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85这个三番五次出现在她脑中的男人声音,是谁?

白若素抬起头看着顾安之,思绪复杂。虽然她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咪,可是以前的那些与男人亲密接触的记忆,她已经通通没了。对她来说,这个吻就如初吻一般,有着特殊的意义。

在与胡嘉她们玩真心话大冒险那晚,她虽然也用嘴喂过权浩宇喝洒,但那段记忆因为是在她喝醉之后,所以她也完全没印象。

所以,对她来说,现在这个吻,才是初吻。

她当然不想就这样把初吻献出去,特别是在她此刻对顾安之已经完全没有任何遐想的时候。

可是愿赌服输,她又怎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耍赖。

况且,即便她收回了对顾安之的那一点好感,但仍然不想让他在朋友面前失了面子,好像被她嫌弃一般。

正当白若素想要吻顾安之的脸颊,也算是完成惩罚时,裴寒轩的声音又再次响起。

“对了,提醒一下,这里我说的吻可是唇对唇。要是亲脸颊的话,那就不是吻了,只是礼貌的打招呼而已。”

白若素此刻很想拿个封胶把裴寒轩的嘴给封住,谁家打招呼是用亲脸颊的。

可是她输了能怎么办,不能让别人觉得她好像输不起,不就是亲一个嘛,又不会少一块肉。

于是白若素身子向前倾了一些,在顾安之的唇上蜻蜓点水的碰了一下。一秒不到,刚碰上就立刻退回。

兄弟姐妹们好不容易给他创造的机会,他怎会让她这么容易就跑掉,长臂一伸,直接把白若素困在怀中。

“BOSS叔叔,刚刚那可是妈咪的初吻,是妈咪有记忆以来的初吻。”

对于大人们的游戏,欢欢乐乐虽然才七岁,不过看了整个过程,也都知道这些叔叔阿姨目的也是为了要撮合她的爸比和妈咪。

所以,她适时表现一下自己的童真也挺好。

因为以她对爸比的了解,这好不容易得来的吻,他肯定不会只让妈咪这样蜻蜓点水一下就结束。

虽然现在乐乐还不明白爱是什么,但她却对人性有所了解,爸比商人的本性,趁着这么难得的机会,他还不好好占占妈咪的便宜。

事实也证明,乐乐对顾安之的认识还是非常准确的。

他当着众人的面直接扣住白若素的后脑,在她耳边轻轻的说着,“Jenny,你的吻技有待提高,让我告诉你,什么叫吻。”

因为距离太近,顾安之说话时呼出的气息吹在白若素的耳边,让她整个身子都酥酥麻麻。

说完顾安之的唇便凑近了她,在她一脸愣然的表情下,他略有些冰凉的唇瓣堵住了她的。

白若素立马觉得脑袋轻飘飘的,瞬间当机。

顾安之的唇有种陌生,可好像又很熟悉的触感。

虽然很想来一记法式深吻,可顾安之又怕会吓着她,只是辗转在她唇上吻着,并没有开启她的唇舌。

白若素当机了几秒后,忽然又是一个像是她经历过的同样的画面在她脑中闪过。

依稀也能听到一个好听的男声,说着,“老二,你的接吻水平有待提高。丫头,让我来告诉你,什么叫吻。”

到底这个三番五次出现在她脑中的男人声音,是谁?

这一次和八年前在“颜瑟”不同,虽然女主角都是白若素,可是经历了这么些年的变化,她的性格已经有所改变。

当年,她完全被顾安之吻得晕头转向,在顾安之放开她时,直接不争气的晕倒。

而这一次,是白若素率先找回理智推开完全沉浸在甜蜜中的顾安之。

白若素的一双冷眸瞪着顾安之,她没想到顾安之居然会突然强吻她。当然,这让她看来就是强吻,虽然她并不觉得反感。

自从认识顾安之之后,白若素就觉得好像被沉封了五年记忆,在慢慢的被解封。

总是会有一些很奇怪的画面,在她脑中浮现,她自己也不知道那到底是她的记忆,还是什么东西。

“BOSS,我们先下去了,欢欢乐乐明天还要上课,我得带他们回家睡觉了。”

说完也不等顾安之等人回答,就一手牵着一个离开了顾安之的公寓。

“老大,我们是不是玩过火了?我怎么觉得嫂子好像在生气呢?”裴寒轩望着白若素离开的背景,悠悠的说道。

不光是裴寒轩,在场的几人都感觉到了白若素的不对劲。

特别是最初提议玩这个游戏的唐菱,她原本是想帮帮老大,可是现在看来好像帮了倒忙,非但没让他们的感情有所进展,反而好像让若若误会了老大。

“老大,我觉得若若应该是误会了你,你要不要去和她解释一下。现在这个时间我们也差不多该回去了,你去找她好好聊聊吧。”

“顾安之,去吧,有时候误会如果不解开的话,后果会不堪设想。”

姚钱钱现在也很后悔自己提的话题,她当时说自己没有儿子,一是想让小素素输,也想让小素素一点点的知道真相,可是她忘了失忆过的人一般都会很脆弱敏感。

在知道这个事实后,白若素不会去想顾安之的孩子和她有什么关系,而是会觉得他在老婆去世后,又没有正式的女朋友,那孩子就只会是私生子而已。

这样,白若素就会误会顾安之的私生活非常不检点,那些什么不近女色的传言不过就是传言而已。

反而对他的印象大打折扣。

“你们回去吧。”顾安之的心情并没有受多大的影响,对他来说现在确认若若对他有感情,比什么都重要。

毕竟误会终究是误会,只要解开就好。

整个公寓十分钟前还热闹非凡,此刻就只剩下他一个人寂寞的站在窗前,望着窗外的车水马龙华灯霓虹。

他想起今天追查到的上次暗杀他的杀手,现在这件事比向若若解释更重要一些。

其实在距离上次暗杀已经差不多二十天杀手还没有新的行动,他就已经猜到了些什么,可是没有得到证实。

昨天终于有了最新的消息,所以他才会迫切的先与白若素签下了正式的劳动合同,把两人的关系变成上司与下属,而不是保镖的雇佣关系。

昨晚他也和乐乐通过电话,得到了一些新的情报,再去十天左右霍杰就会从中东回A国,到时候他就会发现若若不见了。

如果他没有在这十天内让若若再次爱上他,他要想重新追回若若,让她留在身边就会越来越困难。

七年前他和霍杰的目标是一致的,都是保护若若,不让她受伤,所以霍杰几次三番的帮了他。

可是他不知道七年前在手术室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霍杰站到了他的对立面,乐乐说她的Jack爹地绝对不会帮他。

如果知道若若来了S市,他定会立刻把她接回去,然后让他再次找不到她。

而这些年若若对霍杰的依赖很深,也是她最信任的人,如果是霍杰出面让她离开S市,离开他的身边,若若一定会立刻选择霍杰而不是他。

所以,他必须把握这十天的时间。

“温晴,在ARS国际五十周年庆的那天,暗杀我的人是你吧?”顾安之拨通手机后,直接了当的问道。

他也是在昨日才知道,原来温晴居然是世界排名前十大的超A级杀手,乐乐口中的晴晴妈咪就是她。

八年前,第一次在暗城相识时,她站在墨澄的身边,他也一直以为她只不过是墨澄的女人而已。却不知道她是暗门的人,而且还是组织的核心人物之一。

关于暗门的事,虽然墨兰曾是其中的一份子,可是她已经离开组织几年,他又是另一个组织的人,平时很少会和她谈论关于组织的事。

这是他对墨兰的尊重。

如果不是昨天在乐乐那里看到了她与温晴的合照,以及一张乐乐的单人照中两个相依的背影,他绝对不会想到温晴的男人并不是墨澄,而是霍杰。

虽然,乐乐的单人照中,身后只有两个背影,可他却能一眼认出那个男人的背影是霍杰,而女人正好与前一张合照中温晴的衣服一样,所以不难猜出。

面对顾安之的直接了当,温晴也没有扭扭捏捏,她不是一个有问必答的人,可是既然顾安之会这样问她,就一定已经有了证据,她再否认也无意义。“没错,是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