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507.14大喜之日(2更2)

辽东,抚顺关。

虎子与爱兰珠大喜之日。

这个日子选得微妙,正是赶在女真各部首领都已陆续前来的时候。现在所差的就剩下建州三卫,以及女真各部中实力最强的海西女真哈达部还没到来。

借着爱兰珠大喜的由头,兰芽又亲自派人去建州三卫送信,告诉他们身为新娘的娘家,不来是说不过去的。只是这个信使的人选,因有山猫先例,兰芽颇为踌躇。

也不知道山猫是从何处得知了这个消息,竟然连夜“写下”一张请令状,交给了兰芽。那纸上的自己潦草,大小不一,一看便能想到有的是用鼻尖写就,有的干脆是用下巴蘸了墨……兰芽只看了一眼,便红了眼圈儿。

山猫说自己已是废人,此时活着也不过费朝廷的米粮。既然是残破之躯,也知道建州的虚实,不如就将自己这条命再搭上一回。就别再连累囫囵的好人了,就还叫他去。如此就算这回再也回不来,也是这一生没有白活斛。

最后他郑重地一笔一画写下:“叩谢”。

虎子忍不住了,非要自己去,赵玄上前一把扯住:“将军岂能去!你是新郎,且在家中好好筹备。这次的事,还是叫属下去吧。”

这帮手下个个都是好样儿的,都是不怕死的。兰芽因之而郑重地道:“就因为你们都是不怕死的,咱家这回才决不能叫你们去白白送死!”

兰芽于是招来赵玄,低低嘱咐。

三日后,赵玄亲自陪同山猫去了建州右卫,面见凡察。凡察见了山猫的模样,惊得连连后退。赵玄便是冷笑:“我兄弟此时的模样,是建州卫与建州左卫,尤其是董山贝勒送给朝廷的大礼。兰公公和朝廷都绝不会忘了这份‘浓情’,所谓礼尚往来,朝廷必有‘嘉奖’。”

凡察身为建州右卫的都督、孟特穆同母异父的弟弟、董山的叔叔,自知若是株连的话,自己也难逃。便跪倒:“望朝廷和兰公公明察,我凡察并不知有此事!”

赵玄点头微笑:“凡察都督不必忧心,我家兰公公一向恩怨分明。她早知道凡察都督与董山的卫印之争,明白凡察都督与董山不是一路人。兰公公说得明白,我这山猫兄弟是被董山贝勒所害,与孟特穆都督、凡察都督无关。”

凡察这才长舒一口气:“请将军回去代为禀告兰公公,这几天下官卫所实在有些琐事缠身,这才没能早早赴抚顺关。这回既然是我侄女爱兰珠的大喜之日,又是与朝廷将军联姻,我凡察必定前去。三日之内必到,请公公放心。”

赵玄开心一笑:“只是本将此时前来也是做好了心理准备,说不定董山贝勒听说我来见都督您,便也会在外设伏,将我也捉去与我山猫兄弟相同的处置呢。或者我这条命就也留在建州三卫的土地上了。”

凡察大惊,连忙表态:“将军放心,本都督亲自派人护送将军反悔抚顺关。路上若有人敢拦截,不管是谁,本都督也都斩杀不殆!”

赵玄带着山猫满意而归,路上没有赴建州卫和建州左卫,只到大营外,射响箭,将信儿绑在箭上。

箭中门楣,正正地钉在朝廷颁下的建州卫、建州左卫的黑底描金的匾额之上,仿若重重的警告.

董山拿到信儿之后,恼怒地冲进孟特穆的正堂。

“阿玛,那个兰太监也欺人太甚!她竟然自作主张将爱兰珠许配给了那个叫虎子的参将,她又将咱们父子当成什么!”

孟特穆自然也是忧心。爱兰珠本已许配给巴图蒙克,可是人没送到,这又要大张旗鼓地嫁给大明的参将,谁敢保证巴图蒙克不会以为是他们女真临时变卦了?

孟特穆沉了一口气:“这便修书,派人去质问那兰太监。就说我小女爱兰珠格格在出门的途中被劫,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了抚顺关,又怎么会突然要嫁给朝廷的武将。难道说劫走我女儿的就是兰太监么?”

信儿很快送到了抚顺关,摆在了兰芽面前。

这些天兰芽的脚脖都肿了,下地走路宛若踩着两团棉花。她知道自己已是身子的晚期,这胎怀不住多久了。可是她眼前还有两件大事:一是风风光光将爱兰珠和虎子的婚事办了;二就是得将女真各部首领的会盟办完。

她一看那封措辞严厉的信便笑,手指头也肿了,捉不住笔,便吩咐双宝秉笔。

“宝儿,告诉他们,爱兰珠格格怎么在半道被劫,又是被谁劫的,对不住了咱家当真不知道。个中因由,想来是孟特穆都督与董山贝勒更为心知肚明吧——爱兰珠又不是普通的女真姑娘,她是建州格格呀,岂是随便出门就能被劫的?定是建州自己得罪了人,才会赔上格格的吧。”

“至于格格怎么会出现在我抚顺关,说来因缘巧合,我大明将官按例在抚顺关外巡视,发现有人行踪鬼祟,队伍当中还有女子哭声。我大明将官遂拔刀相助,救下格格。格格恩怨分明,愿意以身相许,想来这也是朝廷护卫女真、女真向朝廷感恩的一桩美谈。如此好事建州不来同喜,何苦出如此苛问之辞?

难道说格格被劫之事本身,还藏着建州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成?”

双宝边写边笑,一气呵成,写完了吹干墨迹,忍不住又赞自家主子:“公子厉害,建州必定哑口无言。”

兰芽听后也只是垂首疏淡一笑。

建州早有反心,却一时不敢公然造反,可是她的身子却容不得她耗时与他们周.旋,为今之计只能逼他们提前起事。若再耽搁……孩子就要降生了。

身为母亲也许都有直觉,都说别人的孩子是十月怀胎,可是她知道自己熬不到足月。也许自己的孩子也会如同月月一样,那样早地来到世间。却也私心里惟愿自己的孩子不会如月月一般,刚出生便经离乱,更不会……失去爹娘。

她回眸望向南,望向京师的方向,心中唯有默念:“大人,万万保重。不论京师多少暗礁险滩,你也要完全地都熬过来。”.

身为新娘,爱兰珠这些日子带着假肚子,也悄悄地打探着建州那边的消息。

凡察叔叔都终于来了,可是阿玛和哥哥那边却还没有消息。

建州三卫,同气连枝,既然连凡察叔叔都来了,若是阿玛和哥哥再一意孤行,那么一点兰公子发兵,阿玛和哥哥将孤立无援!

而她的婚礼,也将是女真各部会盟之时,便也等于是阿玛和哥哥最后的时限。阿玛和哥哥如何看不出来?!

这般想着,她便怎么都喜庆不起来。白日里还能在人前强颜欢笑,夜晚则是捧着自己的心,仿佛一日一日数着建州灭顶之灾的到来.

昭德宫。

连给僖嫔吃了两个月的闭门羹,第三个月的头儿上,贵妃忽然叫僖嫔进来。

贵妃这话不是叫柳姿传的,反倒是叫了方静言去办。

方静言是凉芳的徒弟,当凉芳不在昭德宫时,凉芳的大事小情便也都交待给方静言。渐渐地方静言在贵妃面前便也得了脸,有了机会替贵妃办事。

等柳姿知道消息的时候,却已然见方静言躬身陪着僖嫔走进了贵妃的寝殿。

柳姿心便一沉,暗暗道:“娘娘,切勿再上了僖嫔的当!”.

寝殿之内,一灯如豆。

小宫女端过水盆来,要替贵妃洗脚。

僖嫔跪在地下,见状连忙道:“这位姐姐,此等活计便交给本宫来吧。”

贵妃也没出声,那小宫女便也只好退了下去。

僖嫔跪着行到贵妃榻边,先将自己的脸伸进水盆里去,贴了贴水面,试了试水温,这才抬头对贵妃说:“娘娘,水温合适。”

贵妃依旧不动,僖嫔便伸手去帮贵妃除掉了绣鞋、褪下了布袜,将那约略缠裹的足,用掌心托着,引入水里。

一边洗濯,一边认真地缓缓按摩。

明代缠足的规矩,与从前又不一样,不是缠残了,而只是将脚显得更加瘦长。于是每晚用热水泡泡,方能活动开。

贵妃舒服了,这才睁开眼看僖嫔,仿佛才发现一般:“哎哟,怎么是你呀?那帮丫头真是该死,怎么能叫堂堂内廷主位替本宫做这样的粗活?”.

诏狱。

卫隐悄然无声而来,面容隐在灯影里,将外头的事一件一件絮絮禀报了。

司夜染唯独问一事:“昭德宫的消息,是怎么来的?不可能是凉芳给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