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74.一笑一尘缘74

无端端的,幻姬让星华来告诉他很要紧的事?!

“何事?”

“她的镇天盘出现异象,异度世界恐有大事发生,叫你多加小心。”

一万又五百年前,他舍身代替幻姬封天。此举救了幻姬,也救了她和千离的三个孩子,千离嘴虽不饶人,可他们晓得,他心里十分感激帝和,但凡能为他做的,千离必定不二话。幻姬则更加惦记在异度的他,生下孩子后,每日为他祝祷焚香,祈求上苍能让他转世再生。千离对他们的孩子极为疼爱,幻姬生下三个宝宝后,从没当过父尊的千离为了不让自家媳妇儿太操心,从点滴初始学起,让她余出不少的闲暇时光。太过无聊时,幻姬便召唤出女娲娘娘送的那根法杖,想着是否能唤出其中的法力,将时光倒流躏。

千离瞧见自己媳妇儿又搬弄丈母娘送的那根法杖,当即没收想毁灭。怕的,只不过是法杖会再要她的性命,于他而言,她已太过重要了,重要到天地山河不及她一丝。

幻姬劝说了许久,千离才将毁不掉的法杖还给她,每回她用法杖修炼,他必然陪护在身边,极为专神的看着她。

幻姬修为不比女娲娘娘,总不能催出最高一层的法力,她是法杖的灵眼,若想不牺牲自己而唤醒法杖,定要费万分心,付出不可想象的努力。或许,尽全力亦未必能成功。积万年心血,终用法杖打开一道天门,却是一道只能魂穿的灵韵天门,谁人敢冒险替她一试?除了他,她的夫君千离,又有谁是最敢信任她的呢。

他给她安心的笑容,从容魂穿,带着她的担心,在异度里看到了帝亓宫,佛光闪耀的神宫给他莫大的信心,帝和还活着!他没有回魂的时候,幻姬的心悬得高高的,与他对她的心一样,她承受不了失去他的痛。直到,他安然无恙的魂回佛陀天。

能打开灵韵天门给了幻姬莫大的希望,千离回去之后说看到了帝和,活得贼好,他们不必太过于担心他。之后,幻姬如走火入魔似的,成天想着怎么把帝和从异度空间捞回来,弄得千离为此醋了好几回,有一回醋大了,愣是忍了一个时辰没跟幻姬说话,觉得她对帝和太用心了,仿佛帝和才是她的夫君。没想到幻姬压根没注意自己的夫君一个时辰没出现在自己面前了,潜心修炼,光想尽快还帝和万年前的恩情,倒是千离忍不住在一个时辰后蹦到她跟前,酸不溜秋的说了两句风凉话,最后还被幻姬挥手轰出了房间,幽怨了好一会儿。

听到星华传达幻姬的叮嘱,帝和问道,“幻姬的镇天盘是八卦异度世界的?”

“嗯。”

“可惜当年不晓得她有这玩意儿。”

星华扯了下嘴角,“你还莫说,当年幻姬没有镇天盘。为了你,特地去找女娲娘娘讨的。”

“噢?”帝和笑了,“还是我们的小幻姬有良心。”

“千离回去后说你活着,幻姬很开心。万年前封天之时,幻姬与你一同消失,皆以为你们死了,不想七七四十九天后,她重现千辰宫。”

帝和点头,“这便好。若是她也封天,岂不白白……”去了珑婉的性命。

话没说完,带着帝和的无限遗憾。

“幻姬封天消失后,得了女娲娘娘出手相救。娘娘给她复生,却除了她的女娲后人之名,不再执管娲皇宫,从此天外天再无后人幻姬,娘娘与她,生世无关。”

帝和微微吃惊,“女娲娘娘跟幻姬划断恩情?”

“倒也没你说的严重。娘娘告诉她,真正的幻姬已祭天,从此世间,再无女娲后人幻姬殿下,让她去找千离。”

帝和问,“可他们不是绝世孤星命么?”

“娘娘说她和幻姬缘尽,再无天责可束她。她的天命,终于封天那日。而今之命,非女娲后人,便不再是绝世孤星命。”

帝和轻轻的叹气,“所以为了方便了解异度世界的情况,幻姬不顾和女娲娘娘情断万年去天外天要镇天盘。”

星华点头。

为了此事,千离还是第一次因一件小事为难。他不愿再见女娲娘娘,当年他和幻姬分离几回,娘娘虽然不是罪魁祸首,却也有从中出手一二,千离记仇,对她很是不喜。他不喜欢的事,素来不做。可帝和是他的兄弟,明知他在异度世界,他不忍不救,何况他是为了救他的媳妇儿才舍身封天。终是幻姬有面儿,说服他,去了天外天。

“你也替我传个话给幻姬。”

“嗯。”

“她对我这样好,回佛陀天我可能要被千离打死。”

星华噗嗤一笑,“不用传话了,千离让我告诉你,你回去,他肯定要打你。”

“你看!你看你看!我说什么来着,千小离这个小气鬼,我太了解他了,看不得自己女人对别人好一丁点儿,忒没义气。”

“幻姬说她算不出异度要出什么事,但肯定有事。”星华微微蹙眉,朝四处看了看,如今就他一人在异度世界,遇到什么事他们也帮不上忙,当年欠了他诸多人情,如今想还都还不上,“千离此时在她身边护佑着她,我能与你多说一二,你可有什么难处?”他们虽不能长在他身边,但会尽力相助,幻姬一旦发现镇天盘上有异,他们必回魂穿过来看看。

难处?

他的难处只有一个,不见珑婉!

找寻了万年都不见她,如果是转世了,他会很高兴,最怕的便是她灰飞烟灭消失于天地之间。

“我是谁,帝和!你们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别担心我。”

星华问,“你刚才说,还是她好,她是谁?”

“……”

经星华一问,帝和想到自己要他帮什么忙了。

“我无难事可需你们相助,倒有一事想拜托你。”

“你说。”

“当年西海九公主珑婉同我一起祭天,我在异度寻了她万年有余,不见踪迹。你出去后,帮我找找她,看看是不是转世了。”

星华点头应下。这不难,只需晓得珑婉的命格,不必费太多精力就能算得她是不是在四海六道八荒里。想到珑婉,星华悠悠的叹了一口气,也是重情重义专情执着的姑娘,虽不美似娇花,其心却是纯净可佳,对帝和的感情让人动容。

“你说的她,难道就是珑婉?”星华大胆的猜测道。

帝和承认的干脆,“嗯。”

“还是她好?”星华笑道,“这么说,在异度你还遇到了其他的姑娘?”

啪的一声,帝和打开百色扇,笑嘻嘻的,“异度的姑娘可不比四海六道八荒里的少,而且个顶个的漂亮,本皇在这里逍遥着呢。”

“既是这样,你又何须感慨还是珑婉好?”

帝和摇头,漂亮姑娘常有而好性格的姑娘不常见,有了对比才晓得珑婉的性子实在是好。如果上天再给他遇到珑婉的机会,他一定要对着她说。姑娘,可否赏脸一起喝杯茶?

“哎,对了。你回去之后,再帮我打听一个事儿吧。”

“嗯。”

“记不得什么时候,九霄天姬诀衣便从天界消失了。她在何年绝迹天界的,又是为何呢?”

星华不解,他关系珑婉,尚能理解。可他们和九霄天姬诀衣素无往来,万万年里见不上一面,听闻那个女战神非常傲气,平日里不见客,怎么忽然打探起她的情况来了?

“你倒不怕给我惹麻烦。”星华玩笑道。

“噢?”

“寻珑婉转世好说,阿萝一直喜欢她,祭天之后对珑婉更是心疼。可你让我去打探九霄天姬诀衣的情况,我家那个祖宗的脾气你又不是不晓得。”爱醋,能醋,醋起来火贼大,不管不顾的,到处惹祸。

帝和轻轻笑了,是了,飘萝是个大醋缸,星华若是关心别的女子,还真没她脾气来了干不出的事,节操下限在她哪儿统统扔开八百里。无法无天的,全仗着星华爱她宠她。

“你不方便就让千离做吧。”

“千离?”

星华像是听到一个多么不可思议的事,“那小子人生里只对两个女人上心,一个是幻姬,一个是他的女儿,你让他去问诀衣的事,他会说一句什么话,想的到吗?”

帝和想了想,还真能想到。

千离会说:诀衣是什么?

“哎,算了,还是你帮我问吧。”千离那货完全靠不住,没幻姬的时候,女人在他眼里就是浮云,有了幻姬,别人连浮云都没得当。何况现在他还有了女儿,女人这词在他的脑海里,大概就只剩下两个人。

星华走了几步,站到巨石上,看到帝和放着的酒壶和酒杯,一

人喝酒,两个酒杯,他在怀念谁?

慢慢的,星华坐了下来。

“在想珑婉吗?”

帝和没有否认,转身坐到星华的旁边,看着远方,声音淡远悠长。

“荒楼茫茫月零香,唯有春风笑彷徨。”

*

诀衣和渊炎带着蓅霖千层雪离开蓅花涧七天之后,一直盛开娇艳的花朵结出蓅霖千层果,果壳层层过千,果心散发出奇异的香味,闻之,顿时使人仿佛置身花海,魂游天地。

看着难得一见的蓅霖千层果,渊炎想起它的功效,可起死回生,亦可增进万年修为,换人骨骼容颜。诸多神奇作用之中,他本是毫无感觉,哪一样都非他所需,但去过蓅花争霸后,他忽而想到,倘若这千层果吃下,法力大增,岂非是件绝美好事,于他保护小衣可是大有益处。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出去看一遍才晓得有人的法力远比他想象的还要高出许多。那个人,在她的心里,他很不喜。身为天魔族的大殿下,他一直温和待人,并不想像父皇那样血腥残暴,虽然人人都畏惧他,可他知道,那不过是震慑在他的yin威之下,并没有人从心底诚服于他。但见过圣皇后,他恍然发觉,法力无边的人也可以待人温和,温润之人再有高深法力,更是美上加美的好事。心法强者,未必就不需要强大的能力。

他要的,并不是表面上的不得不臣服,唯有人心所向才能真正统治天魔全族。

只是,小衣等了这么久才等来蓅花争霸,她一心要得到这个蓅霖千层果,纵然他如今想要增强法力,却亦不想她的努力白费。

轻轻的脚步声传来,是诀衣进来。

渊炎转身,朝诀衣微笑,“看你在休息,我便自己过来看看,结果了,你想做的事,很快便能做了。”

“你错了。我并不想做这样的事。”

“我懂。你还在为夙漠伤心,比起我们得到蓅霖千层雪,你更希望他没事。”

帝亓宫。

珞珞一连八日没有见到帝和,她已没有希望他会保护自己了。倘若他有心护她,怎会几日都不现身,难道他就不担心诀衣忽然来帝亓宫对她不利吗?

面对眼前的似锦繁花,珞珞独自垂泪,果然不是天界身份尊贵的神女就不能得到他的呵护。原以为神仙对人不分贵贱,没想和凡人并无二致,就连宫里的神侍对她都似乎不同了。以前,她去哪儿都跟着,生怕她出点差池。而今她独自去哪儿,她们不闻不问,只是远远的看着不靠近。莫非是担心她指使她们做什么么?

“梨花带雨只对男人有用。”

诀衣的声音忽然在珞珞的背后响起,惊吓得她忽然哆嗦,慌忙转身,看着诀衣踩着幻紫色的光芒从天空里缓缓的飞落。

“你……”

“不用支支吾吾,想说什么就说,哪怕是骂我,你也可以痛痛快快的骂出来。”

珞珞悄悄的朝后退了一步,看上去很柔弱,“我不会骂你。”

“我让你骂,是想让你把想说的话都说出来,免得……”诀衣拉长的声音,“没机会再说话。”

对她有任何不满可以直接说出来,好的坏的她都能听,听不听得进去是她自个儿的事,但她不会怪责别人对自己说出实话。她不能容忍的,是别人在背后暗算。

珞珞暗暗朝四处张望,在诀衣的面前她极度不自信。跟随帝和五百年让她以为能高枕无忧的待在他的身边,即便不能成为帝亓宫里的圣后娘娘,可成为他身边的女人却不难,享受异度世界里无数人的羡慕嫉妒,有他,她不再自卑不安。可现在帝和不出面维护她,看着强势凌人的诀衣,她害怕。

跟着诀衣一起出现的渊炎什么话都没说,只是静静在站在一旁看着,严重不见对珞珞的丝毫怜悯。

诀衣行事干脆,珞珞既无话,她更不想废话再说,指尖紫光闪现,吓得珞珞不停的后退。

幻紫光芒射向珞珞的瞬间,她的身体朝后迅速飞起,躲开了诀衣的攻击。

诀衣反而轻松的笑了下,“你到底出手了。”

远处的浓密的树叶里飞出一个淡绿色的身影,帝和翩然飞来,停在了珞珞的身边,瞟了一眼脸色苍白的她,无话,朝诀衣走去。

看到帝

和出现了,珞珞的心安了许多,跟在他的身后朝诀衣走。

“本皇好歹也是帝亓宫的主神,对吧。”

在他的宫里杀人,让他的面子放在何处呢?

“神是不假,就是不晓得你神在哪儿。”

帝和挑起眉,“要试试么?”

渊炎从诀衣的身后走上来,这一次,他没理帝和,更未有朝他过点头礼,还记着上次在蓅花涧帝和不给面子的仇,轻声对诀衣道,“果真事事如你所料。”

在帝亓宫里取人性命,帝和不会轻易答应,这无可厚非。假若别人在她的宫里灭人,不管身份地位,她亦是不会不问青红皂白就让人这般放肆。所以第一下攻击,诀衣本没想要珞珞的性命,只是单纯的请帝和出来罢。

她还知道,珞珞肯定不会对帝和坦白当年的事,而帝和这个人,不会强迫女人做她不想做的事。他不会允许自己欺负老弱妇孺,即便在旁人看来不算欺负的欺负,他都不想跌了自己万神之宗的份儿。这种人活在世上有句话特别适合他们,死要面子活受罪。

“是你说,还是我来?”诀衣看着帝和身后的珞珞。

对于不诚实的人,她早有准备。

五百年前,她运气太好,得了帝亓宫的佛灵化出人形,背靠大树好乘凉这话有着千古道理,靠了帝和五百年,在异度无人不知‘诀衣’这个名字,人人还晓得‘诀衣’是帝和的女人,是帝亓宫里的‘正主儿’。托珞珞的福,诀衣感觉自己以后在异度说出自己的名字,别人会对她尊敬三分。珞珞不说真相,她亦没有亲眼所见当时发生的事,想让帝和哑口无言,只有一个法子。

死人复生。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珞珞抬起手,轻轻的抓住帝和的广袖,躲在他的身后她才敢出声。他救了她,又站在她的身前,她便不怕她。

诀衣目光渐渐转冷,“原本以为你若最后老实了,我好心给你个痛快,现在看,不必了。”

一个近人高的紫色光芒浮现在帝和与诀衣之间,定睛一看,紫光的中间有一个人影。不是别人,正是五百年前诀衣四处寻找的夙漠。

“啊!”

珞珞惊呼一声,紧贴着帝和的后背,浑身都在打哆嗦。

帝和淡淡的蹙了下眉头,夙漠?!

“五百年前,你冒我的身份,我不与你计较。”她用‘诀衣’的身份住在帝亓宫她是默许的,当时的她并不想跟帝和有牵扯,权当异度有个女子跟她重名了,帝和对‘诀衣’好,其实也就是对她好,在他的心里他照顾的人是九霄天姬。

很快,诀衣的眼中出现凌厉,气势陡然转强,“可你为何要害夙漠?他与人为善,对你更没有作出过份之事,那日黑风袭来,若没你暗中手脚,我如何会找不到他?他有怎可丧失呼救的机会!”

“我……我没有杀他。”

“吸干他身上的法力,喝尽他真身的灵血,让他变成一具干尸,说出此话,你心不慌吗?”

珞珞看向帝和,不停的摇头,“我……我没有的。”

帝和看着眼前紫光里的夙漠,忽然抬手,佛光淋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