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70 依靠

她屏住呼吸,用精神力将自己全部包裹起来,紧紧的盯着那来人。

来了五个人,都是带着黑铁面具,看不到脸容,但是却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身上散发出来的凛冽煞气。

就像是从地狱之中杀出来的一般,浑身上下虽然没有一点血迹,但是周身的气息,却依然带着一股阴寒,让人不自觉的心头战栗。

那不知是虐杀了多少人,才能够形成的气势。

那几个男人的出现,显然也让现场的气氛一下子产生了变化。

原本剑拔弩张的氛围一瞬间变得僵硬,那些或大或小已经将不死门包围起来的势力,在看到来人之后,均是神色大变,而后便再也无法挪动脚步,甚至还生出了几分恐惧。

凤长悦心中明了,这便是那幕后之人?

或者说,是幕后之人的爪牙。

而在说出那话之后,众人的脸色也都微微变化,但是却无人出声。

岳大川的眉头紧紧皱起来,感觉到身后岳小棠似乎想要动作,当即不动声色的后退一步,将岳小棠挡在自己身后,并且用眼神示意她绝对不要乱动。

岳小棠心中激愤,恼怒,却在看到那眼神之后,陡然清醒过来——

是啊!她现在绝对不可以轻举妄动!这些人她虽然没有见过,但是看其他人的脸色却并不是如此,尤其是……那些各个势力的掌权者,面上的神色虽然各不相同,但是却都可以看出来一个信息——他们都见过这些人!

而且分明是带着畏惧心态的!

就连吴山卓的态度,在看到那些人的时候,都是前所未有的恭敬!

还有萧远山…。她转过眼看去,却见萧远山脸上表情很淡,像是以往一样带着几分严肃,似乎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她却可以看出来,萧远山的态度,也十分微妙。

甚至…。

她的手悄然挪了挪,碰了碰岳大川的手臂。

岳大川低头,就看到岳小棠再明显不过的质问的眼神。

他的脸上全是胡子,看不出什么表情,但是那双眼睛,却泄露了他复杂难言的情绪。

岳小棠心中一凉,当即明白了什么。

原来,连自家老爹都…。

这么说…。之前这些人所谓在寻找那神秘少女的事情,他也参与了?

看着岳小棠质问的眼神,岳大川心中有些愧疚,扭过头去。

他虽然粗放豪迈,但是也知道什么人能招惹什么人不能招惹,在被那些人盯上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他,以及整个绝阳楼,都是无法脱身了。

他对于那些人给出的诱惑并没有什么兴趣,但是却不得不考虑到如果违反他们的规矩,将会给小棠,以及整个绝阳楼带来的危机。

他肩负了这么多人的生死,又如何置身事外?

其实一开始他并没有想那么多,想着也不过就是找个人而已。

他就算不找,其他势力肯定也会找。

只是没有想到,现在居然将凤墨牵涉了进来。甚至阴差阳错,吴山卓一句指责,便将凤墨至于死地!

他知道岳小棠担忧,但是他心里如何能好过?

他很看好凤墨,尤其是小棠,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喜欢的人,他又如何愿意看到如今的场景?

而且,他实在是不知道这事情怎么会发展成了现在这样子。

凤墨不过是小棠带回来的一个情投意合的朋友,天赋不凡,背景应当也很是雄厚,甚至在等了几年,汇聚了整个大沼泽注意力的虚无山的炼丹大赛之上,夺得了第一!

这样的人,如何会在短短时间之内,就招惹了三大势力之中的两个,并且在消失之后,被这些人联手封杀!

如果只是不死门和青云宗,他自然是不怕,但是那些人,却是没有那么好对付。

他就算是倾尽全力,只怕也难以保全凤墨!

他此时唯一可以庆幸的,就是凤墨已经离开!

纵然不知道去了哪里,而且和司徒还在打斗,但是只要不被这些人看到…。

“将那女子带过来。”

领头的男人忽然开口,阴鹜的眼神看着那女子。

那名女子身体一抖,在那样的眼神之下,不自觉的转开了目光。

他身后原本看守着她的人,闻言则是立刻狠狠一推:“快去!”

她一个踉跄,直接跪倒在那男人的面前,看起来十分狼狈。

周围的人都安静的看着。

其实他们心里也很是好奇,不知道这少女究竟是什么身份,竟然能够让这样的势力出动这样大的动作追杀她。

这样看起来,这少女除了左边脸颊上的胎记,没什么特别的啊。

不过在这里的人都明白什么东西该知道,什么东西不能知道,所以虽然看着,但是都一言不发,似乎事不关己。

那男人垂下眼睛,冷冷的看着那少女:“抬头。”

那女子身体一僵,而后迫于那压力,才终于缓缓抬起头来。

她的头发很是凌乱,衣服似乎已经好几天没有换,上面还有残余的血迹和灰尘,看起来很是狼狈可怜。

但是纵然如此,她抬起脸的时候,众人也可以看到她的容颜。

虽然左边脸颊的抬起看起来有些渗人,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少女五官还是非常精致的,尤其是那一双幽黑透亮的眼睛,以及眉宇之间无法掩盖的尊贵,都彰显着这少女的身份绝对不凡。

看似落魄,却依然带着骄傲,肯定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子了。

这也正常,如果是个什么都不是的人,谁又会动用这样的力量来追杀她?

吴越冷眼看着,心中恼恨。

当初就是为了这一双幽黑动人的眼眸,才将这少女带了回来,却不想竟是扯出来这么一大堆事情。

而且从他将人带回来,就再也没有见过她,找吴山卓要了几次,都无功而返,他才知道这个人的身份,是多么重要。

然而心中却还是有些不甘的。

不过…。

这少女的眼睛,终究和那人还是差了些的,他原本兴致缺缺,但是想着那白衣男人可能永远都找不到了,能有一个替代品也是好的,却不想连她他都动不了!

不过,想到今天这一场闹剧,虽然要将这少女献出去,不过,却是找到了那白衣男人!

而且,这些神秘的面具人居然下令要找到他!

这如何不让他兴奋?

唯一不爽的是居然是格杀勿论,他还是得想想办法,趁早找到他。

那样的人间极品,还是要…。

“啪!”

清脆的巴掌声,顿时将所有人的注意力转移,继而都是满脸震惊的看着那面具人缓缓落下的手,以及…。被打翻在地上的吴山卓!

不过是一巴掌,居然就将实力那么强悍的吴山卓一下子掀翻在地!嘴角顷刻间流出了血,而脸颊也迅速的肿了起来!

这是…。

现场的气氛,一瞬间冰冷僵硬。

“连人都搞不清楚,真是废物!”

一句话,让众人的下巴都掉在地上。

人都搞不清楚?

这意思…。

这少女不是他们要找的人?!

那他们之前还争抢的这么厉害!?岂不是笑话!?

然而此时,最大的笑话,当然是吴山卓。

他原本被打了的时候还想要争辩,但是在听到那句话之后,则是又惊又恼,震惊的抬眼看去,却只看到了那人凛冽的杀意!

那少女、那少女真的不是……

他缓了缓,心中立刻涌上无尽恐惧!

而那少女,则是眸色微闪,而后缓缓底下了头。

谁也没有看到,她眼角闪过的几分冷意。

那面具人似乎怒气未消,又是一道灵力飞出,直接斩在吴山卓的腿上,吴山卓立刻疼的浑身一颤,却是不敢喊出声。

吴越看到这一幕,已经是惊呆,原本下意识的要喊叫,但是看到自己老爹都被人这样凌辱对待,心中也豁然明白,这些人——他们是招惹不起的!

那面君人此时自然是怒火冲天,上面动用了这样的力量,可见决心之大,然而快速赶来之后,却是一个冒牌货!

他上前一步,狠狠捏着那少女的下巴,上下打量了一下,而后狠狠将她甩出!

那少女身上顿时传来了清晰的骨折声,然而她却也是不敢喊叫,只是一直垂着头。

周围人都震惊而无言的看着这一幕,继而则是庆幸——

哈!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亏得吴山卓竟然还将这人藏得那么隐秘!

那面具人微微眯起了眼睛,思考了一会儿,却是让人将那少女押解了起来,而后看向吴山卓,语气冷的掉渣——

“你这样的人,留着也没有什么用处…。”

说着,手中竟是出现一柄长剑,而后刺向吴山卓!

吴山卓眼睛瞪大,满心惊恐!

那力量实在是太过强大,以至于连逃跑的可能性都没有!

他身体僵直,心中却是万分不甘!

而就在那长剑即将割裂他的喉咙的时候,忽然一道黑影闪过,而后敲打在那长剑之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剑锋微偏,刺到了吴山卓的肩膀。

然而众人的目光,却是都看向了那突然出现的人。

“司徒!”

“他居然回来了!不对,他怎么回来了?从哪里?”

“他刚刚是帮了吴山卓?这是…。”

司徒一出现,就引起了众人的骚动。尤其这一出手,更是让人震惊。

司徒却是直接迎上那人的目光,双手负于身后,面上带着淡淡笑意。

“我是司徒。”

那几人的眼神变了变。

“你们在找的人,我想,现在已经死了。”

…。

山上的人,随后就逐渐散去,只有山体之上一片狼藉。

表面上看上去,大沼泽恢复了之前的平静,然而私下里却是暗潮汹涌。

尤其是三大势力之间,基本已经撕破了脸。

不死门没有抱上大腿,反而遭受沉重打击,而其他的小势力也都纷纷转向,联合起来攻击不死门,而其他两大势力,也都开始抢占不死门的地盘,绞杀他们的人。

大沼泽之中,时不时的产生一些惨烈的厮杀场景。

不过是短短几天,便已经是重新洗牌。

绝阳楼更是直接将不死门掌控的城门占据。

谁也不知道,那个已经“死掉”的人,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这里。

练武场上,岳小棠将最后一个陪练打倒在地,额头上还有细密的汗珠。

她轻吐一口气,转头却看见了岳大川,随即,她脸上露出璀璨的笑容:“爹!”

岳大川看着她,心中有些担忧,又很是安慰。

那小子…。也不知是怎么将小棠的病克制住了…。司徒的丹药没了,他原本都灰心了,却不想,凤墨竟是……。

不过,他心里终究是高兴的,只是看着岳小棠比之前更加努力的修炼,觉得有些奇怪。

岳小棠看着自家老爹微不可查的疑惑,嘴角的笑容更大了,而后看向某一个方向。

说好了会回来的。

她等着。

…。

凤长悦看着远处格外冷清的大门,原本欣喜的心情,顿时沉了下来。

虽然因为伽陵学院地位特殊,而且位置偏僻,门口平时也没什么人,然而此时,远远看去,她却是感觉出了一股诡异的气氛。

她的脚步逐渐放慢,心头像是有阴云逐渐压来。

死寂。

她的精神忽然紧绷起来,全身都做出了攻击准备,而后——骤然转身,飞踢一脚!

来人却像是有所准备,轻巧避开,并且握住了她的脚踝。

她身形一转,肘尖突至!

那人却依然轻松的将她的胳膊拦住,而后轻轻一转,将她抱在了怀中。

于是,她的后背,贴上了一个宽阔温热的胸膛。

“这么久没见,你确定要这样迎接我吗?”

一声低笑,忽然传来,耳畔有温热划过,却霎时间让她的心跳乱了。

------题外话------

明天不万更偶就去屎就酱紫爱乃们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