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73.一笑一尘缘73

珞珞大胆的贴近搂他让帝和心里暗暗微讶,几百年来她一直温柔乖顺,连说话的声音都不曾大过一回,这样的举动实在不像是她能做出来的。是因为太过于担心诀衣会找她麻烦吗?

帝和右手拿着的百色扇在左手的掌心里轻轻的敲打一记,抬起左手,将珞珞搂着自己脖子的手拉了下来,“她只说你欠她一条命,并未说要你的命。”

听到帝和这样说,珞珞的眼睛里慢慢浮现失望,“你的意思是,只要她不灭我,你就不会阻止吗?崾”

帝和想说是,女人间的争斗他并不喜欢参与,何况珞珞并没有对他坦白隐瞒了什么事。诀衣说对了,珞珞看似温顺,但是对他并不直白。如果她得罪诀衣的是小事,以诀衣那么刚烈爱恨分明的性格,不可能与她计较,定然是过份了,否则诀衣不会如此上心要她付出代价。他虽然喜好美色,却并不是不分是非黑白,珞珞若真犯大错,理当受到惩罚,当年贵为女娲后人的幻姬与星华的首席独门弟子飘萝犯错了,同样免不了受惩罚,尤其是幻姬殿下,更是罚得相当重。有错,改之,即可。诀衣为女战神,治军必定是赏罚分明,在这一点上,他倒不担心她无中生有对珞珞下狠手。倒是诀衣本人,他心中有诸多的好奇。

当年她既然晓得自己是来自天界的尊神,为何不用真形与他相交,而要变成男身的夬言躏?

她知珞珞并非是九霄天姬,可却默认她代替她住在帝亓宫,又是为何?看着一个冒充自己的人待在他的身边,是她的怪异癖好?

心里想的是一回事,嘴巴上不会说得太狠。

帝和委婉的问珞珞,“诀衣来自天界,是身份尊贵的大神,不会滥杀无辜,放心吧。”

不冷清,不毒舌,不妖惑,好说话,这是帝和。正因为如此,才会让他在神女仙娥堆里特别招人喜欢。跟沉默冷清的星华相比,他不会像星华那样,凡事皆沉默,只在最紧要的时分出声道个一二。也不会像毒舌无情不要脸的千离,不管何人何事,只要不得他的心,管你男人还是女人,上神还是小妖,统统直接弄开,根本不会在乎外人对他如何看待,只管自己爽不爽,说他以大欺小他还能当是在夸他。而妖娆得让仙子们都自叹弗如的御尊河古,那完全是要命了,一双桃花眼,秋波粼粼,酥了人的骨,讨了人的心,他不会沉默,也不会毒舌,只会妖媚得不像一个佛陀天大神,绕得人七晕八素不知自己想说什么,最会也最爱玩弄人心的便是他。

“那可未必!”

一道冷冷的声音打扰了帝和与珞珞的四目相对。

帝和转头,随即笑了。

“回了?”

诀衣懒搭理帝和,渊炎不好意思的朝帝和笑了下,说道,“打扰圣皇和姑娘了。”

帝和脸色并没有不佳,声音也无不悦之意,只是言语却拂了渊炎的面子。

“本皇在问她。”

渊炎尴尬的看着帝和,笑笑,转身进屋了。

诀衣轻声道,“真不想回。”

帝和听了,揶揄道,“可是要说不想见到我?”

诀衣莫名其妙的看着帝和,“我在跟渊炎说话。”

“……”

故意的!

她是故意的!

进屋的渊炎听到身后的对话,扬起嘴角,无声的笑了,她还真是对那个人处处都不容让啊。从里间的窗户撑杆上提了一个鸟笼下来,走到诀衣的面前,“你瞧,毛色可顺你意?”

“嗯。”

“我先养几日,调教好了再给你。”

“好。”

诀衣和渊炎两人就在屋内的外厅说话,帝和不用刻意偷听就能清楚得听到他们在说什么,等渊炎出来,看了一眼他手里的鸟笼,一只紫羽金钩鹰被关在了笼子里。还别说,枭鹰的颜色与诀衣的华裳颇为相配,若是养的好了,是只不错的灵宠,为了讨好女神的欢心,这小子挺用心的嘛。

从诀衣和渊炎出现,珞珞就表现出对她的恐惧,悄无声息的躲到了帝和的身后,小心翼翼的模样见之犹怜。可从头至尾,直到诀衣再次离开帝和的视线,她都没有珞珞看一眼。她说今日不会为难她,她必定无事。

诀衣和渊炎走后,珞珞忍不住内心的受伤,问帝和。

“圣皇是不是喜欢诀衣天姬?”

“喜欢?”帝和挑眉,“什么是喜欢?什么,是不喜欢?”

珞珞咬了一下嘴唇,把一直埋藏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有些话我放在心里很久了,今天让圣皇晓得了我不是真的九霄天姬,可能你对我很失望,我亦不敢奢望圣皇你会让我回帝亓宫。没关系,在宫里住了五百年,圣皇你对我恩宠有加,我知足了。但是,我……”

终究不过是一朵神花而已,与生俱来的自卑让珞珞在帝和的面前始终拿不出自信,在挣扎了好一会儿之后,才再次对帝和说道,“我真的非常不喜欢圣皇好美色。”仰着头,看着帝和,珞珞声音带着细微的颤音,听得出她非常紧张,“异度世界里,妖女魔女长得好看的女子何其多,圣皇对她们一视同仁,让我不解。妖就是妖,魔就是魔,圣皇是神,帝亓宫里的神侍个个美丽非常,难道每日跟这么多仙灵在一起还不够吗?你为何总是喜欢跟美人嬉笑喝茶呢?”

“恕我直言,跟圣皇逗笑的女子里,人人都想得你指点一二位列仙班,再而想进住帝亓宫。难道圣皇你不晓得有许多女子爱慕你吗?这些年,出现在你身边的女子,每一个的名字我都记得,圣皇你记得吗?”

帝和轻笑,“记得她们的名字作甚?”

“是啊,你看,圣皇你连她们的名字都不记得,可她们却把你天天惦记。难道圣皇就不想为帝亓宫立后吗?”

帝和再笑了,这次笑出了声。

“珞珞,你到底跟我认识日子还太少了。”

如果是在四海六道八荒里,不会有人问他如此愚蠢的问题。人人都晓得,他游戏山水,却不游戏红尘。他乐于助人,却吝于爱人。他连尊神大位都不愿渡劫达及,又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女子而放弃自由自在的生活呢。前有星华,后有千离,还有一个跟勾歌打闹难休的河古,他们足以让他对‘媳妇儿’这种生物避之不敏。到了异度又遇到她,虽没明言,却也看得出她试图管束他,不过能力不及罢了,要是娶了个厉害的媳妇儿,他的美妙日子岂不是一去不复返。

不要!不要!

他只想安安静静的做一个独身美男神。

“你愿意我继续跟着你吗?”珞珞小声的问。

帝和笑了,转身慢慢的走在长廊里,“在四海六道八荒,也有像你说的情景,许多美人围绕着我,但是她们都晓得,我不会娶任何一个人进帝亓宫,她们不做成为圣后的梦。”

“为何?”珞珞走在帝和的身边,试探性的问他,“你不喜欢女子吗?”

“……”

帝和先是愣了下,随后笑了,“呵……”

他不喜欢女子么,非也。

他喜欢女子?

也不见得有多喜欢。

不过是在无极时光里活得太久了,见多了人和事,有趣的东西越来越少,值得他去费心费力的人事也少的可怜,尤其到异度,除了睡觉,其他一切都不是必须了。开始看到异度里各方打架他还会出手管管,慢慢的,打架的太多了,管来管去都一个德行,他也懒得再多管,打打杀杀随人去,异度里最不缺的就是各类妖魔鬼怪,平乱成了他看心情做的一件事。心情好,管。心情不好,也管。心情不好不坏的时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美人就不同了,一个能言善道的女子可以连说一天不停嘴儿,一群女人围在一起,想晓得去年的八卦亦不是难事,听她们在耳边叽叽喳喳会让他有种身处天界的感觉。

女子,不过是他打发无聊时光的一种灵物,有她们在身边,不错。没有的话,也没关系,他不是靠女人才活了这么久。

见帝和不否认只是笑了下,珞珞不解,追问他,“难道圣皇你……喜欢、男子?”她记得,五百年前,有个夬言公子去了帝亓宫,圣皇对他纵容的很,如果不是喜欢他,怎么会让他那般放肆。

“我喜欢有趣的。”

珞珞蹙眉,“有趣的?”

他不是喜欢美的么?

从蓅花涧回帝亓宫,帝和带上了珞珞,宫里的人不晓得为何忽然喊‘诀衣’叫珞珞,但看帝和这么叫了,大家也都改口。只是,神侍们纷纷好奇在蓅花涧发生了什么事,为何诀衣天姬要改名。

珞珞一直努力想从帝和的脸上看出点什么,他到底是会保护她还是不管她的生死呢?在惴惴不安中,跟丢了帝和,在帝亓宫里找不见他了。

天黑之后,珞珞不敢独自在琉璃殿睡觉,让神侍带着她找帝和。

神侍们把帝亓宫找了一圈儿,不见帝和的身影,指的如实告诉她,“珞珞姑娘,圣皇许是出宫办事了,你先回琉璃殿休息吧。”

“他不在,我睡不安稳。”

神侍们为难的相互看了看,圣皇的踪迹从来没人能知晓,也不敢追问他去哪儿。主子想去哪儿都是他的事,她们只需要在帝亓宫里安安分分的侍候就行。

“珞珞姑娘,你在宫里住了五百年,也是晓得圣皇大人的习惯的。”神侍劝着珞珞,“他若想回宫了,自然就回了。”

是啊,他想回宫才会回来,今天他们才从蓅花涧里回宫他就不见了,肯定是不想跟她在一起吧。说不定,他去找真正的诀衣天姬去了,人家那么美,他虽没有承认喜欢美人,但她看得出,他就是只爱美人。

“哎……”

珞珞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偷来的五百年时光终究是偷来的,连明明白白告诉他自己喜欢他都没资格。直到今日,她才有属于自己的身份,不是顶替别人。假装自己是九霄天姬她也累,人人都以为她只是因为来到异度伤了身体,可她根本就没有高深的法力,也没有尊贵的身份,哪怕就是表白用的都是另外一个女子的名号。她,不甘心。

“珞珞姑娘?”

看到珞珞无精打采的转身走开,神侍们立即跟了上去,担心她出意外向帝和不好交代。

*

帝亓宫外,帝亓神山峰顶。

一块突兀在峰顶悬崖边的巨石上,一个身影静坐在石面,山顶的风有些大,吹飞了他在身后的长发,空气里飘着淡淡的悠蕴气息。那石上的男子,不是帝和又能是谁呢。

寂寥的身影旁边,一壶清酒,两只酒杯。

这峰顶,是他来异度苏醒的地方,便是在这里,他睁眼看到了这个陌生的空间。来这之前,他的眼前有一个人。来这之后,那个人他再也没见过。曾经只晓得一眼万年,以为不过是男女情愫陡然生出的神奇绝妙。可经历不可再见的离别之后,他才晓得,一眼之前和一眼之后的差别竟然如此之大。大到,有些人你若不用力的看她,可能一生都再见不到了。

珑婉,你还活着吗?

他不习惯欠人恩情或者东西,倒是别人亏欠他的,他可以接受,并且大方的不在意,能给予别人,是一种幸福。因为只有自己足有,方能给人。但他的人生里,竟然欠了一个女子,情和命,都欠了。

她不是个好看的姑娘,这是她最大的缺点。是了,在所有人的眼中,这是她的缺点。可谁规定女子就一定要纤细娇美,强壮健硕尽管不适合女子,但也没有到不可忍受的地步。何况,她的长处,太多太多了。他给不了那个姑娘承诺,圣后之名在他眼中算不得什么,就如同星华不会在意世后的出身,他也不会在乎圣后的美丑。说到底,他只是不想有圣后,并非挑剔别的。拒绝那个固执的姑娘,他没有更好的借口,因为所有的借口都会被她颠覆,只有一点,她的容貌,更改不了,他只好残忍的利用了。

她以为,他是嫌弃她丑。他们都以为,爱美人的他,只是看不上珑婉的容颜。可谁又能晓得,他只是给不了对等的红尘情爱。那是太较真的姑娘了,不会开玩笑,不会打扮自己,不会撒娇,不会耍心机,别的女子晓得圣后之位会空悬生生世世,做做梦而已。但珑婉那个傻姑娘,他若对她稍微好一点,她就不是做梦,而是付诸行动。

他不怕凶险的东西,就怕一颗固执有认真的女子之心。那个东西,拿来了,还不回去。

可珑婉啊珑婉,你这个最不会耍手段的姑娘,为何偏偏却在他要封天时候舍身相救,故意让他记得她一生,是吗?

“哎。”

轻轻的,帝和呼了一口气。

珞珞说他只爱美人儿,唯有他自己晓得,他唯一放在心里记得万年的那个姑娘,不是美人儿。

扪心自问,诀衣若真对珞珞下手,只要不是太残暴,他当真不想过问。可如果换一人,是诀衣想对珑婉出手,不论珑婉对她做了什么,他必定护佑她到底。

他要珑婉安然一生,珑婉就必定会安然一生。

可,珑婉,你在哪呢?

他到处游山玩水,却始终没有见到一个像她的人。

恍然之间,帝和想到了诀衣。

他在蓅花涧的道台上准备对她灭顶散魄时,那双眼睛里的光芒和坚定,太像珑婉了,太像!珑婉化出真身的白龙缠绕幻姬的法杖,她的龙头就在他的眼前,眼眸里的坚决,无畏和光芒,即便午夜梦回深深处,他亦清晰的记得。为他死,她走的那么凌然而淡定,甚至有着他从未想到的满足感,他不知到底要喜欢他多深,才能在献出自己生命的时候还觉得是幸福的。他看过星华和飘萝的爱,见过千离和幻姬的情,却一直没有懂得情爱究竟是什么味道。

“诀衣……”

默默念了一遍诀衣的名字,帝和缓缓摇头,挥去她在他脑海里的影子,美则美,太桀耀凌傲了。不过,尚能理解。天战无数,她赫赫威名传遍四海六道八荒,又是常年深居宫中,不见任何外人,尊贵的九霄天姬派头十足,别说寻常的神仙,就算是大神走在她眼前,也未必能让她正眼相看。与千离一样,在天界,她有高傲在资本。来了异度空间,怎会让自己跌份儿。

“还是她好!”

想到珑婉也是女将军,帝和忍不住夸赞。

那个姑娘领兵百万征战沙场,为西海的安定作出了卓绝的贡献,居功而不傲气,沉稳而有智慧。他想,即便她身份再尊贵一些,她也不会如诀衣这般,待人定然彬彬有礼,进退得宜。

帝和身后的黑暗里,忽然出现一点金光,光芒放大,成了一个圆形的天门。门里闪出一个人影,恰巧听到了帝和最后一句话。

“她,是谁啊?”

闻声,帝和回头。

星华?!

金色衣袍的星华浅笑的看着巨石上的帝和,身后的金色大门收拢,消失。

帝和从巨石上站起来,看着星华走近,笑了。

“我都要怀疑千离和他家那口子是不是生第四个孩子去了,五百年不来找我,生了?”

星华悠然一笑,“那小子成天抱着他女儿嘚瑟,哪里有功夫找他媳妇儿生孩子呀。”

“我就知道!”帝和颇为鄙视,“他家三儿肯定是他心尖尖上的那坨肉,旁人看一眼他都会以为别人要与他抢。”

星华非常赞同的点头,果然是了解千离那货呀。凭他和他的交情,那小子竟然都不让他抱他家三儿,除了他自己,其他男人愣是碰不到他的女儿。

五百年前,千离来的时候是魂魄,这回星华的又是魂穿而来,看来幻姬还是没能用法杖将天打开。帝和心有微微遗憾,倒也晓得幻姬肯定在极力找寻方法。尤其,能见到星华,让他甚是开心。

“这次,可有陪我饮酒的可能?”帝和问。

星华一笑,“我倒是想。”

“说些要紧的吧,可别像上一回,千离那小子话都没说完就滚回去了。”

星华道,“幻姬还真是有件要紧的事叫我告诉你。”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