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68 初遇,就是久别重逢

她这才明白,这其中的诡异之处!

原来她所在的那片虚无空间,的确不是普通的小空间,而是时空交错的一个地方!

说那里是虚无的,但是那里的事情都是曾经真实发生过的,然而若说那里是真实的,她的存在,又算是什么呢?

原本正在虚无山之上,和司徒缠斗的她,却忽然来到了阿夜年少之时,所遭遇无尽痛苦的地方,并且亲眼目睹他曾经承受的折磨,并且最终尽自己所能,帮他逃了出去。

尽管为此,她此时筋脉尽碎,周身没有一处的骨骼完好。

虽然她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异样,甚至身上依然是那一身血红明烈的红袍,然而实际上,此时的她,已经是强弩之末。

她已经,连站起来,都成为了一种奢望。

身体之内的两股力量还在不断的相互厮杀,那紫金色的自然是天堂火,然而那银白色的,却是……

银魂鬼火。

或者说,是银魂鬼火分出的力量。

这一次,和之前她一脚踏上这虚无山时,遭遇的那一次完全不同。

那时候,尚且算是试探,那力量虽然灼热无比,看似强悍,实际上也不过是分化出的一缕极为细微的力量,甚至在还没有遇到天堂火的时候,就已经萌生了退意,而后被追缴,更是直接湮灭。

因为那根本不是真正的银魂鬼火。

而此时却是不同,她体内的那一股力量,她可以看到是银白色,光亮耀眼,流淌之时可以看到上面闪烁的银色光芒,几乎要晃花人的眼睛,带着天然的尊贵之意。

看起来,这才是,真正的银魂鬼火。

只是……

凤长悦眸色微闪。

而这一股力量,虽然强悍无比,但是却不是银魂鬼火的真身。而她方才做在的地方,那一片虚空,只怕……

才是真正的银魂鬼火!

这个想法也是刚刚才冒出来的,毕竟那里实在是太过诡异,可是正常人都不会想到,银魂鬼火这样的天降神火,竟然会幻化成那般模样!

可是,感受着体内两股力量的交锋,她心中却是越发的肯定。

别人或许无法感受出来,但是她不同。

她身体之内有着天堂火。

神火之尊。

没有任何神火,可以逃脱她的眼睛。

就算是幻化出了那样奇特的虚无空间,甚至算是时空错乱的缝隙,她依然可以感觉到,那唯独属于神火的独特吸引力。

是的,那片虚无空间,虽然隐藏的很好,但是却依然无法完全消除那熟悉的感觉。

所以她知道,在里面不能冒险,即便后来遍体鳞伤,也依然护他一路。

最后的时候,她的神识已经有些模糊,还是靠着天堂火的力量,强行将她带出来。

而此时,那银白色的力量,在和天堂火不断较量,而她的身体,也在不断经受着折磨。

她的身体已经完全无法动弹,只能抬头,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司徒。

虽然仰视,却依然气势凛然。

那湛黑的眼神,让司徒心中一跳,竟是莫名的生出一股不安。

“若他有事,你必将千倍偿还。”

“倾我全力。”

司徒豁然心中一颤,竟是忽然脊背发寒。

为那一双在黑暗的山洞之中,幽幽冥冥的眼神,也为那清丽容颜之上,冷冽睥睨的神情。

他心中忽然闪过一个想法,也许他,真的看清了这个少年。

“不过呈口舌之快。哼,你现在周身经脉尽断,即便身体之内有神火…。排位第十三的赤心之炎,和排位第十一的银魂鬼火,可不是一个等次!至于被你拉进去的那人,几乎毫无生还可能,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看在那药鼎以及那兽火的份上,我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现在说出你的身份,以及你来这里的目的,我就留给你一个全尸。”

司徒高高在上,仿佛施给的这两句话,是地上那红衣少年最后的希望。

他俯视着,那少年身材消瘦,面色苍白如鬼,全身动弹不得,呼吸弱的几乎没有,若非那双眼睛,只怕会被人看成是死人。

他强行压下心中那一丝不安和忐忑,看着她,已经志在必得。

“我是谁,你还没有资格知道。”

凤长悦闭上眼睛,似乎连多看一眼,都会脏了自己的眼睛。

“我也没有任何兴趣和你——一个被抛弃的弟子,讨论任何问题。”

这句话顿时像是惊雷,炸响在司徒的心中,让他整个人都忽然狂躁起来。

他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之极:“你胡说八道些什么!我才不是被抛弃的那个人!是他!是他!是我不要他了!一个不懂变通的迂腐至极的老家伙!哈哈!我怎么会被那样的人抛弃?他有那个资格吗!”

凤长悦不为所动,似乎连转头看他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呵……脸皮如此之厚,也算是涨了见识…。怎么?我之前说的那些话,你都不相信是吧?既然如此,你大可以现在就出去,想必这大沼泽也是困不住你的。你可以出去问问,看看有谁知道,苍离有你这样一个…。徒弟?”

她身体虚脱,伤势严重,此时声音也是虚弱至极,几乎听不清晰,然而那清清淡淡的嗓音落在空旷的山洞之中,却像是大石落下,一个一个砸在司徒的心上,让他有些呼吸不稳。

他眼里面还带着浓重的怀疑,但是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反而是上下打量着凤长悦,似乎想要辨别她的话的可信程度。

但是他什么都看不出来。

那少年脸色苍白无比,脸颊还沾染了血迹,看起来狼狈至极,但是周身的额气势却是分毫未损,周围是简陋暗黑的山洞,气氛僵硬冷凝,他却像是没事儿人一般,静静的躺在那里,脸上没有一分多余的神情。

这样淡定,实在是有些超乎他的预料。

这是在不像是一个二十岁的少年会有的沉着心态。

凤长悦闭着眼睛,精神却保持着超高的警惕,一旦有什么不测,立刻就会做出反应。

虽然此时她全身无法动弹,形同废人,但是好歹还有小白它们。

一旦找到机会,绝对要脱离这里!

然而表面看上去,她的神色平静的仿佛在安眠。

司徒心中,越发的怀疑。

他虽然面上坚定,实则心中对于凤长悦的话,早已经信了五六分。

按着他对于苍离的了解,当年那件事之后,他做出这样的选择,其实也不奇怪。

只是他一直想着,毕竟曾经师徒一场,而且他做的事情,也不过是……

他以为苍离就算不同意,但是也不会过于反对。

谁知,在知道了所有的事情之后,他居然选择了和他断绝关系!

他当时以为,那不过是说说,毕竟他是他几十年间,唯一的徒弟。

更何况,他从小被苍离养在身边,早已经情同父子。

苍离怎么会真的做出那么绝情的事情来?

他没有理会,当年毅然决然离开,进入大沼泽,而后就和外界断了联系。再后来,在虚无山之中苦熬几年,终于得见天日。

他还未来得及庆祝,就被这少年将所有的事情搞砸。

而这其中,关于苍离的行为,更是完全出乎意料。

他的第一个反应,是惊愕,是不可置信,等反应过来,就是愤怒,是滔天的怒火。

他不相信会被这样彻底抛弃,然而心中却隐隐有种不安的预感,似乎知道那最后的结局,必定是自己不想要看见的。

最后,他只将这些,归咎于是苍离太过迂腐,竟然因为那些小问题就彻底否定了他。

“那你手上的药鼎,以及那兽火,是怎么来的!?这是他才有的东西,你…。”

“既然你知道这东西是他的,那么,自然是他送的。”

凤长悦打断他的话。

然而司徒却是不肯接受。

别人不知道,他却是无比清楚那两样东西,对苍离而言意味着什么。

那药鼎是他从很久之前,就呆在身边的,是他用的最顺手的药鼎,而那兽火,也是他好不容易从那九级魔兽那里取来的,虽然他自己有契约魔兽,也可以施展火焰,但是偶尔也会用这兽火。因为这兽火的威力也丝毫不弱。

当年,他求了很久,都没有得到。

而今,却在一个少年手上,他的神色,还那样不以为然!

这让司徒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笑话。

他心中越发的阴暗森冷,然而面色却逐渐恢复正常。

“既然你不说……那么,也没有什么必要问下去了…。在这里面,你可以好好的享受一番,被烈火灼烧,却无法动弹,痛苦不堪的滋味了…。”

司徒缓缓说道,声音逐渐变得有些轻。

“你一定,会喜欢这里的。”

他的身影,渐渐消失。

凤长悦静默的闭着眼睛。

当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人气,确信司徒已经彻底离开,她才忽然眉头一皱,身体一颤,口中顿时涌出大片血液。

顷刻间,便沾湿了她的衣衫。

那嫣红黏腻的血液低落,渗人她红色锦袍之中,迅速消失不见,只留下一片余渍,勾勒出消瘦的身躯,隐约可见。

她的脸色也一瞬间变得灰白,似乎被掏空了所有的精力。

小白早就已经知道不对,想要出来看看她,却因为凤长悦的坚持,一直隐忍,直到此时,确定那司徒已经离开,才快速的从金色手镯之中跑出来,浮在她面前仔细的查看着她身体的状况。

这一看,它刚刚收起来的眼泪,顿时再度涌出,乌溜溜的眼睛,顷刻间变得通红。

“主人——”

它手忙脚乱,满脸惊慌,虽然知道此事应当快速帮她疗伤,然而看到她这样虚弱狼狈,几乎快要死去的样子,却是无比心疼,着急不已。

而同时,小彩娃娃也都出来,在看到她的样子的那一刻,面色都是大变。

小彩执拗的忍住,一双七彩的眼睛里面,带着强烈的愤怒和心疼,但是却一动不动,不敢上前,生怕碰到了她,让她更疼。

只是头顶的翎毛,在剧烈的颤抖,表达着它此时无尽悲痛心疼。

娃娃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幕,圆嘟嘟的小脸上早已经血色褪去,总是水汪汪的眼睛里,此时是真的蕴含了晶莹的泪珠,不断的落下。

小肩膀一抽一抽,却是不肯发出一点声音。

它怕她担心。

此时她的状况已经够糟糕了,它知道自己此时绝对不能添乱。

心里头像是被人用刀子一下下的切割一样,娃娃虽然只是灵宝之魂,但是原本就是因为凤长悦的召唤而出现,和凤长悦有着本能的亲近,而和凤长悦呆在一起这么久,也早已经侵染了她的精气和感情,此时看她疼,自然也是跟着难过。

凤长悦感受到三只的激烈情绪,强行忍下疼痛,睁开眼睛,将嘴角的血迹擦去,露出一个笑容:“我没事儿,不用担心。”

她虽然脸色惨白,脸上血迹狼狈,但是如同深潭般的眸子,却是一片沉静坚韧。

三只的情绪这才好了一些,但是也不免心疼。

她虽然坚韧顽强,却也不是铁打的。

这一路上,已经不知道见识过了多少次生死之难。

几乎每一次都遍体鳞伤。

小彩心中忽然万分痛恨自己为什么不能更早的到达她身边,自己在后山那么久,也不知她在那些时间里面,是否也像现在这般,艰难困苦,历经磨难。

但是转而想到,自己来了似乎也没有帮到什么忙,心中越发的郁卒,微微垂着脑袋,万分愧疚自责。

小白心中的愧疚,只会多,不会少。

它是她的契约魔兽,然而在方才那样的情况下,它却没有站出来为她而战,反而看着她受了那样的折磨。

眼睁睁,活生生。

“你们几个不必自责,刚才那样的情况,你们谁都无法出手,小彩和娃娃,更是连空间都出不来,又如何能够帮我?小白,我不让你出手,也是因为那里情况诡异。司徒虽然最后才出现,也不像是能够缔造出那虚无空间的人,但是却不能保证他没有特殊的手段,看到什么。”

“你的身份太过特殊,他背景神秘,你暂时最好不要暴露,否则,极有可能会引来更大的麻烦。”

这些小白都知道,然而,却不能消弱它心中无尽愧疚恼恨。

它低着脑袋,看不到神情。

凤长悦微微叹气:“小白,我还活着,不是吧吗?”

这已经足够。只要还活着,一切都有机会。

而如果当时,让小白出现,让司徒得知小白的存在,只怕他们要面临的,就不知是一个虚无空间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凤长悦不再说话,她相信小白这些都懂,只是现在过于激动,才无法平复,所以也不强求,只等着过一段时间,小白自己过了这个坎。

她看着小白,想要伸出手,却只感觉一阵剧痛从自己的胳膊之上传来,大脑之中也出现了短暂的空白,她闭了闭眼睛,眉间微蹙又很快舒展开来。

动作虽小,但是三只都感觉的清楚,立刻紧张的看向她,就连原本垂着脑袋的小白,也立刻抬头凑近,焦急的看着她:“主人……”

凤长悦惨白干裂的唇角微勾。

“无碍。天堂火正在修复身体,很快就好了。”

司徒以为她身体之内只有赤心之炎,所以才会那么放心,认为她必死无疑。

然而此时,在她体内流转的,是紫金色的天堂火!

就算是打死司徒都想不到,这世界上,竟然有这样的人,可以将三种神火融合在体内!

如果只有赤心之炎,这一次她可能真的躲不过去了,因为银魂鬼火虽然排位十一,实际上威力却是不弱,想要抗衡十分困难。

尤其是她此时身体几乎如同废物,想要逃出生天无异于痴人说梦。

然而,那都是如果。

那样的事情,永远不会发生。

身体之内那一股银白色的力量,正在试图朝着丹田而去,沿路挟带着强大的灼烧力量,如果是普通人,只怕此时已经成为了一团灰烬,然而在她体内,看似凶悍,实则没有很大的影响。

因为在身体之内的每一处,都已经覆盖了薄薄的一层紫金色火焰!

两股力量相互缠斗,竟是一路纠葛到了丹田之前!

那银白色的力量似乎觉察到了什么,竟是忽然减缓了速度,在丹田之前的位置停了下来。

紫金色火焰在周围虎视眈眈,却也随之停了下来,没有继续靠近。

短暂的安静之后,那银白的火焰,竟是忽然朝着反方向而去!

竟是要逃离!

来的容易,想走,却是没有那么简单!

凤长悦心念一动,天堂火便瞬间围堵上去!

银白色的力量顿时幻化成了一团雾气,分散开来!朝着四面八方飘去!

天堂火顷刻间也立即分开,形成一张巨大的网,将那力量困在中间!

力量相撞!彼此湮灭!

凤长悦眉头微微一皱,唇色越发的惨白,然而那幽深的眼神,却像是深潭古井,波澜不惊。

又像是壮阔大海,已经预料到了一切,稳稳当当!

咣!

一声浑厚如同钟鸣的声音,瞬间从体内传来!

竟是两股力量相撞,那白色雾气再度凝结,撞击发出的声音!

凤长悦只觉得心神一震,脑海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被狠狠敲击!

咣!

又是一声闷响!

她的头忽然剧烈的疼痛起来,像是有谁在拿着什么东西,在狠命的敲打她的头颅,想要从里面挖掘出什么东西来。

她想要捂住脑袋,然而骨头都碎裂,一点力气也没有,只得咬牙忍耐。

唇边的血迹,还有残余。

她的唇瓣忽然颤抖起来,眼睛也紧闭起来,像是在承受着无尽的痛苦,在努力的挣扎。

小白心中一惊!

眼底深处,豁然出现一道金色光芒!

下一刻,它周身竟是忽然笼罩了一层金色的光芒!

那是纯粹干净的金色,没有一点点的糅杂,看起来分外的尊贵圣洁。

它的身影也立刻被淹没在其中,连带着将凤长悦也包裹其中。

小彩和娃娃看着这一幕,都是愣住。

而后,才意识到,这是小白要用最后的手段了。

小彩双翅一震,飞到半空,警惕的看着周围,为他们护法。

虽然这里很是诡异,别人不太可能进来,但是它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这样了。

而娃娃则是呆在一旁,满心紧张,双全紧握。

它现在多想立刻冲出去杀了那个男人!但是娘亲现在的状态这样糟糕,它知道自己必须呆在这里,不给娘亲惹麻烦。

想要报仇,有的是机会。

若是再给它看到,它一定要将那个男人碎尸万段!

而此时的凤长悦,正在遭受冰火两重天的折磨。

尽管不是银魂鬼火的真身,但是所拥有的力量也不容小觑,尤其是,虽然是神火,但是银魂鬼火的力量,是极为冰寒的!

外面的温度十分灼热,但是最里面,却是彻骨寒凉!

而天堂火,是至纯至真的神火,有着最为炽热的力量!

这两者相遇,狠命撞击,彼此又充满了相互吞噬的*,交锋自然最为激烈!

而在这其中,最痛苦的,当属凤长悦!

虽然已经分出一部分的力量温养身体,但是因为银魂鬼火的破坏力量,导致她身体的恢复速度比之前减慢了很多。

尤其是,这一次,她身体骨骼尽碎,甚至很多的碎渣都扎进了血肉之中,难以清除,所有的力量几乎都被榨干,想要恢复,也是难上加难。

天堂火缓慢的恢复着她的身体,在处理里面的那些伤口时则是越发的小心。

尽管如此,她的身体依然忍不住疼的颤抖。

嘴唇已经被她咬的破烂,有嫣红的血丝渗出来,却融入了嘴角的血痕之中,不见踪迹,只身下让人心惊的痕迹。

她蜷缩着身体,时不时的抽动。

而脑海之中,那敲打的声音在,则是越发的沉重。

一下下,几乎要将她的脑袋敲碎!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剧烈的疼痛甚至让她没有能力去思考。

脑海之中,只剩下了一个声音在叫嚣——

坚持!

不知道是谁在喊,她甚至已经忘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逐渐被那声音占据了一切思想。

她紧紧闭着眼睛,唇微微颤抖。

周围的金色光芒,将她笼罩。

坚持。

坚持什么呢?

……

砰!

*滚落在地面上的声音,沉闷而压抑,就像这里的气氛,几乎让人窒息。

空气紧绷,似乎连呼吸,都变成了一种奢侈。

前方,一双墨绿的眼珠子,漠然而凶戾的看过来。

很显然,是那一声惊到了它。

她屏住呼吸,让自己的整个身体都完全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像是在这里沉默生长的植物。

嘶嘶——

鳞片摩擦在草地上的声音,格外渗人。

而那庞大的身躯,也朝着她这边爬过来。

她的目光紧紧盯着,周身的肌肉早已经绷紧,随时等待着全力一击。

即使不去看,她也能感受到,远方那阴冷的目光。

此时,应当已经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这已经是他们进入这片原始森林的第八天。

他们。

自然是她,以及其他四十九个孩子。

他们,都是从千人场之中,厮杀出来的佼佼者。

而此时,他们之间,再次竞争。

没有任何食物,徒步穿越原始森林。

虽然没有明确,但是,他们之间,显然也是生死竞争关系。

而刚才,那个一路尾随她的女孩,将一截肢体扔到了她这边。

那是那女孩之前杀害其他人留下的,至于作用……

凤长悦不予置评。

她在这里,吃植物根茎,吃树叶,吃蛇肉,吃蝎子,甚至吃各种各样的丑陋或恶心的昆虫,唯独不吃人。

她一路向前,这女孩却是一只将她当做死敌。

直到此时,找到机会,陷害于她,将那胳膊扔到了她这边。

血腥气息将蟒蛇吸引过来。

只要再靠近一些,就肯定会发现她。

她在这里已经蛰伏了很久,但是却没想杀了这蟒蛇。

节省体力。

巨大的能量消耗和不能成正比的补充,让她的身体快要虚脱。

毕竟,没毒的东西,不是那么容易找到。

那危险的气息,越来越近。

那腥臭的味道,几乎扑面而来。

那是死尸的味道,还有蟒蛇身上的味道。

混合在一起,几乎让她的胃绞痛。

她眼神不变。

这种时候,一个微妙的眼神变化,也会让那东西发现。

那种兽性的本能,往往超乎预料。

她已经可以看到那巨大的身躯阴影,以及那细密的鳞片……

吼!

血盆大口,骤然扑来!

她身体却也立刻像是安装了弹簧一般,猛的跃起!

而在她手中,一抹白光,骤然闪现!

这一幕,顿时让远处偷窥的眼睛骤然睁大!

而后,却看到那道纤弱的身影,在半空之中,猛然张开,像是满月的弓,而后全力施展!

那道白光,落在那蟒蛇的眼睛之上!

尖锐的嘶鸣,顿时响起!

而那蟒蛇的身体,也立刻疯狂的扭动起来!

周围的灌木全部都被卷落,尾巴扫起一阵强劲的风!

却已经晚了!

那道身影顿时借力逃离!就地一滚,竟是快速消失在茂密的树林之中!

砰。

有什么东西,落了下来,正在她面前。

那人惊惧看去,却见是自己之前扔下的那东西。

蟒蛇似乎闻到气息,癫狂不已,也不知是怎么回事,竟然突然转了方向,朝着她看来!

那墨绿的眼眸之中的凶戾之气,立刻让她双腿一软!

她下意识的要跑,后腰之上却忽然传来一股大力!

她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朝前滚去!

正迎上那蟒蛇!

尖叫声响起。

凤长悦擦干净手上的匕首,等事情都结束了,周围都安静了下来,才动了动身体,朝着原本的方向走去。

面色冷漠,一点波动都没有,似乎那血腥的场景,对她一点影响也没有。

她手中匕首紧握,朝前继续走去。

她不知道,在她身后,正有一个人,静静看着她。

凤眸深沉,眼底深处,似乎有风暴将起。

那深邃的漩涡,好像要将一切都席卷而去。

而那之中,唯有一人。

她此时,不过才十岁吧。

身影消瘦,脊背挺直,像是永不弯折,剑戟向天。

他一直跟在她身边。

看着她从那么多人之中杀出一条血路,而后被人送到这奇怪的地方,一个人艰难前行。

她原本就已经很瘦,此时几天没有正经吃过东西,更是瘦的可怜。

然而那双湛黑的眼睛,却是越发的沉静肃杀。

那周身逐渐形成的杀意,将她包裹起来。

他跟上去,手虚笼着她的小手。

他知道自己做什么,她都没有反应。

因为他做什么,她都感受不到。

他在她身边,一直陪伴着她。

从最开始到现在。

他终于知道,她为什么有着那样伶俐的手段,狠决的招式。

他曾经以此为傲,为她骄傲。

而此时,则只剩心疼。

心疼到,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说什么。

她却忽然顿了顿,看先自己的手。

看了看,才又朝前走去。

感觉,好像有人在陪着她。

一直一直。

……。

他终于明了。

原来,情早已定。

而同一时刻,凤长悦的脑海之中,也猛然炸开一片璀璨火光!

那银白色力量被彻底吞噬!最后竟是成为一颗银白色的珠子,悬在丹田!

丹田之下的金色星辰,骤然出现!缓缓转动!

她猛然睁开眼睛,却是愣怔。

她终于记起。

原来,根早已种。

原来初遇,竟是穿越了时空的久别重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