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85章:医治1(求订,求票!)

当简靖翊和丰成越追出校门口时,只见到萧摇上了一辆豪华黑色轿车,然后在快速离去。俩人都认出那是童家的车子。

简靖翊和丰成越两个对视一眼,都知道萧摇这是往医院赶去,随后简靖翊上了丰成越价值上千万的车子,也往医院的方向而去。

当萧摇到保仁医院时,萧摇三哥童俊杉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摇儿。”一看到萧摇,童俊榆就上急忙迎接了上去。

“三哥,你怎么在门口等我了?”萧摇说道。

童俊杉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摇儿,如果我现在不在这等着你,一会我想要再找你,就难了?”只要他一进去,必定被这些伤者的家属哀求包围。

他也很是无奈,除了上官飞断了三根肋骨,伤势算轻之外,其他三个,也就只有张明明有一点恢复的可能,其他两个,他根本就没有这个能力让他们恢复,就是让他们不要受这么大的痛苦都做不到。他让老爷子过来看,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之前,他就想联系萧摇的,想问问她有没有办法医治。对伤势这么严重病人,尤其是脊椎骨粉碎性断裂,就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医疗技术,最专业的骨科专家,也没有办法让脊椎骨恢复的。否则,这世上就会少很多瘫痪之人了。

萧摇毕竟还小,就算她医术再高明,也不可能让脊椎骨重新接长吧。而且萧摇在国外,上官飞他们几个是她的朋友,万一她一个心急,出了事可怎么办。

于私于公,童家人都没有通知萧摇,而其他人除张明明家,就没有人知道萧摇会医术了。张演生家也想过找萧摇的,可是萧摇现在毕竟是童家人,如果萧摇真能救治他们几个人,童家人肯定会通知萧摇回来的,所以也没有多此一举,求童家人让萧摇回来。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萧摇就是突然回来了。

本来萧摇安全回来是必定会通知童家人,给他们报个平安的。只是,萧摇本是想下课之后,直接去童家也算是给他们一个惊喜。

可任她没有想到,还没给童家一个惊喜,学校里发生的事,倒给了她一个惊吓。

知道他们几个受伤之后,就立马给了童家一个电话,说自已回来了。还说一会去医院。

因此,在童家人接到萧摇的电话之后,就派了司机在校门口等着了。

萧摇听罢,皱着眉头说道,“他们的情况都很严重吗?”她之前也只是从那些同学口中得知孙凯他们的伤势,但她本人并不清楚,这伤到底有多严重。

童俊杉严肃愤怒的说道,“孙凯被那倭国鬼子给彻底踢断了脊椎骨,张明明双手双脚被踩断,上官飞被踢断了三根肋骨,可最惨最苦的就是丁浩,他的脊椎骨被人踢断,双手双脚的手腕、脚踝和膝盖骨完全给踩碎,一点恢复性的可能都没有。”

虽说从同学的口中听说了一遍他们的伤势,然而再从三哥口中再听到他们的伤势,萧摇的心底还是愤怒的。不过,心里一直在庆幸,她及时回来了,不然再晚几天回来,她上哪找凶手报仇去。

萧摇说道,“三哥,一会把他们的CT片给我看一下。”

她虽有透视异能,但为了不让人起疑心,还得要装装样子看看CT片的。

“好。”

萧摇和童俊杉很快就到了高级病房的走廊。

老远萧摇就听见了一声声压抑的哭泣声,有男有女。

当萧摇走进时,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

“童医生,我求求你,你一定要救救我家孩子啊。他还这么小,怎么能一辈子躺在床上呢。呜呜……”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一看见童俊杉就跑过来,下跪着抱着童俊杉痛苦的哭泣着。

“丁浩妈妈,你先起来来,”童俊杉弯腰,要把女人扶起来,严肃的说道,“放心,我们作为医生,一定会尽全力医治丁浩的。”

“童医生,一定要救救他啊,呜呜……”这女人一直不起,就跪着一个劲的哀求着。

让所有的人看着都无比的动容和伤感心酸。

那人还那么年轻,他怎么受得了一辈不能动弹的躺在床上,吃喝拉撒都得要人伺候。

张明明一家人除了张演生,也都在走廊上。

张明亮眼尖的发现跟在童俊杉后面的萧摇。

他本是红着的眼睛,突然透出一丝希望的光亮,大声的喊着,“萧摇。”

被张明亮这么一大声喊着,所有人都注意到了童家大小姐。

张明明的妈妈韩清,也是眼里还流着泪,走到了萧摇的跟前,恳请的说道,“萧小姐,我知道你医术高明,我求求你,能不能救救明明他们,呜呜……,明明他们几个孩子真是太可怜了。怎么会被人打成这么惨,呜呜……”

张明亮眼里也是带着恳求的说道,“萧摇小姐,我也求求你,明明的双手双脚都被人打断了,医生说以后他就是恢复了,也只能轻手脚的动。这样子,明明本是活泼好动之人,他怎么受到了残废般的日子。还有孙凯,丁虚他们,他们也是。”张明亮哽咽的说道,红红的眼睛里,还能看到一滴滴泪水。

张明亮和张明明两兄弟的感情很是深厚。此次,张明明受到这么大的痛苦及打击,他都恨不得替弟弟一起承担,分担这些痛苦。

张家母子突然向童家大小姐恳求救治张明明,让所有的人都一愣,包括后面赶过来的简靖翊和丰成越。

他们是不是急糊涂了,怎么会让童家大小姐(萧摇)去救张明明呢?这是所有人的想法。连医术高明的童老爷子都没有办法,这个年龄这么小的童大小姐(萧摇)的医术会比童老爷子更为高明不成?

不等,萧摇说什么,一间病房中传出一阵年轻愤怒急燥之声。

“滚、滚,你们给我滚!”

听见这声音,所有的人都为之一震。

“儿子,儿子,不要,不要赶我。我是妈妈呀,”随之病房中就传传出带着嘶哑疲累的中年女人的声音,“不要怕,妈妈陪着你,一辈子陪着你。”

“是孙凯。”童俊杉看着萧摇无奈的说到,“自从他得知自己可能要一辈子坐轮椅之后,受不了打击,脾气就变得很暴躁,不可理喻,这两天对谁都是大吼大叫,对着自已的父母也是。”

萧摇理解一个病人的打击,她不能去说孙凯的不孝,他只是需要一个发泄出口。

萧摇对着韩清母子说道,“阿姨,张大哥,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尽全力让他们都恢复健康的。”萧摇说的是他们,除了张明明,其他人也能恢复。

“好,好,萧摇小姐,谢谢你。”韩清抹着泪道。不管萧摇能不能真的救好他们,萧摇有这份心就是他们的大恩了。

童俊杉从护士手中接过几个人的CT片,然后递给萧摇,“萧摇,这就是几个人的CT照。”

这下,所有人都确定,这个萧摇确实会医术,不是张家人急糊涂了。可能是这个童家大小姐,真是有本事的,不然,童医生也不会把几个人的CT照亲自交给童大小姐。

当希望变成绝望,却又突然在绝望中抓住一丝丝十分渺小的希望,任何人都不会放弃吧。就像一个溺水中频临死亡中的人,就是一根稻草,也是成了救命的希望。

萧摇皱着眉头,严肃的看了一下几个人的CT片。

孙凯,就是脊椎骨断裂,其他地方倒没有大伤;

张明明,身上有大大小小的皮外伤,两只手和两只脚,都是被米国人给踢断了,但是骨头并不是很碎裂,只是尽管这样,要恢复正常行动,是不可能;

上官飞,胸前三根肋骨断裂,不过,接上也是能接上,只是以上却不能跟人对打,否则,则会造成二次断裂;

最后就是受伤最严重的丁浩了。他的双手双脚的手腕处,脚踝下,及膝盖骨,骨头都是碎片,除了拿出来,根本就不能再接,而脊椎骨处也是碎片。除了这些,丁浩还受了严重的内伤,如果不好好治疗,他根本就活不了几年。

听人说了多遍,然而亲眼看到时,萧摇真是觉得自已轻饶了那四个人,不过,最凶狠的两个凶手,受到严重惩罚的。软手软脚,没有她的医治,永远就只能一个废物。

看到萧摇看完了CT片,这下子,几个人的家属全部上前,说道,“大小姐,求求你救救他们几个可怜的孩子吧。”

尤其是丁浩的妈妈和爸爸,他们的儿子是四个人当中最重最重的。

丁浩的爸爸,哀求道,“大小姐,救救我家浩浩这可怜的孩子,求求您,救救他。”

……

“啊,我不想见到你们,你们出去,都出去!”又在另一间病房中发出的爆喝声,随来的还有扔东西的声音。

“明明,别激动,别激动,爸爸就出去。”带着嘶哑疲累的中年男人的声音。

“是明明。”韩清看着病房的门口,心酸感伤的说道,“明明自从醒后,刚开始得知自已的情况之后,是不言不语,然而再睡过一觉之后,脾气也变得十分爆燥,谁也不见。我们只能在每次他睡着的时候,才能再去看他。呜呜……”

萧摇此时顾不得回应他们了,她快步走向张明明的病房。

放眼的是,床上的张明明,除了两露出来的两只眼睛,全身是完全包扎成了木乃伊状。

张明明也看见了萧摇,他一惊道,“老大。”随后,看到自已的模样,他就爆喝道,“出去,出去,我不要见你们。”

萧摇的后面除了童俊杉张家人还有其他人家属。

张演生夫妻俩看着小儿子变成这样,心真是痛极了。

张爷爷看着他家小孙子这样子,手足无措的流泪说道,“明明,别怕,爷爷马上就出去,就出去啊,别吼了啊。”

然后转过身子,看着儿子儿媳说道,“我们都出去吧。”

张演生和韩清不舍的看着小儿,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要说什么的样子。

萧摇走到张明明的床前,从自已的小背包里拿出银针,取出适合的针,二话不说,就插在了张明明的各个穴位上。

“你干什么?”张明明突然吼道。

而其他人也是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萧摇倒底在干什么。只是童俊杉没有阻止,其他人也就没有阻止。

萧摇边插针,边轻声的说道,“我知道你现在全身很痛,你不想让你的家人看到你痛苦狼狈的样子,所以你宁可把他们全部赶出去,也不愿意他们陪着你一起痛苦,”

知道张明明赶他们吼他们的真实原因,张家人又是心疼又是心酸的大哭起来。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明明敢他们走,是因为自已很疼很疼,可是却不想他们看见。他们是最不称职的家长。“呜呜……”

当萧摇把针都插完时,很认真的看着张明明说道,“而我现在就是给你止痛的。张明明同学,你知道吗?在来之前,我把打伤你们的人,把你们五个人的痛苦,我都以十倍的形式还给他们了。”

除了跟进来的简靖翊和丰成越,不止当事人张明明,就是其他跟着来的人包括童俊杉听到这话,都惊愣了。

张明明似乎被萧摇这么一扎针,全身不痛了。他傻愣愣的问道,“真,真的吗?”

“张明明同学,当然是真的。萧摇可是当着全校师生及四国全部师生的面,把那几个人都给打趴了。而且萧摇都是以十倍的伤害还给他们了。”说到这,丰成越乐着说道,“你知道,萧摇用了多长时间,把他们打倒的吗?”

不等张明明回答,丰成越接着说道,“不到十分钟啊,萧摇只用了9分半。”

张明明此时已经完全感觉不到疼痛了,他惊奇的反问道,“真的吗?”

“嗯。骗你是小狗。”丰成越点了点头道,“相信过不了一会,你就能听到他们三个躺在医院治疗了。”

张明明一直沉浸在老大给他们报了仇的喜悦当中,只是心底还是又苦又酸的流下了眼泪。因为他的双手双脚却再也没法跑跳了。

“呜呜……”两天疼痛没有哭的张明明此刻,哇哇大哭起来。

张明明一哭,整个病房的人,除了萧摇和童俊杉都跟着哭起来。

看了张明明把这几天的郁闷、委屈及痛苦都发泄出来了。

萧摇等着张明明哭声停下之后,很认真的说道,“张明明,我看了你们的CT片,放心,你们这些伤势我还是能治好的。你们每一个人的身体一定会恢复到健健康康,就和当初一样。”

啊?

这么严重的伤,还能恢复到如初?

他们有没有听错?

别说其他人,就是童俊杉和骨科主治医生也是一愣。

脊椎骨断裂及脚踝及手腕处都碎裂,竟然也能医治?

这不是开国际玩笑吧。

最先愣神过来的是童俊杉,他惊喜的问道,“摇儿,你说的是真的吗?”

萧摇点了点头道,“是的,三哥。我师傅以前教给一种续骨膏的配方,只要身体里骨头没有变成粉末,这药膏都能让接骨重长。只是,”

“只是什么?”童俊杉迫切的问道。

“这就要需要病人和家人全面配合,用此药膏时,一个差错都不能犯,不然,就得重新把骨敲碎,再接。”萧摇说道。

萧摇没有说的是,这种把骨敲碎,还不能用麻醉之类的。必须在人的清醒之下,才能把骨敲碎。由此可想,这又得承受一次大痛苦。

“我们会的,我们一定会全面配合的。”张演生一听,整个人都激动起来了。

“大小姐,那浩浩是不是也能恢复啊?”丁建军含泪满怀希望的问道。

“嗯。我刚刚说的,只要骨头没有成粉末,都可以续接,再恢复,丁浩同学的骨头并没有成粉末,所以也可以恢复。”萧摇答道。

“好,好,太好了。我告诉浩浩去。”丁建军说完,就激动的颤颤歪歪的往外跑去。

“那我家凯凯呢?”又一个中年男人问道。

“可以!”萧摇再一次点头。

“好,好,我也告诉我家凯凯去。”孙凯父亲的激动表情动作和丁建军的动作一样,都颤颤歪歪的跑出去了。

其他家长都得到答案之后,屋子里剩下的,除了张明明的家人,就是萧摇,童俊杉,主治医生及简靖翊和丰成越。

简靖翊和丰成越到现在不处在云里雾里,他们怎么都消化不了,萧摇竟然会医术这一事实。

真是太惊讶了!

萧摇才多大啊,十六岁还差两个月呢,会医会武,简直是个天才中的天才。

萧摇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从张明明身上拔下银针说道,“张明明,刚刚我说的话,都听见了吗。你们都能恢复健康,能跑能跳,就是在治疗期间,你必须要全面的配合,知道吗?”

这才时真正的惊喜,张明明再一次傻愣愣的不敢相信的问道,“老大,真,真能治好,能跑能跳?”

任他怎么也想不到,萧摇竟然会医术,他听说童老爷子都不能保证他的伤势能完全恢复的,而萧摇却一口说可以。

“嗯。张明明同学,你竟然怀疑你老大了?”萧摇调侃的说道。

“没有,没有。”张明明忙辩解了。“老大,我一会好好配合你们的,身体好了之后,我要加倍练武,绝不会再丢你的脸了。”

“张明明同学,你认真听着,你并没有丢我萧摇的脸,相反,所有人都为你们光荣,为你们骄傲。”萧摇严肃的说道。

“可是,可是,”张明明还是认为自已学艺为精,才会让那些人得意,也让自已受罪的。

“好了,你好好休息。开始治疗时,我再来找你。我现在去看看其他人。”萧摇给张明明拉好被子,一行人就出去了。

------题外话------

祝所有的高考生考试顺利,金榜题名!

明天的更新时间,还是可能会在17点到18点间吧。如果没有,可以在晚上十点再刷新一次。

求五星或经典必读者评价票(系统默认是三星)

谢谢以下的亲们的支持:

蓝色土耳其啦啦月票,

007ii月票,

wail1314评票

咯咯咯79评票及钻钻,

恶魔老祖儿月票,

2532103月票,

小草青青月票

谢谢以上亲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