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五十三章 相谈甚欢

“青龙、饕餮、穷奇?”

遥异却虽也惊讶,但是侧重点很快就到了另一个方面,疑惑的出声,这样的名字可不是随便能叫的,有看了看惊鸿和四位师傅,都没什么异样,遥异缓缓笑了笑,不复惊讶,王紫的事情一直都是四位师傅亲自运作的,大师兄自一年前就放下手头的事情跟着师傅去了修真界,看来这三人的身份也还真是如此了。

只是一个上古神兽、两个上古凶兽,不管从哪方面说,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啊。

“我想我也应该补充一点,我也是小紫紫的夫啊……”

此时似乎还嫌众人不够惊讶,慕千厷笑着开口,那妖冶的样子直晃的人眼晕,这妖孽异样的男子,四散人的徒弟里仅此一只。

“千厷师弟,你们这……”

霜雪感觉整个人都有点飘了,满脑子的问号,这很正常吗?或者现在快点告诉她其实他们是在开玩笑啊,不然王紫这么多夫君是怎么回事?人类与灵兽结为夫妻的事情很少见,王紫这里却已经有了三个!他们是上古神兽和上古凶兽也就不说什么了,但是自家弟子怎么也在其中?

四位师傅事先不知道吗?霜雪看着四位师傅淡定自若的样子,妙绮师傅还一副看戏的样子,好像就怕不热闹似的,霜雪心里一顿,她怎么忘了,要这事情是真的,四位师傅估计也不会说什么,只要王紫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徒弟的恋爱他们是不会插手的,只是即便如此,也太荒唐了吧?

“霜雪师姐,你没听错,我们确实是王紫殿下的夫啊,还有我哥和战爷,我们是在魔界被王紫殿下册封过的啊,就差一个婚礼了,等找到王紫殿下的父母,我们就筹办婚礼啊!”

卫子楚兴致勃勃的说道,这一个好好的见面会变成了集体秀恩爱,关键是如此有违世俗的爱情竟然被几人说的如此不加掩饰,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霜雪整个人都僵硬了,还是苏城在一旁碰了碰她,让她勉强回过神来。

只是这么掰着手指头数一数,这都八个人了,刚刚见到的四个新师弟也已经是王紫的了,这……

王紫拿着茶杯的手却忽然顿了顿,很快不着痕迹的继续送向嘴边,卫子楚不该提到她的父母,让她想到还有大事未解决,不过此时众人相见,正是开心时候,此时暂且不提,晚些时候她亲自去问四散人。

王紫的动作很微小,但是还是被乐九发现了,乐九的眼神本就漫不经心的停在这里,也不知道那双悠远的冰蓝色瞳孔到底又没有对准焦距,只是此时看着王紫的动作微微垂眸。

“呵呵,魔王已是有八位王夫之人,魔界从未有过女性魔王,小面瘫倒是给魔界开了个不错的先河啊。”

妙绮笑得很开怀,看样子也是真的开心,这样的妙绮也是众人很久不见的了,有了新的目标的时候,妙绮总是格外生动一点,只是在了解她的人眼心里,并不希望看到这样生动的妙绮,因为这就意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某人就不知不觉的中枪了。

“魔界民风开放,莫不是娶妻抑或是嫁夫也随心所欲?”

礼夕好奇的问,经妙绮以提醒才想起来王紫可是魔界的王了,兴许王紫这样的现象在魔界并不算特殊。

“这位公子此言差矣,魔界民风是开放,但是魔界的男儿至情至性,若非不娶,一旦娶妻,定是一生钟情一人的。”

南阙此时开口,笑的魅惑,乍一看上去让人以为十个妖异的女子的,稍一愣神便知道自己错了,这分明是个男子,还是个惑人之极的男子,在看了慕千厷那样的妖孽之后,又看到这样妖精一样的男子,慕千厷的妖冶多了几分耐人寻味和难以接近的危险,南阙的妖却是里里外外皆一致的,好像这人生来如此一般。

“那魔界的女子?”

礼夕紧接着问,逍遥四散人本就不是循规蹈矩的人,他们的徒弟也不会死板到哪里去,就拿霜雪说,虽然惊讶,但也是因为并没有见过听过这样的事情而已,并没有表现出厌恶和难以接受的态度,让她适应也仅仅是时间问题而已。

至于礼夕,俊逸非凡,睿智精明,见王紫身边跟着的都是男子,便自然而然的往别处想了,看那些男子一个个对王紫百依百顺的样子,偏偏王紫却不是那种招摇的女子,想来王紫定然有她的魅力,能让这么多出色的男子死心跟随,此时看着南阙的目光也有了些琢磨,南阙看似置身事外,但是他却不太相信呢。

“呵呵,女子亦如男子,只是王上乃万人之上,一般女子定不能与之比。”

南阙笑了笑说道,虽然礼夕有点给他挖坑等他跳的意思,但是南阙应对自如,反正自家王上想怎么便怎么,没有人敢说声不是罢了。

“那阁下是?”

礼夕笑着点头,带你到为止,转而问南阙。

“在下南阙,很荣幸跟随王上来到花溪谷。”

南阙拱了拱手,该认真的时候不含糊,的确,魔界的人能来花溪谷绝对是沾了王紫的光,要知道仙魔不两立,如今魔王却是与花溪谷的四位城主看似关系不浅,这要让天下人知道了,定要以为天下大乱了。

“原来是四大亲卫,真是贵客,我花溪谷也是荣幸……那一直不曾露面的人相比也是四大亲卫之一了?”

礼夕也拱手说道,也是,王紫是魔王,她身边带着四大亲卫也不意外,只是后一句却问的有些突然,南阙面上的笑容不见,心中却着实高看了几分花溪谷城主的这几个弟子,礼夕是老四,他能察觉到西诀的存在,想必遥异几人也是知道的,四位城主更不必说,此时说出来也是让西诀日后更稳妥一些而已,省的在花溪谷的地盘冒犯了这里的人。

“礼夕公子好眼力!西诀暗中保护王上,不便露面,还请各位海涵了。”

南阙笑着赞道,对花溪谷的人顿时多了许多好感。

“哪里,若不是西诀故意露出些气息,我也察觉不到,魔王身边果然不乏能人。”

礼夕也笑着回道,二人之间你来我往倒是相谈甚欢,不过礼夕最后一句话肯定是发自肺腑的,王紫身边的能人确实不少,简直令人惊叹。

“这位是我的兄长夏温竹,这位是莲生。”

剩下的两个人由王紫亲自来介绍,这样一来,王紫带来的人算是介绍完了,夏温竹淡笑着与众人打过招呼,面上从容不迫,仿佛又回到了许久之前王紫刚刚见到他的样子,宁静淡然,好像隔绝在了世界之外,夏温竹心里总有别人走不进的地方,那是一段连王紫都感到不解的距离。

莲生则喜眯眯的笑着,这么乖这么听话都不像那个总是抽风缺根筋的莲生了,其实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这厮估计现在还在适应新环境呢,一旦让他考察清楚了,本性毕露是迟早的事情,再说这花溪谷真不是能让他随便蹦跶的地方,这里的人修为老高老高的,一个个也都聪明着,莲生再笨也懂得察言观色,不然吃亏了亲亲主人可不一定会向着他啊。

“莲生?你可知道这花溪谷在什么地方?”

爵爷忽然抬起头,停下口中吃的东西问道,莲生号称断史圣手,在他笔下没有不知道的事情,他倒是好奇了。

“呵呵,这个真不知道,江湖人抬举才给了我那断史圣手的名讳,其实我没那么神,真没……”

莲生干干的笑着,他是真不知道,要不然也不会在他的书里从来没有出现过花溪谷的事情了,这地方隐蔽的很,天下没人知道,不是他说打听就能打听到的,更别说猜了,说完还很诚实的点头,生怕爵爷不信似的。

“……你们不是都想见这四个小子吗?怎么现在反而不吱声了?”

爵爷无聊的耸了耸肩,盘腿坐在坐垫上,不停的晃动着膝盖,要多惬意有多惬意,看着自家的一帮徒弟,要说这些徒弟里他就没一个喜欢的,教出来的徒弟一个个都不听话,非要说有没有一个让他满意的,那就只有李战了,话少又睿智,最重要的是还听话,现在这些徒弟们真见面了,这里面可有些不安定分子的,真想看看日后这些人怎么磨合。

“李战师弟剑术超群,我盼着这次见面已经很久了,今日定是不行了,四位师弟和众位朋友远道而来,先行休息才是,而且花溪谷多的是美景,大家人放松放松也好,改日再与李战师弟切磋,不知李战师弟是不是给师兄这个面子?”

遥异笑着说道,彬彬有礼的样子,只是他这话说完之后引的好多人都怪异的看着他,遥异微微纳闷儿,他哪里说的不妥了吗?虽然约战了,但是时间另外再定,而且也询问了李战啊,为什么大家的眼神怪怪的?就连顺尧师傅也看他,那眼神虽然看不出什么的,但这分明是有话说却故意不说的样子。

遥异看向惊鸿,指望大师兄能给他解惑,可惊鸿也若无其事的回过头去,让遥异更加纳闷儿了。

“好。”

这时,李战却答应了,切磋没什么,但是他不会让的。

“李战很厉害的,你恐怕打不过他哦。”

这时听了好半晌的永安趴在桌子上对遥异说道,下巴搁在胳膊上,很湿随意,这话也是他善意的提醒,毕竟他是见过李战的实力的,而且永安虽然不懂人类和灵兽的修行具体是什么样子的,但是他有自己分辨的方法,能看出一个人的强弱。

“哦?那更要试试了,切磋而已,不在输赢。”

遥异诧异,不知道永安这话是真是假,但是永安似乎挺认真的样子,遥异是在四散人所有的弟子中排名第二,是与惊鸿一同入门的,他的修为早已经是天神期巅峰了,虽然李战的修为有些飘忽,但遥异认为他一定是用了掩盖修为的法器,根本没有往李战不是人类而是上古神兽的方向去想。

到底也是师兄,他已经提出跟李战切磋,若是因为别人意味不明的眼神和永安的一句话就打消了切磋的想法的话,岂不是显得他怕了师弟?那岂不是闹了笑话?再说顺尧师傅确实很看好李战,他们是兄弟切磋也再正常不过吧。

“哦……”

永安似懂非懂的点头,人家不在乎输赢啊。

下午的相见气氛比想象中的融洽了太多,主要这里的人明明在世俗的认识中是立场完全不一样的,可却意外的彼此能看顺眼,可以说是相谈甚欢,经过一开始的惊讶之后,后来霜雪也没再问起问什么王紫的夫君会那么多,反而表现的好像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一样。

顺尧基本上没说话,只在别人问起的时候惜字如金的说几个字,乐九多数时候在听着,但也偶尔会插画,妙绮整个下午都一场开心,到了最后爵爷都搬着桌子离她远了一些,这个老太婆今天太不正常。

直到日暮的十分,这场接风宴才算散场,惊鸿他们都是撇下事情来陪王紫和卫子谦一行的,也不宜再聊下去,王紫他们还没有安顿,是该散场的时候了。

可卫子谦就没那么好运了,直接被爵爷风一样的扯着走了,剩下的人都被安排在了后山,据霜雪说这里位于花溪谷的中心,他们和四位城主都在这片仙山内居住。

告别了众人,王紫自己坐在房间里,却一直若有所思,连九幽和穷奇进来都没有察觉到。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进来的若是别人怎么办?”

穷奇笑了笑坐在床上,看着窗边看似沉思实则是在发呆的王紫,实在觉得好笑,对王紫的了解的越深,就越会发现她呆的厉害,而且对亲近的人从来不设防。

“要是别人我会很快发现的。”

王紫转头看过来,夕阳在王紫的身上镀了一层红霞,花溪谷的落日好像格外的红,王紫把被风吹起来的头发放下去,身后坠着那么长的头发,说实话刚开始她很不适应的,而且她都不会整理,要不是看出他们都喜欢这个样子的她,她早就剪了,还有这一身飘逸的衣服,虽然卫子谦给她炼制的很合身,也并非那么累赘,但是、终归是没有以前的劲装来的方便。

不知为何又想到了这个,王紫摇了摇头,适应便好了。

“我的主人,你还在纠结这一身行头吗?不喜欢就换过来啊,我不会有什么意见的。”

看王紫盯着自己的头发发呆,穷奇几乎立马就直到她在想什么了,笑着说道,看见九幽坐在了王紫对面,他们的住处都是分开的,刚才遥异安顿好他离开之后,本想先来看看王紫,中途就遇到了九幽,于是也就一起过来了。

“不换了。”王紫道,看了看穷奇邪笑的样子,他心里分明不是这样想的,嘴上还这样说,是在考验她吗?

“呵呵,这可是你自己说的。”穷奇笑着说道,踢掉了鞋子躺在床上,顺手把一旁的被子拉过来盖上,看着王紫疑惑的眼神,穷奇很自在的解释:“给你暖床啊,等你回来就好直接睡觉了,不过这床够大,你还可以考虑考虑让为夫留下来侍寝啊。”

王紫却是一愣,反应过来后下意识的看九幽,却见九幽只看了看穷奇,没有多余的表情更没有说什么,只是屋子里的气氛却被穷奇一个侍寝给弄的暧昧起来,尤其是九幽还在呢!

王紫再一次意识到了男人多了真不只是数字的事情。

“唔,既然、既然……”

王紫本来是有正当的理由离开的,但是因为心里想着别的事情二莫名的紧张了,出口的话也变的不利索起来。

“现在还有些时间,日落之前必须回来。”

九幽转眸看向王紫,替王紫说了,穷奇惬意的躺在床上,双手垫在脑后,看着王紫,那眼神一副赞同九幽的样子。

“嗯,我知道了。”

王紫点头,顿时放心了许多,九幽和穷奇分明是直到她有心事的,母亲还在赤灵之中,父亲下落不明,惊鸿让她问四散人,那四散人多半是能解答她的疑惑的,从离开仙界到现在她就一直惦记着这件事情,下午刚刚见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也不好问,现在、她却连一晚上都不想等了。

王紫起身离开,辨别了方向直奔下午的那座大殿飞去,路上的人都没有阻拦,想是惊鸿已经吩咐过了,可到了地方之后王紫才发现,早就走的一个人都不剩了。

王紫向四周看了看,四散人定然也住在这周围的仙山上,却不知是哪一座。

“咦咦?是王紫吗?”

这时,一个惊讶加惊喜的声音传来,王紫回头,佩戴着剑的乘风小跑着过来。

“还真是!哈哈我们是不是很有缘啊?刚才霜雪小姐不是带你离开了?怎么又回来了?是不是有别的事情?哈哈今天正好我执勤,你想知道什么完全可以问我的哦!”

乘风笑容满面的说道,本来还在郁闷被大公子安排了一堆事情,返回来的时候大家都已经散场了,也没再见上那美的离谱的王紫,可刚这么想着,视线中出现一道白影,还真就见到了,他差点以为是错觉呢!

“你知道四位城主在哪里吗?”王紫也不客气直接问了,乘风来的正好,她正缺一个带路的呢。

“当然知道!四位城主就在那边,但还是我带你去吧,那的人不认识你,恐怕不让你进去。”乘风说道,就这么点小事他当然乐意帮忙。

“谢谢。”

王紫说道,这时同意了乘风带她去,乘风却着实一愣,似乎被王紫这一谢谢惊着了,回过神来后摸了摸后脑勺,飞身带路去了,对王紫有所好感是因为他长这么大以来还真没见过真没的女子。

人都喜欢美好的事物,对待人也一样,他虽不知王紫的身份,但一定是花溪谷的贵客,花溪谷的人规矩少,人活的简单,但是对待外人他们自然知道怎么做,可王紫这样看似远山隔雾,实则很好相处的人实在难得,这也让乘风喜欢王紫外表的情况下更加喜欢王紫这个人。

“这个时间四位城主一定在各自仙山,王紫你要找谁?”

半晌,在接近那四座山的时候乘风问道,总部能在这里吼一嗓子让四位城主都出来见王紫吧?

“……去找乐九。”

王紫微微想了想说道,爵爷现在一定在忙着吃,她又不知该如何与顺尧沟通,妙绮、她更不想以身试险,相比起来,还是跟乐九待在一起自在些。

“乐九城主现在定是在竹林,他每天都在那独坐很久的。”

乘风说道,身形一转变了方向带着王紫前去,还好王紫选的是乐九城主,若是选了他最怵的妙绮,他就算再怵也得硬着头皮去带路,虽然妙绮城主的仙山他连山脚都靠近不了。

“沿着这小小路一直往上走,后山是竹林,我不能再上去了,有事你就跟巡逻的兄弟打听我,我一准儿立马到!”乘风停下,再往上就不是他能进去的了,不过王紫不一样,大公子跟他说过王紫可以随意进出这里的任何地方的。

“嗯。”

王紫点了点头,小路的尽头隐在山石和树林中,看不到后山是什么样子,王紫抬脚往进走,直到身形小时在小路尽头,乘风才掉头离开。

王紫则一直沿着小路走,蜿蜒的小路旁还长着青苔,只路中间留下一条很明显让人踩出来的痕迹,很原生态,又走了半晌,眼前的场景一变,转过弯的植被当真变成了翠绿的竹林,地上是薄薄地草地,看上去很是美观。

王紫停下看了一会儿,才抬脚走进了竹林,这片竹林大的很,光用眼力还真看不到又没有在这里,在乐九的地盘王紫也不好用神识搜人,就一直往深处走,边走边四处寻找。

这竹林一点都不像是有人来过的,草地整整齐齐的根本没有人踩过的痕迹,有风吹过时,竹叶节奏一致的沙沙的响,听起来就像是灌过耳边的海风,风扬起了身后的发,王紫拂开挡住视线的几缕发丝,却在眼眸一转间看到了端坐在草地上的乐九。

王紫睁大眼睛,有种终于找到人的喜悦,却见乐九也正朝这里看过来,傍晚的红霞穿过稀松的竹林落在乐九身上,让那一片冰蓝色的海潮也染了红色,乐九就这样坐在竹林中,却好像真个人都跟这里安静和禅意的氛围融合在了一起,仿佛跨越了一段悠远的历史,却仍人生动的生命。

王紫渐渐接近,眼神看向乐九膝上放置的琴,今天下午却是没见他带着,印象中乐九是琴不离身的,思考间王紫已经坐在了乐九对面,这里一切都像是没被打扰过的,王紫来时也不曾真的踩在草地上,一直虚空走来。

“你这是……伏羲琴吗?”

王紫就一直看着那琴,并没有开门见山的问,乐九定是知道她来干什么的,只是要问的时候,她竟有些胆怯了。

“嗯。”

乐九微微点头,修长的手指自然的搭在长琴之上,并不意外王紫如今能看得出,毕竟王紫现在已经是同时拥有几件后天神兵的人了,对鉴定神兵也有一定的眼界了。

王紫抬眸看了看乐九淡然的神色,这把琴在之前也见过几次,乐九从未刻意掩饰过,但是在齐恒大陆那样的地方,见过它的人竟然也认不出它就是伏羲琴,先天十大神兵中的至宝。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