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87章:医治3(求订啊!)

当萧摇和童俊杉匆忙的赶到605室,也就是丁浩的病房时,只听见了一声声嘶吼的叫声。这叫声毫无疑问就是丁浩发出来的。

“啊,啊……”

“浩儿,浩儿,你怎么了,哪里疼啊?呜呜……”听见了一阵带着哭泣的女人的声音。

“怎么回事?难道没有给丁浩打止痛剂吗?”童俊杉皱着眉头问着旁边的护士。

“打了,可是似乎没用。”女护士也是急着的道。

没有用?这不太可能啊。如查止痛镇定剂没有用,按丁浩这受伤的程度,那不得多受罪啊。

萧摇问道,“这是第几次给丁浩打止痛剂?”

“第三次。”护士答道。

第三次就产生了抗体不成?

萧摇快速的走进了病房。

“丁浩,丁浩,童医生和萧摇过来了。你再忍忍,他们一定会有办法的。”刚才去叫萧摇的简靖翊说道。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笃定萧摇会有办法。

大家听见童医生和萧摇来了,赶忙让开路,只是有在床边的一对男女,神色痛苦,手足无措的看着病床上的丁浩。

“童医生,萧小姐,请你们看看,小浩他到底是怎么了,呜呜……”丁建军一个大男人,看着儿子受着如此的折磨痛苦,都忍不住的哭了起来。

萧摇一进病房,看到的就是丁浩本身抽搐,脸色发青,表情狰狞不已,这明显药力抵抗结果,也就是说,丁浩对止痛镇定剂有了排斥现象。

这就是说丁浩的全身的伤害疼痛,全部在此刻爆发,他才会疼得实在受不了,才会大声嘶吼出来。

萧摇在听到丁浩在打第三次止痛剂时,就出现这种现象,就猜测到对止痛剂排斥给造成的。然而,亲眼看到丁浩的惨状,萧摇的心里很是不好受。

萧摇来不及解释,二话不说,一口气给丁浩足足差了36针。丁浩总算安静下来了。

丁浩总算不痛了,他看着萧摇,他虚弱的问道,“萧摇,我为什么全身这么痛,痛得恨不得死了算了?为什么会这么痛?”

萧摇说道,“丁浩,没事了。以后有我在,你不会这么痛了。你累了,好好睡一觉吧。”

“嗯。”丁浩一阵痛苦嘶吼之后,是真的累了。他一嗯完,就陷入了沉睡之中。

萧摇严肃的对着丁建军夫妻俩说道,“丁叔叔,阿姨,三哥,你们都出来一下吧。其他人也出去吧,让丁浩好好睡一觉吧。”整个病房的人,除了丁家的亲戚朋友之外,还有就是其他病房的人家属过来关心一下的。

简靖靖和丰成越这一次又见证了萧摇的不凡之处,真是震惊万分。他们半年前是眼瞎了还是心瞎了,这样如此出色的萧摇,他们竟然无知拿来打赌,如果不是最后一刻萧摇的将了他们一军,那以后的萧摇是不是就要承受在被人甩的异样眼光之中活着呢。更或者就像夏末凉亲口说的,让萧摇消失在高英呢。

萧摇说的没错,訾柘是人渣,那他们这些纨绔子弟也算是人渣吧。不过,还好,他们能及时改正自已的错误,不然他们就永远就与萧摇毫无交集吧。

萧摇不知道二人的心思,出了病房之后,萧摇就问道,“丁叔叔,阿姨,你们家族有药物抗体病原史吗?”

童俊杉震惊严肃的问道,“摇儿,你的意思丁浩刚才是?”

“对。”萧摇点了点头说道。

“那就遭了,”童俊杉分外严肃的说道。

“童医生,萧小姐,你们在说什么?”丁建军夫妻俩疑惑不解。

“丁叔叔,丁浩刚刚表现出来的状况,是对药物的排斥的表现。也就是每使用一次药物,他的身体就会出现抗性,在第三次时,他的身体机能就会本能的产生对药物抗议的病原体。刚刚我问了护士,她说丁浩第三次注射止痛镇定剂,所以他在第三次时,体内就本能的抗拒止痛剂的出现,这样一来,这止痛镇定剂不但不能给丁浩止痛,反而加剧痛楚。”萧摇解释道。

听到萧摇的解释,夫妻俩简直要吓瘫了。一个受伤这么严重的人,不用止痛剂,那得受多大的罪啊,不很坚强的人,可能就因这些痛楚就被折磨而已。

“怎么,怎么会这样?萧,萧小姐,童医生,你们一定要救救不让他这么痛啊,求求你们啊?”如果不是萧摇拉着夫妻俩,他们俩就要跪下来了。

“丁叔叔,阿姨,丁浩以前有出现过这些情况吗?”萧摇问道。

“没有。”丁浩妈妈摇了摇头,“小浩小时候很好带,也很少生病,只是偶尔感冒了,也只是吃一两药就好了,第三回他怎么也不肯吃。如果不是这次,我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小浩对药物产生抗体啊。呜呜……,我家可怜的孩子。”丁浩妈妈声泪俱下的说道,

“我们的家族没有这样的家族病原史啊。”丁建军说道。“老婆,你的家族里有这种情况吗?”

丁浩妈妈想了想,说道,“我听我奶奶说过,她妈妈就是受不了病痛,药石无效而自杀死的。萧小姐,难道是?”丁浩妈妈不确定了。

萧摇说道,“阿姨,这就有可能丁浩就是遗传到你太奶奶的体质。”

“怎么会这样?”丁浩妈妈要崩溃了,想到太奶奶的自杀,更是泣不成声,“怎么办啊,怎么啊,呜呜……”

“放心,阿姨,丁叔叔,我会尽量解决这个问题的。”萧摇说道,“我现在给他施针灸之术,就能止痛,而且不会产生抗体,我每天给他来一次,直到他康复为止。”

“太谢谢你了,萧小姐。”丁建军夫妻俩连连道谢。刚刚萧摇给丁浩施针,他们都看见了,而且丁浩也是在施针之后才平静下来的。

萧摇在与看完丁浩之后,萧摇和童俊杉就去了看上官飞。

“摇儿,还好有你在,不然,孙凯和丁浩的情况,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童俊杉真心的说道。

孙凯是肺部问题,他们没有发现,丁浩对药物产生抗体的状况可能会更让他们这些医生无奈。

他现在是完全确定萧摇的医术可比自家老爷子的高。像孙凯和丁浩的情况,自家老爷子也看过,可是却并没有发现异常,而萧摇却发现了。

他们家认了萧摇这个妹妹,真是三辈子修来的福气。

因为上官飞的身份不一样,其他三人的病房都是在六楼,而上官飞却在七楼。他的病房是特高级病房,是个里外套间,外间是家属休息地,里间就是病房。

上官飞的病房里,除里丰成越和简靖翊,还有一个丰东升及上官飞的大哥上官旭,一个是保养得当的妇人,另外一个人让萧摇很是意外,这人就笪攸宁。

“萧摇!?”屋里三个人都是既惊讶又震惊的。她怎么会出现在这的?都同时疑惑了。上官飞和她算是朋友,但也没可能让她不上课,而直接来看上官飞吧,要来也是下课之后过来。

也不怪他们疑惑震惊。简靖翊和丰成越根本就没来得及跟他们说萧摇出现在这,是为了给他们几个看伤势。

“丰董,丰夫人,笪大哥,上官少爷。”萧摇挨个的打招呼,“我是来看看上官飞的。”

一听萧摇来看上官飞的,有两人脸色不太好。

一个是丰成越的母亲丰夫人。她尽管知道萧摇现在是童家大小姐,还听说她是冷大少的女朋友。可是她觉得无论是身份样貌都配不上冷家大少,可偏偏冷大少为了这个女孩,让小静在她童家认亲晏上出了这么一个大丑,就是回到了京城,也被世家耻笑。这让她对这个半路童家大小姐很不满。

可现在这女人不好好做冷大少的女朋友,还偏偏过来招惹上官飞,真是水性扬花。

丰成越的妈妈心里很是不屑看不起萧摇,不过,在表面上倒没有表现了来。只是在萧摇说看上官飞时,脸色不好罢了。

另一个人就是上官旭。他的想法和丰夫人类似。他不认为这个童家大小姐能与冷昶睿能够持久维持恋人关系。他可是听说了,这萧摇甩了前男友訾柘没几天,她就和冷昶睿勾搭上了,现在在学校里头。她现在这么关心飞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要把小飞当被胎不成。

要说心情最复杂的就是笪攸宁了。

这几个月他一直想要把萧摇彻底从心底拔出去。然而,越是想,却是把这种思念扎得越深。

这次听说上官飞出事之后,他本可以让家族里其他人过来的。可是他偏偏自已过来了。他实在压不住对萧摇的这种疯狂思念。他想着就算不去见萧摇,就是与她在一片天空下呼吸同一片空气也好啊。

来了香江之后,才从丰成越口中得知,萧摇从开学到现在都没有出现在学校上课。一直在说,如果萧摇在的话,一定会把那倭国鬼子打得落花流水等等。

当越是不想听到萧摇的消息,却无论到哪里都能听到时,笪攸宁的心里不知道有多酸。他想就是逃回到了京城,也不能为他解开一种叫萧摇的毒吧。

他回京城没有多久,童家办了一场认亲晏,家族安排了他妹妹过来。可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童家所认的孙女恰恰是萧摇。

妹妹笪攸静却是好死不死在认亲晏上,明里暗里都在讽刺嘲笑萧摇,而开罪了冷大少。

笪攸静回到家族之后,就一直在他面前哭诉,嘲讽谩骂萧摇。气得他惹不无可忍,只能以继承人的身份,停掉了她一个月的零花钱。

只是,在京城除了在妹妹听到萧摇的名字,也从其他世家口中也听到这个名字,似乎无论他走到哪,都能听到童家大小姐,萧摇这个名字。

为什么,他都已经逃回千里之外的京城,还是逃脱不了萧摇带给他的禁锢呢。

既然逃不了,那就面对吧!

所以,这次,他又回香江了。本以为不会见到萧摇,可没有想到,他来香江的当天就见到了萧摇。

上官飞是昨天受伤的,而他是昨天晚上赶到的,今天早上就过来了。

“摇儿,好久不见了。”笪攸宁带着一丝苦笑的对着萧摇打招呼。

丰东升和丰夫人一愣,笪攸宁竟然和萧摇认识,看情况好像很熟悉。

丰东升好奇的问道,“小宁,原来你和童大小姐认识啊?”

只是他旁边的夫人更是不好了。心里更是暗骂道,真是丑人多作怪,勾搭了一个又一个,竟然连笪家继承人就敢肖想。

不得不说,丰夫人真是自作多情了。这些人可都不是萧摇主动“勾搭”的,而都是这些人主动“勾搭”萧摇的。

“嗯,笪大哥最近好吗?”萧摇按朋友礼貌来问的。

然而听在有心人的耳里,却不一样。比如丰夫人,萧摇这语气听在她而且是怎么听怎么套近乎,怎么这像久别重逢的恋人似的。不行,绝不能让萧摇跟笪家人和上官家人有任何联系。

“童大小姐,真是谢谢你上课时间还来看小飞。小飞从小就与女生绝缘,可偏偏那些女孩子爱凑过来,而小飞呢,可对她们没有一个好眼色,甚至眼神都不给一个,为此在京城上官家没少操心,就害怕小飞有什么毛病。童大小姐与小飞是同学,如他有什么失礼难堪之处,请别见怪啊。”丰夫人很是客气的说道,还把童大小姐几个字特咬重了一点。

这话,任谁听了都不高兴,更何况当事人萧摇呢。

不过,萧摇并没有给丰夫人难堪,就算不给丰家人的面子,可上官旭和笪攸宁两个家族继承人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可是再场的人,任谁都能听出她的怪里怪气,冷嘲热讽的话语。

一是说萧摇一个女生,竟然撇下课程去见一个男生,这很是招人嫌;二是说萧摇与那些爱凑过来的女生一样,上赶子追上官飞;三是直接点明双方的身份,说上官飞是上官家的人,而萧摇只是一个认作的童家大小姐。在身份上就是配不上上官飞,连一个普通朋友都不配,只配与上官飞成为一个普通的校友关系而已。

“妈,你说什么呢?萧摇可不是只来看飞的,萧摇是在大夫,刚刚她刚刚去瞧了张明明和丁浩他们呢。”丰成越很听不惯他妈一贯贵夫人高高在上的作派。

他又不是傻瓜,怎么听不出他妈看不起萧摇,更是不屑萧摇现在童家大小姐的身份。还暗讽萧摇配不上上官飞,他妈难道不知道萧摇已经有一个太子爷作男朋友吗?

笪攸宁听了丰夫人的话,有点不悦的说道,“小姨,摇儿与那些女孩子不一样,你多心了。更何况,小飞很乐意有摇儿这个朋友,萧摇能在上课时间过来看他,他会很高兴的。”这话直接驳了丰夫人的面子。

上官旭和丰东升很是意外的看着笪攸宁,这话很明显是维护萧摇的意思。这让他们不解了,这让对女人退避三舍的笪家继承人,有一天竟然也会维护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是冷家大少的女朋友。

这萧摇真让他们刮目相待,她到底有何能耐,不但收服了冷家大少冷血冷情之心,同时也会让笪攸宁这个绝情公子维护。

丰夫人心里却是气了,一个是她儿子,一个是她外甥,这俩人都为了一个外人,而对驳她的面子。顿时对这个萧摇更是没了好感,甚至心里还有了一丝怨恨。认为是萧摇挑拨了她与家人之间的关系。

这丰夫人真是有严重的迫害症吧。萧摇什么都没有说,说是她破坏了她家人之间的关系啊。

不过,此时丰夫人也没有再对萧摇说什么。

“嗯……”一声轻吟声,从隔壁屋里传出来。

所有人急忙走进病床前。

“飞,你醒了。”简靖翊喊道。

“小飞,你现在好点了吗?”上官旭心急的问着上官飞。

上官飞虽说从小在军除训练,可是却从来没有受过这么重的伤,受过这么大的累和痛啊。

萧摇也过来看了看,就是正常的断肋骨,也没有什么致命的伤,也就放心了。

“既然醒了,那我就给你扎几针,过一会,我就要回去,明天再过来。”萧摇淡淡的说道。

上官飞刚从麻痛中醒过来,整个脑袋还很是迷糊。听见了萧摇说话,有点不太确定的喊道,“萧摇?”

“对,是我。怎么,你也要像张明明他们一样给我来个失忆症,一个多月没见,就不认识我了?”萧摇开着玩笑的说道。

上官飞摇了摇头。

“摇头是什么个意思,真是不认识我的?”萧摇故意吃惊的说道。

“呵呵,哪能不认识你呢。”上官飞笑着说道。

“飞,我跟你说,打伤你的那个宫田本一已经被萧摇完全给废了,全身上下,除了脑袋里骨头,脖子以下的骨头都被萧摇给踩碎了。萧摇为我们所有人都报仇了。”丰成越迫不及待的就告诉上官飞这样的好消息。

丰成越之话一出,除了提前知道情况的简丰俩人,及童俊杉之外,其他人都给吓了一跳。

就这小小弱弱的萧摇,把那些个人人壮如熊的几个大男人,给打败了?很不敢相信啊。

特别是丰夫人,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怎么会这么残忍?以后,坚决让越儿离她远点,万一哪天被打伤了,心疼的还是她。

上官飞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脸上的震惊看着萧摇,不敢相信的问道,“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飞,我和告诉你,你知道萧摇用了多长时间打那四个人的吗?”丰成越又用同样的方式问了一遍,然后又不等人猜测,直接说道,“9分30秒。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我也好想要有萧摇那样的身手,真是太酷了。”眼里是满满的崇拜。

这下几个刚得知情况的人,可不是用震惊来形容了。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这萧摇到底哪来这么好的身手啊?

“越儿,你得意个什么劲啊。”丰夫人很是不满的说道,“我们是文明人,怎么能劲想着打打杀杀啊。”她的意思是萧摇就不是文明人了。

明眼人一听,这又是暗讽萧摇的话。

丰东升此刻也对丰夫人很不满了。平常的温柔贤淑,到哪去了。怎么今儿个劲是没有度量暗讽一个孩子。

只是,此时他又不能驳了自家夫人的面子,让外人看笑话去。

“呵呵,丰夫人,你们家都是文明人,现在上官飞也不会躺在这。”此时,童俊杉也有了火气,犀利的反驳了回去。

一次冷嘲暗讽,我当你不是故意的。可是第二次,都这么明显了,他再不替妹妹嘲讽回去,她都要当童家没人在这了呢。

场面一时有点尴尬起来。

只是此时,萧摇对着上官飞说道,“上官飞,我一会给你扎几针,如查哪里有疼痛的地方,告诉我。”

说完,取出包里银针,径直往上官飞身上扎去。

“喂,你干什么?”丰夫人急声的阻止道。

“我给上官飞扎针,要配合明天的药膏吸收,明天还得再扎一次。”萧摇冷声的说道。说着,动作就开始行动起来。

“住手,你是医生吗?万一把我家小飞扎坏了,你陪得起吗?”此时上官旭阻拦了萧摇行动,有点恼怒的说道。

萧摇平淡的看着上官旭的动作,冷声的说道,“如果不想你弟弟再搏击对打,你就继续阻拦下去。”

丰成越此时也回过神来,他对着上官旭说道,“表哥,你放手。萧摇这是为飞医治,她很厉害的。刚刚丁浩疼疼得受不了,就是萧摇扎了几针就好了。”

上官旭很是狐疑的看了一会萧摇,再看了一下丰成越,不太相信萧摇真会医术。

“越儿,你闭嘴!”丰夫人严肃的喝道,“你表哥的性命能是丁浩他们相比的吗?”这话的意思,就萧摇要可以给丁浩他们扎针,却不能给上官飞扎针。

不过,丰夫人这话说得很没有脑子,对一般身份之人很不屑。如果只是自家人再场的话,还能说说。然而,这病房里除了他们自家人,还有简靖翊、童俊杉及萧摇这几个外人。

“上官大少爷,如果不想上官飞少爷成为半残废之人,你最后放手。”童俊杉也来气了,这话说得很是不客气。

萧摇再次淡淡的说道,“我如果不是看在上官飞是朋友兼徒弟的份上,我管他是死是话。”

泥人也有三分脾气了。

------题外话------

今天有四张催更票,很抱歉,更不了1万2以上,以后我尽量多码点字。

明天也可能是17点到18点间,或22左右

谢谢以下亲的支持:

lifang1130月票及评价票,

ying1988819催更票;

月流星铩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