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三八五:暗中操纵的人

悲痛欲绝的凤茹筠几乎是泣不成声,特别是在她二十年之后再次和权龙相见,往事的一幕幕都浮现在脑海中。

族人被斩于刀下,甚至是家破人亡的事实,可根本都及不上他身边的那个女人,当初对她说过的每一句话来的更加刺痛内心。

当年她是光鲜亮丽的凤家嫡女,其实如果不是知道他真正的用心的话,也许她真的会将凤家宝藏的事情告诉给他。

可惜,一切不过是他利用自己的借口罢了!

甚至,她在过早的交出自己的真心之后,才明白她有多么傻,多么天真!

彼时,权龙神情晦涩的看着凤茹筠不停摇头呢喃的模样,心里也一抽一抽的疼,特别是他的目光在看到苏苓紧绷的俏脸时,更是情不自禁的想走向她们母女!

“筠儿,你听朕……”

“权龙,你什么都不用说!什么都别说,苓儿不是你的女儿,她不是!”此时,凤茹筠似乎才想起来否认苏苓和权龙的关系,而为时过晚的一切,却让权龙暗暗叹息,噙满深沉悲痛的眸子,似是闪过轻嘲,道:“筠儿,你现在否认不会太晚了嘛?!你以为朕若是没有足够的证据,会这么轻易的将苓丫头也接进宫?”

权龙说着便从自己的龙袍袖管中拿出一叠厚厚的宣纸,而当权龙看着苏苓并随手将宣纸递给她的时候,乍一看到上面的内容,始终不语的苏苓脸色更加难看了几分。

这字迹,虽然有些陌生,但是细细看去,苏苓还是感觉到几分的熟悉!因为在每一笔每一划处所呈现出的锋利,不正是和之前模仿她字迹的那张信笺相当的相似嘛?!

五年了,她以为她足够强大,但还是没想到,似乎娘亲和权龙的这段往事,又将她推向了另一个深渊!

到底是谁在背后操控这一切,甚至不惜将残忍的过往再次鲜血淋漓的置于娘亲眼前!

诚然,这厚厚的宣纸上面,从第一张开始,所写的便是关于二十年前所发生的每一件事,甚至连娘亲如何假死逃脱权龙的眼线,而后又是如何伪造了凤茹筠的身份嫁给了苏宝生,几乎每一件事都极尽可能的详细!

就仿佛历史重现一样,让苏苓的心里愈发久久难平!

这背后的人,她有一种是熟人的感觉!

若非是她身边的熟人,别人是不可能会知道珍珠岛的存在的,而且很明显这人的目的一定不仅仅是单纯的想要撮合娘亲和权龙。

毕竟如果她娘亲的身份真实现于天下的话,那么必定是一场血腥的厮杀争夺!

这……

“苓丫头,你能原谅朕这几年对你们母女的忽略吗?过往的事,朕真的不知道,也许这里面确实有误会,但是过去的朕也不想再提,只希望你们母女能够给朕一个补偿你们的机会!好不好?”

权龙的语气是尽可能的卑微着,而他在对着苏苓说话之际,眼眸也不时的看着面色仍旧有些倔强的凤茹筠!

“不必了!苓儿,我想回去!”这么多年鲜少会在人前露面的凤茹筠,此时她对权龙的排斥也是显而易见。

而苏苓闻言,看着权龙的表情不变,只不过凤眸内也闪过某种说不出的复杂锋芒。

其实,在她的心里,对于权龙真的没有太多的感觉,毕竟她本身就不是真的齐楚苏苓,其次也许是出于血缘关系,所以在她看见权龙或者是权佑擎时,的确曾产生过熟悉的感觉。

可,若是她这么盲目的就答应了权龙的请求,那齐楚国丞相府里那位一直伤心欲绝的老人又该怎么办?!

在这个世界里,率先给她充分父爱的男人,始终都是苏宝生不是嘛!

即便这几年娘亲从未要求过回到丞相府,但哪怕无关乎情爱,这将近二十年的守护,也并非是件容易的事!

而且,苏苓心里明白,苏宝生对娘亲的爱意,恐怕一点都不必权龙少!

虽然这位帝王亲口承认,凤茹筠是他一生中最爱的女人,虽然他一直对她念念不忘,可一代帝王的真心,要分给多少后宫的女人一起占有?!

更别说在苏苓看来,凤茹筠是绝对不适合宫廷生活的!

她过于温婉的性子,在那个不见硝烟的后宫里,恐怕不等她站稳脚跟,就已经被人陷害的尸骨无存了!

“好,那我们就回去!”

苏苓扶着有些站立不稳的凤茹筠,听着她如此悲戚的口吻,心里也十分难过。

眼下,也绝对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时机!

所以,当苏苓决定先带着凤茹筠离开时,她便看着权龙,以眼眸会意了一瞬,虽然不知道他是否能够明白自己的意思,但她也不想再多说什么。

待苏苓搀扶着凤茹筠走向东宫殿门时,权龙看着她们母女的身影幽幽叹息,而始终抱着五月不曾离开过的凰胤尘,此刻也静默的陪着她们二人缓步走出。

就连平时习惯了嬉笑打闹的五月,都是抿着小嘴,眼神不停的在苏苓和凤茹筠以及权龙身上徘徊!

皇爷爷……难不成是她的外公?!

在苏苓等人悄然离开东宫之后,久久站立在殿宇内不曾动身的权龙,面色更加晦暗,甚至于在他骤然想到一些事情后,眉宇间闪过的戾气也是尤为明显。

“陛下……”

在门外静候多时的卓文,等了良久也不见权龙出来,情急之下他便匆忙走了进来,一看到权龙伫立在原地的落寞身影,也令他不禁唏嘘!

造物弄人,往事成殇啊!

“你去派人找一找太子的下落,找到他就立刻带回来!不要让他做傻事!”

权龙在卓文的呼唤声中很快就回神,而后他看着卓文,低语了一句。心里对权佑擎的愧疚感更加让他的剑眉紧紧蹙拢!

“老奴遵旨!”

权龙回身将桌案上的画卷仔细的卷起来并递给了卓文,随即他语气骤冷,道:“一切照旧吧!朕去一趟椒房殿!”

“陛下!”卓文刚刚从权龙的手中接过画卷,眨眼间就看到权龙一身怒气的往门外走下,心下有些焦急,不由得在他身后呼唤了一声,而后低声劝慰:“陛下,莫要冲动,皇后娘娘那边……”

“你不必多说,朕自有分寸!”

话落,权龙的身影便疾步离去,徒留卓文怔愣在原地,不胜唏嘘。

*

从皇宫内一路带着凤茹筠回到坐落于京城繁华地带的民宅后,甫一府内,凤茹筠便挣脱开苏苓的搀扶,随后走进第一间厢房,转身就将房门紧闭,一个人在里面低声呜咽着。

这回府的路上,一行人谁都没有说话,其实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此时,苏苓就是忽然感觉,这个东西好像真的很神奇!

而纵观她和凤茹筠如今的命运,又是何等的相似!

只不过,她可能更加幸运一些,至少凰胤尘如今还在她身边,不管她是否再次接纳他,那是哪种从心底生出的满足感,她想忽略也是不可能的!

“娘,外婆她在哭吗?”

身在凰胤尘怀里的五月,此时看着紧闭的厢房门扉,细细聆听后便低声对着身边的苏苓询问了一句。

而她小脸上一片纠结的神色,大大的眼睛里也似是盛满了惊恐。

猝然在始终沉默的气氛中听见五月的询问,苏苓这才猛然一惊,侧目看着凰胤尘怀里的五月,见她的小脸也不似之前那么开怀,不禁有些心疼的将她抱了过来,搂着她软绵绵的小身子,苏苓轻轻吐出一口浊气后,说道:“外婆只是伤心,给她一些时间,也不要去打扰她,相信很快就会过去的!”

这话,其实在说给五月的同时,苏苓也不否认其实她也有一定程度催眠自己的嫌疑!如果事情真的能过去的话,近二十年的时间,难道还不够吗?!

也许是因为凤茹筠的突然出现,惊动了不少人,而此时的苏府之中,楚易和玉肃之等人都开始纷纷联系各个暗桩,毕竟凤茹筠的消息遭到泄露这一点,就足以让他们所有人都警觉,看来暗中还有人在谋划着什么。

而苏苓和凰胤尘的关系,在彼此日夜相对的时间中,也同样在发生着变化。

只不过,当这一天的夜幕即将降临之际,苏府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