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496.3大闹建州卫(2更1)

建州卫。大堂。

“吊起来!”

随着董山一声令下,左右几个女真汉子大步跨上,将山猫捉住,五花大绑。房梁上垂下铁钩,将山猫直接挂在那铁钩上。

“你们干什么?!”

山猫拼力挣扎了几下,便也安静下来躏。

原来木嵘大王果然是没有吓他,原来这给建州卫送信的差事,真是闹不好就是送命的啊!

最初的惊讶过后,山猫反倒也平静下来。东海那一役,他以为自己也是跟着必死的;却没想到还能安安稳稳活到今天。虽说是从福建跑到辽东来了,可是这些日子活得也算有滋有味。如果这条小命注定了就交代在今天,他倒也都赚过了崾。

他便盯着一脸戾色的董山,嘿嘿笑了起来:“贝勒爷,俗话说两军交战不斩来使,更何况你也谁是咱们大明建州卫的都督,跟咱们大明朝廷还是一家人,不是两军交战,你这么直接就捆了我,贝勒不会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眼前这山猫好歹也是当过海贼的,于是就算被吊起来也还是一脸的油嘴滑舌,并无恐惧。董山便觉心下更是着恼,便也没搭理山猫,直接吩咐手下阿吉:“摘了他的舌头、耳朵、手指头脚趾头,按着个儿地去送给各部,告诉他们这是从谁身上摘下来的。”

山猫不怕死,可是一听说要被割零碎了,便不由得惨叫:“你有种杀了老子,老子哼一声都不算好汉;你有种叫老子死个痛快的!”

董山坐在正位之上,仿佛没听见山猫的叫声,一张刀条脸阴沉,遮在暗影里,眼里面上没有半点的波动。那样子,像极了立在目色里的头狼,只专心盘算自己心里的计划,全然不在乎外界的半点风吹草动。

见贝勒没有半点反悔之意,阿吉直接叼着匕首,手托铜盘便走了上来,直接瞄准了山猫的舌头。

山猫便知今日已然逃不过去。可是好在他依照了虎子的吩咐,先去的建州西卫,已经将信儿送去了给凡察,得到了凡察的保证,说定会按时赴宴。他是最后才来的建州卫,就算折到这儿,可是也算没有耽误了木嵘大王的正事。

于是趁着这根舌头还是自己的,山猫最后破口大骂:“董山你个王八犊子,老子草你奶奶!”

随即阿吉手起刀落……山猫再喊不话来,只能用嗓子眼儿卡出愤怒的吼声,接着嘴里便是一片血腥味儿。

董山盯着铜盘里那条鲜血淋淋的舌头,伸手按住鼻息:“去,就将这条舌头送去给我凡察叔叔。”

大堂里的惨叫整整持续一个上午都没停息,爱兰珠也得了动静,塔娜将探听到的消息一点点告诉给了爱兰珠……一听说二哥二话不说便将兰公子派来的信使给割零碎了,且要送去给女真各部首领,便是眼前一黑,脚步几个踉跄,跌坐在地。

塔娜惊叫一声:“格格!”

爱兰珠被塔娜扶着站起来,略微稳当了稳当,她回身抓起墙上挂着的护身马刀,不顾塔娜拦阻,直接就推门冲了出去!

塔娜拦阻不及,只能在后面追:“格格,格格!”

格格这架势,怕是要去拼命的呀!.

各路信使已然派出去有半个多月了,除了要深入深山老林寻找的野人女真各部之外,平地上的各大部落都已经送到信儿了。各部落首领都回信说感念上差恩德,一定会准时赴宴。

就连建州西卫的凡察也来了回信。

唯独不见山猫回来,也不见建州卫和建州左卫的回信。

兰芽将此事交给虎子去办,过程之中倒也没多做过问,只待得日子差不多了这才询问进程。虎子见瞒不住了,才将山猫竟然中途出现,自告奋勇去建州卫送信的事儿说了。

兰芽当时便跌坐在大座上,半晌回不来神。

虎子登时转身:“我这就带人去救他!”

“你站住!”兰芽忍痛起身,目光苍凉:“准备为山猫厚葬。”

“至于用兵,朝廷尚且委决不下,咱们现在便只有忍!一切,等各部首领宴会之后再说!”.

爱兰珠仗刀直冲进大堂去。中间有几个卫兵想拦着,叫她直接砍刀倒在地,鲜血汩汩。

阿吉见状不妙,急忙奔出来,挥刀格住爱兰珠:“格格!此乃正堂,轮不到你一个女孩儿家来撒野!”

爱兰珠盯着阿吉衣襟上迸溅的血滴,便一声冷笑:“方才掌刑的人,是你?”

阿吉皱眉:“是我。怎么了?”

“是你就好!”爱兰珠猛地退步晃身,便将刀刃滑开,照着阿吉的面门毫不留情地劈了下去!

饶是阿吉,也是一声惊叫。他自然不是打不过她,可是她究竟是格格啊!

董山也瞧出情形不对,立时给左右递眼色,十几个女真汉子呼啦一下子都扑了上去,抱胳膊的抱胳膊、扯腿的扯腿,硬生生将爱兰珠困住,让她无法施展。

阿吉这才趁机退开,也已

是吓得一头的冷汗.

董山这才缓缓从台阶走下来,走到爱兰珠面前,面色阴沉盯着她:“你闹什么?”

爱兰珠手脚都动弹不得,便转头去望,一眼便看见了那被吊在半空的山猫。不知死活,总之已经不能动弹,也不知是死了还是昏死过去。从他身上爱不断有鲜血滴下来,在他下头的地上汇成小小一洼。

爱兰珠便是一声痛呼:“二哥,你这是想干什么?!你是想跟大明朝廷公然为敌了么?你凭什么,就凭我们这几百户?你疯了?”

董山眯眼盯着爱兰珠:“你究竟是担心我给咱们女真闯下大祸,你还是怕因为这个信使的死,就彻底割断了你跟那个太监的联系?”

“这有区别吗?”爱兰珠用力挣扎,扯着脖子冲二哥喊。

就算所有人都怕二哥阴沉的性子,这些年便是阿玛也将大权逐渐交给了二哥,而叔叔凡察虽然跟二哥争斗了多年也没占得半点好处——可是爱兰珠不怕他!

只因为阿玛的几个妻妾里,她却是与二哥一奶同胞。额娘原本是阿玛的侧福晋,地位并不高,所以二哥这些年来屈居大哥之下,并不受重视,所以才养成了这样阴郁的性子。

可是他对额娘,对她这个亲妹妹,却还是好的。

后来阿玛的大福晋故去了,额娘才有机会被扶正,于是二哥也才有机会在大哥殒命之后获得了继承权……可是额娘却终究年纪大了,这些年又跟着阿玛从北到南,又颠簸至李朝,身子都垮了。于是额娘在成为大福晋之后不到不到三年,竟然就,撒手人寰。

额娘临去之前,就是放心不下她这个女儿,说还没亲手帮她挑一个满意的额驸,还没能看见她出嫁……额娘最后紧紧捉着二哥的手,叫二哥发誓,一定会一生一世好好照顾她。

彼时二哥在额娘面前发了重誓,说如果做不到,就这辈子不得好死。言犹在耳,二哥却转头就没拦着阿玛将她许配给巴图蒙克;还将她从大明京师给情形胁持回来……他怕是已经忘了在额娘面前的誓言,她今天就也跟二哥拼了!

爱兰珠手脚挣脱不开,便猛地垂首张口,一个一个咬向控制住自己的那些人的手!

那些女真汉子虽然彪悍,但是怎么都没想到格格来这招都使出来了,个个吃痛之下,下意识地松开了手。爱兰珠便一声怒吼直接扑向董山,十指如钩,照着他那张阴沉的刀条脸就抓了下去!

大堂上登时一片大乱,众人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董山也吃了一惊,转身旋走。爱兰珠这便得了机会绕到了山猫的身前去。

她不避血污,拽着他的腿轻轻摇晃:“喂,你还活着么?要是还活着,就动动腿让我知道!”

良久,死一般的沉寂。

爱兰珠的心便咚地沉了下去。

完了,完了……

就在她绝望的时候,山猫的腿忽然极其微弱地动了一下。

爱兰珠以为自己弄错了,便呆住,呼吸都停了下来。

随之,山猫的腿又是轻微地动了一下。

爱兰珠登时欢喜得攥住他的腿大哭:“太好了,你还活着!”

爱兰珠便回头,瞧见自己的贴身丫头塔娜都吓傻了,呆呆立在门口。爱兰珠便是一声大叫:“塔娜,去请郎中来。快去啊!”

塔娜呆呆地踉跄了一下,随即便有人上前拦阻。

爱兰珠一声悲呼:“塔娜,现在能帮我的,只有你了!”

塔娜如梦初醒,一把也抽出自己腰间的小匕首,照着拦路的人便一顿划拉:“闪开,都给我闪开!格格有命,谁拦着我,我就跟谁拼命!”

【稍后第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