神仙哪!”

齐嬷嬷本意既是为了劝彭太夫人消气,别再闹腾,她心里也的确是这样想的。

如今太夫人已经这样了,二夫人再不好,也已给二爷生下儿子了,以后二人少不得只能继续过下去,只要二爷把二夫人哄得高兴了,以周家对二夫人的疼爱与看重,难道会不提携二爷,帮衬着二爷二夫人过日子不成?

而太夫人与二夫人说穿了也没多大的矛盾,只要太夫人以后不再往二爷屋里塞人,只要太夫人不再抬举彭姨娘给二夫人难堪,想来二夫人也不会再与太夫人斤斤计较,毕竟太夫人也是二爷的亲娘,二少爷的亲祖母,二夫人便不看二爷,看在二少爷的面子上,也得敬着太夫人。

反观留在府里,明明日子就过得十分憋屈,一点主都做不得,谁都能给她们气受,她们却还只能忍着,这样的日子哪及得上分府后太夫人就是府里名副其实的老封君,不像在侯府只占了个虚名来得痛快?

所以齐嬷嬷只稍稍权衡了一番,便已开口劝起彭太夫人来,而且因为太了解彭太夫人了,所以她把教顾蕴规矩摆在了第一条,想着太夫人纵不看别的,只看以后能随意给四小姐立规矩能随意调教四小姐的份儿上,也一定会松口答应搬出去的。

却没想到,她话还没说完,彭太夫人的脸色倒是果然缓和下来,二爷却几句话就把她的努力全部付诸流水了:“蕴姐儿届时不会跟我们一块儿出去住,娘也不会跟我们一块儿出去住。大哥说了,娘是显阳侯太夫人,纵与他不是亲生母子,他也有责任与义务奉养娘,所以此番娘不必搬出去,以后仍住在嘉荫堂,至于蕴姐儿,娘跟前儿总要有人尽孝,大嫂便发话将蕴姐儿一并留下了,也是让蕴姐儿与菁姐儿几个作伴的意思。”

简直不啻于晴天霹雳!

当下不止彭太夫人与齐嬷嬷呆住了,彭氏与一旁一直没开口说话,以免彭太夫人觉得大人说话她小孩子却插嘴实在不懂事的顾葭也呆住了。

片刻之后,还是彭太夫人的尖叫声响起:“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是不打算理会我这个娘的死活,只顾自己快活,却把我扔在火坑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是不是,你可真孝顺,我可真生了个好儿子!”

才让齐嬷嬷与彭氏母女相继回过了神来,齐嬷嬷脑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便是难怪方才二爷要说二夫人以后一月里至多就见太夫人两三次,方才她们竟然都将如此要紧的一句话给齐齐忽略了。

彭氏则已扑过去抓住顾冲的手臂一迭声的叫起来:“表哥,你怎么能将姑母一个人留下呢,侯爷与大夫人素日待姑母是如何不孝不敬的,别人不知道,你还能不知道吗,姑母落得今日这般惨状,指不定就是侯爷大夫人与四小姐合谋害的!这还是我们大家都在府里呢,姑母已被害成了这样,要是再将姑母一个人留在府里,岂非不几日就要被他们欺侮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表哥,你万万不能答应这事儿啊,要么我们都留下,要么我们都搬出去,总之无论如何也不能将姑母一个人留下!”

听得顾冲说分家已是定局时,彭氏一颗心已是沉到了谷底,觉得自己余生怕是再别想有好日子过,更别提生儿子了。

谁知道没有最坏,只有更坏,姑母竟还不被允许跟着表哥一块儿出去住,那岂不是意味着,以后整个家里,连从名分和道义上能压住周氏那泼妇的人都没有了?那周氏岂非想打骂自己就打骂自己,甚至提脚把她卖了,也没谁敢有半句二话?

当然,她或许还能依靠表哥这个一家之主一二,可表哥眼下能妥协,以后自然也能妥协,周望桂才为他生了儿子,娘家又势大,嫁妆还丰厚,反观自己,无依无靠不说,还年老色衰,又没有儿子傍身,别说表哥极有可能碍于周望桂的淫威不敢护着她,就算表哥敢护着她,能护得了她一时,能护住她一世吗?

周望桂完全可以趁着表哥不在家时,将她给卖了,等到表哥回来后,就算再生气,她也已经被卖出去了,难道还能将她找回来不成?而且也未必能将她找回来啊!

彭氏越想越害怕,越想越恐慌,这才会一回过神来,便扑上前哀求起顾冲来,好在她还没糊涂到把自己心里想的都说出来,还没忘记扯着彭太夫人的虎皮做大旗。

彭氏的话让顾葭跟着反应过来,忙也扑上前抱着顾冲的另一边手臂哭起来:“爹爹,您万万不能将祖母一个人留在府里啊,大伯父与大伯母待祖母几时尽到过为人子媳的本分了,如今却忽然巴巴的要将祖母留下奉养,还说什么要留了顾蕴在祖母跟前儿尽孝,顾蕴不害死祖母就是好的了,怎么可能对祖母尽孝?大伯母何以不留别人,偏只留祖母和顾蕴,说穿了就是将祖母留下给顾蕴折辱的,您千万不要中了她们的奸计,让亲者痛仇者快啊!”

顾葭的想法与彭氏差不多,彭太夫人若真留在府里,以后整个家里就周望桂一人独大,纵不敢要了她和彭氏的命,让她们求生不得求死不得却是轻而易举之事,到时候又还有谁能护着她们?

而较之彭氏,顾葭素日日子到底好过许多,彭太夫人与顾冲待她都挺娇宠,在二人面前,她便也大多数时候都敢讲真话,譬如眼下:“爹爹,这一定是夫人与大伯母还有顾蕴她们三个人的诡计,反正她们都深恨祖母,当然巴不得祖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夫人恨祖母的同时,也恨毒了姨娘和我,如今能一石二鸟的既折辱祖母,又折辱姨娘和我,她何乐而不为呢?爹爹,您千万要救救祖母,也救救姨娘和我,我们真的不想与祖母分开,也不能与祖母分开,爹爹,就当是葭儿求您了!”

彼时彭太夫人已经在最初的惊怒过后,强迫自己稍稍冷静了下来,听得彭氏母女的话,虽知道她们至少有一半是为了她们自己,却也将她想说的话都说了出来。

她便也不再骂顾冲了,只是哭道:“我怀胎十月生下你,辛辛苦苦的将你拉扯长大,如今我比死人也就多口气,你却要将我独自留在火坑里,过你自己的好日子去,你还不如趁早拿绳子来勒死了我洒脱一些呢,反正我也活够了,何况你今日不勒死我,我也迟早要死在你那宝贝女儿手里的!梅珍葭儿,你们两个也是没出息,还求他做什么,他连我这个亲娘的死活都不管了,何况你们,你们索性与我一道让他勒死了是正经,黄泉路上我们祖孙三代也好有个伴儿!”

说完,一手揽了彭氏,一手揽了顾葭,三人抱头痛哭起来。

若是换作以往,听得顾葭与彭太夫人这话,顾冲少不得要冲回去与周望桂大吵大闹一通,然后如她们祖孙所愿,说什么也要将彭太夫人一并带出去与他一块儿过日子。

可这一次,周望桂一早便把什么话都说在了前头:“我们两个为什么把日子过到了今日这般地步,固然有我性子骄纵的原因,可若不是婆婆从中兴风作浪,若不是婆婆一再的抬举彭姨娘,我们两个想来也不至于如此。如今我们再不满意彼此,也已经有了福哥儿,那便只能好好儿将日子过下去,可如果让婆婆跟我们住到一起,你觉得我们这日子能过好吗?倒不如就将婆婆留在府里,既是大哥大嫂主动提出的将婆婆留下奉养,那便绝不会亏待了婆婆,说来婆婆还是沾的蕴姐儿的光呢,大嫂若非一心想留下蕴姐儿,又怎么可能愿意留下婆婆,好歹给蕴姐儿一个尽孝的借口继续长住府里?”

“至于彭姨娘与葭姐儿,你也不必担心我会对她们怎么样,早年我不待见彭姨娘,说到底还是因为我没有儿子傍身,心里没有底气,如今我都有儿子了,我还与她一般见识做什么?没的白失了自己的身份,我以后就当她小猫儿小狗儿一般,高兴了就逗两下,不高兴了就撂到一边便是,便是葭姐儿,将来也不过就是一份嫁妆打发出去的事,什么大不了的?所以你大可不必担心我会对她们怎么样,也大可让婆婆放心,没有她护着,她们一样吃不了亏去!”

又暗示顾冲,只要他以后好好待他们母子,周指挥使一定会尽快替他谋一个实职,至少也得是五城兵马司分城指挥使或是兵部郎中以上的官职,让他以后除了显阳侯府二爷的身份,还有更令人瞩目与艳羡的其他身份,毕竟福哥儿还小,以后他们这一房的门户就要靠他来支撑了,周指挥使哪怕为了女儿和外孙呢,也不会再让他无所事事下去。

顾冲一个快而立之年的人了,又怎么可能不想干一番事业让人人都尊重自己,当然,他是绝不会承认自己没本事的,在他看来,他缺的从来都只是机遇而已,如今好容易机遇摆在眼前了,叫他怎么舍得轻易放弃?

何况这些年受老娘与老婆之间的夹板气他也真是受够了,早前他还想过老婆可以换,老娘却不能换,那便将周望桂休了再不济和离也成,可如今周望桂儿子都生了,他更不可能与她和离了,既然没办法改变现状,那就只能尽量改善现状了,总不能真一辈子就这样过下去罢?

所以周望桂既先退了一尺,他便也乐意退上一丈,不管怎么说,好歹先试试若老娘不跟他们一起住,他们夫妻之间能否将日子慢慢过好起来,待他彻底将老婆降住了,再将老娘接出来也是一样,反正是大哥大嫂主动提出要将老娘留在府里奉养的,若是出了什么岔子,他自然惟兄嫂是问。

是以顾冲只任由彭太夫人祖孙三人抱头痛哭,既不劝阻,也不安慰。

待三人哭了一阵,见他不为所动,只能相继停下后,他才开了口:“娘,您听我说,此番既是大哥大嫂主动提出将您留下奉养的,自然不敢对您有任何怠慢,否则我岂会与他们善罢甘休?自父亲过世,您在嘉荫堂也住了将近十年了,一草一木都已极熟悉,您本又身子不好,贸然换了地方,万一累病势加重了,岂非是我的罪过?况我们以后住得也不远,您什么时候想见我了,打发个人去与我说一声,我便带了周氏和福哥儿回来给您请安,周氏已说了,以后一定会好生孝敬您的,您为了儿子的前程,就委屈自己一回罢,就当儿子求您了!”

一席话,说得彭太夫人的心沉到了谷底,她自己的儿子自己知道,真不是什么心志坚定之人,只要有人在他耳边嘀嘀咕咕,一次两次他或许不会动摇,但三次五次就说不准了,如今他都已能狠心将自己一个人扔下,自己出去过好日子了,假以时日,他的心越发被周氏拢住,他岂非越发要将自己这个娘忘到脑后去了?

何况还攸关他自己的前程,男人又有哪个是不想手握大权前呼后拥的,只要自己能荣耀,老娘委屈一些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今日以前,彭太夫人从来没觉得自己的儿子凉薄无情过,就算真凉薄无情了,那也是对别人,怎么可能这样对待自己这个亲娘?如今当儿子凉薄无情的对象换成了自己,她方知道,原来心里是那样的悲凉,是那样的绝望!

彭太夫人已是这般绝望,就更不必说彭氏与顾葭了,表哥/爹爹为了自己的所谓前程,为了讨好嫡母讨好周家,连自己亲娘的死活都不理会了,将来周氏那泼妇真变着法儿的百般折辱她们时,难道还能指望吃人嘴短,拿人手软的他回护她们吗?

还是趁早别做白日梦的好!

所以哪怕顾冲话说得再好听:“至于表妹与葭姐儿,娘您也不必担心,周氏已答应我会好好儿待她们了,周氏那个人这么些年下来,我也有几分了解了,性子虽有些骄纵,却自来都是有一说一,说到便会做到的,当然她话说得仍有些不好听,说自己如今都有儿子了,与表妹一般见识,岂非白拉低自己的格调?葭姐儿说到底也不过就是一份嫁妆打发出去的事,她忙着照顾教养福哥儿且来不及呢,哪有那个闲心去理会旁的人或事,你们就只管放心罢!”

彭氏与顾葭却仍是抱着彭太夫人哭个不住:“姑母/祖母,我们真的不想与您分开,也不能与您分开,求您一定要救救我们,那个泼妇如今已是百般欺凌折辱我们了,将来府里她一手遮天,一定会越发让我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

哭得顾冲渐渐火大起来:“你们这话什么意思,是说我这个夫主与爹爹护不住你们是不是?我告诉你们,这事儿已经定了,你们纵然哭死了也没用,还是趁早给我收了声的好,再歪缠娘下去,让娘气坏了身子,我唯你们是问!”

骂了彭氏与顾葭一通,见二人都对自己的话当耳旁风,越发生气,索性眼不见心不烦,拂袖而去了。

余下彭氏与顾葭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却见不但顾冲拂袖而去了,彭太夫人也面如死灰的闭上了眼睛,既不哭了也不与她们说话,就好似没听见她们的话,就好似眼前根本没有她们两个人存在一般。

彭氏到底经过见过的事多些,也了解彭太夫人一些,知道她这是被表哥伤了心了,这会儿正沉浸在满满的灰心与绝望里,哪里顾得上理会她们?

也就渐渐收了声,又嘱咐了齐嬷嬷一番,请她务必照顾好太夫人,她们晚些时候再过来服侍太夫人后,便拉着顾葭先退下了。

顾葭自搬进嘉荫堂后,就与彭氏渐渐不大亲密了,等到知道彭氏早年做的事后,她就更是连话都不肯直接与彭氏说,有什么只打发丫头递话了,这些日子彭氏哪怕日日过来嘉荫堂,母女两个直接说话的次数加起来也不超过一只手,何曾还有过似现下这样被彭氏拉着手的时候?

不待走出彭太夫人的内室,她已一边在挣脱彭氏的手,一边在低喝了:“放开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