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503.10你又何必这么莫名其妙地生气?(2更2)

爱兰珠却淡然转眸:“我就是要你拖累了我的名誉,我就是想让你亏欠我这回。”

“我知道对你们中原的女孩子来说,女孩儿的名节就是一个女孩子的生命。那我今天就是将我的命都押上给你。兰公公,用我的命换我建州百姓的平安,你看这笔交易可还值得一做?”

什么劳什子的名誉,她还留着它做什么?反正虎子也不要她,反正兰公子也不娶她了,反正——除了这么两个人,她这辈子也谁都不会嫁了,那她还留着名誉干嘛?

索性用这名誉换女真父老的安康,也不枉她这一世生为建州女真的格格.

爱兰珠从兰芽屋里出来,特地托了托自己的“肚子”,故意在这抚顺城里里外外转了一大圈躏。

若要这孩子来得不叫人怀疑,她就得在这个时候就叫所有人知道她爱兰珠怀了身子。她还得四处去给人讲,这孩子是怎么来的。

外人自然不会怀疑,可是在路上还是远远遇见了虎子带着赵玄打马出来巡查。

赵玄眼尖,老远就瞧见了爱兰珠挺着个肚子招摇过市;旋即找了探子回来细问,听完探子的复述之后,将赵玄也吓得险些从马上掉下来。

虎子高坐马上,一手提着马缰,一手攥着马鞭,眯眼盯着那煞有介事挺着肚子叉着腰走来走去的倩影,回头问赵玄:“她这又是演哪一出?”

赵玄也呛了一下:“……她有了身子了。而且距临盆没有几个月了。”

“什么?”虎子一把抓住赵玄的衣领:“这算是很么话!”

赵玄便将探子的话又跟虎子复述了一遍。

虎子面上的神色便不由见紧,不等赵玄说完喘口气儿,虎子已经一踹马镫,纵马向前奔去。

听见马蹄声,道上的百姓纷纷闪避。爱兰珠遥遥也瞧见了是虎子来,便索性就立在道中间,不闪不避,高高抬首迎向虎子的目光。

虎子这么裹着一股子烟尘纵马上前,凭赵玄对虎子的了解,便知道虎子怕是已经动了气了,他便连忙吩咐手下,各自纵马上前将百姓往远处撵一撵。

虎子的马毫不减速,直接冲到了爱兰珠眼前,虎子这才猛然一提马缰绳。马儿受阻,前蹄扬天,高高抬起在爱兰珠头顶上,看样子仿佛落下来就会踏到爱兰珠头上。

这样惊人的气势,纵然旁观者都吓叫唤了,爱兰珠却仍旧傲然挺直脊背,直直迎着虎子的眼睛。

片刻,马蹄落地,几乎滑过爱兰珠的面颊,就落在爱兰珠眼前儿。

尘烟散去,重新浮现起爱兰珠明丽坚定的脸。

虎子便也很是皱眉。本来是想吓吓她的,却没想到她竟然一点都没害怕,倒是他略有担心,悄然向后退了退。

爱兰珠“噗噗”两声,将嘴里的尘土往外吐了吐,继而盯着虎子的眼睛冷笑:“虎子将军这是发的什么无名之火?好像我也没得罪将军啊。”

虎子眯起眼,垂眸打量她的肚子。别说,还真的隆起来了。

虎子深吸口气:“那日门缝沟,也没见你大了肚子。”

爱兰珠耸肩轻笑:“那有什么奇怪?那天我穿着嫁衣,那嫁衣肥大,遮掩得严严实实,你自然瞧不见。”

爱兰珠说着妙眸上挑:“更何况,从门缝沟回抚顺关,那一路你碰都没碰过我一下,也更不允许我挨近你,你又从何知道我有没有肚子?”

“好,那咱们不说门缝沟,咱们说西苑。彼时你在西苑,也没见你身子成了这副模样!”

爱兰珠便又是一声轻笑:“男人就是男人,如何明白我们女人的身子?彼时月份还小,根本就没有鼓起来,你若是当时能看见,那才见鬼了呢!”

虎子被抢白得说不出话来,只眯眼盯着那个肚子。

这话是怎么说的?她之前不是还哭着喊着要跟了他,怎么一扭身儿,就原来早就跟了别的男人,而且还有了孽种?

如此说来,她根本就是在耍弄于他!亏他那些日子还不由得梦里回想起从前与她在建州的过往。

却原来都是不值得!

瞧他那眼里拢起愤怒、挫败、失望等种种情绪,爱兰珠也渐渐不敢继续与他对视,便心虚地别开了目光,垂下头去。

虎子咬牙切齿:“你既然都跟了野男人,有了野种,你怎么还好意思口口声声说非要嫁给兰伢子?!”

原来说来说去,他不是为了他自己难过,原来他还是要替兰太监鸣不平,哈?

爱兰珠便倏然抬眸,满眼的火焰:“就因为我跟野男人有了孩子,我才非要嫁给兰太监的呀!你难道傻了,我不就图他是个太监,就图他不会在乎我跟人有了孩子,就图他自己生不出孩子来才能对我的孩子好吗?!”

“你!”虎子伸马鞭凌空指住爱兰珠:“你枉为建州格格,却原来这么恬不知耻!”

他竟然这么说她……妈蛋,他竟然骂她恬不知耻!

他明

不明白,这世上她可以将任何人的唾骂都当成耳旁风,她独独受不了是他骂她!

爱兰珠恼得弯腰去一把抓起两手土,照着虎子的眼睛全都扬了过去!.

虎子跟爱兰珠在当街上这么闹,赵玄早知道不妙,于是一边派手下将围观的百姓驱散,一边也派人回去暗暗给兰芽送信儿。

兰芽听了便忍不住笑,瞟着双宝问:“你帮我断断,你家虎爷这是怎么个话儿说的?”

双宝也忍不住乐:“虽说奴婢一向敬重虎将军,也相信虎爷对公子一往情深……可是奴婢却也怎么瞧着,虎爷这还是自己端错了酒碗,结果喝进去的是一大海碗的醋呢?”

兰芽点头,也垂首笑了半晌,然后吩咐下去,叫赵玄亲自在旁边儿监督着,不叫外人听了关键去就行。至于他们两个,由着他们闹。

她不怕他们两个闹,她反倒怕他们两个之间不闹。一旦闹开了,那层影绰绰隔着的窗户纸给捅破了,那反倒好了。爱与不爱,要跟不要,都摊开了在光影底下数落清楚,总好过心里憋着闷着,叫人看着跟着干着急。

不过……

兰芽垂首去看自己的肚子。

爱兰珠那个肚子终究是假的,若那两个不闹开,爱兰珠的假肚子兴许也能瞒过虎子去;可是倘若两个这么闹开了,难保说虎子不掀开了爱兰珠的衣裳去辨认那肚子的真假……到时候,她就得什么都跟虎子摊开了。

真不知道虎子到时候会不会撞墙?.

两把尘土抛过来,按说虎子没道理躲不开。可是说来就是怪了,那尘土明明在半空就散开了,可是却还是有那么几个颗粒随着风吹过来,不偏不倚全都飘进了虎子的眼睛去!

虎子便睁不开眼了,伸手去揉,一时竟然也不得法。

爱兰珠看着了便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可是后来看他揉也揉不好,反倒担心起来,上前急着问他:“你怎么样?真的疼了?唉你别揉了,你下来,叫我给你吹吹!”

虎子自然不依,爱兰珠情急之下也顾不上什么,干脆自己踩着马镫爬上马背去,反过来跨在马鞍上,跟虎子面对面地坐着,伸手住拉虎子的手,认真想要帮他吹眼睛。

可是她却忘了,一男一女共坐马背的姿势本来就有够尴尬了;更何况还是此等面对面的姿势坐着……

赵玄等一众手下在旁边帮着清道,个个都瞧见了、听着了,便也都忍不住笑,却也不敢笑出声来。

虎子眼睛虽然无法观六路,可是耳朵还可以听八方。再加上这街市之间很是拢音,于是便将那些嘁嘁喳喳的笑声都收入了耳廓。

他真是又羞又怒,也不顾眼睛了,劈手推开爱兰珠的手:“你,下去!”

主人这般怒吼,战马便受了惊,以为主人是要迎战,便忽地一声长嘶,发蹄狂奔向前!

爱兰珠倒坐在马背上,一只脚还悬空着,便惊得一声迭声尖叫。

虎子蹙眉,又不能当真将她甩下马背去,只能一伸手——

一手攥住马缰,一只手则下意识地揽在了她的后背上。

这样的姿势,这样的近在面前。爱兰珠便悄然一声叹息,松开了身子,索性尽数投入了他的怀抱中去。

------------

【明天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