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84章:比斗3!(精彩,求订,求票)

萧摇的问话一落下,全体育馆的人都很是疑惑,明白人也就只有算对萧摇有所了解的萧摇。

萧摇冷冽的看着倭国的宫田本一、对她正仇怒的Brook、番国的Bastien及矣国人的Aaron,一字一顿,字字无比清晰的说道,“我就是要让你们所有人看着,你们怎么是让我的几个朋友受伤的,我就要以十倍的伤势还给你们!”

萧摇的语气声不调很是平淡,可是所有人包括听不懂中夏国语言的老外,都能听出萧摇语气中的有仇必报的怒、狠、凌厉及强势。

似乎所有的人都震撼在萧摇如此强大狠厉的气势当中,久久不能回神。

不过,最先回过神来的还是宫田本一。

他本身从小训练为一个武者,所以对周遭的一切比较惊醒及警觉。

他猛得震喝道,“好大的口气!我倒要看看,你今天怎么给那几个废物报仇!”宫田本一的震喝,也把其他人都给震醒了。

通过翻译者翻译,他们也就知道宫田本一为何这样愤怒,随即也是怒火冲天,竟然被一个他们看不起的黄毛丫头给威慑了。

不止他们愤怒,知道萧摇意思的四个国家的师生也是愤怒不已,在然后一个劲的在台下叫嚣着。

“宫田本一君,把这个臭丫头打得她爹妈都不认识。”

“这个小丫头,真是太嚣张了,就得像教训前面几个失败者一样,好好得教训她一顿。”

“这娘们一个丑人而已,竟然在四大武者面前,要报仇,真是笑话。”

……

这些者是台下四国师生在台下怒着叫道。

“萧摇,好样的。”

“萧摇,一定要为他们几个人报仇!”

“萧摇,我们相信你!”

……

这是高英学校的师生的呐喊声。

Brook在萧摇把他手指断了之手,就一直怒火燃烧着。他恨不得立即把这个丑丫头撕碎。只是他的手流血不止,他必须做好包扎,不然一会失血过多,就没有力气了,他怎么能把这个断指之仇给报回来。

这下,他刚回来,就对上了萧摇嚣张放肆。等宫田本一怒喝,他反应过来时,真是怒不可极。

他对着宫田本一说道,“宫田本一君,这个丑丫头,就给我,我要报断指之仇!”说完,他还特地看了一下刚包扎好的手,此仇不报,他寝室难安。

宫田本一望了一下他包扎的手,明白的点了点头,说道,“好,MrBrook,不过,你要小心,千万别弄伤了她那双美丽的双手,那可是我的宝贵收藏品呢。”

在台上的人,四国的人是兴奋激动,而高英师生,则是脸色铁青。

萧摇看着俩人旁若无人般的讨论,对付她之事,而且还大言不惭的说想要收藏她的双手。哼,真是愚蠢之人。

萧摇清冷的说道,“不用耽误时间了,四个人一起上,我等下还要去救人!”

几个人受这么重的伤,恐怕没有她,还真被毁了。

听到萧摇大言不惭的话,四个外国人明显一愣,不过,很快就大笑起来,“哈哈,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

“哈哈,也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台下的四国人民跟着大声嘲笑起来,“一个丑丫头,竟然敢在我国的顶尖高兴,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

“哈哈……”

……

高英学校很多师生对萧摇说这样的话,也是紧皱了眉头。他们是知道萧摇有武功,现在体育馆里每天有200多人跟着张明明他们在练,张明明他们的武功招式是萧摇教的。

但是,除了萧摇用一手筷子射入铜墙铁壁,一手把课桌嵌入地板,再一个反转把上官飞胳膊给扭断之外,他们都没有看过萧摇真正的出过手。

现在她一口气,说要同时对上四国的顶尖高手,会不会太自不量力了?

因此,嫉妒看不惯萧摇的人,此时也是跟着大笑起来,他们的笑,当然是嘲笑。真以为有点武功,就自以为天下无敌了!

萧摇没有理会各种的嘲笑,也不知道本校很多师生的各种心思及想法。

萧摇看着四人的笑声停下来之后,面无表情冷声的说道,“我再说一次,我没有时间跟你们浪费。要上一起上,不上的话,也别怪我不客气!”

“哦,怎么不客气法?”番国的Bastien带着好奇又嘲弄的问道。

萧摇再没有跟他们说这些废话了。拿着Bastien开刀,一个犀利眼神射去,再一个看似软绵绵的一拳,动作很慢的就往他肚子上而去。

萧摇的动作所有人都看清了,所有人都失望了,无论是四国的人,还是本校的师生了,除了朱威。

这哪里是根人比赛,有人打架手这种慢动作的吗?这是在玩儿吧?

很多人疑惑,难道之前的萧摇力大无比,有武功都是假的?

……

Bastien看着萧摇那只软绵无力似的拳头,也没有在意,然后,也是紧跟着出拳对上萧摇那只白嫩软绵的小拳头。

就在此时,让所人都出乎意料了。

这怎么可能?

这是骗人的吧?

不过,一定是我的眼睛看花了?

……

所有人都不相信这样的结果,可事实不就是这样。

宫田本一看着十米以外躺在地上还未起来的Bastien,眼睛尽是不可思议。

“不可能!”宫田本一睁大眼睛,吃惊的大喊道,“一定是你耍了什么花招?不然,你那软绵绵的拳头,怎么能一拳把Bastien打倒,还打在,”还打在十米之外。

萧摇嘴角挂着冷笑,“怎么不可能?我们中夏国无论文化艺术还是武功艺术可都是博大精深,可不是这你们这些外国佬能够理解的。我刚刚那一拳,可是中夏国有名的太极拳,你看不出来吗?”

太极拳?

听到萧摇解释,所有人都明白过来了。

太极拳含蓄内敛、连绵不断、以柔克刚、急缓相间、行云流水的拳术风格。怪不得大家看着萧摇动作十分的缓慢呢,原来是中夏国有名的太极拳。太极拳的特点就是动作柔和和级缓慢。他们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太极拳?”比赛的几个人都愣了愣。

他们作为武者,当然听说过中夏国的太极拳,可是根本就没有真正的见识过,就是见过也是在电视。可电视上的太极拳大家都是当来锻炼身身体的。他们也只是评估为太极拳也只是一个绣花枕头的武术。

可是,现在这太极拳却让他们见识到了太极拳的真正威力。一个小丫头,使用太极拳都能让一个壮如大熊的男人,打向十多米外。如果让他们学到太极拳的精髓,那世界上不是没有能打得过他们么?

顿时,这几人看着萧摇就开始发绿光了。

宫田本一厚颜无耻的说道,“丑丫头,你只要答应我,把你的太极拳法教给我,我就不要你的双手了。”才怪,等他学到了拳法之后,这丑丫头就没有利用价值了。

Brook很“大度”的说道,“丑丫头,你只要把太极拳法教给我,我也不计较截断我手指之事了。”等他把拳法学到之后,第一件事,就把这丑丫头的手指全部折断送给宫田本一。

此时,爬起来的Bastien也是很“大度”的说,“丑丫头,我也是一样。只要你答应把太极拳教给我之后,过一会,我下手就会轻点,让你少受点痛。”哼,怎么可能,我是一定要报这个侮辱之仇的。是的,萧摇把他打到十米开外,受到众人的嘲笑,他认为这就是侮辱。

最后一个矣国的Aaron也跟着说道,“丑丫头,我也要学那个太极拳,呆一会我也会下手轻点。”

萧摇对着这几个厚颜无耻,卑鄙之人,简直要仰天大笑了。一个个要她教太极拳法,却一个个喊着丑丫头,还把自已说的有多大度似的,这不计较,那也不怪。

要学太极拳法,也要看她萧摇答应不答应。这些人,还真把自已当成一棵葱啊。

萧摇笑了笑,也不知道是讥笑还是嘲讽的说道,“可以,等你们一起上,打过我再说!说不定,我除了教你们太极拳法之后,我还会教你们中另夏国有名的咏春拳,罗汉拳、铁沙掌,等等各种拳法。”

听到萧摇说的各种拳法,四人的眼睛更是亮了亮,问道,“真的?”

萧摇气势大开,很严肃的回答,“当然是真的。”

萧摇一身天蓝色校服,站在四个人高马壮的人跟前,那是个娇小玲珑啊,可是即使这样的,她的强悍气势更甚四人,除了四人毫无知觉,其他人他都发现了。

“啊,那萧摇真的要教他们各种拳法吗?”慕容心突然大叫道,随后好像发现自已不妥似的,又小声却又能让人听见的声音继续说道,“这样也好,萧摇也不用吃太多的苦头。”

慕容心这话说的很有意思。她的这话,是说为了能让萧摇教他们各种拳法,而对萧摇手下留情,侧面的意思,是萧摇利用中夏国的武功保命。

只不过萧摇这种行为无疑会激怒全校师生的愤慨。

既然知道输,为何要这么大张旗鼓的让四国的人一起参加比斗,还要让四国的师生一个不漏的坐在台下看着她出丑。

萧摇出丑,就代表着学校出丑,让其他国家光明正在的嘲笑高英学校。而这一切都是萧摇惹出来的。

萧摇的这种行为无疑是一种叛国卖国的行为。到时,别说学校不会放过她,更有可能会受到全中夏国人的指责。

慕容心的这一句话,引申出来的就是这种含义。她就是要等着萧摇千夫所指,最好指到那个人不要她为止。

呵呵,这当然是在萧摇比武输了的情况下。

只是,萧摇会输吗?

慕容的心的话一出,很多师生就微皱了一下眉头。有的人皱眉确实是对萧摇这样痛快的答应那四个人很不满。有人皱眉则是对慕容心这种灭自已威风,长他人志气的话,很是不满。她这话不就是认定萧摇必输无疑么。

“慕容心,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丰成越很是悦的质问道,“比赛还没有开始呢,你就这么笃定萧摇会输?”

慕容心忙装作害怕的摇了摇头,道,“没有,没有。我当然是希望萧摇赢的。我只是,我只是想的是,万一萧摇输了呢,真得要把中夏国的国粹教给外国人啊?”

“闭嘴,我告诉你,萧摇是不会输的!”丰成越对慕容心越发不满的吼道。

“都闭嘴!”有老师出面喝道,“你们这是要让外人看笑话不成?都安静的看着。”

其实他这话更多的是指责慕容心。谁都希望萧摇赢,可这人一开口就说萧摇输。萧摇微微打开一点气势,冷声的说道,“不用再浪费时间了。四个一起上。”

四人听到萧摇这样一说,也没有再决定Brook上了。四人一起,速战速飞决,快就把这自不量力的丑丫头教训一顿,他们也早点学到中夏国的各种拳法。

五人的比斗正式开始。

高英学校所有的师生都严肃又紧张的等待着结果。他们只以寄希望于萧摇把这些人都打倒,好给那些此刻躺在医院的人报仇。

然而,让所有人没有预料到的是,本以为会是个很漫长的打斗时间,可却是十分钟不到,只是9分30秒。

这太妈的坑爹了!

他们紧张惊慌的心情还没有过呢,比斗却已经结束。

看着痛苦躺在地上的四个人,萧摇好心情的冷厉对着四人说道,“中夏国有两句俗语,一是叫睚眦必报,以血还血;二是报应不是不报,只是时辰未到。而你们现在的结果,就是以血还血,报应时辰以到因果。”

说完,萧摇就再次踢了踢四个不能动弹的人,然后很是潇洒的就离开了体育馆,赶往医院去了。

等所有人反应过来时,高英学校的师生则是太激动太兴奋了,相反,四国的人则气的脸色都成了猪肝色,脸上的表情却是明显一副不可置信。

事情回顾到十分钟前。

本是四个人动手的,可是在动手的瞬间,宫田本一却如傻了一般,睁大眼睛直愣的看着其他三个和萧摇交手。

萧摇动作很是迅速的对付那些人了。

边打边念叨着,“这是咏春拳,是中夏国用于正当防卫、合法使用武力的拳术。”

“这是罗汉拳,它拳法注重步法灵活、出手快、狠、准……”

“这是铁沙掌看似刚强,实则柔韧。”

“这是……”

……

萧摇不是在比赛,还是在他们游戏似的。

萧摇左转右闪,再给你一拳,或在后面踹你一脚。不过,无论是一拳还是一脚,都有种他们撕心裂肺的感觉。

不到两三分钟,三人就没有就被打躺下了,快得让他们自已都觉得不可思议,始终不敢相信这一事实。但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两三分钟,还是萧摇跟他们玩玩的。

萧摇停下动作之后,居高临下看着三个说道,“我说过,我要为他们报仇,我要把你们伤害到他们身上的所有痛苦,让你们以十倍形式尝还。”

听到这话,不能动弹的三人,心里猛然抖了抖,想要避开萧摇,可是他们却根本就动不了。三个眼里惊惧很是明显,他们不觉得萧摇是在跟他们开玩笑。

Brook带着一丝颤抖恐惧想说话,却说出来,可是看口形萧摇却知道,他问,“你要干什么?我们是客人!”

萧摇没有搭理他,只是看向矣国的Aaron说道,“你算运气好。没有跟他们比赛,也没有做出凶狠毒辣之事。所以,我就放过你。”

然后萧摇再向着番国Bastien说道,“你跟关长云对打,没有分出胜负。但我知道,如果是你赢了,你肯定也不会放过关长云。所以,对不起了!”

台上,除了倭国人,其他三国似乎预感到不妙,他们质问着学校领导道,“她想干什么?”“啊!”凄厉的惨叫声。

所有人都能听见。

“啊!”这是所有人的震惊。

“不!”这是番国师生剧烈的阻止声。

只见萧摇一只脚踩在Bastien的脚踝上,让他们四人都能听清这“咔嚓”骨头断裂之声。

“我就废你一只脚,另一脚我给你保留着。”萧摇淡淡的说道。

萧摇再缓缓的走向米国的Brook,冷声的说道,“听说,你把我朋友张明明双手双脚都给废了,是吧?现在,我把你的双手又脚废了,如何?”

萧摇的话,听在Brook耳里,却犹如一个达官贵人问着奴隶,下油锅煮一煮吧这般可怕,如魔鬼般的催促之音,让他恐惧,让他害怕,让他毛骨悚然。

他想移动身子,他想呐喊着,只是他动不了,他喊不了,只能以哀求似的眼神看着萧摇,只是萧摇看着她淡淡的笑着,这样的笑容落Brook的眼里,更像是魔鬼的微笑。

他求救似的眼神看向宫田本一,因为现在只有他一个完全好损。然而,宫田本一却只是站在那,看也不看他。其实,不是宫田本一不看他,而他看不到他的眼神啊。

Brook真是绝望了!

“不,Brook认输,我们认输。”台下的米国人惊惧的大喊着。

然后,却要奋力的冲上比赛场地,只是他们被高英的师生拦住了。

朱校长拦住愤怒的米国带队老师,很严肃的说道,“Davis,Brook本人并没有开口喊认输。按照之前你们前两天定下的比赛规则不是要本人喊输才可以吗?”把前两天他们所做所说的,现在都用在他们自已身上。

哈哈,萧摇回来就是好,让这些人自已吃憋。

Davis带着一丝严厉的说道,“朱校长,让那女孩住手。我们可是外国客人,伤了我们,你们怎么去给我校交代?”他的意思,就是必须放人,不然,他们学校可是要把责任追究下来的。

去你的交代,你们把我们的学生都毁了都还不交代。现在要我们交代,做梦吧。朱校长心里嘀咕道。

只是他脸上很是严肃的反驳说道,“Davis,比赛有输有赢,你们赢了,我们无话可说,现在既然是我们要赢,我们又为何要对你们交代。”

Davis说不过朱校长,就只能带着一般人想冲上台去,高英师生极力的拦着。

萧摇站在Brook旁边,淡淡的看了一眼台下吵闹之人,很是冷厉的说道,“你们放开,让他们来,”

萧摇这么一说,所有人又一次傻愣了一会,不明白萧摇是什么意思。

“只是只要冲上台的人,就表示要参赛。”

这下,高英师生彻底放手了。爱去不去,他们绝不会拦着,除非他们也想要跟萧摇比试一番。萧摇的身手,他们根本就没有看清楚,可这些人就倒下了,由此可见,萧摇的武力直多高。

四国的师生也是傻眼了,他们冲上台,就表示参赛?

理解了这意思之后,就再没有一个人敢上台去,要把Brook他们给带走了。他们又不傻,他们顶尖的武者都被这女孩三两个给打到了,他们的武力值可是比他们顶尖武者相差不知有多远,冲上去也就只有被打的份,甚至有可能也人落到被踩断脚踝的下场。

四国的人安静的坐在位置上了,低着头,不敢再望向台上。

Brook本在国人要冲上来救他的那一刹那,是充满希望的,然而却因为萧摇一句上台即参赛,就漠视着不理他生死的国人,心里也是彻底绝望了。

Brook无声的看着萧摇,有哀求、有懊悔同时也有愤怒。

萧摇冷眼的看着Brook的表情,说道,“当初我的老师们,我的同学们都哀求着求着你们放过他们,可你们是怎么做的,一边封住他的嘴,一边嚣张的叫着,他还没有求饶。如今,我并没有封住你的嘴,而你也还没有求饶,那对不住了!”

“啊!”

“啊!”

Brook一声声的惨叫声彻底响在整个体育馆,传进了第一个人的耳朵。

胆小的根本就不敢看也不敢听。

“不,不,停下,停下!”Davis等一些人一直在台上叫着,可却始终没有一个上台阻止。

“停下,快停下!”

……

萧摇把Brook的双手双脚及9个手指头(一个已经被萧摇截断了),十个脚趾头,都踩碎了,完全没有恢复的可能,他彻彻底底的成了一个废人。

这就是萧摇给Brook想要打残张明明双脚双脚的十倍报复。

此时的Brook已经痛晕了过去。

萧摇再缓缓的走向四人当中,从开始动了一下手,之后一直站在旁边的宫田本一。

萧摇看着他嘲弄的说道,“宫田本一,其他人都被我打趴了,你怎么当起逃兵来了?是知道打不过我吗?”

宫田本一从一开始的震惊,再到恐惧,到最后的惊恐万分。

他也不知道什么什么打着打着,他突然就动不了,还说不了话,只能站在旁边看着,可是在别人的眼中,他就是看着萧摇厉害,他不敢上前再打而已,这就是逃兵。再倭国,逃兵的惩罚可是十分的严厉,切腹那可是轻的了。

宫田本一站在一旁不能动,也不能说。当然是萧摇的杰作了。萧摇看准宫田本一所站的位置,就神不知鬼不觉得点了他的不动穴及哑穴。

萧摇就是要他亲眼看着她是如何把其他三个给打下的,她又是如何给报复回去。

结果很令萧摇满意。

看着如魔鬼般走近的萧摇,他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他惊恐的喊着,“我没有。我们倭国人不屑于做逃兵。”他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已可以动,可以说了。

“哦,这么说来,现在就剩下我们俩个单独对打了吧。”萧摇冷声的说道。

“我,我,”宫田本一本想说,我不打了,我认输,不过似乎想到什么,他应答,“那是当然。”随后,宫田本一就先发制人的动手击向萧摇,目标是萧摇双眼。

萧摇很是轻巧的避过,然后再两三招内就把宫田本一踩在了脚下。

“这,这,这不可能?”宫田本一眼里满是不可置信,“我明明,”

“你明明怎么样?”萧摇摊开右手的,手心时赫然有一个指甲盖大小的装有透明色液体的瓶子。

萧摇拿起来,找到开关,里面的液体就以喷雾状喷出来。

萧摇玩过之后,带着犀利的语气说道,“你明明喷过了,为什么会没有效是不是?”

宫田本一在萧摇拿出这小东西时,眼里的恐惧及害怕是显而易见的。他真没有想到这东西,竟然会落到萧摇的手里。

他一想到Brook的一场,他就仿佛看到了自已的下场,他想喊认输,因为只有亲自喊认输了,萧摇就不能对他怎么样。

可是,为什么他张开嘴,怎么喊也喊不出来?

萧摇似乎知道他心中所想,低下头,对着他耳边轻声的说道,“你别废力气了,你想认输,也要看我答应不答应。我说了,你是怎么对待我的朋友,我呆会可是要十倍还给你,你好好享受这美妙的一刻吧!”

然后又拿出那个小液体,大声的说道,“上官飞之所以会输,你是用这个液体对付他的吧。你只要一把这个液体喷在上官飞的脸上,他的脑袋就会玄晕,而你也就趁玄晕的一刻把他打败的,是吧?!”

“什么?”

国人全部愤怒了,怒火冲天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宫田本一。

如果真是他们技不如人,他们也就认了,可是现在却告诉他们,宫田本一是用了卑鄙手段把上官飞打败的。

真是不可饶恕!

看到宫田本一眼里惊慌,萧摇满意的继续说道,“你本想也拿它对付我,只可惜,它对我不起作用,所以,你现在既然被我打败了,”

说完,萧摇的表情就很冷,用着所有人能听见的音量说道,“那么,我现在开始报仇!”

“不,不,停下,停下!”

倭国老师及学生呐喊着想要阻止萧摇的行为。

“我们认输,我们认输!”

这些人只是在台下大喊着,似乎记着萧摇的话,都不敢上台阻拦。

萧摇一只脚慢慢抬起来来,然后放在了他的脚趾上,再一用力,“咔嚓”一声,清脆这声。

“啊!”

凄厉痛苦的叫喊声。

萧摇像是玩上引了,一点一点来踩,清脆的声音,一声一声的回荡在这体育馆里。

别说外国人,就是本校师生也觉得萧摇似乎有点残忍了。想要阻止,可是却是害怕,不敢。这些人也不想想,萧摇残忍吗?如果不是宫田本一他们先开了头,萧摇会这些报复他们吗?

宫田本一几次想要晕睡过去,然而似乎有一种力量,一直阻止他,不让他晕睡。

他只能一声声痛苦的哀嚎着,可是只要他一想喊认输,想要结束这撕心裂肺的痛苦,喉咙里就发不出声间。也只有在再痛时,发出一声啊啊的惨叫声。

萧摇终于踩完了他的四肢,外加二十个指头,萧摇的脚慢慢抬到了他的肚子上,然后,“咔”的一声,脊椎骨断了,萧摇逐渐往上移,往上踩。直到神经骨。

这一脚下去,宫田本一,除了脑袋里的骨头,从颈脖子以下的骨头都是碎了,而且都是碎片,根本就是医治不好的那种。

只是,宫田本一还活着,能思考,能说话,可全身却软着瘫着了。

很多人都惊惧的看着这一幕,此刻的萧摇在他们的眼中就是一个复仇的魔鬼。她不把他杀死,却要他们遭受最大的痛苦。

现在所有人终于明白,为什么萧摇要让四国的师生全部到齐,就是要这些人亲眼看着她是如何用十部给报复回去的。

让他们害怕,让他们恐惧,让他们记住这一刻,更是让他们记住中夏国的人不可欺!

萧摇的行为动作,吓得很多人瑟瑟发抖,尤其是那些曾经得罪过萧摇的人,比如之前辱骂萧摇吴美莲,她现在才知道,那时萧摇给她的警告是多么轻的惩罚。比如慕容心,她吓得都说不出话来了,她三番两次的不自量力的挑衅萧摇,就怕萧摇一个报复回来,她的全身骨头也都断了。

“咔”,宫田本一最后一处的骨头被萧摇踩断。

“啊!”

------题外话------

本是18点上传的,可是越写越多,结果就晚上传了!

明天还是17点到18点间,如果18点没有看到新章,就表示,又加字了,可能随上传!

求五星或经典必读评价票!

谢谢以下亲们的支持:

wail1314月票,li李燕梅的钻石及票票,1776978957月票,咯咯咯79月票,18235406714催更票!

谢谢以上亲们的支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