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502.9你的孩子,归我了(2更1)

随着女真各部首领陆续抵达馆驿,爱兰珠也横下一条心来,天天黏着兰芽打转。

就连爱兰珠的贴身丫头塔娜都看不过去了,都带着哭腔儿地拦着:“格格!人家都说不娶你了,你又何苦天天去黏着人家?咱们女真的格格,又不至于嫁不出去。”

塔娜自从那天被赵玄伸手拽上马来,从门缝儿沟奔驰回抚顺关这一路对她呵护有加,倒叫塔娜跟赵玄熟络了起来。举凡得了什么好吃的,她都设法送给赵玄去,便也通过赵玄跟那帮子腾骧四营的勇士们混熟了。

她即便是女真人,也只是个丫头,勇士们倒也不欺负她。她就是在那帮子勇士里听见的闲言碎语,都说她家格格怎么这么厚脸皮,兰公公都说了不娶,还非死皮赖脸地黏着。

还问她:怎么着,你们女真的男人是不是都跟鬼一样滴丑,待得你们家格格瞧见我们兰公子这样宛若玉雕一般的人儿,便也顾不上是个太监,恨不得整个贴上去啦崾?

塔娜气疯了,当即将水盆端起来,全都扣到他们脑袋上去。也不管赵玄说软话,气哼哼走了,说再也不搭理他们这群粗人。

“你懂什么。”爱兰珠将红头绳在大辫子梢儿上绑好了,将一条油光水滑的大辫子甩到背后去。只在鬓边装饰了两朵绒花而已,朴素得倒比塔娜还像个丫头躏。

塔娜一瞧格格就这么打扮了,便惊叫起来:“格格你这是什么意思啊,该不会是想给他当丫头去吧?”

“我就是这么想的。”爱兰珠目光平静:“这不是咱们建州,我在这儿已经够被人家白眼的了,如果再硬撑起什么格格的架子,那不是自找苦吃么?在她身边,旁人看着也不像话,我索性就给她当丫头去。”

塔娜嘤嘤地上前拽格格的手臂:“格格,这是为什么呀?”

爱兰珠便也微微怅然:“你难道还不明白现下的大势么?女真各部首领陆续都来了,海西叶赫的也来了,眼见着兰公子的机谋已将合围,便随时都可能下令发兵建州。我若不死死黏在她身边,又如何能第一时间知道她下了决心?”

“再说,我这般黏在她身旁,总也好歹想着她或许能看着我的薄面,将此事向后拖延些。最好……拖延到永不发生。”

塔娜便也听懂了,在爱兰珠膝边蹲下来:“格格苦心,婢子也明白了。想格格的性子,来了抚顺之后都能这般隐忍,婢子真是想掐自己两把——婢子跟赵玄他们还发脾气来着,还用水泼了他们。婢子待会儿就找他们道歉去。”

“格格,婢子会陪着您一起忍耐着,为了咱们建州。”.

爱兰珠不知道,因为她见天儿的贴身黏着,给兰芽增添不少的负担。

时常兰芽还没起身呢,爱兰珠径直就闯进来了,好几次都险些直接撞破了兰芽的身子。双宝恼得都差点跟爱兰珠打起来了,可是爱兰珠就是好说话,双宝发脾气,她就敛眉袖手,一个劲儿地跟双宝说“我错了,你就原谅我这一回嘛。”

双宝好歹也是个爷们儿,人家爱兰珠是个叫弟弟的大姑娘,双宝纵然是个阉人,可是最基本的怜香惜玉还是有的,于是也不好再深说什么。

从旁瞄着连双宝都没辙了,兰芽又是笑又是叹。一来是瞧出来了爱兰珠一点一点绽放出来的智慧来,看见了她能忍辱负重;二来则也明白,自己这身份再跟爱兰珠瞒着,怕也已经瞒不住了。

这天兰芽索性就睡了个懒觉,等着爱兰珠来。果然天刚刚擦亮,外头就又听见双宝和爱兰珠小声儿地争执起来。闹的还不就是那么点子事儿,她非要进,双宝却不让进。

兰芽便咳嗽了一身:“窗外廊下是什么时候养了一对聒噪的八哥么?”

兰芽出声,外头两个人都不敢出动静了。

兰芽便坐起,“爱兰珠,请进来吧。”

爱兰珠仿佛还小声朝双宝哼了一声,这便推门进来。然后顺手掩上了房门,瞧兰芽还在帐子里坐着,倒是又惊又羞地跺脚背过身去:“今天公公怎么还没下地呀?往天我这个时候来,公公可都穿戴齐整了呢。”

两人之间仿佛一场小小的赌局,知道她天亮就来,兰芽便也必定在她来之前都收束停当了,以免被她瞧出端倪来。于是这些天下来,爱兰珠倒还没撞见过兰芽衣衫不整的时候。

兰芽见爱兰珠也终于知道羞涩了,便忍不住抿嘴一笑,拍着枕头叫:“爱兰珠,你过来。”

爱兰珠迟疑回眸,一见她还没起身呢,便又赶紧背过头去:“公公先更衣吧,我这么等着就是。”

兰芽笑着摇头:“喂你这人,原本说是要嫁给我的呀,怎么这么就不好意思了?原来你的心还是不诚啊。”

爱兰珠中招,跺脚回了头去:“谁说的!”

便忍着害羞,朝兰芽走了过去。

兰芽伸手向她:“我自己起不来了,须得你扶我一下。”

爱兰珠觉着讶异,却也伸手扶住兰芽的手。

兰芽这便也

有些小小羞涩地推开了被子,露出已然是高高圆球一般的肚子。另一只手向后撑住背后的垫枕,艰难地撑起身子。

爱兰珠盯住兰芽,惊得瞬间木雕泥塑般,全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兰公公!你,你这是……?!”

兰芽羞涩垂眸,娇态尽现:“爱兰珠,你现在还不明白,为何我说我不是断袖了么?以及,为何我先时笑谈要娶你,可是后来却不娶了。”

爱兰珠半晌还喘不上气来:“可,可是我也怎么都没想到,你是个女人;而且现在还有了身子!”

“是哦。”兰芽垂眸望向自己的肚子:“这情势看起来真是自己找死一样,是不是?”

爱兰珠转了转眼珠:“如此说来,你先前说要娶我,可是想要将这孩子伪装成是我生的,要我替你掩护?”

兰芽抽回手,啪地打了她手背一下:“你傻了,就算你能生孩子,可是我对外的身份是太监,太监怎么能生的出孩子来?”

爱兰珠这才悄然舒了口气。

如果兰太监当初说想娶她,只是为了利用她的话……那她倒要从此跟兰太监生分了。幸亏兰太监不是这样想。

这样转过了杂念,她便忍不住替兰芽担忧起来:“你这情形,又该怎么办啊?”

兰芽抬头望着她:“怎么办?当然是生下来,好好地养大成人喽。不然你还以为我不要了么?”

“可是你们朝廷,你们皇上会治你的罪的!”

兰芽含笑垂首,轻抚肚子。

是啊,爱兰珠没说错,朝廷上的那些大臣若是听说了,一定会死死揪住她和大人不放,务必以欺君之罪将他们置于死地。

尽管……皇上早就知道了她是女儿身,可是到时候皇上会不会在群臣面前承认,那却是两回事。

让不让她和大人死,全在皇上一念之间。

“就算治罪,可是孩子来了,他们并没有罪。所以就算豁出我和大人的命去,也得先平安地将孩子带到人间。”

爱兰珠死死盯着兰芽,盯着她面上那不由自主绽放的母性的慈爱,爱兰珠便忽地一咬牙:“这件事,你交给我吧!”

原本担心她真的是心狠手辣的太监,原本担心她真的不可能对建州有半点的同情之心——可是眼前的她,却是个满面慈爱的母亲。

身为母亲,尤其是正在等待孩子降世的母亲,便一定会心怀慈爱,一定不会擅开杀戒。

如此,她便要豁出一切去帮她渡过这个难关,那到时候兰太监便一定会饶恕建州百姓!

兰芽闻言也是惊讶:“你帮我?你怎么帮我?”

爱兰珠转头看了一眼,便一把抓住枕头,二话不说塞进自己衣裳里,将肚子鼓成圆球:“从现在开始,就说是我怀了身子了。等你临盆,便说孩子是我生的!”

“男人我也想好了,我就说我随便跟哪个野男人过了一晚,就有了。反正在你们中原人眼里,我们女真的男女大防也没有那么严格,我若这么说,便不会有人怀疑。”

“至于我中途逃婚,不肯嫁去草原的原因,也是肚子里有了孩子。如此,一切便都顺理成章了!”

兰芽心底也是一热:“可是你还是云英未嫁的闺秀!我怎么能拖累了你的名誉?!”

---------

【稍后第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