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101 出事

“我没有错。”薛思琪跳起来瞪着薛镇扬,“姐夫有什么,当年不过比孙继慎多了一个功名而已,家世不显,身无长物,您都能同意,为什么就不能同意孙继慎,他年纪这么小就是举人了,将来您怎知他前程就比姐夫差,您就是偏心!”

啪!

薛镇扬手一甩,照着薛思琪的脸就抽了一巴掌,他气的白了脸,指着薛思琪道:“你这个蠢货,闭嘴,你给我闭嘴!”说完,竟眼前一阵阵发黑,砰的一声跌坐在炕头上。

“老爷!”方氏吓的忙扶住薛镇扬,守在外头的陆妈妈也急的掀了帘子进来,“老爷,老爷!”又对方氏道,“太太,我去请大夫来。”

薛镇扬自从上一次在祭台晕了跌倒过一次后,身体就差了许多,方氏心慌意乱的点和头,眼泪簌簌的落!

薛思琪捂着脸连哭都忘记了,想上去可又不敢。

“我没事。”薛镇扬拉住了陆妈妈,声音干哑的道,“给我倒杯茶来。”

陆妈妈没头没脑的点着头,慌慌张张的在桌子上倒了杯茶来端给方氏,方氏喂着薛镇扬喝了半盅的茶,才看到他脸色一点点的恢复了一些,她气的发颤又吓的心里砰砰的跳,失望的看着薛思琪道:“跪下!”

薛思琪无声的落着眼泪,跪在了地上,可还是咬着唇,满脸的倔强。

“琪儿。”方氏看着薛思琪,“你老实告诉我们,你和孙继慎是不是早就认识了?”

薛思琪垂着头没有承认,可也没有否认!

方氏气了个倒仰,闭着了眼睛,手指尖都在打颤,薛镇扬闻言就将手里的杯子丢出去,一下子就砸在薛思琪的额头上,力道很大,她额头上顿时红肿了起来,薛思琪啊的一声捂着头跌坐在地上,愤恨不甘的看着薛镇扬。

“滚,你现在就给我滚,你不要脸我们还要脸!”薛镇扬指着薛思琪,“你去外头看看,有哪家的小姐像你这样没脸没皮的,你这样算什么,你知道不知道羞耻,女戒女德都白学了?”

薛思琪呜呜的哭起来,捂着额头她露出两只滚圆的眼睛:“我怎么不知羞耻,我们发乎情止乎礼,又没有害人害己的事情,我怎么就不知羞耻了,有您这样说自己女儿的吗。”又道,“您要是不愿与,就一根绳子把我吊死吧,我不想活了。”话落,哭声的撕心裂肺的。

陆妈妈叹了口气,无声的退了出去,将门关上,她将一院子的丫头婆子赶出去,亲自守在门口,里头,就听到薛镇扬叱道:“你还有脸说自己发乎情止乎礼,你懂不懂这是什么意思!”说完,站起来抬脚就要踹。

生了个不争气的蠢货,她要死他就成全她!

“老爷。”方氏一把抱住薛镇扬,她也气,可是薛镇扬怒在心头这一脚下去薛思琪哪还有命活,自己生的养的再怎么不争气,可那还是自己的孩子,“老爷,让妾身劝劝她,您别生气!”

薛镇扬收了脚,哼的一声坐了下来。

方氏红着眼睛恨铁不成钢的对薛思琪道:“你口口声声说孙继慎和你姐夫不论家世还是外貌,都是旗鼓相当不比你姐夫差!可是你姐夫和孙继慎一样偷偷和你姐姐见面了吗,你姐姐偷偷和你姐姐商量婚事了吗,他们私相授受了吗。琪儿,你这是被猪油蒙了心啊,这样的人男子,今天能和你这样,明天他也会和别人如此,你考虑过没有,你若是嫁过去,你能受得住吗?”又道,“你看你姐夫,他是如何对你姐姐的,你父亲看重他,不是因为他将来前程似锦,哪怕他现在辞官回乡了,我们也相信他能照顾好你姐姐,就算是吃苦那也定是他担当着。你父亲看重他只因为一点,那就是他为人老实稳重,这样的人无论将来是仕途上还是在家庭里,那都是可靠的!”

“娘。”薛思琪辩道,“孙继慎是有点不稳重,可他年纪还小,再过两年等他经历多些,再稳重些就肯定会好的!”

薛镇扬又拍了桌子,喝方氏道:“你和她说这些做什么,她能听得懂吗!”话落,又对薛思琪道,“你现在立刻给我滚去祠堂,没有我发话你若敢出来,我立刻打断你的腿!”

薛思琪气的嘴唇发紫,腾的一下爬起来:“跪就跪,你就把我跪死了好了,你有大哥,有大姐,正好多我和三哥,我们从小你就不待见我们,你巴不得我现在就死了才好,你就眼前清净了,就没人给你丢脸了!”话落,啪的一声推开门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陆妈妈提了灯笼跟了出去,怕薛思琪一怒之下做傻事。

“明天你就找人牙子来,把她屋里的服侍的一个不留全部卖了。”薛镇扬气的没了力气,方氏应着扶着他道,“老爷息怒,琪儿的性子您也知道,她什么都不懂,撅起来跟头牛似的,等她缓了这个劲儿我再劝劝她,您别生气了,犯不着气着自己的身子。”

“你这个蠢妇!”薛镇扬喝道,“现在是劝不劝她的事情吗,难不成你还想等她改了心思,瞧不上孙继慎再和别人做出这等事情来?这一次断不能饶了她,若不然将来你连后悔都没有机会。”

方氏心里有愧,垂了头任由薛镇扬骂,薛镇扬也实在懒得说,摆着手道:“你自己歇着吧,我今晚去外院。”晃悠悠的站起来,又警告方氏,“不准给她送吃喝,若我晓得了,连你一起罚!”

方氏胡乱的点着头担忧的扶着薛镇扬:“您不是头晕吗,还是别去书房了,今晚妾身就歇在暖阁,老爷去卧室休息吧。”

每次一犯错她承认错误的很快,把自己的位置也摆的很低,薛镇扬不由想到了第一次在临安见到她时的样子,远远的跟在方明晖身后,垂着头非常的乖巧,一双眼睛黑白分明清澈的如溪水一般,那时他就知道,方明莲不是个聪明的,但绝对是个单纯善良的。

人有的时候要取舍,你想要个什么样的人,就得舍弃别的,薛镇扬叹了口气,一瞬间就有些老态龙钟的样子:“歇着吧!”就出了暖阁。

薛镇扬进了卧室,方氏忙含着春柳春杏几个人去服侍,陆妈妈也从外头回来,关了暖阁的门低声道:“二小姐没事,在祠堂跪着呢,不过一直哭着……这晚上很凉,这么跪着肯定要生病的。”

方氏心疼不已,想了想咬牙道:“不管她了,死不了的!”就不准陆妈妈再说。

陆妈妈叹了口气,没想道二小姐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太太。”陆妈妈扶着方氏坐下,给她倒茶,才低声道,“孙家的婚事您若是回了,也得想好了对策,若是那孙继慎或是孙夫人一口咬住二小姐不放怎么办。若是要和咱们撕破脸,到时候将二小姐的事情说出去……咱们可要防着这些才行。”

“你说的没错。”可方氏心里就跟没了主心骨一样,乱糟糟的,什么也想不出来,拉着陆妈妈道,“你去把幼清喊过来!”

陆妈妈听着点头,立刻转身就去青岚苑。

两个人都没有去想,幼清是薛思琪的妹妹,这种事她一个未出阁的小姑娘,怎么好问她的意思。

过了一会儿幼清和陆妈妈一起来了,她套了件半旧的川花褙子,头发随意挽了个纂儿,可见之前她已经歇下了,方氏见到她立刻就道:“幼清,你来了就好。”

在路上,陆妈妈已经和幼清把事情大概说了一遍,如今见方氏脸色难看,她心里也不好过,握着方氏的手安慰道:“事情还没有坏到那个地步,您不要太着急。”

“我不能不着急啊。”方氏叹气道,“琪儿那边犯了倔,你姑父气的长点晕过去,陆妈妈方才又说孙家说不定还会耍无赖,这件事……”她茫然无措,却又着急上火,“我真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孙家那边不敢做什么,莫说孙茂愿意不愿意得罪姑父,就说孙公子,他春闱在即,若是将这种事情说出来,对他根本没有好处,他还不至于傻到把自己搭进去。”幼清声音又轻又缓,“如今要担心的还是二姐,她铁了心的认定了孙公子,我们要让她打消了这个念头。若是……”她说着一顿,心里没什么把握,薛思琪和孙继慎走到哪一步了,有没有可能已经……她不好说,只得道,“若非嫁不可,也要在这之前把孙公子压的死死的,将来他也不能拿这件事瞧轻二姐,就算婚后再浑,也有个顾忌。”父母和儿女扭力,通常最后胜的还是儿女,毕竟是自己亲生的,不是那歹毒的人谁舍得真的将儿女置之死地。

前一世,姑父也打也骂了,薛思琪去掉了半条命,可是最后还是如愿嫁给了孙继慎,可见最后姑父虽是一副不想管的态度,但也是他的退步啊。

方氏心也随着幼清的话定下来,却又被她话里的意思再次提起来,陆妈妈也变了脸色,她没有想到这一层,二小姐不会真的和孙公子做……做了那种事吧。

“您别怕。”幼清见方氏白了脸色,手不停的发着颤,她低声道,“她们平日见面也没有多少机会,应该是我多想了。您若是不放心,可以让陆妈妈去套一套二姐的话,这会儿她正在气头上还想不了多少,问她肯定能问出来。”若是等明儿她冷静下来,说不定就能用这件事来威胁父母了……

“我,我这就去问问。”陆妈妈惴惴不安出了门,方氏紧紧攥着幼清的手,气的不得了,“你大哥和你大姐那么懂事,我怎么就生了她这么一个傻丫头,就算是你三哥再胡闹,可也是有分寸啊!”

幼清叹了口气,轻声道:“二姐是一时糊涂,您别生气了,她一定会明白您和姑父的一片苦心的。”

方氏摇着头说不出话来。

过了一会儿陆妈妈快步走了进来,反身关了门她长长的松了口气,和方氏、幼清道:“二小姐话里话外的意思,应该是没有到那个份上!”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那这件事就相对简单多了,只要稳住薛思琪就好了。

“怎么能让那丫头不这么倔呢。”方氏叹了口气,“关着,打着肯定是不行的。”她的女儿她了解。

幼清心里转了转,没有说话!

薛思琪在祠堂跪了一整夜,第二日一早薛镇扬去了朝堂,方氏让陆妈妈给她送了点水和吃食,薛思琪一副寻死的样子,粒米未进……薛老太太知道了,把方氏叫过去一通骂。

幼清见不得方氏哭,忍着怒去了祠堂,这里虽说是祠堂,但因为薛家的祖籍再泰和,这里也不过是个倒座改的,小小的两间打通了,地上铺着如镜面似的大理石,空荡荡的只有正对着门的祭台上摆着几十个牌位,四周静的没有一点声音,只有薛思琪孤零零的跪在正当中,她面前食盘里的东西丝毫未动。

“二姐。”幼清走了进去,轻轻在薛思琪身边蹲下来,薛思琪转过头来,幼清就看到她双眼肿的跟桃子似的,一双眼睛都睁不开,她一看到幼清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抱着她道,“我好害怕,这里晚上阴森森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幼清一下子就心软了,薛思琪真的只是个未长大的孩子,在她对男女之事懵懵懂懂的时候,就遇到了孙继慎,在她对婚姻最憧憬的时候,孙继慎毫不留情的将她的美梦击的粉碎,她绝望无助懊悔……所以才有了那样的心思吧。

幼清叹了口气,拿帕子给薛思琪擦着眼泪,低声道:“别哭了,再哭眼睛可就要瞎了。”

“父亲好狠心。”薛思琪抽噎不停,连话都说不清楚,幼清尽量放的轻柔些,“姑父再严厉,那还是为了你好。女人的婚事乃是一生的大事,嫁的好了这一生都能幸福太平,若嫁的不好,只会生不如死,所以父母在给儿女挑选夫婿时,都会谨慎的考量,没有别的原因,只盼着我们将来会过的幸福。”

“可也不能武断啊,日子还没有过,他们怎么知道我嫁给孙继慎将来一定不会幸福,他对我很好,不管我有什么事他都会放在心里,我说的话他也会记得清清楚楚!”薛思琪道,“这世上除了他没有人把我看的这么重要,我一定要嫁给她。”

“你说姑父是武断,那你呢,你是不是也只是臆想呢。”幼清听完薛思琪的话,柔声道,“我也不知道孙继慎是不是真的良配,但是我们有眼睛,我们可以各方面的去考量,也许你是对的,可那只是也许,可若是错的呢,你敢不敢拿自己的一生去赌?到时候你就没有退路,你说你有个可靠的娘家,可你想过没有,你若真的回家了,大哥大嫂对你再好,那也不是能陪着你一生的人,那么多个日日夜夜你要怎么办。还有,若有孩子了呢,孩子又怎么办,这些你都想过吗。”

“说来说去,你就是因为他和我私下见面,所以觉得他人品不好。”薛思琪哼了一声不再趴在幼清身上,“他不和我见面呢,我又怎么知道他的好,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却没有顺着幼清的话,说她能赌得起,或者说,她根本就不相信会有这一天。

幼清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又吐了出来,觉得自己的心头火熄了一些,她才开口道:“人品好不好,你看的不全,我也不了解,这样好不好,我们让人去打听,如果得到的结果真的和你说的一样,我帮着你一起劝姑父和姑母,若不是,那么这个事情你就不要再提了,安安心心的在家里,等着姑父和姑母给你选个好人家。”

“我!”薛思琪下意识的就要拒绝,想了想又觉得幼清说的还是有道理,她相信孙继慎很好,那她还怕什么,就道,“你去打听好了,我一言九鼎,绝不反悔!”

“那就一言为定。”幼清松了口气,又放了狠话,“将来你若是反悔了,让姑母伤心,我第一个不饶你!”

薛思琪哼了一声,没吱声。

幼清就出了祠堂回了智袖院,打算和方氏说这件事,刚到智袖院就看到周长贵家的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太太,太太!”还没进门,她声音发着颤的喊着方氏。

周妈妈做了几十年的下人,怎么走路,怎么说话,甚至怎么打盹都是一清二楚的,今天怎么会这样失态?!

“怎么了。”方氏已经如惊弓之鸟,“怎么了!”

周长贵家的朝方氏福了福,又朝幼清行了礼,语无伦次的回道:“祭……祭台塌了!”

“什么!”方氏就差跳了起来,“祭台塌了,怎么会塌了,老爷呢,老爷在哪里,没有受伤吧。”薛镇扬是工部派去的监工啊。

幼清心头也是一跳,祭台怎么会塌了,前一世九月初九祭台可是好好的完工了,圣上还在上头炼了七七四十九天的丹药,直到她死前祭台就是安安稳稳的杵在西苑的,怎么会塌的呢!

“老爷不知道,还是我当家的从街上回来听到的,现在外头都沸腾了,说的圣上遭了天谴,要降罪大周了!”

方氏摆着手:“这话不要乱说。”又道,“你让周总管赶紧派人去打听一下,老爷现在在哪里,人怎么样!”

周长贵家的点着头,幼清又吩咐道:“如果找不到大老爷,就去棋盘街那边打听,工部那么多人,若是大老爷出事肯定还有很多人也逃不脱的。若这些都行不通,就想办法去找姑爷,他一定知道的。”

“奴婢知道了。”周长贵家的才出了门。

幼清手脚冰凉,周妈妈说的话一般人根本不敢说,或者说,根本就不敢往这方面去想……可是,那街上疯传的话又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祭台的用的石料是西山挖过来的,每一块都是人工检查打磨成要用的形状,砌墙用的糯米,红糖底料都是内务府供的,为圣上办事,就算是贪点财可也不会谁有胆子在这里头做是手脚吧。

不对,幼清下意识的摇着头,不由想到了二皇子遇刺,皇陵被淹……紧接着祭台又塌了。

难道只是巧合吗。

幼清心里砰砰跳了起来,应该不会,应该不会!

“幼清!”方氏心力交瘁的握着幼清的手,“你……你姑父会不会有事。”

姑父是监工,若是要问罪,姑父首当其冲啊!

“姑母!”幼清苍白的安慰着方氏,“没事,姑父一定没事的!”

方氏听出幼清话里的意思,拉着幼清道:“要不要……派人去把你大表哥找不回来,若是……他不在,可怎么办啊!”

薛霭走了几天了,现在肯定已经上了船走了,而且去南京对他来说真的是一件千载难逢的机会,幼清凝眉道:“先不急,若姑父真的出事,再派人快马加鞭去将大表哥找回来。”

方氏点着头,脑子里嗡嗡的响,幼清扶着她往房里去,这边薛老太太的声音就隔着院墙传了进来:“什么祭台塌了?你派人去打听了没有,致远呢,致远怎么样!”

“娘!”方氏迎了过去,担忧的道,“已经派人去打听了,现在还什么消息都没有。”

薛老太太急的不得了:“你让人去找冬荣,让他去打听!”

薛镇世能打听到什么,他连老娘和女儿都不管了,幼清腹诽了几句,就听到方氏道:“朝廷的事,二叔哪里能有什么办法,您先别急,等周总管回来再说。”

薛老太太皱着眉,心里火烧火燎的,几个人就这么直挺挺的站在院子里,连走路小腿肚子都打转。

若真要降罪,不说满门抄斩,薛镇扬是活不成了!

不知等了多久,周长贵一边抹着汗,一边急匆匆的赶了进来,他也站不稳,扶着院门语无伦次的道:“……老爷……老爷被抓了!”

薛老太太和方氏一前一后栽在了地上。

------题外话------

周末愉快!忘记要月票了,赶紧投哈,虽然差距有点大。哈哈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