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499.6忽然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第二更)

事出仓促,女真人马队被冲散。但是女真人也不含糊,最初的慌乱过后,便随即恢复冷静。

领队的阿吉一声唿哨,所有女真人便向中心靠拢,围绕在爱兰珠的马车周围,马头向外,各执弓箭仰头向山壁上射去。

女真人的弓箭都极为了得,片时便也有大明的勇士被从山壁上射了下来。虎子见状急忙一声唿哨,手下心领神会,迅速变换战术,不再于山壁之上逗留,转而借助长绳不断变换位置,叫女真人找不准射箭的目标。

而另一批身在轿高崖壁之上的勇士,便将飞抓摘了下来,转而朝向女真队伍中心的爱兰珠的马车齐齐抛掷了下来崾!

一时之间,数不清的长绳飞抛而下,宛若天上爆裂开条条焰火。每一条飞抓都准确无比,一声声地全都抓上马车的顶盖!

随着虎子又是一声唿哨,众人一同使力,无数条飞抓竟然硬生生将车顶抓开,凌空而起!

这样大的气势,这样猝不及防,塔娜吓得抱住爱兰珠大叫:“格格小心!”

爱兰珠却平静地仰头看着车顶呼啸着冲天而起,缓缓勾起了唇角躏。

“他来了,他还是来了!”

塔娜惊呼:“格格你说什么他来了?谁来了?”

爱兰珠从没有了顶棚的车顶,全部看清了崖壁上的情形,便一撩裙子站起身来:“是他来了。他果然还是来了!”

说着一扯塔娜的手臂:“我们走!”

塔娜吓傻了:“格格,咱们去哪里啊?”

爱兰珠伸手挽住自己最体己的那个包袱,然后捉住塔娜的手,从车里直接站起来,向顶棚外的天空招手:“我在这儿!带我走——”

随即山上又是一声唿哨,半空中的车盖被陡然齐刷刷抖落。宛若个房顶似的车盖子一下子砸向女真马队,众人都是四散奔逃。

而那些甩掉了车盖子的飞抓在空中打了个转之后,重又急雨点子一般飞扑而下,都抓向了车内的爱兰珠!

这抓人跟抓车盖子不同,车盖子是个死物,抓错了几分没有问题,可是爱兰珠却是个大活人,铁抓又没长眼睛,稍微错了那么一分一寸便有可能是要命的!

塔娜都吓得急忙抱住自己的头,生怕铁抓子给抓掉了脑袋。可是爱兰珠却昂扬而立,迎向那漫天飞扑而来的铁爪子,半分都未曾闪退。

终于,无数铁抓又顷刻而至,却是铁抓子抓向她身边的行李,而真正落到她身上的长绳上都已经被卸去了铁抓,只是绳索打着旋儿兜住她的手臂和腰身,连同塔娜一起,卷入半空而去!

阿吉见状大惊,急忙吆喝手下:“救护格格!”

可是下面的女真汉子已经被车盖子砸得乱成一团,阿吉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一身喜服、美丽无比的格格,宛若飞天仙女一般,衣袂飘然,凌空而去。

就在即将消失的刹那,爱兰珠在半空中清亮地呼喝:“我建州女真的武士听着!今日的事,并非是有人劫走本格格;而是本格格心甘情愿地跟他们走的!你们回去告诉我阿玛和哥哥,日后千万别说出这样的话去怨天尤人,没的给我丢人!”

阿吉惊呼:“格格!”

然爱兰珠的身影已经遁入山壁树丛中而去,再也没有半点回应。

随即半天之中的铁抓全都撤退,山壁上身姿灵活的人宛若猿猴一般,欢叫着攀爬而上,继而伴随长啸远去。不多时方才还一片扰攘的山谷便沉寂下来,只留下一群女真汉子呆呆地面面相觑。

阿吉面如土色,望着手下:“咱们弄丢了格格,毁了咱们建州跟蒙古的联姻。咱们如何还有脸回去?纵然回去,贝勒爷也绝不会放了咱们。”

阿吉说罢,心一横,便将腰刀横在了脖子上!.

却说爱兰珠和塔娜,被长绳牵引落上山壁,爱兰珠挑眼去看那卓然立在最高山岩上的少年,便忍不住呆呆落下泪来。

果然是他。

不负所期。

塔娜没跟爱兰珠一起去过大明京师的西苑,可是她好歹几年前也还是对虎子有些印象,这么看了看,便也忽地认出来了,便扬声召唤:“哎我说你不是那个谁嘛!”

爱兰珠便捉了塔娜一下,低声嘱咐:“他叫虎子。”

“虎子?”塔娜转了转眼珠:“他以前不叫这个。”

爱兰珠低低懊恼:“我都说了他叫虎子,那他就是虎子!”

虽说,她刚听见他这个名字的时候,她也有点不适应。可是后来才明白“虎子”是兰公子给他取的名儿,他是心甘情愿成为兰公子口中的“虎子”……她便知道,他从此是不是袁星野可能都不重要了,他只愿意当兰公子口中的虎子。

于是她便也得忘了自己从前给他取过的女真名儿,就也得只记着他是虎子。唯有这样,她叫他的时候,他才会转眸向她望来,才会回应她。

曾经也是仗着自己格格的身份,为人处世都宁折不弯,桀骜随

性的……可是现在,她明白,那样的少女时光已经一去不复回;她得学会委曲求全,她得懂得凡事给人给己留下余地。

只要是为了他,她就都不觉着委屈。

见格格都一再这么强调了,塔娜便也只能接受,缩回自己想要喊出的那个女真名字,愣眉愣眼地嘟囔了声:“哦,虎子。”

爱兰珠急忙更正:“……此时,你该叫虎子将军。”

“哦?”塔娜也惊讶地望过去,然后才悄然了声息,行了个蹲身礼:“虎子将军。”

爱兰珠和塔娜之间的这些小计较,虎子也都看在眼里,那其中的意思他也都明白。只是他还只是简单点了个头,便转身唿哨着招呼手下离开,并未与爱兰珠单独说话。

虎子的手下全都随着虎子走去,爱兰珠的黯然全都落进塔娜眼中。塔娜捉着爱兰珠的手:“格格,他怎么对你这样冷淡?好歹当年格格也救过他的命,当年好歹咱们还都是玩儿得好好得;今日他怎么半道劫了你,却一句话都不说,就把咱们撂在这儿了?”

爱兰珠闭上眼,轻轻摇了摇头:“别说了,咱们跟上去就是。”

塔娜惊愣地望着格格。这还是她那个桀骜直爽的格格么,还是那个看谁了不顺眼上去拿鞭子就抽的格格么?她此时眼中的黯然和求全,都是因为什么,都是为了谁啊!

塔娜便有些急了,上前捉住爱兰珠的手臂:“那格格,你怎么不问问他究竟为了什么劫了咱们?”

爱兰珠黯然摇头:“别问了,行吗?咱们现在得赶紧跟上去。他们脚头太快,咱们赶紧着!”.

终究,虎子带人到了山下,还是停下脚步,回身等着爱兰珠和塔娜跟上来。只是依旧没人跟她们两个说话。

勇士们各自上马,爱兰珠和塔娜有些拘谨地站在马队的当间儿。

她们这才发现,没有多余的马。

赵玄一看情形不对,便上前伸手朝向塔娜。塔娜犹豫了一下,看向格格,爱兰珠点头,塔娜便伸手握住赵玄的手,被赵玄提上马背去,搁在身后。

一众骑士,当间儿只剩下了个依旧站在地上的爱兰珠。

赵玄提马上前,低低冲虎子含了一声:“虎子!”

虎子眯眼盯着爱兰珠,爱兰珠也勇敢地回望着他,忽地冷笑一声:“不如虎子将军随便跟人去同骑,将马空下来给我就好。我的骑术也不会亚于你们男人!”

便有几个人勇士忍不住笑了。女人也会骑马倒也罢了,还敢说自己不亚于男人?

坐在马上,虎子却眯起了眼。忍不住想起当年,她骑着个小马驹还不稳当,险些撞了头的那次——若不是为了救她,他也不至于受了那么重的伤。

两年过来,她就敢号称自己的骑术不亚于男人了?是不是该问候一下她的小马驹先?

这么想着,他眼中虽则阴郁依旧,可是却也隐隐露出了一点促狭之意。

爱兰珠瞧见了,便忍不住有些脸红起来,她便忍不住跺脚,指着虎子:“不信你下来,把你的马给我,我倒要叫你瞧瞧!”

虎子哼了一声,提着马缰又绕着她兜了个转,却没有下马,而是从马背上弓下了身子来,向她伸出了手去。

爱兰珠一怔,不知怎地,竟然没出息地红了眼眶。

---------

【周末愉快,明天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