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71 灭顶之灾!

她身上一下子放松下来,让自己的身体靠在他胸膛之上,鼻尖是熟悉的冷香,像是要萦绕在心间,微微酸涩而动容。

他的手臂紧紧的抱着她,下巴搁在她的头上,轻轻蹭了蹭,良久,发出了一声喟叹。

她还好。

她就这样呆在他的怀中,身体还是温热的,周身的温度是那样热切,呼吸也很清浅,却如此真实。

他握着她的手腕,感受着那有力的脉搏跳动,心头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下。

原本有很多想说的话,这一路赶来,那些焦躁不安的情绪,几乎将他的思绪填满,恨不得再快些,再快一些。

而现在,她终于安安稳稳的在他怀中。

活生生,那么鲜明。

他却忽然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的一只手握着她的手腕,细细摩挲,像是在抚摸稀世珍宝,另一只手则是握着她的腰,微微收紧,却是眉间微蹙。

“又瘦了。”

他的生意带着一贯的冷清,然而只有她可以听出,其中的担忧和思念。

她忽然忍不住想笑,而后,便转过身来,在他还没有看到自己的容色的时候,就牢牢的抱住了他精瘦的腰身,脑袋贴在他胸膛之上,轻轻“嗯”了一声。

轩辕夜原本还想要说些什么,想要责怪她又没有好好照顾自己,想要责备她还是这样不小心,但是听到她这一声,那些话便都化作了心疼。

“我很想你。”

她的声音因为脑袋挨着他的胸膛而有点闷闷的,不过听在他耳中,却依然是最动听的话语。

他没有说话,却是抱得更紧了一些。

这个时候,任何语言,都显得那般苍白。

凤长悦眼眸微闪,体内天堂火缓缓流动,让脸色变得好看了一些,确定没有一开始的那样苍白,才从他怀中探出头来,仰头看着他。

“你怎么…。唔……”

话刚出口,面前的那张清隽容颜就忽然放大,而后,唇上就忽然传来了微凉的柔软触感。

那冷香似乎更加浓郁了些,似乎要渗进肺腑之中。

轩辕夜一手忽然一扬,在抱着她吻下去的时候,就布下了结界。

外面的一切,都瞬间被隔离开来。

就剩下一个小小的空间,狭小,却温暖。

“唉!”

一声充满了遗憾的叹息,忽然在远处响起。

卡西尔弯腰看着这一幕,原本波光潋滟的桃花眼之中,顿时闪过几分可惜,随后扼腕叹息——

真是好遗憾啊!

他还什么都没有看到呢啊!

原本看到那两人抱在一起的时候,他是很想冲出去的,毕竟小悦悦还小啊!那家伙要是禽兽不如了怎么办?

在卡西尔看来,这俩人在一起,当然是轩辕夜占便宜,虽然那家伙带着他一起来了,俩人的交情也不错,但是无论怎样,小悦悦那么出色,配了他也还是绰绰有余的啊!

不过他虽然心里暗暗的翻白眼,但是也知道这个时候,自己是绝对不能冲上去打扰的——轩辕夜那家伙唯一的一点温情,全部都留给小悦悦了,要是他敢冲上去打扰,轩辕夜一定会不顾这些年的情谊,将他灭了的!

卡西尔一边冷嗤,一边兴奋的看着。

却不想轩辕夜竟然那般警觉,直接布下了结界!

卡西尔顿时瞪大了一双桃花眼——谁知道那家伙会做些什么啊喂!

不是每个人都像他这样君子的好吗?!

但是…。他又不能真的把他怎么样…。

悻悻收回目光,卡西尔转身想要看看伽陵学院里面的情况,却在转身的瞬间,被眼前忽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

“你们是谁!?”

杨溯三人看着卡西尔,脸上神色都是有些微妙。

杨溯率先开口,虽然带着一贯的温和,但是话语之中,却也带着无形的威压,让人不自觉的回答他的话。

“你又是谁?”

卡西尔心头一跳,虽然这人看起来没有什么威胁,但是…。

唰!

卡西尔摸出一把骨扇,脸上带着自以为风流得意的笑容,上下打量了杨溯几人:“小爷我——自然就是风流潇洒玉树临风的……”

“越家少爷?”

杨溯云淡风轻的一句话,顿时让卡西尔剩下的话卡在喉咙,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他咳嗽几声,脸色微微涨红,颤抖着扇子指着杨溯:“你、你胡说!什么越家少爷!?我不认识!”

杨溯却是微微一笑,像是长辈看着顽劣的孩子:“长悦提起过你。”

卡西尔顿时觉得眼前一黑,这是真的知道他的身份的人!

他对外宣称的名号一直都是卡西尔,即使是家族之中的人,也大多都这样称呼,而他真正的名字,其实是岳翎轩。

也就是说,知道他是越家人的人,就是知道他原本身份的人。

而除了四大家族的和轩辕夜,就只有凤长悦知道了!

而现在,这些人开口就直接说明了他的身份,显然是她的心腹。

虽然不知道这一年的时间,她到底经历了什么,而这些人又到底是什么身份,但是既然知道这些,那么想必也都是值得信任的。

他有些震惊的瞪大眼睛,即使是在这个时候,那双桃花眼也依旧潋滟微光,看起来十分醉人。艰难的吞下一口唾沫,他又兴奋又有些羞涩——

“她、她跟你们提起过我?”

杨溯:“……是的。”

卡西尔心中一下子被喜悦包围,整个人都有些飘飘然,连眼睛都比之前看起来亮,显然是真的高兴。

他当然高兴!

要知道,那是一个多么骄傲的人啊!

恐怕除了轩辕夜,能让她提起来的人,一只手都可以数过来啊!

其实卡西尔想的略有偏差,之所以会提起他,还是因为他是四大家族的人,也是凤长悦所认识的人之中,除了在绝龙谷见到的那两人之外,唯一熟悉的人。

在和杨溯说起一些事情的时候,便提起了他。

杨溯自然是都记在了心里。

而且,他也从凤长悦提起卡西尔之时轻松的神色看出来,她也的确是将他看作是自己的朋友的,所以,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杨溯几人对他,都早已经有了印象。

他们原本是跟着凤长悦一同回来的,但是在进入城中之后,就分头行动了,却不想一回来就看到了这场景,以及…。卡西尔。

不过看得出来卡西尔并没有恶意,而且按着那两人的实力不可能没有觉察到他的存在,既然没有动作那么就是默许了,杨溯三人便也站在后面等着。

一直到卡西尔回头。

卡西尔很快调整好了心态,看着杨溯几人,忽然心生一计,走近几步,用扇子遮住自己的半面脸,只剩下了一双动人的桃花眼,捅了捅杨溯的胳膊——

“诶,你们…。看着什么感觉?”

这问的,自然是刚刚看到凤长悦被抱住的感觉。

关键是,轩辕夜那家伙,现在居然直接布下了结界!什么都看不到了!

卡西尔想着,不如趁机会,好好拉拢一下这几个人,站到统一战线,才能对抗那家伙!

杨溯几人默了默,随即有些同情的看着卡西尔。

那眼神,看的他心里毛毛的:“怎、怎么了?你们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熊五瓮声:“看来你对凤小姐还不是很了解啊。”

风三淡笑:“正常。毕竟…。”她不是普通女子。

卡西尔心中更加奇怪:“…。什么意思?”

杨溯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将他的身体转过来,几人同时背对着那两人。

“你不知道,这种时候,占据上风的,总是我们长悦吗?”

卡西尔手中的骨扇“啪嗒”掉在了地上,顿时僵住了表情。

杨溯忍住笑,然而又难掩骄傲:“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反正,那俩人都已经习惯了。”

卡西尔顿时觉得,整个世界都疯狂了。

悲愤欲绝的看着那结界,心中无限怨念——

难道,就这样让那小子享乐艳福?

他骤然转身,手指指向那两人,虽然看不到身影,但是想到里面的情形,顿时结巴,手指颤抖:“真、真是…。”

唰。

一道灵力忽然从中飞出,打在他身前三步远。

卡西尔灵巧的躲过,却再次翻转了身体。

迎着杨溯几人同情的目光,卡西尔脸色涨红,心中悲愤——

见色忘义的家伙!

哦,他说的是凤长悦。

……

两人缱绻其实也不过是片刻时间,心中的万般思绪,在见到彼此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化为无言,最终全部珍藏在心底。

何况,此时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

“你也是刚到?”

外面的结界散开,几人听到动静,便立刻回头,就看到那两人正牵着手朝着这边走来。

一个仰头,一个俯首,一个神色依旧冷清,一个容颜仍然清寒,但是他们两人站在一起的场景,却依然如此和谐。

似乎再也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模样。

他们两人,一个一身明烈红袍,一个一身黑色锦衣,都是再简单不过的衣服,然而穿在他们两人身上,却自有一股无法言喻的韵味。

而这两道色彩融合在一起,更是让人心头惊叹。

原来真的有这样的人,在彼此站在一起的时候,便会产生他们自己的气场,别的风景,别的热闹,都和他们无关。

那样契合,别人一点点都无法插进去。

这样的人,大约便是传言所说——天作之合吧。

原本都还带着几分猜测的几人,在看到那两人一同携手而来的场景之时,竟都是失了言语。只剩下心头无尽喟叹。

这两个人,或许天生就是为了彼此而存在的。

卡西尔看着轩辕夜,精致的侧脸之上,是罕见的温柔,目光落在她身上,像是冰化成了春水,转而看了看凤长悦,却见她冷清的容颜之上,嘴角却是一直带着浅淡而璀璨的笑容,浑身上下,都收敛了所有的凌厉气息,两人那么久没见,却依然如此默契。

他心中忽然明白他那样做的原因。

而杨溯几人看着轩辕夜,虽然依然带着敬畏,但是更多的则是欣慰。

这男人之前为凤长悦所做的一切,他们都是有目共睹的,所以此时看上去,倒是少了几分对他身份的忌惮,多了几分长辈的宽慰。

“嗯。感觉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来了。”

轩辕夜轻描淡写,低头看她。

她还在成长,不过是几个月不见,竟然又有了许多变化。

眉眼已经长开并且初具风华,转眸流转,就是风情。

然而那眉宇之间的凛冽冷清气息,却又让她看起来越发的尊贵而不可高攀。

就像一颗明珠,正在擦拭掉蒙尘,当她真正绽放的时候,会惊艳所有人的眼。

这让他又是骄傲,又是有些郁闷。

他想要将她藏起来,任何人,都不会觊觎她的美。

那是独属于他一个人的。

然而他也知道,这样的她,终究会有一天,翱翔天空,凤凰于飞。

听到他的问话,凤长悦也不吃惊。

她手上带着他的尾戒,而且两人似乎一直都有着特殊的心灵感应,

他的手微微握紧,摩挲着她手上的伤痕,心头一疼。

他没有问她是怎么出来的,也没有问她之前都遭遇了什么。

只要她此时完好的在他手心,就好。

快了,再有一段时间,就可以…。

“嗯?卡西尔也来了?”

凤长悦看着面前正拿着扇子遮住半边脸,一双桃花眼不断的闪光的卡西尔,微微挑眉。

之前还以为是阿夜自己来的呢。

轩辕夜看了卡西尔一眼,对他偷偷投过来的怨念的眼神视而不见。

“嗯。”

卡西尔内心无限咆哮——喂!虽然是我要跟着你来的没错,也是你将我带过来的也没错,但是你这态度也太冷淡了吧!

凤长悦:“……”

就知道不用指望阿夜会专门说这种事情。

不过,之前阿夜冒充越家的人的时候,她就有过怀疑,现在看来,两人的确私交不错。

否则,也不会一起来了。

“小悦…。”

卡西尔的一个称呼还没有喊出来,就被轩辕夜一个微凉的眼神震慑回去,当即收了声。

凤长悦倒是迅速适应,转眼看了杨溯一眼。

他是知道这两人的身份的,阿夜自不必说,仅仅卡西尔,真实身份就十分惊人。

而他们若是想要回去,以及帮杨溯报仇,那么卡西尔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助手。

通过他,杨溯可以很快也很清晰的了解一些他们家族的现状,以便于以后回去的行动。

杨溯微微一笑,心头却是几分感动。

卡西尔对此不是没有发觉,然而这人都是他可以信赖的,所以也不在意。

寒暄了几句之后,凤长悦的目光,再度投放到学院。

门口依然冷清,甚至是冷寂。

那种感觉很奇怪,就像是…。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一样,也或者,也打开门,就会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等待着他们。

凤长悦眼睛紧紧盯着那古朴的大门,这种感觉越发的强烈。

她甚至可以嗅到,那股非同寻常的危险的气息。

然而实际上,在她进入帝都之后,一切都跟以前没有什么两样。

几人的行动都很是隐蔽,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然而她在经过一些地方的时候,还是可以看出来,整个帝都其实还是和以前一样。

热闹,喧嚣,繁华。

然而当她站在这里,看着学院的大门紧闭,却是忽然心生不安。

似乎是感觉到她的情绪,轩辕夜凤眸微深,握紧了她的手:“我也是刚刚来到这里,也觉得似乎有什么诡异,你若是担心,不如进去看看。我会一直陪着你。”

卡西尔听得翻了翻白眼,几乎要吐血——

你这话说的真是云淡风轻啊!

本来说好的要送他来伽陵学院的,他起先还觉得有点麻烦轩辕夜,心中还是有点不好意思,万万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半路转弯了啊!

可是还没有到地方,这家伙居然再次变了方向啊!

这一波三折搞得他满头雾水,直到看到凤长悦的时候,才恍然大悟——合着这家伙,一直都在追逐着她的踪迹!

无论是从一开始决定要去的地方,还是半路转变了方向,或者是最后又再次奔向这里,他从头到尾,都是为了她!

亏他还挺不好意思!

实际上根本就没他什么事儿啊!

不过这点怨念在轩辕夜的眼神之下,顿时烟消云散。

不过他心里着实也是担心,所以也就跟在后面催促:“是啊,咱们还是进去看看吧。”

看这样子,那些人似乎已经动作了。如果再晚一点…。

他那双桃花眼之中,微微闪过一丝担忧。

凤长悦点点头,径直朝前走去。

古朴的大门前,已经没有了原本的那个守门的老者。

凤长悦记得,那老者虽然看似懒散,实际上身份不凡,也一直呆在学院门口守着,从来没有离开过。

而现在…。

她眉间微蹙,越是靠近,就越是担忧。

而后,她右手轻挥,一道灵力飞出,试探性的飞向大门。

有浅淡的涟漪荡开来,同时一道更加凌厉的力量飞出!直冲向她面门!

凤长悦还未动手,轩辕夜眉眼微冷。

那道力量便轰然消散。

然而凤长悦的心中,却一点都不轻松,反而越发的沉重。

大门之外的结界,换了。

伽陵学院屹立千年,声名显赫,而其中,和它久远的历史一同留下的,是它让所有人都不得不惊叹的防御。

也就是在学院之外的那一层结界。

虽然表面上看上去,和以前没有什么不同,然而从这简单的试探之中,却可以清楚的感觉——结界已经换了!

旁边几人看她脸色微沉,以及方才那反击,都是发觉了不对劲。

气氛一瞬间凝结。

她心脏忽然剧烈的跳动起来,一下下,像是要跃出胸膛。

轩辕夜却忽然挡在了她身前:“我来开门。”

凤长悦目光盯着大门,点了点头。

她尝试用精神力试探,然而却发现,整个学院似乎都被什么奇怪的力量掩盖住,她的精神力完全无法渗透进去,什么都无法探知。

轩辕夜袖袍微动,一道劲风骤然飞出!

大门忽然无声打开了一道缝隙。

一截沾染着血迹的手臂,突然从里面斜斜倒下。

凤长悦眸光骤然一紧!

身后的几人,也都被这一幕惊到。

至此,学院是必定出事的了!

那扇门终于完全打开,几人向里面看去,尽管已经做了心理准备,但是当这一幕出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吃了一惊。

熊五发出一声惊呼:“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几人都不说话,气氛如同冰冻。

因为大门里面原本广阔的街道之上,竟然横七竖八的躺着好几具尸体!

地面之上,满是凌乱的血迹和打斗的痕迹。

而那几个人的死法,也极为凄惨,竟然没有一个全尸。

残余的肢体和血肉分散开来,街道上,草丛之中,甚至石头缝隙之中……

全部都是!

凤长悦心中骤然一沉!那股不安,突然扩大!

纵然已经想到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却也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直接而残忍的杀害!

轩辕凤眸微沉,对于这场景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看到凤长悦的样子,眉间微蹙。

那些人,居然下此狠手。

而一旁的卡西尔在看到这场景的时候,也是瞬间惊愕,而后心中便瞬间闪过一丝惊慌。

那几个人他虽然不认识,但是可以看出来都是学院之中的学生。

也就是说,那些人真的对伽陵学院动手了!

他心头忽然窜上一股不安,而后便迅速朝前走去。

凤长悦却是比他还要先走,率先朝着里面走去。

几步之间,她已经站在了学院里面。

她先是警觉的看了看周围,而后走到第一个尸体之前,蹲下身来仔细查看。

轩辕夜见此,虽然心中担忧,却并没有阻止。

她向来不做无用功,此时快速作出判断,来看这些人,应当是可以看出一些东西来的。

他虽然知道或许是那些人的手笔,但是此时没有证据,却也不好说什么。

凤长悦蹲下来,仔细的看着。

她看的速度很快,但是却很细谨,不过一会儿工夫,就已经将那几具尸体全部查看完毕。

“战斗发生的很突然,这些人应当是刚巧来到这里,而后被突袭击杀的。这几个人,连出手反击的能力都没有,对方很可能不是一个人,而且人数不是一个人。”

她的声音忽然响起,声线依旧冷清,甚至平静。

然而几人看着她淡漠冷清没有什么情绪的容颜,心中则都是知道,这一次,只怕她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而在理解了她的话语之后,几人都是有些震惊,以及疑惑。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凤长悦顿了顿。

“杀的人够多了,就知道了。”

平静如水,却是让几人心中一跳。

这样子的她,看起来就像是从地狱之中杀出来的杀神一般,周身冷肃,却带着让人惊惧的气势。

熊五脸上依然满是崇拜。这话在别人看来,或许会很诡异,但是如果是凤长悦来说,就显得格外的冷酷霸气!

这才是他一直追随着的她!

风三眼神则是有些复杂,想到自己在之前的那一场战斗之中,以及之前的很多次打斗之中,感受到的凤长悦身上的那股莫名的凛冽杀意,保持沉默。

就连他,都从未见过那样的气势。

那是只有经历无数厮杀之后,才能有的强大自信和决绝杀意。

杨溯则是目光复杂,纵然知道,也依然心头微酸。

这孩子,也不知是经历过什么,才能变成现在这样。

卡西尔则是神色呐呐,在意识到这句话的意思之后,顿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凤长悦心中倒是不觉得怎样,毕竟那都是很久远的事情了,而那些年的经历,也给予了她生存的能力,让她即使是在异世,也依然可以顽强的存活。

掌心忽然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握住,紧紧的,像是要融进自己的血脉之中。

她抬头,正对上他深沉而澄澈的眸光。

纵然冷清,却温暖,即使深沉,却熨帖。

那是只有对她一个人,才有的温度。

就这样站在彼此面前,似乎就可以感受到那股力量。

即使是什么都不说,也依然可以彼此相知。

何况,他们早已经认识了。

彼此相伴,那么久,那么久。

轩辕夜比任何人都清楚,这句话之后,所代表的意义。

然而,此时他在她身边,从此不会再让她颠沛流离。

凤长悦微微摇头,示意自己无碍。

“这些人身上的伤口都很多,基本都已经接近碎尸的水平,但是躯干还在,证明敌人只是招式太过狠辣,而不是故意碎尸。”

她目光淡淡落在那几具尸体之上,语言叙述十分平静。

“而且伤口全部都切口平滑,可见动作干脆利落,而且这些人身上,并没有灵力铠甲存在,可见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已经遭遇暗杀。”

“学院之中的学生,纵然是实力一般的人,也大多是灵王之上的水准,如果有一个人遭遇了袭击,那么势必会引起其他人的警觉,再不济也会让其他人有个反应时间。可是这些人,都没有,反而像是一起并且迅速的被杀死的。想要同时杀害这几个人,原本就不算是容易的事情,何况,这些人原本的距离,并不近。”

卡西尔几人转眼看去,果然,几人的尸身,其实相距甚远。

伽陵学院占地很广,从大大门进入,便是一片宽阔的街道,而两边也都是极为广阔的地盘。

而这几个人的尸体,也的确都是分散开来的。

凤长悦继续朝着里面走去:“现在最要紧的是要确定是不是还有人……存活。”

她声音之中短暂的停顿,让几人都陷入了沉默。

是的,这才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

如果有人还活着还好说,如果整个学院都…。后果不堪设想!

但是几人心中,都还存留着最后的希望。

毕竟,这里是伽陵学院,更是有着苍离这样的强者存在,再怎样,也应当是会护住一部分学生的吧?

然而……这一次,来的却是那些人…。

卡西尔心中明了那些人的厉害,更加知道他们的血腥残暴,心中越发的焦躁不安。

尤其是,随着他们向前走去,路上竟然不断的看到一些人的尸体!

大多是学生的,还有一些是老师的,其中甚至夹杂着一些魔兽的尸体,显然在里面的人,在遭遇敌人的时候,已经展开了搏斗,甚至召唤出魔兽相抗。

只是终究,还是死了。

而这些人的死状,更是比之前的更加凄惨。

有很多已经看不出人性。

若是普通人见到这场景,只怕是已经要呕吐不止甚至腿软心慌了。

好在这几个人都是见识过类似场面的,所以还算是淡定。

只是想到这里面或许还会有其他的人死去,而其中或者会有…。

几人的心情,就无法平静下来。

很快,就来到了练武场。

在看到这场景的时候,几人都是堪堪停住了脚步。

无人说话。

整个练武场,已经一片狼藉,横七竖八,竟然躺着足足上百尸体!

那些人,无一不是学院中人!

这场景,如同炼狱!

凤长悦强自压抑着心头翻卷的情绪,眸色如刀,从那些尸体之上扫过。

伤痕太多,已经看不清容颜。

此时阳光正好,明亮璀璨,然而她却觉得四肢僵冷,整个人后背都不断的冒出冷汗,像是被扔进了冰水之中一般,冷的她的手都在颤抖。

其他几人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卡西尔却是一眼看到一道蓝色的衣角。

那是个女子,身姿窈窕,身上却满是伤口,倒在地上,头偏向一旁,面容被遮掩住,看不清楚。

然而那身姿,却是有些熟悉,而那垂落的双手之上,也满是伤痕。

看上去,则是像极了…。

“那是谁?”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似乎有点发颤。

凤长悦闻言,终于发觉了卡西尔的不对劲,继而也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心头一跳。

那女子周围,是一片狼藉。

凌乱的石块,肮脏的血迹,以及…。灼烧的痕迹!

她眼睛猛然一跳,心中忽然有一丝不安弥漫开来——

在离开的时候,她只留给了蒂亚一个人装有神火的瓶子,让她在危机时刻再拿出来用。

而那焦黑的痕迹,显然也不是一般火焰可以留下的!

她甚至可以感受到,那股独属于天堂火的气息!

别人看不出来,她却是能清楚的感应到的!

的确有人动用了天堂火!

那么,除了蒂亚,还会有谁?

她喉咙忽然干涩。

卡西尔见此,心中猛然一凉。

她这样的神色,再清楚不过了。

没有说话,就是默认、

卡西尔如同不受控制一般,朝着那女子走去,脚步轻飘,像是走在云朵之上。

不可能…。不可能…。

她那么厉害,总是大大咧咧,比男人还要豪放,怎么可能会这个样子?

怎么会这样狼狈的躺在这里?甚至,身体之上,几乎衣不蔽体,满是伤痕……

他心头一冷一热,头脑昏沉。

走到那女子身前不远处,看到那女子的双手之上,密密麻麻的伤痕。

像极了,他曾经包扎过的那一双。

他心中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击中,而后被完全掏出,仍在雪地之中。

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他伸出手去,想要将她的身体翻过来……

“不要碰她!”

凤长悦骤然发声!

卡西尔一愣,竟是被那声音之中的冷厉震慑,真的停下了动作。

转头看去,却见凤长悦的脸色极冷,那双湛黑的眸子中,也像是盛开了怒放的火焰,几乎要将人燃烧殆尽!

“那不是蒂亚!”

她语气笃定,眸色坚决。

“这里,看来是遭遇了袭击,而蒂亚只是经历过一场惨烈厮杀,但是并没有死。”

最后一点天堂火的感应,让她还可以感受到蒂亚还活着。

几人一愣,却忽然从远处出现一道人影,冲着凤长悦挥手,满脸激动——

“长悦,你回来了?真是太好了!”

------题外话------

今天被拉去开会,一直晚上十点才回来,没有万更明天补偿,就算是把我困死在报告厅也要码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