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66 他的抉择

在她几乎透明的身体,触碰到他的时候,远在万里之外的宫阙之上。

“君上,之前七部的暴乱,经过您之前的强行镇压,已经几乎溃散,而他们的结盟,也已经快要溃不成军。按照您之前的吩咐,白七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只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他们就会动手,让七部的结盟,彻底因为彼此的猜忌而溃散。”

宽阔明亮的宫殿之内,赤一依然如同以往的那样严肃谨慎,冷峻的面容上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即便是说着这样的好消息,也依然面无表情。视线下垂,看着自己身前三步远的地面,恭谨无比。

而坐在上首的轩辕夜,脸色沉静,看不出什么波动。

即使是听着这样的捷报,也依然八风不动,凤眸冷沉清隽。

他今天依然是一身黑色锦袍,然而袖边的祥云却是换成了银白色,但是却并不会过分耀眼,那种颜色,是最好的月华锦织就,一眼看去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在行走间,却是会因为一些细微的弧度,而产生一些细碎而醉人的光泽,远远看去,就像是有月光洒下。

然而即便是这样的光华,也不及他容色的一半。

他静坐在上面,闻言,眼底闪过一道凛冽微光。

“这一次,大鱼已到,可以直接收网。”

赤一闻言,眼中几不可查的露出几分激动之色,立刻低头应道:“是!”

君上终于决定动手了!

外人或许对于他们的印象,只是一座王城,实际上,却并不是这样。

除了主城,其实周围的极其广阔的空间,都是他们的领土。

而那些地盘,则是被分为七部,一直依附于主城。虽然七部有自己各自的领主,但是却依然是低一等的,每隔一段时间,还要都汇聚到主城。

算是供奉。

这样的关系维持了很久,甚至从最开始七部出现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因为主城的威胁实在是太大,而他们也深深的知道能够坐上君上位置的人,拥有怎样的实力。所以一直也算是相安无事。

然而那一次,却因为君上从黑狱之中杀出,血洗王城而取消。

当时的动静实在是太大,所有人都战战兢兢,而君上也因为那一战成名。

四大家族都知道,有这样一个可怕的人物,异军突起,朝夕之间便登上了那最高的位置。

而从那之后,君上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接连三次供奉,都取消了。

第一次的时候,那些人还惴惴不安。

第二次的时候,已经是心中生疑。

而第三次就要到来,那些人却是已经提前联合起来,打算造反。

长时间的放任,让很多人都忘记了君上,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不,他是神。

对于赤一,以及很多跟随轩辕夜的人而言,他就是他们的神,无所不能,天下无敌。

任何人胆敢冒犯君上的尊严,挑战他的权威,就要做好被彻底绞杀的准备!

然而虽然早已经在七部安插了人手,君上却是一直都没有任何动作。

一直到,那些人竟是暗中密谋,想要了君上的命。

君上终于点头。

让那些人蹦跶了这么长时间,他以及很多君上的心腹,都早已经想要将那些人通通灭杀,只是主上却一直不同意,于是他们就一再忍耐,到现在,终于是可以动手了!

赤一心中对那些人早已经充满杀意,那些人这么多年一直承蒙君上恩泽,君上上位以来,对他们一直没有下手,竟是让那些人以为,可以爬到君上头上来撒野了。

从君上上位开始,七部的那些人,以及城中的很多老臣,都是不服气的,但是碍于君上实力非凡,生生杀出一条血路,将那些人震慑了一番,才没有立刻闹事儿。

君上当年根基未稳,并且血洗王城,若是再将那些人都灭杀,只怕城中的一切事务,都无法正常运行,所以才留了那些人一条命。谁知那些人不知感恩,却反而越发的嚣张,甚至开始意图谋反篡位。

而他们暗中筹谋的时候,最大的理由就是,君上这位置,是弑父杀弟抢来的,这样的人,根本就没有资格坐在最上面的那位置上。

所以他们想要推翻君上,自己推举出一个人来坐到那个位置上。

在讨论联合的时候,每次说到这些,那些人就会群情激奋,面色涨红,恨不得立刻杀进城中。

而城中的一些老臣,也是同样的想法,虽然表面上恭敬,但是实际上,暗地里已经不知道做了多少龌龊事。有的甚至已经和七部联合,暗中做了不少小动作。

赤一的枪戟,早已经蠢蠢欲动。

唯有无尽血腥,让那些人付出应有的代价,才能平复!

所以此时,听到君上肯定的话语,即便是冷肃如赤一,也忍不住激动了起来。

“属下这就传下命令,势必将一切准备做好,到时候将七部彻底平反!而城中的那些人,到时候也会一网打尽!”

轩辕夜却是没什么波动,依旧冷清矜贵。

这件事情已经拖了太久,所有的网都已经撒好,而鱼儿也已经上钩,只需要收网就行。

他知道赤一他们早已经想要动手,若不是他的命令,只怕都已经开始行动。

然而他却不是十分在意。

这场较量的结果,其实早已经注定。

而且,说起来,他反而是庆幸发生了这些事。

否则,他去哪里,去遇见她?

等这件事情结束,便可以专心等待她来。

他离开的时候,她已经是灵宗,想必不需要很久,就可以见到她了吧?

想到这里,他向来冷清到极致的眉眼,似乎闪过一丝柔和。

而原本漫不经心敲打着桌子的手,也忽然停了下来。

他的左手不自觉的覆上右手小拇指。

尾戒。

想到之前曾经感觉到的一丝不妙的预感,他眉心微微一蹙:“泽尔。”

隐在暗处的泽尔,立刻在他身后浮现。

“君上。”

“之前交代你的事情怎么样了?”

泽尔一愣,随即就立刻意识到这是在问那位的事情,犹豫了片刻,当即狠狠跪下:“回君上,冷舟……并未传回消息。”

话刚出口,就感觉到,整个宫殿的气氛,似乎都变得冰冷了许多。

而他周身的空气,更像是凝结了一般。

而原本跪在地上的赤一,闻言脸上也闪过了一丝惊讶。

虽然很快恢复,但是却已经可以看出连赤一都十分震惊。

他立刻收回目光,将自己的情绪收起来。

在他的印象里,泽尔是一直都站在那女子一边的,所以陡然听到这句话,意识到这背后代表的意思,赤一便忍不住有些吃惊。

不过随即,他就恢复了平静。

其实仔细想想就知道,这其实并不奇怪。

毕竟,泽尔再怎么欣赏那女子,也清楚的知道,君上才是他们誓死跟随并且永远效忠的王者。

在这样的敏感时期,君上是不能离开的。

泽尔做出这样的选择,才是最正确的。

泽尔跪倒在地,低垂着头。虽然心中忐忑,却并不后悔。

他们这些人之间,虽然相隔万里,但是是有着特殊的手段相互联系的。

但是之前他传出命令的时候,却没有像之前一样,接受到冷舟的回复。

而君上之后也一直忙于七部的事情,他思来想去,最终没有说出来。

却没想到,君上竟然在这时候开口询问。

泽尔深知自己犯了多大的错,也知道自己会承担怎样的惩罚,但是对于他而言,最重要的,终究还是君上。

他虽然也欣赏那位,但是终究…。他在心中,是有着自己的天平的。

所以,泽尔并不后悔。

冷舟他们实力不弱,起码在那片大陆之上,保护她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即便是遭遇到什么危险,在泽尔看来,那个女子也会克服。

那是一个有着极为强韧力量的女子。

加上冷舟他们,泽尔心中,其实并不是十分担心。

他跪倒在地,感觉到君上的目光,从自己身上扫过。

只是一瞬,他竟是瞬间觉得危险之极,全身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安静的氛围,也让他背后和额头都冒出了冷汗。

轩辕夜收回目光,没有人看到,他一瞬间变得幽深冰冷的眸子。

他知道泽尔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但是却不会因此而原谅。

“你即刻出发,若她完好无损,你再回来受罚,若是…。你便永远不必回来了。”

他的声音低沉,带着一贯的优雅,然而那淡淡的语气,却是让泽尔心头猛然一跳立刻磕头:“谢主上不杀之恩!属下这就去!”

随即,泽尔便是身形一闪,消失在眼前。

宫殿之中,再次陷入一片安静。

他忽然站起身。

赤一抬头:“君上?”

轩辕夜没有说话,目色深沉。

他想要,相信她一次。

相信她会遵守承诺,自己保护好自己,绝对完完好好的,一步一步的走到他身边。

他可以护她一生,让她永远都在自己的庇佑之下,安稳度日。

然而她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他可以为她遮风挡雨,却也同样会困住她。

她不是被精心养育的金丝雀,而是终有一天会翱翔天际的凤凰。

他将她放在心中最深的角落,亦捧在掌心小心呵护,但是最终却还是会放手,让她和他,并肩而立。

“你先下去吧。”

赤一应声退下。

他颀长的身影被阳光投下一道阴影,寂静,冷清,甚至透出一丝冷厉。

有风吹来。

他的衣袍被卷起动人的弧度。

然而他却忽然愣住。

周身忽然像是泡在温泉之中一般,温暖熨帖的触感,从身体的每一处细密传来。

像是…。

被人拥抱着。

他神色难得的出现了片刻的恍惚。

这样的感觉……

虽然已经太久太久,但是当那种感觉出现的时候,却依然鲜明。

他的眸色微变,呼吸也变得有些不稳。

然而他却一动不动,任由那种感觉包围自己。

纵然此时已经不是那个压抑血腥的夜,这里也不是那个潮湿阴暗的牢笼,然而那熟悉的感觉,他,也不是当年那个无助而倔强的他。

但是那种感觉,却是如此鲜活。

他的心脏,强烈的跳动。

他原本以为,那段记忆,已经被尘封在尘埃之中,他此生,都不会再想起。然而当一切再次开始,他才知道,自己竟是分毫未忘。

那是刻进骨血之中的东西,或许此生,也不会忘记。

其实说起来很奇怪,他此时,记得那时候的一切场景,记得那种熟悉的温暖触感,却依旧有一段像是模糊了一般,看不清晰。

因为他不记得,这种感觉,究竟是为什么产生的。

他只记得那种触感,却是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

记忆中,那个夜晚,那个牢笼,那个…。

人?

那是他此生,唯一不确定的东西。

他看不清晰,也听不清晰,连记忆也模糊。

此时,却是忽然想起。

他一动不动,感受着那温热的触感,脑海之中的记忆,却是在翻涌。

似乎有谁,在说些什么,但是他却什么都听不清。

似是微弱的叹息,带着无尽疼惜。

他心中一跳,终于在此时,确定——那的确是一个人!

他的心中,涌出一股难以克制的冲动。

他想要听清,那是谁,在他耳边说话,想要知道,那是谁,为他留下叹息,想要了解,那是谁,曾经温暖他。

那样卑陋狼狈肮脏的他。

他心中好像有什么声音,在飘飘荡荡。

他心中有着强烈的预感,似乎他只要前进一步,就可以知道那是谁。

他眉头微敛。

然而就在他即将跨出一步的时候,眼前却忽然一黑。

他再次睁开眼睛,看到的,面前两个场景。

左边,暗沉逼仄的牢笼,曾经的他,以及…。那拥抱着他的模糊身影。

右边,广阔森冷的广场,一群半大的浑身是血的孩子,以及…。一个消瘦却笔直的娇小女孩。

左边的场景他再熟悉不过,虽然以为那都已经尘封在最深处,永生都不会再想起,却还是不想,竟然在这样的情况下,忽然再次活生生的出现在他眼前。

那地上,似乎有两个人影,正是当年差点杀了他,最后却被他杀了的两个渣滓。

此时的他们,都是狼狈的倒在地上,一个气息奄奄,胸膛剧烈的起伏,呼吸极为粗重,然而却是出气多进气少,浑身是血,肚子上有一个血窟窿,还在不断的冒血,似乎有肠子快要流出来,他惊怒而恐惧的用手去捂住,却还是没什么用,反而因此浑身颤抖,面色惨白。

而另一个虽然看起来不那么严重,但是此时也已经遭受重伤,躺在地上,只能用凶狠恶毒的眼神死死的瞪着那浑身浴血的少年,刚刚开口咒骂,却忽然被什么奇怪的力量阻挡,随后,他的舌头飞了出去。

他满口鲜血的痛苦呜咽。

轩辕夜心中微惊。

他记得。

然而当年,他却是没有看到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自己灵力被废,所以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的,然而在即将死去的时候,却忽然看到那两个男人莫名其妙的受伤,无法再攻击他。

这个疑惑困扰了他很多年,却不想,在今天忽然看到。

是的,他看到了。

有一道几乎透明的影子,在抱着他。

温柔,疼惜,怜悯,悲伤,愤怒,庆幸。

即便只是一个几乎透明的影子,他却也能清楚的感觉到,那人身上的一切情绪。

当年他什么都没有看到,并且除了一声叹息,什么都没有听到。

然而现在,他却是看到了。

而且,同样听到了那叹息。

他心中有强烈的预感,那个人还会继续说话!

然而正在他想要走近一些听的时候,却忽然听到右边传来的沉闷的声音。

他侧眸看去。

却是一群孩子,在相互砍杀。

那些孩子看起来,甚至只有七八岁,身材瘦骨嶙峋,脸色蜡黄,但是大多血迹斑斑,狼狈无比。

最关键的是,那些孩子此时,竟是都手中握着匕首,相互残杀。

手起刀落,狠狠捅进,血液飞溅。

广阔的广场上,已经躺下去了无数孩子的尸体。

而这些,显然是还活着的人。

然而杀戮还在继续。

他的目光不知为何,总是会落在其中一个消瘦的女孩身上。

她很安静,在其他孩子的呻吟声以及叫喊声之中,显得有些奇怪。

然而她却并未格格不入,反而很好的躲藏着,时不时的给出一刀。

一刀致命。

这样凌厉的身法干脆的动作,虽然还未成形,但是却可以看出她何等坚韧冷酷的心性。

某一刻,那女孩子终于回头。

一双湛黑的眸子,清冽如同寒冰,不带任何情感。

他心中莫名一颤。

而后,便看到一道白光从那女孩身后闪过,正是一把匕首,即将刺穿她的心脏!

他心头一震。

左边,还是,右边?

------题外话------

今儿不行了,略卡文,明天撸一把大纲,快速完结这一部分么么哒,乖乖等着阿夜和小悦悦碰面,联手打怪兽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