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76.一笑一尘缘76

一声‘小心’,打破花园里的安静。

渊炎护身在诀衣的身边,而诀衣却在危险来临的瞬间出手护住幻紫光芒里的夙漠。她的反应已是非常了得,可还是落了空。夙漠被帝和刹那间护在身边,待诀衣看清时,他带着他飞入了十丈之外的空中。

被帝和亲自护住,夙漠心中激动难平。五百年前他便无尚崇拜高高在上的圣皇,五百年后醒来,得他相护,五百年来的坚持显得那么明智。

“圣皇大人,我很高兴再见到你。躏”

帝和修为高深,夙漠一开腔便听出了他魂魄散离气若游丝,看着他,当即施佛灵仙法救他。

夙漠摇头,“圣皇大人,不必为我浪费心思了。”他的生死情况,自己很了解。被珞珞深埋到沙土里,他就知道自己无望再活。不想诀衣姐姐还能找到他,这已经是上天对他的恩慈了。诀衣姐姐耗费无尽的心血守护住他的尸身,当他被蓅霖千层果救活后,对她除了感激之外,还有深深的心疼。他不过是只小妖,对她来说,没有多大的用处,反而处处给她添麻烦。“我的尸身五百年不烂,诀衣姐姐为我付出了太多,但是……”夙漠看了一眼远处跟渊炎在一起的诀衣,“我很累,想好好的睡一觉。”他能醒来是神果相助,可诀衣姐姐找到他的时候,实在是太晚了,当真他真身的灵血一滴不剩,如今能醒来已是奇迹,若想活下去,显然不可能。

“圣皇大人,我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你说。”

“我家诀衣姐姐长得非常漂亮,是不是?”

帝和点头,“是。”无可否认,诀衣真得美得出乎他的意料。当初在天界只听闻九霄天姬极美,却从未见过高傲不见人的她,没想到,听着名号和事迹该是粗鲁彪悍的女爷们,实际却是美到极致的羞花绝色。

“异度里不少人肯定会因容貌而爱慕她。诀衣姐姐脾气有时不大好,容易得罪人,一个两个,百个千个,我不担心她。可异度那么多妖魔鬼怪,如果对她群攻,我怕她不敌那些坏人。我是不能陪在她身边了,圣皇你可否答应我,像你疼爱珞珞姑娘那样,疼一疼我的诀衣姐姐?她……她……很善良的。”

帝和无声的看了一眼诀衣,她正飞过来,飘逸的身姿,当真好看得让他忘记她之前傲然蔑视他的眼神。

“嗯。”

“珞珞姑娘不是真的‘诀衣’你都那么疼她,现在你晓得了谁是真正的诀衣,请你替我好好的照顾她。”

夙漠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我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能对你要求什么,我只是临死前的希望,希望圣皇你……对诀衣姐姐好。我告诉你一个她的秘密,诀衣姐姐她其……”

帝和认真得听着夙漠说话,可最后一句话他的声音实在是太小了,他附耳过去,还是没能挺清楚。

“夙漠,你说什么?”

夙漠的嘴唇微微翕动了,却听不到声音。

帝和再捏诀强迫佛灵仙气入夙漠的身体,想为他再续上命息,却没能让他再睁开眼睛。

“夙漠!”

诀衣双手抓着夙漠的手臂,“夙漠!”

夙漠极力想睁开眼睛看一下诀衣,可他着实太疲惫了,累到明明知道她在着急,可他就是再也打不开眼睛望她最后一眼。他很想告诉她,是她教他,做人要善良,虽然善良的人会吃一时的亏,可老天爷会把善果记下,终有一天,自己种下的善果会结出善报,渡人于危难之中。他知道她爱恨分明,可不必为他取珞珞姑娘的性命,染了鲜血的手要怎么触摸纯洁的花朵呢?放下仇恨,她才能生活的开心。他喜欢圣皇,并非是因为他的尊贵和强大,而是每次圣皇出现的地方都没有战争和杀戮,这是他最喜欢的原因。有圣皇的地方,就能听到笑声,他迷恋那种祥和欢喜的画面,仿佛异度是最可爱的地方,而不是从她嘴里不止一次听到的天界。她说在那儿,仙子很美很善良,男神个个英俊潇洒,花儿遍地开放,青草绿绿,他梦过那个地方,却总没机会去。他想,若是要在异度里看到那片美景,只能依靠圣皇了。

“夙漠!”渊炎也飞过来,看到夙漠怎么都唤不醒,一时太心急,担心诀衣受不住夙漠死去打击,冲着帝和道,“圣皇你太过份了!”

帝和一只手搂在夙漠的腰间,目光淡淡的,带着不将眼前人放入眼底的傲气,“过份?”

“我们既敢来帝亓宫找珞珞姑娘,便是有足够的证据她当年陷害夙漠。心狠手辣之人帝和你宠爱了五百年也就

罢了,现在竟然是非不分的将夙漠杀死,你到底是不是慈悲为怀的尊神?”

帝和微微眯了眯眼,轻声反问,“你哪只眼睛看到本皇杀了夙漠?”

有没有带眼睛来帝亓宫?!还是他的眼睛里除了看到诀衣就看不见其他东西?

“小衣费尽心血得到蓅霖千层果将夙漠救活,神果有起死回生的神力,夙漠刚才还好好的,现在却……”渊炎气不小,“不是圣皇你暗中手脚,难不成是神果不行么?”

帝和四两拨千斤的淡然道,“你身边的人没说话,你急什么。”

如果真是他害死了夙漠,以诀衣的脾气,能如此安静的站着么?恐怕造就对他刀剑相向了。

“你……”

渊炎这才发现诀衣一直沉默,“小衣?”

“不用了。”诀衣声音轻轻,“谢了。”

渊炎道,“你我之间不必说谢。”

诀衣的目光从夙漠身上移开,看着渊炎,“不是对你。”

她知道,帝和一直在用佛灵救夙漠,只可惜夙漠的七魂六魄多年前就散了,蓅霖千层果虽然让他复活,却也只能维持几个时辰,这次若是再死去,除非能找到西天佛祖,否则谁都救不了夙漠。茫茫异度,她自己都出不去,如何能带他去西天找佛祖。

渊炎:“……”

她、她在谢帝和?!

就在渊炎没弄明白怎么回事时,身边的诀衣忽然消失不见,而他也被身后的一股劲气惊得急忙躲避开来。安全之后,渊炎四处张望寻找诀衣,在高高的云端看到浑身闪着金泽的帝和,还有他一手搂着一个人,诀衣和夙漠。

帝和看着从他的花园里蔓延开来的血红,珞珞只是朵神花,死后怎么可能有这般魔力?骨血化成血魔漫开,似要沁透他的帝亓宫。

诀衣亦是为不停扩散的血魔吃惊不小,“怎会这样?”

刚才便是地上珞珞的血液涌起来差点儿铺盖他们几人,现在又变成如此骇人的血魔扩侵,难道珞珞并不是她的神花么?

帝和把夙漠交给诀衣,双手施术佛光普照帝亓宫,将四散的血魔全部收拢到珞珞死的地方,凝聚的金光把珞珞的骨血收成了一个圆圆的大雪球,金色的结界牢牢困住血魔。

在结界球里,血魔一会儿变成珞珞的脸,一会儿又化成了一滩血水在结界里翻滚,在它不住的翻动间,似乎能听到一首说不出名字的清歌,哼声慢吟,不知从何处传来,悲凉苍恸。

“啊!”

忽然,诀衣一声轻呼。

原本在诀衣手里扶着的夙漠眨眼间进了帝和困住血魔的金色结界,而且很快便被血魔吞噬干净,在金色的结界球里看不到他一丝身影。

“夙漠!”

诀衣想飞身而下被帝和抓住了。

“莫要冲动!”

闻言,诀衣看上帝和的眼。是了,是不该在不知情的时候冲动行事。

就是在诀衣看向帝和的刹那,原本被困住的血魔忽然冲破了结界,迅速钻入地下,消失不见,仿佛从来没出现过一般,空气里也闻不到意思血腥的味道。这下,诀衣更加惊奇了。她对不愿解除帝和,却晓得他的修为必然高深莫测,可算无边了,连他的结界都困不住的血魔,委实有些叫人不敢轻视了。幸亏刚才他拉了自己一把,不然她可能也成了血魔的腹中餐。

“多谢。”诀衣轻声再道谢。

帝和一改平时的嬉笑不羁,看着血魔消失的地方,面色十分平静。能叫一个喜好玩乐和笑容不散的人变得安静,事情必然不小。诀衣知道,渊炎此时也知道了。

帝亓宫恢复平静,帝和飞落花园,随后诀衣和渊炎跟着一起飞了下来。

“虽然说了很多次。”诀衣看着帝和的背影,“但是还是想说,今天谢谢你。”

帝和头也不会的走开,“你谢人从来都是嘴巴上说说而已的吗?”

渊炎皱眉,看着诀衣跟上帝和的脚步,想拉住她,却晓得她的脾气。帝和当真是太狡猾,一句话便让她心甘情愿的跟着他走,难道她不晓得这是他的激将法吗?

走出花园,诀衣快步赶上帝和,挡在他的面前,拦住

他,“你想要何谢礼?”

“你觉得呢?”

“我觉得,大恩不言谢。”

帝和笑了下,“美人儿,摸着你的良心问自己,仅仅只是救命大恩吗?”

她来帝亓宫取珞珞的性命,他给了面子,在听到她说夙漠五百年前被珞珞残害后,并没有为珞珞说一个字。他承认,珞珞犯错了,而且是大错。这样的错误,不可能轻轻松松一句对不起就过去,他亦不会如此轻饶珞珞。但,珞珞在他面前惨死,其惨状触目惊心,是他几百万年来第一次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女子用这般残忍的方式死在自己眼前。他无法没有一点点自责,如果他果断一点出手,给她一个痛快,未必不能让场面干净一点。不过是想给她一个交代罢了,在她的心里夙漠当年被喝尽灵血痛苦非常,珞珞如今只是咎由自取。

她看到的珞珞,是自食其果。

可他不是她,珞珞跟他五百年,没有爱,也有一丝丝的熟人情谊,对女子,他素来不愿意太残忍。女人如花,花儿是需要被呵护的,不管是好看的花,还是不好看的,都应该得到男人的保护。就如同,星华不想招惹的女子,他有时候会暗中出手相助,因为不舍。被千离气哭的女子,他会现身安慰,让她们宽了心,不恨千离,也不会难受伤心。

他,是个瞧不得他人痛苦的人。

这些都罢了,顺了这个心,就不能合那个的意,终究他是包容了她,就当自己认错神女五百年的歉意。可是,她一句谢谢就能抵得过她给自己招致的麻烦吗?

血魔能破他的结界,来头必然不小。珞珞是她的一朵神花,怎会有这样的法力?在异度,能破他法力逃出去的人,除了她,九霄天姬诀衣之外,此时他心中没有第二个人。除非,异度里藏了他没见过的龙,卧了他没遇到的虎。

“我会帮你抓住血魔的。”

帝和淡淡的,笑了。

*

天界,三十三重天的佛陀天。

千辰宫。

“夫君。”

千辰宫的正宫娘娘幻姬轻声呼唤自己孩子的父尊,“夫君。”推开门,以为会见到千离开心逗他们的小女儿千心的画面,没想到父女俩都不在房中。不是叮嘱他不要把千心带出房间吗?怎么不见人了?

刚刚万岁余点的小千心长得逗人喜爱,眉目之间能看出一点儿幻姬的样子,可仔细瞧着,还有几分像千离。每次千离听到有人说,帝尊家的三殿下长得特别漂亮可爱,很像帝尊呢。某个身居佛陀天西古天大尊位的男人就会乐得笑容都跑到眼睛里,还会说一句,真有眼光!本尊就喜欢有眼光的人!

哪里是别人有眼光,而是大家不敢不说千心像他。因为千大神自从有了孩子,尤其是最小的孩子是个女娃娃,他便变成了宠女狂神。就连跟他关系十分要好的世尊星华,御尊河古,都不能说千心不像他。

千心之所以叫千心,是因为她是个活在佛陀天帝尊心尖尖上的姑娘,虽然她才一万岁,可显而易见,她将是天界里身份最为尊贵的小神女,往后的人生除了伴随阔气之外,还有外露的霸气。对于她的名字,他的父尊耗费了整整一年的心思,想了无数个名字,最后选了一个心,只因为她就是他的心肝,重要非常。不过,对于他两个儿子,就没那么用心了。幻姬问大儿子和二儿子叫什么,他随口就取了两个名字,其敷衍程度让幻姬都看不下去,表达不满后,才又让他用心了三日,取了两个对得起孩子的名儿。

“千心!”

“夫君!”

幻姬走出房间,神侍迎了上来,“帝后娘娘,帝尊带着三殿下出宫玩去了。”

“我不是交代你们看着吗。”

神侍低头,不敢反驳。帝后娘娘是说了让他们看着帝尊和三殿下,但是也得她们敢呀。帝尊现在的脾气是好了些,可他的好脾气不是对别人,是仅仅只是对几位小殿下,尤其是三殿下,对别人,帝尊可从来不笑的。何况,刚才是三殿下想出去,她想做什么事,帝尊哪里会不带她做。莫说佛陀天了,就是整个三十三重天,也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千辰宫的三殿下是唯一敢拔帝尊一头银丝的人,她拔了,帝尊不发火还会把头送给她玩。

人和人,差距真是相当大呀。

“可知他们父女去哪儿了?”

神侍要头。帝尊带着三殿下一溜烟儿就不见了,他们哪里

追的上。

幻姬无法,只得告诉神侍,待他们回宫,立即告诉她。

“是,帝后娘娘。”

幻姬转身去照看大儿子和小儿子。

午休时分,待两个孩子都睡着了,幻姬去神殿,打算用镇天盘算算异度世界里的情况。刚启开镇天盘没多久,还在掐算的幻姬忽然睁大眼睛,看着出现异象的镇天盘。

天残红星出现了!

镇天盘上,一点红色慢慢扩大,似乎想要覆盖整个镇天盘的八卦旋罗阵。

糟了!

异度世界有大事发生!

幻姬闭眼,凝神用神法催动镇天盘全部打开,试图找寻到底是哪一块天出了事,可无论她怎么追算,都摸不准异度里的情况。只晓得,异度一定有事。帝和一人在异度,他是那儿唯一的神,天妖魔怪万万不怕,就恐没完没了。到时,何人能去助他一番。

幻姬收了法术,转身快步走出神殿,腾云驾雾飞出了千辰宫。

“千心!”

幻姬千里传音叫千心的名字,千离听到,一定会带着千心出现。现在这货对自己的名字毫无感觉,只要有人叫千心,逆风都能听个八百里,那小丫头就是他的命,宠得不得了。

“千小离!赶紧把千心带回来!”

千离没出现,神侍倒是出来了一个。

“帝后娘娘,帝尊带着三殿下去东古天的星穹宫了。”

幻姬瞬间消失在云朵上,暗恼,他不带着千心去星穹宫里嘚瑟一天就过不完了怎得,非要抱着女儿去气世尊世后吗?

*

东古天,星穹宫。

“小千心,来,到世尊伯伯这儿来。”

千离抱着腿上的千心,直接无视掉星华的话,自顾自的故意问星华,“你有没有觉得她长得比昨天还好看了?”

星华:“……”

一晚上能看出个什么鬼?!

“我跟你说啊,我家心心真是一个时辰一个时辰的变美。啊,不对,是更美。她,本来就很美。”

星华:“……”

能不说话吗?!

“我告诉你,昨天我家心心说,我是她最喜欢的父尊。你说,我要送她点什么才能回应她对我的爱呢?”

星华:“……”

忍了忍,星华没忍住。

“你怎么还不滚回你的千辰宫。”

千离微微蹙眉,“你不要这么凶嘛,会吓到我家心心的。温柔,懂吗?说话要轻。”

千心转头看着自己的父尊,闪动大大的黑眼睛,“父尊,说话太轻我会听不到的。”

哎哟~

奶声奶气的声音,一下子柔了千离和星华的心,千离的心软成了一汪水,而星华心痒得恨不能变一个女儿出来玩,太可爱了。

“千小离!”

幻姬的声音传来,在千离抬头的时候,一袭白衣已经出现在他的眼前。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