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83闺蜜大集合,顾BOSS家的聚餐

“景董事,我的秘书嚣不嚣张,与你有什么关系。就算她嚣张了又怎样,我给的权利,你有意见吗?至于适不适合做秘书工作,我想这应该也不是你有资格操心的事。”

顾安之平时言少寡语,就算是遇到公司里的一些长辈,也多是点头打招呼。

对于公司的元老,有时候他即使是知道他们的一些陋习,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他们都是他爸爸的朋友,也是公司的功臣,谁能无过嘛。

所以当顾安之毫不留情面的怒斥景阳辉时,不光是景阳辉本人,连周琳琳在内的三位在顾安之身边工作好几年的秘书都微微一愣。

“顾安之,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的秘书嚣张跋扈,用咖啡泼她的上司,你不但不惩罚,反而怪我这个受害者?”

景阳辉觉得顾安之完全不给他面子,当众羞辱,脾气也一下子没能控制住。

最重要的是他不相信顾安之会为了一个小秘书而得罪他。

“我想你有一点没弄明白,厉慕晨的上司只有一个,就是我。她的为人怎么样我比你清楚,她会用咖啡泼你,就说明你做了让她非泼不可的事。所以,如果你不想让我叫警卫把你带到警局,现在……向她道歉。”

顾安之一字一句铿锵有力,就是摆明了维护白若素到底。

景阳辉冷笑一声,“什么?我向她道歉,凭什么?”

“景董可能不知道,我不在办公室时,都习惯性的把监控打开,要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向我的秘书道歉,很简单。

我们一起看看监控录像就明白了,不过到时候可就不只是道歉这么简单。景董,你确定要看吗?”

顾安之看在景阳辉以往对公司的贡献,给他最后的面子。

当然,这只是在顾安之还没有看到监控视频中,景阳辉对白若素说的那些龌龊的话之前,看完录像他立刻让裴寒轩收集景阳辉这些年亏空公款的证据,第二天便将他送进了警局。

不过这也是后话,至少在这一秒,顾安之并不想把事情闹大。

毕竟,若若还要在ARS国际上班,而且现在还不是公开她身份的时候。

“嘻嘻,道歉就道歉吧,只不过是开了个玩笑,没想到厉秘书的反应会这么大。我为我刚才的玩笑话道歉,对不起。”

景阳辉在商场摸爬滚打这么些年,早就成了一只狡猾的狐狸,当然知道什么叫好汉不吃眼前亏。

如果顾安之真把视频公开,对他的确也没什么好处。

暂且放这个践人一马,想要收拾她,以后多的是机会。

当然,这只是景阳辉良好的自我感觉而已。

白若素当然知道之前的话并不是玩笑,也不想对他说出没关系此类的话,因为她不是没关系,是非常的有关系。

她现在只是恨自己刚刚为什么是用咖啡泼脸,而不是直接用脚踢他的下半身呢。

不过她也无意将事情闹大,给顾安之增添麻烦,于是便没有出声。

“你们都出去。”

当小陈主动上前扶着白若素,打算一起出去时,顾安之又补充了一句,“Jenny,你留下。”

“哦。”白若素应了一声,然后朝小陈笑了笑,待办公室内只剩下顾安之与她时,白若素这才问道:“BOSS还有什么吩咐吗?”

顾安之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揽着她的肩,将她扶到沙发上坐下,然后自己则推开里面的休息室走了进去。

白若素坐在沙发上,背挺得笔直。

她不知道BOSS留下她意欲为何,为什么让她留下自己却又消失不见。

脸上火辣辣的痛像是在告诉她景阳辉刚才那一掌有多用力,即便现在她没有照镜子,她也知道她的脸一定已经肿了,说不定上面还有明显的五根手指印。

白若素很烦恼,现在就快到下班时间,她这个模样回到家的话。

以欢欢乐乐的脾气,以及他俩对她这个妈咪的疼爱,一定会去找景阳辉报仇。

毕竟是ARS国际的元老级人物,白若素也不想给BOSS制造麻烦。她在想,是不是应该找个什么理由,晚上晚点回去呢。

告诉乐乐,她在公司加班怎么样,毕竟她现在可是正式的上班族,加班是常事。

正当白若素坐在那想着如何能瞒过欢欢乐乐时,顾安之从休息室里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

当顾安之走到她身边坐下后,白若素才发现,他一手拿着一个用毛巾包起来的冰袋,另一手拿着一个药膏。

“BOSS……”

顾安之沉着脸,面无表情的样子让白若素捉摸不透他的心思。

“别说话,乖乖坐好。”

面对突然温柔的拿着裹着冰袋的毛巾,帮她小心翼翼的敷着脸颊灼痛处的BOSS大人,白若素也很不适应。

只能任由他在她脸上用冰袋按摩着。

顾安之此时距离她很近,白若素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的睫毛。虽然BOSS不是那种睫毛特别长特别翘的类型,但微短的睫毛在他那双有神的眼睛上,显得格外的帅气逼人。

“BOSS,近看才发现,你真的长得很帅!而且你的毛孔怎么这么细啊,几乎都看不到。BOSS,你平时用的是什么保养品,介绍给我用一下吧。”

顾安之本来正心疼着她那张明显已经肿起的脸,却听到她非常真诚的说出这么一句夸他的话,让顾安之有些哭笑不得。

白若素之所以可以在刚刚发生了被人语言上xing骚扰,又被打了耳光的情况下,还能心情不错的开玩笑。

一方面是她天生的乐天性格养成,另一方面是因为顾安之的态度,她承认在顾安之出现扶起她的那一刻,她已经瞬间被治愈。

“这是我的一个好兄弟自己研制的药,只要擦上一点,不管是什么引起的肿,都能在十分钟内消肿,你试试吧。”

顾安之放下冰袋,亲手帮白若素上药。

可是这一次却换成白若素哭笑不得,心里暗暗地想道。BOSS,你这是在做打广告吗?

不过不管怎样,顾安之这两天的行为让她非常感动,从胡嘉到景阳辉,他都非常坚定的站在她这一边。

“哦,对了,差一点忘记告诉你。今晚我请了朋友到家里做客,不过你也知道我不会做菜,可以请你和欢欢乐乐到我家帮我的忙吗?”

顾安之帮她擦着药膏,然后很随意的说出请求。

当然,这只是他自己觉得是随意,在白若素看来却相当的腹黑。

在这个时候说,就好像如果白若素不答应的话,就是不懂得知恩图报。

所以,白若素除了答应也只能答应。

反正他们也是要吃晚饭,不就是多做几个菜而已嘛,大不了她和欢欢乐乐一人做两个,六道菜应该够了吧。

“好,晚上我和欢欢乐乐上去帮忙。”

白若素想起昨晚和乐乐吃饭时的聊天内容,于是又补了一句,“BOSS,那我可以先下班吗?先回去买点菜准备一下。”

“我和你一起去买菜吧。”

“啊,哦,不不不,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废话,BOSS如果跟着去的话,她要怎么给他买礼物送他表示感谢呢。经过今天的事件后,她似乎又多了一件需要感谢他的事。

“好吧,那你先下班。”既然她这么坚持要自己去,顾安之也没意见。

反正以后他多的是时间陪她去买菜做家务,也不急于这一时半刻——

傍晚,当姚钱钱苏辉文,穆昊焱唐菱以及裴寒轩到达顾安之的新公寓时,白若素母子三人正在厨房里忙里热火朝天。

“老大,若若人呢?”一进门,唐菱就拉着顾安之,在他耳边小声的问道。

“厨房里。”顾安之指了指厨房的方向,声音中很明显的能听出骄傲的情绪来。

虽然现在若若还没有恢复记忆,他俩也还没有重新在一起,可现在这样的情景让他有种若若已经是他家女主人的错觉。

唐菱开心的拽着姚钱钱两人一起闯进厨房。

一推开厨房的门,就看到一个小女孩正蹲下地上削马铃薯的皮,一个小男孩正熟练的切着肉,而她们的好友白若素此刻只留给她们一个背影,正站在门的正对面专心的炒着菜。

距离最近的顾乐晨最先发现她们,拿着削了一半的马铃薯站了起来。

“阿姨好,你们就是BOSS叔叔的客人吗?”顾乐晨盯着唐菱和姚钱钱认真的打量着,爸比没有说他的客人是两个美女阿姨啊。

“你是……乐乐?长得和你妈咪好像。”姚钱钱惊叹道,基因有时候真的很神奇,不过就是一颗卵子和一颗京子的结合,居然能长成人类,而且外貌也能如此的与父母相像。

顾乐晨微偏着小脑袋,“你认识我妈咪吗?”

唐菱看着乐乐还有已经停下切菜的欢欢,心里感慨万千,没想到若若没死,而且这双龙凤胎都已经大到可以帮忙做饭。

如果若若没有失忆,那就更完美了。

这时白若素也听到了两人的对话,转身过来,朝姚钱钱二人点了下头,“姚小姐,你来了。”

“说了多少遍了,别这么客气,叫我钱钱就好。你看我都直呼你的名字,Jenny。”

姚钱钱听到白若素叫她一声姚小姐,她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看着身旁已经完全愣住的唐菱,她急忙撞了她一下,让她别表现得如此明显。

“对了,这是我的朋友,叫唐菱,比我们大一点,你可以叫唐菱姐。穆昊焱穆三少听说过吧,也在ARS国际上班,是ARS酒店的负责人。唐菱姐就是他的老婆。”

白若素最开始接下任务,来到ARS国际时,她只知道ARS有个顾安之,后来又认识了裴少裴寒轩。

不过就是今天白天,她很巧的正好看到了一份ARS酒店新一季的计划书,然后就知道了酒店负责人正是五大家族之一的穆家后人穆昊焱,人称穆三少。

而一向八卦的小陈也帮她科普一下穆昊焱的背景。

穆三少已婚,老婆唐菱是Z国妇产科方面的权威,也是R国的公主,两人育有一子名叫穆羽贝,天资聪慧有小穆少之称。

“你好,我是Jenny,欢迎你来家里做客。”说完之后,白若素又觉得好像不太对,这语气太像是女主人,又连忙解释道:“不对,是很高兴认识你。我常年在国外,所以中文不是很好,说错话你可别介意。”

说这话时,白若素还特意看了姚钱钱一眼,想必在她心中,对于姚钱钱和顾安之的关系还是有些怀疑的。

毕竟BOSS不近女色这个传闻已经传了太久,小陈小欧都在说,这七年来,除了姚钱钱可以随意进出BOSS的办公室外,没有第二个女人有这待遇。

唐菱还不至于看不出白若素的特意解释,若若啊,明明在你的潜意识里就已经把自己看成了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居然还不敢承认。

看来老大的追妻之路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若若对老大也不是完全没有感觉的嘛。

今天,他们吃人嘴软,一定得为老大蒙点福利才行。

一个主意在唐菱的脑中形成,她开心得和白若素只应了一句“我也很高兴认识你”,便拉着姚钱钱离开了厨房重地。

半个小时后,当白若素将最后一盘清菜端上桌后,大声喊道:“可以吃饭了。”

顾安之最先走到她身边,非常自然的帮她将围裙系带解开。

这个动作其实很亲密,只有最亲近的人才会帮对方做这件事,可顾安之和白若素却都不觉得他们这么做有什么不对。

穆昊焱等人在客厅看到两人的互动,本要迈出的步子,都顿了一下。

直到围裙取下,顾安之回头看着微愣的几人,唤道:“愣着做什么,快过来呀!”几人这才跨步走向餐桌。

顾安之拿来已经醒了的红酒,除了欢欢和乐乐外,一人倒了一杯。

“Jenny,老大搬到你们家楼上给你增添了许多麻烦吧,为了感谢你,一定得先和你干一杯。”

裴寒轩刚一上桌便端起酒杯,朝着白若素敬酒。

“你别这么说,BOSS其实也帮了我很多,我只不过是收留BOSS吃晚餐,不算什么麻烦,反正我们也要吃。而且我家大多数时间做饭的是欢欢乐乐,不是我。”

白若素倒是很实在,面对裴寒轩的敬酒,完全的实话实说。她也没觉得自己有什么说错的,事实本来就是如此。

不过听她这么回答后,餐桌上大家都笑成一片。

“老大,原来你是被收留的哦。”这是穆昊焱。

“老公,我也想生个像欢欢乐乐这样的儿子女儿,晚上我们回家造孩子去吧。”这是姚钱钱。

说着,还特别给面子的吃了一大块红烧肉,由衷的感叹道:“好好吃。”

听到姚钱钱突然冒出的一句儿童不宜的话,顾安之的第一反应是捂住坐在他身边的乐乐的耳朵,当事人苏辉文倒是见怪不怪,反正他早已经习惯老婆大人的快人快语。

白若素是第一次见到姚钱钱的老公,原本也这么出色。

之前因为听小陈她们说起姚钱钱,也提到过她的老公,说是她真正的金主。

当时,白若素就一直觉得她老公应该是个老头子,或者如果年轻的话,那就应该是一个奇貌不扬的男人。

真的完全没想到她老公不但不老,在和BOSS,裴寒轩等人在一起,也一点都不会逊色。

“造孩子我没意见,不过能不能像欢欢乐乐这样聪明智慧,我就不能保证,毕竟这基因不是我一方,是吧。”

苏辉文大方的回应老婆的要求,并打趣的笑她。

大家都习惯了这两公婆的相处模式,白若素是第一次见,倒是觉得新鲜,也觉得很温暖。

只有真正相爱的两个人,才能这样讥讽对方,不但不会让感情产生裂痕,反而是他们之间独有的一种情趣。

“我说,你们两夫妻是不是收敛一点,好歹这桌上还有两个小孩子,注意一点影响好吗?”

顾安之实在看不下去这两人打情骂俏,出言阻止道。

“好,那我们就不谈孩子。老大,我们来玩游戏怎么样?好像我们这群人已经有七八年没有一起轻松的玩次游戏了。”

穆昊焱提议道。

这七年他的变化应该算是最正面的,因为家庭的幸福滋润,穆昊焱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早就不是八年前在‘颜瑟’玩游戏时的那个面瘫男。

“游戏?什么游戏?千万别再是真心话大冒险了。”

白若素现在对于真心话大冒险有阴影了,前段时间输得太惨。虽然也机缘巧合的认识的权浩宇,不过她还是对这游戏没什么好感。

裴寒轩和穆昊焱都有一种错觉,像是又回到了八年前,白苏末生日的那个晚上。

那时候白若素也是对真心话大冒险这个游戏,有很大的意见。

“有没有新鲜一点的游戏,这游戏都玩烂了好吧。”

而顾安之更是还记得,当初若若说过的话。

“好,我们不玩真心话大冒险,现在是在家里也没什么好大冒险的。我们来玩‘我没有你有’的游戏吧!”

唐菱立刻提议道。

然后作为中国好闺蜜的姚钱钱当然立刻附和道:“好啊好啊,这个游戏好玩,一边吃一边玩。”

“什么叫‘我没有你有’?”其实白若素只知道真心话大冒险,突然觉得还不如玩那个呢,至少自己对游戏规则还熟悉些。

顾安之看到姚钱钱在猛对他眨眼,想必这个游戏已经是几人商量后的结果。

目的很简单,要不就是为了帮他,要不就是为了整他。

“虽然我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游戏,既然大家都这么有兴致就玩吧,你们谁先说说游戏规则。”

顾安之完全的主随客便,在这些人面前,顾少不再是冷凉凉的顾少。更何况,现在他的儿女以及心爱的人都在他身边,他如何冷得起来。

“其实游戏规则非常的简单,我们大家各伸出一只手,从第一个人开始说一件自己没做过的事,如果有人做过则需要弯下一根手指。同样,如果没做过就保持原状……”——

宝贝儿们希望若若受到的是什么样的“惩罚”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