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五十章 惊鸿传令,裁决长孙

“王紫殿下……”

而那人身边还跟着一人,穿紫色衣衫,面容俊朗,与另一个人对比多了几分生动和爽朗,绕过众人走向王紫,眼神将王紫仔仔细细看了一遍才唤道,虽然没过几天,但是真的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跟王紫分开的每一天都过的格外的漫长,虽然知道王紫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是这样的分开也让他煎熬不已,此人正是卫子楚了。

“子楚,惊鸿?”

王紫站起身,安抚的冲卫子楚点了点头,他们都没事,而且再次全员到齐,再好不过了,只是,王紫看向徐步走来的惊鸿,颇有些惊讶,卫子楚怎么会跟惊鸿一起出现?而且、自苏施城一别,她就再也没有见过惊鸿了。

跟卫子楚一起来的人正是惊鸿,此时他也正在看着王紫,眼神淡淡的,似乎也在观察这个很久很久没见的女子,半晌,才微微笑了笑,传达着善意。

“师兄?你怎么会跟子楚一起来?”卫子谦也好奇的问道,卫子谦明明是去花溪谷了,可回来是带来的人是惊鸿,那……

“猜不到吗?”惊鸿看向卫子谦,轻笑着说道。

“……呵呵,当着没猜到。”卫子谦一愣,王紫几人也是一愣,他们彼此能听明白这说的是什么,答案显而易见,惊鸿就是花溪谷的人!

“四位师傅可还好?”

慕千厷也站起身问道,在逍遥四散人的徒弟中,他们跟惊鸿相处的时间最长,关系也最好,说起话来很熟捻,只是慕千厷也有些感慨,他们相处的所有时间里,关于逍遥四散人的真正来历一直都没有清楚的知道,他们四人也没问,只当该知道的时候便会知道,只是没想到,逍遥四三人都是来自花溪谷!

怪不得逍遥四散人可以畅通无阻的进出世外域,在世外域的行踪也不为任何人所知,更重要的是,即便是在仙界,四散人的消息网也是庞大的可怕,虽然有些线索,但是他们一直没敢往这个方向想,毕竟花溪谷在仙界的地位实在太过特殊。

就是不知道花溪谷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四散人在花溪谷又是拥有怎样的地位?可他们与四散人初次见面的地方实在太普通,在芸芸修真界的一个位面内见到,却不知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拜的师傅就已经是仙界之最了。

慕千厷笑,若不是因为场合不对,他真想说一句,你们藏的可真深,只是四散人定然不会不管他们的,而且他们对王紫的关心一向比他们四个亲徒弟都多,王紫身上发生了这么多大事情,他们也不可能不知道。

那就不得不说,逍遥四散人可真能忍,非要等着卫子楚去请了才出来,按说他们也是仙界的人,要是早些露面,事情应该不会进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可现在王紫的魔界大军已经来了,世外域也乌烟瘴气,四散人这个时候出现,就是不知道他们打算怎么收拾残局了。

不可否认的,慕千厷现在很放心,放心之外还有些看戏的想法,毕竟,惊鸿出现在这里应该就没他们什么事儿了,惊鸿会一并料理。

“他们好的很,你不应该问问我好不好吗?”

惊鸿道,如此随意的话引的王紫多看了两眼,虽然跟惊鸿基本上没怎么相处,但是记忆中他是个寡言之人,却不想跟慕千厷几人之间的氛围竟是如此轻松融洽,像和很多许久未见的老朋友一样,那恍若天外之人的距离感也消散了许多。

“据我观察,师兄你也好的很……”

慕千厷很是配合的上下打量惊鸿,而后点头肯定的说道。

“敢问、阁下是?”

那曲前辈站起身,笑着问道,态度很谨慎,毕竟现在出现在这里的人都不是简单的人物,何况这男子年纪轻轻却修为不显,让人琢磨,周身也自是一派浑然天成的贵气。

“王紫,师傅特意让我带话给你,你想知道的师傅会告诉你,这里的事情切交给我,定叫你满意。”

听到那曲前辈的问话,惊鸿却是没有立刻理会,而是重又看向王紫,说完之后眼睛还盯着王紫,似乎在等着她的回应。

“……嗯。”

王紫顿了顿才点头,她最想知道的是父亲的下落,母亲的灵魂所在,这、逍遥四散人也知道吗?不过既然惊鸿如此说了,王紫选择相信。

“你们且稍后,等我处理好了这些便带你们走。”

惊鸿笑了笑说道,那意思当真是全包在他身上了,而且说起带他们走时也是轻松的,好像他们彼此都认识许久,而此时也只是一起回家而已。

“你们都是世外域的家族前辈了?”

惊鸿这才转向世外域那一众人,就站着说话,也没有坐下的意思,而此时他的语气也变的清浅起来,不似方才的平易近人。

“……正是。”

夏寻不说话,其他人皱眉却没静观其变,惊鸿的话谈不上客气,尤其是对听惯了恭敬之言的一众拉祖更是不受用,但是惊鸿敢这么说恐怕真有能这么说的背景,因此众人也心中不渝却没有说出口来,只有那曲前辈点头说道。

“长孙家乃世外域天命世家,千万年来为世外域吉凶态势作出不少贡献,可长孙家的祖辈是从花溪谷求来的天命传承金卷,是也不是?”惊鸿又道,似乎没有在一方才众人的反应。

“确实如此。”

被点名了的长孙家老祖说懂,一旁的长孙星纬也直点头,长孙家是世外域最年轻的家族,但也是最不可或缺的家族,这世间的天命者何其少,不是所有人生来都是天命者,但是卜算天命之道却是修其有道的,为了让世外域更加完整,是花溪谷的决定扶持这样一个天命家族的。

自长孙家从花溪谷请出天命传承金卷到现在,已经有亿年之久,这时间太长,长的让人都快以为长孙家与其他六大家族的由来一样了,可事实上,可以说没有花溪谷就没有长孙家。

只是长孙家的老祖和长孙星纬都是疑惑的看着惊鸿,他提到这个是为什么?

“贪狼之言也是你们传出,三十年前让世外域一片混乱,让异族钻了空子捣毁了假的仙界支柱,要当日毁了的不是假仙界支柱,而是真的呢?”

惊鸿看着长孙家的老祖说道,明明是简答的对话,却让那老祖听的冷汗直冒,为什么忽然有种罪恶滔天的感觉?尤其是在惊鸿的视线下,那种罪恶感更加无所遁形!

如果当初是真的仙界支柱,那后果的确不看设想,但是这也不能怪长孙家啊,天命确实如此,他们没有制造混乱的理由!

长孙家的老祖想解释,迫切的想说清楚,似乎如果他不说清楚的话这个大大的黑锅就扣在他身上了,可是惊鸿并没有给他机会。

“长孙家立刻停止贪狼之说的谣传,天命者日后只由天定,不由人选,花溪谷收回天命传承金卷,长孙家不再测天命,违者、由花溪谷处决。”

惊鸿的声音忽然变得冷硬,像是宣布行刑时的无情,他这也算是在行刑了吧,毕竟由他这一番话说完之后,长孙家在世外域的地位将一落千丈,没有了天命世家的头衔,长孙家想要重拾辉煌那将是一段漫长的看不到尽头的路。

“你是何人?竟敢在此大言不惭的说这些!贪狼之言哪里是谣传?是我长孙家牺牲八位长老请来的天命!我长孙家家在世外域的作为所有人有目共睹,你凭什么让我长孙家停止不测天命?少在这里装神弄鬼,告诉你,天命已是我长孙家的传承,你休想动我长孙家的传承!”

那长孙家的老祖顿时勃然大怒,惊鸿的话真的触及到了他的底线,这会儿也顾不得惊鸿是谁了,只当他是装神弄鬼骗人的,他是不相信自家的人会犯错的,若是收回了天命传承金卷,长孙家还是长孙家吗?

不对,天命传承金卷!那长孙家的老祖脑海中敲响了警钟,忽然担心天命传承金卷会不会真的被盗去?不过仔细一想也就放心了,天命诰册放置的地方是长孙家族家最机密的地方,没有心法外人拿去了也无用,不会有人来盗的。

可是刚一这样想,却见惊鸿手中忽然出现一卷金色的卷轴,那长孙家老祖一愣,随即猛的瞪大了眼睛,这不可能!那老祖颤抖着手指着惊鸿,似乎想确认他手里拿着的东西到底是不是天命传承金卷,不可能的,他是做不到的,而且这么大的事情,若是天命传承金卷失窃,所有长孙家的人都会在第一时间知道的!

“天命传承金券何时变成你长孙家的东西了?花溪谷收回自己的东西还要跟你打招呼吗?”

惊鸿长袖一副,袖口甩出的罡风将怔愣中的长孙家老祖甩的得坐在了椅子上,指着惊鸿的手也无力的垂下,长孙星纬忙上前查看,正想还击的时候,眼中映入一块紫色的玉佩,那玉佩上面用繁体字雕刻着一个‘溪’字,长孙星纬顿时像是被定在了原地,再也动不了了。

“紫宸令……你是花溪谷的人?”

这时,夏寻那沙哑的声音方才出口,其他人都惊讶的有些回不过神了,自惊鸿说起长孙家的事情并且提到花溪谷的时候他们就觉得不对劲,一直没有开口,可没想到事实真的这么打击!惊鸿真的是花溪谷的人!

众人心中一凛,花溪谷的人轻易不会露出阵容,做事情也从来不亲自动手,因为他们绝对有神秘莫测的手段能够达到目的,可如今他们的人却真真切切的出现在了这里!

花溪谷出面一定不是小事儿,而这一次一出现就拿回了长孙家的天命传承金劵,这样的灭顶之灾长孙家怕是天天测也没测出来的吧?亿年前花溪谷扶持了长孙家,可在如今长孙家已经根深蒂固的时候却忽然要手绘他们的传承,他们所有人都清楚,只要是花溪谷要做的事情,就没有做不到的!

即便是举长孙家上下所有人之力反抗,也定然是一败涂地!惊鸿能从长孙家取出他们视若珍宝的天命传承金券就是证明!对于长孙家的裁决,花溪谷势在必行!

“你们应该清楚花溪谷说到做到,做什么事情都掂量好自己的能力。”

惊鸿收回了玉佩,也收走了让长孙家老祖心心念念的天命传承金卷,淡然的声线将震惊中的众人拉回了神志,反应过来时纷纷站起了身,很多人甚至下意识的去观察周围,心想惊鸿定然不会是一个人出现在这里的,不知道有没有带来传说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花溪谷裁决者。

众人心中都忽然绷紧了神经,花溪谷此次派人前来就是为解决王紫和世外域的恩怨的,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不容他们讲理,花溪谷已经完全站在了王紫那一边,这意味着、他们是绝对不能动王紫了!不管她做了什么,那都是花溪谷要保的人!

有人说世外域根基深厚,这么多家族怕一个花溪谷干什么?那这个人一定不知道花溪谷在仙界的地位,花溪谷的存在远比所有人想象中的还要神秘一百倍!

传说花溪谷是另一个世界,是可以颠覆整个仙界的地方,花溪谷打一个喷嚏,仙界都要跟着下雨,传说花溪谷是世外域的裁决者,在他们的裁决之下,不容人不服,否则后果将是所有人都无法逃脱的,你永远无法想象花溪谷会怎么出现,会怎么裁决,而他们的眼睛好像遍布了仙界每一个角落,你就算梦中失言,也逃脱不了制裁。

而那些从来不会失手,又从未露过面的执行者,被外人长期以来称作、裁决者。

仙界确实没有一个统领万万仙人的皇室,但却有一个比皇室更加有威慑力的花溪谷,而且花溪谷非大事不管,不论过去多久,花溪谷都只会越神秘,永远别指望时间会冲淡它的影响力,如果有人那样想了,事实一个会给你晴天霹雳一样的打击。

花溪谷强,它的存在所有人都说不清为正为邪,说它正是因为它总是在危难之时出现,说它邪是因为在它的手段多是铁血,不管这路上铺了多少尸骨,它要的是结果。

“完了……”

那长孙家的老祖瘫坐在椅子上,呢喃着说道,乌云罩顶,有种喘不上气来的感觉,长孙家兴盛一亿年,却败在朝夕,可怕可恨的是,他们只能认命,天命传承金卷已失,长孙家的天命传承自此中断,再也没有天命世家一说,惊鸿已经说了,若有违者,将由花溪谷处决,那会是毫不留情的处决……

“贪狼之事莫再重提,今日之后魔界退兵,世外域各大家族闭关修养,花溪谷会恢复世外域的结界,只是不设出入口,世外域全面修正,花溪盛会在即,世外域只需听令而行。”

惊鸿继续说道,该用花溪谷的影响力和威慑力的时候一点都不含糊,这能让他在最短的时间内处理完这件事情,因为放眼世外域,没有人敢跟花溪谷叫板。

众人都在站着听惊鸿的话,惊鸿没有坐别人也不敢坐下啊,惊鸿的话说得很清楚,他们明明是能听懂的,可心里疑惑和反抗的矛盾因子却蠢蠢欲动,这是要彻底封闭世外域啊!连着所有人都禁足了!

就算世外域如今乱了,但是一定要把他们像关犯人一样关起来吗?

“现在各自退回家族,收到花溪谷请柬的人留下。”

不管众人心中怎么想,惊鸿又道,一连串的命令落下,便不打算再开口了,剩下的就看世外域各个家族的人怎么执行了。

众人站在原地没动,这么短的时间内决定了他们所有人该有的态度,而他们只能接受不能反对,花溪谷已经裁决了长孙家,如果真有人一意孤行,下一个被裁决的人一定就是他们!

有人陆陆续续的离开,带着踟蹰和疑虑,回到家族之后今日之事定要再详谈的,也有人没动,直到剩下二三十人的时候,惊鸿才又说话。

“夏寻你先安顿好长天派,不要再生事端,派可靠的人留守长天派,其他人明日正午在缥缈峰见。”

惊鸿道,看向夏寻,说的再自然不过,留下人的都是此次受邀前去花溪盛会的人,而夏寻也在其中,也就是说,夏寻以灵肉的名义在长天派那么久,世外域没有人发现,而花溪谷却是知道的!

而惊鸿在说这些的时候眼睛扫了一眼因为身体原因暂时不能动的宇文华,那意思显而易见,宇文华暂时已经无法胜任长天派掌门,夏寻最好另寻贤能,宇文华闭着眼睛,似乎接受这一决定。

“……是。”

夏寻顿了顿点头,其他人也跟惊鸿告辞,事实上风广会出现在这里也是因为花溪谷盛会的事情,本来这些人就已经汇合,却不想中途发生了王紫这件事情,所以才会跟着这些老祖一起出现在这里。

直到所有人都离去,惊鸿才看向王紫,似乎在询问她满不满意。

“他们会听你的话吗?”王紫这才问道,看得出那些人的不满,花溪谷这是在偏袒她,也是在得罪世外域的这些家族。

“他们会的,因为这是对的。”

惊鸿道,很肯定的说道,花溪谷做事情自有它的道理和眼界,世外域的这些家族迟早会知道这么做才是正确的,与其说是花溪谷的命令,不如说是花溪谷在替他们做决定。

“你还有什么吩咐吗?毕竟师傅特意嘱咐必须让你满意的。”惊鸿又道。

“错的事情你也照做吗?”

王紫却问,这样处置长孙家确实是她没想到的,不过确实令她很是满意,她必须承认,她也想这么做,只是由惊鸿来做话更加快捷,而且拿走了长孙家的天命传承金卷着实是釜底抽薪。

“你不会让我做错事的。”

惊鸿想了想才道,说话时带了些笑意,他跟王紫确实没见过几次,直面了解也少的可怜,但是这不代表他不了解王紫,反而,他了解的很……

“东乾,让北皇率军回魔界,接下来的事情你知道应该怎么做,西诀留下,南阙……”

王紫看了看惊鸿,惊鸿很清楚她要什么,已经帮她解决了,花溪谷是她一直都在筹谋要去的地方,所以之前并没有真的将事情弄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不过现在花溪谷似乎是逍遥四散人所在的地方,那就简单多了……

“我也留下,南阙留下辅佐王上,魔界我已打点妥当,况且,王上交予我的事情已有眉目,我要留下来与王上商讨接下来怎么做才是。”

南阙抢险一步说道,这回真不能走,要不然得错过多少事情啊。

“……好,你留下。”

王紫猛地看向南阙,她交给他的事情、就只有查父亲的线索而已,南阙已经有了眉目?

------题外话------

今天码字码的我要哭了,右手的无名指和小指一直在抽筋,本来十指一起打字的,现在根本控制不了那两根指头,一直在打错字,速度快成一个小时一千字了,整个人都不好,勉强码完了,我要去问度娘我怎么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