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二十六章 打算去医谷,背后之人

上官雪妍看着这熟悉的六指,脑中有很多画面和声音传来,“小姐,您这是又去哪里玩了,看着小脸脏的,来洪叔给您擦擦。”,“小姐,您这是又要采药去呀,芍药你们照顾好小姐。”,“小姐,您怎么哭了,这是谁又欺负您了,来洪叔抱抱。”

……

上官雪妍记得那是一个粗噶的声音,但是对自己很好,总会哄着自己玩。那些记忆离自己很久远,久到自己都记不起洪叔的样子,可是那些话语自己还记得。自己也只有看见熟悉的人或者场景的时候,才会想起那对应的过往,这六指让自己想起洪叔,这么看来这人就是洪叔没错,可是他为什么会在这里,难道是医谷发生了什么事?洪叔是父亲身边最得利的人,算是管家吧。父亲有时间就会钻研医术,府中之事大多都是洪叔在料理,他对父亲也很衷心。可是现在却被人沉尸水低,更何况这里离医谷还是很远的。现在洪叔死了,那爹娘呢,有没有危险,上官雪妍突然担心了起来。

“云隐,你有多久没和家里联系了?”上官雪妍突然问。

“我、我、我有八年没和家里联系了。”云隐低声说。

“八年,你是说,你从出了医谷就再也没和家里联系过?”上官雪妍的声音不由得提高了一点,这人真可以的。

“是呀,我当年出来的时候,发誓找不到你,我就不回医谷。我怕我要是和家里联系了,爹爹会让人抓我回去,所以我就……。”云隐也说不下去了,这几年是他疏忽了,看见洪叔,他也想起了爹娘,他当然心他们。

“也就是说这几年你不知道医谷的一切情况,还有家里人也不知道你的生死?”上官雪妍看着云隐问,她没想到云隐做事这么不靠谱,怪不得找到自己以后,他说的最多的就是自己可以回家了。自己现在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了。

“嗯,大姐我……我们现在是不是要回医谷去,我担心爹娘。大姐你失踪以后,娘因为担心你就经常哭,眼睛也坏了,爹想尽了办法也治不好。”云隐看着上官雪妍想想说。

“我知道了,说起来,这些还是我的过错才是。”上官雪妍看着远处说,没想到自己的失踪,会给家里带来一连串的不幸。自己失踪了,娘的眼睛现在恐怕也看不见了,云隐又一走不回,这些让爹一个如何承受,那爹现在会是什么样子?

“妍儿,这些不是你的错,这些都是那个害你失踪人的过错,你不要太自责了,我们现在回中华楼收拾一下就会医谷。岳父和岳母毕竟是医谷的谷主,也许没什么事的,我们不要乱猜了。”轩辕玄霄扶着上官雪妍,他知道她现在心中担心什么。

“你说的对,那人我一定不会放过她。我要让她比我现在更加痛苦才对。等解决了轩辕玄逸的事,我们就医谷。”上官雪妍现在着急回医谷,对于轩辕玄逸的事,她心里有了其它的打算。

“那幕后之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我们也找不到那人,这里的事先算了,等我们从医谷回来再处理。”轩辕玄霄不赞同的说。

“我有办法,今晚就能抓住那人。”上官雪妍一直想留着轩辕玄逸,引那人出来。现在她没时间和那人玩了,于是她打算回去之后搜索一下轩辕玄逸的记忆,也许就能找出那人了。

“好,我们现在靠岸。”轩辕玄霄下命令返航。

轩辕云墨虽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什么也没说,他知道娘亲现在有很重要的事要做,于是只是安静的站在她身边,就连轩辕玄霄让返航他也没说什么。

他们到了岸边,上官雪妍把洪叔在岸边火化了,他们想等他们回医谷的时候带着洪叔回去。虽然他们不知道洪叔之前发生过什么事,他们觉得洪叔是想回到医谷的,那里才是他的家,他们也想让他落叶归根。他们抱着洪叔的骨灰回到中华楼,上官雪妍和轩辕玄霄就去见那被他们关在屋子里的轩辕玄逸。

“你们终于肯来见我了,我还以为你们不敢见我呢?”轩辕玄逸看见进来的两人不阴不阳的说。

“我是不想见到你,因为你不配。”轩辕玄霄在他对面坐下说。

“不配,都是轩辕皇室的的血脉,你以为你比我要高贵到哪里去,我的好大哥。”轩辕玄逸讽刺的看着轩辕玄霄。

“大哥,我可不是你什么大哥,我和耀儿还有其他几个兄弟和你不一样。因为我们的的确确流有父皇的血液,是轩辕皇室的人,而你只不过是个生父不详的野种而已。你不是就想着那皇位吗,说什么父皇不公平,这就是原因,因为你就是那老妖婆不知道和那个男人生下的私生子。要不是那老妖婆拿我和耀儿的性命威胁父皇,你早就死无全尸了。还是那句话这皇位就是让景王弟坐,也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坐。”轩辕玄霄对于他的讽刺置之不理,只是说着那些残酷的事实。

“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你骗我……。”轩辕玄逸听到轩辕玄霄的话,突然激动起来,走上前抓住轩辕玄霄的衣领,大声的说。他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为什么会这样,要真是这样自己就能解释为什么一直父皇就不待见自己了。其他的兄弟过生辰的时候,父王就是再忙碌,也会抽出一点时间陪他们吃顿饭,赏赐一点东西。只有自己生辰的时候,除了母后就没有其他人,自己在父皇眼里就好像从不存在一样。还有那些兄弟到了年龄都进了皇家书院,唯有自己是母后亲自教导的,直到六七岁才进入皇家书院,还是母后送自己去的。自己和那些兄弟不同的地方太多了,刚成年的自己就被赶去那偏僻的边疆,自己一直都知道父皇不喜欢自己,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问母后,母后说那是因为父皇不喜欢她才会迁怒自己。所以自己不甘心,很不甘心,为什么父皇要把对母后的不满发泄在自己的身上,所以自己才要夺皇位。可是现在自己才知道原因,这才是原因,自己是个生父不详的野种,根本就不是轩辕皇室的人,自己的身份是被用那两兄弟的性命换来的。哈、哈,那自己以前做的事都是为什么。

“我有必要骗你吗,你自己想想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了。”轩辕玄霄任他拉着自己的衣领,只是用不屑的眼神看着他。自己说的是实情,信不信有他自己判断。

上官雪妍一直站在轩辕玄霄身后,轩辕玄霄之所以进门就说这样的话,也是她事先让他说的,她想在轩辕轩逸意识混乱的时候,搜索他的记忆。其实她可以直接搜索的,没必要这么麻烦,可是她觉得那方法用在一个普通人身上,不太好,于是她才换了一种方法。

“你师傅是谁?”上官雪妍搜索完他的记忆之后,从中找到一个自己觉得可疑的人。那是一个男人,从轩辕玄逸四岁那年,这人突然出现受轩辕玄逸为徒,直到后来他在边疆为藩王的时候,那男人也一直跟着他。就连他这次从皇陵逃出来也是那个男人救的他。种种迹象表明这个男人对轩辕玄逸很好,什么事都为他想好了,所以上官雪妍怀疑这个男人就是幕后之人。

“师傅,不知道。”轩辕玄逸混沌的说。

“妍儿,你发现了什么?”轩辕玄霄知道上官雪妍不会突然无缘无故的怎么问,那她一定是发现了什么。

“他有一个自小就在身边的师傅,对他很好,我怀疑那人就是幕后之人。他的记忆里那人就在禹城的一所宅子里,可是他记忆里却没有那人的一点姓名信息。”上官雪妍弹出一根银针弄昏轩辕玄逸,和轩辕玄霄说着自己发现的事。

“那人正在禹城,那妍儿你知道在那个院子里吗?”

“知道,走,我们现在去找那人。”上官雪妍从轩辕玄逸的记忆里看到了那人的宅院,她要找也不是很难。

“好,我们就去会会那人。”

上官雪妍和轩辕玄霄安排好上官云墨他们,两人没带任何人,然后就离开了。

“就这里?”轩辕玄霄看着眼前的院子问,这不是望江苑吗。

“没错呀,就是这里。”上官雪妍肯定的说,她也奇怪,怎么会是望江苑?上官雪妍现在和轩辕玄霄站在一处屋顶上,看着四周的景色他们迷惑了。他们竟然找人找到望江苑来了,不过这里不是上次他们参加晚宴的明月楼,而是另一处比较小的院落。要不是不远处的建筑显眼,他们也不会发现,现在他们看到的院落其实就在望江苑里,只不过这里比较偏僻。可是眼前的小院一点也荒凉,这里花团锦簇,布置的极其温馨,可见这里的主人是有多喜欢这里。

“那就对了,妍儿,那还记得那天我从望江苑离开的时候,有人撞了墨儿一下吗。我也就是那时候才发现那背影很熟悉,才会想到有可能是轩辕玄逸来了这里。”轩辕玄霄看看下面的院子说,要是轩辕玄逸一直在这里,那天一定是看见他们一家人在这里,所以他才会故意出现的。

“记得。”上官雪妍点着头说,怪不得他那天一直看着那人消失的地方,原来那时候他就在怀疑那人了。

“我们下去看看吧,看看这里到底是何方神圣?”轩辕玄霄现在对那人很好奇,想知道他是谁,又有什么目的。

“不知道圣王爷和圣王妃驾凌,有失远迎。特备薄酒算是赔罪了,就是不知道两位是否赏脸。”他们两人刚从屋顶下到院子里,就听见从屋内传出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上官雪妍其实早就感应到这里有人,可是她不知道屋里之人是谁,那人一直趴在桌子上,他看不见脸,只是看见一个佝偻的背影,不知道是不是他们要找的人。

“恭敬不如从命。走吧,妍儿,我们进去看看。”轩辕玄霄拉着上官雪妍就大步走了进去。他想里面的人也许就是他们要找的人。

“你就是他的师傅,不知贵姓?”轩辕玄霄进去就开门见山的问。

“师傅,是吧!他是这么叫了我二十多年了!至于姓名,不问也罢。”那人倚着椅背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苦笑,说起轩辕玄逸,他眼里闪过很多东西。也不在说话,陷入自己的思绪里。

“我们来之前,他服毒了。”上官雪妍进来就闻到了屋内空气里的异样,看见这人的表情,她突然对自己玄霄说。

“服毒?为什么?”轩辕玄霄听见后,有点吃惊。

“圣王妃好厉害,听说圣王爷的毒也是你给解毒,想必医术应该不错,我这毒不知道圣王妃可知道是什么毒?”那本闭着眼的人,突然睁眼问上官雪妍。

“知道,可解,但是我不打算出手解毒,你也是知道自己死有余辜,才会服毒的吧,我想你也没打算让我给你解毒。”上官雪妍淡淡的说,那毒蚀骨腐心,是剧毒,他服此毒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不亏为圣王妃,西越的圣王妃都是睿智的人,还有那不属于男儿的气魄。西越到现在一中有三位圣王妃,这一代的圣王妃,可比前两代要惊艳多了,尤其那天的一剑,真是天外神迹。就是不知道这是不是西越的幸事。”那苍老浑浊的目光一直看着上官雪妍。

“这就和你没关系了,本妃知道自己的身份,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上官雪妍看着他说。

“那就好。那些事都是我做的,我现在也算是解脱了。圣王爷务必留逸儿一命,他不是你们的亲兄弟,可是他是你们的堂兄弟,流的也是轩辕皇室的血。”那人看着轩辕玄霄眼中带着恳求。

“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堂兄弟?”轩辕玄霄不解的问。

“你看着我觉得眼熟吗?”那人抬起苍老的脸看着轩辕玄霄。

“本王,不曾见过你。”轩辕玄霄仔细看看那人说。

“现在呢?”那人随手在自己的脸上一抹,露出另一张容颜。

“父……父皇?”轩辕玄霄看见那张脸叫出声。那是和自己去世的父王一模一样的脸,可是又有哪里不一样。

“我不是你的父皇,你可以叫我王叔。我和你的父皇是双生子,可是皇室的规矩想来你也知道,后宫里要是双生子只能留一个,所以我就被你的皇爷爷下令让侍卫带出皇宫秘密处死,可是那侍卫一时心中不忍,就把我送人寄养了,他也会悄悄的看看我,教我武功。一切都安然无事,知道有一天我遇到了那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我才知道我不是一个农家小子,我也可以继承皇位的。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我就想知道为什么当时送走的是我,我有什么错,明明是长得一模一样的两人,为什么地位差别那么大,更何况他还抢走了我心爱的女人,我生气我要报复,也许是老天可怜我,让我得到一身本事,于是我便开始了我的计划。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让西越不安宁,让自己那个高高在上的哥哥不安宁。你父皇是死在我的手里的,你的毒也是我下的,也是我挑拨逸儿夺皇位的。”那苍老的人看着门外开始述说他的故事。

轩辕玄霄怎么也没想到事情是这样的,他现在也不是该说些什么,他可以理解他的不甘,可是不能理解他要毁了西越。

上官雪妍只能在心里说,又是一出狗血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