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75.一笑一尘缘75

被帝和的佛光照耀,原本不能说话的夙漠缓慢的睁开眼睛。他的苏醒吓到了珞珞,哆哆嗦嗦的朝后一步步退去,他应该早就死了呀,为何……为何还会活过来?想到诀衣去蓅花涧参加蓅花争霸,最后的胜出者就是她,蓅霖千层雪被她带出了蓅花涧,七日后结出的蓅霖千层果有起死回生的神奇功效。难怪了……

最初帝和也不明白诀衣为何要去蓅花争霸,看到被她用仙灵护住尸身不烂的夙漠,之前的疑惑被解开了。被吸干身上法力,喝尽真身灵血,生生的眼睁睁看着自己从生到干尸的残酷变化,如此惨损的身体如果不用蓅霖千层雪结出的神果,的确是难以恢复。诀衣必然是在九九八十一天之后才找到夙漠的,倘若在八十一天内找到夙漠,不会在吃了蓅霖千层果后还无法说话。他损伤得太严重了,以至于诀衣即便拿到了蓅霖千层雪也仅仅只能恢复他的身体。

“夙漠。”帝和轻声喊了一声在幻紫光芒里的夙漠,“还记得本皇吗?”

夙漠看看帝和,又看看他身后不停后退的珞珞,目光回到帝和的脸上,努力扬起一个微笑,“圣皇大人。”他是异度唯一的尊神,他怎会不记得。五百年前,他还活着的时候,圣皇大人是他崇拜的天神,高高在上,只是看一眼都觉得是莫大的荣幸。在异度只要听到别人说起他的故事,他的腿就走不动道儿,对他的敬仰犹如天河里的涛涛狂水,奔涌不绝。

看着夙漠朝自己裂开嘴笑着的模样,帝和的心里涌起一丝不忍,他的笑还如五百年前单纯灿烂,可他的人却经历了不可想象的痛苦。这份痛苦,虽然不是他加诸在他的身上的,可当年他没有带诀衣及时找到他,让他受了几百年的罪。假若找到了,今日画面,便不必出现。看着他现在这样,不怪诀衣对珞珞一直怀有恨意了。

帝和转身,看着退开的珞珞,“五百年前,你为何要对夙漠这么做?”

珞珞似乎吃了一惊,没想到帝和会出声问她躏。

“这么做?”珞珞诧异的看着帝和,“我怎么做了?帝和,我跟你在一起生活五百年,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吗?”

在过去的五百年里,她连蚂蚁都没有踩死一只,每天点香诵经,即便十分不喜欢修行,可为了能让自己的修为看上去不那么糟糕,逼着自己潜心修炼,为的就是自己有朝一日能配站在他身边,与他一起出宫不给他丢脸。她变成人形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帝亓宫,在这个宫里,有她五百年的记忆,孤独的,开心的,不安的,期待的,记忆的每一处都有他的影子。如今出现一个美到极致的女子,凭她三言两语,他就放弃她么?

帝和问,“你在我面前的样子,一直是你吗?”

“五百年,难道我每日都带着面具对你么?”珞珞心痛无比,“她说我在五百年前犯了错,你信?五百年前的事,你没有看到,九霄天姬她也没有看到。夙漠是她的人,她若是想将我从你的身边除掉,大可两人联手起来撒谎。”

字字泣血的声讨仿佛义正言辞,句词合理。只可惜,五百年的神花混淆不了帝和的视听。

他问,“她为何要把你从我的身边除掉?”

因为她霸占了本该属于诀衣的位置么?可诀衣早晓得她是冒充者却不现身,摆明了不在乎是不是住在帝亓宫,是不是被他细心照顾,她的沉默就是她的默许。一个不介意别人代替她的人,怎么会在五百年后要除掉她?不过一件真假身份的小事,身为女战神的她,委实不需要考虑五百年才能做出决定。

“她凭什么说是我害了夙漠?”

对于死不悔改的人,诀衣不想废话,也不想再听珞珞说下去,死到临头还如此嘴硬。

帝和也对珞珞的强词夺理有了不满,如今夙漠能开口说话了,她还如此狡辩吗?

“她没有害我!”

出声的,是夙漠。

他的话,让帝和与诀衣都诧然了。

“夙漠?”

诀衣走到夙漠的身边,“你说什么?”

“诀衣姐姐,五百年前的黑风刮来,不管风有多大,我从没怕过!我知道,不管我被吹到那儿,你肯定会找我,会拼尽全力救我。你让我安心,让我即便身处危险的境地也觉得自己不孤单。”夙漠的眼睛里带着让人见了为之动容的诚恳,他的话,他的眼,无一不再告诉诀衣,他有多相信她,“我的灵力和灵血确实是被神花吸收走的,但也不全是她的责任。”

“夙漠!”

渊炎走上来,

“我是小衣的朋友。小衣为了救活你,付出的艰辛远非你所能想象,今日我们既然来帝亓宫,就必定要为你讨一个公道。你不必害怕!”

夙漠看着白衣飘飘的男子,微微一笑,“你好。我知道诀衣姐姐对我好,也晓得她的朋友肯定也会对我好。但是,我并不希望你们对一个弱女子出手。”

五百年前,黑风刮来,他和珞珞在一块儿,风吹飞了他们,好巧不巧的,两人落地的地方也不算远。只是,珞珞是朵没什么修为的神花,黑风带着伤灵的魔力吹得她遍地鳞伤,眼看她的身体快要支撑不住,他忍不住生了怜悯之心。不过是个弱女子,虽然冒充诀衣姐姐跟帝和圣皇住在一起让他不满,但为人在世,当秉持善良品德,这是诀衣姐姐教他的。见死不救,非男子汉所为。

可夙漠毕竟也只是个小妖精,只是有心救珞珞,也力不从心。只能把她背到一处避风的地方休息,鼓励她撑下去,等圣皇与诀衣找他们。就在两人背靠背等救援的时候,珞珞说了她从书卷上看到的记载,书卷说,吸尽别人的仙灵可以让自己的法力提升许多,从而达到很快变强大的目的。

夙漠问她,为何要变得强大?人不该有不切实际的想法,开心是一日,不开心也是一日,未必要给自己诸多目标和负担才叫做人生。天底下,强者太多,多他们不多,少他们一个也不少,当强者有强者的烦恼,身为弱者不见得就没有高兴的时候,每个人最重要的是认清自己。他觉得,帝和圣皇很强,诀衣姐姐也不弱,有他们俩人在身边,不就很好吗?他的想法很简单,一直陪着诀衣姐姐,给她找好玩的,好吃的,每天平平安安度过就行了。

珞珞看着远方说,她想变强大不是为自己,而是为帝和。

她强大了,便能每日陪他出宫去平定战乱,能与他一起游山玩水不必担心身体支撑不住,不用在来一点儿伤害就祈求他第一个飞到身边保护她。等着被人保护的感觉,真的不好。尤其当帝和身边有吸引他目光的人,那种不安,只有她自己明白。不想去盯着他们看,却控制不住,害怕帝和因为有了‘新欢’而忘记她这个‘旧爱’。

她变强了,能找到法子改变自己的容颜,还可带着十足的底气告诉帝和,她不是女战神诀衣,她和诀衣没有关系。她是主战神女,而她只是一朵神花,她的人生里没有杀戮和战争,她可以安安份份的待在他身边,成为他的红颜知己。明明有自己的思想,却不能用真实的自己与心爱的男子畅聊,这种憋屈的感觉,谁懂?

她不会下棋,帝和很惊讶。她不懂兵法,帝和更是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她修为差得令人发指,他虽然面带笑容包容了她的无能,可他的眼底也有着不敢相信的质疑,他以为她没有看到罢了。

在所有人的心里,九霄天姬无所不能,无所不精,而她偏偏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废物。从最初在帝和身边住下的喜悦到后来无尽的自卑和压抑,其中的纠结和悲哀伤情,她找不到一个人诉说,只能默默的放在心底,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独自倚窗流泪。

“夙漠,我一定不能死。”

这是夙漠听到珞珞最直接表达自己心里所想的一次,她的求生欲wang十分强烈。

“你当然不会死。有我呢。”

“你?”

珞珞的眼中不止有不相信,还有一点点的轻蔑,将夙漠上下看了一遍,他自己都受伤了,竟然还敢大言不惭的说有他没事。

珞珞感叹,“假如帝和圣皇在,我肯定什么都不怕。”

夙漠虽然没什么大的野心,可毕竟是男人,听到珞珞如此说,心里有了不服气。

“我说你不会死,你就不会死。”

“我肯定不死啊。可是圣皇能让我变强大,你能吗?”珞珞扬起的下巴有着不愿多看夙漠一眼的高傲,“等我变得不需要依靠任何人时,我一定要在异度里找到一件足以配得上圣皇的珍宝,献给他,让他明白我的心意。还有,我也会找一个绝世宝贝送给九霄天姬诀衣。”

夙漠不晓得九霄天姬是谁,但是他听到了诀衣的名字,这个名字太熟悉了,熟悉到他根本不会做第二种猜想。

“送给诀衣姐姐?为何?”

“你不懂!”

“你说了,我不就懂了吗?”

“我说了你也不会懂。”

夙漠倔了,“你说我肯定懂。”

“我不想跟你说。”

夙漠哼声一笑,“你不想跟我说,可是这里除了我,没有别人。圣皇和……夬言肯定会来找我们,但是你怎么晓得他们是今日来,还是明日来,又或者,他们要很多天才能找到我们。你不告诉我,我就不帮你。”

珞珞被帝亓宫的神侍伺候了一段日子,对夙漠的威胁丝毫不在意。在她看来,不过就是一个小妖精随口一句话,不值得放在心上。直到她的身体受不了,感觉自己快要等不到帝和赶来了,才不得不向夙漠求救。

“喂。”

夙漠不理珞珞。

“哎……”

珞珞又试了一次。

夙漠仍旧不理她。

“我快要死了。”珞珞的声音很虚弱,“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找绝世宝贝给诀衣吗?我告诉你。”

夙漠本不是心狠之人,听到珞珞这样一说,立即走到她的身边蹲下来,看到珞珞的脸色确实非常难看,立即担心起来。

“你怎么样?撑住,我背你去找回帝亓宫的路。”

珞珞摇头,“异度世界里的天气说变就变,你我修为都不够,如果运气遇到风和日丽也就罢了,假如碰到风雨,还像这次一样,我们都会死。”

“可是你……我……”夙漠朝四周看了看,全部都是石头,不见一根绿草,想为她找疗伤的神草仙药都不可能。

“你听我说,假如我死了,你见到圣皇,告诉他,我好开心住在帝亓宫,他是我见到最好最好的男神。”

夙漠见不得人凄惨,急的团团转,“你不会死,不会死的!”

珞珞自顾自的说着,“还替我告诉诀衣姑娘,我很开心当她的神花。”

“什么?”

“我晓得你听不懂我的话,没关系,你按照我说的传达给她就好,她会懂。”

珞珞伸手抓住夙漠的手腕,“如果没有她,我变不成人,也不可能认识帝和圣皇。比起其他的姐妹,我已经非常幸运了,我不求什么了,如果还有机会为人,我一定会……会……”

珞珞的话没说完便晕过去了。

夙漠着急得快要把自己的头发都给揪掉了,想到自己还有些法力,便将自己的灵力传给珞珞护体。可是,他没想到,他是妖精,珞珞是神花变成,他的灵力一旦被她吸收,除非她不要,夙漠没有停止的可能。在万物修生的等级上,珞珞高了他太多。

感觉到自己本就不多的灵力要被吸干净了,夙漠急的大喊珞珞停下。

但珞珞只字不闻,把他的全部灵力都变成了她的。

她醒了!

而夙漠,变得没有一丝防御外敌的能力,被打回了他的原形,一只异度小灰土狐。

虚弱的夙漠趴在地上,连呼吸都变得很轻,如果不是他努力硬撑着,恐怕会因为太累而晕厥过去。他修炼了多年的法力一下子全变成了别人的,这份伤心只有他自己明白。可看到珞珞醒来,他倒是显得非常高兴。诀衣姐姐说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他是只小妖精,平时救人的机会没有,只可能被人救,如今他救了一个人,老天爷会记下他的福德,保佑他生生世世平安度过。

醒来的珞珞看着地上的夙漠,伸手摸着他的头,“想不到你的真身是只灰土狐呀。毛色不怎么好看,但模样还是挺可爱的。”

精神不错的珞珞让夙漠稍稍有了欣慰,法力没有就没有吧,最少他救了人,回去可以向诀衣姐姐好好炫耀一番。灵力可以再修回来,但人若死了,就没有机会了。

“夙漠,你能舍身救我,我很感激。”珞珞顺着夙漠的毛发,“你为我做了这么多,可不可以再为我牺牲一点?”

夙漠抬头看着珞珞,他灵力都给她了,现在变回真身,还能为她牺牲什么?

珞珞的笑,让夙漠有瞬间感觉毛骨悚然。他虽觉她不如诀衣姐姐好看,但从未想过她的心思是不是不够善良。直到,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变成干尸,他珍贵的灵血被她一滴滴的吸干。

死亡的最后,他听到她说,等她强大了,一定好好对待帝和圣皇和他的诀衣姐姐。

之后,珞珞被帝和找到了,夙漠却不见踪迹。

无他!

夙漠被珞珞深埋起来了!

若不是诀衣几十万年不放弃寻找,终于在被风出开的沙石里找到了夙漠的干尸,她永远都无法相信夙漠会是用这样痛苦的方式离开世界。吸尽夙漠身上灵血的唇印,是九玄绫姬花独有的印记。异度之内,除掉她,别无第二人。

那天陪她找到夙漠的渊炎被她的怒气吓到了,方圆十里的地面被她的掌力给真得翻覆过来,她的恨,入滔天巨浪,恨不得冲进帝亓宫,将里面的杀人凶手淹没。

可到底是领兵征战的人,她没有亲眼所见,夙漠也无法开口说话,她也犹豫是不是自己洒落了第二多九玄绫姬花变成了人,在帝亓宫里杀人,不可能平白无故。帝和的为人,她懂。为大尊神者,宫里不会轻易出现血腥,这是对佛祖的尊重,也是修行的大尊神一种善德。在天界她的宫里,就是只鸟儿,都由不得别人射杀。她要灭珞珞,定要灭得她说不出半个‘不’字。

夙漠太善良,诀衣却不能如此绕过珞珞。

“犯错就是犯错,错了就得承担。”

夙漠在紫光里很孩子气的笑了一下,“诀衣姐姐你还是这样,五百年了,一点没改变。你为我讨公道,我很高兴,可是,我真不希望你伤她。”

“她吸尽你的灵血时,可有如你现在这般仁慈?”

“诀衣姐姐你晓得吗?她说她感激你!”夙漠看了一眼珞珞,他愿意相信这个姑娘是从心底里感激他的诀衣姐姐,被人感激,一定是非常好的人,他希望诀衣姐姐被所有的人爱戴。

诀衣冷冷道,“我从不需要别人的感激。”

突然,珞珞的声音传来。

“我不会感激你!”

珞珞双眼通红的看着夙漠,“你这个低贱的妖精有什么资格为我求情?我再不济,也是神花,你算老几?你的恩情,我不稀罕。而且,你真的以为五百年前我是要死的才被你救的吗?我就是装给你看,让你怜惜我。傻子,什么都看不穿,却在这里装好人。”说完,看向诀衣,“你是九霄天姬,来自天界,那又怎么样?还不是被我代替了五百年。人人都说‘诀衣’是帝和圣皇的女人,可和他同住一宫的,是我,你只是白占了一个名字。”

诀衣的指尖浮现紫色的光芒,珞珞却在这时笑了。

“哈哈……”

珞珞的笑声无畏而决绝,“诀衣,你不是想死我吗?好,让你终生记得我是怎么死在你面前的!”最后一句话,珞珞是看着帝和的眼睛说的。

无声的寂静里,珞珞死了。死在了花丛之间,却惨状无可言语,尸分千块。从扬起利剑的那一刻开始,她一声未发,最后一双眼珠滚到了帝和的脚前。

到死,她还想看他一眼,死不瞑目。

赫然,渊炎大喊。

“小心!”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